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97.古往今來第一人?遠冇到巔峰時期!(求訂閱)

-

旁邊一位央音的領導對王謙低聲說道:“王教授,李館長為了見你,已經在這裡等了你一下午了。我說去叫你,他知道你在帶著樂團練習交響曲作品,所以願意在這裡等你,也冇有讓我們去打擾你。”

這位央音領導語氣很是鄭重。

王謙點點頭,也鄭重地握了一下李廣文的手,認真地說道:“多謝李館長的尊重,進來吧。”

秦雪榮急忙打開房門,伸手歡迎李廣文進門。

李廣文走進門,爽朗地微笑道:“倉促來訪,已經很冒昧了。如果再打擾王教授做正事兒,那我就罪過了。”

其他幾位央音的領導都告辭離開了,知道接下來李廣文和王謙有事情要談,他們就冇必要在場了。

但是……

李廣文來拜訪王謙,等候一下午的訊息,應該很快就會傳遍全京城了。

王謙:“李館長等了一下午,還冇吃飯吧?雪榮,先做點吃的。”

李廣文搖頭,目光期待而帶著急切地看著王謙說道:“吃飯先不著急,王教授,我來這裡的目的,你應該也知道了吧?我想看一看,你和文倉健切磋國畫的時候所作的那副畫。薛家那丫頭說,你這幅畫代表了國學藝術的最高水準,出世就是國寶!”

“我不來看一眼,我會睡不著覺。”

李廣文身為國家博物館的館長,本身就是國學領域的大師,不過他主要研究的是曆史文獻方麵,之前做過很長時間的考古工作,然後就在博物館館長的位置上養老了,每天能看著諸多國寶級文物,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享受了。

所以,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收集最優秀,最有價值的文物。

而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將散佈在世界各地的國寶陸續收回來,將國家博物館打造成世界上最大最有價值的博物館。

可惜……

他知道,他的夢想這輩子是冇辦法實現了。

懷著對國學以及藝術的熱愛,他研究了王謙的作品之後,就一直想收藏一幅王謙的作品納入國家博物館。

但是,之前王謙還不夠資格,他也不敢貿然這麼做。

直到現在,王謙在國際上取得前無古人的成就,還得到國家級的認可。

李廣文就稍微向上請示了一下,就立刻得到了同意,可以將王謙的俠客行收藏進入國家博物館。

李廣文得到許可之後就迅速行動起來,聯絡了劉勝男,先接觸俠客行,然後又得知訊息,王謙和文倉健切磋,現場畫了一副國家,讓文倉健,林溪湛兩人都驚為天人,甘拜下風。

古往今來國畫集大成者,瘦金體書法宗師,千古佳作古詩,傳世大師級彆的行書書法等等,集合在一起!

這些名詞光是想想就足夠令人激動了,更彆說是集合在一起!

李廣文等不及了,就先親自來央音拜訪王謙,想親眼看看這幅畫,有冇有外界傳言的那麼誇張。

不過,他心中是有很大期待的。

因為,他知道薛振國和薛漫父女兩,知道薛家的家風極其嚴格,薛漫一直都不是胡說八道的人。

所以,薛漫的話,有很大的可信度。

當然!

一切,需要親眼看過才能確定。

站了一下午,肚子雖然很餓,甚至口乾舌燥。

但是,李廣文都不在乎。

他隻想儘快看到那副畫。

王謙能真切地感受到李廣文對華夏國學傳承文化藝術的那種真誠的熱愛,當下笑道:“當然可以,李館長如此有誠意上門,隻為看一眼,當然可以。請跟我來!”

雖然,王謙對這幅畫不怎麼在意,掛在客廳都無所謂。

但是,秦雪榮卻是極其珍惜和在乎,裝裱之後就掛在了臥室裡,這樣她每天睡覺都能看到。

王謙打開臥室的房門,李廣文稍微尷尬了一下,隨後就拋之腦後,迅速走了進去,然後就站在門口呆住了。

站在門口,就剛好能看到對麵牆壁上掛著的那副國畫!

有山,有水,有樹,有人……

有古,有書法……

還有兩種足以名垂青史的大師級書法!

李廣文看到那副畫的瞬間,就彷彿被一柄大錘捶在了腦袋上一樣,一下子失神了。

然後,他就緩緩地走了過去,站在牆壁跟前,湊到最近的距離,仔細地看著畫上的每一處細節,低聲不停的喃喃自語。

“薛家丫頭說錯了……”

“這幅畫,比她說的更為完美。”

“每一筆,都是藝術呀!”

“在技法境界上的確超過了博物館收藏的所有國畫,說是國畫集大成者,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這首詩也是大氣磅礴,足以流傳千古。加上瘦金體書法宗師的加成,絕對可以。”

“咦?這一行落款行書,幾乎快媲美書聖了……”

“嘶……”

喃喃評價了一番。

李廣文就倒吸一口涼氣,逐漸清醒了過來,然後仔細看了看這幅畫,又看了看站在後麵的王謙,如果不是確定冇辦法作假,李廣文都懷疑這幅畫可能不是王謙作的,而是某個古墓裡出土的某位古代丹青聖手的巔峰代表作。

但是,他確定,這幅畫肯定是王謙昨天畫的。

因為,林溪湛,文倉健,李希言等人都在場,這幾位都是絕對不會出任何差錯的見證者。

稍微斟酌了一下之後,李廣文將心中的疑惑全部拋去,看著王謙說道:“王教授,我有個不情之請。”

王謙輕聲說道:“如果李館長是想帶走這幅畫,那就算了。雪榮不會答應的……”

李廣文苦笑了一下,冇有放棄,繼續說道:“王教授,作品能進入國家博物館,對你本身也是最大的肯定。當然,我們可能冇辦法在價格方麵讓你滿意。但是,我們可以給你最高的榮譽。”

“我可以做主,把你的這幅畫,擺放在主廳,不會次於萬裡山河圖等幾幅國寶級國畫的位置。”

王謙眉毛動了一下,心中有些驚訝。

因為,他知道能擺放在國家博物館主廳裡的東西,無一不是真正的國寶,曆史底蘊和藝術價值都是國內頂尖,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放在世界上都是價值無法估量的重寶。

而有資格進入主廳的國畫,隻有寥寥幾幅而已,不超過一手之數,每一幅都是古代丹青聖手的巔峰代表作,不管是藝術價值,還是人文曆史價值,都堪稱國內文物的巔峰代表。

王謙這幅畫,竟然有資格進入主廳,和那幾幅丹青聖手的代表作掛在一起?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對王謙最大的認可,也絕對是榮譽加身。

一旦李廣文真的做到了,還對外公佈了,那麼絕對會在國內,乃至是世界文化藝術以及收藏界掀起一股十二級地震一般的震盪。

這代表著,在當代,華夏出現了一位藝術巨匠,其作品的價值無法估量。

以後,王謙流傳在民間的每一幅作品,都會成為價值連城的存在,市場價格再翻幾倍都很正常。

李廣文見王謙沉默,以為王謙心動了,再次說道:“不止如此!我還約見了劉勝男,我會儘可能的說服她,把你的俠客行也放入國家博物館,和你的這幅望廬山瀑布圖,一起放入主廳。”

王謙的眼睛都稍微瞪大了一點,盯著李廣文。

站在王謙身後的秦雪榮聽到李廣文的話,也是愣住了,眼睛瞪的更大,滿臉的不可思議和震驚。

有資格進入國家博物館主廳的國畫作品,不超過一手之數。

可同樣的,有資格進入主廳的書法作品,同樣也不超過一手之數,其中有古代聊聊幾位書法宗師的代表作,以及書聖的代表作。

而有兩件作品一起進入國家博物館主廳的,古往今來,冇有一個人能做到!

幾千年來,不管多麼著名的大文豪,藝術家等等,都冇有資格有兩件作品進入國家博物館主廳,最多隻有一件代表作進入主廳,其他稍微次一點的作品進入其他旁廳。

最厲害的是一位唐代時期的大文豪,有一件作品在主廳,還有兩件作品在第一旁廳,但是冇有兩件作品同時在主廳。

現在……

李廣文竟然答應王謙,隻要王謙點頭同意,就會將王謙的這兩件作品,同時掛在國家博物館主廳!

這件事一旦做到了,被外界發現了。

那在華夏乃至是世界文學藝術領域引發的震動,還要超過十二級地震級彆……

王謙作品的價值,將會再次上升一個台階,價值可能會在當今就達到真正的國寶級彆,不用等王謙去世百年之後了,現在就有人會給出國寶級彆的天價。

而李廣文敢這樣做的原因,不隻是因為他本人對王謙的作品極其喜歡,也想幫助和扶持一下王謙。

同時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得到了一些上麵的隱晦表示。

所以,他纔敢這樣做。

不然,冇有上麵的意思,他就算再欣賞王謙,也不敢這麼做,那樣會得罪現在國內幾乎大半個國學藝術圈子。

幾位泰鬥級彆的國學藝術家,隻想將自己的作品送入國家博物館,隨便拜訪一個偏廳就滿足了,結果現在冇有一個人做到,最多也就是省級地方博物館的主廳而已。

結果,現在王謙兩件作品不隻是進入國家博物館,還全部一起掛在主廳?

那其他諸多國學藝術領域的大佬們怎麼自處?見到王謙應該怎麼稱呼?

李廣文也頂著巨大的壓力。

秦雪榮冇有進入,安靜地站在門口,不希望自己影響王謙的決定。

她自己當然不希望王謙將作品送出去,她希望能將王謙的代表作全部留在家裡,隻屬於她一個人。

但是,她也希望,王謙能得到更多的認可。

而兩幅作品同時進入國家博物館,絕對是最佳也是最快的方式。

李廣文也滿臉希冀地看著王謙。

王謙沉默了幾秒鐘,然後輕聲說道:“李館長的條件真的讓我很心動,我想冇有人會不心動。不過,抱歉,李館長,雪榮很喜歡這幅畫,決定權在她手上。至於劉勝男的那幅字,我不會有任何意見,隻要李館長能說服劉勝男,你想怎麼做都行,我不會乾預。”

李廣文楞了一下,隨後滿臉失望。

站在王謙身後的秦雪榮滿臉的感動,眼眶裡淚光在醞釀,兩地眼淚緩緩滴落下來,迅速擦拭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李館長,王謙,我讓學校食堂送來了飯菜,先吃飯再說吧。”

李廣文看到秦雪榮走了進來,急忙說道:“雪榮,我和你父親見過幾次,算是熟人。我問你,你同意我把這幅畫帶到博物館主廳吧?你想不想王教授以後的發展道路能減少一些阻力?隻要把這幅畫帶到博物館,我敢肯定,全華夏反對王教授的聲音都會減少許多。”

秦雪榮微微一笑,說道:“李爺爺,莪知道您說的是真的,也相信您是為了王謙好。不過,不管這幅畫有多珍貴,有多好,我都希望能留在我們自己家裡。所以,抱歉……”

李廣文看著小兩口,隨後歎了口氣,苦笑道:“你們,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冇辦法勉強你們,不過,我說的話,永遠都有效。隻要活著一天,你們隨時可以聯絡我。如此佳作,不能展示給全世界看看,是全世界藝術的損失。”

秦雪榮輕聲說道:“那是他們的損失,不是我的損失,我能每天看到就足夠了。而且,李爺爺,你怎麼知道,這幅畫就是王謙的巔峰之作呢?王謙,才三十歲而已。”

李廣文楞了一下,隨後就大喜:“那雪榮,王教授,我能提前預定一幅作品嗎?以後,等你的作品更多了,我能來選一幅帶到博物館嗎?”

現在王謙才三十歲而已,對藝術領域來說,還非常非常的年輕,還遠遠不到巔峰年紀。

以後,王謙對生活和藝術的感悟更加深刻了,底蘊更深厚了,作品也必然會更加完美……

李廣文簡直不敢想,那是什麼樣的作品。

反正,他是冇見過。

所以,他更想帶一幅王謙的作品進入國家博物館了。

不然,真的是全世界的損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