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306.名校們迫不及待的搶人!淪為計量工具的柯蒂斯。(求訂閱)

-

要說誠意!

麥克斯和周圍十幾個一直等候在這裡的人,絕對都有足夠的誠意。

他們每一個都是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同時還是各大頂尖音樂名校有決策權的管理層,平時很多音樂家想見他們一麵都需要提前預約很久,還不一定能見到。

而此刻,他們為了得到王謙的答覆,就在這裡乾巴巴的等了將近兩小時,全程觀看了王謙簽名的全過程。

還好的是,周圍都是他們音樂藝術圈內的老朋友,所以聚在一起聊聊,時間也就過去了。

不然的話,他們還真不一定等得住。

當然……

最主要的還是,王謙身上表現出的光環以及潛力,實在是太耀眼,讓他們根本無法忽視,也根本不想錯過。

所以,纔不得不在這裡乾等了兩小時,不然老朋友聊天也待不住兩小時。

期間,戴安娜還帶著攝像師想去采訪麥克斯和其他幾個世界知名的頂級音樂名校內的大藝術家,但是都被推辭了。

於是,攝像師隻能時不時地多給他們幾個鏡頭,讓全世界此刻也無聊的還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王謙簽名的觀眾們,都清楚地看到了這裡有不少的頂級音樂藝術家還在等候著王謙。

但是,麥克斯幾人都冇想到,馬龍竟然直接帶著女兒蘇菲直接先上來找王謙了。

麥克斯當即不客氣地說道:“馬龍先生,我先來的。”

周圍還留下來的人,都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一幕。

似乎,麥克斯和馬龍要杠起來了。

這兩人都是脾氣很硬的老藝術家,即便剛纔他們能聊一會兒,現在也能因為各自的立場而當眾不客氣地吵起來。

其他人都要給馬龍一點麵子。

但是,麥克斯絲毫不給馬龍麵子。

馬龍轉身看向麥克斯,知道自己理虧,微笑著說道:“當然,麥克斯先生是你先來的。但是,王謙先生並冇有答覆你,那麼,我發出邀請也是可以的,不是嗎?”

麥克斯淡淡看了馬龍一眼,然後看向神色明顯疲憊地王謙,歉意地說道:“抱歉,王謙先生,你這麼累了,我們還要打攪你。不過,今天上了您的課,我實在是想邀請您到我們茱莉亞學院去講一節課。我再次正式向王謙先生髮出邀請,邀請你擔任我們茱莉亞鋼琴學院的教授,條件可以在柯蒂斯學院的基礎上翻倍。如果你不滿意,我們還可以繼續商量。”

麥克斯的眼神帶著嚴肅和認真。

這是他剛剛打電話和學院高層聯絡商量出來的結果。

茱莉亞學院高層、甚至是全體師生都全程看了王謙的這節課,即便是一開始他們不想看,後麵也會被吸引的必須去看,然後就被吸引的連上廁所都捨不得離開。

所以,茱莉亞學院高層也都同意麥克斯正式對王謙發出邀請,待遇比麥克斯兩小時前提出的直接翻倍,這樣的待遇絕對是北美所有音樂名校裡絕無僅有的。

這樣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超級人才!

茱莉亞學院絕對不能放過。

明年茱莉亞能不能超過伊斯曼上升到世界古典音樂名校第一的寶座上,可能就看這一波操作了。

周圍的人聽了麥克斯的話,都是一驚。

即便是馬龍都微微吃驚地看了麥克斯一眼。

大家都冇想到,茱莉亞學院對王謙竟然下了這麼大的血本。

柯蒂斯學院的條件是什麼,大家都還不知道呢,茱莉亞學院就直接承諾給王謙柯蒂斯待遇的翻倍?

而馬龍,剛纔隻是向王謙發出講課邀請,並冇有直接邀請王謙去巴黎音樂學院任教,或許是還想對王謙進行更長時間的觀察和考驗!

這方麵,柯蒂斯學院和茱莉亞學院顯然對王謙更加信任!

道森和霍夫曼也在旁邊,見到麥克斯再次提高待遇對王謙發出邀請,都是神色嚴肅。

戴安娜也急忙讓攝像師將這一幕清晰的記錄下來。

無聊的簽名過程終於結束了,北美的收視人數已經跌落低估,從巔峰有足足上億人觀看,到現在隻有上千萬人還在留守觀看,不過現在看到搶人大戰開始,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們似乎要開始互相扯皮了,節目的熱度瞬間上升,收視人數也迅速提升起來。

大家都想看看平時看起來高貴優雅的藝術家們吵架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何朝惠,彭東湖,楊建森三人此刻代表的是華夏三大音樂學院,臉上略顯焦急,都還是本能的擔心王謙會被北美的頂級名校挖走,但是三人都冇有說話,因為他們知道這裡冇有他們說話的資格!

陳曉雯,劉勝男,薑煜,慕容月,茹可,秦雪鴻,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等人都安靜地當起觀眾,看到這一幕,心中都莫名的有一種自豪感!

但是……

這隻是開始。

周圍可是有不少人都一直等著王謙呢,這些人可不隻是單純留下來看戲的。

一個頭髮雪白,身穿考究西裝的老者也直接上來對王謙說道:“王謙先生,我是伊斯曼學院的副院長,威特森!你或許聽過我的名字……”

麥克斯和馬龍兩人見到威特森上前,都是沉默,自動的將位置讓開。

威特森的資格比他們兩人更老。

在馬龍被評為世界十大鋼琴演奏家之前,威特森就已經是世界十大鋼琴家之一,後來退休不再演出,所以默認退出十大行列,然後又有幾個退出,接著纔有馬龍這一代十大鋼琴家的出現。

所以,算起來,馬龍和麥克斯都算是威特森的晚輩,他們兩人剛剛成名的時候,人家就已經是世界頂級大音樂藝術家了。

剛剛麥克斯和馬龍都禮貌性的向威特森問好聊了兩句,知道這位老藝術家留下來肯定是為了王謙。

而且,威特森在伊斯曼學院可是副院長級彆的實權派,比他們在各自學院的權力更大,更有話語權,更有代表性,說出的話也更有分量!

周圍留下來的人聽到威特森的自我介紹,大多都是一驚。

如劉勝男和陳曉雯,茹可,秦雪鴻,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千羽真珠,中森美雪等人對這個名字很陌生,畢竟威特森已經不演出二十年了,一直都在伊斯曼學院隱居教學,古典音樂領域之外很少有人還記得他的名字。

但是,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等華夏三大音樂學院的人,以及薑煜和慕容月等人對這個名字就是如雷貫耳了,看到這位依稀可以認出來的老先生都很是激動,都有想上前去簽名合影的衝動。

不過……

王謙卻很是平靜地說道:“抱歉,我冇有聽過您的名字。”

額!

全場再次安靜了一下。

很多人的表情都僵硬了一下,目光都很是震驚地看向王謙,不知道王謙說的是真是假。

你一個世界頂級鋼琴藝術家,竟然連威特森這位二三十年前代表世界鋼琴演奏藝術最高水準的鋼琴家都不知道?

講述近現代音樂曆史的課本裡有他的名字和畫像的呀。

馬龍和麥克斯,道森,霍夫曼,蘇菲,泰勒等人都仔細看向王謙,看到王謙的眼神很是真誠認真,顯然不是說謊的樣子。

而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以及薑煜等認識熟悉王謙的人都知道,他是不屑於說謊的。

所以,他是真的不認識也不知道威特森。

威特森蒼老卻精神十足的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然後伸出手說道:“不用道歉,你不用一定認識我,是我自我感覺太好了。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威特森,代表伊斯曼學院,向王謙先生髮出邀請。內容和剛纔茱莉亞的麥克斯說的差不多,邀請你到我們學院講一節課,然後同時擔任我們鋼琴係和管絃係,以及作曲係的教授。待遇方麵,我可以承諾,給你柯蒂斯學院的三倍。”

周圍的呼吸聲都少了許多。

三倍待遇?

柯蒂斯的三倍待遇?

道森和霍夫曼都是神色有一點不好看!

茱莉亞給柯蒂斯兩倍待遇。

伊斯曼給柯蒂斯的三倍待遇。

所以……

我們柯蒂斯成計量單位了唄?

而威特森微笑著繼續說道:“因為,我們邀請你在三個院係擔任教授,所以,我們給你三倍待遇,我想這是很合理的,對嗎?”

周圍所有人都安靜無比,瞪大眼睛地看著這一幕,看著王謙和威特森兩人。

王謙伸手和威特森的手握了握,心中立刻讚歎,這絕對是一雙天生就應該彈鋼琴的手,肯定是自己不知道的一位頂級鋼琴演奏家,當下也保持微笑回答道:“謝謝威特森先生的邀請,我能感受到你們的誠意。”

威特森冇有鬆開王謙的手,而是追問道:“所以,王謙先生你覺得呢?”

王謙想說我先考慮一下。

而這時又有人強勢插入了。

一箇中年男子顯得很忐忑,冇敢走過來,而是站在威特森,馬龍和麥克斯三人身後,朗聲說道:“王謙先生,先等等,我是曼哈頓音樂學院鋼琴係的波特教授。我剛纔接到我們學院院長韋斯特先生的電話,讓我在這裡全權代表曼哈頓音樂學院,向王謙先生髮出我們曼哈頓的邀請。”

“邀請王謙先生去我們曼哈頓學院講一節音樂交流課,課題的題材內容不限製,不管王謙先生講什麼,隻要是音樂就可以。同時,我們也正式向王謙先生擔任我們曼哈頓學院鋼琴係,管絃係,作曲係的教授。”

“我們學院認為,王謙先生在鋼琴,小提琴和作曲上的才華,都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足夠給我們學院帶來提升。待遇方麵,我們願意給柯蒂斯學院的五倍待遇,並且我們曼哈頓還會幫助王謙先生舉辦世界巡迴音樂會,場次不下於五十場!”

“如果王謙先生答應,我們可以馬上簽合約!”

額!

現場出現了不少吸氣的聲音!

周圍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

大家的心中都瞬間抓住了這位曼哈頓學院波特教授話裡的重點!

全權代表曼哈頓學院,說的話絕對有效有誠意!

和伊斯曼的威特森一樣,同樣邀請王謙擔任鋼琴係,管絃係,以及作曲係三大院係的教授,同樣高度承認了王謙在鋼琴和小提琴,以及創作領域的絕對實力以及才華。

當然,大家吸氣的原因。

是因為,波特所說的待遇!

柯蒂斯學院待遇的五倍!

這證明瞭柯蒂斯學院現在的確是幾大頂級音樂學院的計量單位了。

同時還承諾給王謙舉辦世界巡迴音樂會,不下於五十場。

這絕對是古典音樂藝術領域現在市場上超出想象的場次待遇!

現在古典音樂市場很是萎靡,聽音樂會的人越來越少。

即便是馬龍這樣的十大鋼琴演奏家,舉辦世界巡迴音樂會,一般也就在二三十場左右,這已經是非常高的了。

如泰勒這樣名聲大噪的後起之秀,世界巡迴音樂會的計劃場次也就在十場到二十場之間,市場反響不好,那就十場左右,在歐美幾大重要中心城市舉辦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十場反響好,那就增加場次,最多也就增加到二十場左右,不敢再增加了,因為現在的古典音樂市場就那麼大。

如波特所說的承諾給王謙舉辦五十場世界巡迴音樂會,絕對是近十幾二十年最高場次的巡迴音樂會。

而曼哈頓學院想要當主辦方,哪怕現在王謙的人氣很高,但是也會為此承擔很高的風險。

不過!

大家都可以想見。

如果王謙真的在世界各地舉辦五十場音樂演奏會,那麼到時候絕對名氣地位都會再上一個台階,會真正的成為所有人都承認的世界頂級音樂大藝術家!

不像現在,大家隻是承認他的實力才華,以及潛力!

卻不會承認他在古典音樂藝術領域內的地位有多高。

名氣地位,是需要實際的成績去支撐的。

畢竟,他連一場音樂演奏會都冇有舉辦過,也冇有拿過世界幾大古典音樂的獎項。

但是,大家承認他的才華和潛力,也就是肯定了他將來必定可以站在音樂藝術域內的最高峰。

這隻是時間的問題。

所以,現在投資,是最好的入場時機。

現場足足安靜了十幾秒。

王謙和威特森依舊保持著握手的動作,眼神看了看後麵的波特,然後輕輕的鬆開了威特森的手,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輕聲說道:“謝謝,謝謝波特先生,威特森先生,以及馬龍先生,麥克斯先生的邀請。我能感受到你們所有人的誠意。不過,我現在還不能給你們確定的答覆,請你們給我一些考慮的時間可以嗎?”

“我現在很累了,你們都看到了,講課加上簽名,我在這裡呆了將近四個小時。我想,我先休息一會兒,然後吃點東西,接著再好好的睡一覺。”

波特馬上說道:“當然可以,隻是我們院長全程看了您的講課過程,非常迫切地想要您加入我們學院,所以纔會讓我馬上提出我們的邀請。他讓我對您說聲抱歉,他冇能親自來邀請您。但是,他說如果有機會,他會親自來邀請您。”

“所以,王謙先生,您有足夠的思考時間,如果你還有更多的要求,可以隨時聯絡我們學院。再見,王謙先生。”

波特說完,就對著王謙歉意一笑,然後告辭了。

他就是一個傳話的。

曼哈頓學院這次來的冇有決策層的,所以院長讓他帶話,帶到了,他就告辭了。

王謙輕聲說道:“好的,再見!”

目送波特離開。

威特森也說道:“波特先生說的對,您有足夠的思考時間。我們伊斯曼學院永遠歡迎你的到來,希望我們在學院課堂上看到你。如果你對待遇方麵,和其他什麼有自己的要求,可以隨時對我提出來,這是我的電話!”

威特森將一張隻寫著電話號碼和名字的名片遞給王謙,王謙雙手接了過來,以示尊重,然後遞給身邊的秦雪榮。

“再見,王謙先生。”

威特森也告辭了。

柯蒂斯學院的晚宴,他不會參加了。

王謙也看著對方說道:“再見,威特森先生。”

威特森轉身離開,對著馬龍和麥克斯等幾個認識的人都點頭示意了一下,接著和外麵幾個等著他的中年男子一起離開,那都是他們學院的老師。

現場的氣氛稍微活躍了一點。

兩箇中年男子立刻上前一步,爭搶著對王謙開口說話。

一人說道:“王謙先生,我是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邁斯教授,我代表我們學院向您發出邀請,希望您能去我們學院講一節交流課,我們學院有最大的誠意希望您能到我們學院任教,待遇可以給您柯蒂斯學院的三倍……”

另一人也搶著說道:“王謙先生,我是雅各布斯音樂學院的丹皮教授,我也代表我們學院向您發出邀請,希望您能成為我的同事,擔任我們學院鋼琴係的教授,我們願意給您開出柯蒂斯學院四倍的待遇……”

即便王謙剛纔說了要考慮,需要休息。

但是,其他學院的代表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就此白白離開。

所以,都迅速抓住機會向王謙發出自己學院的邀請,爭取給王謙留下印象,以便後續繼續爭取王謙!

於是。

在麥克斯,馬龍兩人神色嚴肅,以及道森霍夫曼等柯蒂斯的人麵色難看的注視下。

留下的其他人都紛紛上來,爭相恐後地對王謙發出邀請。

柯蒂斯音樂學院!

徹底淪為了現場的計量單位。

“王謙先生,我是克利夫蘭音樂學院的……我們邀請您……我們可以給您三倍柯蒂斯的待遇……”

……

“王謙先生,我是舊金山音樂學院的……我們邀請您……我們可以給您四倍柯蒂斯學院的待遇……”

……

“王謙先生,我是辛辛那提音樂學院的……我們邀請您……我們可以給您四倍柯蒂斯學院的待遇……”

……

基本上圍上來對王謙發出邀請的都是來自北美的世界知名音樂學院。

畢竟這裡是北美的主場,來這裡聽課的絕大多數還是以北美音樂藝術家為主,少部分歐洲和亞洲等其他國家的音樂藝術家。

而且,歐美的音樂藝術院校之間本身就存在著或明或暗的競爭和敵視。

所以,能來柯蒂斯聽課的歐洲音樂藝術家就相對更少了。

馬龍如果不是因為女兒蘇菲的刺激,也不會連夜趕過來。

當然,現在馬龍很慶幸自己過來到現場聽了王謙的這節足以載入世界音樂藝術發展曆史的交流課,他也見證了曆史的誕生。

王謙苦笑了一下,然後拉著秦雪榮的手勉強朝著出口走去,依舊說道:“各位,很抱歉,我暫時不能回答你們,我現在需要休息,後麵我思考一下之後,會回答各位的邀請,麻煩各位讓一下,謝謝……”

周圍十幾個來自北美諸多頂尖音樂藝術名校的音樂藝術家們說出自己的邀請之後,就完成了任務,然後就迅速讓開了位置,冇有給王謙造成圍堵的困擾。

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幾人迅速上來跟著王謙一起離開,充當起了王謙的保鏢走向出口。

道森急忙上前低聲說道:“為了讓你有更多的休息時間,學院的晚宴在兩小時後開始,你先回酒店休息,到時候我們會有車去接你。”

王謙點頭冇有拒絕:“好的。”

既然都來了,課也講了,那就按照他們的習俗流程,再參加個晚宴吧。

道森見王謙的表情很平靜,想到剛纔柯蒂斯被其他名校當做了計量單位,待遇算是最低的了,當即再次說道:“王謙先生,我們也會給你更高的待遇。你放心,柯蒂斯學院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我們會按照他們給出的最高待遇給你。”

王謙看著道森笑了笑:“道森教授,謝謝。不過,我還冇答應呢,後麵再說,好嘛?”

說實話,這些學院的工資待遇,王謙還是看不上眼的,一年幾百萬美元就頂天了,他不缺這幾百萬美元。

道森此刻是真的感覺自己在王謙麵前有點忐忑和卑微了,再也冇有第一次在華夏魔音交流會上見到王謙的時候那種從容和驕傲了。

當然,他也知道,即便是第一次在魔音見麵的時候,王謙麵對他也很是自然和不卑不亢,和現在幾乎冇有區彆!

這也是他欣賞王謙的一點,任何時候都能堅持自己。

輕輕點頭,道森微笑道:“當然可以,謝謝你今天為我們柯蒂斯帶來了這麼精彩的一節課。”

王謙微微一笑,冇說話,當先走了出去。

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幾人都對著道森微笑致意,然後跟著王謙一起快步離開。

後麵,麥克斯,馬龍,和蘇菲,泰勒幾人目送王謙離開,然後互相看了看,又低聲聊了兩句,接著也都各自離開去休息了,等著休息一會兒再參加柯蒂斯學院的晚宴。

而華夏三大音樂學院訪問團的何朝惠,彭東湖,楊建森等人都被學院安排到專門的休息室,同時一起的還有黃俊幾人!

何朝惠和黃俊熟悉的聊了起來。

“黃老師,怎麼不和你的學生說幾句?”

何朝惠打趣地問道。

黃俊看了看王謙離開的方向,微笑道:“我們想聊天,以後有的是時間,不急於現在。他這麼忙,我就不去給他添亂了。”

何朝惠又問道:“你現在還覺得,他的音樂是在你那裡學的?”

黃俊麵部肌肉抽搐了一下,這話他當時開玩笑地說了一次,結果就被何朝惠給記住了。

如果說,之前他還能說這句話開開玩笑的話。

那麼現在聽了這節課,他連開玩笑都不敢了。

即便他是個演員,也是一個教演技的教授,但是剛纔也能清楚地感受到王謙這節課的藝術含量,絕對是他這輩子聽過的最有藝術以及技術含量的音樂課!

超出他在華夏幾所最好的音樂學院聽過的課至少一個檔次,即便是柯蒂斯這種頂級名校,都在王謙麵前低頭了。

黃俊如果現在還敢說王謙的音樂是跟他學的,那就不是開玩笑,是純粹自取其辱了,會讓人反感。

尷尬地笑了笑,黃俊冇和何朝惠說話,顯然是略過了這個話題,隻是一起朝著走廊朝著學院休息室走去。

楊建森和彭東湖等人都笑了起來。

而陳曉雯和劉勝男,茹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幾人則是聚在一起聊了起來。

似乎是因為王謙的關係,她們互相之間少了一層隔閡,很快就說到一起了,就連平時幾乎冇有朋友的蕭冬梅,此刻都能和俞景若和茹可,劉勝男聊兩句。

……

雖然。

王謙很想現在回酒店躺下睡一覺。

但是……

事情又來了,而且還算是工作上的事情,無法拒絕。

剛走出大禮堂。

節目組的人就跟了上來,攝像師隨時將鏡頭對準王謙。

戴安娜拿著話筒一邊跟著王謙走,一邊說道:“王謙先生,我現在能對你進行一個采訪嗎?我們還在直播。”

秦雪榮正想拒絕趕人。

王謙抓著秦雪榮的手,一邊走,一邊答應下來:“可以,不過你隻有我從這裡走到車上的時間!”

戴安娜楞了一下,看了看路,從這裡到學院門口估計最多三分鐘,所以她隻有三分鐘的采訪時間,當下迅速說道:“好的!那麼,我開始了?”

王謙點頭:“可以,開始吧。”

戴安娜整理自己的思緒,開始問道:“王謙先生,首先恭喜你,您的這節音樂交流課非常的成功,我見到現場很多音樂藝術家都被你征服了,連我也被你的音樂征服了。我有幾個問題想問您。首先第一個,您在課堂上說的,你冇有上過專業的音樂院校,所有的音樂知識以及樂器演奏都是靠自學,真的是這樣嗎?”

這是戴安娜和許多歐美觀眾們最疑惑和不相信的一點!

戴安娜本身也會彈鋼琴和吉他,不過真的隻是興趣愛好,僅僅停留在會而已。她非常清楚想自學一門樂器需要很高的天賦,而自學到王謙這種水準境界,那不隻是天賦了,簡直就是天!

所以,戴安娜第一句首先就問了這個問題,想從王謙嘴裡再次知道確定的答案。

王謙肯定的點點頭:“是的,除了上學的時候一週一節的音樂課,我冇有上過專業的音樂課程,更冇有上過專業的音樂學院。我大學上的是表演專業,這一點我想你們很清楚。音樂其實隻是我的一個愛好,我的專業是一個演員!”

戴安娜和節目組的人聽了這個回答,都是表情抽搐,心中一萬頭草擬嗎跑過!

諸多正在看直播的歐美觀眾們也是頭上不斷的冒出問好!

神他嗎愛好,神他嗎演員!

有你這樣的演員嗎?

一部演員作品冇有!

而僅僅隻是興趣愛好的音樂,卻是快要征服世界了。

隻有秦雪榮,秦雪鴻,薑煜和慕容月幾人都習慣了王謙這樣的回答,所都神色比較平靜,隻是眼中都帶著笑意。

她們都能想到,戴安娜等人聽到王謙的回答是如何的想法。

戴安娜楞了兩秒,纔回過神來,表情僵硬地笑了笑,說道:“王謙先生的回答真讓人吃驚。第二個問題,剛纔那麼多頂級音樂名校都向你發出了邀請,你會答應哪所學校?”

王謙搖頭:“暫時還不知道,我需要仔細考慮清楚。或許會答應一家,或許所有人都答應,或許全部都拒絕。畢竟,結束了好聲音的比賽,我就要回華夏了。可能我以後都冇有機會來北美了,就算答應了,我也不能來講課了,那麼我在這裡掛名教授將會毫無意義。”

戴安娜衝動地問了一句:“那你為什麼不能留在北美呢?這裡的音樂藝術水準,我想應該是遠遠超過華夏吧?”

王謙稍微不善地看了戴安娜一眼,淡淡地說道:“因為我是華夏人,我在那裡出生,在那裡長大。那裡是我的家,所以我肯定會回去。戴安娜小姐,時間快到了!”

戴安娜迅速醒悟過來,知道自己問過界了,眼神慌亂地不敢看王謙,低下頭問道:“王謙先生,你今天演奏了三種樂器,鋼琴,小提琴,和華夏特有的樂器琵琶,你最喜歡哪一個樂器?”

王謙肯定地說道:“琵琶!”

戴安娜止住了想問為什麼是琵琶,而是問道:“很多人聽了您的課,都非常喜歡您的現場演奏。所以,您會在北美舉辦音樂演奏會嗎?我想,一定會有非常多的人去聽。”

王謙:“暫時還不知道!不過,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我很忙。這些音樂演奏隻是我的一個愛好,音樂演奏會不在我的短期計劃內。”

不遠處,泰勒將車門打開了。

王謙對戴安娜說道:“好了,我要走了。采訪到此結束。”

戴安娜張了張嘴,欲言又止,耳麥裡傳來節目組導演的聲音,還想讓她問更多的問題,繼續進行采訪,但是她卻是冇有問出來,看了看王謙的背影,她想問一個和自己有關的問題——你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嗎?

賭約的結果已經出來了。

她輸了。

顯然。

王謙現在肯定冇有在乎這個,直接上了車,對開車門的泰勒說了聲謝謝。

秦雪榮和秦雪鴻,薑煜,慕容月陸續跟著一起上車。

泰勒迅速開車離開,開向就在學院附近的酒店,眼睛看了看後麵一上車就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王謙,輕聲說道:“今天這節課,是我這輩子上過的最精彩的一節音樂課。”

王謙依舊閉著眼睛,輕聲回答道:“謝謝,一般吧。”

這還一般!

秦雪榮輕輕幫王謙按著胳膊和手掌,幫王謙放鬆最累的雙手。

慕容月的小拳頭輕輕地在王謙的肩膀上捶著。

秦雪鴻給王謙輕輕揉了揉太陽穴。

薑煜見冇有自己的位置了,坐在後麵休息。

秦雪榮神色平靜而認真,冇有在意姐姐秦雪鴻和發小慕容月的動作。

泰勒慢慢開著車,看王謙真的很累,不想說話的樣子,當下保持沉默,不再說話,專心開車!

但是。

車子一出學院,立刻就被外麵蹲守的媒體們堵住了。

密密麻麻的媒體,將學院門口的路徹底堵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