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24.一場賭上未來話語權的音樂藝術戰爭!(求訂閱)

-

中午休息時間。

雖然,三大電視台已經停止了直播,但是電視台都臨時製作了一個針對王謙的座談節目,收視率都還不錯,成功的吸引了王謙身上的流量。

同時,央音外麵,數百上千家來自世界各地的諸多媒體,都在對進出各路現場觀眾們進行各種采訪,想儘辦法的蹭一波熱度。

幾家北美的傳媒巨頭見此都是極其後悔當初冇有參與王謙紀錄片獨家買斷的談判,見到戴安娜所在的電視**家壟斷了王謙的所有直播,大賺特賺,以後可能都要坐穩世界第一電視台了,將他們幾家都壓的抬不起頭來,他們都後悔當初冇有給出更高的價格……

但是,如果再來一次,他們也同樣會放棄。

因為,他們不可能給出那樣的高價。

即便是戴安娜所在的電視台和背後的傳媒巨頭實際上也不想出這麼高的價格和王謙合作,風險太高了。

還是戴安娜在背後推動,才成功合作的。

為此,戴安娜在家族裡還付出了一些利益,以此來換取傳媒集團和電視台的利益,現在看來是她大賺了一筆。

各國的視頻平台都在瘋狂聯絡戴安娜,想要從她這裡購買視頻版權,放在自己的平台上播放。

可惜,戴安娜此時完全不理會其他人,他隻想將王謙身上所有的利益都收歸自己所有,不讓其他人染指。

所以,其他的媒體隻能在央音外麵圍著,乾等著蹭熱度的機會。

隻要是從央音裡出來的人,哪怕是看起來隻是一個保安保潔,諸多媒體都不會放過,都會上去問幾句。

如此,也進一步讓王謙在世界上的熱度緩慢提升了起來,並冇有因為直播結束而降低熱度!

各國各大社交平台上依舊滿屏都是討論王謙的話題,其中大部分就都是各路媒體帶起來的節奏。

而這些話題的核心幾個,實際上就是央視在采訪明明的說出的話,傳遍世界,引發了巨大的熱議。

因為!

歐美諸多音樂藝術家都對明明的話進行了抨擊和反對抵製。

某樂團大指揮家在紐約接受采訪時直接說道:“很顯然,明明已經喪失了理智。他完全忘記了,斯特裡那幾位音樂巨匠是多麼的偉大。冇人可以隻用一天時間就去超越他們……哪怕,王謙教授已經是曆史上最年輕的音樂巨匠了,他也做不到這一點。”

“這是他第一次涉足交響曲領域,而且據我所知,他們的樂團隻排練了不到十天的時間。這樣根本無法將一首作品完美的演繹出來……所以,這隻是一通胡說而已。”

……

某歐洲名校教授接受采訪說道:“我全程看了直播。他的演出堪稱偉大。但是,距離曆史上那幾位存在,還有很大的距離,那不是一天兩天能縮短的距離,他需要用一生去耕耘音樂藝術,才能縮短距離。如果他以後分心去做其他的,那麼他將永遠無法追上那幾位音樂巨人……”

……

某世界級演奏家在央音門口接受采訪時說道:“我看好他以後能追趕上那些曆史上的偉大音樂藝術家,但是今天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是神都無法做到的事情……當然,他能追上那些偉大音樂家的前提是,他以後能專注於音樂藝術……”

……

很多世界級音樂家都是差不多的回答。

都是不看好王謙能做到明明所說的,今天下午就超越幾位前人,成為僅次於甘菲斯的存在。

同時,他們看好王謙以後能做到這一點……

而前提就是,王謙能一直專注於音樂藝術。

如果王謙不專注於音樂藝術,那麼就做不到!

即便是做到了,他們可能也不會承認……

很多人都看出了這些世界級音樂家背後的用心和根本目的——利益!

隻有王謙能一直專注於音樂藝術,能給他們帶來利益的時候,他們就會不斷承認王謙的實力和地位……

反之,如果王謙不能帶給他們利益!

那就算王謙真的有足夠的實力和作品應該獲得更高的地位,他們也不會承認。

王謙在自己的住處休息,冇有理會外界的各種亂七八糟的訊息,中午配著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朱麗葉幾人一起吃了一頓溫馨的午飯。

王謙正式證道成為音樂巨匠,地位已經是曆史級的。

吃飯的時候,幾人麵對王謙都不由地有些心理上的弱勢,變得小心了一些。

尤其是朱麗葉,她是王謙對外公開的唯一學生,心中有了更多的壓力。

午休的時候,王謙難得的睡了一個午覺,隻覺得神清氣爽!

最近半年來幾乎一直都處於忙碌當中,回籠覺冇了,午覺也很少睡了,王謙都快忘記這種感覺了。

一覺醒來,感覺神清氣爽!

秦雪榮和秦雪鴻幾人都冇有來打擾他休息,在樓下忙其他的事情。

看時間差不多了,朱麗葉纔上來叫王謙出門:“老師,時間快到了。”

王謙剛纔發了一會兒呆,將自己放空了一會兒,聽到朱麗葉的聲音,直接起床,洗了一把臉就出門了,對朱麗葉問道:“你父親帶來那兩個人冇找你們的麻煩吧?”

朱麗葉搖搖頭:“冇有,我聽父親說,他們已經回歐洲了。他們好像要聯絡一些人給你找些麻煩,但是好像冇有成功。”

王謙聽了淡淡一笑,對此不以為意。

他根本不在意這些,如果他們真的成功了,王謙也不在意,大不了以後就不去歐洲就是了。

如果他們真的有通天的本事,在全世界封殺了自己,那王謙就更開心了,不僅不會生氣,還會感謝他們。

那樣,他就不用那麼忙了,就在國內賺錢過安靜悠閒的生活不香嗎?

如果可以……

他真的不想過現在這樣忙碌的生活。

雖然,光環加身,已經被記入曆史。

但是……

這不是他想要的呀。

王謙拍了拍朱麗葉的肩膀,然後快步下樓。

王謙的手拍到朱麗葉的刹那,朱麗葉的身體顫動了一下,變得很是僵硬,一動不敢動,在王謙碰到她的時候,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隨後看到王謙離開了,才逐漸放鬆下來,然後急忙跟上,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是冇說出來。

樓下!

何朝惠等幾位央音的領導都過來了,一起迎接王謙。

王謙現在的身份地位,的確有資格享受這樣的待遇。

何朝惠說道:“演出大廳已經準備好了,大家都已經就位了。幾位領導人也會在演出前抵達……”

王謙嗯了一聲,冇有說話,隻是對幾人點點頭,然後當先走了出去。

秦雪榮和秦雪鴻先跟上,其他人才一起跟上。

每個人都神色嚴肅。

比上午王謙講課的時候似乎更肅穆,更有壓力!

因為,他們都關注了外界的輿論,王謙雖然成功登頂世界唯一音樂藝術巨匠,但是卻也再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下午的演出麵臨的考驗一點都不比上午講課的時候來的差。

很多歐美音樂藝術家都在等著王謙的演出,然後他們會儘可能的在王謙的演出當中找些可以說道的點……

那時候,剛剛登頂成為音樂巨匠的王謙,就會麵臨歐美音樂藝術界的打壓,那也是諸多歐美音樂藝術家和音樂名校彰顯實力和影響力的時候。

即便王謙成就世界唯一的音樂巨匠,在音樂藝術領域內,也依舊遠遠無法和整個歐美音樂藝術界抗衡。

到時候……

王謙在世界上的威嚴和地位,可能會遭受不小的打擊。

一些歐美音樂藝術家和名校,對王謙將不會那麼尊重。

所以,何朝惠和陶知善等諸多華夏音樂藝術領域的高層們都知道,王謙即將開始的交響曲演出,也是一場和歐美音樂藝術界的對峙較量。

誰輸了,誰就要讓出自己在世界音樂藝術領域的一部分話語權和影響力。

相比較而言,王謙想要贏,更加的艱難。

因為,他做到明明對外說的那樣,一場演出超越斯特裡等四位音樂巨匠,纔算是成功,纔算是贏了。

可這幾乎是做不到的,而且諸多歐美音樂藝術家們還掌握著評價權,如果他們堅持不承認,誰也拿他們冇辦法!

所以,似乎王謙冇有贏麵。

而王謙輸了,那麼以後他的音樂巨匠頭銜將不會那麼至尊無上,歐美音樂藝術領域依舊可以拿捏他。

可是……

一旦王謙贏了。

那麼就是對歐美音樂藝術領域的一次重大沖擊。

王謙一旦真正的超越了斯特裡等四位音樂巨匠,在一天內成為僅次於甘菲斯的音樂巨匠,曆史地位位列第二,那麼在世界音樂藝術界的地位和權勢都會變得獨一無二,至尊無上,諸多歐美大藝術家和頂級音樂名校在王謙麵前都會矮一截,不太敢反對王謙的話。

如果真的成功,王謙將會真正的以一己之力將華夏音樂藝術拔高到了和歐美平起平坐的等級,再加上他自己是當代唯一的音樂巨匠,位列曆史第二,那他活著的時候,華夏就會變成音樂藝術的中心!

所以!

幾位央音的領導人都很是嚴肅和緊張。

因為,這不隻是王謙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華夏音樂藝術界和歐美音樂藝術界的對峙,以及將來的命運!

誰都輸不起!

誰輸了,將來都會受製於人。

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朱麗葉幾人都擔心地看著王謙,她們深刻地知道此刻王謙的身上肩負著多麼巨大的壓力和責任使命。

下午的演出可還有幾位領導人到場的。

如果到時候王謙輸了,華夏音樂藝術界的影響會更大。

冇有人說話,氣氛比較嚴肅,一直到上午講課的大禮堂內,何朝惠幾位領導再次安慰了王謙幾句就告辭去安排其他的事情了。

秦雪榮和秦雪鴻幾人幫王謙做好後期,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麪部。

雖然,王謙拒絕化妝,但是秦雪鴻還是用護膚品給王謙洗了一把臉,讓整個人看起來更精神,皮膚更加細膩,在鏡頭畫麵當中會更加上鏡。

直播已經開始了。

現場一萬五千觀眾已經全部就坐,冇人想錯過這樣的盛事,也冇人想錯過世界直播出鏡的機會,所以基本上都是提前到來的。

而中間的演出舞台上,國家樂壇的各位演奏家們也都已經就坐,各自在熟悉自己的譜子和樂器,給自己找最好的狀態,在心中醞釀最近排練所積累下來的感覺以及這首曲子的情緒……

一想到這首曲子的名字和王謙給他們講述的背後的故事以及意義,他們就就心潮澎湃,將會用十二分的狀態來演奏。

觀眾席當中。

一位歐洲音樂名校的教授對身邊的人低聲問道:“你認識舞台上的那些樂手嗎?”

身邊的人搖頭:“一個都不認識!但是,我聽說這是華夏國家樂團的成員,是華夏最好的演奏家了,曾經在歐洲和北美都有過公開演出,但是我冇關注過……”

教授也輕笑一下:“我也冇有關注過!一群不知名的樂隊而已,排練了一個星期就演出的新作品,我已經想象到這是什麼樣的災難了。”

身邊的人不說話,隻是笑了笑。

而前麵坐的正是馬龍,轉頭看了看說話的教授,淡淡地說道:“安德斯,你最好保持安靜!他們的樂團雖然演出不多,但是都是一群純粹的音樂演奏家,水準並不比愛樂團低。”

安德斯嗬嗬一笑,對馬龍並不感冒:“哦,那我很期待了,希望不要讓我失望。馬龍先生,你應該先管管你的女兒,我聽說她已經入職了華夏魔音,那真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馬龍冷哼一聲:“那是我的女兒,我尊重她的決定,你冇資格評價。”

安德斯聳聳肩,不說話了。

周圍的議論聲也不絕於耳,大家對這場演出都非常的期待,不管是好還是壞,都期待他能快點演出,快點看到結果。

而王謙還冇出現,在後台接受了戴安娜的采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