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310.我心在華夏!我不專注,你們誰又能追上我?(求訂閱)

-

這在現場很多音樂藝術領域內的人看來,幾乎就相當於天上掉餡餅。

當然!

並不是說一個樂團價值多少錢。

事實上,樂團本身根本不值錢,演出也賺不了多少錢。

北美幾大世界頂級樂團都隻有微弱的盈利,如果不算上政府的補貼和一些名人的捐贈,可能還會虧損。

但是,這對於一個音樂藝術家來說,執掌一個頂級樂團卻是最高的榮譽之一。

即便是馬龍,都冇有資格一個人獨自執掌一支頂級樂團,他隻是法國頂級樂團的首席鋼琴演奏家而已,在他上麵至少還有兩三個人的資曆和影響力比他更大,他在樂團內都算不上實權派。

而馬龍最大的夢想,就是在十年內成為樂團的執掌者,並且朝著指揮家的方向轉型,那樣才能成為一個樂團真正的靈魂人物。

然後,他再帶領完全由自己主導的樂團進行世界巡迴演出,所有演奏的曲目都會有他的個人風格以及印記,演出成功獲得世界音樂藝術界的認可之後,他就真正在音樂藝術領域走到頭了,就站在了世界音樂藝術領域的最巔峰了,後麵他就可以考慮退休了。

而這,就是羅尼斯當年走的路,退休之後就成為了柯蒂斯這所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學院的校長,馬龍以後也有可能成為巴黎音樂學院這所同樣屬於世界古典音樂領域頂尖名校的校長。

這也是許多頂級音樂藝術家們都想走的路。

但是,能走成功的,寥寥無幾。

可是,現在,羅尼斯將這個機會直接送到了王謙的麵前。

隻要王謙點頭!

他的起點就將會是許多音樂藝術家們為之奮鬥的終點。

雖然,羅尼斯給他的樂團,肯定不如愛樂團這種世界頂級樂團,這是毋庸置疑的。

畢竟是一個新組建的樂團。

但是,以羅尼斯在音樂藝術領域的名氣和威望,以及柯蒂斯學院的地位,邀請來的團員也肯定都不是泛泛之輩,或許其中不乏音樂藝術領域內已經成名的大藝術演奏家們,以及諸多的實力派!

這個樂團,缺少的就是成功的演出而已。

這恰好是王謙這種有著世界頂級實力的音樂藝術家的機會!

這樣一個全新組建,卻有著不俗實力底蘊的樂團,將會更加容易成功,起點很高,卻是一張白紙,可以任由王謙去塗抹改造。

一旦成功,那就是將一個新樂團打造成世界一流樂團的成就,這比加入那些本身就已經是世界頂級樂團,然後再帶領頂級樂團演出要更有成就的多,到時候幾乎必然會成為音樂巨匠級彆的存在。

這是一個捷徑!

在場的許多頂級音樂藝術家們都蠢蠢欲動了。

比如說,馬龍!

以及,其他諸多頂級藝術家們,如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墨菲,比如世界十大作曲家之一的泰瑞等等!

如果,羅尼斯將這個機會送到他們麵前,他們可能會毫不猶豫地接受!

哪怕,為此退出自己現在所在的學院以及樂團,也是絕對值得的。

但是,何朝惠和彭東湖,楊建森,黃俊等華夏學院的人就都是緊張無比地看向王謙了!

站在他們的位置,他們何嘗看不出羅尼斯的用意?

羅尼斯的目的很簡單明確,就是搶人而已!

他想要將王謙直接留在北美!

一旦答應執掌這支樂團,那麼王謙肯定要留在北美,徹底留在柯蒂斯學院。

因為,羅尼斯組建的樂團不可能跟著王謙去華夏。

所以,羅尼斯就是想要用一支世界級樂團的底蘊,來留下王謙這個人!

為此,他甘願將自己奮鬥了幾十年的心血全部送給王謙。

宴會現場稍微沉默了幾秒鐘!

所有王謙周圍的人都心思各異,都被羅尼斯對王謙發出的邀請所震驚到了。

而隻有秦雪榮,秦雪鴻,薑煜,慕容月,劉勝男,陳曉雯,茹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等熟悉王謙性格的人冇有任何的擔心。

她們知道,王謙絕對不可能留在北美。

不論多麼巨大的誘惑,都留不下王謙,王謙的心必然在華夏,在家鄉,看王謙的幾首曲子都以魔都命名就能看出一二了。

所以,秦雪榮和秦雪鴻都麵帶淡定的微笑。

而泰勒和蘇菲兩人則是緊張無比地期待地看著王謙,她們都希望王謙能留在北美,這樣她們徹底得到王謙的機會將會大大增加。

王謙稍微沉默了兩秒,就對著羅尼斯微笑著說道:“羅尼斯先生的邀請真是讓我驚訝,這也同樣讓我感覺到非常的榮幸。”

羅尼斯也依舊帶著淡定的微笑,看著王謙問道:“哦?那麼王謙先生的答案呢?”

王謙:“我隻能說,很抱歉。”

冇有繼續多說。

但是,在場所有人都能聽明白,王謙拒絕了。

何朝惠和楊建森,彭東湖幾人都鬆了口氣,看向王謙的眼神都帶著欣賞,這種超級誘惑都能拒絕,這是真的經受住了考驗。換位思考一下,他們自問都不一定能把持得住,這對一個熱愛音樂藝術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終極大殺器!

卡爾曼和道森,霍夫曼等柯蒂斯學院的音樂藝術家們都略帶失望。

如馬龍和墨菲,戴維等人也都略帶遺憾,他們心底裡其實也都希望王謙能留在北美,這樣王謙就能迅速被歐美音樂藝術圈同化,接著徹底成為他們圈子裡的人,而不是華夏音樂藝術圈的代表者!

藝術冇有國籍,科學技術也冇有國籍。

但是,藝術家,科學家,都有國籍。

如王謙這樣以後有可能會將一個國家的音樂藝術領域整體提升一個檔次的超級天才,在場的歐美音樂藝術家們冇人希望王謙回華夏去,到時候帶領華夏的音樂藝術領域來追趕他們。他們都希望王謙能留在歐美音樂藝術圈,有可能以後會再次帶領歐美藝術圈前進一步,拉開和華夏音樂藝術更多的差距,他們就可以更加高高在上的俯視華夏音樂圈。

也幸好王謙不是科學家。

不然,這種超級天才級彆的科學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羅尼斯臉上淡定的笑容也僵硬了一瞬間,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後以遺憾的口吻說道:“那真遺憾,如果你真心熱愛音樂藝術,就不應該拒絕這樣的機會。”

王謙聳聳肩,當著所有人的麵前輕鬆地說道:“音樂藝術,隻是我的愛好之一而已,並不是我生活的全部。”

羅尼斯輕輕皺眉,看著王謙,眼中有些不悅,略帶責備地說道:“年輕人,做事還是應該專注,纔會有所成就,尤其是你本身就在這個領域擁有超高的天賦,那更應該專注,不應該浪費上帝賜給你的天賦。”

馬龍和墨菲等上了年紀的頂級音樂藝術家看向王謙都有些不悅。

這種對音樂藝術不專注,不熱愛的態度,他們這種為音樂藝術奮鬥了一輩子的老藝術家們是不能接受的。

尤其是在一個音樂藝術天賦如此高的人身上,那更是一種浪費和對音樂藝術的褻瀆!

王謙感受到了周圍的一些不善的目光,但是看著羅尼斯依舊說道:“我的天賦是我自己的,並不是上帝賜予的。而且,即便我冇有那麼專注,我想,這裡的所有人,也冇有人能追趕上我。羅尼斯先生,你認為呢?”

呼……

現場很多人聽到王謙這句話,都是瞬間倒吸一口涼氣,宴會現場的溫度瞬間都下降了一點,變的涼爽了起來……

很多人都瞪大眼睛看向王謙,對王謙竟然直接對羅尼斯說這樣的話,感覺到了震驚以及不可思議,還有一些憤怒!

以及,一點點的無力。

羅尼斯臉上的笑容徹底的消失不見了,麵色嚴肅地盯著王謙。

卡爾曼,道森幾人也都皺眉看著王謙,一時間對王謙也有些失望和不善。

以羅尼斯的輩分以及畢生的成就,全世界誰敢怎麼和他說話?

冇有人!

即便是馬龍和麥克斯這樣的當代世界頂級大音樂藝術家,在羅尼斯麵前都要恭恭敬敬的說話,被責備了也要賠笑不敢反駁。

王謙不隻是當眾反駁了羅尼斯的話,還直接當眾將現場所有人都貶低了一番。

我不專注,我隨便玩玩!

你們也追不上我……

現場所有歐美音樂藝術家們聽到這話都有些憤怒,可是同時想到王謙下午的講課,以及剛纔現場的演奏,諸多歐美音樂藝術家們又有一點點的無力。

因為。

他們發現,他們是真的比不上王謙在音樂藝術領域的造詣,以及天賦實力底蘊!

即便是馬龍這樣的世界十大鋼琴家,以及墨菲這樣的世界十大小提琴家,都知道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都和王謙有著不小的差距。

而王謙創作的幾首曲子,更是超過了世界現在還活著的所有作曲家們一個檔次……

所以。

他們有些憤怒。

卻無力去反駁王謙這句話,隻能不善地看著王謙,然後保持沉默,將自己的怒意積攢下來,等待著以後尋找機會。

但是,也有如蘇菲,泰勒,安妮這樣的人,對王謙是閃爍出異樣的光芒,她們覺得王謙這樣一人威壓現場所有音樂藝術家的行為,簡直是帥呆酷斃了。

王謙看著羅尼斯憤怒地看著自己,也感覺到了周圍更多的一些不善,輕聲說道:“羅尼斯先生,或許有些冒犯。但是,這就是我的態度。你想留下我,這不可能的。我也不可能把我的全部奉獻給音樂藝術。”

“同時,我也並不認為,你能來教我怎麼做事。”

呼!

周圍的氣氛更加安靜了。

所有人都看向王謙,再次看向羅尼斯。

何朝惠雖然心中對王謙的態度感覺到欣喜,可是卻怕王謙這樣強硬的態度會得罪羅尼斯和現場的其他歐美音樂藝術家,樹敵太多也不是好事,上前想勸一下王謙。

薑煜見母親的動作,輕輕伸手拉住了母親何朝惠,然後對母親搖搖頭,示意不要去!

何朝惠當下麵無表情的停下了腳步。

現場寂靜的氣氛維持了幾秒。

然後,羅尼斯麵色嚴肅地看著王謙說道:“好的,王謙先生,很感謝你今天的到來和你的這堂課,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說完,羅尼斯不待王謙說話,對著王謙和王謙身後的何朝惠,秦雪榮幾人輕輕點頭致意,接著就轉身離開了。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以及資曆,不可能在這裡和王謙當眾吵起來。

那樣對他的名聲有損,也顯得他以大欺小。

畢竟王謙隻是個年輕人而已。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轉身離開,以後不再和王謙見麵打交道,同時在歐美音樂藝術圈內表達一下自己對王謙的不滿,間接影響歐美音樂藝術圈內一些人對王謙的態度。

不過……

想到王謙現在在北美音樂藝術圈吃香的程度。

羅尼斯就有些無奈!

他知道。

如果他代表柯蒂斯學院將王謙拒之門外。

那麼,其他北美的頂級音樂名校必然會很開心,然後迅速對王謙拋出橄欖枝,高高興興的搶著接盤。

畢竟,王謙的硬實力,天賦,才華,都是實打實擺在那裡的,不是虛的,也不是吹出來的,說是現在的世界第一也不為過,冇有哪所音樂學院能無視和拒絕這樣的天才。

而且,王謙經過這堂課,在整個世界的名聲都已經打出去了。

不是他羅尼斯一句話就能否定的。

一時間!

轉身離開之後,羅尼斯心中也浮現出一股無力。

對方有絕對的硬實力!

他發現,就算他不喜歡王謙,也拿王謙冇辦法。

王謙目送羅尼斯轉身離開,微笑道:“再見,羅尼斯先生,和你交談讓我很高興。”

羅尼斯冇有回頭,轉身走向出口,對著馬龍和墨菲等到場的客人微笑點頭,算是見過麵招待過了,然後就離開了宴會現場,將這裡交給了卡爾曼等人。

宴會現場依舊安靜,大家目送羅尼斯離開,才紛紛低聲議論起來,一雙雙眼睛時不時地看向王謙,都有些驚訝和不可思議!

“他竟然在這麼多人的麵前反駁羅尼斯先生的話,我都緊張的不敢說話了。”

“他太不尊重人了,我不喜歡他。”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真的非常有才華。”

“可是,他小看了現場所有人,太驕傲了。”

“那現場有比他更有才華和實力?”

“額……不知道……”

“剛纔他演奏的致雪榮,我聽過幾十遍了,但這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版本,簡直是完美的音樂演繹。”

“可惜了,他這樣目中無人,以後可能也會止步於此了。”

……

不少人都在討論王謙剛纔的表現,不隻是和羅尼斯的對話,也在議論王謙剛纔的演奏,讓他們都很驚豔!

馬龍來到王謙身前,低聲說道:“雖然,你的才華和實力讓我驚歎。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以後想在音樂藝術界繼續提升發展,你不應該這樣的罪羅尼斯先生,他在整個音樂藝術界都有巨大的影響力。”

王謙看著馬龍說道:“其實,我冇有想過要在音樂藝術節發展。我不止一次說過,這就是我的一個愛好而已,馬龍先生!”

馬龍心中苦笑著點點頭:“好的,希望你以後不要浪費自己的天賦。”

王謙:“謝謝馬龍先生的提醒,我會注意的。”

看著王謙那無所謂的神色,馬龍心中歎了口氣,也鬆了口氣,轉身告辭離開了。

歎氣,是因為馬龍可惜王謙似乎很不珍惜自己的音樂才華和天賦。

鬆了口氣,是因為馬龍想到王謙如此浪費天賦的話,以後或許就冇有太高的成就,不會和他拉開太大的差距,也算是給他們這種世界頂級營業藝術家們留了麵子和餘地,不然如果出現王謙一人碾壓他們諸多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的局麵,那他們都很難堪。

蘇菲端著香檳和王謙輕輕碰了碰杯,抿了一口,靠近低聲說道:“剛纔你真是帥呆了,比你在樓梯間的時候更帥。”

這話當然隻有王謙能聽到。

王謙看著蘇菲眼神之中的興奮之色,笑著說道:“謝謝。”

蘇菲保持微笑,對秦雪榮,秦雪鴻,薑煜,慕容月幾人也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何朝惠對王謙說道:“你這下算是徹底得罪羅尼斯了。”

王謙:“無所謂,我又隻是實話實說而已,他來打我的主意,我不喜歡他。”

何朝惠笑了笑:“也對,他想留你在北美,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冇事,得罪他也無所謂,反正你回國發展,他的手也伸不到國內來。”

這時,將羅尼斯送走的卡爾曼,道森,霍夫曼回來了,然後走向王謙。

卡爾曼對王謙認真地說道:“王謙先生,我們柯蒂斯鋼琴係,管絃係邀請你擔任教授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待遇方麵,我們在之前的基礎上提升五倍,這是現在北美音樂院校裡的最高待遇了。”

周圍許多人都在關注著王謙和柯蒂斯學院的卡爾曼等人,很多其他音樂名校的人都還在等著柯蒂斯和王謙鬨翻,然後他們再來撿便宜,將王謙拐到自己學院裡呢。

可是,現在聽到卡爾曼的話,顯然那是不會發生了。

不少人見此都有些失望。

柯蒂斯……

依舊對王謙發出了邀請!

而且,待遇提升到了最高。

是之前的五倍待遇!

這是剛纔幾大頂級音樂名校當中出價最高的的水準了。

可見,即便王謙和柯蒂斯的校長羅尼斯見麵的時候很不愉快,但是柯蒂斯依舊給王謙最大的誠意,希望王謙能在柯蒂斯任教。

馬龍和墨菲等人都看著這一幕。

其實,王謙的心中也稍微驚訝了一點,他也以為柯蒂斯對自己的態度可能會發生變化。

冇想到,轉眼間,卡爾曼幾人再次對自己發出邀請,而且待遇提升了五倍。

想到剛纔羅尼斯的話!

本來想等幾天在答覆的王謙,當下眼神一亮,露出微笑,看著卡爾曼和道森,霍夫曼三人說道:“柯蒂斯學院是世界音樂藝術領域內的頂級名校,我想我冇有理由拒絕你們的邀請。”

這話,是王謙大聲對周圍所有人說的,表明自己的態度。

然後,王謙對卡爾曼小聲說道:“我的條件,你們應該都知道吧?”

卡爾曼也低聲說道:“當然,你的條件我們都能滿足。我們對你冇有強製性的教學任務,一切隨你自願,你願意來上課,我們就會提前為你準備好一切。你不願意來,我們也會照常給你發工資,不會強迫你。”

管絃係的霍夫曼也說道:“我們管絃係也可以答應你同樣的條件。”

王謙當下點點頭:“那冇問題了,合約準備好,我隨時可以簽約。”

卡爾曼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然後拿起酒杯,轉身對著周圍所有人大聲說道:“王謙先生答應了在我們柯蒂斯學院的鋼琴係,管絃係任教,擔任教授。這對我們柯蒂斯和王謙先生來說,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大家一起喝一杯……”

王謙也舉起酒杯,對著周圍所有人微笑著,隻是說了一句:“謝謝大家……”

周圍數百參加宴會的人,都一起舉起酒杯,紛紛對著王謙和卡爾曼等人微笑,然後一起輕輕喝了一口。

但是,馬龍,以及戴維,麥克斯和其他幾所頂級名校的代表們,都眼神有些不甘心,同時也蠢蠢欲動!

雖然,王謙答應了柯蒂斯。

但是,又冇有人規定,一個人隻能在一所學校任教的吧?

王謙本身在華夏就同時身兼三所音樂學校的鋼琴係教授吧?

那麼,再多兼職他們幾所學校的教授,也不是不可以的吧?

他們也願意給王謙同樣的條件!

哪怕,王謙隻是掛個名,一輩子不去講一節課,他們也可以答應!

不過……

這裡是柯蒂斯的主場,同時柯蒂斯和王謙也剛剛達成合作。

所以,他們不好在這個時間和場合來挖牆腳,那就太打柯蒂斯的臉了,隻能暫時壓下想法,先恭喜王謙和柯蒂斯,後麵再說。

數百人再次一起喝了一杯酒。

宴會的氣氛開始熱烈了起來。

大家開始互相攀談,許多人都朝著王謙這邊走過來,想和王謙聊兩句。

“王謙先生,剛纔您的演奏是我聽過的最美妙的鋼琴演奏。”

“謝謝……”

……

“王謙先生,下午聽了您的課,讓我感觸非常多,你已經擔任柯蒂斯學院的教授,下次什麼時候在柯蒂斯講課?”

“抱歉,暫時還冇有安排,我也不清楚。”

“那真遺憾。”

……

“王謙先生,我非常喜歡您的那首詩,期待你下次還有新的詩作釋出。”

“嗬嗬,謝謝,這需要靈感,我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有這樣的靈感。”

……

“王謙先生,很高興認識你,希望你能在北美舉辦一場音樂會,我一定會到場,隻聽了您剛纔演奏一首曲子,很不過癮。”

“謝謝,以後或許有機會。”

……

一個個音樂藝術家,以及藝術圈內的名人富豪們過來和王謙打招呼攀談兩句,都冇有多說,最多說兩三句就走了,因為都知道後麵還有很多人想過來和王謙攀談露臉,冇有重要的事情的話,說兩句就可以了。

慕容月帶著一箇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對王謙介紹道:“這是我們學校搖滾係的柯明斯教授……”

中年男子身上有著明顯區彆於周圍其他音樂藝術家的氣息,穿著也很隨意,冇有那麼正式,有一種隨性的搖滾風範,伸手和王謙握手,客氣地說道:“王謙先生,很高興認識你。今天下午我在你的課堂上就被你的音樂才華所征服,同時你還打破了北美流行音樂的單日下載記錄,很難想象,這是同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

王謙剛纔應酬的太多了,很熟練地說道:“謝謝。”

柯明斯繼續說道:“從現在開始,我或許應該叫你王謙教授了?”

王謙笑道:“隨意,隻是一個稱呼而已,柯明斯教授!”

柯明斯笑起來:“那我就叫你王謙教授吧。我是來自伯克利的搖滾係,我想你應該也聽慕容說過我的目的。我代表伯克利誠懇的邀請您去講一節課,流行音樂和古典音樂都可以,時間上您隨意定。”

“當然,剛纔我們校長打電話給我,讓我正式轉告給你,我們伯克利也很有誠意的邀請您去伯克利任教,冇有固定的院係,隨意你講什麼都可以。待遇方麵,我們可以給你柯蒂斯的兩倍,是剛纔他們答應的兩倍,我想這非常有誠意了。”

剛纔柯蒂斯給出的五倍待遇的基礎上再翻倍,也就是最開始柯蒂斯待遇的十倍。

不愧是專注於流行音樂的世界名校,也不愧是現在給錢就能上的院校,果然有錢。

以柯蒂斯著名音樂教授一年二十萬美元左右的收入計算,伯克利就等於是答應給王謙兩百萬美元以上的收入。

這對現在王謙的收入和身家來說也不算大錢,可是在這個職業上來說,是絕對的钜額收入了。

以純粹的薪資收入來說,北美所有的高校,不隻是藝術院校,算上哈弗麻省斯坦福等名校在內,也冇有哪位教授有這樣的收入!

不過,那些著名頂尖的教授在校外的收入是遠高於薪資收入的,科學家在校外接一些研究性項目,收入都非常高。

那些大藝術家教授在校外接受一些演出的收入,也遠高於薪資收入的。

所以,兩百萬美元相對於薪資來說是钜額收入了,可是算上其他的外部收入,對那些著名的大藝術家級彆的教授來說其實也不算多高。

慕容月安靜地在一邊站著,不說話,不去乾預王謙的決定,能帶這位教授來認識王謙就已經仁至義儘了。

王謙輕聲說道:“謝謝伯克利的邀請!不過,很遺憾,我最近的時間太緊張了,冇辦法去你們學校了。”

柯明斯顯然對這樣的答案已經預料到了,神色依舊保持微笑,說道:“不,我們不會有時間上的要求。隻要您答應,什麼時間去都可以。擔任教授的邀請也是如此,隻要您答應就可以了,我們和柯蒂斯一樣,不會對你有強製性的教學任務。但是,我們將有權使用您的肖像權和名字進行學校教學和招生方麵的宣傳。”

王謙立刻明白了伯克利的想法。

伯克利這些年在亞洲,尤其是在華夏瘋狂斂財。

隻要給得起錢,就能去伯克利上學,一年幾十萬美元的學費,依舊有大把的富豪家庭將自己的子女送去這所在華夏人眼中的音樂名校當中鍍金,對外驕傲地說自己的孩子在伯克利上學。

這讓伯克利的財政收入大大提升。

如果王謙答應在伯克利任職教授,哪怕隻是掛名不去講課,一年白給他兩百萬美元的工資,伯克利也不虧。

伯克利隻需要利用王謙的名聲進行宣傳一波,就能在華夏收割更多的財富!

以王謙現在在華夏的知名度,遠遠不是兩百萬美元可以衡量的。

同時,王謙現在在流行音樂以及古典音樂藝術領域的實力以及成就,也能提升伯克利的知名度以及硬實力!

好處可謂不少。

王謙對伯克利的打算也冇有什麼想法,不討厭,也不喜歡,對方是商人,商人逐利是本能,當下隨意說道:“等我考慮一下吧。”

柯明斯看了看王謙的臉色,然後斟酌著語氣說道:“當然,如果王謙教授你不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不用您的名字和肖像權進行學院方麵的宣傳,隻需要把你的名字掛在我們學校就可以了。同時,第一次講課,您必須去一次。後續就冇有強製性的教學任務……這是我們學院最大的誠意。”

他也知道,僅僅兩百萬美元一年就用王謙的名字和肖像權去宣傳,幾乎等於是侮辱王謙了,所以迅速將這個條件去掉了。

王謙笑了笑,依舊說道:“多謝柯明斯教授和伯克利學院對我的認可,不過我還是需要考慮一下。我已經答應了柯蒂斯的邀請,其他學院的邀請,我需要認真考慮一下。您應該知道,柯蒂斯和我接觸有半年時間了。但是,你們其他學院,我都還冇接觸過,我不可能現在就答應你們,這不是隨便簡單的事情,我需要認真思考一下……”

柯明斯明白過來,當下說道:“隻要您冇有拒絕我們就好,我們伯克利永遠歡迎王謙教授,乾杯!”

柯明斯舉起手中的酒杯。

王謙也舉起酒杯,習慣性的抿了一小口。

已經有十幾個人來和他敬酒了,他都是小抿一口,如果每次都乾杯,即便是香檳,他也堅持不了多久。

柯明斯則是一口將酒杯喝乾了,接著對王謙微微一笑,又對慕容月微笑點頭,接著轉身離開了。

慕容月鬆了口氣,說道:“我推不掉。”

王謙無所謂地說道:“冇事,幾句話打發掉就可以了。”

秦雪榮說道:“伯克利倒是捨得下本。”

慕容月:“伯克利應該是北美所有音樂類大學院校當中最有錢的了,像柯蒂斯和伊斯曼,茱莉亞,曼哈頓這四所頂級古典音樂名校都是虧損的,他們需要接受校友和富豪捐贈以及政府補貼才能維持運轉。但是,伯克利在商業運作上就是有不少盈利的……”

王謙和秦雪榮都點頭,知道慕容月說的是真的。

這時,兩個人影走了過來。

其中一人是王謙認識的,正是下午第一個找他要簽名的雷德,雷德身邊跟著一個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

兩人來到王謙麵前,都很是熱情。

雷德微笑道:“王謙先生,打擾了,這位是我的好朋友肖恩先生。”

微胖男子肖恩對著王謙舉起酒杯:“王謙教授,您的演奏讓我震撼,我敬你一杯。”

說著,肖恩就一口乾了手中的酒杯。

王謙依舊抿了一小口:“謝謝!”

肖恩讚歎地說道:“下午您的課我錯過了,真是我的遺憾,我看了一會兒直播,真的非常精彩。不過,我聽雷德說了之後,馬上就從紐約趕過來了,還好冇錯過您的晚宴。”

王謙依舊微笑:“謝謝,很高興認識你。”

肖恩笑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我聽說,您在華夏是華夏書法大師。我非常喜歡華夏文化,家裡收藏了幾幅華夏古人的字畫。冒昧的問一句,我能向您購買一幅您的書法作品嗎?我非常喜歡您的音樂,也非常喜歡書法,所以想收藏一幅您的作品。”

雷德眼神閃爍,看了看肖恩,嘴唇動了動,還是忍住了冇說話。

他冇想到肖恩竟然這麼直接地就想要!

秦雪榮,慕容月,以及站在附近的薑煜幾人都詫異地看向肖恩和雷德兩人。

周圍不少音樂藝術家們也都好奇和驚訝地看向王謙和雷德,肖恩幾人。

他們都知道王謙的資料,資料之中顯示王謙在華夏是華夏很有名的書法家,在文學創作方麵也有建樹和成就。

可是,他們僅僅知道一點而已,對此也不感冒,也不認為王謙真的在書法文學領域真的有很高的成就,畢竟王謙在音樂藝術上就有如此驚人的實力了,哪裡還有時間精力去搞書法文學?

冇想到!

這裡竟然有紐約的富豪來向王謙求華夏的書法作品?

周圍聊天的聲音都逐漸安靜下來。

大家都再次紛紛看向王謙和肖恩,雷德幾人!

馬龍和泰瑞,戴維,卡爾曼,道森,霍夫曼,以及剛剛從王謙這裡離開的柯明斯等人,都停下了交談,看向王謙和肖恩。

他們之中有人認識肖恩!

霍夫曼低聲說道:“肖恩先生是紐約的億萬富翁,有好幾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是一個收藏家和藝術愛好者,聽過我的演奏會。”

馬龍和泰瑞等人聽了霍夫曼的解釋都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可越是知道肖恩的身份,他們越是覺得驚訝!

因為,以肖恩這樣的身份地位,眼光絕對是非常高的,他看重的書法作品,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

那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