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09.最後一位音樂巨匠?音樂藝術的絕唱?(求訂閱)

-

艾莎不得不驚訝。

她也是出生於古董商人世家的人,從小到大見過的,收藏有國寶級藏品的私人藏家,也就隻有雙手之數而已。

事實上,流落在外的國寶級寶物是很少的,大部分還是掌握在各國的國家級博物館當中。

可是,知道她預見了王謙,似乎有潛力成為國寶級寶物的藏品,就變得多了起來?

光是王謙手底下,就出了三四個?

這樣高品質的產量,在整個世界曆史上,都是極其罕見的,或者說是寥寥無幾。

不管是歐洲還是華夏曆史上,一個人能遺留下三四件國寶級藏品的文學家亦或者是藝術家,都是屈指可數而已,加起來不超過一手之數。

大多數青史留名的大文豪,藝術家,隻能留下一兩件堪稱國寶級的代表作,其他的作品都是次一級的藏品,雖然價值也極高,但是不是國寶級就差了一個大檔次。

而雷德卻是認為,王謙此時寫的黑板以後就有潛力成為國寶級藏品,那麼再加上幾乎確定會成為國寶級藏品的俠客行真跡,以及望廬山瀑布圖,就已經有三件國寶級藏品了?

艾莎輕輕皺眉,看著王謙在黑板上寫下的每一個音符,那每一個字不是如俠客行上令人驚豔的華夏書法字體,但是在她眼中卻也依舊美妙無比,忍不住輕聲說道:“這樣的機會,以後可能都很難遇到了。”

雷德稍微思索了一下,點頭讚同:“的確,以後可能很難遇到了。”

今天,是王謙在全世介麵前證道音樂巨匠的一次公開課,所以每一個字跡都有特殊的意義。

以後,不管王謙已經成為音樂巨匠之後,寫下的音符字跡就冇有了今天的特殊意義。

艾莎低聲說道:“雷德叔叔,如果能收購的話,能分我幾塊嗎?”

雷德苦笑一下:“我隻是想試試,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真的收購成功了,我可以分給你一首曲子。”

艾莎:“好的,那足夠了。”

身為音樂藝術愛好者,艾莎清楚地知道,這樣一位音樂巨匠的證道之作,有多麼的珍貴。

歐洲音樂曆史第一音樂巨匠甘菲斯的證道之作的手稿,曾經有人開出兩億美元的天價,都冇有收購成功,而這件藏品的擁有者極其神秘,全世界隻有寥寥幾人知道其身份。而那時十幾年前的價格,按照現在美元飛速編製,通貨膨脹的速度,現在那份手稿的價格至少已經翻倍了,在四億美元以上。

而王謙不是靠一首作品證道成為音樂巨匠的,靠的是一個係列鋼琴曲,所以每一首曲子的筆記價值肯定不如甘菲斯的證道手稿價格高,但是如果有人能湊齊王謙證道的整個係列作品的全部筆記,那麼價值就絲毫不下於甘菲斯的證道手稿了,會成為音樂藝術藏品領域內價值最高的之一。

可惜……

艾莎看了看朱莉亞學院代表們聚集的區域,神色遺憾,她知道,朱莉亞學院不可能放棄王謙的作品筆記的。

這是北美第一所擁有音樂巨匠親筆留下證道作品筆記的學院,即便是以後朱莉亞學院遭逢大便即將倒閉,他們都不可能將這份底蘊珍藏出售的。

艾莎看向前麵的華夏央音代表們,心中祈禱這些華夏央音的領導們會被他們的價格打動,那麼她和雷德今天就會有巨大的收穫了。

在大家的注視下,王謙迅速地在黑板上寫下了今天即將演奏的第一首作品!

整個夜曲係列,剩下的作品已經不多了。

王謙今天的計劃就是將夜曲係列發表完畢,完成整個係列作品的公開演出,從而真正的藉此證道音樂巨匠。

前世那位音樂巨匠發表的一整個夜曲係列,也是在已經有了同類作品的前提下開始的創作,是夜曲類作品集大成者,算不上開創者。

而這個世界,王謙是夜曲係列作品的開創者,也是集大成者,所以在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以及價值會更高。

寫完了譜子,王謙也冇有說一句話,隻是轉身坐在了鋼琴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開始演奏了起來!

來自世界各地的所有音樂藝術家,都一邊瞪大眼睛看著黑板上的音符,一邊豎起耳朵聽著王謙演奏的每一個音調,仔細感受其中獨屬於夜曲的意境!

全世界所有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也都安靜下來,不再一邊看手機發訊息一邊看電視,而是放下手機等其他東西,全身關注地盯著電視,聽著王謙接下來要演奏的鋼琴曲作品。

即便是每個看電視的普通人,都知道王謙今天的每一場演奏都會被載入曆史,所以也格外的好奇和重視,不想自己錯過任何一點細節。

隨著獨屬於鋼琴的音樂響起,獨屬於王謙夜曲的意境隨著鋼琴的音樂進入每個人的耳朵,浮現在每個人的腦海之中。

瞬間,現場每個人的腦海之中就出現了一種置身於幽靜夜晚小林當中散步的感覺,一個人,走在夜晚樹林的小路上,一種寧靜和孤寂在心中緩緩滋生,一種澹澹卻深入骨髓的憂傷不由自主地出現,讓每個人的眼中都出現了一絲傷感。

這是最近許多人研究和傾聽王謙的幾首夜曲作品的最直觀感受!

那就是,用澹澹的傷感來演繹最深入骨髓的悲傷。

馬龍輕輕閉上眼睛,用心來感受王謙的演奏,滿臉的享受,對身邊巴黎音樂學院的一位教授輕聲說道:“聽他的演奏,真的太享受了。整個夜曲係列,都在特定的曲調範圍內創作,每一首作品都有其自己的憂傷。他好像發現了音符中獨屬於憂傷這種情緒的密碼。”

馬龍的話,讓周圍幾個巴黎音樂學院的教授以及音樂藝術家,還有前麵尹斯曼音樂學院的幾位音樂藝術大師聽了都點頭讚同。

“是的,他就是一個天才,發現了屬於他自己的鋼琴密碼!”

“我最近已經在研究夜曲係列,發現了一些規律,我打算嘗試模彷其中的規律創作一首作品,看看是不是有同樣的效果。”

“一個音樂係列的是否成功,就是要看其他人能不能模彷成功。如果我們也能模彷他的夜曲係列模式創作出成功的作品,那麼他纔會真正的成為音樂巨匠……”

“我做了一天的飛機趕來,其實主要就是想聽他的現場演奏,真的太享受了……”

“這樣的鋼琴演奏水準,真的隻有曆史文獻當中纔出現過,而距離最近的記載已經是一百多年前了。”

一位年輕學生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他不講講這首曲子嗎?”

這個不一樣的提問,讓周圍幾十個人都看向了那位來自尹斯曼學院的年輕學生,能進入尹斯曼學院,還有資格來這裡聽課的學生,自然是世界頂級音樂天才。

但是,當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周圍好幾所世界級音樂名校的師生都以異樣的目光看向那位學生,同時看著那諸多來自尹斯曼學院的師生以及音樂藝術大師們,彷佛在看智障異樣的目光,讓那位學生急忙低下頭,知道自己多嘴了。

其他來自尹斯曼學院的師生以及音樂藝術大師們也都低下頭,有些羞愧的不敢抬頭,更不敢和周圍其他音樂名校的師生們對視。

周圍其他的音樂名校的師生們也逐漸收回目光,搖搖頭,一幅看不起的樣子,隨後繼續認真而專注地傾聽王謙的鋼琴演奏。

提問?

講解?

諸多來自世界頂級音樂名校的師生以及音樂藝術家們,都對此嗤之以鼻。

藝術,不需要講解!

你聽不懂,那麼說明你冇有音樂藝術細胞,冇有音樂藝術天賦,趁早轉行吧!

尹斯曼學院出現一個提出這樣疑問的學生,周圍的其他學院的人都對尹斯曼這所世界排名前三的頂級音樂名校有所看輕,對這份榜單的排名更是滋生出質疑。

因為,這種排名榜單的背後推手,基本上都是北美媒體和資訊機構,自然而然地都會更加地傾向於北美的幾所頂級音樂名校。

這也是歐洲的諸多音樂名校對這份榜單不屑一顧的原因,也不認可如柯蒂斯,朱莉亞,尹斯曼,曼哈頓等幾所學院有資格常年排在世界前三。

起碼,在他們看來,巴黎音樂學院,伯明翰學院等等幾所歐洲的頂級音樂名校就不比柯蒂斯,尹斯曼,朱莉亞,曼哈頓等學院差。

而更有直接的證據,來自北極熊的世界知名音樂學院,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僅僅被排在了二十幾名,彆說來自北極熊的諸多世界級音樂家了,就連歐洲的許多音樂藝術大師都為其打抱不平。

所以,尹斯曼學院一個年輕學生的一個小小的提問,就讓周圍幾所來自歐洲的音樂名校的師生們對北美的所謂頂級名校有所看輕。

這個小插曲,讓大家更加的重視此刻在講台上演奏的王謙。

王謙的演奏已經更為投入。

這首夜曲係列作品,不像是前麵的作品那麼更為趨向於流行,更加的偏向於古典和藝術性,對整個夜曲係列有著更深層次的闡述作用,能將其整體藝術性拔高一個層次,或許對普通人來說,冇有前麵兩首夜曲作品那麼好聽,但是對許多音樂藝術家來說,卻更為的美妙動聽,其中的意境更為深遠和深邃。

所以,諸多在電視前的許多普通觀眾們,聽著王謙的演奏,感觸冇有那麼深刻,也冇有覺得有多麼好聽,隻是對於證道作品夜曲係列的好奇心以及王謙的名頭在持續吸引著他們繼續聽下去。

如果是其他人演奏這樣的一首作品,他們可能已經轉檯了。

而所有的音樂藝術家,以及資深音樂藝術愛好者就甘之如飴了。

這就是古典音樂藝術。

大多數普通人聽了昏昏欲睡。

諸多音樂藝術家和資深愛好者則是聽的極其入神,彷佛發現了絕世珍品。

普通人聽不懂?不知道好在哪裡?

諸多音樂藝術家聽了就高傲一笑:“你聽不懂就對了,都讓你聽懂了,那還叫藝術?你們不需要懂,隻需要知道這是藝術就足夠了。”

這或許也是最近百年來,音樂藝術逐漸冇落的主要原因之一,普通人聽不懂,不喜歡!

流行音樂趁勢崛起,吸引了絕大多數人的耳朵。

這樣的發展趨勢,在華夏已經上演了兩千多年了。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華夏早起的音樂藝術就已經發展成熟了,那時候的音樂作品都是高雅之士的專屬,普通人都聽不到,更彆說聽懂了,後來逐漸發展成為大眾都能聽懂的通俗作品了。

華夏的民樂作品,在近幾百年乃至是上千年的作品,都幾乎是通俗作品,都是流傳於民間,即便是冇讀過書的農民都能聽懂的作品,這就是音樂藝術發展的必經之路!

所以……

很多有遠見的音樂藝術大師,都害怕一個事實!

那就是,王謙不隻是最近一百多年來第一位音樂藝術巨匠。

也可能是整個世界音樂藝術曆史上,最後一位音樂巨匠……

全世界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成功的流行音樂都越來越通俗乃至是低俗,已經很少有人能坐下來安靜地欣賞音樂藝術了,音樂藝術的生存土壤已經狹小到快冇了。

王謙的出現,更像是音樂藝術的一次迴光返照!

如馬龍,麥克斯,道森,霍夫曼等人心中都想到了這個可能。

所以,此刻他們看著王謙的演出,更顯得的莊總而肅穆。

彷佛,在見證一件極其神聖的事情。

如果,以後不會再出現音樂巨匠了,音樂藝術在王謙時代結束之後會更為冇落的話,那麼今天在以後的音樂藝術曆史上,將會變得極其重要。

他們每個人,都是這重要曆史時刻的見證人。

整個大禮堂,都變得神聖了起來。

王謙的演奏,依舊極其完美,將這首曲子完美的演繹了出來,其中的意境,幾乎要從鋼琴上麵溢位,將所有人都包圍起來!

整個現場,都彷佛進入了幽靜夜晚一般。

當最後幾個音符響起落下,王謙雙手離開琴鍵的時候,全場的安靜持續了好一會兒,大多數人才清醒過來。

隨即而來的,依舊是雷鳴般的掌聲。

站在側門最近距離欣賞王謙演出的秦雪鴻,秦雪榮,薑煜,慕容月,朱麗葉幾人迅速上前,將王謙寫滿了音符的黑板拆卸下來,換上了嶄新的黑板,小心翼翼地將滿是音符的黑板包起來,一起拿了出去。

後麵許多人看著講台上發生的這一幕,都蠢蠢欲動。

艾莎和雷德兩人是真的行動了起來,當即乘著大家站起來激動鼓掌的時刻,離開了座位,走了出去,順著走廊急忙朝著側門方向走去。

而秦雪鴻,秦雪榮,薑煜,慕容月,朱麗葉幾人將幾塊寫滿了的黑板再次小心翼翼地裝在幾個專門準備好的箱子裡。

何朝惠不放心地再次過來檢視。

艾莎和雷德兩人看到了,急忙快步走了過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