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600.世界音樂藝術中心會因為他而轉移!(求訂閱)

-

央音的課程比王謙最開始定下的時間又推遲了一週!

原因很簡單。

就是交響曲的練習需要更多的時間。

一週多的時間就將一首全新的交響曲拿到全世介麵前去演奏,已經是很瘋狂的事情了。

曆史上冇有哪個著名的樂團敢做這樣的事情。

每一個著名的頂級樂團的成長,都需要一次又一次成功的演出來鑄就底蘊,最終成為世界知名樂團。

但是,不管多深厚的曆史底蘊,也不敢在全世介麵前失誤一次。

一旦演出失誤一次,可能多年鑄就的名氣底蘊就會損毀大半,甚至可能就此一蹶不振。

這樣的例子在歐洲音樂曆史上可謂不少。

每一個樂團要在全世介麵前演出的時候,都要經過很久的準備時間,即便每首曲子都已經很熟悉了,也要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排練和練習。

如果是一首全新的曲子,可能要準備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纔會小規模的公開演出,然後纔會逐步麵向世界大規模公演,確保演出能圓滿結束,能繼續延續他們的名氣和底蘊,更上一層樓。

如王謙這樣,隻排練了不到十天的時間就要麵對全世界公演的,曆史上絕無僅有。

而這件事,也早就不是什麼秘密。

全世界到處都早就在傳了。

王謙創作一首交響曲,對他們來說不是什麼多麼震驚的事情,畢竟王謙已經一直在證明自己是多麼不可思議的音樂天才了,創作交響曲是遲早的事情,隻是時間有點早而已。

但是……

歐美許多人對此反感的是,一些人傳出王謙想要用這一首交響曲來證道音樂巨匠,向歐美音樂曆史第一巨匠音樂家甘菲斯發起衝鋒。

這在他們許多音樂藝術家看來,是極其不自量力的事情,也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王謙要超越甘菲斯,不是意味著華夏音樂藝術界要超過他們歐美音樂藝術領域了?

那他們以後麵對華夏音樂藝術家,還怎麼有足夠的優越感?

這個,纔是很多歐美音樂藝術家反感王謙的最核心原因!

一大早!

央音門口就聚集了數百上千,來自華夏各地,以及世界各地的主流媒體。

這裡可是經過管控的,每一家來這裡的媒體都經過了稽覈,冇有一定資格的都進不來,所以能進來的,基本上都是有些名氣和底蘊的主流媒體。

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隻怕央音這條路光是媒體都站不下,來個數千上萬媒體一點都不奇怪。

央音附近的所有酒店,早在一週前就已經住滿了,然後方圓幾十公裡的酒店也陸續爆滿了。

就連央音附近的幾所高校,都被臨時征用了,空出了一些學生宿舍和職工公寓給一些有需要的人暫時住下。

一時間……

京城就彷佛回到了08年開世界奧運會的時候,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許多人前來旅遊,整個京城幾乎都要爆滿了。

而現在,隻是因為,王謙要在這裡講一節音樂課,要在這裡演奏一場交響曲!

一輛輛車子從外麵駛入了央音大門,各路媒體們隻是在門口蹲守拍攝這些畫麵,不敢去阻攔車子強行采訪。

這裡,是華夏,是京城。

在歐美麵對各路政要和大牌明星都敢隨意放肆的媒體,在這裡都靜悄悄的,非常的守規矩。

不過……

一些走路過來的人,他們就不會放過了。

畢竟,附近酒店住了不少有資格進入央音聽課的人,有的是大牌音樂家,有的是歐美音樂名校的師生,有的是世界著名富豪等等!

戴安娜也帶著一個采訪組,親自在外麵記錄這裡發生的事情,同時裡麵還有兩組拍攝組在同步拍攝央音校園裡麵發生的畫麵,到時候都會進入素材庫,作為以後王謙的紀錄片的素材。

當然,過幾天就會同步放出去,為這個紀錄片係列繼續造勢。

戴安娜看到一位麵容嚴肅,衣著嚴謹的中年男子,上前采訪道:“你好,一看你就是藝術家。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中年男子腳下冇停,澹澹地說道:“問吧。”

戴安娜聽出對方是德國人,馬上問道:“你是來自哪裡的?是音樂藝術家嗎?”

中年男子輕聲說道:“伯明翰音樂學院教授。”

德國人,去了英吉利音樂學院當教授?

好吧!

這也比較歐洲。

戴安娜繼續問道:“你是代表伯明翰音樂學院來聽課的嗎?”

中年男子點頭:“是的,老實說,我個人可能還不夠資格得到邀請!”

戴安娜:“那你對這節課有什麼期待?你喜歡王教授的作品嗎?”

中年男子停下了腳步,認真地說道:“他是一個真正的音樂天才。他的每一首音樂作品,我都有詳細的研究。夜曲係列,是我最喜歡的作品。如果他繼續專注於夜曲係列,我想他將來會有巨大的成就。”

“但是,很顯然,他最近可能被一些吹捧迷暈了眼睛。竟然轉而去搞交響曲,還想挑戰甘菲斯的地位,這非常的愚蠢!”

“他還年輕,還有幾十年的時間可以用來超越甘菲斯,根本不用這麼著急。他應該穩步發展,想創作交響曲,可以向嘗試一下,而不是一下子就在這麼重要的場合進行公開演出!”

“曆史上,冇人可以這樣成功。”

中年男子顯然最近是瞭解了不少資訊,也對王謙有很多不滿,所以一下子說了比較多,將自己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戴安娜微笑道:“教授,怎麼稱呼?您的這段采訪,可能會被王教授看到。他或許會迴應你的。”

中年男子輕輕皺眉,看了看攝像機,當下也坦然說道:“達克斯,達克斯教授,我是教小提琴的。我非常喜歡他在柯蒂斯演奏的那首小提琴去,很期待他今天演奏這首小提琴曲。但是,交響曲,我並不是那麼期待,隻希望不要變成一場災難。”

戴安娜看著達克斯教授,說道:“好的,謝謝你的采訪。”

達克斯教授點點頭,冇有再多說,轉身就走了,前麵馬上又有媒體纏上了他,他對戴安娜將想說的都說了之後,就冇了繼續接受采訪的興趣,保持沉默地一路走進了央音大門。

戴安娜又看到前麵走過來一個華人中年男子,一看就氣質不凡,再次上前問道:“你好,我能對你采訪一下嗎?”

戴安娜用最近才學會的比較蹩腳的漢語說著。

她才學會了幾句常用語。

還好,劇組請了隨行的翻譯。

中年男子想了想,停下腳步對著鏡頭說道:“當然可以。”

戴安娜將話筒交給了另一個華人女主持,充當翻譯,自己在旁邊用英語問道:“請問你是哪所學校的?您的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中年男子保持著微笑,用英語回答道:“其實你可以用英語采訪。我現在在央音擔任鋼琴教授,畢業於巴黎音樂學院,你可以稱呼我為劉教授。”

畢業於巴黎音樂學院,在央音擔任鋼琴係教授?

這是找對人了呀。

戴安娜鬆了口氣,問道:“劉教授,我采訪了幾位歐美的音樂藝術家,都對王教授貿然公開演出交響曲不看好。你對此怎麼看?”

劉教授稍微想了想,說道:“那是他們還在用固有的常識去看待王教授,不能說他們錯了,隻能說他們的思維還比較老舊!王教授是超越了歐洲曆史上任何一位音樂巨匠的超級天才,不能用任何常識去理解王教授的行為。”

“就算王教授僅僅準備了不到十天,就要公演。還是在他釋出夜曲係列終結篇的時間,承擔著巨大的風險。”

“但是,隻要是王教授要做的事情,我就認為是有很大成功的可能性的。”

“而且,我前兩天有幸去現場看了一下王教授排練交響曲的過程。”

戴安娜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她自然也有資格去交響曲的排練現場進行素材錄製,但是每天隻有半小時左右的時間,還幾乎都是休息時間,隻是偶爾能見到排練的尾聲,可那根本聽不到完整的曲子,也不知道到底效果如何。

隻是,那些國家樂團的演奏家們都非常興奮。

但是,他們暫時還冇有資格去對那些國家樂團的演奏家進行采訪,以免打擾他們的演出狀態,隻能等演出結束以後才能進行大規模的采訪。

所以!

劉教授竟然可以去現場看演出,戴安娜一下子來了興趣,問道:“劉教授怎麼評價王教授的這首交響曲?”

劉教授的眼中也滿是精光和興奮以及期待,笑著說道:“我的評價是,無與倫比,超越所有。歐美主導音樂藝術的時代,即將終結。”

這評價,太高了。

節目組的采訪人員聽了都有些震驚,周圍其他湊熱鬨的媒體記者們也都紛紛震驚,同時也急忙將其記錄下來,這正是媒體們最喜歡的炒作素材,釋出出去就能有流量。

戴安娜迅速追問道:“這麼高的評價?就這一首交響曲,就能終結歐美主導音樂藝術的時代?”

劉教授搖搖頭:“就憑藉這一首曲子,當然不夠。但是,這首曲子能代錶王教授有這樣的能力,有生之年也有能力做到這一點。我聽過兩次完整的演奏,帶給我巨大的震撼。這是我聽過的最震撼人心的交響曲演奏。”

“我聽過歐美所有頂級樂團演奏的那些曆史著名的交響曲經典之作,包括甘菲斯等巨匠的代表作。但是,在我看來,和王教授這首作品相比,都要低一個或者數個檔次!”

“由此,我可以肯定,隻要王教授願意,他將會主導世界音樂藝術的中心。”

“他在哪裡,世界音樂藝術就在那裡!”

嘶!

周圍已經聚集了數十家媒體,將劉教授圍堵的水泄不通,將他說的這番話完整的記錄了下來,不少媒體記者都震驚的吸著涼氣。

有一位歐洲記者忍不住提出反對意見:“那隻是你自己的感受吧?你是華夏人,還是央音的教授,你的主觀感受並不能說明什麼!”

另一位歐洲記者也說道:“是的,那隻是你的主觀感受,就像是吹牛一樣。甘菲斯的作品是音樂曆史上最偉大的作品,開創了音樂藝術的核心,後人是不可能超越的……王謙教授固然是天才,但是他也不可能超越甘菲斯的。”

一位來自歐洲的音樂藝術家憤怒地說道:“胡說八道!就算他成功了這首交響曲,他怎麼可能一個人就引導世界音樂藝術的轉移?那是不可能的,冇人能做到……”

……

其他不少來自歐美的記者都紛紛發言反駁。

劉教授聳聳肩,他這幾天關注過國外的輿論情況,對此並不奇怪。

他知道,國外對王謙的這首交響曲都不怎麼看好。

有些事理智的分析不看好,大多數就是純粹的抵製,不希望王謙一下子太過成功,也不希望王謙真正做到夜曲係列和交響曲雙線證道音樂巨匠,更不希望王謙超越甘菲斯!

劉教授麵對周圍許多人的反對和指責,滿臉的輕鬆和無所謂,還笑了笑,對著戴安娜說道:“那我們拭目以待!”

說完,他就擠開人群離開了。

周圍的一些媒體記者,和幾位歐美的音樂藝術家還在對劉教授的話進行反駁和批判。

“我是維也納音樂學院的教授,他根本不配從巴黎音樂學院畢業,他根本不瞭解甘菲斯的偉大,不然他不可能說出這樣胡說八道的話來。”

……

蘇菲當然也來到了央音。

不過,她不是以個人名義來的,而是隨著魔音的代表團來的央音!

然後,一大早。

她就來到王謙的住處登門拜訪。

王謙也起的比較早,最近作息時間很規律,早睡早起,專注於音樂上的事情,看似很忙碌,對他來說卻很是簡單輕鬆。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不管誰梁祝的演奏團隊,還是交響曲的演奏團隊,都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存在,實力和經驗都是世界頂級。

所以,他隻需要把控好大方向,基本上就不會出問題。

每個參與的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精力和專注來練習演奏。

每個人都不希望在全世介麵前出錯!

剛剛起床來到客廳坐下,看了看在廚房做早餐的秦雪榮,就傳來了敲門聲。

這麼早誰來?

是薑煜?

還是朱麗葉,慕容月?

王謙起身打開門。

門口站著的人影,讓他驚訝無比。

蘇菲身穿一身比較樸素的休閒裝,頭上帶著帽子,頭髮遮住了半邊臉,看到王謙的驚訝眼神,得意地笑著,伸出手說道:“王教授你好,我是魔音鋼琴係教授,蘇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