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78.熱鬨的京城,登門拜訪!(求訂閱)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578.熱鬨的京城,登門拜訪!(求訂閱)

作者:王謙,李青瑤,秦雪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34:27 來源:辛辛橫

-

王謙前往京城,隻帶了秦雪榮一個人!

也隻通知了一個人,就是何朝惠,想低調的去京城,低調的在央音待兩天,為講課多做一點準備。

畢竟是在自己國家麵向世界講課,王謙也有一絲緊張和凝重,不想出錯。

必須以最完美的結局來收場……

否則,可能都壓不住來自歐美的諸多名校師生,以及歐美的頂級音樂藝術大師。

不過……

當王謙帶著秦雪榮下飛機的時候,看著機場例外聚集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以及媒體,就微微苦笑起來。

看來!

在移動資訊時代,的確是很難保密。

何朝惠帶著幾位央音的領導和師生迅速迎接上來。

“王教授,我冇想到訊息竟然泄露出去了。”

何朝惠上來歉意地說道,眼神不經意地撇了一眼身邊的幾位校領導以及師生。

除了她,就隻有這幾位知道王謙來京城的訊息了。

但是,她也冇辦法。

她代表的是央音,王謙現在在國內以及國際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如此之高,她不可能一個人過來迎接王謙,那樣傳出去的話,會被人說道的,顯得央音對王謙不尊重不重視。

她隻能通知領導,多帶幾個學校重要人物去迎接,顯得央音的隆重。

可是,一旦訊息傳開,那就冇辦法保密了。

不出半小時,訊息就傳到媒體的耳朵裡了。

一旦被媒體知道了,那麼這個訊息就會迅速傳向世界的。

這不……

在一個多小時前,京城機場就已經來了上百家媒體以及數百自媒體網紅們來蹭熱度,各路歌迷粉絲更是聚集了數千人。

而這已經是官方管製的結果了,不然隻怕現在機場已經癱瘓了。

何朝惠聽說,外麵從機場去市區的路上也已經聚集了一路人。雖然可能冇有王謙在魔都回國時候那麼誇張的聚集數十萬人,但是至少十萬人以上還是有的。

何朝惠歎氣!

她怕,訊息傳開之後,王謙來京城就冇辦法安心地在央音指導這次演出了。

或許會影響這次麵向世界的講課效果。

何朝惠身邊的幾位領導也都熱情地上來和王謙握手。

王謙平靜地和幾人握握手。

這幾位在教育領域都是大佬級彆的存在,畢竟央音的級彆很高,不輸給水木京大這類頂級綜合大學。

但是,王謙對他們不感冒。

這些人,功利性太重。

王謙隨意應付了一下,就迅速說道:“我們先走吧,不然這裡會聚集更多的人。我不想給彆人造成困擾。”

這麼多人聚集,其他的旅客肯定會受影響。

何朝惠再次苦笑。

她冇說,校領導一開始是想組織上千名師生過來組成歡迎團隊的。

被她強行阻止了。

如果不是她和王謙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絡的話,可能還擋不住校領導們的熱情。

王謙拉著秦雪榮的手,看了看站在人群末尾的薑煜,輕輕揮揮手。

薑煜也苦笑了一下,她在家休息呢,被學校領導通知,強行過來參加歡迎王謙的工作了。

她知道,王謙肯定不喜歡這一套。

可是,礙於老媽的身份,以及她自己畢業於央音的情分,還有現在她也算是央音半個教授的職務,不得不答應校領導。

所以,她悄悄地站在末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王謙也看到了她,微笑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還好,官方提前準備好了車,從專用通道來到了機場門口,不然可能都過不來。

外麵密密麻麻的媒體鏡頭以及自媒體手機鏡頭,還有諸多舉著粉絲牌子支援王謙的粉絲們,一看到王謙出現,紛紛大聲呐喊。

“王教授,我愛你。”

“王教授,你是世界第一。”

“王教授……”

……

諸多媒體也冇有放過王謙。

“王教授,這次來京城,你會接受幾所學校的講課邀請?”

“王教授,據我所知,亞洲很多國家地區的文學大佬都來到了京城,可能近期會向你發難,你想好應對辦法了嗎?”

“王教授,島國文宗大師明澤疾步公開說你的文學才華是吹牛,你是華夏官方刻意製造出來的,你對此怎麼迴應?”

“王教授,棒國文學大師李宰誌表示想和你切磋一下國學,他說詩詞最早出現在棒國,還說你是棒國文化傳承者,你怎麼說?”

“王教授,您這次在央音講課會正式成為世界音樂巨匠嗎?”

“王教授……”

……

諸多媒體記者們都唯恐天下不亂,將最近幾天亞洲各國以及各地區的華夏文化大師的話都傳到了王謙的耳朵裡,故意說給王謙聽的當然不會有什麼好話了,基本上都是各種挑釁以及貶低,希望能當場激起王謙的一些情緒,以此來製造新聞話題。

可惜!

王謙麵對各種密密麻麻的媒體聲音,全部選擇了無視,隻是對著後麵諸多舉著牌子支援自己的歌迷粉絲們揮揮手,接著就拉著秦雪榮迅速上了車。

車子也冇有遲疑,在安保人員的護送下,迅速離開了現場,朝著央音開去!

最近幾天,王謙都會暫時居住在央音。

央音的校領導們也專門給王謙準備了一棟彆墅,並且將彆墅內的所有傢俱和用具全部換成了全新的,就等著王謙入住了。

車子離開機場,前往央音校區,路上兩邊都停滿了車子,很多人都站在車頂上對著王謙的車子揮手呐喊,基本上都是來支援王謙的歌迷粉絲。

京城的歌迷粉絲冇有魔都那麼人情。

不過,這也是必然。

畢竟,王謙來的訊息才傳出去冇多久,很多人不知道,或者知道的時候也冇時間趕過來了。

不像是上次王謙從紐約回魔都的時候,訊息已經提前傳出去一兩天了,魔都諸多歌迷粉絲自然有準備有時間趕過來。

而且。

王謙是魔都本地人,自然會更受魔都人的歡迎。

“王教授……”

“王教授……”

“王教授……”

車子緩慢地開著,雖然車窗緊閉,但是王謙和秦雪榮依舊能聽到外麵傳來清晰的呐喊聲。

秦雪榮低聲說道:“這是我見過的,京城最瘋狂的畫麵了。”

從小在京城長大的秦雪榮,也冇有見過這種畫麵。

即便是當年在京城舉辦奧運的時候,也冇有這麼瘋狂的熱情。

王謙冇有拉下窗簾,就坐在窗戶前,能讓外麵的人清晰看到自己,輕聲說道:“幾天前,魔都也是第一次出現那種場麵。”

秦雪榮點點頭,緊握著王謙的手,眼中滿是驕傲。

……

在京城某棟四合院內。

薛振國和薛漫,以及趙樹仁,林溪湛,以及一位年輕女子,幾人坐在電視機前,看著電視畫麵上播出的熱鬨畫麵。

正是王謙從機場出來時候人山人海的畫麵。

薛漫輕聲說道:“王教授應該會住在央音,我們要不要提前去拜訪一下?”

林溪湛身穿唐裝,手中拄著一根柺杖,手掌蒼勁有力,麵容滿是老人斑,但是精神矍鑠,雙眼炯炯有神,雪白的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穩如泰山的感覺,似乎不是一個文人,而是一個武者。

趙樹仁低聲對林溪湛說道:“老師,這就是王謙了,非常受歡迎。”

林溪湛點點頭:“我知道,他不是純粹的文人,還是一個流行歌手。他的幾首作品,我也很喜歡,非常具有思考性。振國……”

薛振國馬上答應道:“林老,您說!”

林溪湛:“這兩天,找個機會,先去拜訪一下他吧。我想親自當麵和他切磋一下書法,聊聊國學方麵的東西。”

林溪湛的眼神閃爍著光暈。

很顯然,他心中對王謙也心存疑惑。

畢竟,王謙太年輕,也太妖孽了!

不親眼見識切磋一下,他依舊有著懷疑。

停頓了一下,對著身邊站著的年輕女子說道:“子欣,到時候你帶上你的作品,和他聊聊。”

薛振國看了看站在林溪湛身邊的顏子欣,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豔。

當然,他不是對顏子欣的顏值驚豔,而是對顏子欣的才華驚豔。

他才接觸冇多久,但是也見過顏子欣的兩首作品,以及其談吐,學識方麵絲毫不輸給他了,其詩詞方麵的才華更是讓他震驚,幾首冇有發表過的作品,都算得上是詩詞領域的佳作,即便比不上王謙發表過的幾首傳世佳作,但是也是僅次於一籌的好作品。

這在當代社會,已經是極其難得的古詩詞天才了。

薛振國想了想,說道:“我等會兒就親自去央音一趟,給王教授遞上拜帖!”

林溪湛點頭:“就寫我的名字吧。”

薛振國楞了一下,隨後就鄭重地答應道:“好!”

寫上林溪湛的名字,那就是以林溪湛的名義去拜訪王謙了。

這是給了王謙最大的麵子了。

以林溪湛在南方國學領域的泰鬥地位,整個華夏,乃至是整個亞洲文學領域,都冇有幾個人有資格被他上門拜訪。

一般情況下,林溪湛想見誰,讓趙樹仁去通知一下,對方就會迅速過來拜見了!

根本不需要林溪湛親自寫拜帖,再親自上門。

這幾乎是將自己放在了比王謙低一個檔次的位置了。

但是,在場的幾人對此都冇有反對。

因為,不管是趙樹仁,還是顏子欣,亦或者是雪漫,他們都知道,這不是林溪湛真的就認可了王謙,承認了王謙的實力天賦和地位。

這隻是,林溪湛對王謙所釋出的那些作品,以及當代唯一書法宗師身份地位的認可!

不管王謙其實力和才華到底是不是真的。

但是……

瘦金體書法宗師的地位就值得林溪湛降低身份去拜訪。

不管王謙發表的那些作品到底是不是其自己的作品。

但是,那些作品都是傳世家族,以後必然會流傳千古。

這樣的傳世家族,也值得林溪湛降低身份去拜訪。

顏子欣眼神看著電視畫麵上麵對人山人海依舊淡定的王謙,嘴裡低聲喃喃念著詞句,仔細聽,能聽出是醉花陰的語句。

……

同樣,在京城另一棟古樸的彆墅內。

李希言也坐在梨花木椅子上看著電視畫麵。

在他旁邊,文倉健也雙眼盯著王謙,滿是審視的目光,輕聲說道:“師兄,此子氣質倒是沉穩。雙眼之中彷彿看透了世事……我倒是有些相信了。”

李希言點點頭:“我在魔都見過他一次,請教書法的時候。王教授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三十歲的人,好像已經七老八十,看透了時間一切,一些東西在他眼中都彷彿很淡然。不管是傳世詩詞作品,還是書法,都信手拈來,好像他已經練了一輩子了。”

文倉健眼中光芒閃爍,不知道思考著什麼。

李希言繼續說道:“他算是我的半個老師,來到京城,我不能不去拜訪。明天,我會親自去登門拜訪一下王教授。你去不去?”

文倉健楞了一下,隨後就明白,這是李希言必須做的事情。

李希言如今算是華夏書法領域內,在瘦金體書法上造詣僅次於王謙的第二個書法大師,算是直接師承王謙一脈的書法大師。

當王謙來到京城的時候,作為地主,李希言必須去登門拜訪,以示尊敬,再做到地主之誼的本分。

文倉健想了想,說道:“那我也一起去吧,先見見這位傳世奇才,交流一些心得。”

李希言:“那我等會兒就去央音遞上拜帖,明天正式登門拜訪,還要準備一點禮物,不能俗氣,也不能寒酸。”

文人的事情,就是麻煩!

李希言說著,就起身迅速去準備了。

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

王謙乘坐的車子速度緩慢,卻一直不曾停下過,來到央音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了。

而學校方麵也提前準備好了晚餐,幾位領導配著王謙一起吃了一頓飯,然後就完成任務離開了,讓何朝惠和薑煜母女兩去接待王謙。

“真累!”

薑煜無奈地吐槽道:“比我在洛杉磯的舞台上演出還累!”

王謙笑道:“所以,那些藝術家都超級宅,不然冇時間和精力去創作研究藝術。”

何朝惠在前麵帶路,走向前麵的一棟獨棟彆墅,電話響了起來,接聽之後,就麵色怪異地回頭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有人來拜訪你了……”

王謙聳聳肩,表示無奈,臉上一副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

還進屋冇坐下。

就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