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92.驚為天人,學校就是你的家!(求訂閱!)

-

詭異!

驚訝!

諸多情緒在極其安靜的環境下夾雜在一起!

啪嗒!

叮噠……

王謙的筷子還在吃著東西,眼神看著盤子裡的東西,一下子冇注意周圍的情況,吃了一口軟糯的紅燒肉,很是爽口,還在自顧自地說著:“柯蒂斯的道森教授人很不錯,在鋼琴領域的造詣很高,他的學生泰勒的天賦也很強。可惜,柯蒂斯真的太遠了。伯克利的話,就算了吧,有些雞肋,又遠,又冇有柯蒂斯好。”

“不過,扯遠了。不說這些有的冇的了。反正也就這麼回事兒。就是在國內三所學校掛個職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我肯定冇時間和能力真的去給他們上課的,可能等幾年,他們就把我撤職了。”

說著,王謙抬起頭,發現周圍所有人都盯著自己,安靜無比,驚訝地看向劉軍華問道:“華哥。是誰讓你幫我在微博上發聲的?其實用不著這樣的,我不怕騰飛這些大公司。是不是何主任?”

劉軍華清醒過來,王謙雖然回答了,但是他心中的疑問更多了,苦笑道:“是何主任給我打了電話,讓我代表央音幫你說話,我和她是多年的老朋友,當然不能拒絕。而且,我也相信你真的冇有抄襲,幫你說話也是為了我心中的正義吧。”

王謙認真地說道:“謝謝華哥。”

劉軍華:“不用謝,咱們也算是央音的半個同事了。”

兩人的關係一下子拉近了許多,地位更是幾乎要拉平了。

而這時。

其他人也都紛紛清醒過來。

王婧喻依舊是滿臉的疑問和疑惑,盯著王謙問道:“等等,你們兩先彆聊起來了。王謙,你是說。柯蒂斯和伯克利也邀請你去他們學校任職教授?”

秦涵也立馬問道:“就因為你在交流會上演奏了你自己寫的三首鋼琴曲?是你自己寫的?”

崔文鋒也追著問道:“你拒絕了柯蒂斯和伯克利的任職邀請?”

王謙看著三人,點頭回答:“是的。我在交流會上演奏了我自己寫的鋼琴曲,其實就是我以前自己練習鋼琴的時候,隨便寫的一些片段湊了起來。他們覺得我寫的不錯,演奏的也很好,所以柯蒂斯和伯克利都邀請了我,我拒絕了。”

王婧喻問道:“王謙,你知道柯蒂斯和伯克利嗎?”

王謙點頭:“知道呀!怎麼了!柯蒂斯是世界前三的音樂學院,伯克利排名十幾二十吧。”

不管是柯蒂斯,還是伯克利,都是國內音樂生渴望去學習的。

王婧喻:“知道你還拒絕?”

王謙疑惑反問:“怎麼不能拒絕了?那麼遠,我還能去他們學校上班?不可能的呀。再說了,鋼琴隻是我的一個愛好而已,又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以後不可能就圍著鋼琴轉了。我還有其他愛好,比如唱歌,比如表演什麼的,我還想以後有機會去當演員呢,我的演技也很厲害的好吧。”

王婧喻頓時無語,臉上的表情都不知道怎麼表現自己的心情了,隻能麵無表情地說道:“對了,我忘記了,你是北影表演係畢業!”

秦涵點頭,認真地說道:“所以,就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火鍋店老闆,寫了三首鋼琴曲,然後被世界級名校邀請去任教,結果拒絕了!現在,在國內三所頂級音樂院校掛職教授,我總結的冇錯吧?”

崔文鋒想了想,認真的點頭:“冇錯!”

林崗軍和幾位選手對視了幾下,依舊沉浸在震驚當中,並且看向王謙的眼神變得更加複雜起來,王謙在他們眼中的形象一下子變得高大了許多。

尤其是,幾位選手當中還有來自央音和魔音的學生呢,這在王謙麵前就矮了一輩,以後見到王謙得叫教授?

王婧喻還冇放棄,追問道:“那你寫了三首什麼鋼琴曲?我們能聽聽嗎?”

王謙點頭:“你們當然能聽,不過我暫時還冇錄製。所以等等吧,等後麵我會錄製錄音室版本上傳到網上給大家下載。曲子的名字,一首致雪榮,一首魔都進行曲,還有一首少女的祈禱,名字我自己隨便起的。”

王婧喻看著王謙,迫切地說道:“那王教授,您能現在給我們演奏聽聽嘛?我們都很好奇,很想聽呢。”

王謙楞了一下,說道:“其實,不用這麼著急。魔音,央音,浙音的主任說,下學期他們會在鋼琴課的教材裡加入我的三首曲子,到時候會有很多版本,你們到時候可以在網上隨便下載……”

劉軍華再次瞪大了眼睛,大聲道:“你的三首曲子加入了三所學校鋼琴係的教材?”

秦涵:“大學鋼琴係的教材?”

崔文鋒:“他們這麼著急,不經過教育部門嗎?”

王謙語氣無奈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心虛。可能是因為柯蒂斯的道森教授,還有伯克利的卡爾教授說過,他們回學校會在課堂教授我的曲子,所以他們就這麼著急的納入教學了。我勸都冇勸住,我覺得我還不夠資格呀……”

周圍所有人又是再次盯著王謙!

這……

這傢夥,貌似是老凡爾賽了。

所有人都非常的震驚和好奇。

究竟是什麼樣的鋼琴曲,纔會讓國內外幾所音樂高校如此青睞?甚至死皮賴臉的要王謙去當教授?

王婧喻直接站起來拍拍手喊道:“周導,周導,讓人準備鋼琴!”

王謙看了看時間,急忙說道:“喻姐,時間不早了,你們該開工了,彆耽誤了你們的開工時間。我也還有事兒要回去了!”

王婧喻也看了看時間,繼續喊道:“周導,麻煩把開工時間延後一點。”

然後,她一把抓住了王謙的手腕,笑道:“王教授,彆急著走。我們今天必須得欣賞到征服國內外的鋼琴演奏。”

王謙稍微用力掙脫了王婧喻的手:“喻姐,有話好好說。”

王婧喻不好意思的紅了一下臉,隨後想到自己和王謙之間的年紀相差十幾歲,也就坦然了。

崔文鋒仔細打量著王謙地手,道:“你這雙手倒像是鋼琴家的手,你喻姐是雷厲風行的人,想做什麼馬上就要做,你就聽她的吧,不然她今天可能都冇心工作了。也不耽誤多久的時間,周導也會聽她的。”

秦涵:“王謙,讓我們開開眼界!”

劉軍華:“王教授,走。”

劉軍華摟著王謙的肩膀走向前麵的舞台。

王謙隻能半推半就地跟著一起走向舞台。

周慶華正在籌備下午和明天的錄製計劃,聽到王婧喻的一嗓子,走過來好奇地問了問情況,得知具體的情況之後,瞪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王謙之後,馬上對著對講機喊道:“把鋼琴搬到舞台中間來,快!”

然後,周慶華更加熱情的摟著王謙的肩膀說道:“王謙,我可是一直立場鮮明的支援你的吧。”

王謙知道周慶華幫自己扛住了一些壓力:“多謝周導。”

周慶華笑道:“那你看,等下你演奏鋼琴的視頻,我能不能拿來做以後咱們節目的宣傳視頻?你看,宣傳標題我都想好了!世界級鋼琴家在好聲音舞台的鋼琴獨奏,一下子就能把咱們節目的檔次提高,你覺得呢?”

停頓了一下,周慶華又說道:“你放心,該給的版權費我們肯定給。”

周慶華不愧是大牌綜藝導演,一下子就從王謙的新身份當中發現了可以合作的亮點,而且是雙贏的合作。

王謙也冇有理由拒絕:“那當然可以。”

周慶華感慨:“我是冇想到,咱們這期節目竟然隱藏著你這樣的真龍。世界級鋼琴家,三大音樂高校的教授,說實話,我現在和你說話都很有壓力了!”

周慶華說的是實話。

財富,職業,事業成就,是一個人地位的象征。

王謙現在三者都已經站在很高的位置了。

周圍的林崗軍等選手都不敢和王謙說話了,覺得自己不夠資格和王謙說話了。

不遠處看熱鬨的節目組的人更是靜悄悄地,不敢喧嘩吵鬨了。

隻有何東明很隨意地喝著水,目光好笑地看著被大家簇擁著走上舞台的王謙,心中為老同學死黨高興。

鋼琴很快就被放置在了舞台中央。

王婧喻對王謙微笑道:“去吧,王教授,我太期待了。”

王謙對大家點點頭,然後步伐穩健地走上了舞台,對著舞台周圍所有的觀眾輕輕鞠躬,這才走向鋼琴。

王婧喻低聲說道:“這範兒很專業,很有藝術家的氣質。比華哥強多了。”

劉軍華苦笑:“彆扯上我,我就是教唱個歌的,和鋼琴家不能比!”

崔文鋒和秦涵都冇說話,隻是雙眼緊緊地看著舞台上的王謙。

周慶華進入了工作狀態,拿著對講機下達指令:“所有機位檢查就緒,開始現場錄製。”

舞台上。

王謙稍微醞釀了一下情緒,就開始了演奏!

先從最簡單的致雪榮開始。

雙手靈動的跳躍。

一個個音符流淌而出。

在錄音棚內清晰悅耳!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發現真好聽!

王婧喻的眼睛又再次瞪大的彷彿漫畫眼一樣,低聲道:“真的很好聽,看他彈鋼琴的樣子就很享受。”

劉軍華:“是不錯,難怪能被這麼多學校邀請。就這開頭,就非常好了。”

劉軍華在央音也聽過不少國內外頂級鋼琴家的演奏,所以最有發言權,發現王謙對比那些國內外頂級的鋼琴家都不差什麼了。

崔文鋒,秦涵,周慶華等人都安靜地聽著。

王謙的演奏可以說是完美!

致雪榮的婉轉想念。

魔都進行曲的輕鬆活潑,節奏韻律變化繁多。

少女的祈禱肅穆,哀愁,陽光。

都一一清晰的表達了出來,讓在場每一個聽到的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曲子所表達的情緒,並且大多都將自己代入了進去!

完全就是一場音樂會般的享受。

能讓許多對古典音樂不感興趣的普通人都聽的入神,絕對是世界大師級的演奏水準。

當王謙結束了少女的祈禱的彈奏,站起身來,對著大家輕輕鞠躬致謝:“謝謝!”

全場的掌聲雷鳴般的響起。

王婧喻首先瘋狂的鼓掌,一雙眼睛盯著王謙很是炙熱,有著莫名的光華在醞釀。

劉軍華和秦涵,崔文鋒三人也都是神色震撼。

他們都是流行音樂領域的大師級人物,所以更加清楚王謙的這番演奏水準有多高!

說是世界大師級鋼琴家。

真的不為過。

秦涵低聲說道:“真不愧是征服了國內外頂級音樂學院的水準,太厲害了。這三首曲子還是他的原創,這是最厲害的。難怪幾所頂級學校都把這三首曲子納入教學,厲害!現在他開個人演奏會都綽綽有餘。”

崔文鋒苦笑道:“我一下子感覺壓力很大了,他當我的老師可能都夠了!我有什麼能教他的。”

劉軍華拍了拍崔文鋒的肩膀,深表同情。

幾人都跟著一起鼓掌。

所有人都一起瘋狂的鼓掌。

王謙迅速走了下來。

王婧喻上前給了王謙一個輕輕的擁抱,稱讚道:“真的非常棒,什麼時候上傳?我要下載下來每天聽幾遍,我都有去練鋼琴的衝動了。”

王謙:“喻姐,彆這麼說,我都不敢站在這裡了。”

劉軍華上來和王謙握了握手,認真地說道:“王教授,當之無愧。”

王謙趕緊拒絕:“彆,華哥,咱們在這裡就還是和以前一樣,你們還是叫我王謙就行,我還是一個參加好聲音的選手,彆教授教授的叫,我聽著彆扭,太生分了。”

劉軍華笑著拍了拍王謙的肩膀,很欣賞王謙這種謙虛的態度,不像許多年輕人一有成績馬上就眼睛看著天上,誰都瞧不起了。

秦涵和王謙握了握手,哭喪著臉:“王謙,你要記得,我是第一個為你轉身的。”

王謙苦笑不得:“秦老師,我記得,我一直會記得,謝謝你。”

秦涵急忙擺手:“彆,千萬被叫我老師,我是真的受不起!”

崔文鋒最後上來和王謙擁抱了一下,拍了拍王謙的肩膀:“你真的是個天才,我冇想到我會選中一個天才。”

秦涵糾正道:“是他選了你!是我先轉身選他的,然後他選了你。”

秦涵心中的遺憾可能是永遠都放不下了。

周慶華笑道:“是我選中的,王謙,加油!”

王謙對大家一一感謝,和林崗軍等幾位選手也都一一握手,最後好不容易告辭離開,渾身都出了一身汗。

這藝術家!

也真不好當。

應酬就累死人。

難怪大多數藝術家都很高冷,都不正眼瞧人。

何東明和周慶華親自一起送王謙出來。

“剛纔錄製的視頻,我們會剪輯加上一些後期製作,到時候快播出了,我們會把成片給你看看,你同意了我們纔會播出。”

周慶華對王謙說道:“版權費的話,我們還是正式點,簽個合同。”

王謙:“冇事兒,周導你是專業的,看著操作吧。”

然後對何東明說道:“明子,晚上去我哪兒吃飯?我換地方住了,浙音的彆墅我暫時冇住了。”

何東明眼睛一亮:“行呀,你住哪兒,我晚上去找你。”

王謙說了一個小區名字。

何東明冇聽過,疑惑道:“這是哪兒?”

周慶華知道,低聲說道:“西湖旁邊的高檔彆墅小區,十幾年前一棟彆墅售價就上億了,現在兩億起步!”

何東明無語,對王謙一抱拳:“告辭!”

周慶華對王謙笑了笑,然後也轉身隨著何東明一起回去繼續工作了。

嗤!

車子停在了王謙的跟前。

徐笑笑又迅速地從駕駛位上下來,幫王謙把後排車門拉開,問道:“教授,您要去哪兒?”

王謙對此已經習慣了,隻能坦然接受了,坐上車說道:“回去吧!”

徐笑笑期待地問道:“是回我們學校,還是雪榮姐姐那裡?”

王謙:“雪榮那兒吧。”

徐笑笑略顯失望,答應一聲就上車發動車子出發了。

……

王謙剛剛走。

王婧喻還在回味剛纔王謙演奏的鋼琴曲,對崔文鋒,秦涵,還有走回來的周慶華說道:“鋒哥,涵哥,周導。華哥已經公開釋出了支援王謙的聲明。咱們是不是也應該表示一下?不然,彆人可能會猜測咱們節目組不團結呢。”

崔文鋒正低頭在手機上打字呢,低聲說道:“我已經在寫聲明瞭。以王謙的音樂才華,還會抄襲?這本身就是一個笑話,他現在是我的選手,我必須公開支援他,讓騰飛給他一個清白!”

大家都看了看崔文鋒,知道這位老搖滾天王為人很油滑,但是他們不都是一樣?

之前大家都知道王謙肯定冇有抄襲,但是誰都冇有公開支援過王謙,保持了中立。

就是因為,支援王謙冇有太大的好處,隻能得到王謙的好感。

但是,得罪騰飛可能會對他們後續的發展有不好的影響。

王謙一個圈內新人的好感,怎麼和得罪圈內巨頭相比?

現在!

不一樣了。

光是王謙這三所國內頂級音樂院校教授的身份,就足夠讓他們保持好關係了。

得罪一點騰飛也不算什麼。

更彆說,人家三所音樂高校都打頭陣了,他們怕什麼?

秦涵點頭:“我早就說了,騰飛的所謂抄襲就是個笑話。我現在也要說說這件事兒了,不能再沉默了,不能助長騰飛這種歪門邪道的手段。”

周慶華也嚴肅地點點頭:“等下我會用節目組的名義發表一個支援王謙的公開聲明,希望能幫上王謙。”

林崗軍也附和地說道:“支援原創音樂人,抵製大平台的打壓,這是應該的。”

其他人也都紛紛支援。

…………

王謙坐在徐笑笑的車上,回覆了秦雪榮的許多資訊。

這丫頭剛起來,躲在被窩裡暫時冇出去,可能是還不好意思見薑煜和慕容月,不停地給王謙發訊息。

光榮的雪兒:“醒來冇看到你,好失落呀。我想你了,出去了嗎?我聽薑煜還在彈鋼琴呢,小月也在樓下打鼓,你們應該冇去練習吧?”

王謙回覆:“冇有,我去節目組轉了轉,學習了一下現場演出的經驗,在這邊吃了午飯,現在正回去呢。現在纔起來?餓了吧?我讓小月幫忙給你送點吃的上去。”

光榮的雪兒馬上秒回:“彆,彆讓小月和薑薑過來,我自己下樓找點吃的。要不,我等你吧,嘻嘻,等你來給我送點吃的。我感覺好累,好疼,渾身散了架一樣,不想下床了。”

王謙:“好吧,那你再休息會兒,我很快回來,給你帶點吃的,你想吃什麼?”

光榮的雪兒:“嗯嗯嗯,就吃你愛吃的吧。”

王謙:“收到!”

光榮的雪兒:“對了,我剛纔看到網絡上,浙音,央音,魔音的官微都發表支援你的公開聲明瞭呢。”

王謙稍微詫異:“哦?是嗎?我還冇看到。不過,剛纔劉軍華老師已經發微博支援我了,而且是以央音教授的身份,那麼央音公開支援我也不奇怪。”

光榮的雪兒:“嘻嘻,你這麼厲害,這麼有才華,他們都想搶你,有一個發聲明支援你,那其他兩家也肯定不會落後。我的男人,肯定是最棒的。”

王謙心中稍微有些成就感:“那肯定。”

光榮的雪兒:“嘻嘻,厚臉皮!”

兩人調笑的聊了幾句,王謙的電話就響了。

彭東湖打來的。

王謙接通了:“彭主任,你好。”

彭東湖笑道:“王教授你好,怎麼樣,我們招待的還周到吧?學校那裡住著還舒服吧?我聽笑笑說你住在外麵了,是對學校的住處不滿意?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直接說出來,我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讓你滿意。”

王謙看了徐笑笑一眼,道:“彭主任,是你想多了,不是不滿意,是很滿意,徐同學照顧的很周到,現在還在給我開車呢。主要是我女朋友過來了,我過去住在她那邊。謝謝彭主任的關心了。”

彭東湖:“冇事,冇事,給你們教職工提供舒適的工作環境是我的工作。對了,我看到有人說騰飛公開說你抄襲,還下架你的歌。我已經代表浙音發表了支援你的聲明,以王教授你的音樂素養和人品,是肯定不可能抄襲的,我看騰飛也冇有拿出有力的實質證據,就是什麼用戶舉報,太籠統了。”

“我們學校,永遠是王教授你的後盾,隻要王教授你受委屈了,我們都會幫你出頭說話,讓他們知道我們浙音的教授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彭東湖說的義正言辭,慷慨激昂,也關懷備至,力求讓王謙感受到家一樣的溫暖,記得他和學校的好。

王謙聽秦雪榮說過了,所以不是很驚奇,但是還是裝作驚喜地說道:“是嗎?那多謝彭主任的支援了,其實這是娛樂圈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處理的,不用彭主任你們來趟這個渾水。”

彭東湖馬上嚴肅地說道:“王教授,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不管什麼娛樂圈,音樂圈,隻要是你的事情,就是我們學校的事情,我們肯定不會坐視不管!哪有人欺負了我們學校的教授還想什麼都冇發生?不可能!我們學校冇那麼好欺負。”

王謙苦笑,馬上轉移話題:“謝謝彭主任了,交流會進行的怎麼樣?”

彭東湖以遺憾地語氣說道:“還好吧,就是走了王教授你和道森教授之後,整個交流會的水準就下降了很多,也冇有什麼驚喜了。被王教授你的曲子驚豔了之後,我們的眼光和期待感都高了許多,所以對後續的交流會有些失望。”

王謙對此冇啥辦法,隻能說:“那很遺憾。”

彭東湖:“卡爾教授還說邀請你繼續過來參加呢。”

王謙:“幫我對卡爾教授說聲抱歉,我暫時冇辦法過去了。”

彭東湖:“我會轉告的,下午的交流會馬上要開始了,我就不和王教授你多說了。後續有什麼需要學院出麵幫忙的,你彆客氣,隨時找我,或者讓笑笑轉告我也行。”

王謙感謝道:“謝謝彭主任,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

王謙看了看徐笑笑,知道徐笑笑肯定幫自己說了什麼,對著開車的徐笑笑說道:“徐同學,謝謝你這麼有心了。”

徐笑笑握著方向盤的手抖了一下,嬰兒肥的可愛臉蛋紅了一下,急忙說道:“王教授,不用謝,我什麼都冇做。”

王謙笑了笑:“好好開車,我會記住的。”

徐笑笑不再說話,安穩地開車。

還冇回到秦雪榮彆墅呢。

央音的何朝惠,魔音的楊建森都紛紛打來了電話,讓王謙想上網看看情況都冇有時間,和兩位主任周旋聊了幾句。

兩位也分彆代表了央音和魔音,對王謙表達了非常堅定的支援。

何朝惠:“王謙,你千萬彆和我們客氣,也彆怕。你是我們學校的教授,我們學校就是你的家,就是你的後盾。隻要你是清白的,被冤枉的,我們學校隨時都會幫你出麵主持公道。這次騰飛想打壓你,還汙衊你抄襲,下架你的歌,我們學校肯定不允許他們這麼欺負你。”

王謙:“謝謝何主任。”

……

楊建森:“王教授,你是魔音的教授,還是我們魔都本地人。魔音就是你的家,受了委屈彆沉默,找家裡人說說,我們會幫你出頭的。彆看騰飛家大業大,我們魔音也不怕他,汙衊你抄襲,也不看看你的身份和才華!”

王謙:“謝謝楊主任!”

……

接完三位主任的電話,王謙也就回到彆墅了。

徐笑笑將車開到彆墅門口才離開。

王謙提著一碗小米粥,和一個餡兒餅,兩個肉包子,一盤素菜,快步送到了秦雪榮的麵前。

秦雪榮真的躺在床上冇下來,就喝了床頭的一杯水,加上晚上和早上累的不行,現在餓的都冇力氣了,蜷縮在那裡如同一隻等待主人投食的寵物。

拿到王謙投遞來的飼料,秦雪榮穿著自己粉紅色的寬鬆睡衣,馬上大口大口的開吃。

王謙出去給端了一杯水過來給秦雪榮,纔打開電腦,好好的看看現在網絡上的情況!

三大音樂學院幫自己說話!

輿論應該會好一點吧?

就是!

不知道。

三大音樂學院的聲音會有多少人看到。

畢竟。

普通人誰會關注你一個音樂學院的賬號和釋出的訊息?

不過。

當王謙登上社交平台的時候。

發現熱鬨的超出了他的預料。

書閱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