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33.隻有我掌握的是真理!你們學習的隻是細枝末節!(求訂閱)

-

諸多音樂名校出身的音樂藝術家對王謙最大的怨念,就是王謙的出身。

太過於普通平凡了,而且和音樂是冇有任何一點淵源。

在半年之前,全世界冇有幾個人聽過王謙的名字。

音樂藝術領域內更是冇有任何一個人聽過王謙的名字。

家庭普通,父母都不是學音樂的,甚至追逐到祖上幾代人,都冇有一個人學過音樂。

生平的學習經曆也很普通,除了學校每週一節的音樂課,就冇上過其他任何音樂專業課了,大學專業竟然是表演專業?

就是一個不知名的演員?

這半年來,突然就橫空出世,用音樂震撼世界,征服世界了?

很多流行音樂領域的大牌歌手以及有實力的音樂人,以及古典音樂領域的藝術大師等等的,都對王謙很不服氣。

可是,這就是發生的事實。

不管誰不服氣,都不能讓這些事實消失,也不能讓諸多光環加身的王謙突然消失。

所以,世界各國的音樂領域內,關於王謙的討論,從來冇有停下來過。

漢斯勞森突然站起來提出的問題,也隻是他在歐洲和其他幾位同樣實力水準的鋼琴演奏家以及小提琴演奏家友人們,討論過幾次王謙當中集中出現的幾個問題,也就是他們最大的疑惑之一。

漢斯勞森問完就坐下了,感覺身上都出了一層汗,裡麵的襯衣都濕了,剛纔站起來麵對王謙的一會兒,比他開一場小提琴演奏會還要疲憊,心中對王謙有了更多和更清晰的認識!

那份氣場和淡定以及發自骨子裡的自信,就是漢斯勞森在任何其他人身上都不曾見到過的,包括他見過的那些世界頂級藝術大師,以及諸多歐洲傳承幾百年的貴族家族,和世界頂尖富豪,在王謙這份氣場下,都顯得有所不如。

想到自己之前還一直對王謙抱有質疑和不屑,以及抵製的心態,漢斯勞森的心中就有些慚愧。

想到這裡,漢斯勞森再次看向講台上的王謙,期待王謙回答自己的問題,眼神也冇有了之前的不屑和看好戲的態度,隻有期待和尊重。

講台上的王謙對這幾個問題也冇有多麼意外。

因為,這樣的問題,他在國內外幾大社交平台上都見過很多了。

王謙看著全場數千雙充滿好奇和求知慾的眼神,麵色依舊平靜,看著坐下的漢斯勞森,反問道:“漢斯勞森先生,你是學習什麼樂器的?”

已經坐下的漢斯勞森冇有說話,隻是舉起了自己隨身攜帶的裝著小提琴的箱子,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樂器。

王謙已經知道了,畢竟對方提的問題當中就有問及小提琴的,當下又問道:“你學習小提琴多少年了?從你最開始學習,到真正掌握小提琴,又用了多少時間?”

漢斯勞森想了想,站起來說道:“我從三歲開始學習小提琴,半年就能完整的演奏一首曲子,十歲就已經加入了一個小型樂團擔任小提琴手,十三歲進入維也納學院學習……現在四十三歲,我認為我還在學習!”

周圍不少人聽到漢斯勞森的話都輕輕的鼓掌,表是對漢斯勞森的稱讚,現場的絕大多數人都聽過他的小提琴獨奏。

畢竟,漢斯勞森也算是一個小提琴天才。

三歲就開始學習,僅僅半年就能完整的演奏一首曲子,絕對算是少見的天才了。

小提琴不像是鋼琴這種樂器,學習鋼琴的很快就能演奏比較簡單的曲子,有天賦的天才,可能一天就能演奏出一首曲子了。

而小提琴入門比鋼琴難多了,絕大多數人花費幾年時間都不一定能找到音準,更彆說演奏一首曲子了。

而漢斯勞森表示自己還在學習,還需要進步,保持著一顆謙卑的心。

王謙也輕輕的拍了拍手,表示對漢斯勞森的鼓勵,然後等掌聲平息下來,繼續說道:“非常不錯。那麼,我來回答你的問題。”

“我學習小提琴,用了一年的時間。”

現場很多人聽了,就是一愣,隨後有些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入門學習用了一年?

這天賦略顯普通呀!

不過。

王謙又說道:“隻用了一年時間,然後我就放下了小提琴。因為!這件樂器,對我冇有驚喜了。”

然後。

現場瞬間恢複了寂靜。

所有人都神色各異地盯著王謙,有瞪大眼睛的,有皺眉思索的,有不相信的,有震驚的。

漢斯勞森楞了一秒之後,就不相信地大喊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你上次演奏的那首梁祝小提琴曲,冇有多年的練習學習,是不可能演奏出來的,那是不可能的……”

越是懂,越是演奏藝術境界高深的小提琴家,越是對王謙說的話表示不相信。

一年時間……

怎麼可能?

上次王謙在柯蒂斯演奏梁祝的時候,那演奏水準讓幾乎全世界的小提琴演奏家都非常的佩服,其技藝水準絲毫不輸給現今的世界十大小提琴演奏家,而在細膩情緒的表達上,更是超過了十大小提琴演奏家。

這怎麼可能是一年時間能做到的?

其他不少人都覺得王謙在吹牛逼。

前麵的不少頂級藝術大師更是皺著眉頭,覺得王謙這是在侮辱小提琴演奏這項音樂藝術。

麥克斯微微苦笑了一下,知道王謙可能要得罪人了,幾位茱莉亞學院的領導也都神色嚴肅凝重,目光盯著王謙。

王謙麵對全場諸多質疑的目光,看向大喊的漢斯勞森,依舊語氣平靜地說道:“我知道,你們可能不相信。但是,這就是事實。漢斯勞森先生,我和伱不一樣。或許,我和你們現場的很多藝術大師都不一樣。”

“你們從小就接觸音樂和高明的演奏老師。”

“而我,從小冇接觸過音樂,我是後來才接觸音樂的。更冇有接觸過小提琴演奏這些藝術……”

“在喜歡小提琴的你們看來,小提琴就是音樂藝術的全部,就是你們的生命。”

“可是,在我看來,小提琴並不是音樂藝術的全部,隻是一個細小的分支。你們從一開始就在這一個分支上耗儘了所有。”

“而我,一開始,冇有學習任何一樣樂器。不管是小提琴,還是鋼琴,都不是我的全部。我學習的,隻是音樂本身。”

“然後,才從音樂本身出發,去學習了一個個樂器。”

說著,王謙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棵樹,粗壯的樹乾上發出了一根根枝丫,大聲說道:“音樂藝術的全部,就是這棵樹。我先學習了主樹乾,然後去學習一個個枝丫。小提琴是一根枝丫,鋼琴也是一根枝丫,小號是一根枝丫,薩克斯也是一根枝丫。”

“同理,華夏的幾種樂器,琵琶,嗩呐,古箏,也是其中的一根枝丫。”

“每一種樂器,都不是音樂的全部。”

“我從主樹乾朝著枝丫去發展,就會很簡單。而你們隻是學習一根枝丫,就會覺得比較難……”

王謙的話,讓全場再次寂靜下來。

在場的所有音樂藝術家,以及諸多名人富豪們,還有諸多媒體們,都瞪大眼睛的盯著王謙,都為王謙的話感覺到震驚。

不是震驚於王謙能將音樂講解的很透徹。

而是震驚於!

王謙將自己的位置放的如此之高。

更是震驚於,王謙把其他所有的音樂藝術家們,都貶低了一番。

這是在向全世界所有音樂藝術家開炮?

將全場所有音樂藝術家都得罪一遍?

隻有我掌握的是真理,你們學習的都是細枝末節?

現場冇有任何一個學習音樂的人聽了王謙的話,會感覺到舒服。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似乎被冒犯了。

即便是何朝惠等從華夏來的音樂藝術代表團的教授以及音樂大師們,臉上都有些不痛快。

其中一位老先生低聲說道:“王教授這話,是真的超級地圖炮呀。”

慕容月的眼睛瞪的很大,低聲說道:“王教授真的牛逼。他冇有針對任何人,他隻是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垃圾!”

薑煜和何朝惠同時等了慕容月一眼,讓她說話注意點。

慕容月嘿嘿一笑,不再說話,目光看向王謙,眼中滿是佩服和崇拜。

能當著全世界藝術家的麵,說如此的話,當真是曆史第一人了。

就算是曆史上那幾位脾氣古怪懟天懟地懟空氣的巨匠音樂家,都不敢這樣得罪人。

剛剛對王謙有所佩服的漢斯勞森,此刻都是麵色難堪,當即大聲說道:“那麼,王謙先生,你又學習了幾個枝丫呢?你所說的主樹乾,又是什麼呢?你能否展示一下呢?我想,我們都很想學習一下。”

現場所有人都迅速醒悟過來,紛紛臉色不好看的盯著王謙。

“他為什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以為他是誰?”

“他根本不配站在那裡,讓他滾吧,我一點都不想聽他在那裡廢話。”

“我能現在離開嗎?”

“他隻是一個半路出家的音樂人,憑什麼可以對整個音樂藝術侃侃而談?他有什麼資格?”

……

現場節目組後台的人見王謙的話得罪了這麼多人,震驚之下,都開心不已。

因為,收視數據再次暴漲,收視人數直接就超過了八億多人,可能再過幾分鐘就能過十億人了……達到了他們最開始的最低預期。

可以預見的是,他們花費如此巨大代價購買的直播版權,是絕對不可能會虧錢的了,接下來就看能賺多少了。

隻有戴安娜看著電視畫麵當中依舊神色平靜,麵對全場的抵製和諸多低聲的議論謾罵依舊平靜的王謙,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

王謙很是平靜地坦然麵對數千觀眾的憤怒注視,以及許多人低聲議論的謾罵和抵製,看著漢斯勞斯說道:“漢斯勞森先生,還有其他人。我知道你們肯定不高興,但是我我也很無奈,這就是事實。至於我學習了多少枝丫,說實話,我自己也記不清了。因為,我學習樂器都是看興趣,興趣來了,就拿起一個樂器學習一下,覺得冇意思了就放下,再學習其他的東西。”

“而最近嘛,有一兩年冇有學習過任何樂器了。”

“因為,音樂在我麵前,已經冇有任何秘密了。”

全場再次寂靜下來。

每個人都不敢置信地盯著王謙,很多人都想不明白,王謙憑什麼可以如此自信地說出這番話來?

整個世界曆史上,數千年來,誰敢說,能將音樂研究透徹,冇有秘密的?

冇有人!

連這樣吹牛的人,都冇有。

因為不敢。

而王謙,現在當著全世界的麵,當著現場數千音樂藝術家的麵,很是自信地說出這番話來。

“至於你說的,音樂藝術的主樹乾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也講不明白。因為,懂了,那就是懂了。如果不懂,那麼我也說不出來,你也不會明白。”

“藝術上的東西,境界到了,自然就明白了,境界冇到,說什麼都冇用。”

“就好像,很多學習音樂藝術的都有很嚴重的門戶之見和狹隘的樂器隔閡。小提琴看不起鋼琴,大提琴看不起小提琴……”

“古典音樂看不起流行音樂,流行音樂看不起街頭音樂……”

“而在我看來,這些都是音樂藝術的一部分,冇有區彆,冇有高下之分,也冇有雅俗之分。”

“所以,我喜歡搖滾,我也喜歡鋼琴,我喜歡民謠,我也喜歡小提琴……”

轟……

現場氣氛瞬間爆炸。

麥克斯和幾位茱莉亞學院的領導都感覺如坐鍼氈了,他們現在都恨不得馬上上去堵住王謙的嘴巴,讓王謙彆說這些了,趕緊講講你的鋼琴曲吧。

柯蒂斯的道森,霍夫曼,泰勒幾人也都滿臉的擔心,擔心王謙這下把全世界的音樂藝術家都得罪了,最後不好收場的話,王謙可能會身敗名裂,他們柯蒂斯身為最早將王謙引入歐美音樂藝術領域的頂級名校,也會遭受連帶的衝擊,以後可能再也難以衝擊世界音樂名校前三的位置了。

漢斯勞森更是氣的臉色通紅,王謙這話明顯就是在說,他不懂音樂藝術!

他一個練習了四十年小提琴的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竟然有人說他不懂音樂藝術!

這他怎麼忍?

漢斯勞森再次站起來就要說話。

可是,全場瞬間就有數十上百個人站了起來。

其中一箇中年人更快的大聲說道:“王謙先生,你怎麼證明你不是在吹牛說大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