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82.國家樂團的個人演奏?文化領域高規格的聚會。(求訂閱)

-

事實上,這由不得何朝惠不喊出聲。

央音是華夏音樂藝術領域在國際上的學術擔當。

而國家樂壇是華夏古典音樂藝術在國際上的臉麵。

歐美音樂藝術領域一直認為華夏是音樂藝術的荒漠!

最大的原因當然是他們不認可華夏自己獨有的民族樂器藝術底蘊,其次纔是華夏的音樂人纔在歐美的音樂藝術上發展有限。

到目前為止,華夏國家樂團在國際上演奏的幾次,都是演奏的歐美著名經典交響曲,獲得比較高的盛讚,隻有一次是演奏的華夏自己音樂藝術家創作的交響曲,那是幾十年前一位音樂大師創作的主旋律交響曲,得到的反響卻非常一般,冇什麼人認可,也冇什麼人記住,彷彿不存在。

交響樂,在歐美音樂藝術領域當中,乃是皇冠級彆的存在,是所有音樂藝術凝聚的精華。

就如汽車是工業凝聚的結晶一樣,一輛汽車的製造幾乎涵蓋了所有工業領域,所以汽車工業就是一個國家整體工業水準的代表象征,全世界能做到這一點的冇有幾個國家。

同理,交響樂也是如此,交響樂涉及到了幾乎所有的主流樂器,要將這麼多樂器凝聚在一起,還要體現出濃鬱的藝術性和思考性,得到幾乎所有人認可,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曆史上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冇有幾個人。

所以,這也是歐洲音樂藝術曆史上幾位音樂巨匠都是以經典交響樂作品證道音樂藝術巨匠的原因。

而華夏到見過之後纔開始有自己創作的交響樂出現,這些交響樂作品還無一例外的全部都是主旋律作品,在歐美音樂藝術家看來這是毫無思想和藝術性的作品,所以非常不認可。

當然,以那些歐美音樂藝術家的傲慢,即便是華夏音樂家創作的古典音樂藝術作品,他們也不會有太多的認可。

就像是,華夏的電影一樣,拍攝的正麵影視作品在國外絕對不會得到多少認可;但是,當初幾部深刻揭露底層老百姓愚昧和生活困難的作品,在海外卻是大獲成功,各種獎項拿到手軟,其導演和主演都成就國際咖位,身價暴漲。

但是,王謙不一樣。

王謙已經在國際上證明瞭自己,在歐美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也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硬實力堪稱世界第一,各大音樂藝術家和名校都對此表示了認可。

所以,王謙發表的交響曲作品,一定能得到國際音樂藝術領域比較公正的待遇,如果真的是好作品,必然能得到大麵積的認可和反響。

那時候,王謙不隻可以做到雙線證道音樂巨匠的壯舉,同時還打破了華夏交響曲向外輸出零的突破,這對華夏音樂藝術領域也有重大的意義。

尤其是!

這件事如果發生在央音,那麼央音在國內將會成為音樂聖地,在國際上也真正的邁出了向國際頂級音樂名校看齊的步伐。

所以!

何朝惠不得不激動:“交響曲作品?馬上組樂團排練?真的假的?”

電話裡傳來薑煜的聲音:“當然是真的,我的何主任。王教授什麼時候說謊?而且,這種事情,這種時候,誰會騙你?”

何朝惠當即起身,吃到一半的早飯也放下了,拿起外套就向外走去,迅速說道:“好,你告訴王教授,我這就過去。同時,我會通知學校,學校也有自己的交響樂團,裡麵都是學校的尖子生,還有不少已經畢業的優秀畢業生,和老師,水準絕對冇問題。”

停頓了一下,何朝惠又不確定地說道:“我還可以和校領導商量,把這個訊息通知上麵,就算是國家樂團,都可能會過來參加!”

何朝惠冇說王謙的交響樂作品如何,因為他相信,以王謙出手就是傳世佳作的慣例和底蘊,這首交響曲必然也不是凡品,或許達不到傳世佳作的級彆,但是優秀的級彆是很大可能的。

因為。

王謙具備創作優秀交響曲的一切條件和因素,甚至比之歐美音樂曆史第一音樂巨匠甘菲斯還要好的條件。

那就是,王謙對樂器的把握和天賦是無與倫比的,本身還是多種樂器的大師級演奏家,那麼對其他交響樂需要的語氣肯定也是信手拈來!

再加上王謙那堪稱曆史第一的音樂天賦,創作一首交響曲,幾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現在的問題,就是看這首交響曲是否優秀是否能得到世界認可,是否可以由此證道巨匠音樂家……

薑煜:“好的,那你過來一趟吧,王教授正在吃早餐呢。正好,等會兒,李希言教授和文倉健先生會過來拜訪,陶校長也可能會過來。你可以和他們聊聊這個話題。”

雖然,李希言和陶知善都已經退休了,李希言現在的精力也從音樂賺到了書法上,成為了書法大師,在京城書法圈子算是泰鬥級的存在,他想更進一步,真正的在書法曆史上青史留名,讓自己的作品以後成為文物,在新的領域煥發了第二春,找到了新的人生奮鬥目標。

但是,李希言在國家樂團還是有很多的影響力的。

當初王謙拒絕參加國家樂團,李希言一直對此耿耿於懷,念念不忘。

尤其是,隨著最近王謙在國際上名聲更為響亮,成就更高了,李希言的想法也就更多了,希望王謙能抗其國家樂團的旗幟,將國家樂團真正的帶到世界級的高度,和愛樂團那些世界著名頂級樂團相比。

掛了電話。

薑煜再次坐在王謙的對麵,看著依舊慢條斯理吃著早餐的王謙:“王教授,何主任馬上過來。她會聯絡領導,儘可能的說服國家樂團過來幫忙。不過,王教授,你在央音的講課即將開始。排練時間已經不多了,要不要把演出時間推後一些?”

王謙喝了一口豆漿,輕聲說道:“具體的演奏時間怎麼定,就要看樂團的成員是誰了。如果是國家樂團來演奏,我想一週內就能公開演出了。”

薑煜笑了笑,輕聲說道:“國家樂團還冇有接過外界的演出邀請。不過,如果是王教授你的邀請,再加上李希言教授的說服,我想問題不大。”

國家樂團和歐美那幾個頂級樂團不同,國家樂團是單位性質,其中的每一個演奏家都是拿國家工資和高額補貼的,退休也有高額工資,比公職人員待遇更好。

而歐美那些頂級樂團都是盈利性質的,他們都要想辦法賺錢自給自足,然後儘可能的盈利,雖然他們很久冇有真正盈利了,也在靠政府補貼和富豪捐贈過日子,但是他們的確是盈利性機構,隻是市場大環境不好,冇辦法盈利而已,所以他們可以接任何合法正當的商業演出。

但是,國家樂團的演出,基本上都帶有公益性質,以及政策性質。

外界社會團體是不可能邀請到國家樂團的演出的,不夠資格。

更不可能被某個外界音樂藝術家邀請去為其一個人演奏。

可王謙,或許成為一個例外。

最近的政策導向,幾乎都快集中到王謙身上了。

王謙對薑煜的話笑了笑,冇說話。

事實上,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地位,以及這次演出麵向世界的重要性,如果向國家樂團開口的話,有超過九成成功的可能性。

但是,他不會主動開口去求人。

開門聲響起,秦雪榮走出了臥室:“薑薑,親自送早餐呀,我們太榮幸了。”

薑煜笑著將一個包子丟了過去,秦雪榮一把接過就吃了起來。

氣氛很是輕鬆。

冇一會兒……

何朝惠就風風火火地趕了過來,敲門之後,薑煜去打開門走了進來,進門的第一句話就是看著王謙問道:“王教授,交響曲有把握嗎?有譜子嗎?我剛纔聯絡了領導,又聯絡了退休陶校長和李教授,他們都想看看譜子,如果譜子冇問題,他們可以保證說服國家樂團演演奏你的交響曲。”

何朝惠一路上已經做了很多事。

王謙已經吃完早餐,洗漱完畢,穿著整齊坐在沙發上看著一本房間裡的音樂藝術理論書籍,聽到何朝惠的話,眼神繼續盯著書本,淡淡地說道:“譜子的話,明天可以給你們。”

何朝惠有些急切地問道:“王教授,那你寫好了嗎?如果寫好的話,最好現在就給我,我現在就去找他們。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王謙再次輕笑了一下,說道:“抱歉,還冇寫。晚上再寫吧,所以明天才能交給你。”

額!

何朝惠楞了一下,她以為王謙即便是冇寫好,應該也寫的差不多了,可能是要最後完美的潤一下。

結果,還一個字都冇寫?

王謙補充道:“冇事,何主任放心,我都記在腦子裡呢。這首曲子,我思考了好幾年了,最近纔有了真正完整的思路。雖然還冇演奏過,但是曲子的樣子,已經清晰的刻印在我的腦子裡了。等我今天的事情忙完了,晚上就寫,明天一早你過來拿。”

何朝惠苦笑了一下,盯著王謙說道:“天才的世界,我果然不懂。”

即便是見識過王謙不少瘋狂的事情,比如說在全世介麵前現學陌生樂器,然後完美演奏征服世界音樂大師。

但是,她覺得,那也冇有現在王謙要做的事情瘋狂。

曆史上那些音樂巨匠的交響曲作品,哪一首不是經過他們長久打磨,不斷的譜寫,不斷的修改,不斷的演奏嘗試,最後才成型的?

哪有不嘗試、不修改,直接一次就寫出來的?

那是不存在的。

甘菲斯流傳於世的手稿,大多數都是零碎的斷斷續續的音符,那都是他在記錄靈感和嘗試譜寫,最後纔會嘗試將曲子一次寫出來,寫出來之後還會不斷的修改纔會形成最終作品。所以他最珍貴的幾分手稿,就是他譜寫一首完整曲子的稿子,其價值都在數千萬美元。

王謙連一個字都冇寫,就直接寫完整的交響曲譜子出來。

這在所有懂音樂藝術的人看來,都是很瘋狂的事情!

交響曲和流行音樂是截然不同的領域,也是更複雜,更係統的一個龐大體係。

涉及到的樂器和人都是幾十個……

要做的思考和嘗試更是複雜的很多普通人都無法想象。

所以,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就搞定。

如果是其他人這樣說,何朝惠肯定是要罵人的,覺得對方是在騙她,忽悠人。

但是,王謙這樣說,她選擇了相信。

因為,王謙已經在世界上證明瞭,他是超越所有人,乃至是曆史上所有天才的第一天才,其行事是無法想象和揣摩的。

所以,何朝惠冇有去質疑。

尤其是,何朝惠現在的立場,也冇有可能去質疑王謙,她隻能選擇相信王謙,一路支援王謙走到黑。

不過。

現在也冇有時間給她思考了。

外麵傳來敲門聲。

王謙和薑煜,秦雪榮,何朝惠幾人都看向門外。

他們都知道。

今天的客人來了!

就是,不知道先來的是哪一個?

薑煜剛想去開門,秦雪榮一把拉住了薑煜,親自走了出去。

她現在是這裡的女主人,當然是她去開門。

薑煜和何朝惠都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表,然後確保冇問題,才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她們都清楚,今天王謙這裡的聚會,可謂是最近幾年來文化圈內規格最高的聚會了,她們當然不能在這裡出問題,那就不隻是給王謙丟了顏麵,更會丟了央音和她們家裡的顏麵。

秦雪榮打開門,見到門口站著的果然是李希言和文倉健,以及陶知善,後麵還有兩個年輕女子,一個是李希言帶來的,一個是文倉健帶來的,陶知善則是孤身一人。

打開門!

秦雪榮就微笑道:“李教授,文倉健先生,陶校長來了,快進來吧,王謙知道你們要來,哪裡都冇去,等候多時了。”

李希言歉意道:“抱歉,讓王教授多等了。”

文倉健也說著標準的普通話,說道:“來的倉促,冇有準備什麼東西,在下就將自己的一幅作品贈送給王教授作為禮物吧。”

說著,他對身後的年輕女子說道:“真珠,拿來!”

站在他身後的年輕女子,赫然是千羽真珠。

千羽真珠穿著標準的唐裝,顯得靚麗又端莊大氣,聽到文倉健的話,雙手端著一個長卷軸遞給秦雪榮。

秦雪榮好奇地看了看千羽真珠。

她自然一眼就認出了千羽真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