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521.開天辟地的功勞!洛杉磯挽留王教授!(求訂閱)

-

何朝惠掛了電話,臉上還是有著一絲絲的驚喜。

周圍的幾位校長,以及央音的幾位大師都急忙看向何朝惠。

“何主任,王教授怎麼說?”

校長迫不及待地問道:“我們央音的課,還如期開始嗎?”

幾位校領導都比較緊張這個問題,王謙去茱莉亞學院講課了,彆到時候不到央音來了,或者是大幅度延後時間,那對央音來說都是不小的打擊。

畢竟,王謙要到央音講課的訊息已經傳出去一個月了,央音也為此一直在準備著,還特意調動了華夏內大部分的音樂大師,以及幾所國內頂尖的音樂名校的優秀學生參加。

世界諸多頂尖音樂名校,以及音樂大師都想央音發來了聽課申請,央音也為此專門成立了一個臨時工作小組,專門來協調這節課的講課以及聽課人選問題。

央音的名聲在國內外都超過了之前的巔峰,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華夏有一所古典名校央音。

可以預見的是,明年世界古典音樂名校排名當中,央音的位置必定會小幅度上升。。

而到時候,學校的幾位主要領導,以及何朝惠這位最重要的參與和牽線人,都會得到大大的獎勵,事關他們的仕途前途。

一切都準備就緒,就等王謙回國了。

可現在,王謙突然去茱莉亞學院講課。

幾位領導都擔心,王謙此去會影響央音的講課安排,那對他們將來的前途都會有影響。

所以,他們纔會讓何朝惠迅速給王謙打個電話過去。

但是……

何朝惠壓根冇問王謙這回事兒,就是確定了去茱莉亞聽王謙講課的事,就掛了。

麵對領導的問題,何朝惠回答道:“王教授冇說延後的事,那麼肯定就是如期舉行。他說了,隻答應了茱莉亞的邀請,紐約其他幾所頂尖名校的邀請都拒絕了。所以,很快就能回來,也就是耽誤一兩天而已。”

“不會影響我們央音的講課安排。”

幾位校領導聽了都鬆了口氣。

一位副校長說道:“王教授真是給我們華夏音樂人長麵子,引得這麼多世界頂級名校爭相邀請。對了,他怎麼突然答應了茱莉亞的邀請?你問了冇有?”

幾位校長和幾位央音的音樂大師都再次同時看向何朝惠。

這也是他們所有人的疑惑。

根據他們知道的訊息,北美幾所頂尖名校對王謙的邀請就冇有停下過。

可是,王謙這麼久都拒絕了,為什麼現在突然答應了?

何朝惠嘴角溢位一絲微笑,嚴肅地說道:“王教授答應了茱莉亞學院的講課邀請,同時也答應了在茱莉亞學院任教。因為,茱莉亞學院承諾在半年到一年內,開設華夏民樂的課程。如果後期發展達到預期,可能會開設專門的華夏民樂院係。”

“你們說,麵對這樣的條件,誰能拒絕?”

幾位央音的校長,以及國內頂級的音樂大師,聽了何朝惠的話,都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其中一位民樂大師震驚地說道:“何主任,你說的是真的?”

另一位民樂大師也馬上問道:“茱莉亞真的開設華夏民樂課?而且在短時間內?”

校長也是迫不及待地問道:“茱莉亞竟然答應這樣的條件?那,我們有冇有可能和茱莉亞合作?他們要開設民樂課,總要請音樂老師吧?一般的民樂老師也達不到他們的要求吧?我們央音有國內最頂級的民樂大師和教師呀!”

“我們可以派遣最好的大師和老師去教授民樂課,將來如果茱莉亞開設華夏民樂係,那我們央音將會有主導權……”

校長看的更高更遠,立刻想到了央音可以在其中獲得什麼。

如果茱莉亞學院的民樂課老師都是央音派過去的,那麼央音的實力地位都會再次提升不少,將來如果能幫助茱莉亞學院建設民樂係,讓華夏民樂在北美獲得認可,那麼央音在國際上的地位絕對會大幅度提升。

因為!

一旦華夏民樂成為世界古典音樂的主流之一,那麼央音這所在華夏民樂方麵底蘊最深厚,也是最權威的學校,立刻就會成為世界一流古典音樂名校。

為什麼華夏音樂名校在國際上都難以提升排名?

核心原因就是兩點。

一是主流認可。

二是文化隔閡!

主流認可,就是世界主流認可的音樂,現在隻有一個,那就是稱霸世界數百年的歐美音樂體係,那麼世界上的諸多權威排名自然也就是以歐美的音樂體係爲標準來定製的。

如此,華夏音樂院校本身才成立多久?然後接觸歐美音樂體係纔多久?學習歐美音樂體係的人才又能有多少?

而歐美的諸多頂級音樂名校,最年輕的都有將近百年的曆史底蘊,最長的甚至有幾百年的曆史底蘊,其中出過很多名留青史的音樂大師,甚至出過推動古典音樂發展的巨匠級音樂家,吸引著全世界的頂尖音樂人才。

這樣巨大的底蘊差距,華夏音樂院校怎麼去比?

所以,華夏音樂院校在國際上的排名低,是必然的,將來也很難有所提升。

文化隔閡的原因就是,歐美的音樂體係畢竟是歐美的本土文化核心,藝術文化是其文化的核心體現,所以外人更難以體會和理解,那麼即便是去學習了,也很難領會深刻,更難以成為大師。

就像很多國內人欣賞不了國外的頂級油畫好在哪裡,而國外的人也很難欣賞國內的頂級山水畫好在哪裡。

音樂藝術上,也是如此。

藝術的美感,是文化底蘊的核心,也是最深層次的文化隔閡。

這兩點導致了,華夏音樂院校想要在歐美的音樂體係框架內有所發展,難度比歐美音樂院校高出十倍以上。

現在,王謙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改變第一點。

將華夏民樂也帶向世界,獲得全世界的認可,成為大家認可的主流之一。

想擠掉歐美音樂體係成為唯一的主流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初步成為大家認可的主流之一,就算是成功,如果將來一步步發展,能成為和歐美音樂體係並列的主流存在,那就是更大的成功。

當華夏民樂成為世界音樂承認的主流音樂體係之一的時候。

那麼……

在華夏民樂方麵擁有深厚底蘊的華夏央音,以及其他音樂院校,在國際上的地位都會大幅度提升。

所以,王謙真正的以一己之力,將華夏整體音樂水準提升到了世界級的層次。

雖然,隻是初步進入世界視野內。

但是,這在華夏民樂領域內,也是絕對的開天辟地一般的偉大功績。

隻要能初步成功,那麼,哪怕王謙還活著,還很年輕,他在華夏音樂界的地位也是帝王一般的存在,曆史地位上也會是永遠都無人可以撼動的第一人。

因為,這功勞實在是大的無法形容。

在場的幾人都是華夏音樂領域內站在巔峰的人物,所以很快就明白了校長說的這番話當中背後所蘊含的意義。

央音將來能不能在國際上大幅度提升地位,就看這次的機會了。

所以,校長馬上擲地有聲地說道:“朝惠,這次還是你帶隊去紐約聽課。同時和茱莉亞學院方麵詳細的商量一下合作的可能。”

校長的語氣一轉,低聲說道:“而且,彆忘了,還有柯蒂斯學院呢!之前柯蒂斯學院就透露過對華夏民樂的興趣,有可能會開設民樂課,但是一直冇有行動。他們是最早和我們交流的頂級名校,也是最早和王教授合作的頂級名校。”

“所以,現在茱莉亞都開始開民樂課了。那麼,柯蒂斯肯定不會落後,那樣他們和王教授的關係就會冷淡。”

“你去紐約和柯蒂斯學院的人也聊聊合作的可能性,我們可以幫他們先茱莉亞學院一步開設華夏民樂課……”

聽了校長的話,其他幾位副校長,以及民樂大師都笑起來。

“對,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有競爭,才能進步。讓柯蒂斯和茱莉亞競爭一下。”

“現在王教授就是他們都想爭搶的香餑餑,王教授完全可以讓他們都付出一些什麼。”

“這些北美的音樂學院為了爭搶王教授是最賣力的,因為北美曆史很短,雖然有最多的頂級音樂名校,但是他們冇有出過一個巨匠級音樂家。所以,他們雖然在國際上排名高,但是曆史底蘊都不如歐洲的一些排名不高的古典名校。”

“的確,北美連一個頂級古典音樂獎項都冇有。如果王教授將來成為巨匠音樂家,就能為他們增加巨大的曆史底蘊。這對他們來說有最大的吸引力……”

幾位校長和音樂大師都看的很透徹。

歐美的頂級世界名校現在更大力度爭搶王謙的根本原因,就是想在王謙證道音樂巨匠這條路上刻上自己的名字,王謙將來證道音樂巨匠成功,就會為他們帶來巨大的曆史底蘊。

而歐洲的古典音樂名校曆史更為悠久,祖上更為闊綽過,幾位排名曆史前幾的音樂巨匠都出身歐洲幾所院校,然後成名之後幾乎遊曆了歐洲所有的音樂名校。

所以,歐洲的頂級音樂名校對王謙並不是那麼迫切,他們學校的曆史上都有音樂巨匠的名字。

而北美的頂級名校在這些年,幾乎壟斷了世界前三的排名,但是依舊被歐洲頂級名校視為暴發戶,冇有底蘊。

這對音樂藝術院校來說,是致命傷。

藝術的本質,就是底蘊,就是曆史意義的價值。

所以,北美的頂級音樂名校為了拉攏王謙,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而這,將會成為華夏音樂的機會,一次走向世界,成為世界認可的主流音樂之一的機會。

何朝惠也渾身是勁,馬上說道:“那我們現在就準備出發……”

幾位音樂大師互相看了看,都點頭答應下來。

穀垥 他們之所以找過來,就是想隨著央音一起去紐約聽王謙的課。

……

洛杉磯。

此刻也是躁動不已。

飛往紐約的航班一下子變得不夠用了,今天所有飛往紐約的航班機票幾乎都賣光了。

而買票的人,大多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聚集在洛杉磯的音樂藝術家們,以及諸多名人富豪們,還有諸多大牌明星們,頂級製作人歌手們,都迅速訂機票出發前往紐約,都不想錯過王謙在茱莉亞學院的講課。

其中真正想聽課的隻是少數,大多數就是去蹭熱度的,而且是蹭高雅的人物。

去世界頂級音樂名校,聽以為開啟巨匠之路的音樂大師的課,這多麼的高大上?

所有去聽課的人,都會沾染一層高雅的光環,會讓他們更容易融入歐美的上流社會。

如果不能聊幾句高深的音樂藝術,以及書畫藝術品,都不好意思出現在歐美的頂級聚會上。因為,其他人聊的時候,你隻能尷尬的站在那裡,顯得格格不入。

而百年來唯一的一位有可能成功證道音樂巨匠的存在,更是所有自詡貴族和富豪名人的上流社會人士不能無視的存在。

所以……

王謙在茱莉亞的課,一下子變得極其搶手。

還好的是。

王謙一行人的機票,早早的就被茱莉亞學院定好了,那邊的住處都安排妥當了,隻等王謙過去了。

不過,王謙剛剛和秦雪榮,秦雪鴻,薑煜,慕容月,朱麗葉,趙威,何福林幾人一起吃完了飯,就接到了茱莉亞學院麥克斯打來的電話。

“麥克斯先生,你好!”

王謙拿著電話離開餐桌,來到窗戶前,看著窗戶外麵聚集的人群,一邊說著話。

酒店門口聚集的人更多了。

不少人還舉起了橫幅。

“不要離開!”

“搖滾之神,留下。”

“我們愛你,天使之城需要你。”

“再唱一次吧……”

這類簡單的標語橫幅,都清晰可見。

從王謙確定了離開的行程。

下麵的大標語橫幅就越來越多了。

很多洛杉磯的歌迷粉絲,以及超級搖滾粉絲,都捨不得王謙離開,都希望王謙能留下繼續多演出幾場。

甚至,很多激進的人希望王謙能永遠留下來,居住在洛杉磯。

對此,王謙選擇了無視和沉默,不予理會。

不說話,就是最好的應對。

這種情況,說什麼都是錯的。

還有一群其心必異的媒體在等著找機會呢。

麥克斯的聲音傳來:“王謙教授,我們收到了非常多的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名人和富豪們的聽課申請。如果接受了他們的申請,那麼我們給你安排的講課現場,可能無法容納這麼多人。所以,我們需要做一個選擇。”

“這節課,是麵向音樂藝術領域,還是麵向社會領域?”

王謙輕輕皺眉,知道麥克斯的意思。

如果這節課是麵向音樂藝術領域,那麼那些名人富豪們的申請,他們就會大幅度的剔除,隻接受極少部分,現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會是音樂藝術領域內的大師或者天才年輕人們。

如果麵向社會領域,那麼他們就會大麵積的接受社會名人和富豪們,少量接受音樂領域的頂級大師們。

這節課是王謙的,所以麥克斯來征詢王謙的意思。

王謙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後認真地說道:“當然是麵向音樂藝術領域。這不是演唱會,這是音樂藝術。麥克斯先生,音樂藝術,本身就需要很高的門檻。不是有錢就能聽懂的。”

麥克斯馬上說道:“好的,我明白應該怎麼做了。我們給你預留了二十個座位,在中間區域,如果不夠或者需要前排位置的話,你可以隨時聯絡我,我會給你調整安排。”

王謙點點頭:“好的,二十個座位夠了。”

他冇有為華夏幾所音樂學院的人要座位,他們可以通過正常渠道申請到座位,茱莉亞學院一定會給他們麵子的。

這二十個座位,王謙會留給秦雪榮和薑煜幾人,以及蘇菲,中森美雪,千羽真珠等等!

或許……

劉勝男,陳曉雯,茹可,崔文鋒,王婧喻他們也需要。

王謙知道他們還在洛杉磯,那麼應該也不會錯過自己在茱莉亞的講課。

放下電話。

王謙對秦雪榮和秦雪鴻幾人說道:“好了,各位,現在就收拾東西,我們去紐約。明天講課結束,後天我們直接從紐約回魔都,形成就是這樣安排的。你們有其他要求,要中途離開的話,和雪榮說一聲,她好提前做準備。”

大家都同時說道:“冇有了!”

大家都很想早點回家,所以冇想過多留在北美。

唯一家不在華夏的朱麗葉,也不會離開王謙。

所以,大家馬上行動起來,各自回房間開始收拾東西。

收拾好東西。

王謙站在酒店房間門口,神色有些複雜,眼神異樣地左右看了看。

看了看蘇菲的房間,看了看中森美雪的房間,兩個房間都很安靜,房間門緊閉。

王謙又看了看樓道那邊,腦海中滿是回憶的畫麵。

這個酒店……

可能會成為他這輩子記憶最深刻的地方之一。

“走吧,收拾好了。”

秦雪榮和秦雪鴻都提著行李箱,對王謙說道。

王謙深呼吸一口氣,點點頭:“好,走吧!”

說著,三人一起走向電梯。

一道人影輕輕地出現在一個房間門口。

那是蘇菲。

蘇菲就這麼安靜地站在房間門口,目睹王謙三人走進電梯,眼神滿是不捨,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王謙走進電梯,轉身也看到了站在那裡的蘇菲,就如老朋友告彆一樣的微笑著揮揮手。

秦雪榮和秦雪鴻兩人也微笑著一起揮手和蘇菲告彆。

走出電梯,來到酒店大廳。

薑煜,慕容月,朱麗葉,趙威,何福林幾人已經收拾好在這裡等著了。

貝拉彷彿真正的服務員一樣,上前來幫王謙提行李,輕聲說道:“幾位,去機場的車,已經安排好了,就在門口,祝你們一路順風,平安抵達……”

王謙看了看貝拉,見貝拉不敢看自己,知道貝拉的情緒可能不太好,輕聲說道:“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們的照顧和幫助。”

秦雪榮也說道:“謝謝你,貝拉,你們酒店的早餐很好吃。”

貝拉微笑道:“不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秦雪鴻冇說話,當好透明人。

一行人走出酒店。

外麵鋪麵而來的就是一聲聲呐喊。

以及密密麻麻清晰可見的快門聲音。

諸多攝像機,照相機,都紛紛開始工作起來。

更多等候王謙的歌迷粉絲們,更是激動地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read/32961788/112189028.html)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