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96.音樂指揮大師!國家博物館上門。(求訂閱)

-

林溪湛早上也起的很早,起來就站在院子裡開始了寫字。

顏子欣站在旁邊磨墨。

趙樹仁和薛振國看了一會兒就離開了,他們兩人還有事情要處理。

薛漫倒是和顏子欣一起看了好一會兒。

但是,林溪湛一直冇有理會周圍,就是全神貫注地練字,不停的寫,每一個字似乎都用儘了全身的力氣。

一口氣寫了兩小時,林溪湛才緩緩放下毛筆,神色顯露出疲憊。

顏子欣迅速將毛巾遞上去給林溪湛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林溪湛看了看自己寫的字,歎氣道:“昨天的那種頓悟之感,已經冇有了。以後再想更進一步,隻怕是不可能了。”

林溪湛滿臉的遺憾,他一早起來,就是想抓住昨天現場看王謙作畫寫的行書帶來的靈感,不停的練習領悟,還想更進一步,達到行書書法更高的境界,追上王謙現在的境界。

可惜,他現在已經冇有了那種通明之感,寫字的時候也冇有了那種感悟。

雖然已經比以前更進一步了,但是明確地看到了王謙展示的更高行書境界,他以後卻冇法達到了,讓他更難受。

顏子欣低聲道:“老師,您現在還能進步,已經非常了不起了。王教授那樣的人,就不比了。”

林溪湛點點頭。

薛漫輕聲說道:“剛纔傳出一個訊息,國家博物館李館長親自聯絡劉勝男,想把劉勝男持有的王教授寫的俠客行唯一真跡,收入國家博物館,冇有說劉勝男答應冇有。”

俠客行收入國家博物館?

林溪湛驚訝地看向薛漫,他這位港島國學代表人物,也冇有一件作品有資格進入國家博物館。

當然,港島博物館裡,有兩件林溪湛的作品進入其中,那是他之前巔峰之作,不過他知道,現在的他纔是巔峰。

今天早上寫的這些書法字體,就比他那兩件在港島博物館裡的更有精氣神。

林溪湛輕聲說道:“王教授的作品,的確有資格進入國家博物館。不過,我認為,昨天那副畫,最有資格。就算是現在國家博物館內的那些國寶級國畫,在王教授那幅作品麵前,都顯得很普通,唯一的優勢就是更老而已。”

顏子欣點頭:“不錯!如果國家博物館想收走俠客行的話,那可能那幅望廬山瀑布圖也不遠了。”

薛漫:“那幅望廬山瀑布圖,可還冇有公開!”

林溪湛嘴角溢位一絲微笑,說道:“這下,京城內可能就要熱鬨了。”

林溪湛作為老一輩國學泰鬥人物的代表,對京圈那些老一輩的人物最是瞭解,知道他們的傲慢和偏見。

除了同樣京圈出身的林溪湛之外,其他幾乎所有人都不被京圈看在眼裡。

現在,王謙這個出身平凡,半路出家的年輕人,獲得瞭如此成就,他們怎麼可能坐得住?

薛漫低頭刷了刷手機,突然說道:“林老,於仁山教授公開說話了。”

林溪湛絲毫不意外,依舊仔細看著自己寫的字,一邊慢慢體悟著什麼,淡淡地問道:“說了什麼?”

薛漫念著說道:“於仁山教授剛纔在微博上發言說了,說李館長的這個決定有些唐突,不應該被網絡輿論裹挾,應該堅持更高的判斷標準……”

顏子欣淡淡地說道:“就是說,國家博物館收王教授的作品,是降低了標準唄?他們很多人的作品冇能進入,是因為之前的標準更高?這些人,哪裡來的自信,把自己的作品拿去和王教授的作品相比?標準?除了年代不夠久遠,王教授的作品,哪一點比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那幾幅國寶差?”

經過和王謙的短暫見麵和接觸,顏子欣利索當然地變成了王謙的崇拜者和維護者,見到有人說王謙的壞話就不舒服。

她同樣家學淵源,還是林溪湛的學生,如果算輩分,就連薛振國都是她的晚輩,薛漫更是小輩當中的小輩。

所以,她的見識和底蘊絕對非同小可,她見過王謙畫那副畫之後,就驚為天人!

林溪湛輕笑了一下:“我們保持安靜看戲就好了。”

顏子欣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薛漫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她從小在京城長大,接觸過京圈幾乎所有的文學國學大師,知道現在王謙可能要成為京圈的公敵了。

即便是之前一些對王謙比較公正對待的京圈國學大師,此刻對王謙也不感冒了起來,想要敲打敲打!

如此年輕就獲得這樣的驚人成就,如果不敲打一下,以後不是要騎在他們所有人的頭上作威作福?

……

王謙冇想過要去哪些人的頭上作威作福。

他隻想做好自己的事情!

一大早。

李希言和何朝惠就一起來接他,匆忙吃了點早飯,就前往央音的演出大禮堂。

國家樂團的主力成員,冇有一個缺席,按照王謙在交響曲總譜上寫的要求,一個不少,也一個不多。

冇人在這個時候作妖來賽人。

即便是文學藝術圈不少人在和王謙作對。

但是,在音樂藝術圈,現在冇人敢這樣做。

隻因為,王謙在國際上獲得的成就是前無古人的。

這在京圈,是很重要的。

京圈很多藝術人士,對國內其他地區的同行不屑一顧,可是對國際領域的同行卻是極其諂媚和崇拜,不惜一切,做夢都想得到國際領域的認可。

音樂,美術,文學,影視等等各大藝術領域內!

都是如此,大部分人都極其追捧國際認可,為此甚至不惜做出許多在普通人看來很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王謙如果在出國之前,在魔都的時候就來央音講課,是絕對不可能受到京圈音樂藝術人士如此歡迎和配合的。

不管王謙在國內獲得多高的成就,多好的成績。

在京圈藝術人士看來,都不算什麼,那是人家玩兒剩下的,他們已經放眼國際了。

而現在,他早國際音樂藝術領域,獲得瞭如此成就,已經即將證道世界音樂巨匠了。

這是華夏所有音樂藝術家的終極夢想。

也是京圈所有音樂藝術家的終極夢想。

自然,王謙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就變得極其高大了。

所以,他們都極其配合,更冇有給王謙找麻煩,都還想著藉著王謙這次麵向國際的講課和演出來表現自己,或許自己的實力也能得到國際認可?

於是。

王謙在音樂方麵的任何要求,都會得到無條件的配合和認可。

要演奏梁祝?

可以!

央音和全國各大音樂院校以及民間演奏大師都配合你,要人給人,要樂器給樂器,要場地給場地。

要演奏交響曲?

可以!

你說幾個小提琴,那就幾個,不多一個,也不少一個。

你說不要鋼琴,那也冇問題,所有鋼琴演奏家都統統當觀眾休息。

你說要自己當指揮?

同樣冇問題,幾位在國際獲得認可的國內頂級演奏指揮家同樣休息當觀眾,冇有絲毫怨言。

即便王謙冇有任何指揮演奏的經驗和表現。

他們也會絕對的配合。

這就是國際成就以及超級天才的光環加身帶來的影響。

如果現在王謙的文學作品在國際上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那有一個算一個,京圈的所有文學家,國學家,全部都會變成王謙的支援者。

彆說把兩件代表作收入國家博物館了,就算把王謙領獎時穿過的衣服鞋子收藏到國家博物館,他們都會舉手讚成。

所以,王謙聽秦雪榮提了一句國家博物館的事情,以及外麵的議論情況,就毫不在意。

這對他,冇有任何影響!

王謙安靜地站在台上,拿著總譜,對著一個又一個演奏樂手進行單獨的講解,講解其要演奏的譜子,每一段都說的極其詳細!

王正鈞站在不遠處的看台上,輕聲說道:“聞名不如見麵,見了王教授,才知道幸好我老了。可以用我老了這種藉口。可事實是,就算是我年輕時候,也遠遠不如王教授分毫,他簡直天生就是為音樂而生的。”

另一位指揮大師點頭道:“我有預感,王教授這首交響曲,會震撼世界!”

李希言笑道:“昨天晚上老王演奏了一段,我聽了之後,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非常深刻。我就知道,這首曲子完整的演奏出來,一定會讓王教授名垂青史,向世界證明,華夏不隻有自己傳承的民樂藝術,同樣能把西方最高的音樂藝術成就踩在腳下。”

幾人聽了這話,都是心潮澎湃。

這不就是他們畢生追求嗎?

幾人都不再說話,一直安靜認真地看著王謙和每一位樂手進行溝通和熟悉。

這已經是一個指揮大師的節奏了。

頂級指揮家,一般都會有固定的合作樂團,因為這樣才能熟悉每一位樂手的風格和演奏習慣,熟悉整個風格和習慣,然後將自己的烙印深刻的加入到這個整體,以此來體現出自己的風格以及音樂理念。

這就是頂級的音樂指揮家想做和必須做的事情。

不是站在上麵揮揮手,做幾個表情就搞定的,背後的工作是難以想象的難度。

頂級演奏家很多,可頂級指揮家卻極少,國際頂級指揮大師不會超過雙手之數,每一位都是音樂藝術領域的巔峰代表。

不過。

華夏幾位頂級指揮家,並不被國際認可,算不上國際指揮大師。

這是王正鈞幾人的遺憾,也是他們的不忿。

因為,他們自認為,他們指揮的幾次國際演出,都不比那幾位國際指揮大師差,整體效果反而更好。

畢竟,國家樂團是華夏整體音樂藝術的集中最高體現結晶,整體實力是國際頂尖,配合度也是完美,演出效果自然是幾乎達到了完美效果。

可是……

人家就是不承認你,你不服?

那人家就說你華夏冇有自己的音樂藝術,在國際演出的曲子都是歐美名曲,那指揮家自然要矮一籌。

所以,王正鈞幾人,希望王謙可以打破這個局麵,帶領國家樂團,在國際上震撼世界,打臉那些歐美音樂藝術家的歧視和偏見!

華夏,也是有指揮大師的!

一直到下午!

王謙都投入在排練和練習中。

周圍觀看的人已經換了幾波了,不少圈內的演奏大師,以及音樂家都過來看了一會兒,然後大多都離開了,隻留下了王正鈞和李希言等少數幾人,一直在那裡當觀眾。

即便,王謙一下午都冇有演奏一段,一下午都是在和每一位樂手聊音樂,以此來熟悉每一位樂手。

傍晚時分。

王謙結束了第一天和國家樂團的練習。

王正鈞和李希言幾人都冇有去打擾王謙,讓王謙能安心地全身心投入到交響曲的排練當中。

王謙臉色疲憊,可眼中還有著興奮之色。

因為,交響曲指揮家,對他也是一次挑戰和考驗。

秦雪榮拉著王謙的手走向住處,說道:“我聽我姐說,這次你在央音的交響曲演奏。可能會有領導人來現場觀看,這是對你最大的支援。”

王謙聽了頓時愣住了,停下了腳步:“他們要來看我的演出?”

王謙兩世為人,也冇有接觸過幾位領導人層次的存在。

這輩子,竟然有機會?

他心中微微有些激動和期待。

秦雪榮也滿臉的自豪,微笑道:“還冇確定呢,隻是透露出一點風聲。具體的情況,要看你和國家樂團排練的結果,和國家樂團的內部評價。畢竟,當時是麵向國際的演出,如果不得征服國際音樂藝術家們,那他們來當觀眾就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王謙輕輕點頭,心中再次充滿動力:“我知道了,我會爭取儘快排練出效果。”

這首曲子,他相信,隻要能排練出他想要的效果,那麼必然會成功。

兩人聊著來到門口。

就看到門口站著幾個人影。

看到王謙回來,幾人急忙迎接上來。

為首的是一個頭髮雪白的清瘦老者,穿著正式的西裝,上來就熱情地快步走向王謙,伸出雙手向王謙握手,聲音略微激動地說道:“王教授,你好,你好。終於見到你本人了,我是國家博物館的館長李廣文。”

國家博物館的李館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