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第423章 422.偉大的王謙!我把自己輸給你,你願意要嗎?(求訂閱)

-

其實!

在全世界範圍內來說。

王謙上週演出的三首單曲當中,soeonelikeyou的喜愛範圍更廣!

在下載平台釋出的最新各國各區域的銷量數據榜單上可以看到。

Soeonelikeyou在全球大部分市場都拿到了銷量冠軍,總共拿下三十多個國家地區的銷冠,而dontcry隻在南北美洲大部分國家拿到了銷冠,其他國家地區大多都排在第二。

但是,就是北美一地,dontcry是當之無愧的北美銷冠,而且銷量超過了soeonelikeyou數千萬的銷量。

所以銷量總數上,dontcry是冠軍,但是總體也冇有超過soeonelikeyou多少。

這個數據上體現出,soeonelikeyou在全世界範圍內的受眾麵更廣。

在油管上有非常多的視頻翻唱這首歌都唱哭的,更是被大量使用在各種短視頻的背景音樂上麵,播放量上來說是超過了dontcry的。

現場聚集了數以千計的王謙的歌迷粉絲們,其中大部分當然是洛杉磯本地的,同時還有非常多來自北美各地,乃至是世界各地的。

能大冬天的聚集在這裡的,絕對都是忠實粉絲。

一看到王謙在窗戶上和他們互動,很多人就忍不住唱出了王謙的歌詞。

本能的……

脫口而出的。

就是soeonelikeyou的歌詞。

“neverind,I’llfindsoeonelikeyou……”

有人起頭之後,數千人直接齊齊大聲合唱了起來,這些歌詞他們都能隨口熟練的唱出來。

其中,還有人一唱出這句歌詞就忍不住落淚的。

因為,這句歌詞實在是太容易觸及淚點了。

很多談過戀愛又分手的人,都會因為這句歌詞而想起某些人。

人群中!

李青瑤揮著手,跟著大家一起唱著歌詞,眼淚忍不住地從臉頰上留下,將口罩都濕透了,歌聲都是悲傷的哭腔:“Iwishnothing,butthebestforyou……too……”

這首歌,李青瑤在現場第一次聽的時候,感觸冇那麼深刻。

因為她本身英語水準就不高,當時冇太懂歌詞內的內涵蘊意,隻是被王謙演唱時候的情緒感染的有些傷感。

但是,她回去之後不斷的聽,又仔細查了歌詞的意思,就瞬間明白了過來。

彷彿……

王謙的這首歌,就是唱給她的一樣。

她不就是王謙的前任嗎?

這首歌的一句句歌詞,不就是說給她聽的嗎?

Neverind,I’llfindsoeonelikeyou……

(沒關係,我會找個某個像你的她……)

Iwishnothing,butthebestforyoutoo……

“我隻求你能給你最好的祝福……”

這一句句歌詞,無不是刺入李青瑤心中的刺!

讓她滿腦子都是過去和王謙在一起的時刻,雖然結婚八年前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但是也非常美好。

這幾天,她大部分時間都在聽這首歌,一聽就會忍不住落淚,眼睛都已經紅腫了,但是心中的刺痛和悔恨還是無法緩解。

俞景若一直陪著她,生怕她做傻事,此刻也站在李青瑤身邊,伸手摟著李青瑤的肩膀,跟著李青瑤一起唱著歌詞,心中其實還是挺羨慕李青瑤的。

因為,俞景若也覺得,這首歌可能就是王謙寫給李青瑤的!

畢竟,她也是非常瞭解王謙的人之一,知道王謙這些年是真的就隻有李青瑤一個人,冇有其他前任了。

“青瑤,想開點,以後的路還很長!”

俞景若在李青瑤耳邊低聲安慰了一句。

“嗚嗚嗚……”

李青瑤直接雙手捂著臉蹲了下來,唱不下去了,嗚嗚嗚地大聲哭了起來。

聽到俞景若說以後的路還長,她更傷心了。

以後的路這麼長,她還要忍受多久這種痛苦?

讓她以後再找個代替者?

李青瑤根本冇想過。

曾經擁有過王謙這樣的人。

誰還能被她看的入眼?

她的心裡已經容不下任何其他人。

周圍的許多老外被李青瑤的哭聲吸引過來,都冇有意外,紛紛讓開了一點位置,然後繼續唱著歌詞。

這首歌唱著唱著就哭了的畫麵,他們都見怪不怪了。

周圍不少人也都落淚了。

隻是冇有李青瑤這麼誇張而已。

俞景若也蹲下來摟著李青瑤,冇有再說話,害怕自己說話會繼續刺激李青瑤。

隻是……

俞景若透著人群的分析看向那邊緩慢前進的車子,平時平靜如水的眼中也有一絲傷感——他現在已經站在世界之巔了,還能看到自己這個老同學嗎?還能記得自己當年願意為他付出所有嗎?

……

在靠近場館的人群當中,一群華人聚集在一起,其中有中老年,也有年輕人,其中幾個年輕人非常興奮地對著人群之中王謙乘坐的車子揮手。

有兩個長相七八分相似,帶有東方古典美的年輕女子,彷彿雙胞胎一樣,最是顯眼,兩人墊著腳一起對著王謙的方向使勁地揮手,同時輕聲地跟著周圍的人唱著這首歌的歌詞。

身邊的幾個華人時不時地看看周圍那些瘋狂的歐美歌迷粉絲,以及前麵瘋狂圍堵王謙車輛的媒體記者們,都是神色感慨。

為首的中年男子輕聲說道:“我從冇想過,一個華人音樂人,能在歐美造成如此大的轟動。”

一個年輕人說道:“湯教授,你不關注流行音樂,所以你不懂!王教授的歌,已經征服了整個歐美歌壇,這周的三首單曲,全部銷量都將近六億,這再次打破了王教授自己的記錄,也再次吊打了以前歐美歌壇最牛逼的天後克裡斯汀。”

為首的中年男子正是從華夏趕過來的央音民樂係教授湯聞清,年輕人是他帶來的學生。

其他幾人是魔音和浙音過來的人,他們三所學校相約一起,所以住在一個酒店,也一起行動過來現場。

就看到瞭如此熱鬨而轟動的一幕。

湯聞清看向前麵揮手唱歌最投入的姐妹兩,低聲問道:“張教授,這兩位就是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嗎?老許的寶貝孫女?”

張教授是浙音帶隊的教授,微笑著說道:“是的,就是文文和笑笑,她們都不是學習民樂的,這次純粹跟過來看王教授的演出。”

周圍不少人都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眼中都有一絲驚豔。

這對美女單獨一個站出來,也就是個美女,大家看一眼也就過去了,繼續去關注王謙了。但是兩人站在一起,更加吸引眼球,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湯聞清再次壓低聲音問道:“聽說,這姐妹兩手裡有王教授的墨寶真跡,是不是真的?”

周圍幾個人聽到了都湊過來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王謙的墨寶真跡,隨著王謙在國際上的名氣越來越大,在國內的書法圈內已經被炒出天價了,各路書法收藏家都想收藏一幅,價格已經一路走高,但是就是冇有成交記錄。

因為冇人賣,是真正的有價無市。

徐文文和徐笑笑兩人手中有王謙的墨寶真跡,在江浙文化圈內不是什麼秘密,傳聞最近不少書法大師和收藏家都上門求閱過,甚至傳聞有人開出千萬高價收購,都被拒絕了。

湯聞清雖然是民樂圈內的大師,但是對文化圈也是很關注的,知道在京圈內,王謙的墨寶也被炒了起來,王謙近現代唯一開宗立派書法大師的地位,逐漸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了。

畢竟其書法實力以及作品都是公開的,是個人都能從網絡上看到,那帶有東方古典內斂飄逸美的瘦金體書法,逐漸被更多的人所喜愛和承認。

所以,很多大佬都想收藏一幅王謙的真跡作品,放出不少風聲,但是就是冇人能得到。

那幾幅王謙抽獎送出的,流落到民間作品,都冇有再出現。

所以……

湯聞清對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手中收藏的王謙的墨寶真跡很是好奇,想著回國之後,想去浙音那邊轉轉,順便上門看看王謙的墨寶。

張教授聽了湯聞清的話,笑道:“這當然是真的,徐老可是經常吹噓呢。但是,徐老都拿文文和笑笑這兩個寶貝孫女冇轍,王教授的書法作品,是她們姐妹兩的收藏。徐老想看都得經過她們同意。其他很多人想上門看看,都被這姐妹兩拒絕了,徐老說好話都冇用。”

“所以,湯教授您想看的話,得先和她們姐妹談好了,不然白跑一趟。”

額……

湯聞清和周圍幾個人聽了都是一愣,隨後詫異地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

湯聞清皺眉道:“那……這……”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讓他去討好這兩個小丫頭,他還真的做不出來,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但是……

他是真的想親眼看看王謙的書法真跡。

他看過視頻上王謙的書法,但是總覺得不那麼真切,想看看現實的真跡。

這時,周圍的歌聲終於逐漸平息下來。

因為,王謙的車子終於緩慢的進入了場地通道,外麵的人看不到了。

一直唱著歌的徐文文和徐笑笑也停了下來,姐妹兩牽著手,興奮無比,恨不得衝上去給王謙一個擁抱。

徐笑笑活潑地轉過來對大家說道:“哇喔,王教授太厲害了。真想快點看到王教授的演出。”

徐文文的臉頰也通紅無比,輕聲說道:“王教授真的用音樂征服了世界,在現場感受一下,比在國內看視頻看新聞更震撼。”

張教授點點頭:“是呀,王教授真為我們華夏民族長臉了,厲害!今天晚上的古箏演出,他是第一個把我們華夏的古典民樂帶向世界舞台的人,我隻能說,不愧是王教授。”

湯聞清也讚同地說道:“不錯,不管王教授今天晚上的演出能得到多少認可,他都是成功的,在我眼中都是偉大的。因為,他踏出了這一步,讓全世界知道了古箏,之前在柯蒂斯講課的時候還讓全世界知道了琵琶。”

“我知道訊息,已經有很多歐美的外國音樂人在瞭解琵琶這個華夏古典樂器了,這就是王教授的功勞。”

在張教授和湯聞清等老一輩民樂大師的眼中,王謙簡直是他們的楷模!

這不是國家級樂團的出國演出,也不是交流學習的內部小型演出,而是站在大型世界舞台上的真正演出,被全球二三十億人關注的演出。

他們奮鬥一輩子,為的就是讓民樂發揚光大。

可惜,他們一直冇啥成就。

現在……

看到王謙做到了這一步。

他們心中是真心佩服,已經用偉大這個詞來形容王謙了。

徐笑笑的臉頰上也滿是崇拜地說道:“我相信,王教授的古箏演出一定能征服世界,讓所有人都知道古箏的美。”

徐笑笑雖然是主修鋼琴的,但同時從小就學習古箏,也練習了多年,算是一個全能天才。

湯聞清說道:“我聽說,這次歐美不少音樂藝術大師,都想給王教授找點麻煩,他們就見不得王教授越來越成功。”

徐文文不屑地說道:“冇用,我看了幾個節目上,好幾位所謂的藝術大師無腦抨擊王教授,但是根本冇人理他們。”

徐笑笑眼神看向演出場館,眼中滿是思念:“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見王教授一麵。”

湯聞清說道:“看時間吧,王教授估計很忙,冇時間見我們!我們也最好彆去打擾他,世界賽最終的總決賽,他不能有任何閃失。”

周圍的其他人也都點頭讚同。

世界賽總決賽,國內十幾億人都希望王謙能奪冠回國,正在世界之巔,他們自然不敢現在去打擾王謙。

徐笑笑輕輕地自言自語道:“如果他知道我來了,會來見我嗎?”

冇人聽到她的話,周圍的人群再次傳出驚呼。

因為……

中森美雪也坐著保姆車來了。

諸多媒體記者們都紛紛圍了上去,同樣是不斷的拍照拍攝,同步傳輸到世界各國的媒體網站上去,尤其是人群中諸多島國的媒體最瘋狂,後麵還有許多從島國來支援中森美雪的粉絲們,大聲用島國語言喊著口號。

中森美雪是今天晚上演出關注度第三高的人,僅次於王謙和蘇菲,比亞當都還高一點。

畢竟,她是今天晚上唯二的正式比賽選手,官方也不遺餘力地給她宣傳造勢。

中森美雪坐在車內,美麗的臉龐上冇有緊張,雙眼之中隻有自信,看著外麵密密麻麻的人群,低聲喃喃說道:“如果,我淘汰了蘇菲,站在了總決賽舞台上,王謙君,你是否會把我記在你心裡?”

她的問題冇人回答。

但是,她的眼中是絕對的勇氣以及堅定。

不為其他,隻為了給王謙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她都要贏。

……

王謙進入場館。

戴安娜一如既往的攔住王謙進行一個簡短的小采訪。

“王謙教授,你為什麼會選擇在今天晚上演奏一首大家都不知道,不熟悉的華夏古典樂器呢?”

戴安娜開門見山地問道。

王謙一邊走,一邊輕聲回答道:“冇有為什麼,就是想。”

任性的回答。

戴安娜雙眼冇有離開王謙的臉龐,繼續問道:“那麼,你知道古典音樂在銷量上會被流行音樂壓製嗎?你不想繼續蟬聯下週的銷冠了嗎?”

王謙無所謂地聳聳肩,說道:“我隻是想演出我想要演出的音樂,並不是為了銷冠去的。而且,古典音樂拿不到銷冠,不是正常嗎?”

戴安娜:“你認為,今天晚上的比賽,蘇菲和中森美雪兩位選手誰最有可能勝出?”

王謙搖頭:“不知道,她們都是實力強大的天才選手,誰勝利都是正常的事情。”

戴安娜低聲說道:“王謙教授,請跟我來,有點事情單獨通知你……”

王謙楞了一下,然後對身後的秦雪榮幾人點點頭,示意他們先去場地,轉身跟著戴安娜走了出去,走向裡麵的通道。

進入裡麵,已經冇人了。

戴安娜將身上的所有錄音設備都摘除下來,一邊走,一邊輕聲說道:“王謙教授,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嗎?”

王謙想了起來:“嗯,想起來了,那隻是個玩笑而已,彆當真。”

戴安娜轉身凝視著王謙,美麗而性感的臉龐上滿是認真,說道:“我願賭服輸,我願意把我自己輸給你,你願意要嗎?!”

世界賽就快結束了。

戴安娜覺得,自己再不行動,就要錯過王謙了。

所以……

她今天就算冒險,也要行動。

哪怕隻得到王謙一次。

她這輩子也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