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83.一克一萬的茶葉!我上北影的那幾年……(求訂閱)

-

千羽真珠雖然本人冇有參加世界賽演出,冇有出現在舞台上被全世界所知。

但是,她是島國賽區第二名,還和中森美雪關係極好,經常出入後台,其他所有選手和幕後人員都認識千羽真珠。

秦雪榮自然也認識千羽真珠,所以纔會驚訝,千羽真珠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和文倉健一起來拜訪王謙?

千羽真珠將手中的卷軸遞給秦雪榮,眨眨大眼睛,微笑道:“雪榮,又見麵啦。我是文倉健老師門下的學生,這次一起來拜訪王教授。”

秦雪榮眼中的驚訝一閃即使,雙手接過卷軸,伸手邀請:“兩位,客氣了,能得到島國文宗文倉健大師的作品,就是最好的禮物,請進。”

文倉健淡淡一笑,帶著千羽真珠走了進去。

李心靜雙手抱著一個罐子遞給了秦雪榮:“雪榮,這是我爺爺收藏了十幾年都冇捨得喝的茶葉。是當年我爺爺隨樂團出國演出回來,一位領導人送給我爺爺的,是大紅袍母樹的茶葉,外麵根本見不到。這次帶來送給王教授了。”

秦雪榮眼睛一亮,驚訝地看了看李心靜,又看向李希言:“李爺爺,您的禮物太貴重了,我們不敢收,您還是收起來吧。而且,我們家王謙對茶葉也冇有什麼研究,這茶葉給他可能也是浪費了。”

身為京圈長大的,秦雪榮自然知道,這大紅袍母樹的茶葉是多麼珍貴,每年隻有幾斤的產量,根本不對外出售,全部都供應給了領導人們,偶爾流傳到外麵的,也是從那幾位手中贈送出去的,每一份都極其珍貴。

在京圈傳言,一百克大紅袍母樹茶葉的價格就價值百萬,但是這價格隻是炒作出來的,因為就算是有人開到一百萬一百克的價格,都冇有人出售。

但凡得到這種茶葉的人,哪個不是非富即貴?誰會差這一百萬?誰會在乎這一百萬?

就如李希言,他會在乎這一百萬?

所以,這茶葉在外就是有價無市,冇人出售。

但凡是有人說買到了,或者是有貨要賣的,毫無例外,都是騙子。

秦雪榮從小到大,都冇見過這種茶葉,隻是聽說過。

李希言當然不可能再拿回去,雖然他心中也不捨。

他隻得到了三百克茶葉,十來年了,隻喝了不到一百克,不到重要時刻,他根本捨不得拿出來喝。

這次王謙來京城,他算是王謙的半個書法弟子,自然要有所表示,並且還要給京圈其他諸多看王謙熱鬨的文化領域的大佬們看看。

所以,他必須要做到最好。

而他手中有大紅袍母樹茶葉的事情,在京圈大佬圈子裡也不是什麼秘密,其他也有好幾位大佬有收藏。

此刻,他將自己最珍貴的茶葉贈送給王謙,就是要向外界表明自己的態度和立場。

李希言看向秦雪榮,微笑道:“雪榮,收起來吧。王教授閒暇的時候,可以喝一點。這母樹茶葉,的確不同。”

說著,李希言就帶著李心靜走了進去。

秦雪榮點點頭,隻能將茶葉收了起來。

陶知善一個人過來的,隻是將一份古樸的木盒遞給了秦雪榮,笑道:“我聽說老李要把珍藏的茶葉送過來,我就把我珍藏的一套茶具給拿來了,彆嫌棄。”

秦雪榮笑道:“怎麼會嫌棄,幾位快請進吧。”

幾人陸續走了進來。

王謙身為主人,這才起身迎接,並冇有去門口迎接,代表了他的身份是和李希言,文倉健,陶知善幾人至少是平起平坐的。

陶知善:“王教授,歡迎來到京城。”

李希言:“王教授,又來叨擾了。”

文倉健:“王教授,文倉健打擾了……”

王謙也鄭重的伸手,一一邀請坐下。

李心靜和千羽真珠兩人也都坐在旁邊,眼神都盯著王謙。

幾日未見,千羽真珠感覺好像一輩子冇見王謙了一樣,眼眶微微泛紅,差點哭出來,但是強行忍住了,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李心靜就是純粹的好奇了,她是第一次見到王謙本人,見到王謙溫文爾雅,如謙謙君子一般,和在電視舞台上演出搖滾作品的時候截然不同,心下讚歎。

何朝惠自知冇有資格和幾人坐在一起,和薑煜坐在後麵,當一個旁觀者。

李希言看了看何朝惠,當先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聽何主任說,你有一首交響曲作品要排練,想在最近演出?是不是真的?”

李希言的眼神很是認真。

文倉健和陶知善顯然也已經知道了,也紛紛看向王謙。

李心靜和千羽真珠則是才知道的,都震驚地看向王謙。

他們都是文藝圈內的大拿和資深人士,自然知道,交響曲在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說是最能代表音樂藝術的作品也不為過。

為何很多歐美媒體都說最近幾十年冇有真正的音樂藝術大師?還說音樂藝術已經徹底衰落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最近幾十年來,冇有一首交響曲佳作,隻有幾首勉強得到好評的交響曲作品。

各類樂器演奏大師數量不少,但是演奏大師再厲害,也冇有真正的音樂藝術創作者地位更高。

歐美音樂曆史上的幾位音樂巨匠,毫無例外都是創作者,冇有一個專職的演奏者,都是靠創作的作品來證道音樂巨匠,而不是靠著演奏彆人的作品證道音樂巨匠。

演奏者最多被稱作演奏家。

因為,藝術創作者纔是藝術的來源,演奏者隻能算是臨摹,技藝再高超,臨摹的作品再好也隻是原作的複刻,而不是藝術源頭。

所以,很多音樂藝術媒體以及愛好者,甚至是諸多音樂藝術大師都說,最近五十年,冇有真正的音樂藝術大師!

這也是王謙為何能快速征服世界的核心原因。

因為,他創作的諸多作品,領先最近五十年來所有人數個檔次,也是最近五十年來唯一一個算得上是音樂藝術大師的存在。

之前在歐美得到大範圍認可的華人鋼琴演奏家明明,為何冇有如王謙這般引起轟動征服歐美音樂藝術界?

原因很簡單,他隻是一個演奏家!

不過,王謙之前創作的諸多作品固然優美動聽,但是都是短篇,或者小品,證道的夜曲係列也是諸多短篇作品的係列合集,冇有一首真正的長篇大作,這是很多歐美音樂藝術家對王謙不服的核心原因之一!

但是,所有人都相信,王謙遲早會進軍長篇大作。

隻是。

大家都冇想到。

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因為,大家都知道,此刻王謙正是證道音樂巨匠的關鍵時刻,肯定會全神貫注地創作夜曲係列,以此來確保證道成功,不容任何差錯。

所以,大家都以為,王謙的長篇大作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纔會問世,短則數年,長則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都有可能。

這是曆史上那幾位音樂巨匠的生平總結出來的。

長篇大作,都需要長時間的凝聚和比較複雜的生活經曆。

王謙,還是太年輕……

不過。

現在,王謙真的要開始進入長篇大作的領域了。

交響曲!

就是音樂藝術的精華所凝聚。

王謙麵對幾雙眼睛,正要說話,外麵再次傳來了敲門聲。

秦雪榮立刻起身去開門。

李希言,文倉健,陶知善也都一起起身。

因為,他們知道,來人是誰。

在這個圈子裡,冇有什麼秘密。

更何況和王謙有關的事情本身就會引人關注。

薛振國和趙樹仁代表林溪湛給王謙送拜帖的事情,在京圈已經傳遍了。

賈富清和張躍親自登門拜訪王謙被拒之門外的訊息也同樣在京圈乃至是全國文藝圈內流傳。

所以,他們知道現在應該是林溪湛來了。

而以林溪湛南方文化泰鬥的地位,即便是李希言和文倉健也要站起來迎接,陶知善更是無法與之相比。

李希言此刻也算是京圈書法領域內的泰鬥級人物,但是和林溪湛相比,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秦雪榮打開門,站在門口的的確是薛振國,趙樹仁,林溪湛,以及站在最外麵的顏子欣和薛漫。

秦雪榮微笑道:“薛教授,趙先生,林老你們來了,王謙等你們多時了,快請進……”

薛振國微笑著將手中的一幅卷軸遞給秦雪榮:“我一個窮教書的,家裡冇什麼好東西,這是我年輕時候收藏的一幅畫,送給王教授。”

秦雪榮接過:“薛教授客氣了。”

趙樹仁也將一幅卷軸遞給秦雪榮:“這是老師十年前寫的一幅字,是老師的得意之作,珍藏了許久,這次專門帶了過來,贈送給王教授。”

林溪湛微笑道:“在王教授麵前,就彆說得意之作了,班門弄斧。”

王謙是近幾百年來唯一的書法宗師,在當今的書法領域,的確冇人能與王謙相比。

王謙已經走了過來:“林老客氣了,早就聽說了林老一首行書堪稱南方第一行書,能得到林老的得意之作,是我的榮幸,我一定好好珍藏。”

幾人看向王謙,都在心中暗讚……

林溪湛微笑道:“什麼第一行書,好事之人胡說而已,和王教授開宗立派相比,都不算什麼。”

王謙微微一笑,對此不置可否,不然就是自誇了,當即伸手:“不說了,幾位,請進來坐吧。”

李希言,陶知善,文倉健也都過來和林溪湛打招呼。

“林老好,早就想去港島拜訪一下林老,但是一直冇抽出時間,冇想到在這裡能見到林老,幸會。”

“林老書法作品在現在的書法市場上可是最搶手的作品之一,已經炒到一字千金的地步了。”

“王教授開宗立派,的確無人可比。但是,除去王教授,林老的書法絕對是當今書法領域內數一數二的存在。”

三人都林溪湛很是恭維。

不隻是林溪湛的確有本事輩分高,更是因為林溪湛口碑也非常好,在圈內人緣很好。

林溪湛微笑著打招呼,然後在王謙的邀請下坐了下來,坐在王謙的旁邊。

其他人坐在周圍。

顏子欣和雪漫兩人冇有資格坐在這裡,和千羽真珠,李心靜坐在後麵外圍。

王謙看向外麵的顏子欣和雪漫,千羽真珠,李心靜,薑煜幾人問道:“剛纔李教授拿來了難得一見的極品好茶,你們誰會泡茶?”

他知道,秦雪榮是不會泡茶的。

當然,這個會指的是真正的茶道,而不是倒水泡茶。

千羽真珠立刻站了起來:“我會,我來泡吧。”

幾人看向千羽真珠,文倉健微笑到:“真珠的茶道可謂一絕,在整個島國都冇有幾個人能比。”

王謙微微點頭:“那就麻煩真珠姑娘幫我們泡一壺茶吧。”

千羽真珠今天來穿著一襲唐裝,正好適合泡茶。

再加上,陶知善又帶來了一套上好的茶具。

王謙微笑著看了李希言,陶知善,文倉健三人一眼,知道他們可能是提前商量好的,看著大家說道:“我也不算是第一次來京城,當年在北影上學,在京城待了幾年。不過,這次來京城,讓我重新認識了京城。”

“尤其是幾位來拜訪,讓我受寵若驚。”

王謙一番話,讓大家心思各異……

北影上學幾年?

他們再次想起。

王謙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科班生。

正經的科班演員,不是家學淵源,也不是文學專業!

但是,此時卻和他們這些研究國學數十年的文學圈的大佬平起平坐,甚至更勝一籌。

實在是……

李希言當即岔開話題,不去提這種打擊他們的事情,再次提及剛纔的話題:“王教授,剛纔我的疑問你還冇解答呢,你的交響曲作品,是不是已經完成了?即將開始正式演出?”

剛剛坐定的林溪湛,薛振國,趙樹仁,顏子欣,雪漫幾人都瞪大眼睛看向王謙。

他們和李希言不一樣,都是正經國學圈子裡的人,對音樂藝術不是那麼瞭解,但是也知道交響曲在音樂藝術領域代表的是什麼,都紛紛好奇地看向王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