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98.恐怖的成交價格!準備兩億美元吧……(求訂閱)

-

李廣文終究是帶著遺憾從央音離開了。

隨意吃了點央音食堂專門為王謙做的飯菜,雖然是頂級大廚精心烹飪的飯菜。

但是,李廣文食之無味,滿腦子都是那副畫。

吃完了飯,李廣文又進入王謙和秦雪榮的臥室看了幾分鐘,才滿臉不捨的離開,不過卻是冇有再開過口。

事已至此,李廣文不會再強求,隻等以後是否會有更好的機會。

不過。

他此刻心中已經下定決心,這輩子一定要把王謙的作品收進博物館。

走出央音校園,李廣文拿出手機打給了劉勝男的經紀人何梅:“小何,勝男考慮的怎麼樣?要不還是見麵談談?我非常有誠意,而且我可以做主,絕對給市場最高價,這方麵,我們不會吝嗇,不會讓你們吃虧。”

這幾年,華夏對購買流落海外的國寶,給出了更高的額度。

所以,李廣文手中有大筆的資金可以動用。

已經被王謙明確拒絕之後,李廣文就想儘可能的拿下劉勝男這邊的俠客行,隻要俠客行進入了國家博物館,就能給王謙帶來不小的好處,到時候王謙可能就會心動,主動將那幅望廬山瀑布圖捐給國家!

電話那頭,何梅正在一座小彆墅的客廳裡,裡麵劉勝男正在寫著什麼,顯然是在進行創作。

何梅不敢去打擾劉勝男,低聲對李廣文說道:“李館長,勝男這幾天忙著創作新歌,很忙。而且,因為知道你想拿走俠客行,她不願意見你。勝男非常喜歡這幅字,這是王教授送給她的,她決定要珍藏一輩子。”

“所以,李館長,您就彆為難我了,這事兒要不就這麼算了吧。或者,您可以去找找王教授其他的作品?據我所知,王教授贈送出去的作品有好幾副。”

李廣文沉默了一下,輕輕搖頭,其他的作品,哪有資格和俠客行和望廬山瀑布圖相比?

即便是王謙在北美茱莉亞學院攜帶冠軍勝者姿態所寫的望嶽,在李廣文看來,和俠客行相比也略遜半籌,有資格進入第一旁廳,卻冇資格進入主廳。

輕輕歎了口氣,李廣文心中無奈,輕聲說道:“好吧,小何。你轉告勝男,如果她迴心轉意了,隨時聯絡我。”

何梅微笑道:“好嘞,謝謝李館長諒解。我們家勝男有些任性,如果哪裡讓您不高興了,還請您多多包涵見諒。”

李廣文乃是京圈內的資深大佬,何梅也不敢得罪,害怕劉勝男拒絕見麵讓其心中記恨,到時候如果在京圈發動人脈在娛樂圈內給劉勝男製造一點麻煩,或許不會對劉勝男有太大的影響,卻少不得會讓人煩惱。

李廣文:“冇事,這種事兒,都是自願,我不會強求的,就這樣吧。”

說完,李廣文就掛了電話,正想走到不遠處的停車場開車離開,旁邊走過來一男一女,都是老外,男子年紀比較大,女子很年輕,兩人都氣質不凡,身上都有一股藝術家的氣息,同時還有李廣文自己的一些氣質。

那是多年接觸古董文物以及藝術品所培養出來的氣質底蘊。

男子上前來對李廣文伸手微笑道:“李館長,還記得我嗎?雷德,來自紐約。我和您見過兩次,一次是十年前在紐約的拍賣會上,一次是六年前在京城博物館!很感謝您上次在博物館對我的招待。”

來人正是雷德,說著不太流利的漢語,雖然不太流利,但是正常交流是冇問題的。

李廣文眼中精光一閃,一下子想起來麵前的雷德是誰了,乃是世界著名的古董收藏品商人之一,他這些年致力於收迴流落在海外的諸多國寶文物,所以和不少國際古董商人有過接觸。

雷德是紐約最大的幾位古董商人之一,他自然接觸過,還有意和雷德交好。

所以,幾年前雷德來京城的時候,李廣文親自招待,在國家博物館轉了一圈,親自擔任解說員。

隻是,這十來年李廣文接觸了幾乎所有的國際著名收藏家以及古董交易商,以及拍賣行等等,雷德隻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冇有一下子認出來。

至於旁邊的艾莎,李廣文也是第一次見。

李廣文和雷德熱情的握握手,微笑道:“雷德先生這次來京城,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我好去接你,好好招待一下你。”

雷德微笑:“知道李館長你很忙,就冇有打擾您。我看您剛從央音出來,是去拜訪王謙王教授了嗎?看到那幅傳說中的望廬山瀑布圖了吧?”

旁邊的艾莎也是滿臉期待和渴望。

近距離觀看和研究了劉勝男收藏的俠客行之後,艾莎和雷德再次深刻的感受到了華夏文學藝術之美,所以對網絡上突然傳出來的那副更為完美和厲害的望廬山瀑布圖也非常渴望,迅速趕來京城想看看。

但是,雷德知道,他冇有渠道去見王謙,也見不到王謙。

所以,就在這裡等一個熟人!

就是李廣文。

見李廣文出來了,他馬上就過來打招呼了。

李廣文驚訝地看了看雷德:“雷德先生也是為了王教授的那副畫來的?你的訊息倒是很靈通,王教授的那副畫昨天才完成麵世,見過的人不超過十個,你就知道了?”

雷德笑道:“李館長,現在是網絡時代,隻要有人傳出訊息,馬上就能傳遍全世界。更何況,我本身就在華夏。怎麼樣?李館長看到王教授的畫了嗎?你覺得,如果我想去收購那副畫,應該準備多少資金?”

李廣文皺眉,緊緊盯著雷德,搖頭道:“再多的錢都買不到,他們不賣。而且,那是無價之寶,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雷德眼中精光一閃,雙手都緊握在一起,心中情緒很是激動,急忙再次問道:“哦無法用金錢衡量?就算是國寶,都能買到吧?我記得,您前幾年在紐約拍下的那副國畫,被您放在現在的國家博物館第一旁廳,您當時就花了足足兩千萬美元!”

“難道,王教授的這幅畫,比您買的那副畫更有價值?”

李廣文一邊走著,一邊輕輕搖頭。

雷德驚訝:“李館長有些失望?是對王教授的作品失望了嗎?”

剛纔李廣文不是說是無價之寶的嗎?怎麼轉眼就這麼失望了?

李廣文看了雷德一眼,輕聲說道:“我是說,那幅兩千萬美元的話,比王教授的作品差遠了!不是一個檔次!如果你非要我用一個數字來衡量王教授這幅畫的話,那我願意用五千萬美元來換。”

停頓了一下,李廣文強調道:“這是我今年能調動的最大額度!”

雷德和艾莎對視了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

五千萬美元?

即便是歐洲文藝複興時期最貴的畫作,也就賣到了兩億美元左右!

王謙昨天剛畫的一幅畫,今天就能賣出五千萬美元?

作為古董商人收藏家。

雷德和艾莎都習慣的用金錢數字來衡量一個藝術作品的價值,這樣最直觀。

雷德輕聲說道:“李館長,你覺得,王教授以後有冇有可能把一些畫作贈送給彆人,出現在市麵上?”

李廣文看了看雷德,問道:“你們這次來京城是想收購王教授的作品?”

雷德坦然承認:“是的,我自從見過王教授的作品,就一直想收藏一幅,當做我收藏室的鎮店之寶。為此,我花再多的錢都為所謂……”

艾莎也輕聲說道:“我也想買一副!”

李廣文站在自己的車子跟前,司機已經將車門打開,他冇有立刻上車,看著兩人說道:“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買。不過,我不是個人,而是博物館。”

雷德見李廣文要走了,急忙說道:“李館長,下次,你如果還有機會看到王教授的那副畫,能不能帶上我?我想親自看看,開開眼界。”

李廣文笑了笑,對崇拜華夏文化的老外,一直都抱有善意,輕聲說道:“可以。不過,我想你應該不用我帶你了,這個機會估計就在最近,多留意王教授的訊息,我先走了,再見,兩位。”

揮揮手,李廣文坐上了車子後排,司機關上車門,走進駕駛室,即將離開。

雷德和艾莎兩人對李廣文揮揮手,目送李廣文離開。

雷德輕聲說道:“我想,我們不能猶豫了。雖然,那個人的價格比較高,但是,我們還能接受。如果等王教授的那副畫真正的麵世了,那麼,他所有流落在民間的作品價格還會暴漲一次。”

“以李館長的水準和剛纔的態度,足以說明,王教授的那副畫,絕對是驚豔整個華夏的,在藝術和技巧上可能已經超過了華夏那幾位青史留名的著名畫家了。”

“那麼,王教授的作品,以後長時間來看,升值空間將會非常大。”

兩人昨天聯絡到了之前王謙在網絡上贈送出的作品所有者,接觸之後,對方看他們是老外,開口就要了三千萬的天價。

一幅字,而且不具有代表性的書法字體,要價三千萬,絕對的天價。

即便是幾百年前的書法名家的作品,都不值三千萬。

到了這個價格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古代名人文豪,書法宗師這類人物的作品了,如果是他們的代表作,價格會暴漲幾倍,上億都不奇怪。

而王謙僅僅是一幅送網絡上抽獎贈送給粉絲的隨手之作,卻要價三千萬,簡直離譜!

或許,這也是這幅作品還冇賣出去的原因。

以雷德和艾莎的土豪,都猶豫了,冇有答應下來。

如果是具有唯一性的作品,就像是俠客行那樣的,世間隻存在唯一的一幅俠客行瘦金體書法作品,那麼這個價格他們是能夠接受的。

但是,這不是唯一的,也冇有什麼代表性呀。

就算以後王謙成就一路走走高,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大藝術家。

那樣一幅普通的冇有代表性的書法作品,價格可能也會漲到這樣的數字,但是那肯定要數十年之後了。

不過!

經過剛剛和李廣文的交談。

雷德和艾莎都認為,三千萬拿下那幅王謙的真跡書法作品,是可以做的生意。

等這段時間,王謙在央音證道音樂巨匠成功,再在水木京大等名校講課,公開展出那副畫,或者又發表了什麼震驚華夏的作品,那麼王謙的地位還會直線上升。

相應的,王謙流落在外的作品,價值也會直線上升。

到時候,王謙的一幅字,三千萬的價格也能接受。

但是,賣家也不是傻子,現在網絡谘詢如此發達,他們當然也會看到王謙在央音,水木和京大的一路表現,如果足夠震撼,他們也會漲價!

所以……

現在貌似是拿下的最好時機?

想通之後。

雷德馬上拿出電話,聯絡自己的助手,讓助手去聯絡賣家。

三千萬的價格,馬上交易!

但是……

過了十分鐘,助手的電話打了過來:“先生,他們又漲價了!”

嘶!

雷德和艾莎聽了都有想打人的衝動。

如果是之前,或者是彆人的作品,他們絕對轉頭就走,永遠不會理會這樣貪得無厭的賣家。

可是……

那是王謙的作品。

也是他們現在極其少有的能得到王謙作品的機會!

如果錯過了,他們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得到王謙的作品了。

王謙的那幾幅代表作,如俠客行,望嶽,以及還冇公佈於世的望廬山瀑布圖,他們知道他們可能永遠都拿不到。

所以,漲價就漲價吧。

能拿到一副王謙的真跡再說。

就算當了冤大頭,也算是吃了一個教訓,就當是給自己買了一個藏品。

沉默了兩秒,將自己的怒火壓製之後,雷德沉聲說道:“漲了多少!”

助手迅速說道:“三千五百萬!”

雷德根本不想廢話,直接說道:“你去找他們交易,我就不出麵了,東西拿到之後,馬上送到京城來。”

助手:“好的,先生,我這就去!”

掛了電話。

雷德還滿臉不爽,三千五百萬買一副剛麵世半年的作品,這是他幾十年來做過的最瘋狂的投資。

但是,想到自己念想了這麼久,追了這麼久,終於能得到一副王謙的作品了,雷德的臉上也溢位了一絲微笑。

艾莎歎了口氣,她的目光看向央音校園。

她有更大的野望!

她比雷德年輕,她想得到一幅王謙的代表作。

現在那幾幅稀有的代表作冇機會得到,不代表以後冇有。

王謙還年輕,以後肯定還有不少作品問世,她會等到機會的……

唯一讓她頭疼的是。

不知道以後王謙的作品價格會漲到什麼程度。

因為,她知道,現在雷德購買那幅作品花費三千五百萬的訊息,絕對瞞不住,很快就會傳遍華夏以及世界收藏界。

而這就代表著,王謙的作品真正的達到了這樣的水準。

有人買,說明價值就有人承認。

那麼,如果以後有人出售王謙其他的作品,也絕對會以這個價格為標準來出價!

一幅無關緊要的作品就能賣出三千五百萬的天價!

代表作呢?

艾莎覺得,自己可能要和父親好好談談,提前準備一大筆資金在手上,隨時備用了。

數字!

就以兩億美元為基礎吧。

這是去年拍賣的一幅歐洲文藝複興時期的代表畫作的價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