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494.大師膜拜!隻是興趣愛好而已……(求訂閱)

-

嗩呐的聲音越來越顯得歡快而喜悅,同時還呈現出了許多的其他清脆聲音。

一幅百鳥爭鳴,一起飛舞的畫麵逐漸清晰地在所有人耳朵當中呈現出來……

現場十萬人依舊安靜無比,一雙雙大眼睛都盯著舞台上的人影,盯著大螢幕上的清晰特寫,耳朵都豎了起來。

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也在現場,不過位置比較靠後,所以想看清楚隻能看大螢幕的特寫。

徐笑笑盯著王謙的身影說道:“王教授這嗩呐的水準,在國內絕對是第一。我聽過幾位國內的嗩呐大師的演奏,冇有王教授演奏的好。當然,或許是因為這首曲子更好。”

徐文文好奇地問道:“這是他自己創作的曲子?”

徐笑笑理所當然地點頭道:“當然,這還用說嗎?這首曲子,我冇聽過。難度很高,雖然我對嗩呐不瞭解。。但是以我的水準,就能看出和聽出,王教授施展了至少五六種嗩呐的高難度演奏技巧,其他的一些演奏手法一看也不簡單,肯定也很厲害。”

徐文文盯著王謙讚歎道:“王教授真是神人!”

徐文文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路人,她家裡可以算是文藝世家,知道要將嗩呐這項樂器自學到這種程度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嗩呐大師,哪一位不是吹了一輩子纔有現在的水準?

王謙纔多大?

僅僅三十歲而已!

冇有師承,自學成才,而且同時還學習了其他很多樂器,都達到了世界頂級大師的水準。

其他人學習研究一輩子,都不如他自學隨便搞搞。

有時候,天才與頂級天才的差距,比普通人和天才之間更誇張。

徐文文覺得,王謙不論是在音樂領域還是文學領域,都真的是神一樣的存在。

……

亞當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有些懵逼地看著畫麵當中的王謙,聽著這種他第一次聽的樂器音樂聲,心中有些怪異,也有些震撼。

他這才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和王謙的差距!

這種嗩呐演奏,即便他是第一次聽,也能清晰地聽出王謙在其中表達出的東西,甚至仔細感受之下,還能看到那一幅幅畫麵。

他知道,這種演奏水準,放在鋼琴上,那是妥妥的世界頂級大師級的存在。

“嗬嗬……”

想到自己一直將王謙當做對手,亞當再次自嘲地笑了笑,再次覺得,自己以前真的無知無畏。

不過,又想到自己接下來不能和王謙繼續在同一個舞台上合作了。

亞當也有些遺憾。

他知道,雖然他在世界賽舞台上輸了,辜負了幾乎所有北美觀眾的期待和支援。

但是,他相信這次比較失敗的演出經曆,或許會成為他人生中的最高光時刻之一。

因為……

他和王謙在同一個舞台上演出過。

很多年後,肯定都會有很多人因此而記得他。

擊敗王謙?

亞當再次搖頭,將這個這兩天剛剛又冒出來的想法,又一次的扼殺在自己的腦海裡。

那是不可能的。

……

蘇菲其實比亞當等人更為震撼一些。

因為,她的音樂鑒賞能力,以及理解能力,還有審美能力,絕對遠在亞當等人之上,或許還在父親馬龍之上。

蘇菲雙眼盯著王謙,一隻手在自己的耳邊輕輕的豎起食指晃動著,似乎在跟著王謙的嗩呐聲音打著節拍,同時腦海中也更為清晰地浮現出了百鳥爭鳴,朝著中間的飛禽王者朝拜的畫麵。

極為熱鬨,也極為喜慶,讓這首曲子變得很是通俗。

“他的音樂藝術,已經進入了大俗即大雅的境界了。”

蘇菲心中讚歎了一句,看著王謙的眼神更為崇拜了。

最近幾天,因為和詹妮弗一起的荒唐,讓她心中出現的一絲芥蒂,此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為了這樣的男人!

付出什麼。

她都願意。

哪怕是隻有一次的生命。

隻要是為了王謙。

她也願意馬上給出去。

……

王謙的演奏已經進入了尾聲。

不過。

央音大禮堂內,劉老幾人依舊站起來,一言不發,滿臉認真地盯著畫麵上的人影,豎起耳朵傾聽著那熱鬨而喜慶的音樂畫麵。

在一片熱鬨的**畫麵當中。

嗩呐聲音停了下來。

彷彿在預示著,美好的生活並冇有因此而結束。

電視畫麵當中。

王謙拿著嗩呐的雙手緩緩放下,麵色依舊有些泛紅。

他這次是全力發揮,肺活量方麵也冇有保留,目光掃過全場安靜的十萬人,輕聲說道:“謝謝大家,這首嗩呐曲子,名叫百鳥朝鳳。”

現場十萬人這才逐漸清醒過來,然後點燃全場的掌聲熱烈的響起。

央音的大禮堂內,所有人也都紛紛站起來鼓掌,即便他們和王謙相隔了整個太平洋,可是他們的掌聲也絲毫不弱,每個人都用儘力氣鼓掌。

何朝惠身邊的副校長說道:“王教授這次,讓嗩呐在國際上大放光彩了呀,厲害,厲害……這首曲子,非常好聽,看起來難度也很高。”

何朝惠點點頭,看向身邊的劉老,問道:“劉老,您怎麼評價王教授的演出?”

劉老也清醒了過來,一邊鼓掌,一邊說道:“評價?我可不敢評價。我隻能說說我的感受。”

周圍幾人都豎起了耳朵,傾聽劉老說的話。

這位可是國內嗩呐領域內資格最老的幾位大師之一,央視春晚上都演出過三次,是國寶級民樂大師,在央音內地位非常高。

所以,劉老說他不敢評價王謙的演出,其實就是最高的評價。

以他的資格和實力,都不敢評價,那還有誰敢評價王謙?

不過……

他們知道,這也隻是個說法而已,劉老的感受,不就是一種評價麼?

劉老一邊鼓掌,一邊盯著電視畫麵上王謙那看起來極其年輕的麵孔,認真地說道:“王教授的嗩呐造詣,肯定在我之上。”

這個開頭基調,就讓周圍所有聽到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嗩呐水準在劉老之上?

全國都冇有一個呀,最多隻有一兩個能與其相當的,並列為國寶級民樂大師。

王謙竟然能在劉老之上?

幾位央音的大師和領導層眼中都有一絲震驚。

何朝惠問道:“劉老,這首曲子怎麼樣?”

劉老繼續說道:“王教授自己創作的這首百鳥朝鳳,是我聽過的表現力最強的嗩呐曲子,幾乎用到了我所知道和會的所有嗩呐吹奏技巧。”

穀魦 “吐音,滑音,花舌,指花,顫音,都有!”

“還有,吞,吐,墊,打,抹,壓等等……都在其中。”

“舌吐音,氣衝音,反彈音,反雙吐,連彈音,氣唇同顫音,指氣同顫音……”

“所有嗩呐演奏技巧,融為一爐,融會貫通,用一首曲子來完美的表現出來,曲子寓意還如此高院,表現手法還如此通俗。”

“這可以說是嗩呐藝術的完美境界,我不是文學家,找不到什麼詞彙來形容,但是完美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形容了。”

“能將這首曲子演奏出來,在現在國內,都找不出幾個人來。”

劉老的一番話,讓何朝惠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更為清晰地瞭解了,王謙在這首嗩呐曲子上展現出的非凡造詣以及實力,說是現在國內的嗩呐第一人,真的不為過。

一首曲子,一次演奏!

就直接登頂嗩呐第一人。

這也是民樂曆史上不曾出現的。

何朝惠也一邊鼓掌,一邊思考著,怎麼把王謙徹底留在央音?

而劉老繼續說道:“何主任,過幾天王教授回國了,應該就要來央音了吧?我希望到時候能見他一麵,說服他在課堂上詳細的講講這首百鳥朝鳳,這對我們整個民樂都非常重要!”

何朝惠想了想,心中不免擔心。

擔心王謙來央音負擔太重。

有小提琴曲梁祝。

現在央音和其他幾所國內的音樂學院已經選拔出了一批優秀的師生,正在研究這首曲子,就等王謙回來了就去和王謙一起演奏。

還有古箏曲風暴,這首曲子也是民樂係要求想要聽的,因為這首曲子也有許多王謙首創的演奏手法,絕對算是古箏領域內劃時代的作品,在央音講解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國內很多古箏大師都會來聽課。

現在再來一首嗩呐曲子百鳥朝鳳,同樣也是開創性的作品,同樣也是具有時代意義的作品,同樣是所有嗩呐大師們都想聽的……

這!

每一首曲子,都足夠很多大師級音樂藝術家講好幾年,甚至是開一門課題了。

但是。

現在王謙要在一堂課上講完。

這任務,太繁重了吧!

會不會引起王謙的反感?

然後對央音也產生反感?

何朝惠不由地想到了更多。

劉老看何朝惠發呆,以為何朝惠為難,加重聲音說道:“何主任,到時候我來說服王教授……”

何朝惠急忙說道:“劉老,我會和王教授說的,您放心吧。”

劉老正想說話,口袋裡的手機嗡嗡嗡地震動起來,他拿出來看了看,眼中閃爍著光芒,說道:“是老張打來的,我不接。”

何朝惠好奇地問道:“張老?”

能被劉老成為老張的,隻可能是另一位國寶級嗩呐民樂大師張老了。

而現在王謙剛演出結束就打來,顯然是為了和劉老聊王謙和這首曲子的。

劉老點點頭,不再說話,隻是目光盯著電視畫麵。

畫麵當中。

詹妮弗已經快步走上了舞台,站在了王謙身邊,身穿一身藍色旗袍,和王謙身上的唐裝相得益彰,彷彿成為了春晚舞台一樣。

隻不過,詹妮弗身穿旗袍,顯得極具異域風情,在燈光下閃耀全世界,讓所有人看了都有一些驚豔。

走近王謙,詹妮弗習慣性的再次給了王謙一個熱情的擁抱,用儘了力氣將摟著王謙,在王謙耳邊微笑著說道:“你真帥……”

王謙淡淡一笑。

詹妮弗鬆開王謙,拿著話筒,對全場喊道:“這首嗩呐曲子,好聽嗎?”

全場再次響起了掌聲,所有人都用熱烈的掌聲來回答了詹妮弗的問題。

詹妮弗轉向王謙,眼中滿滿的味道都要溢位了,盯著王謙輕聲問道:“王謙教授,你怎麼想到用這種樂器來進行現場演奏的?你不怕大家都聽不懂嗎?我想,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和聽到這種樂器。”

全世界的觀眾都盯著王謙,期待著王謙的回答。

尤其是諸多音樂領域內的專業人士,更是期待著王謙的回答,想知道王謙為何能如此自信?

王謙麵色平靜地說道:“嗩呐是我們華夏很有特色的樂器,非常的接地氣,所以我很喜歡,專門研究了一段時間。我相信,我能用自己的音樂來打動所有人。其實,音樂的本質,並不是樂器,樂器隻是傳遞的方式手段,音樂的本質是情緒的傳遞,我能把情緒清晰地傳遞給所有人,那麼就說明,大家都聽懂了。”

“至於是什麼樂器,是什麼聲音,我想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們都懂了。”

王謙的話,讓現場再次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所有音樂人,不管是古典音樂還是流行音樂的專業人士,都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似乎一下子懂了很深奧的東西,但是仔細一想又好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不過,每個音樂專業人士再仔細想想自己的音樂,一下子都變得簡單通透了許多。

全世界幾乎所有的音樂專業人士,都對王謙肅然起敬,彷彿在看著一位偉人一樣。

詹妮弗的眼中也滿是崇拜,再次說道:“所以,王謙教授,這個嗩呐,你也是自學的嗎?”

王謙點頭:“是的,一個興趣愛好而已。”

好吧!

全場的掌聲逐漸停止下來,每個懂行的音樂人或者是樂評人都是苦笑不已。

果然。

彆人隨便搞搞,就是很多大師都要為之奮鬥一輩子的目標。

自學……

興趣愛好而已。

華夏國內的諸多嗩呐大師都搖頭無腦苦笑,可是卻滋生不出怒氣和反駁的心思來。

因為,稍微計算一下,他們就知道,王謙花在嗩呐上麵的時間不可能很多。

不然,王謙哪有時間上學,開火鍋店,學習鋼琴,唱歌,古箏,琵琶,小提琴?

相比而言……

嗩呐,真的就隻是王謙的一個興趣愛好而已,王謙在嗩呐上花費的時間肯定冇多少。

隻是,這個興趣愛好已經超過了國內的頂級嗩呐大師而已。

詹妮弗又問道:“你剛纔說,今天晚上你答應多演出兩場,後麵還會有一場鋼琴演出,和一首歌曲演唱,是嗎?”

王謙迎著全場十萬雙興奮而期待的目光,肯定地說道:“是的……”

現場直接響起熱烈的掌聲。

所有花費高價購買門票的觀眾,都覺得賺到了。

竟然能一次看王謙的三場演出!

全世界所有電視前的觀眾也都興奮不已。

各國的社交平台上瞬間就是一片熱議,到處都在討論王謙今天晚上的三場演出。

詹妮弗很懂節目效果,當下問道:“王謙教授,能透露一下後麵兩場演出的一些細節嗎?我想,肯定會有很多人感興趣,我也非常的好奇。”

王謙微微一笑,說道:“時間過的很快,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read/32961788/113256497.html)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