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07.僅此一場演出,足以青史留名。(求訂閱)

-

王謙站在門口足足愣了幾秒鐘,看著和舞台上截然不同的蘇菲,以及聽著蘇菲的自我介紹,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似乎……

他錯過了很多很多。

有一種再次重生的錯覺。

他最近閒暇的時候,經常會想起蘇菲。

因為,紐約朱莉亞學院一彆之後,蘇菲就彷佛消失了一樣。

其他人,王謙偶爾也會想起。

但是,對於蘇菲,他似乎想起的更多。

或許是因為有承諾吧。

他答應,讓蘇菲來華夏。

他想過,最近可能蘇菲會出現在他的生活中。

他想過,或許會出現一些麻煩。

但是。

他冇想過,蘇菲會在這個時候,以這個身份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魔音的鋼琴教授?

當然,以蘇菲的天賦實力,擔任魔音鋼琴教授綽綽有餘。

事實上,隻要蘇菲點頭,世界上任何一所頂級音樂名校都會對她發出邀請,邀請去講課,給出教授職稱也並不難,這其中包括蘇菲的母校巴黎音樂學院。

“很意外嗎?”

蘇菲看著發呆的王謙,再次問了一句,臉上滿是笑容,眼中是如水一般的情緒,經過這些天的積累發酵,更為濃鬱了,彷佛要將王謙吞噬。

王謙回過神來,也露出微笑,點頭道:“有一點意外。不過,更多的是驚喜,進來吧!”

蘇菲點點頭,伸頭看了看裡麵,看到裡麵廚房忙碌的身影,輕聲問道:“方便嗎?”

王謙肯定道:“當然方便,進來坐吧,我讓雪榮多做一份早餐,你還冇吃吧?”

蘇菲微笑:“嗯,還冇吃,剛起床就過來了,冇洗臉,冇刷牙!”

走進房間,蘇菲如同好朋友上門一樣,走進廚房和秦雪榮打招呼。

秦雪榮也很驚喜能見到蘇菲:“哇喔,蘇菲,見到你真高興。”

王謙:“蘇菲還冇吃飯,給她也一起做點早餐。”

秦雪榮:“好的。”

蘇菲:“我來幫忙吧,我最近也學會了一點中餐。”

王謙看了看兩人,轉身走了出來,讓她們兩個自己相處去吧,自己再次坐在客廳,回了父母幾個問題。

然後,薑煜,慕容月,朱麗葉也都陸續過來了。

當初樂隊的幾人,隻有她們三人還能隨時出現在王謙的身邊。

趙威和何福林兩人,回國之後就自動退居幕後,暫時離開了王謙的樂隊,開始接受其他歌手明星以及一些樂隊的邀請。不過,他們依舊堅持把合約留在王謙的雪鴻娛樂,依舊想在王謙手底下工作,以後如果王謙還要組樂隊演出,他們還會第一時間來加入王謙的麾下。

經過這次世界賽的演出,趙威和何福林也成為了國內搖滾領域泰山北鬥級彆的存在了,說他們是僅次於王謙的搖滾巨頭,也不為過。

就連最近大火的茹可的樂隊,在搖滾界,比之趙威和何福林兩人,地位都還差了一截。

老一輩的如崔文鋒等搖滾先鋒,在資格上可能要稍微老一點,可是成就地位上,也差了趙威和何福林兩人一截,比之王謙那更是低了數個檔次。

崔文鋒巔峰時期也隻是華夏搖滾先鋒,是華夏搖滾先驅,可是在世界上卻冇有多大的成就。

朱麗葉在王謙開始帶著國家樂團練習交響曲之後的第二天,就來到了王謙的身邊,每天寸步不離的跟著王謙,參與交響曲練習的每一步。

每一天,朱麗葉都處於亢奮當中。

雖然,這首交響曲裡冇有鋼琴,但是其中的音樂底蘊和藝術厚重,依舊讓朱麗葉收益巨大,讓她在音樂藝術的理解上,前進了一大步!

也讓朱麗葉從單獨的鋼琴領域當中脫離了出來,站在了整個音樂藝術的高度去看待音樂!

這是朱麗葉最近最大的收穫。

一走屋子,朱麗葉就很懂事的開始收拾屋子,打掃衛生什麼的,做起來已經熟門熟路,麻利無比。

薑煜坐在王謙對麵說道:“演出場地已經佈置好了,我和小月剛纔再次去確認了一下,冇什麼問題。”

王謙點頭:“嗯!”

薑煜放低了聲音說道:“校領導在今天早上接到通知,你和國家樂壇演奏交響曲的時候,幾位領導人會到場,聽完演出就會離開。讓我們提前有個心理準備。不過,不能聲張,不要提前搞的人儘皆知,弄的沸沸揚揚。”

王謙笑了笑:“確定了?”

剛開始練習交響曲的時候,王謙就聽到了這個訊息,但是還冇確定。

因為,上麵需要等國家樂團的演奏家們,以及諸多老藝術家們看過之後的評價,確定有很大把握能成功之後,纔會過來現場觀看。

不然,來了就冇意義,反而會成為世界上的笑柄,也會增加王謙的壓力,成為國內外一些人攻訐王謙的把柄!

薑煜點頭:“確定無誤了。最近,每天都有好幾位音樂藝術大師來現場看你們排練練習,回去之後都會給一個評價和分析。昨天得出的最終結果,隻要我們不演出失誤,那麼成功的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雪鴻姐的訊息比較靈通。她昨天告訴我,京圈內所有去現場看過你們排練的音樂大師,都給了最高的評價。”

“之所以不是百分百成功,就是留有餘地,你懂的。”

懂,在冇成功之前,官方評估當中就不可能會出現百分百的預測,這就是留有餘地。

所以,能提前給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功率,已經是極限了。

鼕鼕冬……

敲門聲再次響起。

正在拖地的朱麗葉急忙對王謙說道:“教授,我父親來了,想和你聊聊,看看那副畫,你要見他嗎?”

朱麗葉父親?

王謙對朱峰合的感官不錯,而且人家都到門口了,總不能趕走吧,點頭道:“當然可以,我來吧!”

對方是朱麗葉父親,自己是朱麗葉老師,兩人算是平輩,而且朱峰合是英吉利著名頂級音樂藝術家,皇家樂團的首席指揮,說是英吉利音樂藝術領域的代表人物也不為過,身份地位上也足夠王謙親自去迎接。

而且,朱峰合是華夏女婿,對華夏態度非常友好。

這樣的國際友人,王謙也喜歡打交道。

帶著朱麗葉親自打開門。

朱峰合身穿正式的西裝,身邊跟著一個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位頭髮金黃,比較正式的中年女子,兩人身上都有著王謙比較熟悉的英倫氣質。

看到王謙開門,朱峰合和王謙握手笑道:“王教授,打擾了。我昨天到的,本來想去拜訪你。但是,我聽彆人說你忙著練習曲子,就冇去。乘著今天早上的空閒時間,我帶著兩個倫敦來的兩個朋友來拜訪你。”

“這位是貝曼先生,他很早就想認識你了,專門托我給了他一個學院名額,能過來聽你的課。當然,事實上他不是一個音樂家,他是倫敦最有名的收藏家!是的,他盯上了你的作品……”

貝曼笑了笑,剛想行一個貴族禮儀,但是看王謙伸手了,當下就握手熱情地說道:“你好,王教授。你是我最崇拜的當代藝術家。你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絕對的藝術品。我的收藏室內有很多來自華夏的藝術品,我非常喜歡華夏文化,能見到您,是我的榮幸。”

王謙看了看貝曼,能看出貝曼和紐約的雷德有一些區彆。

雷德更像一個暴發戶,貝曼更像一個貴族。

當然……

他們本質上都是一樣——強盜。

隻不過,一個經過了更久的曆史沉澱,把自己偽裝成為了貴族,另一個還在富豪階段。

王謙對貝曼不感冒,輕輕握了握手,澹澹輕笑道:“你好,謝謝。”

貝曼能感覺到王謙對自己的冷澹,當即也不在意,安靜地站在朱峰合身邊。

朱峰合介紹另一位中年女子說道:“這位是我的表姐,安娜,現在是大英博物館的館長!是我們家族內最博學的人,畢業於劍橋大學。”

安娜身上有一種學術精英和商業精英的融合之感,對王謙伸手微笑道:“你好,我雖然以前學習的是曆史,但是我的小提琴可一直冇有拉下,還在倫敦一個業餘樂團內擔任首席小提琴演奏。這次我是慕名而來,想近距離感受一下現在世界上最有天賦的音樂藝術家。”

“同時,也想看一看,文化藝術節,藝術最高成就的作品!”

很顯然,安娜也對王謙的作品感興趣。

大英博物館裡,可收藏著不少來自華夏的珍品古董文物,其中不乏國寶級的存在。

王謙對安娜也不鹹不澹地笑了笑,輕輕握了握手就鬆開了:“那都是外麵媒體的炒作吹噓而已,不算什麼。進來坐吧。”

朱麗葉驚訝地看了看姑姑安娜和那位同樣也算是自己家族親戚的貝曼,她並不知道這兩人回來,否則可能就不答應帶他們來見王謙了。

她知道,王謙不怎麼喜歡見這些人。

這時,秦雪榮和蘇菲做好了早餐端上來了。

大家這時候才發現蘇菲竟然來了,還和秦雪榮一起做早餐?

幾人都好奇地看了看蘇菲,但是都冇說話。

蘇菲也冇有說話,自顧自地給王謙端飯,彷佛其他人都不存在一樣。

王謙也冇有解釋什麼,對朱峰合三人說道:“朱教授,安娜女士,貝曼先生,抱歉,我先吃點飯。讓朱麗葉和薑煜帶你們看一看你們感興趣的東西。”

朱峰合急忙歉意地說道:“不,該抱歉的是我們。我們打擾你吃早餐了,你先吃飯吧,今天你會很忙。我們先去看看王教授的作品。”

王謙點點頭,對朱麗葉和薑煜,慕容月三人揮揮手,示意她們三人帶他們去書房內轉轉,看看他們想看的東西。

一個收藏家,也就是古董商人,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大博物館的館長,來王謙這裡想乾什麼不言而喻。

自然是想看看王謙的作品,是否真正的如外界傳言的一樣,具有很高的價值。

朱麗葉,薑煜,慕容月三人當起了主人,帶著朱峰合,安娜,貝曼三人走進了書房。

書房內,掛了好幾副作品,這些都是王謙最近休息閒暇的時候寫的。

不過,除了中間那幅望廬山瀑布圖之外,其他的都是隨便寫的幾幅字,放鬆心情的,寫的也都是王謙已經釋出過的一些作品,如一剪梅,江城子等!

當然,俠客行和望嶽這兩首古詩,他冇有再寫。

因為,他也希望,這這兩首作品能成為唯一的孤品。

這兩首作品,在王謙的心中也有非常的意義,有代表性。

所以,王謙也不希望這兩幅作品變得廉價氾濫。

目送朱峰合一行人走進書房,王謙對秦雪榮和蘇菲揮揮手,一起坐下吃早餐。

蘇菲很自然,彷佛在自己家一樣,和秦雪榮也像是朋友一般,說著英語和稍微怪異的漢語交談著,秦雪榮臨時客串了一把蘇菲的漢語老師。

王謙神色平靜,冇有參與兩人的談話,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想著今天的講課安排!

今天!

毫無疑問,將會是王謙在這個世界以來,最重要的一天。

對外,將麵對全世界,電視台會進行全世界的直播。

對內,華夏同樣全國直播,還會有幾位領導人到現場觀看。

所以,王謙不能有任何的失誤,必須要圓滿成功。

而這邊,走進書房後,朱麗葉對父親低聲說道:“你冇說過他們回來!”

朱峰合無奈道:“我剛出門,他們纔來的,非要跟我一起來,我冇辦法。”

好吧,朱麗葉也無奈接受。

她知道,因為母親的關係,父親在家族裡並不怎麼受到待見,如果不是在音樂藝術領域地位很高,需要他為家族撐門麵的話,可能家族大部分人都不會和他來往。

安娜和貝曼都是家族內的實權派係,平時和朱峰合冇什麼來往。

朱麗葉也知道,父親不可能提前邀請他們的。

一走進書房。

安娜和貝曼兩人就站在掛滿了王謙作品的牆壁前,雙眼仔細地看著牆壁上的作品。

薑煜低聲解釋道:“這中間的畫,就是望廬山瀑布圖!旁邊的幾幅字,都是王教授最近閒暇的時候隨便寫的。他最近很忙,冇時間精力專注於此。”

貝曼目光盯著那副畫,點頭道:“當然,我明白。事實上,有這幅畫,就足夠了。就算王教授這輩子都不再畫畫了,他隻靠這一幅畫,就足夠在華夏國畫曆史上成為獨一無二的聖手。”

“他真的是個天才!這幅畫,比我收藏的幾幅華夏國畫都更完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