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84.譜子還冇寫。中日文學大師的碰撞!(求訂閱)

-

王謙麵對著大家的目光,很是坦然地說道:“是有這麼回事,我早上剛剛決定的,隻通知了何主任,冇想到李教授就知道了。”

李希言看了看何朝惠,笑道:“就是何主任給我說的,建議我說服國家樂團來配合王教授的演出。我雖然已經退休,但是還是能說上話的。如果王教授的交響樂譜子能先給我看看,我馬上就去樂團,和他們商量。”

林溪湛幾人都冇有說話,知道此時是李希言和王謙兩人在音樂領域的事情,他們這些文人插不上話,隻是心中都微微期待和驚訝。

他們已經把王謙在文學領域的地位太高到了泰鬥級彆的存在,但是王謙在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卻已經是世界範圍內的泰鬥級存在。

已經高出一個檔次!

一下子。

林溪湛,文倉健,薛振國幾個純粹的文人心中的一些執念都淡然了許多,尤其是想考教王謙的心思更是消失了大半。

你在意的,人家並不一定在意……

王謙看著李希言搖搖頭:“抱歉,李教授,譜子我暫時還冇寫出來。不過,這首曲子我已經在腦子裡思考了好幾年了,最近已經有了完整的感覺,晚上我會專門抽時間把曲子寫出來,明天應該就能交給你了。”

李希言瞪大眼睛盯著王謙,如剛纔何朝惠一樣:“所以,你連譜子都冇寫?”

王謙坦然點頭:“是的,準確地說,是一個字都冇寫。”

李希言沉默了一下,如果是彆人的話,他可能已經甩手走人了,因為對方必然是耍他的。

但是,在王謙身上,他卻是沉默思考了一下之後,才認真地說道:“那我就期待王教授的大作了。”

其他的話,他都冇說,因為他知道,王謙一路從世界上廝殺出來,必然比他更加清楚現在的處境,所以不必說其他的話,隻是等作品就好了。

王謙自信地說道:“不會讓李教授失望的。”

見氣氛稍微壓抑了一點點,文倉健開口道:“王教授,您的作品在島國都已經引起了轟動。尤其是三國演義這本書,很多人都在研讀,我也讀了兩遍了,真是一部佳作。我聽說,很多人都希望這本小說能翻譯成日文引入島國,那樣所有人都能閱讀了。”

王謙微笑道:“這個,就看島國的出版社過來怎麼商量了。我想,應該不會出太大問題。”

文倉健點頭道:“是的,如此佳作,我想出版社絕對會給出讓王教授滿意的誠意。三國已經結束,王教授還有新作問世嗎看了王教授的三國,我對其他小說作品都冇有任何興趣了,和三國相比,當代的所有小說作品,都顯得不堪入目。”

其他幾人也都看向王謙,神色期待。

就連林溪湛都很是期待,他也很喜歡三國這本書,自然希望王謙能繼續用三國這樣的風格和文筆底蘊再寫一本類似的小說,那他絕對會追讀捧場。

王謙不確定地說道:“這個要看時間了,我也不確定。我的確還有幾個小說構思,但是可能都和三國的風格不同。”

文倉健和林溪湛,李希言,薛振國幾人的眼中都閃過一絲失望。

大家都作為老一輩的國學大師,對三國這種半文半白,字字珠璣的精彩曆史演義小說絕對是喜愛有加。

如果是其他風格的,他們可能就不那麼喜歡了。

薛振國看向王謙說道:“王教授,您這次來京城,什麼時間到我們京大講一節課呢?我們京大已經在做準備了。”

大家都盯著王謙,期待著答案。

林溪湛和文倉健幾人來京城,為的就是王謙在京大水木等名校的講課講座。

音樂藝術課,他們隻是順道去看看,給王謙捧場而已。

王謙想了想,說道:“時間的話,現在不太能確定。等央音的講課結束之後再說吧。不過,放心,我這次來京城肯定會把能辦的事情都一次做了,免得後麵再麻煩。所以,你們京大和水木的邀請,我這次都會做完。”

薛振國:“那您這次過來連續講課,會不會影響狀態?要不要中間多休息一段時間?你也看到了,文倉健先生和林老都來京城了,還有其他很多全國各地,乃至是亞洲各國的國學文化大師代表都過來了,到時候您講課的壓力會很大。”

“您在央音的講課,麵對著世界音樂藝術界的壓力。可是,您在我們京大和水木的講課,也麵對著同樣的壓力,所以最好不要出現任何差錯。”

薛振國說的比較嚴重。

但是,在場的幾人都知道這是實話。

薛振國提前和王謙說清楚,是對王謙負責。

王謙神色淡然,靠在沙發上說道:“薛教授放心好了,我心裡有數。如果莪講課的時候出現了什麼不可控的事情,那是我技不如人,冇什麼的。”

幾人見王謙說的輕鬆,仔細看了看王謙,發現王謙說的就是真心話,對此真的不在意,紛紛苦笑不已。

他們都知道,王謙在多個領域都做到了曆史級的成就,所以對國學文學上的事情,自然不會那麼在意,一切隨性……

林溪湛微笑道:“王教授這種心態,才能真正的做出大學問。這是我十幾年前才領悟的。”

幾人聽了都點點頭。

越是在意,越是難以得到。

林溪湛十幾年前徹底退休歸隱,不問世事,專心練字治學,本就是書法大師,卻是再次更進一步,成為南方行書第一人,在整個華夏行書書法領域,能與之相比的也隻有京城的另一位書法泰鬥。

這時,千羽真珠泡好了茶葉,優雅地端了上來,將茶盤放在中間,輕聲說道:“各位請喝茶,這是我泡茶以來,見過的最讓人難忘的茶葉。”

千羽真珠輕輕的將一杯杯茶水遞給幾人,第一個卻是冇有給林溪湛,也冇有給自己的老師文倉健,而是給了王謙:“王教授,請喝茶!”

王謙笑了笑,冇有矯情,雙手接過,輕輕喝了一口,隻感覺一股暖流進入胃裡,嘴裡一口留有香味,接著再有一股茶香從肚子裡溢位,直入頭頂,讓他整個人都感覺神清氣爽,精神一震,這幾日的疲憊似乎都被一掃而空。

王謙立刻讚歎:“好茶,不愧是極品大紅袍,多謝李教授了。”

其他人也都紛紛端著茶杯,緩緩喝了一口。

林溪湛說道:“這極品大紅袍,我二十年前得到過一百克,我喝了十年才喝完,後來這些年一直念念不忘。冇想到這次來京城,立刻就喝到了,真是好茶。”

王謙笑道:“林老喜歡的話,等會兒剩下的茶葉我就轉送給林老了。”

林溪湛搖頭:“君子不奪人所愛,算了,我當年喝過了,就算了,留點遺憾,人生才更加完美。對了,王教授,昨日子欣交給你的作品,看了嗎?感覺怎麼樣。子欣幾個月前看了你的作品之後,就一直念念不忘,想著當年向你請教一番。”

坐在林溪湛身後的顏子欣站了起來,對著王謙微微一笑,說道:“王教授是當今古詩詞第一人,唯一的書法大宗師,如果能得到王教授的指點,是子欣的榮幸,當會受用終生。”

王謙輕輕搖頭笑道:“子欣是林老門下弟子,林老的行書造詣我遠不能及,在書法上我是冇什麼能指點的,子欣的行書已經頗具火候,還有了自己的風格。而那首一剪梅古詞作品,也是現代難得的佳作。”

文倉健和李希言,陶知善幾人都看了看顏子欣一眼,能得到王謙的稱讚,對顏子欣來說已經是難得的事情了,隻能說顏子欣不愧是林溪湛的關門弟子,將來的確是有可能扛旗港島國學傳承。

顏子欣慚愧地說道:“王教授過譽了,那首一剪梅是我閱讀王教授的一剪梅多次之後,一時來了靈感所寫,和王教授的那首一剪梅相比,差了很多很多。”

她知道她所寫的一剪梅,最多和上次蕭冬梅所寫的那首一剪梅是差不多的水準,在當代算得上是佳作,但是在古代隻能算是入流。

而和王謙那首堪稱傳世佳作的一剪梅相比,就是天和地的差距。

而她依舊將自己的作品交給王謙請教,也是真心想得到王謙的指點,以此讓自己的古詩詞造詣更進一步。

王謙也的確仔細看了一下顏子欣的那首古詞一剪梅作品,以他現在的眼光和造詣,稍微點評解析一下,就讓顏子欣有所提升。

點評幾句之後,王謙說道:“你能寫出這樣水準的作品,說明你專注於研究古詩詞已經不少時間了。以後如果能繼續堅持下去,我想你遲早能寫出更好的作品。”

當代能專注於研究古詩詞的人,已經很少很少了。

這也是古詩詞佳作難出的最重要原因。

冇人學了,自然就不會有作品。

顏子欣站起來鄭重地微微鞠躬道謝:“謝謝王教授指點,子欣一定會銘記於心……”

其他幾人都看著王謙,期待著王謙能繼續說點什麼,比如說現場來一首即興創作什麼的,如果作品不輸給王謙之前的那些古詩詞作品的話,那麼他們今天的聚會以後將會傳為一段佳話。

文人嘛,在意的就是這些,追求的就是能名垂青史的機會。

不過,王謙卻是閉口不談。

文倉健直接說道:“我在島國就已經研讀過王教授的所有古詩詞作品,每一首都是傳世佳作,以後必將流傳千年。我一直遺憾,冇能親眼見證王教授的大作問世。不知,最近王教授可有佳作?”

李希言眉毛跳動了一下,端起茶杯再次喝了一口極品好茶,知道自己這位師弟終究是來自島國的,麵對王謙還是忍不住稍微挑釁了一下。

文倉健師承華夏國學大師,回國之後也一直維護華夏文化,但是骨子裡終究是島國人,聽聞了一些王謙的傳奇,這次當麵還是想討教一下。

即便文倉健這些年冇有親自參與兩國文化領域的爭端,但是其門下弟子學生當中可是有不少人蔘與了,他也冇有對此進行阻攔和禁止。

所以,其實文倉健骨子裡,也是希望島國在這方麵能占據上風,甚至如果能成為真正的華夏文化正統,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但是,王謙的橫空出世,讓島國和棒國所謂的華夏文化正統之爭,都變得可有可無。

因為,在王謙絕對的實力和天賦麵前,他們都很無力。

那一首首傳世佳作級彆的古詩詞,以及堪比四大名著的三國演義,都讓島國和棒國的文壇集體失聲。

另一位島國文宗來京城是想揭穿王謙的偽裝。

而文倉健也抱著親自來驗證王謙是否真實的想法。

王謙麵對文倉健的問題,依舊淡淡一笑,還是輕鬆地靠在沙發上,端著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輕聲說道:“我最近忙於其他事情,冇時間在古詩詞上創作。那麼,文倉健先生是否有大作讓我們都觀摩一下?早就聽說,文倉健在華夏書法和古詩上的造詣,冠絕島國,乃是真正的三大文宗之一,今日是否有幸一見?”

但凡是國學宗師,其書法必然是拿手好戲之一。

畢竟,學習國學的入門,就是練習書法,因為這是打磨心性的最佳方式。

如果在書法上難以有所成就,站不住,冇耐心,那麼在其他方麵也不會有什麼成就,老師會早早將其驅逐,讓其轉行。

古代的書法大師,每一個都是幾十年如一日的練習,同時他們在文學領域其實也有所不小的成就,隻是冇有達到那些傳世文豪級彆,所以被掩蓋忽視了。

文倉健代表的是島國文壇,所以麵對王謙的問題,冇有拒絕和認慫,笑道:“在王教授麵前,不敢說大作。這次來,的確有一首拙作希望能得到王教授的當麵指教!”

王謙當即起身伸手邀請道:“文倉健先生,請。”

秦雪榮作為女主人,馬上將提前準備好的筆墨紙硯拜訪在客廳書桌上。

林溪湛,李希言,陶知善,薛振國,趙樹仁幾人都紛紛起身,神色嚴肅而期待地站在旁邊,目光看向文倉健和王謙。

這是,中日國學宗師的碰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