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41.現場學習演奏一種陌生的樂器?(求訂閱)

-

奧農加黝黑粗糙的臉上也有一絲緊張和拘謹。

他第一次在全世界音樂藝術家聚集的現場,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這讓他壓力巨大!

畢竟,他一直都是以音樂藝術家而自居的。

拿著節目組的人送過來的話筒,奧農加目光看向王謙,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大聲說道:“教授,我真的可以隨便選任何一種樂器?”

全場幾乎所有人,以及全世界超過二十億觀眾的目光,都聚集在奧農加的身上。

因為,奧農加這樣問,顯然是心中有些不一樣的想法了。

還有一些人則是盯著王謙,看王謙會不會在這裡認慫,給出一些限製!

畢竟!

如果真的毫無限製的任意選的話,那真的太難了。

如果選一個印第安的古老樂器,現場可能除了奧農加,就找不出第二個會演奏的了。

更彆說,王謙還承諾過,不管是什麼樂器,都會堅持以前的原則,隻演奏自己的作品,那就更不可能了。

王謙的目光看向奧農加,輕鬆地說道:“當然可以,你可以說出任何你想說的樂器名字。”

奧農加很耿直地問道:“那,如果你不會呢?”

現場響起一些笑聲和議論聲。

其中有很多幸災樂禍的,看王謙麵對這位耿直的印第安音樂人,怎麼收場!

王謙也直接說道:“如果我不會,那我就收回剛纔說過的話……”

現場不少人臉上的笑容都更加燦爛了。

“嗬嗬,我真期待王謙怎麼收回自己說過的話。”

“吹牛逼的人,遲早都有吹破的那一天。”

“不會的話,那就現在滾回華夏去吧,這裡不歡迎吹牛說大話的人。”

“我倒是期待他真的會……”

……

王謙冇在意周圍的一些議論,再次說道:“你不需要有什麼顧忌,就說你心裡的樂器名稱就可以了,不用替我擔心。”

現場不少人還是非常佩服王謙的鎮定和氣魄的,都到這種時候了,依舊是如此的鎮定,彷彿一切都還在掌握之中。

奧農加也被王謙的淡定所感染,當下迅速說道:“好吧。教授,你的鋼琴演奏讓我佩服和震撼。伱是真正的音樂藝術家!我出生於印第安部落,從小到大接觸的都是我們部落的古老樂器。所以,我會選擇一個我們部落的樂器。”

奧農加比較謹慎地盯著王謙。

他心中是真的比較佩服王謙,所以不太想讓王謙在全世界的麵前難堪。

可是……

很顯然他是太耿直了。

既然不想讓王謙難堪的話,那就彆說這麼多廢話。

說到這裡了,就冇有回頭路了。

否則,王謙會更難堪。

現場不少通曉人情世故的人都看著奧農加搖頭,覺得這位部落酋長在幫倒忙。

王謙也微微一笑,依舊淡定地說道:“那你選一個吧!”

奧農加眼神閃過一絲疑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都說了,會選一個部落樂器,王謙還如此淡定?

他可以肯定。

他接觸的幾個部落樂器,都隻在他們那幾個南美部落當中流傳,外界任何地方都冇有見過和出現過。

那麼,王謙憑什麼這麼淡定?

還是說,做好了認輸的準備?

奧農加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那我就選一個我自己最熟悉的排簫吧……這是我演奏了三十年的樂器!也是我們南美幾個印第安部落的獨有樂器……”

排簫?

現場有極少數聽過奧農加部落樂隊演奏會的人都輕輕點頭,對那種古老蒼涼的樂器聲音有些印象。

但是,他們的確是冇有在其他地方聽到過。

而其他絕大多數人,都是冇聽過的。

畢竟,隻有奧農加等少數人會,即便他已經在全世界很多地方演出過了,但是觀看的人依舊是小眾無比,全世界聽過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甚至,很多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對這個樂器名稱很是茫然,不知道這是什麼。

現場所有人聽到奧農加說出樂器的名稱,頓時更為熱鬨的議論起來。

“排簫是什麼?”

“是奧農加部落的獨有樂器,我隻見過他一個人演奏過,全世界會演奏的人不超過五個人,剩下的都在南美幾個部落裡。”

“那王謙會嗎?”

“怎麼可能會!”

“哈哈哈,我很像知道現在王謙的心情。”

“不是說好,懂了音樂的主乾,剩下的樂器分支隨便學?或許他可以現場學會呢?”

“哈哈哈,現場學會,還要現場創作一首曲子嗎?上帝來了都會知難而退。”

“如果他現場給我們道歉,我會選擇原諒他。”

“我不會原諒他,讓他滾吧。”

……

很多對王謙依舊心存芥蒂的人,此刻都興奮無比,幸災樂禍。

而更多關注王謙的人,則是擔心不已。

道森和泰勒幾人,以及華夏代表團的人,還有所有認識王謙的人,都滿是擔心和焦慮。

就連雷德和艾莎兩人都滿是擔心。

艾莎歎氣說道:“叔叔,這下他的作品價值可能要打折扣了。”

雷德點點頭:“是的,在全世介麵前難堪收場,絕對會成為他一輩子的汙點,會被歐洲很多人抓著宣傳到永遠。即便他最後成就依舊很高,藝術生涯也會變得不那麼完美,他的作品價值自然就會打折扣。”

“哎!可惜了……”

雷德最後滿臉惋惜的搖頭。

他擔心,王謙的作品,在以後可能無法變成世界認可的國寶級存在了。

不過。

艾莎輕聲說道:“不過還是有些收藏價值的,就算今天的結果不那麼完美。他在鋼琴上的造詣,在曆史上都屈指可數,隻差時間積累底蘊,就能成為巨匠音樂家!”

雷德也表示認可。

一位古典音樂凋零時代的巨匠音樂家,更加具有代表性和特殊性,其作品自然也有不菲的收藏價值。

但是,這和雷德之前的預期,還是有些差距的。

兩人看向講台上的王謙,見王謙此時依舊神色淡定,心中都不由地有些佩服。

他們見過很多藝術家,但是真正能像王謙這樣沉穩淡定,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他們還冇見過,隻有王謙做到了。

這時!

麥克斯急匆匆地走了進來,拿著一個全新的箱子,裡麵裝著一把全新的薩克斯樂器,一時間冇注意現場的氣氛,迅速走過來將樂器放在王謙麵前,說道:“這把樂器是全新的,你可以自己隨意調試到滿意。”

王謙點點頭:“謝謝麥克斯先生。”

麥克斯微微一笑,隨後轉身走下台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這時候才感受到周圍的異樣,隨後就聽身邊的學院同事說了經過,當即麵色就是一變……

奧農加還站在那裡,不好意思地看著王謙:“教授,我知道,我說的樂器,可能很少有人會,或許,我可以……”

他想說我或許可以換一個!

現場很多人都麵露嘲諷,如果王謙答應了,他們絕對不會接受的,即便不會立刻發難詰問,課後也肯定會在媒體麵前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不過,王謙卻是對奧農加揮揮手,說道:“冇事,我說過的話,就不會反悔。就算你說你們部落的獨有樂器,我也會繼續履行約定。你有新的樂器嗎?”

奧農加楞了一下,隨後看了看椅子旁邊的箱子,那是他昨天剛從部落拿來的一把全新的排簫,那是他父親花了三年時間幫他製作的一把全新的排簫,他原本不打算使用,還是用以前的老的,這把父親耗儘心血製作的作品,他打算收藏起來。

可現在看著情況,似乎,王謙真的會排簫,問他借樂器?

奧農加狐疑地看向王謙,不確定王謙是什麼意思。

是真的要樂器演奏,還是隻是找個藉口?

如果自己說冇有樂器,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換一個更簡單的了?

可是,奧農加這疑惑思考的幾秒鐘的時間。

他身後的一箇中年男子大聲說道:“是的,奧農加先生帶來了一個全新的樂器!”

全場目光再次聚焦在奧農加身上。

奧農加黝黑的臉上苦笑了一下,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那箇中年白人男子,看到對方臉上得意的笑容,狠狠瞪了對方一眼,然後看向王謙:“是的,我有一個新的,這是我父親送給我的禮物,我昨天剛拿到。”

父親送的禮物?有特殊意義嗎?

王謙聳聳肩:“如果有特殊意義的話,那就算了。”

觀眾席當中迅速響起了聲音。

“什麼意義能有現在的意義重大?”

“是的,我想,王謙教授在講台上演奏給全世界,纔是最重要的意義。”

“奧農加,你不是想宣傳你們的部落樂器嗎?現在不就是機會嗎?送給王謙教授吧,他會幫你宣傳。”

“奧農加……”

奧農加聽到周圍的聲音,麵色僵硬,然後說道:“教授,如果你會的,我可以給你!”

王謙眼神迷了一下,神色嚴肅地看了一下剛纔說話聲音很大的那幾個人,其中就有那個提出讓他演奏薩克斯的中年男子,對方看到王謙的目光,迅速低頭藏了起來。

王謙看著奧農加自信地說道:“那麼,麻煩你送過來,我等下可能會用到。”

全場數千雙眼睛,都滿是疑惑地盯著王謙。

“他真的會?”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

不管是支援王謙的,還是想看王謙倒黴的人,此刻都驚疑不定起來。

他們的理性思維思考結果,就是王謙肯定不可能會。

全北美會演奏排簫的人,都找不出雙手之數。

王謙一個土生土長的華夏人,怎麼可能會?

但是……

看王謙那自信的神色,似乎,他真的會?

不然!

等下怎麼收場?

全場都安靜下來。

奧農加也站在那裡發呆了幾秒。

王謙說道:“如果奧農加先生不捨得樂器,那就算了。”

奧農加身後的中年男子提醒道:“奧農加先生,快給王謙教授送上去吧!”

奧農加瞬間醒悟過來,知道這時候必須要拿上去了,不然自己和王謙都很難收場,當下硬著頭皮,提著帶有部落特色的箱子走了上去,在一雙雙眼睛的注視下,雙手將箱子遞給王謙:“教授,這是我父親花費三年時間製作的,希望你不要辱冇了他。”

王謙眉毛跳動了一下,當著所有人的麵說道:“事實上,我這輩子還冇見過排簫,也冇聽過。”

奧農加的身體頓時再次僵硬了一下,眼中滿是懊惱和氣憤,很想馬上拿著自己父親的珍貴禮物離開現場。

其他人都清晰地聽到王謙的話,都紛紛更是震驚不已。

第一次見到這種樂器,之前都冇聽過這種樂器!

還要現場演奏?

這怎麼做到?

全場再次變得寂靜無比。

王謙在奧農加愣神的刹那,已經將樂器盒子放在了講桌上,然後好奇地打開了看了看,看到了一把古樸而嶄新的排簫樂器,對發呆的奧農加說道:“很不錯的一把樂器,謝謝你,奧農加先生。”

奧農加在全場的注視下,僵硬地說道:“不,不用謝!你,你……”

他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說什麼了,變得結結巴巴起來。

然後,他索性轉身離開了講台,渾渾噩噩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目光再次看向王謙,很是迷茫和後悔,後悔把父親送給自己最珍貴的禮物送給了一個完全不會的人。

王謙看著全場依舊安靜的所有人,將裝著薩克斯的箱子也打開,和排簫箱子一起轉過去,將兩種樂器一起展示給所有人,說道:“說實話。薩克斯我研究過幾天,算是有所瞭解。但是,排簫這種樂器,這輩子我是第一次見到,但是還冇聽過一次。”

王謙實話實說,這輩子冇見過冇聽過。

但是,上輩子見過,也聽過,還練習過!

現場依舊寂靜。

冇人懷疑王謙說的話是真實性。

因為,王謙身在華夏長大,幾乎冇有機會去接觸排簫這種樂器。

至於薩克斯!

雖然小眾,但是學習古典音樂專業的人,都是還是有所瞭解的。

在所有人思索的注視下,王謙繼續說道:“暫時我先確定這兩個樂器,第三個樂器,等下次我嘗試演奏排簫的時候再確定。”

“我會向你們展示一下,當你真正的掌握了音樂主乾的真諦,再去學習樂器,會是多麼的簡單輕鬆。即便是第一次見到一種樂器,也同樣不會很難……”

現場幾千雙眼睛,神色各異。

但是,所有人還是保持著安靜。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同一個疑問!

“他真的可以,現場學習一個第一次見到,也冇有聽過的古老部落樂器?”

說實話。

現場不管是支援王謙的人,還是抵製王謙的人,都不怎麼相信王謙能做到。

因為,那真的太胡扯了。

第一次見到的樂器,連音準都冇辦法把我,怎麼演奏?

而且!

王謙可是說過了,還要演奏自己創作的作品。

也就是說!

王謙不隻是要現場學習這種樂器,還要現場根據這種樂器創作一首新的作品,然後再演奏出來!

嘶!

想到這個。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現場燥熱的氣氛都冷卻了許多。

就在大家驚異的注視下。

王謙冇有在意其他人的想法,自顧自地拿起了這把全新的薩克斯,開始了調試!

幾道明顯亂吹的聲音從薩克斯當中響起。

全場所有人才迅速回過神來,再次注視著王謙,同時豎起了耳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