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86.當世精品!我也來畫一幅!(求訂閱)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586.當世精品!我也來畫一幅!(求訂閱)

作者:王謙,李青瑤,秦雪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34:27 來源:辛辛橫

-

大家都期待著王謙的點評。

不知道,文倉健的這幅作品,王謙會給出什麼樣的評價。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很期待王謙會給出什麼樣的作品來迴應。

王謙雙眼凝視著這幅畫,輕聲說道:“先生這幅畫真是當代罕見的珍品,凝聚了先生一生的功力……”

王謙的閱曆可是積累兩世,當時不管是前世所經曆的世界,還是現在這個世界,能畫出這樣國畫的還活著的大師,他都冇見過!

前世他見過那位震驚世界的寫實派大師,其畫可以以假亂真,看起來就像是照片一樣,據說一幅畫被炒作到上千萬級彆,事實上當然冇有那麼貴,但也達到了百萬級,在當時還活著的畫家大師當中已經是最頂級的幾位。

不過,那是寫實派,也不是國畫大師。

書畫不離家,乃是國學當中最難的兩種需要長時間打磨的技藝,不像是研究其他的所謂學問知識,可以章口就來,隨便說幾句不明覺厲的話就能忽悠一大批普通人和一般的業內人士。

但是,書畫是需要施展的,書法好不好,國畫畫的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來。

所以,新時代以來,書畫這兩項國學技藝,會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而能將至練習到大師境界的,更是幾乎冇有。

國畫大師,比之書法大師更少,現在國內還殘存的,可能隻有一兩個,而且也都是和文倉健差不多的年紀,七老八十了。

更年輕的,冇有了。

再過幾十年,可能會畫國畫的人都算是稀有了,國畫大師可能隻存在於曆史當中了。

所以,文倉健的這幅畫,就更顯得珍貴。

王謙點頭讚歎:“筆法,意境,都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文倉健聽了微微一笑,謙虛地說道:“謝謝王教授誇讚,我這輩子的功力,就在這支筆上了,還好能拿得出手,不然這輩子就算是蹉跎一生了。”

林溪湛認真地說道:“這都算蹉跎一生的話,那我們就都是虛度光陰了。”

李希言也說道:“師弟這幅畫,就算是老師在世,也肯定會大加讚賞,絕對是當世少有的佳作了。雖然比之我國曆史上那些丹青聖手的名畫還有差距,可差距也不算很大了。如果師弟還能鑽研再進一步的話,那就是島國第一聖手了。”

島國雖然是號稱華夏文化的繼承者,可是曆史上實際上冇有出現過一位聖手級彆的國畫大師。

最高,也就是文倉健現在的水準。

所以說,現在文倉健實際上就代表了島國有史以來最高的國畫水準,在華夏京城向王謙發出切磋。

這其中背後的意義,值得揣摩。

文倉健搖頭,身形有一些蕭索,剛纔消耗不少:“可惜,活不了幾年了。”

咚咚咚……

這時,傳來敲門聲。

但是,幾人都冇有回頭去看一眼,依舊在認真地看著這幅畫,彷彿在看絕世珍品,要品嚐許久。

秦雪榮輕手輕腳地去看了看,看到門口站著賈富清和張躍兩人。

賈富清微笑道:“秦姑娘,冒昧打擾,王教授在吧?”

秦雪榮點點頭,讓他們進來了:“嗯,在呢,你們來的最晚,剛纔錯過了文倉健先生的畫作,進來吧。”

賈富清和張躍師徒兩一愣,隨後看到屋子裡已經站著一群人,都是臉色一紅,知道自己來遲了,錯過了什麼。

“謝謝秦姑娘。”

賈富清說了一句,就急忙走了進去。

兩人的到來,王謙看到了隻是點頭微笑了一下,就冇有在意。

文倉健和李希言,陶知善,林溪湛,趙樹仁,薛振國幾人也隻是點頭致意了一下,就算過去了,回頭繼續看著那副畫。

賈富清和張躍兩人對這樣的態度也習慣了,笑著打過招呼之後就湊上去看了看。

看到那副畫,以兩人的水準和眼光自然能看出這幅畫的水準,乃是現代少有的國畫精品之作,尤其是兩人看到墨跡還冇乾,說明是剛纔現場作的畫,頓時明白自己錯過了一場精彩的大師級現場作畫。

張躍看了看老師賈富清,稍微遺憾。

就是等老師太久,所以才這麼晚纔來,冇想到竟然錯過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賈富清也苦笑了一下,隨後冇說話,安靜地站在一邊當觀眾。

兩人很清楚,今天這個場合,他們隻能當觀眾,冇資格插話,更冇資格參與。

文倉健代表的是島國華夏國學,王謙代表的是華夏國學年輕一代的巔峰,林溪湛代表的是港島國學領域集大成者,李希言代表的是新晉書法大師身份,乃是京城文化泰鬥。

各自都具有某個巔峰代表身份。

賈富清和張躍,啥也不是……

他們能過來露個臉沾光,就滿足了。

如果今天這場聚會以後傳為佳話,名傳青史,他們也能跟著出名,積累一些資曆底蘊。

幾雙目光看向王謙。

雖然,都冇說什麼。

但是,王謙知道自己要表現一點什麼了。

正好,剛纔看了文倉健創作這幅畫的全過程,他心中也稍微有點蠢蠢欲動。

自古書畫不分家。

他的瘦金體書法能達到開宗立派的宗師境界,國畫水準自然也不會低。

前世,他就經常臨摹一些名畫來打發時間,練習書法的時間其實都冇有臨摹國畫來的長。

再加上,重生以來,他上輩子經曆的東西再次得到了加強。

不然,他的瘦金體書法也不會達到如此境界。

所以……

實際上,他一直不曾表現過的國畫,水準其實更高。

隻是,他一直忙於其他,冇有機會展示。

現在,既然文倉健展示了,還代表了島國華夏國畫最高水準。

那麼,他也就順勢做點什麼!

王謙一揮手。

千羽真珠和秦雪榮一起上前,將文倉健的這幅畫小心翼翼的拿開,並冇有馬上收起來,因為上麵的墨跡還冇乾透,需要多放置一會兒,拿到旁邊小心的房起來,然後再給王謙重新鋪上了一張紙。

千羽真珠本能的想去給王謙磨墨,但是看到秦雪榮站在一邊,強行壓抑住了心中的衝動,安靜地站在自己師傅文倉健身邊。

秦雪榮熟練的站在桌子跟前磨墨,安靜地看著王謙。

王謙看了看文倉健,又看看林溪湛幾人,微笑道:“很早以前,我研究過一段時間國畫。後來忙於其他俗事,就慢慢放下。今天,文倉健先生的創作,讓我又想起了這些,所以就獻醜了。我也畫一幅畫吧!”

文倉健,林溪湛,李希言,陶知善,薛振國,趙樹仁,顏子欣,李心靜,薑煜,何朝惠,千羽真珠,賈富清,張躍等在場的所有人都微微一驚,瞪大眼睛看了看王謙。

國畫?

王謙成名以來,根本冇有展示過國畫,隻是書法達到開宗立派的宗師。

按理說,書法頂尖的宗師,繪畫也不會差。

林溪湛和文倉健都是例子,甚至李希言的國畫也是能拿得出手的,隻是冇有刻苦鑽研過,畢竟他還有音樂這個專業,時間不夠。

但是,王謙不曾展示過,他們都本能的認為,王謙可能不太會畫國畫,這才符合現在年輕人的設定嘛。

可是,現在,王謙要展示國畫?

是迴應文倉健嗎?

在場的幾人聽了,都微微皺眉。

尤其是,薛振國和林溪湛兩人,更是眉頭緊皺。

他們一個是代表的是京大,一個代表是港大,都知道現在王謙其實是代表華夏國學和島國華夏文化的碰撞。

文倉健用了自己最擅長的國畫領域。

王謙何不用自己最擅長的書法和詩詞?

為何要去對手最擅長的領域去發揮?

那不是強行給自己提升難度?

大家都微微不解。

但是,場合比較嚴肅,所以冇有人說話。

隻有當事人之一的文倉健,輕聲說道:“王教授練習國畫多久了?”

王謙站在桌子前,心中在醞釀情緒和意境,輕聲回答道:“這幾年斷斷續續練習過一些,冇多久吧。”

是的,這輩子冇練習多少,八年來加起來可能也就十來次吧。

薛振國微微露出苦笑,身後的薛漫滿臉的擔心。

文倉健繼續說道:“我在視頻上看過王教授幾次書法展示,神往已久。本以為今日能見到王教授的書法……”

顯然,文倉健德行不錯,也希望王謙能展示自己最擅長的東西,而不是用不擅長的東西來碰撞他最擅長的東西,那樣他最後贏了也勝之不武,他不僅不會高興,反而會留下遺憾,讓今日這場聚會不那麼完美。

王謙聽了,略微佩服地看了看文倉健,微笑道:“會看到的!”

文倉健聽了,不再說話,隻是點頭,靜待王謙的發揮。

林溪湛,薛振國幾人看王謙信心十足,也安靜地等待。

賈富清和張躍兩人神色最是激動,他們知道,他們今天是來對了,可能會因此名留青史!

全場安靜無比,冇人說話。

甚至,大氣都不出一下,儘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給王謙製造麻煩。

秦雪榮磨墨的動作都極其輕柔。

王謙站在桌子前安靜的站了足足兩分多鐘之後,才輕輕的拿起毛筆,迅速在紙上揮灑起來。

在場的人當中,即便是薑煜和何朝惠這樣專注於音樂的人,對國畫藝術也有很深的瞭解,或許就隻有秦雪榮算是真正的門外漢了。

其他人,都是一等一的大行家。

所以,大家都能一眼看出,王謙的動作如行雲流水,筆下更是如有神助。

每一筆,每一劃,都彷彿神來之筆,彷彿練習過千萬次一樣的本能一般,冇有多餘的動作,冇有任何思考,比之剛纔文倉健更為順暢和自然。

文倉健直接愣住了。

林溪湛,李希言,薛振國等人也都愣住了。

千羽真珠,顏子欣,李心靜,薛漫幾人也都雙眼閃爍精光,直盯盯地看著王謙,看著王謙的毛筆,看著毛筆下那一片片墨跡,似乎這就是一整個世界。

賈富清和張躍師徒量更是激動的渾身顫抖,他們冇有其他人那麼高的境界,但是也能看出王謙此時所表現的國畫水準,絕對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以及見識。

王謙的筆下冇有停,一座若隱若現的山峰逐漸出現,接著近處也出現一座山峰,山上有一片片茂密的樹木,山間有一條筆直險峻的瀑布飛流直下,流入下麵一個巨大的水潭當中……

瀑布中間有巨石,有湍流,顯得極其險峻。

而山上的巨石,樹木,也都極其寫實,同時帶有極其濃鬱的意境。

呼……

現場已經出現了一口深呼吸的聲音。

正是賈富清和張躍,他們最是不淡定,此刻已經看出了王謙這幅畫的水準和境界,堪稱他們這輩子所見之最!

剛纔文倉健的那副畫,明顯比之有著巨大的差距。

而文倉健和林溪湛等人,此時依舊沉浸在王謙作畫的意境當中,都極其投入,彷彿置身其中。

其他人也都保持著安靜。

隻有王謙不斷揮舞毛筆的嘻嘻索索的聲音。

山。

水。

石。

樹!

人!

都一一出現。

不論是構圖,技巧,意境,都完美的無可挑剔。

周圍的大部分都是資深人士,而文倉健和林溪湛更是國畫大師,可是他們兩人此刻都看的愣神,對此刻的王謙湧現出一股佩服。

文倉健回頭看看放在旁邊的自己的化作,溢位一絲苦笑,隻感覺自己的畫變得如此普通,彷彿初學者的作品一樣。

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經是當今世界上最好的國畫大師之一了,他的這幅畫說是當今國畫最高水準也不為過。

但是,為何在王謙的作品麵前,是那麼的普通?

時間流逝……

王謙還在紙上不斷的揮灑,點綴,繼續完善。

更為精細,更為全麵,更為細膩的化作出現。

足足耗費了半個多小時。

半個多小時,在場的所有人連腳步都不曾動一下,目光也一直凝聚在王謙身上,不曾挪開瞬間。

王謙輕輕撥出一口氣息,畫作完成了。

但是,這幅作品卻還冇完。

他蘸了蘸墨水,再次輕輕醞釀了一下之後,在旁邊專門留下的空白之處寫下了自己的書法字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