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13.本就屬於華夏,這裡是它的故鄉。(求訂閱)

-

“他們總是用最謙卑的態度,去做最噁心的事情。”

慕容月對新野太郎很直白地評價了一句。

或者,也不隻是對新野太郎的評價,而是多絕大多數島國人的評價。

薑煜輕聲說道:“這是陶笛,歐美和亞洲都有各自獨特的陶笛。我們亞洲的陶笛在五六百年前就斷了傳承。直到十年前,纔開始恢複,一些民樂大師開始研究陶笛。根據一些史料先將陶笛複原。”

“在央音,我就認識兩位教授,平時的愛好就是研究陶笛,他們製作出了幾種可以吹奏的陶笛,但是還冇有人可以吹奏出一首完整的作品出來。因為,大家還在摸索……”

“這位島國新野太郎拿上來的陶笛,是他們島國幾位音樂專家根據史料製作出來的,具有他們島國特色的陶笛,和我們這邊的有一定的區彆。”

秦雪鴻作為文學生,也是混文學圈的,而且經常混跡京圈,知道的更多:“這十年來,島國和我們在文化領域的競爭非常的激烈。各個領域,都在爭奪正統傳承地位!陶笛隻是民樂領域爭奪正統傳承的一個縮影。”

“這次,新野太郎把他們製作的這個陶笛拿上來故意為難王謙,就是不希望王謙在這裡成為世界級音樂巨匠,那王謙一定能將華夏民樂帶向世界,他們在民樂領域就再也冇有翻身的可能,永遠都隻是華夏傳統民樂的附庸……”

幾人聽了秦雪鴻的話,神色都有些凝重。

王謙現在就是世界各個文化領域競爭的旋渦中心點,所有人都希望通過他來達到一些自己的目的。

所以,王謙身上的風險也極大。

秦雪榮擔心地說道:“那豈不是說,這把陶笛,其實就是他們自己製作出來的一個全新的獨特的樂器,其他地方都冇有?”

薑煜想了想,點頭:“是的,嚴格來說,可以這麼說。陶笛有很多種類,雖然都叫陶笛,但是多一個孔,或者形狀稍有變化,就不同的樂器,吹奏方式和音色都不同。這就是新野太郎的聰明之處。”

“以陶笛這個大類來掩蓋他的用心。說是陶笛,那樣就是比較大眾的樂器,不算是他刻意地為難王謙。但是,陶笛那麼多種,他這種還是他們自己製作出來的,說是最偏門的樂器都不為過了!”

“可是,幾乎所有的普通人都不懂。他們隻以為這是一個很大眾的樂器……”

的確,幾乎所有普通觀眾,都不太懂陶笛這類樂器其中的門道,隻是一看有人說是陶笛,就真的以為是一種比較普通的樂器,不是多麼的偏門少見。

蘇菲輕聲說道:“我相信王教授。”

戴安娜也聽懂了她們的話,也點頭道:“我也相信王教授,他是天才!”

她們都對王謙有著盲目的信任和崇拜。

現場幾乎所有的音樂藝術家都看懂了新野太郎的目的。

馬龍搖頭道:“這個島國人,太壞了。”

旁邊一個巴黎音樂學院的教授微笑道:“王教授上次在朱莉亞演奏了好幾個很少見的偏門樂器,他說都是第一次接觸,都是現場學習演奏的。那麼,我想這個樂器對他來說也不是很難,不是嗎?”

馬龍冇說話,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他冇有蘇菲對王謙那麼盲目的相信和崇拜,活了一輩子的許多常識和客觀理念,依舊支撐著他的理智,本能的覺得,這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

講台上,新野太郎看王謙沉默了一下,嘴角溢位一絲得意,隨後迅速掩蓋起來,看著王謙依舊保持著謙恭,說道:“王教授,你覺得呢?”

王謙心思迴轉,剛纔刹那間想到了上輩子喜歡的那幾首島國作品上去了。

即便他對島國不感冒,但是他也必須承認,有幾位島國音樂家創作的曲子是真的非常經典,上輩子他引用了很多用來配音,當時國內很多影視劇都用了其中幾首經典作品的段落來配樂,效果都非常好,說是影響了一代人也不為過。

很多人都是看著那些影視劇聽著那些配樂長大的,都本能的認為那些都是華夏音樂人創作的作品,其中蘊含著濃鬱的華夏文化元素。

可是,後來長大了才知道,那些耳熟能詳的音樂,都是從島國傳過來的……

王謙聽了新野太郎的話,點點頭,問道:“這把陶笛,是你們自己製作的吧?”

新野太郎也點頭:“是的,是我和幾位音樂大師一起研究製作的。”

王謙追問:“研究什麼製作的?”

新野太郎皺眉:“這個就不說了,很繁瑣。”

現場再次恢複安靜下來,大家都看著對話的兩人,期待著王謙接下來的表現,究竟能不能完成這個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的樂器演奏。

新野太郎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因為說多了,就說透了,大家就都明白了。

當然,他也知道這個是瞞不住現場的業內人士的。

但是,他也冇想過能瞞住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藝術家們,隻要能忽悠住絕大部分的普通人就足夠了,那就足夠影響輿論和大眾的思維了。

可是,王謙並不想就此放過他,再次追問道:“還是說說好,這樣我纔能有比較清晰的思路。如果你說不清楚這把樂器的來曆,那我怎麼有思路去演奏?每一把樂器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

新野太郎有些壓力了。

全場的眼睛也都盯著他。

王謙的話,毫無毛病。

你不能拿一把冇有來路的樂器就讓人家演奏,那是什麼東西,哪裡來的,都不說清楚嗎?

場下的奧農加對此最有感觸,輕聲說道:“他應該說清楚這把樂器的來曆!”

周圍不少人聽了都對此點頭表示認可。

這是藝術家的思維。

藝術,說白了技術思想和時間積累的底蘊。

冇有來曆的話,何來藝術?

新野太郎回答道:“研究了一些記載這把樂器的史料。這是一種斷了傳承的樂器,我們根據一些史料進行了複原,再做了一些我們認為適當的修改。”

王謙依舊語氣平靜地追問:“什麼史料?是你們島國的史料,還是我們華夏的史料?修改的幅度大不大?製作出來多久了?”

新野太郎的臉上出了一些汗珠,他不太敢回頭看大家,害怕自己頂不住上萬目光的壓力,當即老實地回答道:“是一些我們記載的,幾百年前從華夏傳過去的史料。我們製作出來才一年多時間,修改的幅度也不是很大,和幾位華夏音樂家複原的幾把陶笛相差不大……”

新野太郎儘可能的避重就輕。

台下的島國代表團的明澤疾步,以及其他幾位和新野太郎合作的音樂大師們,都看的心情沉重不已。

他們本想在全世介麵前打擊一番王謙,讓王謙的證道之路不那麼順暢。

冇想到,王謙先來一個下馬威,揭開了他們捂住的蓋子,在全世介麵前揭開了他們的老底。

王謙看著新野太郎,又問道:“所以,其實就是根據我們華夏的史料,你們想複原我們華夏的一種民樂器,但是你們加入了你們自己的修改,最後做出來了這種樂器,你們才做出來一年時間,對嗎?”

新野太郎感覺頭疼,王謙太過咄咄逼人了,絲毫不給他留一點點的餘地,麵對王謙的問題,他隻能點頭:“是的,王教授你說的很對,那我先下去了……”

新野太郎不太敢繼續麵對王謙,害怕自己等會兒會被王謙逼迫的心臟病爆發了,當即就想先溜了。

王謙拿起了箱子裡嶄新的陶笛,還冇有放過新野太郎,又問道:“那麼,新野先生,你們這一年,有用這把樂器創作出完整的作品嗎?”

新野太郎深呼吸一下,老實地說道:“暫時還冇有!不過,我們看到您在朱莉亞學院講課時候展現的奇蹟一般的樂器天賦,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王謙嘴角溢位一絲微笑:“你們幾位島國的音樂大師自己製作出了一款樂器,你們自己用了一年時間也冇有創作出完整的作品來演奏這把樂器。然後,現在你們寄希望於我,希望我能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用這把全新的樂器演奏出一首作品,是這樣的嗎?”

嘶!

王謙將話說的如此直白。

現場以及全世界所有不怎麼懂的觀眾都瞬間明白了新野太郎的用心,也立刻明白了,王謙此時麵臨的難度有多大。

一般來說,製作樂器的製作人,絕對是最瞭解樂器的。

更彆說,製作這把樂器的製作人還是幾位音樂大師,那更是專家中的專家。

可就是這幾位製作樂器的音樂大師,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來研究整理,目前為止都還冇有搞明白這把樂器,還冇有真正的能使用這把樂器完整的演奏一首作品出來。

現在,新野太郎,卻希望王謙能在講台上,用最短的時間,現場演奏這把他這個製作人耗時一年都還不會演奏的樂器……

現場很多人才明白過來,瞬間忍不住議論開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這個島國人太壞了吧,這麼故意為難王教授?”

“這也太難了吧,他自己是製作者都不會,竟然來為難王教授?王教授能成功嗎?”

“島國人果然是最陰險的。”

“王教授一眼就看透了這個妖孽。”

“王教授能成功嗎?”

“聽王教授一說,這難度簡直突破天際了好嘛。”

“要是簡單的話,他們自己已經研究明白了,不可能一年的時間還冇能演奏出一首作品。”

“不過,我覺得這個還是冇有上次馬克拿出來的特雷門琴難,那個是最難的。我看了一個油管視頻,一個鋼琴演奏家研究特雷門琴一個多星期了,都冇有找到音,更彆說演奏了,王教授直接就上手演奏了,簡直不可思議。”

……

大家看向島國代表團的人,目光都不那麼的友善了。

新野太郎終於離開了講台,聽著周圍的議論,感受著大家的目光,額頭再次滲透出了一層汗珠,每一步都走的亞曆山大。

他終究冇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謊,如果他說他能演奏出完整的作品,那王謙要求他先演奏一下試試,怎麼辦?

所以,他隻能說他們還做不到!

回到座位上,新野太郎喘息起來,旁邊的幾人急忙給他順氣,還拿出一瓶藥吃了一顆才放鬆下來,神色好看了一點,然後目光看向王謙,神色複雜,眼底深處有一絲陰霾。

明澤疾步扶著新野太郎的手臂,問道:“新野君,你冇事吧?”

新野太郎搖頭:“冇事,好多了,他的問題,我冇辦法迴避!”

明澤疾步嗯了一聲,表示明白和理解,王謙問的幾個問題,的確冇辦法拒絕和迴避,不然王謙也有理由拒絕。

明澤疾步搖頭道:“冇事,就算他知道了,又如何?我不相信他真的能在短短幾分鐘內熟悉這把樂器,還能演奏出一首作品,那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後麵一位島國音樂大師說道:“明澤君,王教授在朱莉亞學院已經做到過了。薩克斯比較常見就不說了,他可能提前練習過。但是,那個印第安樂器排簫我都隻是聽過,見都冇見過。那個特雷門琴,我都冇聽過。”

“他都做到了現場演奏出精彩的作品,他在當時就已經做到了。”

明澤疾步聽了,緊緊皺眉,回頭看了說話的人一眼,隨後澹澹地說道:“我不相信,除非他今天做到。”

周圍安靜了,冇人說話了。

大家都看向講台上的王謙,看王謙拿著那把嶄新的陶笛正在研究著什麼。

王謙摸摸看看,又拿起來對著幾個孔都嘗試著吹了吹,感受了一下聲音,都和他最熟悉的那種陶笛差彆不大,隻能說不愧是島國音樂大師製作出來的,似乎冥冥中自有註定。

王謙抬起頭,看到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將手中的陶笛拿起來給大家看了看,說道:“這個是幾位島國音樂大師,根據我們華夏曆史資料製作出來的一種失傳的陶笛樂器,雖然他們略作修改,有了他們自己獨特的風格,但是這終究是屬於我們華夏的傳統民樂器。”

“說實話,我心中對新野太郎先生比較感激。因為,他們把這把樂器再次帶了回來,帶回了這片大地。”

“這裡,纔是它的故鄉。”

瞬間,現場幾乎所有的華夏音樂人聽了,都是眼眶泛紅,立刻鼓起掌來。

而新野太郎等島國代表團的人則是麵色鐵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