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22.他隻用一天就可超越其他曆史音樂巨匠!(求訂閱)

-

戴安娜在行動的同時。

華夏兩大直播電視台也在行動,采訪了很多在現場的觀眾,都想要將今天的細節和素材挖掘的徹底一些。

央媽派出了王牌主持周芸在現場進行采訪,先攔住了幾位華夏的音樂藝術家進行采訪,給自家人一些露臉的機會。

很顯然,現在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在王謙之前最年輕的世界級鋼琴大師明明!

明明也提前得到了通知要接受采訪,這個采訪他還不能拒絕。

當然,最近兩年有朝著綜藝咖發展的明明也冇有打算拒絕這樣在全世介麵前露臉的機會,不管是以後發展綜藝還是繼續進軍音樂藝術,對他都有巨大的幫助。

在之前,很多華夏音樂藝術人士都希望明明能如王謙一樣扛起華夏音樂藝術的大旗,在國際上打響名聲,最後卻是失望的結局,也是必然的結局。

明明能帶著一小部分人一起賺錢,所以大家都認可推崇他,但是他還冇能帶所有人賺錢,所以要想代表華夏音樂藝術界在國際發聲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就會被絕大部分歐美音樂藝術人士抵製和反對,根本不給他機會。

而且,明明也冇有難麼大的成就可以以一己之力將華夏音樂藝術界帶向世界的高度。

所以,後來明明得到官方的支援資源也越來越少,直到官方不再關注,任由明明自己發展。

現在,王謙做到了當年官方和音樂藝術界對明明期待的事情,並且大大地超過了他們的預期。

所以,明明此時的心情是有些複雜的,麵對鏡頭,眼神之中滿是思索和嚴肅。

周芸帶著極其端莊的微笑,問道:“明明,你聽過幾次王教授的課了?”

明明想了想,說道:“可能有三四次了,當初王教授在國內講課的時候,隻要我有時間,我就會去。那時候,我就知道,王教授將來必然會成就驚人。後來,他在茱莉亞的講課,我也去過。可惜,在柯蒂斯的講課我冇去成,太倉促了,我趕不及。”

明明一臉遺憾的樣子,似乎為錯過王謙的一節課而損失巨大。

周芸繼續問道:“你覺得,今天王教授的這節課有什麼代表意義嗎?他現在算是世界上唯一的音樂巨匠嗎?”

明明肯定地點頭:“當然,他理所當然是當今世界上唯一的音樂巨匠。其實,在我看來。他釋出的這個夜曲係列,藝術成就以及技術方麵的發現都有極其重大的突破性意義。在之前歐美的幾位音樂巨匠和其他的音樂大師,都冇有這方麵的新的發現。”

“就連歐洲那位號稱鋼琴技藝巨匠的斯特裡,都冇有這個新發現。”

明明的評價也極高。

斯特裡也是歐洲曆史上的幾位音樂巨匠之一,被稱作是技術狂人,其代表作是一個係列的高難度技藝鋼琴曲,當時號稱是鋼琴禁區,每一首都是高難,每一首都挑戰人類鋼琴演奏的技藝上限,還兼顧了一定的藝術性。

當然,後來鋼琴技藝進一步發展,基本上所有的大師級鋼琴演奏家都能將其作品完整的演奏出來。

現在,斯特裡的所有作品被稱作是鋼琴家必學曲目,演奏斯特裡的作品也是技巧的展示。

明明將王謙的夜曲係列比作能和斯特裡作品比肩,可謂評價極高了。

畢竟,王謙的夜曲係列並冇有多難。

明明繼續說道:“當然,夜曲係列的難度並不高。但是,王教授能在特定的音符區間發現如此具有代表性和藝術性的作品,在鋼琴發展幾百年的今天,可以說是很難得了,比當初那幾位音樂巨匠證道更難。”

周芸眼中閃過驚訝,繼續問道:“你對王教授下午的交響曲演奏,有什麼期待?”

明明眼中閃過一絲驚豔和佩服,說道:“事實上,前兩天我來央音看過一次排練。而且是比較完整的一次排練。幾個小時,我站在那裡冇有動一下,非常的震撼,非常的好聽!我難以想象這是王教授第一次創作交響曲的作品,比起世界上經常被演奏的曆史知名作品,一點都不差。”

“我可以提前預言一下。王教授這首作品一發表,他在曆史上的地位會瞬間前進幾個名次。”

周芸眼睛瞪的大大的,作為新聞人,她知道明明說的話非常具有爆點,馬上追問道:“哦?什麼名次?你覺得現在王教授排在什麼名次?下午的演出結束之後,又能排在什麼名次?”

周圍幾個認識明明的人都已經聚攏過來豎起耳朵聽他的回答了,很顯然大家都很驚訝於他對於王謙的評價。

幾個歐美音樂藝術家的眼中明顯帶著懷疑和不相信。

哪怕,他們承認今天王謙已經證道成功了,可是他們依舊認為王謙在音樂藝術曆史排名當中隻能位列末尾,以後也永遠隻能位列末尾,不可能超過那幾位歐洲音樂巨匠。

可現在,明明竟然說,王謙即將超過那幾位音樂巨匠?

他們不能接受,也不會認可。

“明,說話注意一點!”

一位中年白人男子對明明說道。

明明最近幾年不在歐美混飯吃了,所以並不在意對方的態度,直接回了一句:“詹姆斯,我隻是實話實說,等你下午看了演出就知道了。”

中年男子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周芸依舊在等著明明。

明明繼續說道:“僅僅是現在,王謙剛剛成就音樂藝術巨匠,曆史排名肯定是幾位音樂巨匠當中最末尾的。但是,他的潛力巨大,是曆史上成就音樂巨匠的時候最年輕的一位。將來他必然超越前人。可是,我冇想到他會這麼快。”

“同一天,他就將超越前人。等下午演出結束之後,我想他的名次會前進四個名次,位列曆史第二!超越斯特裡等其他幾個,僅次於甘菲斯……”

明明的話,讓周圍聽懂的人都發出一聲驚呼。

傳來一聲聲議論。

“他在胡說什麼?該死的,王教授雖然是天才,但是怎麼可能一天就超越四位音樂藝術巨匠,僅次於甘菲斯?這不可能,我絕對不會承認的。”

“明明應該馬上收回自己說的話,不然他會成為我們的公敵。”

“哦,上帝,他根本不瞭解斯特裡他們有多麼偉大,要超越他們幾位,不可能隻用一首作品就做到,就算是甘菲斯複活都做不到這一點。”

“很顯然,明已經瘋了,他在胡說八道。”

“嗬嗬,下午的演出,我一定會到場,看看到底是什麼演出……”

“承認王教授是音樂巨匠,已經足夠了,他不值得更多的認可,最起碼現在不值得。”

……

周圍的一聲聲反對和質疑,明明和周芸幾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但是兩人都冇有在意。

周芸是央媽派來的現場采訪記者,提前已經得到了官方的態度,那當然是儘可能的支援和抬高王謙的地位,這是毫無疑問的。

這一次是麵向世界的直播,王謙的地位越高,在世界上的承認度越高,那麼將來也能更進一步地將華夏文化和音樂藝術帶向世界,讓全世界重新認識華夏文化,從而更清晰地認識整個正在崛起的華夏過度。

而明明顯然也是聰明人,知道了現在王謙在國內外都是超級大腿,全世界的音樂藝術家對王謙的認可,實際上本質上就是一種抱大腿的行為。

所以,明明此時也果斷保住王謙的大腿。

而且,他的話,其實也是他的心裡話,他並不怕被秋後算賬。

周芸:“謝謝明明接受我們的采訪,等下午演出結束了,我們還會再對你進行一次采訪,可以嗎?”

明明肯定地點頭:“當然可以……”

結束了采訪。

明明馬上就被幾個人圍了起來。

其中為首一個老者不客氣地說道:“明明,你不該這樣說,冇人能做到一天超越四位音樂藝術巨匠,誰都不可能,上帝降臨都不可能。斯特裡他們四位音樂巨匠用了一輩子,發表了很多經典作品,才一步步奠定了現在的地位排名。”

“王謙教授不可能做到一天就超越他們一輩子的努力!”

數百年來,音樂藝術曆史上就出了五位音樂巨匠,每一個都是一個時代的頂級天才,如此頂級天才一輩子的努力,發表了那麼多流傳至今的經典作品,每個人的身上都有無窮的光環……

王謙怎麼可能今天一天就超越四個這樣曆史級的天才?

“明明,你應該收回你剛纔說的話!”

一箇中年男子也嚴肅地說道。

明明毫不示弱地對視幾人,他認識這幾個,是歐洲幾所頂級音樂名校的教授,微笑著說道:“幾位,等下午演出結束了,你們再來和我說。如果到時候你們還如此堅持,那我向你們道歉……”

老者冷哼一聲:“哼,那最好現在就想好在鏡頭前的道歉詞,我需要你向全世界道歉,向那幾位巨匠道歉。”

明明聳聳肩,無所謂地說道:“隨便你們!不過,我想,等你們看完演出之後,就知道自己的見識有多麼淺薄了。在王教授這樣的天才麵前,那幾位巨匠都會變成普通人……”

幾人一驚,又是怒火上湧。

可是,明明直接轉身離開了,不想和他們繼續廢話,那樣毫無意義。

他和這些人打交道二十多年了,早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在他們的傲慢和偏見麵前,任何解釋都是無意義的。

隻有等真正的實力展現之後,他們纔會去正視,到時候纔會和你好好講道理。

明明當年收到過這樣的待遇,知道他的演出大受歡迎,門票大賣之後,才逐漸得到認可,之前那些偏見和傲慢大多都消失不見了,變成了追捧和諸多合作請求。

……

周芸的采訪並冇有結束,又采訪了幾個華夏音樂大師,都得到了高度肯定的回答。

然後,她突然看到了一群穿著和服的中老年人聚集在一起,正緩慢地朝著學校的住宿區走去。

周芸急忙追上,喊道:“新野太郎先生,能接受一下我們的采訪嗎?”

新野太郎正在和幾個島國音樂藝術大師聊著,突然聽到周芸的喊聲,頓時覺得不妙,就想加快腳步離開。

但是,周芸和節目組的速度顯然更快。

攝像機師傅和兩位工作人員已經快步走到前麵去攔住了路,攝像機對準了新野太郎幾人。

周芸的的話筒也遞到了新野太郎麵前,滿臉誠懇的微笑。

新野太郎心中苦澀無奈,感覺周芸的笑容就好像是惡魔的微笑一樣,可是也不得不擠出一絲微笑,說道:“可以。”

周芸看出新野太郎的不情願,但是她要的就是對方不情願還不得不接受采訪,當即問道:“新野太郎先生,請問你今天在現場給王教授拿出的樂器,是提前準備好的嗎?是早就準備要在今天王教授講課的時候拿出來,讓王教授現場演奏展示嗎?”

提前有預謀?

新野太郎當然不會承認,那樣他的音樂藝術大師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變成一個隻會打擊彆人的陰謀小人。

他立刻搖頭:“當然不是,隻是恰好而已。事實上,我這次帶來這把陶笛,是想和央音的幾位研究陶笛的民樂大師一起交流的,我就隨身帶在了身邊,可是王教授講課的時候,我們團隊有一個人突然提議讓王教授試試這件樂器。”

“我們研究出這件樂器將近一年了,還冇有創作出一首完整的作品,所以就想請王教授試試,我們相信他那神一樣的天賦或許會幫助我們……”

這解釋,顯然是個有智商的人都不會相信。

但是,新野太郎毫不在意彆人相不相信,反正他自己和周圍幾個島國音樂大師都點頭表示了相信,就是這樣的。

周芸隨意哦了一聲,不去糾結這些,畢竟她也冇有確鑿地證據在這裡拆穿對方,繼續問道:“那麼,新野太郎先生,你覺得,王教授的陶笛演奏怎麼樣?”

新野太郎的神色儘可能的平靜,可是眼神之中依舊帶有震撼,語氣輕鬆地回到:“很不錯,超出我們的預料,很顯然,王教授的音樂天賦是我們無法想象的,那首陶笛作品,是我聽過的全世界最好聽的陶笛曲子……”

世界各個區域都有自己的陶笛傳承,所以流傳於世的陶笛作品並不少見,新野太郎稱讚王謙的故鄉的風景是最好聽的陶笛曲子,也是一種很高的評價了。

畢竟,王謙當時是第一次接觸陶笛,是現場即興創作,就創作出了世界上最好聽的陶笛作品,這是一種最好的讚美和認可了。

周芸:“哦,那麼,新野太郎先生,你覺得王教授今天的講課,成功了嗎?”

新野太郎深呼吸一口氣息,點頭:“當然成功了。他的夜曲係列,是最近一百多年來,最偉大的鋼琴係列曲。當今世界上,無人可比!毫無疑問,他已經是一位音樂藝術巨匠,他是一個音樂藝術偉人。”

新野太郎此刻隻能儘可能的高度讚美王謙,那樣纔會顯得他們不那麼愚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