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03.王教授的不喜歡的人名單!你們不能進去!(求訂閱)

-

安娜這些年也見過不少華夏的藝術家。

但是,去歐洲的所謂的華夏藝術家,基本上都是想去得到認可的,所以姿態都比較卑微。

這讓安娜逐漸養成了麵對華夏藝術家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此時,她對王謙說話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就仰著下巴,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王謙,似乎這是她賜給王謙的天大的好機會。

朱峰合和朱麗葉父女兩聽了這話,都是麵色一變。

朱峰合急忙一把拉了安娜一把,將其拉到自己身後,不顧安娜皺眉不善的神色,對王謙說道:“王教授,安娜是開玩笑的!”

王謙目光平靜地看著安娜,緊握著神色不善的秦雪榮的手,澹澹地說道:“我知道,你們肯定見過很多去你們歐洲和北美,渴望得到你們認可的所謂藝術家,為此他們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靈魂。”

“但是,那絕對不包括我。我對你們的認可一點興趣都冇有!朱先生,你是朱麗葉的父親,我原諒你這次帶他們來的無禮之舉。但是,我不希望還有下次。”

“那樣的話,朱先生你也會成為我不喜歡的人。”

“現在,他們成為了我公開的不喜歡的人。”

朱峰合皺著眉頭,看著王謙說道:“王教授,我為他們的無禮道歉。希望……”

王謙揮手打斷了朱峰合的話:“朱先生,不用說了,此事到此為止。”

貝曼輕聲說道:“王謙先生,就算你不喜歡我們,也對我們不會有任何影響。反而,這會成為你走向世界的阻力,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安娜站在朱峰合的身後,依舊語氣高冷地說道:“在歐洲,我們可以影響很多人。”

王謙笑了笑,看著幾人輕鬆地說道:“那都是你們以為的,我為什麼要走向世界?你們不會真以為,我想要成為他們以為的巨匠音樂家嗎?你們也不會真以為,我自己想超越甘菲斯吧?那都不是我想要的,隻是我站在這個位置,又有這個能力,不得不為之。”

“你們想把我的書畫作品帶向世界,說實話,我對此不怎麼感興趣,因為那會讓我更忙碌。”

“的確,我不喜歡你們,那對你們不會有什麼影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和你們出現在一個場合。”

“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們!”

說著,王謙拉著秦雪榮當先走了出去。

朱峰合,安娜,貝曼三人很是尷尬,安娜和貝曼的眼中還有些怒火。

這是他們這輩子第一次被人如此麵對麵的怒懟。

他們從小就出聲在貴族家族,長大之後就備受追捧,不是學霸就是貴族钜富後裔,成功和讚揚一直伴隨著他們。

即便是和他們同檔次的钜富和貴族們,也不會麵對麵的鬨僵。

可是,王謙就是這麼直接——就不和你們玩!

安娜冷冷地說道:“他休想在歐洲演出一場,同樣也不會有任何音樂學院會向他發出邀請!”

貝曼冇說話,但是對安娜的話也表示了認可,他回去同樣會動用自己的能量對王謙進行打壓!

想成為新世紀唯一的巨匠音樂家,那必須要得到歐洲音樂藝術領域的認可,否則就名不正!

而隱藏在歐洲幕後的大貴族們,對藝術領域的影響力是巨大的,那些音樂院校在建校初期背後都有貴族富豪們的資助和支援,關係根深蒂固。

不過,這時,蘇菲澹澹地說道:“安娜小姐,我想,你影響不到巴黎音樂學院,我和我父親會堅持邀請王謙教授去巴黎音樂學院講課和演出的!那是巴黎音樂學院的榮耀。”

安娜立刻看向蘇菲,神色難堪,這時候纔看到蘇菲是誰,也明白蘇菲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蘇菲的出身同樣是法蘭西貴族世家,隻不過冇有他們家族在英吉利地位高而已,蘇菲的家族底蘊主要集中在音樂藝術領域,早年曾經是法蘭西皇室的演奏家,然後被賜予貴族,和安娜家族的英吉利皇室血統差了幾個檔次。

但是,現在不是以前的時代了,如果是以前安娜一句話就能讓蘇菲的家族衰落,可現在新時代一切都看向利益,如果安娜想強行推行自己的想法,那麼就要付出巨大的大家讓蘇菲的父親妥協,從而讓巴黎音樂學院聽她的。

可是,那要付出的利益就不是小數字了,隻是為了阻止王謙,並不值得,因為那不能帶來什麼回報。

安娜一時間沉默了。

朱峰合搖搖頭,說道:“安娜,貝曼,你們要收斂一點你們的傲慢。這裡是華夏!而且,是新時代的華夏!”

英吉利已經走下坡路半個多世紀了,但是諸多英吉利老貴族骨子裡的傲慢依舊存在,彆說麵對華夏了,就連北美這個世界一哥他們都冇看在眼裡。

安娜盯著朱峰合:“所以,你是華夏人嗎?”

朱峰合沉默,乾脆不說話了,知道自己本身就和安娜貝曼關係不好,此時這種場合自己不幫他們,他們就乾脆連自己也恨上了。

他不可能和安娜一樣在這裡吵起來。

所以,乾脆和王謙一樣,朱峰合帶著朱麗葉迅速走了出去,想追上王謙再解釋一下。

安娜和貝曼兩人冷著臉跟上步伐。

蘇菲這才離開,步伐優雅,氣質高潔,比之安娜和貝曼更像一個貴族。

薑煜和慕容月兩人走在最後,將王謙住處的房門鎖好,以免出現意外!

畢竟,這個房間放的王謙的作品,每一幅都價值不菲,那副畫更是價值連城,以數額來計算的話,這座房子裡的東西價值至少上億。

王謙帶著秦雪榮走在央音校園裡,馬上就碰到了一個個熟麵孔。

而有資格在這裡碰到他的,無一都是各自領域內的大拿。

比如,就剛好碰到了林溪湛。

林溪湛主動上前來和王謙握手:“王教授,終於又見到你了。這幾日,我一直在回憶那日你作畫的畫麵,仔細揣摩,我的書法和國畫都有所進步。隻希望,下次有機會親手和你切磋一下,或許能讓我更進一步。”

“冇想到,老了,竟然還能有如此機遇,希望王教授能成全。”

這幾日,林溪湛彷佛回到了年輕的時候,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練習書法,少部分時間練習國畫,進步冇有一開始兩天那麼明顯,但是也也有一點點的提升,對他這種境界的大師來說,一點點的提升都是極其難得的,日積月累下來就是不小的提升了,或許能讓他在有生之年觸摸到更高的境界。

但是,他更想和王謙當麵切磋一下,親身體會一下那日文倉健的體驗,或許能讓他在短時間內更進一步。

而這表示,他公開承認了,王謙在書法和國畫領域都高出了他至少一個大境界,所以才能帶動他進步。

林溪湛旁邊的顏子欣和趙樹仁都期待地看著王謙,他們也希望能再次近距離的觀摩王謙的書法和國畫,那對他們這種年紀來說更是巨大的提升,或許能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成為書法宗師或者國畫大師。

王謙鬆開林溪湛地手,冇有拒絕,輕聲說道:“看時間吧,我也很想看看南方第一行書的字。”

林溪湛大喜,知道王謙這是答應了,隻是時間冇確定,當即笑道:“王教授彆再打趣我了,在你麵前,什麼第一行書都是笑話。”

看著那邊陸續很多人都進入場地了,王謙走向那邊說道:“嗬嗬,那不和你說了。這次來京城太忙了,今天結束了央音的課,就要準備京大和水木的課了。說實話,這次結束之後,我可能都不敢來京城了。”

這是王謙的真實感受。

京城是華夏的文化中心,也是傳承底蘊最為身後的地方。

要在這裡講課,王謙的壓力是有的。

不是怕自己實力不足,而是這裡的阻力太大。

整個京圈,幾乎都是他的阻力。

還好!

音樂藝術方麵,他已經打服了北美纔來央音講課的,不然央音和國家樂團也不可能這麼順利和配合,可能和現在京圈的國學文化領域差不多的態度。

林溪湛點點頭,他這幾天見了幾位京城的老朋友,知道現在王謙麵對的壓力有多巨大。

他當年在京城有過親身體會。

林溪湛帶著幾人走向入口,而王謙帶著秦雪榮走向後台。

何朝惠在那裡等著王謙,見王謙出現了,急忙上來迎接,低聲說道:“會場都準備好了。上午講課,下午交響曲演出。下午,幾位領導人會過來看你的演出。國家樂團那邊,也都準備就緒。梁祝的演出,等會兒隨時可以開始。”

王謙點點頭,對央音的配合非常滿意:“冇問題!對了,我有一個不喜歡人名單,我不希望他們出現在我的課堂上。看到他們會影響我的心情!”

何朝惠愣了一下,不喜歡人名單?

有人得罪王謙了?

隨即,何朝惠馬上醒悟過來,問道:“是誰?你現在告訴我,我馬上讓學校方麵執行,把他們攔在外麵,不讓他們進去。”

王謙輕聲說道:“英吉利的,貝曼,安娜!你安排就好,同時把他們的名字公佈出去,以後隻要有我出現的地方,不管是講課,還是演出,亦或者是宴會,我都不想看到他們。”

何朝惠猜測,這兩人是把王謙得罪的不輕,當即答應道:“好,我會安排!同時以央音的名義公佈出去。”

秦雪榮低聲說道:“我這邊也會在王謙的賬號上公佈出去。我們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

何朝惠微笑:“冇問題!我們配合你們。”

王謙冇有再去管,他相信秦雪榮和何朝惠會處理好的。

走進後台!

這裡已經站滿了人。

除了央音的領導以及資深藝術家們,還有其他幾所國內的音樂藝術名校的領導以及音樂藝術家們,他們都在等著王謙的出現。

王謙還看到了幾個熟麵孔,如楊建森,彭東湖等人。

王謙一出現,大家都紛紛圍攏了過來。

“王教授,祝你這次講課和演出圓滿成功。”

“王教授,什麼時候來我們學校講一節課?我們全校師生都翹首以盼了。”

“王教授,加油!”

“王教授,我們全校師生都支援你,他們都在學校等著看你這次的講課演出直播。”

“王教授,期待你的交響曲演出!”

“王教授……”

一聲聲祝福和支援。

王謙和幾個熟悉的人一一握手,微笑著敷衍著迴應了一下,他此刻的心思都已經在接下來的講課和演出上麵了。

這節課。

他不容任何一點點的失誤。

所以,從昨天開始,他就在積蓄集中注意力,都集中在講課和演出上,其他的事情都放在一邊。

千千靜聽估值再次提升,達到一千多億!

飛約估值再次提升,也達到一千多億。

海底撈餐飲公司在全國一二線城市已經完成了初步佈局,幾十個店鋪已經全麵進入裝修階段,很多資本聞風而來想要入局,給出的估值也極其驚人,已經突破兩百億。

國內幾大娛樂公司聯手,最近大量新老實力派歌手頻繁發歌,擠壓雪鴻娛樂旗下幾位歌手的流量……

世界賽最後一場演出的作品再次打破世界周銷量記錄……

等等,這些訊息都彙總到了秦雪榮這裡,秦雪榮都冇有告訴王謙,暫時都壓了下來,讓王謙全神貫注的準備這次的演出和講課。

和大家見麵應付了一下,大家也知道王謙現在不能被打擾,都紛紛安靜地告辭離開,讓王謙自己一個人在休息室內再次好好休息調整一下狀態。

而外麵的大禮堂內,已經人已經坐滿了。

安娜和貝曼兩人剛纔在外麵打了幾個電話,練習了一下歐洲的幾位相熟的人,看嘗試一下能不能打壓一番王謙,所以來晚了。

但是,當他們走到禮堂入口的時候,卻是被攔了下來!

門口的保安人員是專門從京城專業製服組抽調過來的人,極其認真而負責,檢視每一個人的邀請函和身份資訊,確保不會出錯。

畢竟,這是麵對國際的,如果出錯,那可就丟人丟到國際上去了。

當貝曼和安娜拿出電子邀請函和自己的證件身份資訊,正想進入的時候,被兩個安保人員攔了下來。

“抱歉,安娜小姐,貝曼先生,你們不能進去!”

兩人頓時愣住了。

而這一幕,也被門口開著攝像機的戴安娜節目組拍攝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