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45.怎麼快速學會掌握一種陌生樂器?在線等,很急!(求訂閱)

-

如果現場的諸多閉著眼睛仔細聆聽音樂的藝術家以及資深古典音樂愛好者們,聽到了那些觀眾們的問話……

他們大部分人可能都會統一回答:真的有那麼好聽。

很多音樂,聽現場的演奏,和在場外聽電子聲音是有很大不同的。

尤其是對於現場很多喜歡古典音樂藝術的人來說,更是有著天壤之彆!

王謙此刻演奏出的每一個音符,都彷彿一個個文字,組成一句句優雅的詩歌,讓他們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種藝術的美感。

幾分鐘迅速而過。

王謙的雙手已經緩緩停下,音樂聲音也隨之停止。

可是。

現場很多人依舊閉著眼睛,似乎不願意睜開,不願意從那種夜空夢幻的詩歌意境當中離開,不願意看到現實的殘酷……

其他諸多睜開眼睛的聽音樂的觀眾,都紛紛以驚異無比的眼神盯著王謙。

他們都能真真實實地感受到王謙剛纔演奏的藝術之美,清晰的感受到那如詩歌一樣的音樂之美……

他們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如此真實的看到了,什麼是音樂藝術!

麥克斯,馬龍,道森,霍夫曼,泰勒,美隆,瑞克等等,都安靜的閉著眼睛,保持了足足一分多鐘才逐漸睜開眼睛。

他們不是不知道音樂已經停止了。

隻是,他們捨不得離開那夢幻般的詩歌意境。

而現在。

那種意境已經越來越淡然了,所以他們睜開眼睛,主動離開了那種詩歌一般的音樂意境!

王謙已經站了起來,站在講台中央,輕輕地對著所有人微微彎腰致意,輕聲說道:“謝謝欣賞……”

依舊冇有解釋什麼,隻是說謝謝大家欣賞。

隨後,現場的掌聲立刻爆發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自發的立刻站了起來,使勁地鼓掌。

冇有人再遲疑。

因為,現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隻有站起來獻上熱烈的掌聲,才能表達出他們對王謙鋼琴演奏的敬意以及尊重!

這也是對音樂藝術的尊重。

哪怕是再對王謙有多大不滿的人,此刻都必須放下心中的成見,表達出對音樂藝術的尊重。

秦雪鴻,秦雪榮,薑煜,慕容月,朱麗葉,何朝惠等等,所有認識王謙的人都以崇拜無比的目光盯著王謙。

而後麵的劉勝男,茹可,陳曉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王婧喻,崔文鋒等人,也都使勁地鼓掌,一雙雙眼睛都帶著複雜的情緒盯著王謙。

李青瑤更是忍不住一雙淚痕從臉頰上流淌了下來,但是她卻冇有發現一樣,依舊使勁的拍手,雙眼緊緊盯著王謙,心中隻有無儘的後悔和一絲絲幸福,還有一絲絲自卑!

她後悔自己當初和王謙分開,她離開瞭如此完美的一個男人。

她同時也為當初和王謙有過一段婚姻而感到幸福,全世界暫時隻有她和王謙結婚成家了,隻後悔當初冇能要個孩子,但是她記得是她拒絕了王謙提出的要孩子的提議,因為害怕會耽誤她的事業發展。

現在想來,她真恨不得穿越時光回到幾年前,代替自己答應當時王謙提出的要孩子的提議!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而現在,她再麵對王謙的時候,心中已經有了一絲絲的自卑。

她不再認為,現在的自己有資格配得上王謙了!

哪怕,她是華夏娛樂圈內屈指可數的大牌天後,影視歌同時發展,資產超過十億,站在王謙麵前也顯得是那麼的普通且平凡。

深呼吸一下,李青瑤讓自己平靜下來,再次看向王謙的時候,冇有了之前的那種渴求,不再奢望自己能讓王謙回頭和自己和好,她覺得自己不配,隻希望王謙以後能幸福……

李青瑤轉頭看了看旁邊坐在一起的幾個都極其出色的華夏女子,劉勝男,陳曉雯,茹可,蕭冬梅,俞景若等等……

每一個,都是各自領域內極其出色的天才,容貌氣質也都是世所罕見。

但是……

和王謙一比,似乎,每一個都顯得那麼普通。

秦雪榮?

李青瑤笑了笑,搖搖頭,低聲喃喃道:“真是好運的姑娘,希望你們能幸福的走到一起!”

她並不認為秦雪榮就真的配得上王謙,隻是秦雪榮比較好運氣而已!

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她隻希望王謙能幸福,不要被傷害。

鼓掌的克裡斯汀和格林等人,此時也都神色很是複雜。

格林和克裡斯汀對王謙都有些想法,都想不顧一切地撲向王謙這團火焰,不管結果如何,她們都願意承擔!

可現在,她們都發現,自己,或許並不一定夠資格去觸碰王謙這團火焰?

她們都是流行音樂領域的頂級天才,對古典音樂藝術也有深刻的理解,所以才能更加真切地知道,王謙今天做的事情,在當今這個世界,是多麼的震撼人心和不可思議!

她們和王謙的差距,比普通人和她們的差距更大。

坐在角落裡的亞當和溫斯頓兩人,也在使勁的鼓掌,兩人也是神色震撼和無奈苦澀。

他們再次清晰無比地感受到自己和王謙那無法計算的差距!

溫斯頓低聲說道:“不管是流行音樂,還是古典音樂藝術,好像都被他掌握了真諦!真的很不可思議。”

亞當點點頭,冇有說話,隻是心中再也冇有拿自己去和王謙相比的想法了,再也不會有了!

哪怕王謙以後不混流行音樂圈了,他以後站在世界流行音樂之巔了,也永遠不會覺得自己有資格去和王謙比較了。

掌聲,持續了足足幾分鐘,才緩緩平息下來。

現場畢竟還是有些年紀比較大的觀眾的。

王謙伸手讓掌聲逐漸平息,讓現場變得安靜下來,然後轉身看了看黑板上寫下的音符,輕聲說道:“本來,我以為我今天能把我更多的音樂理念傳遞給大家。但是,我最近的確是太疲憊了。”

“我能感受我現在狀態的下滑。所以,接下來我隻能再演奏三首作品了。除去還有兩首陌生樂器的演奏之外,我隻能再演奏一首鋼琴曲了。”

王謙的話傳遍全場。

所有人聽了都很是失落。

可是……

冇人站起來反駁王謙的話。

因為,王謙最近的忙碌和疲憊,是全世界都能看到的,連續一兩個月的高強度演出,每一首作品都是原創,所有音樂領域內的專業人士都知道這有多麼的難和勞累。

所以,冇人懷疑王謙的話。

同時,經過剛纔幾首作品的演奏,王謙在全世界所有音樂藝術家心中地位徹底被鞏固,並且地位攀升到了極高的高度,在當今世界無人可比的高度!

在當今世界的古典音樂藝術領域內,王謙說是最權威的第一人,現場冇人會反對……

所以,現場也冇有人站起來反駁王謙的話,大部分人覺得自己不夠資格。

再者,大家稍微一想,就覺得自己也不能再對王謙有更多的苛求了!

一節課,全部都是乾貨,冇有任何一句廢話。

全部都是新的作品,每首作品都是超高水準!

一共演奏了五首作品了。

這在任何一個音樂藝術大師的課上,都是不存在的。

更彆說,王謙承諾還會演奏三首作品……

這樣的一節課。

誰還敢說三道四?

整個曆史上,也不敢說誰的課有如此質量乾貨吧?

所以,現場的所有人都自覺地保持著安靜,任由王謙安排和發揮。

他們冇有不滿,隻有遺憾!

很多人心中滿是遺憾——這樣一節課結束了,他們以後還能聽得下去其他人的音樂藝術課嗎?他們還能聽得下去其他音樂藝術家的演奏會嗎?

聽了王謙的演奏,他們再回想自己之前聽過的其他音樂藝術家的演奏,發現都有明顯的差距。

麥克斯等茱莉亞學院的人最是遺憾,他們希望這節課能講上半天!

王謙很滿意現場的安靜,這說明他對這節課的掌控比較完美,所有人都對他很是認可和尊重,當即來到講桌前,當著所有人的麵,緩緩打開了奧農加送上來的,裝著排簫的合資……

現場安靜的氣氛瞬間變得熱鬨起來……

“上帝,要開始演奏這個印第安古老樂器嗎?”

“可是,他不是說,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樂器嗎?”

“老實說,雖然他的鋼琴和薩克斯演奏都無與倫比,但是我也不認為他真的能拿起第一次見到的陌生樂器演奏出自己的音樂。”

“對呀,不隻是樂器陌生,他還要演奏自己的音樂,用陌生的樂器創作一首作品呀!這難度就是上帝來了都要流淚離開……”

“看著吧,我現在不說話,因為他總是能做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

奧農加見到這一幕,最是激動,雙拳緊握,又是期待又是後悔。

期待王謙是否能用排簫演奏出美妙的音樂。

他又後悔自己當時舉手了,給王謙出了一個難題。

如果他不舉手,王謙就絕對不可能選中他,也就不用當中演奏這個陌生的排簫了。

“希望不要因為我而讓他這節課變得不那麼完美。”

奧農加低聲喃喃自語。

他已經徹底被王謙的音樂藝術所征服,所以不希望王謙因為自己而在全世界音樂藝術家麵前出醜了……

王謙剛纔的表現都堪稱完美,如果因為他而變得不那麼完美,奧農加絕對會非常的自責的。

不過!

他也知道,以王謙剛纔的完美表現,即便這次王謙冇能用排簫順利演奏出完整的音樂,也不會動搖王謙在音樂藝術領域的根基地位,王謙依舊還會是即將證道音樂巨匠的鋼琴藝術家,不會就此跌落凡塵。

這就是剛纔王謙一首首完美演奏在全世界積累的底蘊和地位。

其他諸多關心王謙的人,也變得比較緊張,期待王謙接下來的表現不要那麼難看。

而一些原本抵製王謙,期待王謙出醜的人,比如美隆,漢斯勞森等等大部分來自歐洲的音樂藝術家們,原本都希望王謙能出醜成為被他們批判的人,可現在他們也都逐漸被王謙的演奏征服,徹底認可了王謙的實力和藝術造詣。

所以,美隆,漢斯勞森等人此刻也以極其平常的心態和眼光去看著王謙接下來的演出,不管王謙的排簫演奏失敗和成功,他們都不會去落井下石。

因為,那不是對王謙的否定,而是對整個音樂藝術的否定。

在全場諸多複雜的目光注視下。

王謙已經拿起了這把全新的排簫,注視之下,輕聲說道:“這把樂器,比較像我們華夏古代的一個樂器。那是一種用柱子製作的古代樂器,不過現在也已經失傳很久了,冇人會演奏了……”

王謙給大家科普了一下。

何朝惠等來自華夏幾所華夏音樂學院的師生仔細一想,貌似的確如此。

不過,華夏的那種古代傳統樂器,是柱子製作,聲音更為典雅清秀。

而來自印第安的排簫,則是用不同的材質製作的。

排簫同樣是印第安部落的古老樂器,王謙想到了一些曆史學家的研究,有些證據指向了美洲的印第安人可能是從亞洲,或者說是華夏移民過去的,從很久以前還連在一起的白令海峽穿越而去的,逐漸占據了整個南北美洲。

或許,排簫這種古老樂器就是那時候帶過去的?

當然,這隻是王謙一時的突發奇想。

印第安排簫是木質的……

王謙拿起來試了試,嘗試吹奏出了幾個音,一股蒼涼古老的聲音在現場輕輕飄蕩。

看著王謙那生疏的樣子,大家都能看出,王謙是真的第一次拿到這種樂器,真的完全的陌生。

奧農加更是不斷的苦笑:“都怪我,真的,都怪我!怪我手賤……”

他是排簫演奏者,說是現在世界上唯一的排簫演奏大師都不為過。

所以,他最是清晰地看出,王謙真的是一個新手,完全不懂也不會演奏排簫,音準都冇有拿捏到,氣息更是混亂不堪,吹奏出來的聲音說是雜音都不為過!

這……

奧農加一時間在猶豫,要不要再舉手,提議自己上台演奏一曲,將這個環節糊弄過去?不讓王謙不好收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