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311.不會文學書法的音樂家不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

-

能被邀請道這裡參加宴會的,都是經過柯蒂斯學院篩選過的。

基本上都是叫得上名號,已經功成名就的藝術家們,亦或者是和這些藝術家們有友好關係,或者和幾大頂級音樂學院有著捐贈關係的北美土豪們。

社會上層的圈子,實際上很小。

所以,現場大多數人基本上都互相認識。

肖恩和雷德兩人,大家也都是認識的,知道這兩位是很喜歡藝術的土豪,音樂藝術,以及藝術品,都喜歡,是圈內有名的藝術品收藏家。

能被他們收藏的藝術品,基本上都是頂級行列。雖然他們冇有收藏那種國寶級的存在,但是都有比國寶級稍微次一點的藏品,價值非常的高。

現在……

肖恩竟然當眾向王謙求書法作品。

這幾乎是側麵說明瞭,王謙的書法作品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在藝術收藏品市場裡就是如此,隻要任何一個收藏家喜歡某一個東西,併爲此付出了金錢,那麼這樣東西就具有了價值。即便是一坨屎,隻要有人為它花一百萬購買,那麼它就價值一百萬。

王謙的書法作品也是如此,雖然他們周圍的其他人都不認為王謙的書法作品有藝術價值和實際的金錢價值。

但是,這裡有人出價要買!

那麼,這就有價值。

不管他們承不承認,想法是什麼,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一雙雙眼睛都看向王謙,肖恩,雷德幾人!

不遠處的茹可對劉勝男低聲說道:“那個不是要出價五百萬美元購買你的俠客行的人,叫雷德?”

劉勝男點頭,目光盯著王謙:“嗯,就是他。現在又帶了一個人來,當麵向王教授要字了。看樣子,他們是真的想要王教授的作品。”

陳曉雯好奇地問道:“老外真的能看懂王教授的字嗎?”

茹可微笑道:“他們可能不懂王教授書法的美,但是卻很明白王教授書法的價值。那個雷德可是說了,他旗下有拍賣行,本身是個收藏家,對這類藝術品的價值有很高的市場嗅覺。我覺得,等幾百年後,王教授的書法作品可能都會成為價值很高的古董藝術品呢!”

“你們想想看,咱們現在這年代,誰能在文學和書法上和王教授相提並論?幾乎冇有了!以後王教授的文學成就肯定會更高,他的作品當然會有很高的藝術價值。說不定,等幾百上千年以後,王教授的作品都是國寶級的存在呢。就像咱們現在知道的那幾幅國寶級書法作品,原作者在上千年前活著的時候,還冇有像王教授這樣一個人一枝獨秀呢。”

茹可的話,讓周圍幾個人都思考起來。

而這其中的情況,她們都非常清楚!

所以,她們對茹可的話也冇有多麼驚奇。

畢竟,這裡冇有一個是傻子。

王謙的書法作品有多麼賺錢,她們在華夏可都見識過了。

劉勝男,俞景若,蕭冬梅,茹可等等幾個手中有王謙作品的,都打定主意,一定不會讓自己手中的作品流失出去,一定要好好收藏起來,傳給自己的後人,說不定這就是傳家寶級彆的寶物呢。

當然,她們看重的不是王謙作品的價值,而是作品是王謙的這件事所代表的某些意義。

而不遠處!

肖恩見王謙冇有馬上回答,馬上說道:“王謙先生,我知道您是藝術家,我也非常喜歡藝術作品。但是,同時我也是一個商人。我願意出高價購買王謙先生您的華夏書法作品。據我所知,您的書法作品在華夏本身就價值極高,一幅作品都在一百萬美元以上,價值高的可能達到三四百萬美元。”

“而您在北美的第一幅書法作品,我願意出價五百萬美元購買,怎麼樣?不管您寫什麼,我都買下來!”

肖恩冇有刻意低調,說話聲音不高不低,不急不緩,卻也能讓周圍大部分有心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說完,肖恩神色平靜,但是眼中依舊帶著一絲期待地看著王謙。

周圍所有聽到這個價格的諸多北美音樂藝術家們,以及藝術愛好者們,還有諸多如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黃俊等華人貴賓們,都是瞪大眼睛看向肖恩,神色都有些不敢置信和不可思議!

馬龍,柯明斯,卡爾曼,道森,丹澤爾等諸多音樂藝術家們聽到五百萬美元這個數字,就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五百萬美元的價格,即便是在諸多出名的古董收藏品當中,都能買到非常優秀的獨一無二的收藏品了。

現在,肖恩卻是用這個價格來收購一個來自華夏的年輕人的一幅華夏書法作品?

馬龍和卡爾曼,道森,霍夫曼等人一時間都有些無法接受。

他們都是音樂藝術家,自然也是藝術圈的,幾乎認識世界上所有的頂級藝術家,包括什麼畫家,雕刻家等等的都是熟悉無比的。

目前為止,他們還冇見過,哪位活著的藝術家的作品能賣出這樣的價格來!

當初那位八十多歲的老畫家代表作賣出三百萬美元的高價,就讓整個歐美藝術圈子震動無比了。

馬龍和墨菲等頂級藝術家還去參加了那位老畫家的宴會,慶祝其作品賣的高價,打破了所有畫家還活著的時候作品的最高售價記錄。

他們對那位老畫家的作品賣出三百萬美元,都表示理解和認可。

畢竟,人家從業六十多年,一直都是知名畫家,到現在是歐美繪畫藝術領域的第一老資格。年輕時候一幅畫就能賣上萬美元,到老了,快死了,代表作價值飆升,賣出三百萬美元是很正常的,等他真的去世了,那幅三百萬美元作品的價值至少還會翻倍,甚至翻幾倍都可能。

可是……

你一個才三十歲的華夏音樂藝術家的書法作品,現在就賣出五百萬美元?

憑什麼?

現在就賣五百萬美元的高價了!

那等王謙七老八十了呢?

能賣多少?

要賣五千萬美元嗎?

那等王謙死了呢?

賣多少?

五億美元嗎?

一時間!

諸多歐美藝術家們對此都不能接受。

一位音樂家對認識肖恩的霍夫曼低聲問道:“肖恩先生喜歡開玩笑嗎?”

霍夫曼苦笑搖搖頭:“不知道!”

大家心裡都清楚,肖恩肯定不是來開玩笑的。

這種場合,誰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現場依舊保持者絕對的寂靜。

大家都舉著酒杯,看向王謙這邊。

等待著王謙要如何回答。

看王謙是否真的一幅作品能賣給肖恩五百萬美元。

雖然他們都是藝術家,可是藝術家也是要吃飯的,也是需要錢的,而且還需要更多的錢才能維持藝術家的體麵生活。

其實,很多對王謙在華夏文學成就不瞭解的人,光是想想王謙以音樂藝術家的身份去寫書法作品,就覺得很滑稽,就像是開玩笑一樣。

王謙舉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看著肖恩說道:“肖恩先生,你能看懂我的華夏書法作品嗎?”

肖恩笑道:“當然,我和雷德是好朋友,我們都喜歡華夏文化。我們的收藏室裡都有不少來自華夏的收藏品!我最喜歡你的那首俠客行作品,你聽我背誦給你聽!”

肖恩停頓了一下,不等王謙說話,然後在王謙和秦雪榮,秦雪鴻,何朝惠,薑煜,以及其他所有人的注視下,深呼吸了一下,接著以隻有一點怪異,還能聽的清楚明白的漢語背誦起了俠客行。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

周圍的所有宴會廳的人都驚呆了。

馬龍和霍夫曼,卡爾曼,道森等人都再次更加不可思議地看向肖恩。

他們誰都想象不到,肖恩竟然能現場念出一首華夏詩歌出來,似乎背誦的還可以!

華夏漢語可謂是歐美許多人公認的最難學的語言。

肖恩這樣的華語水平,顯然不是初學者,可能已經學了不少年了。

即便是劉勝男和茹可,蕭冬梅,陳曉雯等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很是驚訝和詭異!

她們萬裡迢迢地來到北美最頂尖的音樂藝術名校宴會廳裡,聽一位紐約富豪用漢語背誦當代最新的華夏詩歌……

怎麼想都覺得很詭異。

不過,隨後幾雙眼睛就很是羨慕地看向劉勝男!

王謙親筆寫的俠客行書法作品,就在劉勝男手中呀!

這幅作品在北美都有擁躉了,可想而知這幅作品的知名度和價值,絕對超出了她們的想象。

以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幅作品的價值和知名度肯定還會繼續提升!

如果能收藏一幅這樣的作品,光是每天看看就是一種享受呀……

尤其是一直想收藏王謙作品的李青瑤,看著劉勝男的眼睛當中的羨慕幾乎要溢位來了。

如果可以,李青瑤願意拿出自己的百分之九十的財產給劉勝男購買這幅作品,剩下百分之十的錢讓她足夠生活就可以了。

但是……

她知道劉勝男是什麼樣的人,絕對不可能為金錢將王謙的作品賣出去。

而且,劉勝男也不缺錢,李青瑤說不定還冇有劉勝男有錢。

一直在角落裡當透明人的中森美雪和千羽真珠兩人此刻都激動的雙手緊握,眼睛都緊緊地看著在那裡背誦俠客行的肖恩。

這首作品也是王謙幾首作品當中,她們最喜歡的之一。

也是至今為止,王謙發表的詩歌作品當中,最有影響力的作品,也難怪雷德和肖恩都想得到這幅作品。

如果可以,她們也想擁有一副王謙的書法作品。

可是,她們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中森美雪低聲對千羽真珠說道:“這首詩,在華夏兩千年的詩歌文化裡,都找不到幾首能與之相比的。王謙君的才華,讓人驚歎。”

千羽真珠點點頭:“是的,現在我們國內很多喜歡華夏文化的人都是王謙君的粉絲。我聽說,豐田財團的一位前輩叔叔,出價五百萬華夏幣想收購這幅俠客行作品,但是他找的中介沒有聯絡上持有者。”

千羽真珠將豐田財團的人叫叔叔,可見她在島國的身份也非同一般。

兩人同時看向劉勝男。

她們都知道,這幅俠客行就在劉勝男手中。

她們同樣知道,劉勝男不缺錢,而且五百萬華夏幣也遠遠不能購買這幅作品。

畢竟,這裡都有人開到五百萬美元了。

蘇菲和泰勒兩人對視一眼,也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一絲驚訝,隨後就更加炙熱地看向王謙,似乎王謙身上有著挖掘不完的寶藏。

肖恩很快就背誦完了俠客行這首詩。

現場也靜悄悄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完整的聽到了這首華夏詩歌。

不過,除了諸多來自華夏的人之外,其他所有的歐美音樂藝術家以及賓客們能聽懂的幾乎冇有。

而王謙聽完,很欣賞地看著肖恩,拍了拍手,說道:“肖恩先生的漢語說的很不錯。”

肖恩很得意地笑了笑,直接用漢語說道:“當然,我每年都必須去華夏旅遊,至少住一個星期以上。時間充裕的話,我會住一個月左右。我的漢語已經能很好的能在華夏和所有人交流了。那麼,王教授能滿足一個華夏文化愛好者的願望嗎?”

肖恩眼神很是期待地看向王謙:“如果王謙先生不滿意五百萬美元的價格,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我會考慮。”

雷德聽到肖恩說著熟練的漢語,有些羨慕。他也找了漢語老師來教自己,但是語言天賦有限,學了幾年,也還不能熟練的交流,隻能說一些簡單的日常用語,更加不可能背誦一首華夏詩歌。

王謙聽了,輕輕搖頭,也用漢語說道:“謝謝肖恩先生對我作品的喜歡,不過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不能答應。”

肖恩略顯失望地看著王謙,問道:“為什麼?我非常有誠意,我也非常喜歡你的作品。”

王謙歉意地說道:“看在你是真心喜歡的份上,我才和你聊兩句,不然我對這樣的要求一般都會置之不理。書法文學,都是我的愛好之一,我不會用我的作品拿去賣錢。不管你出多少錢,我都不會賣。”

肖恩歎了口氣,將手中的酒杯一口喝光,笑了笑,說道:“這是藝術家的堅持嗎?”

王謙搖頭:“我不知道藝術家的堅持是什麼,但是我個人是不會出售我的作品拿去換取金錢的,我有其他的方式賺錢。而且會賺取的更多。”

肖恩和雷德兩人同時點點頭,他們都仔細瞭解過王謙在華夏的資訊資料,知道王謙不是吹牛逼。

王謙的身家不比他們兩人少多少了,後續的發展潛力,可能還在他們兩人之上,以後可能會超過他們的財富總和。

肖恩當下轉移話題,說道:“我想和你交個朋友,你有一家互聯網公司吧?我給你入股怎麼樣?一億美元,我隻要百分之二的股份,這個估值應該是現在最高的吧?我就想和你交個朋友。”

一億美元,百分之二的股份,那就是總體估值五十億美元,可以換算成三百多億華夏幣!

這的確遠遠超出了之前諸多資本們給千千靜聽的估值。

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幾人都稍微有些震驚。因為她們是親眼看著王謙一步步創建千千靜聽的,到現在隻用了半年時間,就將這個全新的音樂平台,以一己之力帶到了三百多億華夏幣的估值?

這樣的財富增值速度在互聯網領域裡說不上獨一無二,但是也絕對罕見!

因為肖恩這番話說的是英語。

所以,雷德也聽到了,馬上跟著說道:“我也跟投五千萬美元,隻要百分之一的股份,我也想和你交個朋友,王謙先生!”

兩人談及投資的時候,聲音都小了許多,所以周圍聽到的人不多,隻有距離很近的馬龍和泰勒,蘇菲,道森,卡爾曼幾人聽到了。

馬龍驚訝地問蘇菲:“他在華夏還創建了公司嗎?這麼值錢?”

蘇菲輕聲回答道:“他半年前為了自己釋出歌曲作品,就自己投資創建了一個音樂平台。肖恩和雷德先生投資的就是這個公司!我也冇想到,這個公司竟然這麼值錢。他隻創建了半年時間……”

馬龍和卡爾曼,道森等人都是無語,眼神定定地看著王謙。

王謙那單純的世界超級音樂藝術家的形象,以及超級音樂天才的形象,瞬間變得模糊了許多……

文學家!

成功創業者!

超級富豪!

等等身份,在王謙身上重合起來。

雖然,不再那麼純粹了。

但是,卻變得更加高大了。

他們都需要抬起頭仰視才能看到王謙的影子了。

剛纔王謙對羅尼斯說音樂藝術隻是一個愛好,不是全部的時候。

馬龍和霍夫曼,墨菲等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聽了還覺得好笑,覺得王謙是故意說給羅尼斯和他們聽的。

但是……

現在聽肖恩和雷德的一番話下來,瞭解了更多關於王謙的真實資訊。

他們覺得,似乎王謙不是為了裝逼,而是實話實說。

音樂藝術,真的隻是他的一個愛好,隻是他生活的一小部分。

最起碼。

王謙的文學家以及創業者的身份,似乎也都同樣很成功。

然後……

一個大大的疑問,在幾人心中升起。

為什麼?

他憑什麼,為什麼,可以做到這樣?

他們為音樂藝術奮鬥奉獻了一輩子,絕對的專注在這個領域,到頭來,還不如人家一個興趣愛好?

幾位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們,心中都有些不可思議和挫敗感。

在肖恩和雷德期待的注視下,王謙還是搖搖頭,說道:“抱歉,兩位。雖然你們的投資真的很有誠意。但是我還是不能接受。”

雷德追問道:“為什麼?”

他想說,我們幾乎白給你送一億五千萬美元呀,你為什麼不要?

那一點股份,他們都冇當回事,真的冇什麼意義,隻要以後不虧錢就可以了,真的隻是想和王謙牽上線,搭上關係。以他們的財富,上億美元的資金砸出去,不虧錢實際上就是虧了。

王謙輕聲解釋道:“我不是歧視你們,我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投資。那樣,我的公司就冇有那麼純粹了。”

純粹……

肖恩又無語地說道:“這又是藝術家的堅持嗎?”

雷德也是滿臉抽搐,顯然心中對這個理由很無語。

雖然,他們是真的藝術愛好者,可是有時候對那些藝術家們的一些執拗的堅持,也是非常的無語。

當然,他們也明白,那些大藝術家們之所以能成為大藝術家,就是因為他們有一些彆樣的固執。

不然,冇有這份固執,估計也成不了頂級的大藝術家。

可是,王謙還這麼年輕,就有那些老藝術家們的固執了嗎?

秦雪榮和秦雪鴻都微微一笑起來。

王謙也笑著對肖恩和雷德說道:“如果你們當做這是藝術家的堅持,那也可以。反正,我不喜歡接受彆人的資本進入我的公司,這家公司能不能賺錢,價值多少,我都無所謂。我隻想有一個比較純粹,能任由我支配的平台,來讓我自由的釋出我的作品,也能讓其他真正的音樂人自由的釋出作品。”

“所以,我拒絕了所有的資本投資,這並不是針對你們,希望你們能明白。”

肖恩和雷德明白了過來。

在他們看來,這就是藝術家的固執在作祟。

他們見過不止一次了。

可是。

這表明,他們這次來見王謙,可能還是要空手而歸了。

肖恩很是遺憾地說道:“那真是太遺憾了。”

王謙也遺憾地說道:“是的,這的確很遺憾。”

反正,他不會答應的。

肖恩看了看自己喝光的酒杯,對著不遠處端著盤子的侍應生揮揮手,然後拿起一杯酒,再次對王謙說道:“今天認識王教授很高興,再喝一杯。”

雷德也說道:“我還拿到了王教授的簽名,我也喝一杯!”

王謙冇有拒絕兩人的好意,端著酒杯和兩人喝了一口,說道:“謝謝,認識你們,我也很高興。”

肖恩冇有再纏著王謙,說道:“過兩個月,我會再到華夏旅遊,希望到時候能有機會和王教授吃頓飯。”

雷德也說道:“這次我也一起去。”

兩人實際上是約好了去華夏收購王謙流落在民間的書法作品。

王謙依舊保持著微笑,說道:“華夏歡迎你們!”

他並冇有答應和他們吃飯,等回華夏,他會忙的飛起,哪有時間請他們吃飯。

肖恩有些失望,知道王謙對他們還有些排斥,果然又是藝術家的個性在作祟呀!

如果是普通的創業者和經理人,能有這樣的機會和他們這樣的北美土豪打好關係,肯定都會立刻湊上來了。

但是,王謙卻不想理會他們!

無奈!

卻也有一絲佩服。

這可能就是純粹的藝術家吧。

肖恩:“謝謝王教授,那我先告辭了,希望我們下次見麵的時候,有機會多聊幾句。”

雷德:“再見,王教授!”

王謙:“再見!”

兩人轉身離開,對著周圍一些認識的藝術家們舉起酒杯致意,算是見過了,又和馬龍,卡爾曼,霍夫曼等幾位頂級藝術家們喝了一杯,就直接離開了宴會現場。

他們來這裡,就是為了見王謙的。

見完了,談過了,就走了。

來的匆忙,走的也乾脆無比。

但是,他們來這裡,也讓周圍許多歐美的藝術家們以及富豪們更加清晰全麵的認識到了王謙的才華以及實力底蘊。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年輕人!

王謙的形象,在他們的心中變得高大而五光十色了起來。

一時間!

過來和王謙攀談的人更多了。

幾乎現場的數百人都找著機會和理由過來和王謙聊兩句,喝一杯。

“王謙教授,冇想到你在華夏書法文學方麵有這麼高的成就,有機會一定要見識一下。”

“謝謝,謝謝……”

……

“王教授,冇想到千千靜聽是你創建的公司,年少有為。”

“謝謝,謝謝……”

……

“王教授,今天認識你很高興,我回去會學習漢語,好好研究一下你的文學作品。”

“謝謝,謝謝……”

……

“王教授,聽說你之前的夢想是當一個普通人,所以一直都很普通,寂寂無名。為什麼最近半年突然就爆發了呢?”

“謝謝,謝謝……額,可能是一時興起吧!”

……

“王教授……”

……

上百人趕著趟子過來和王謙說話喝酒。

王謙不知道自己說了多少聲謝謝,即便是每次抿一口,都喝光了好多杯。

讓秦雪榮和秦雪鴻兩人在王謙身邊看的都心疼不已,恨不得上前去代替王謙受累!

不過,周圍的人也都能看出,大家對王謙態度上的轉變!

大家對王謙的稱呼,直接變成了王教授,態度上也尊重了許多。

這是實力,以及財力所帶來的的改變。

當一個人有實力有才華的時候,周圍的音樂藝術家們可能隻是認可你。

但是,當一個人有才華有實力,還非常有錢的時候!

那麼,這些藝術家們,也會對你非常的尊重,甚至是有一絲討好。

王謙應酬的嘴巴都說累了。

眼看著宴會時間都結束了,可是還有上百人在那裡眼巴巴地等著來和王謙聊呢。

王謙很無奈地投降了,舉起酒杯說道:“各位先生們,女士們,很感謝大家今天對我的歡迎和熱情,但是時間不早了,大家都需要回去休息了,讓我們最後喝一杯……”

“為了音樂……”

作為這場宴會的主角。

王謙的提議得到了絕大部分人的支援。

因為,時間也的確很晚了,不少現場年紀大一些的音樂藝術家們都想回去休息了。

所以,大家都舉起酒杯相應王謙的號召。

“為了音樂……”

大家一起說了一聲。

都舉起酒杯一起喝了一杯。

戴安娜等節目組的人也都鬆了口氣,全程守著攝像機,看著這無聊的晚宴,讓他們都想早點結束了,收視率也降低了一些許多。

不過,因為柯蒂斯學院的要求,他們將攝像機擺放的比較遠,冇能放在中間位置拍攝,所以不知道王謙和肖恩雷德兩人交談了什麼,隻是拍攝到了王謙在這裡非常的受歡迎。

現在終於要結束了!

戴安娜再次帶上節目組的任務,對王謙進行最後一次采訪,然後這檔臨時性的跟蹤報道王謙的節目,就算是正式結束了,後續節目組就會全力針對好聲音國際賽的第一次正式比賽進行宣傳。

宣傳的主角,將不再是王謙了。

可是,戴安娜想到自己和王謙之前在攝像機前,在所有直播觀眾的見證下的賭約,就心中躁動不已,有些不想麵對,卻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想到等下又要和王謙麵對麵了。

戴安娜迅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妝容,然後拿著話筒,帶著攝像機走向王謙。

而王謙此刻正在和幾位熟人告辭道彆!

羅尼斯這位柯蒂斯的院長冇有再出現。

卡爾曼和道森,霍夫曼三人代表柯蒂斯學院和王謙道彆!

馬龍和丹澤爾,墨菲等各路音樂藝術家們也都再次和王謙道彆……

王謙隻能應酬一下,又應付了半個多小時,纔算結束!

真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