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305.掛名就是榮幸!當代作品價值最高的藝術家!(求訂閱)

-

戴安娜站在一台攝像機前,拿著話筒,最好了準備,隨時對王謙進行課後的小專訪,算是對這檔臨時跟蹤報道王謙的節目,做最後的一個總結。

但是……

她此刻看懂這一幕,心中和現場所有還冇走的人,以及許多許多電視機前還在看這檔節目的觀眾們一樣。

很多人幾乎都想到了同一個詞,也是當下社會當中非常流行的一個詞彙。

——內卷

古典音樂名校當中,為爭搶人才也開始出現了嚴重的內卷。

不隻是名校之間,就連同校的院係之間也因為王謙而出現了內卷競爭。

管絃係的霍夫曼不顧場合的對王謙發出了公開的邀請。

一下子,彷彿打開了某個開關一樣。

其他人馬上都毫無顧忌地行動起來。

麥克斯上前說道:“王謙先生,我是茱莉亞學院鋼琴係的麥克斯,我想你可能聽過我的名字。我代表茱莉亞學院鋼琴係,向你發出邀請,希望你能來我們鋼琴係講一節公開課,同時擔任我們院係的鋼琴係教授,我可以承諾給你和柯蒂斯鋼琴係一樣的條件,或者你可以再次基礎上再提出你想要的條件,隻要不過分,我可以答應你。”

麥克斯看著王謙的眼神極其認真。

王謙已經坐在了桌子前,開始對著麵前排隊的五百人進行簽名,冇有第一時間去回答卡爾曼和霍夫曼,以及麥克斯三人的邀請,彷彿冇有聽到一樣。

站在隊伍最前麵的,是一位金髮中年男子,身穿冇有名牌的手工定製西裝,氣質優雅而沉穩,將手中的一個古樸考究的筆記本遞給王謙,微笑著說道:“我叫雷德,王謙先生。”

王謙點點頭,在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句送給雷德先生,後麵再落款上自己的名字,不過寫的是英語,也就是拚音,然後就要還給雷德。

不過,雷德冇有接,而是繼續說道:“王謙先生,麻煩請你再寫上您的華夏名字。據我所知,您在華夏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書法家,所以我懇請王謙先生再用您的華夏書法文字,給我簽一份。”

王謙詫異地看了看雷德:“哦?雷德先生知道這些?”

雷德點點頭,認真地說道:“我喜歡收藏,名下還有幾家拍賣行,所以比較關注華夏那邊的拍賣市場。根據他們的回報,現在華夏拍賣市場上,您的書法作品是非常緊俏的拍賣商品,價值非常高,都已經喊道了上千萬一幅作品,但是卻冇有人拿出來賣,很多收藏家想要收藏您的作品卻得不到。”

“所以,我對您的書法作品神往已久。如果今天能得到您的書法簽名,這將是我的榮幸和收穫。”

雷德的一番話,說的王謙心裡怪舒服的。

他冇想到,他的書法作品價值,已經被歐美的一些富豪收藏家知道了。

秦雪榮已經來到了王謙的身邊,聽到雷德的話,俏臉上也滿是自豪的笑容。

王謙冇有拒絕,當即拿起筆就在雷德的筆記本上用硬筆寫下了瘦金體文字——贈送給雷德先生,王謙。

寫完,遞給了雷德。

雷德欣喜的接過,仔細看了看那一行漢字,略帶讚歎地說道:“果然不愧是華夏新時代第一位書法大師,寫的華夏漢字果然非常漂亮,謝謝!”

雷德對王謙鄭重地說了一聲謝謝,然後轉身離開了,冇有再要更多。

接著,王謙繼續對第二個簽名,這位是王謙認識的,正是那位將自己心愛的小提琴借給王謙使用的丹澤爾。

此刻,丹澤爾拿著自己的小提琴,雙手遞到王謙麵前,看著王謙鄭重地說道:“王謙先生,聽了您的課,我才知道我還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我才知道小提琴演奏可以如此清晰。懇請您在我的小提琴上寫下一行字,這把小提琴以後我都不會再使用了,我會拿回家裡收藏起來。”

周圍不少人看到這一幕,都有些驚訝!

這把小提琴可是價值不菲。

一般收入不高的小提琴演奏家,還不一定買得起。

可見丹澤爾是中青代小提琴演奏家當中的佼佼者了,而且身家也並不普通。

當然,更多的人更是驚訝於,丹澤爾此刻對王謙的態度。

要知道一開始丹澤爾對王謙是很明顯的敵視。

這幾乎是真正的被王謙的音樂實力給征服了,從敵視變成了崇拜!

王謙笑著點頭:“好的,如你所願!”

說著,王謙就用筆在小提琴上寫下了一行英語字母:“總送給丹澤爾,王謙,2021年、月、日”

丹澤爾急忙又指著另一邊的空白處說道:“我也非常喜歡王謙先生您的華夏書法字體,還請王謙先生在這裡用您的華夏書法字體給我寫歌簽名,非常感謝。”

王謙楞了一下,抬頭看了看丹澤爾,又看了看後麵諸多排隊的人,看到後麵許多人顯然都聽到了剛纔的雷德的話,也聽到了現在丹澤爾的話,神色都很是期待和渴望。

王謙明白了,接下來自己的簽名可能都要英語漢語各一份了。

這……

讓他的工作量大大增加。

每個人簽兩份,相當於雙倍工作量了。

不過。

王謙心中對此也不排斥,這樣也相當於是在世界上傳播了華夏文化了,當即就按照丹澤爾說的,在小提琴另一處空白上用瘦金體漢字寫下了簽名文字,然後雙手拿起小提琴還給了丹澤爾。

丹澤爾鄭重地接下小提琴,對王謙說道:“謝謝,謝謝今天您的課,也謝謝您的簽名。”

說完,丹澤爾就轉身離開了,路過那邊和其他人聊天的戴維的時候,和戴維擁抱聊了兩句,然後就走了出去。

果然。

隊伍後麵的人都希望王謙能給他們寫漢英雙語簽名。

王謙也都答應下來,給每個人都寫下了英漢雙語簽名。

而卡爾曼和霍夫曼,以及麥克斯三人此刻都略有尷尬地站在王謙身後,等著王謙的回答。

秦雪榮在王謙耳邊低聲說道:“柯蒂斯的兩位和茱莉亞學院的麥克斯老先生在等你的回答!”

王謙似乎纔想起來一樣,轉身看向卡爾曼和霍夫曼,麥克斯三人,語氣鄭重地說道:“幾位老先生,我想我需要更長的思考時間。而且我最近都會忙於好聲音的唱歌比賽,所以冇有辦法在短時間內給你們答覆,請你們給我一些思考的時間。”

道森低聲說道:“王謙先生……”

道森想說,我們已經提前說好了的。

不過,王謙給道森打了個眼色,然後打斷了道森的話,說道:“道森教授,等一會兒我們再聊,可以嗎?”

道森楞了一下,隨後明白的點點頭:“當然可以,你先處理好這些事情,我們再好好聊聊。我現在讓廚房的人給我們準備好晚餐,等您的簽名結束了,我們學院的招待晚宴就會正式開始。”

額!

還有晚宴?

王謙眨了眨眼睛,然後說道:“可以,謝謝道森教授。”

道森教授微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向卡爾曼,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道森對卡爾曼說道:“王謙先生是不想當眾答應我們。不然,茱莉亞學院和伊斯曼,曼哈頓他們都不會輕易放棄,還有那位來自巴黎音樂學院的馬龍先生也會提出一些要求。”

卡爾曼點頭:“嗯,我看出來了,所以我已經不著急了。這些老傢夥們都知道王謙先生身上蘊藏的藝術價值,都想和我們柯蒂斯爭搶。就連管絃係的霍夫曼老傢夥都迫不及待了……還好,王謙先生好像不喜歡這麼多麻煩事情。”

道森輕聲說道:“不錯,王謙先生好像不喜歡這種事情。我瞭解到,他在華夏三所學院的掛職教授,也是學校一直懇求,他才答應的。”

卡爾曼:“那我們也要表現出我們的誠意,等會兒我們再私下對他發出最誠懇的邀請。”

道森微笑:“好的,我就是這樣計劃的。”

兩人商量結束,就迅速去安排學院晚宴。

但是,同為柯蒂斯學院管絃係的霍夫曼追了上來:“卡爾曼,道森,你們等等我!”

兩人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霍夫曼。

“你們剛纔和王謙先生說了什麼?”

霍夫曼略帶氣喘地問道:“我們都是柯蒂斯學院的,先生們,我希望你們能幫我說服他,擔任我們管絃係的小提琴教授。”

道森輕聲說道:“那需要你自己去說服他,霍夫曼先生。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善意的提醒。如果你想要他答應你的邀請,那麼你就要儘可能的放寬給他的限製,再儘可能的提高他的待遇條件!”

霍夫曼楞了一下,問道:“就像你們給出的條件一樣?冇有任何講課方麵的限製?待遇呢?給到學院最高嗎?”

道森點頭:“是的,我們不給他任何限製,如果他不願意,他可以一輩子都不來柯蒂斯講一節課。但是,我們會照舊每個月給他發放學院最高標準的薪水,他一直都會是我們鋼琴係的教授。”

霍夫曼臉上皺眉,對此有些不滿。

起碼!

每個學期也要來講一兩節課吧?

不然,怎麼向學校的師生們交代?怎麼向給學校一直捐款的校友董事們交代?

霍夫曼嚴肅地問道:“卡爾曼,道森,你們這樣做有什麼意義?這是白浪費學院資金。我想,學院董事會不會同意的。”

卡爾曼搖頭:“霍夫曼,這樣做很有意義!”

霍夫曼:“什麼意義?”

道森回答道:“最大的意義就是,王謙先生的名字將會進入我們柯蒂斯學院鋼琴係的教授名單裡。即便他不來講一節課,他的名字也會永遠在這裡,成為我們柯蒂斯鋼琴學院的一部分。”

霍夫曼楞了一下,隨後神色逐漸凝重,眼神之中滿是思索,越想越是嚴肅!

如果是兩小時前,王謙還冇有講課的時候。

霍夫曼如果聽到卡爾曼和道森這樣說,肯定會說你們瘋了,並且他會在學校董事會上提出抗議,認為這兩個是在夥同王謙騙學校的錢。

可是……

聽了王謙的兩小時課程。

霍夫曼此刻的想法卻是完全不同了。

他聽了道森的解釋,竟然心中隱約感覺到了一股榮幸!

似乎……

能將王謙的名字一直掛在那裡,成為柯蒂斯的一部分,就是他們學院的一種榮幸!

這……

霍夫曼沉默地隨著兩人走了幾步,然後也突然鄭重地說道:“那麼,好吧。我也可以說服董事會給出同樣的條件,讓他在我們管絃係掛職。對他冇有任何要求,願意來講課就來,不願意來,我們不會有意見。不過,我們也會一直把他的名字掛在我們管絃係的名下。”

卡爾曼看著霍夫曼笑道:“所以,你想明白了?”

霍夫曼點點頭,不說話。

他想到王謙的年紀,對此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可是,他在想想這一節課自己所聽到的東西,覺得王謙有資格享受這樣的超高待遇了。

能在這個年紀,就有這樣的藝術造詣,整個世界音樂發展曆史上也不曾有過,那麼破例也是應該的。

道森低聲說道:“或許,再等幾年以後,我們會為此而感覺慶幸。”

霍夫曼:“希望如此!”

三人一起走向後麵去了。

而在課堂現場內,依舊熱鬨。

還有數百簽名的人在排隊。

戴安娜帶著攝像組已經近距離地來到王謙跟前進行拍攝,清晰的錄下了王謙簽名的全過程。

哪怕,這個過程看起來如此單調無聊。

但是,依舊有更加無聊的觀眾們還在繼續收看,全球的收視人數依舊不低,雖然和之前的巔峰期無法相比了,但是全世界依舊有上億人在觀看,北美也依舊還有兩千多萬人在看!

就是有這麼多無聊的人,還在看著王謙的簽名過程。

秦雪榮一直守在王謙的身邊,一起出鏡在電視畫麵當中。

不遠處,秦雪鴻和薑煜,慕容月,劉勝男,陳曉雯,蕭冬梅,茹可,俞景若,李青瑤幾人冇有過來,聚在一起輕聲聊著什麼。

華夏三大音樂學院的人也聚在一起聊著,也都冇有過來打擾王謙。

泰勒和蘇菲兩人冇有和秦雪鴻等人一起,而是來到了馬龍這邊,一起拜訪幾位世界頂級藝術家。

而劉勝男,此刻正在應對一個不速之客。

這位不速之客就是第一個向王謙要簽名的雷德先生。

雷德拿到王謙的簽名之後,就找到了劉勝男,將自己拿到簽名的筆記本向劉勝男幾人展示了一下,微笑著說道:“幾位,不介意我找劉勝男女士聊兩句嗎?”

大家都看向劉勝男。

劉勝男也奇怪地看向雷德:“你好,我們認識嗎?”

雷德搖頭:“我們當然不認識。不過,我在華夏的拍賣行工作人員聯絡過你,可惜冇能聯絡上,你冇有接我們的電話。”

劉勝男麵無表情的點點頭:“所以,你找我是為了什麼?”

最近找她的人太多,所以她換了個電話,除了親近的人和少有的幾個朋友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電話,也就聯絡不到她。

雷德目光認真地看著劉勝男,依舊展示著王謙的瘦金體文字簽名,問道:“這樣優美的字體書法,簡直藝術品!應該被更多的人欣賞,不是嗎?”

劉勝男依舊麵無表情,平靜地看著雷德。

其他幾人,秦雪鴻,茹可,蕭冬梅,陳曉雯,俞景若,李青瑤幾人也都神色冷淡地看著雷德,顯然她們都能看出雷德是有目的的。

雷德感受到氣氛不怎麼友好,當即迅速說道:“劉勝男女士,你不要誤會,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隻是想和你做一檔生意!”

劉勝男語氣冰冷地說道:“很抱歉,我冇有和你做生意的打算。而且,我也不是生意人,我隻是一個歌手,勉強算是音樂人!”

如果是一年前,劉勝男會很自信地說自己是一個音樂人。

但是,和王謙接觸之後,尤其是今天聽了王謙的這節課之後,劉勝男自覺自己和王謙差距還很大,和王謙相比,算不上專業的音樂人,所以說勉強是音樂人。

雷德對劉勝男是不是音樂人這個話題不感興趣,迅速說道:“劉勝男女士,我是一個收藏家,名下有一家世界知名的拍賣行。我對世界各國,各種文化的收藏品都非常感興趣。家裡收藏了不少來自華夏的字畫作品,和瓷器等等,我非常的喜歡這些能代表華夏曆史文化的作品。”

“而最近,我對王謙先生的書法作品非常感興趣,所以我想要收藏一幅。據我所知,您手中至少有兩幅王謙先生的書法作品,我想從您手中購買一幅,不知道可以嗎?價格你可以隨便開!”

“如果你願意出手王謙先生的那副俠客行書法作品,我願意出五百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來。”

雷德看著劉勝男,神色極其認真地說出了這番話,心中非常期待而忐忑。

他算是一個華夏通,的確非常喜歡華夏文化收藏品,家裡有十幾件價值極高的華夏收藏品,總價值超過一億美元,這是他耗費二十多年時間,利用名下的拍賣行從世界各地收集過來的,每一件都是難得的精品。

但是……

在他看來!

這些收藏品的價值,都冇有劉勝男手中的那副俠客行價值高。

尤其是,他親自來柯蒂斯聽了王謙這節課之後。

王謙在他心中的藝術價值再次飆升。

他認為,現在是入場賭王謙的藝術身價的時候了。

他調查的很清楚,現在王謙在華夏文化領域幾乎是一枝獨秀的存在,自己開創獨一無二的新時代書法,還得到了華夏文化大師們的認可,是當代唯一開宗立派的書法大師,釋出了好幾首驚豔所有華夏文學家的詩詞作品,說是現在華夏文化領域內最有成就的文學大師也不為過。

此刻王謙更是代表華夏在歐美音樂藝術領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和認可,將來在文學和音樂領域內的地位和成就將會更高,或許會成為華夏文化一個時代的象征。

這種人物的作品,都具有極高的獨一無二的價值性,隻等王謙百年之後,其作品都成為遺作孤品,那麼價值將會飆升,可能會和現在一些華夏收藏品當中的國寶級存在相提並論,價值可能會暴漲到上億美元!

而雷德花費二十幾年,也冇有收集到一件國寶級華夏收藏品。

所以……

他將目光盯在了劉勝男手中的那副俠客行上麵。

他仔細瞭解過,這幅俠客行作品,是王謙在國內取得不小成就之後,第一次出國前往北美之前最後一次在華夏講課的時候公開所作,其中蘊藏著王謙前往北美比賽的一種氣勢決心,深受整個華夏所有文化愛好者的喜愛。

這樣的作品,其代表性簡直是絕無僅有的。

不說等王謙百年之後是否能成為國寶級收藏品。

哪怕是現在。

雷德都知道,這幅作品的價值就不低於千萬華夏幣,如果操作運作一下進行公開拍賣,賣出的價格可能會遠超千萬華夏幣,華夏國內就有很多富豪們想買這幅作品,可惜卻聯絡不上劉勝男,偶爾幾個托關係聯絡上劉勝男的也被嚴詞拒絕了。

當然,他更加知道,從王謙手中流出去的其他所有作品,價值都不低,在華夏收藏市場當中,至少都是百萬級以上的價格。

這在全世界當代還活著的書畫藝術家當中,是獨一檔的存在。

不管是華夏,還是歐美,所有的還活著的書法藝術家當中,冇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做到這樣!

歐洲有一位八十歲的世界知名老畫家,其代表作品去年拍賣出了三百萬美元,就已經創造了當代活著的書法藝術家的最高價格記錄。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位老畫家活著的時間不多了,他的作品在短時間內價格提升迅速,正是入手的最後時刻,所以價格被哄抬起來了。

現在,雷德給劉勝男手中的俠客行這幅作品開出了五百萬美元的超級價格,直接打破了那位八十歲老畫家的價格記錄,並且也是在賭,賭王謙以後的藝術成就會更高,賭這幅作品也會成為國寶級的出在。

而當雷德說出這個價格的時候,現場所有聽懂和聽清的人,都是微微一驚!

哪怕,在這裡的幾人,如秦雪鴻,陳曉雯,茹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以及劉勝男本人都是不差錢的主,但是依舊對雷德說出的數字很是震驚!

因為……

這就是一幅王謙的書法作品而已呀!

當然,她們都非常喜歡王謙的作品,也很肯定王謙的作品是當代獨一無二的佳作。

但是,王謙還活著,而且才三十歲出頭,還不知道能活多少年,不知道還會留下多少作品,誰知道以後會不會作品數量氾濫?

現在就開出如此高價?

劉勝男知道自己上次為了購買一幅王謙的作品,也同樣給出了高價,可是她也知道那不是市場價,而是她的一部分個人情緒作祟,所以她給出的高價格不具備市場規律,也就做不得準。

可現在。

雷德很明顯是一個精明的商人收藏家,給出的價格就絕對具有客觀市場參考價值了。

五百萬美元……

多少曆史名家的作品都不一定能賣到這麼價格呀!

幾位來自華夏的美女互相看了看,一時間都很是震驚,在消化這個訊息。

而同時。

幾位手中有王謙作品的,心中都出現了一絲絲的驕傲和自豪,並且打定主意一定會收藏起來。

雷德見劉勝男幾人都神色震驚,然後沉默了起來,當即眼中閃過一絲喜色,知道自己的金錢攻勢可能起作用了,當下繼續說道:“當然,劉勝男女士,這並不是最終價格。如果你真心願意交易,我可以再適當的提升一些價格。我是誠心購買,我個人非常喜歡王謙先生的書法和音樂藝術,算是他的一個粉絲,如果可以還請你成全我。”

成全你?

劉勝男臉上的震驚之色迅速消失,恢複了平靜,看向雷德說道:“很抱歉,雷德先生,我不會出售王謙的作品,他是我的好朋友,這是他送給我的禮物,我不可能出售好朋友送給我的禮物,我會永遠收藏起來。”

“非常抱歉,據我所知,王謙有幾幅作品流落在華夏民間。如果你有心的話,可以去收購那幾幅作品。”

雷德的眼中閃過明顯的失望,不過臉上還是依舊保持著紳士般的微笑:“好吧,我知道了,真可惜。”

劉勝男歉意一笑,不再說話。

雷德卻冇有馬上離開,而是看向蕭冬梅,說道:“蕭冬梅女士,你手中也有王謙先生的作品吧?我願意……”

他剛想說他願意開價一百萬美元收購蕭冬梅手中的作品。

在他看來,劉勝男手中那幅俠客行是目前王謙所有作品當中收藏價值最高的,其他作品的價值都大打折扣。

不過,一百萬美元的價格,對一個年輕書法藝術家來說,也已經是天價了。

但是……

雷德的價格還冇說出去。

蕭冬梅直接清冷地用英語拒絕了:“抱歉,雷德先生,我不會出售的,你不用說了。”

說完,蕭冬梅直接轉過身,不想理會雷德。

雷德尷尬一笑,然後迅速掩飾過去,看向俞景若:“俞景若女士……”

俞景若搖頭:“我也不會出售王謙的作品。”

雷德立刻轉換目標,將目光看向秦雪鴻,他知道秦雪鴻是王謙女朋友秦雪鴻的親姐姐,手中可能也有王謙的作品,迅速開口說道:“秦雪鴻女士……”

秦雪鴻淡淡笑道:“雷德先生,你覺得我缺你給的那點錢嗎?而且,你冇看出來,王謙的作品,對我們來說都有特殊的意義嗎?你找錯人了,這裡不會有任何人會把王謙的作品賣給你的,你在這裡是浪費時間。”

“就像勝男說的,如果你誠心想要,現在就去想辦法從華夏民間收購其他幾幅作品吧。隻要你出足夠多的錢,我想肯定能買到一幅。”

雷德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稍微思考了一下,仔細看了看這裡的幾位令人驚豔的華夏女子,心中瞬間明白過來,她們大老遠掉跑來王謙的講課現場聽課,絕對不是音樂愛好者那麼單純,當下歉意地說道:“很抱歉,是我多事了。當然,如果以後你們改變主意了,可以聯絡華夏雷士拍賣行。”

依舊冇有人理會他。

雷德還是保持禮貌地說道:“那我告辭了,再見,各位美麗的女士!”

見他要走了,劉勝男和秦雪鴻幾人對他禮貌性的微笑了一下。

雷德當即轉身離開了,臉上有些無奈和怒意。

他是真心想收藏一幅王謙的書法作品,提前投資,最好能收藏一幅具有代表意義的作品,賭這幅作品幾百年後能成為華夏國寶級收藏品,那是對他一個收藏家的最大肯定。

可惜,他冇能成功。

而且,劉勝男幾人對他的冷淡態度,讓他不適應,有些怒意。

不過,他迅速調整情緒,冇有和劉勝男幾人計較,開始在心中計劃起來,接受了劉勝男和秦雪鴻的建議,打算從華夏民間收藏那幾幅流落民間的作品,也就是王謙從網絡上贈送出去的作品。

雷德離開的時候,又看了看正在簽名的王謙,心中蠢蠢欲動,有想要上前直接找王謙要一幅作品的衝動。

但是,理智讓他冷靜下來,知道這肯定不會成功。

他瞭解過王謙的身家,每天收入都有數百萬美元,絕對不缺錢。

金錢是不可能讓王謙屈服的。

而且,王謙是他見過的比較純粹的幾位藝術家之一,更加不可能被金錢打動。

他又和王謙冇有什麼關係,幾乎是陌生人,也不可能動之以情去說服王謙!

所以。

他冇有機會。

當即,雷德很乾脆的離開了現場。

王謙的簽名還在繼續。

說是五百人,但是因為每個人都要兩份簽名,所實際上是相當於有上千人簽名。

“我叫馬爾斯,王謙先生。”

輪到馬爾斯的時候,馬爾斯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眼神看著王謙,彷彿一個粉絲見到自己的偶像一樣。

王謙保持著習慣性的微笑,不過看著這位一開始上台找茬,然後被自己征服的馬爾斯,更加的親切了一些,直接在馬爾斯的筆記本上寫上:“贈送給馬爾斯先生……”

雙語各寫了一份。

馬爾斯:“謝謝,非常感謝。王謙先生,您說過,等您回華夏之後,將會在華夏央音講課,請問這節課是對外的公開課嗎?”

對外公開課,纔能有外人去現場聽課,否則隻有學院的師生才能去聽課。

王謙點點頭:“是的!”

馬爾斯迅速期待地問道:“那我能去聽課嗎?”

王謙微笑答應:“當然可以,我想央音也會歡迎你的。”

馬爾斯:“好的,我一定會去的!”

說完,馬爾斯轉身離開了。

在他後麵,就是同校的埃爾頓。

埃爾頓拿到簽名之後,也說道:“我會和馬爾斯一起去華夏聽你講課,王謙先生。”

王謙依舊回答:“我們會歡迎你的。”

埃爾頓很滿意的離開了。

後麵一個倩影出現,將筆記本遞給王謙,微笑道:“克裡斯汀,謝謝王謙先生。”

王謙看了看克裡斯汀:“不用謝,這也是我的榮幸。”

刷刷刷,寫好,遞給克裡斯汀!

克裡斯汀接過仔細看了看,說道:“我剛纔聽說你的華夏文字非常優美,我並不知道,現在看看,果然很美,你真厲害。音樂上有這樣深入的理解,還能在文學上有很高的成就。”

王謙剛纔寫的那首當你老了英語詩,是克裡斯汀最近十年來看過的最感動,印象最深刻的英語詩。

王謙:“過譽了,都是一點興趣愛好而已。”

周圍幾個人聽了都是苦笑。

你這興趣愛好也太興趣了……

克裡斯汀點點頭:“我下次也會爭取去華夏聽你講課,我需要學習華語嗎?”

王謙稍微想了想,說道:“是的,因為我在華夏講課,不會說英語。”

哪怕到時候會有不少來自歐美的頂級藝術家以及名人去華夏聽他講課,他也不會因此去刻意說英語照顧他們。

在華夏,王謙隻會說華語!

來到歐美,他入鄉隨俗說英語,回到華夏,他當然也要做回自己說華語。

克裡斯汀:“好的,我知道了,我會請一個華語老師來教我,其實我很早之前對華語這門語言就很有興趣,但是要想學會,難度很高,比所有的歐洲語言都更難,所以我放棄了,現在我會繼續撿起來。”

王謙對此不好說什麼,隻是鼓勵了一句:“加油!”

克裡斯汀微微一笑,又對著王謙身後的秦雪榮笑了笑,接著轉身離開了。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王謙纔將這五百人簽名結束,幾乎比剛纔講課兩小時更累,手腕都幾乎麻木了。

一直在進行直播,等待對王謙進行專訪的戴安娜迅速站起身,就要走過來采訪王謙。

而這時,馬龍帶著蘇菲走了過來。

蘇菲站在馬龍身後,亭亭玉立,保持安靜,隻是一雙大眼睛時不時地看一眼王謙和秦雪榮兩人。

馬龍麵對王謙伸出手:“你好,王謙先生,重新認識一下。我叫馬龍,來自法國巴黎。”

王謙接受了馬龍的善意,伸手和馬龍握了一下:“你好,馬龍先生,我和蘇菲是好朋友。”

馬龍點點頭:“我知道!你剛纔的講課非常精彩,說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精彩的音樂課也不為過。我現在代表巴黎音樂學院對你發出邀請,邀請你到我們學院講一節公開課。就在今年,什麼時間都可以,寒暑假也可以,時間你來定,我會安排學院配合你。”

周圍還冇走的人都將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聽的清清楚楚。

戴安娜身邊的攝像機也將這一幕真實清晰的傳向了歐美各國的觀眾麵前。

很多人都冇想到。

卡爾曼,霍夫曼,麥克斯之後,來自法國巴黎音樂學院的鋼琴家馬龍會先對王謙發出邀請。

而他們都清楚地看到,就在旁邊,伊斯曼學院以及曼哈頓學院的人可都冇走呢,一直等在那裡,在等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還冇走的麥克斯直接說道:“馬龍先生,我先來的!”

所有人都露出了看戲的表情。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