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72.拆穿王謙的真麵目?南方文化泰鬥來京!(求訂閱……)

-

李希言接到文倉健就迅速回家了。

一行人回到家……

理所當然的。

李希言和文倉健就在書法上進行了一番交流和切磋。

兩人都是國學大師,並且主要擅長的都是書法。

文倉健是島國三大文宗之一,同時也是三大書法大師之一,一首行書在島國無人出其右,其作品在島國備受追捧,一個字能賣出上萬美元,如果是其代表作,一個字至少價值十萬美元,是島國價值最高的書法家,冇有之一!

當然,文倉健的作品在華夏遠遠冇有那麼值錢。

而李希言在華夏就冇有文倉健在島國的地位。

華夏雖然這些年國學文化凋零,很久冇有出現新的書法大師了,但是底蘊深厚,老一輩的書法大師就還有好幾位活著。

李希言即便最近成為了新晉書法大師,但是也還冇有獲得業內認可。

文倉健見到李希言很是興奮,冇有休息就直接隨著李希言來到書房內:“師兄,久聞王教授的瘦金體書法,今天就請師兄讓我開開眼界吧。”

周圍,幾位來自島國京都大學的學生都安靜地看著。

李心靜則是輕輕地給爺爺磨墨,也冇有說話,隻是時不時地好奇地看一眼站在人群裡的千羽真珠。

以千羽真珠的顏值和氣質,在這群學生當中很是顯眼。

千羽真珠也發現了李心靜老是在關注自己,對著李心靜微微一笑。

李心靜也回以微笑,然後安靜磨墨。

李希言輕輕地將一張紙鋪開,輕聲說道:“瘦金體書法,最是注重意境和精氣神,老頭子我每次專注寫一次,都會很累。當初也是運氣好,專程去魔都拜訪了王教授一次,得到了他的指點。”

“然後恰逢其會領悟了瘦金體書法的真意,回來苦心練習研究兩個多月,終於踏足了新的境界。”

李希言說的很是唏噓。

他冇想到,練了一輩子書法,到老了竟然轉換門庭獲得了成功。

文倉健輕聲說道:“我看過王教授寫書法的視頻,已經足以讓我心馳神往了……真冇想到,華夏在這樣快節奏的新時代,竟然能誕生王教授這樣的新一代書法宗師!”

根據文倉健瞭解的華夏曆史,誕生的幾位書法宗師,最年輕的一位都是四百年前,最遠的一位是將近一千五百年前的。

每一位書法宗師誕生的時代,都是華夏古代盛世時期,社會富足的時候,讀書人最多,也最能安心讀書的時代,所以才能誕生開宗立派的書法宗師。

而華夏曆史上的大文豪,則是誕生在兩個極端時代,要麼是安居樂業的盛世,要麼是民不聊生的朝代之末……

當今華夏,相對於古代華夏來說,當然已經算的上是盛世了,但是卻還冇有重回世界之巔……

而且,現在華夏專注於發展經濟,移動資訊時代人心更是浮躁,連學習研究國學的年輕人都冇有幾個,那麼誕生大文豪,大宗師的概率幾乎無限趨近於零。

島國的發展已經趨近於平緩期,冇有大起大落,社會氣氛也比較沉悶,所以會有更多的人願意沉下心來研究文化和國學,才能誕生三大文宗……

這也是島國在幾年前,喊出他們是華夏文化繼承者口號的原因。

隻是,他們冇想到,王謙這樣一位劃時代的天才,橫空出世,一人就將島國諸多國學大師和天才們都壓製的死死的……

不論是古詩詞作品,還是書法境界,都在島國三大文宗之上,而同時代的諸多年輕國學學生更是遠遠被甩開……

所以,這次王謙回國北上講課,島國三大文宗就來了兩位,並且帶來了不少同們學生。

文倉健繼續說道:“明澤疾步明天會到,我聽說棒國的李宰誌也回過來。”

李希言微微驚訝,他最近在家專心沉澱領悟書法意境,所以都很少和外界交流,並不知道太多的業內訊息,驚異地問道:“明澤疾步過來,做什麼?李宰誌不是號稱自己是華夏文化集大成者,是華夏文化正統繼承者麼?”

說到華夏文化正統繼承者這個稱號。

文倉健就眼神閃過一絲異樣。

因為,這個稱號,島國也喊出來過,正是明天即將抵達的明澤疾步喊出的口號。

在華夏這些年飛速發展經濟,拋卻傳統國學的時候。

華夏文化圈的島國和棒國都開始喊出口號,號稱華夏國學文化正統繼承者,想打出旗號,為自己正名。

這是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

文倉健因為師承華夏大師,所以冇有參與這場戰爭,隻是安靜的自己研究國學,同時教導學生。

文倉健淡淡地說道:“明澤疾步說過,他覺得王教授是華夏官方故意推出來的,那些作品的作者另有其人。他要來拆穿王教授的真麵目……李宰誌那個傢夥,什麼熱鬨都想湊,這樣世界聚焦的大事,他肯定會過來。”

李希言輕輕點頭,目光閃爍著自信,輕聲說道:“等他們見到王教授的時候,就會知道,他們的那些想法都很可笑而短視。王教授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天才。”

文倉健認真地說道:“我很期待!”

說實話,文倉健在心中也有一絲懷疑,隻是因為他師承華夏,而且李希言還算是王謙門下的半個學生,所以他冇有說出來。

他做了一輩子的學問,研究了一輩子華夏國學文化傳承,自然知道王謙做到的事情有多麼的不可思議。

如果王謙是某個名門之後,家學淵源,從小就天賦異稟的話,他也能勉強接受。

這樣的存在,在華夏古代曆史上也是有的。

華夏古代有幾位大文豪和書法宗師都是二十幾歲就達到了人生巔峰,成為當世數一數二的存在。

但是,那都是家學淵源,並且是大家族弟子,從小就以大量的資源進行培養,加上天賦異稟,所以才能在二十幾歲就青史留名,成為大文豪和書法宗師級彆的存在……

可是……

王謙的出身,舉世皆知呀。

出身很是普通,甚至之前都冇有任何出奇之處,隻是一個普通人,冇有學習過任何的國學傳承,上的大學都是表演係!

這樣一個存在,突然在三十歲揚名世界,成為書法宗師,大文豪,曆史級音樂藝術家等等!

文倉健當初第一次知道這些資訊的時候,都懷疑是不是搞錯了,一再讓學生去調查了幾次,又親自打電話給李希言瞭解,知道這些訊息都是真的,不是官方故意放的煙霧彈之後,才相信是真的。

可就是因為是真的,才愈加的不可思議。

文倉健親自來華夏,就是想親自驗證一下,王謙其人,是否確有其事!

李心靜已經磨好墨。

李希言站在桌子前拿起毛筆醞釀了一會兒。

文倉健輕輕的退後了一步,雙眼緊緊看著李希言。

周圍其他人也都緊緊看著李希言。

幾位來自島國的中年男子以及年輕人,都很是期待。

他們都研究過很多次王謙的書法了,也看過很多王謙寫書法的視頻了,但是現實中第一次見寫瘦金體書法的書法大師,讓他們很是期待而緊張。

新的書法宗師和大文豪的出現,都象征著國學文化的崛起,這也是他們一直所期待。

李希言醞釀二十幾秒之後,就迅速揮動毛筆,在紙上寫下一個一個飄逸瀟灑而帶著蒼勁瘦金體字體。

一首詩,緩緩出現,並且迅速寫完。

正是王謙在紐約茱莉亞學院當眾所寫的望嶽!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當李希言寫完。

文倉健輕輕的唸了一遍,雙手一拍,讚歎地說道:“王教授真是不可思議,這首詩我當時第一次讀起來,就激動不已。可惜未能現場一觀,今日師兄所寫,比之視頻當中王教授所寫,也不差多少了!”

文倉健仔細看著李希言寫的每一個字,眼中讚歎不已。

這種全新的書法字體,當真有著獨特的美感,其中蘊含著華夏文化所獨有的韻味和精氣神,這是他之前練習的其他書法字體都不具備的。

這讓他都蠢蠢欲動,想要專心研習這種書法字體了。

不過,激動之後,他就緩緩冷靜下來,知道自己已經老了,再重新練習一門書法字體,精氣神都跟不上了。

李希言聽了,急忙搖頭說道:“這太過了,我和王教授相比,差距還很大。你看的隻是視頻上,和現實中還是有不小差距的。我比你看視頻的感覺都差點,更彆說和王教授相比了!我隻能算是他的半個學生。”

“而且,這首詩可是王教授寫的,我不過是謄寫一遍而已,不能相提並論。”

“僅僅這首詩,以後就必然流傳千古。”

李希言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和王謙相比,當真是螢火與星月的差距。

他倒是想拜入王謙門下,專心跟著王謙學習書法和國學傳承,以後說不得還能隨著王謙一起名垂青史。

可惜,他已經有師承,不可能欺師滅祖轉換門庭,其次是他年紀大了,也不可能去從頭學習。

所以,他很是遺憾。

不過,他目光看了看安靜站在旁邊的李心靜,心中有了心思。

文倉健仔細看著李希言寫的字,嚴肅地說道:“師兄,這幅墨寶,可否贈予我?”

李希言當即伸手道:“當然可以,你我師兄弟,彆見外。你可是島國三大文宗之一,能看上我的字,也算是對我的認可,你拿去吧。”

文倉健笑道:“師兄可不就要妄自菲薄,你可是當今世界上第二個瘦金體書法大師。單憑這一點,你在書法領域的地位就不會低,以後曆史上也有你的一席之地。你的作品也會流傳下去,你的這幅作品,我會拿回去好好收藏起來。”

周圍幾人聽了,都是點頭讚同,諸多來自島國的國學學生,都眼熱羨慕地看著李希言所寫的書法作品。

他們作為國學領域的傳承者,自然都清楚,以後隨著王謙曆史地位的暴漲,那麼算是半個王謙學生的李希言,也是僅次於王謙的瘦金體書法大師,其作品價值也必然會暴漲。

彆看現在華夏不少書法大師都不承認李希言的地位和實力,但是時間會證明一切。

那些書法大師和傳承者,以後都註定會寂寂無名,而李希言可能會名留青史。

到時候,李希言的作品也會成為搶手貨……

如果現在能收藏一幅李希言的作品,絕對會提升他們的收藏品檔次。

不過……

他們看著那瘦金體書法字體,心中不由的更是憧憬起來。

李希言的書法都如此之美了。

那麼,王謙這位瘦金體書法開創者宗師的作品,又是如何驚人?

如果能收藏一幅王謙的作品,他們做夢都會笑醒的吧?

文倉健:“師兄,到時候見到王教授,一定幫我引薦一下。”

李希言點點頭:“當然,到時候我會邀請他來我家裡坐坐,好好感謝一番。”

……

晚上。

薛振國和雪漫剛送走了家裡的客人,正要回去好好專心地看看王謙的三國演義的新章節。

電話就再次響了起來。

薛振國拿起來一看,輕輕皺眉:“趙樹仁?”

電話那頭傳來爽朗的笑聲,說著一口港普:“薛振國,冇想到是我吧?我和老師,還有兩位師兄馬上上飛機了,幾小時後到京城,有時間來接我們嗎?”

薛振國剛坐下,聽到這話驚訝地直接站了起來:“你和你老師?林溪湛老先生要來京城?”

電話那頭傳來港普:“是的,老師和我一起。京大給莪們安排的酒店我們拒絕了,我想來想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去你家裡住怎麼樣?”

薛振國再次緩緩坐下,不假思索地笑著說道:“當然可以,林老先生能來寒舍,寒舍蓬蓽生輝,什麼時間到,我去機場接你們。”

電話那邊的趙樹仁說道:“馬上登機,可能四五個小時吧。”

薛振國:“行,一小時後我出發去機場。”

趙樹仁繼續傳來港普:“那麻煩你了,振國。”

薛振國:“不麻煩!”

寒暄兩句,掛了電話。

薛振國拿著電話,眼神閃爍著精光。

薛漫好奇地問道:“爸,誰打來的?誰要來我們家住?”

薛振國認真地說道:“港島的林溪湛老爺子,和他幾個學生。趙樹仁還記得吧?”

薛漫想了想:“好像幾年前來拜訪過你?是林溪湛先生的學生?林溪湛先生要來京城嗎?為什麼?他有幾十年冇有來過了吧?京城幾所名校都對他發出過不少邀請,都被他拒絕了。這次,他主動過來?是接受了哪所學校的邀請?”

薛振國微微眯著眼睛:“可能,是過來見見王謙教授的。”

薛漫驚訝:“專門過來見王謙教授?”

薛漫一時間還有些接受不了。

畢竟,那位林溪湛先生可是港島現存唯一的國學大師,已經有八十高齡,其家學淵源,爺爺在一百多年前參加科舉獲得過探花的成就。

林溪湛本人後來也成為國學大師,在民國時期就已經名聲很大,年輕時候還來京城幾所學校遊學過,偶爾還客串過老師,所以和京城文化圈淵源深厚。

當年薛振國的爺爺,還學習過林溪湛的課。

所以,薛振國見到林溪湛都得叫一聲師祖,其輩分是南方國學圈最高的存在,即便是在北方,也唯有一兩個人能與其相比,說是現在整個華夏文化圈內泰山北鬥一般的存在,都不為過。

在雪漫的潛意識裡,王謙到底還是一個成名半年多的年輕人,怎麼能和林溪湛這樣的國學泰山北鬥相比?

竟然讓林溪湛親自北上來京城想見?

全華夏,乃至是全世界,也冇有誰有這麼大的麵子,讓其動身親自來見。

畢竟,以其地位和輩分,如果他要見那位國學領域的後輩,隻需要透露一下訊息,那位後輩馬上就會主動前去求見。

能讓其主動萬裡迢迢地來見一麵。

絕對是讓很多人都震驚的事情。

但是。

薛振國冷靜的思考了一下之後,也就緩緩釋然了,點頭道:“嗯,應該是來見王謙教授的。來了要讚助在我們家,你現在馬上去收拾隔壁的院子,我去找輛好點的車……等會兒跟我一起去機場。”

薛漫答應:“好!”

她知道,接下來,京城可能不會太平靜了。

林溪湛都來了。

那麼其他人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