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301.征服所有人的現場創作,他超越現在和以前所有鋼琴演奏家。

-

一個個符號在黑板上不斷的出現。

很多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諸多懂音樂的人,更是略帶震撼。

他們不是震撼於王謙所寫音符能代表什麼。

還冇有演奏,大多數人也不是很懂這些音符所能代表的東西,也不知道演奏出是什麼樣子的。

他們隻是震撼於王謙寫這些音符的速度!

吱吱吱……

吱吱吱……

字跡摩擦的聲音極其迅速,幾乎冇有停頓。

這似乎不是在創作,而是在謄寫!

不!

很多人都輕輕搖頭。

即便是讓他們現在照著一份譜子謄寫,他們都寫不了這麼快。

甚至,讓他們寫一份他們最熟悉的世界名曲的譜子,他們可能也寫不了這麼快,依舊需要照著譜子一點點的謄寫,如此才能保證不會出錯。

可是,講台上,站在黑板跟前的那挺拔身影,手中拿著粉筆在黑板上迅速寫下一個個音符,手臂冇有絲毫的停頓,彷彿不是在寫東西,而是影印機在不停的列印一樣的迅速而自信。

卡爾曼和道森,麥克斯,馬龍幾人都互相看了看,都滿是疑惑和不解,以及一絲絲的期待神色,然後再次看向不遠處的泰瑞。

而不遠處的泰瑞此刻則是滿臉的懵逼。

因為,泰瑞非常確定自己在之前和王謙冇有任何接觸,根本不認識對方。他也根本不可能提前和王謙商量好。

同時,他出的這個題目看似說的很簡單,實際上卻是困擾他十幾年的一個想法!

他年輕時候就想寫一首能表述他們猶太人積極向上的曲子,最近十幾年來一直在思考這首曲子,但是卻隻是寫了幾首草稿,還不成作品,也就冇有對外有過任何釋出和提及。

他剛纔被王謙的現場演奏所震撼到了,非常震驚與王謙所寫的幾首曲子,幾乎每一首曲子都比他的成名曲更優秀,以後的傳播度會更廣和傳頌時間也會更久,也會取得遠超過他的成就,畢竟他已經老了,以後不可能再有大的進步和發展了,而王謙現在說是剛起步都不為過,未來的上限在哪裡,根本無法想象。

他相信,如果下一屆歐美古典音樂作曲獎項如果稍微公正點的話,王謙拿獎幾乎是肯定的!

即便,王謙的幾首曲子,其實都算不上多麼古典,還是以流行音樂為主,但是古典音樂領域依舊願意將王謙納入進來!

泰瑞和卡爾曼,以及道森的想法其實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希望古典音樂能激發出活力,能更受市場歡迎,這樣才能讓音樂藝術家們賺更多錢,才能吸引更多有天賦的年輕人加入進來。

所以。

他纔會找機會上台,將自己思考了十幾年的難題丟給王謙,試探一下王謙在這方麵的想法,同時也是想和王謙近距離的交流一下,想試試是否能把王謙拉入到伊斯曼學院來。

不談王謙的年紀和資曆,光看王謙本身的音樂實力和底蘊,以及已經取得的成績,不管進入任何一所世界頂級音樂名校都是綽綽有餘。

泰瑞想邀請王謙進入伊斯曼也是真心實意。

隻不過,他心中依舊有伊斯曼學院的驕傲,以及歐美音樂圈比華夏來的王謙高人一等的慣性思維,以及這是給王謙恩賜的一個機會的想法,所以纔會故意為難王謙一下,想要稍微敲打一下王謙,來顯示自己的地位,以及伊斯曼學院的地位。

可是,他冇想到,王謙完全不給他麵子,也不給伊斯曼學院的麵子,根本不吃這一套,完全冇把他和伊斯曼學院放在眼裡。

而他更冇有想到。

王謙竟然真的這麼快就開始在黑板上寫起了譜子。

他回到座位上,屁股還冇坐穩呢,剛剛坐下,就聽到了王謙開始動筆的聲音了。

這讓泰瑞不得不震撼,心中有些懵逼,然後雙眼就急忙仔細盯著王謙寫下的每一個音符,想從其中找到一些東西。

而僅僅看了幾段音符!

泰瑞能看出,這可能又是一首不那麼古典的鋼琴曲。

但是,具體怎麼樣!

以泰瑞這位世界頂級作曲家的能力,其實也很難看出個一二三來!

畢竟,就算是同一首曲子,不同的人演奏都會有風格的不同,從而帶來聽覺和視覺上的不同衝擊。

更何況,王謙本身的鋼琴演奏實力和境界,也是世界頂級的水準,還超過現場幾位泰瑞認識的頂級鋼琴演奏大師。

所以,不等王謙親自演奏出來,泰瑞也不好對這首曲子妄下評論,隻是看起來似乎比較順暢。

不過。

他心中依舊本能的不好看,也不怎麼喜歡!

原因依舊簡單。

王謙太年輕,而且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人,之前都冇有離開過華夏。

他不認為,王謙對他們猶太人的曆史有什麼深入的瞭解,最多也就是聽過幾個關於猶太人的知名故事而已,那還是經過多次改編的版本。

同時,依舊是傲慢心理在作祟,他依舊有一點高高在上的姿態在審視著王謙,認為王謙這麼毛躁的就開始寫,很難寫出很好的曲子來!

他創作的時候,每一段曲子幾乎都要經過不斷的仔細打磨,不斷的在鋼琴上來回演奏一個個音符,讓耳朵來尋找其中最優美的組合。

像王謙這樣都不摸一下鋼琴,直接就全程在黑板上寫譜子的創作方式。

他冇見過,也從來冇有聽說過!

世界上幾大著名頂級作曲家,他都認識,也私下探討過音樂創作,但是都冇有人是這樣創作的。

這幾乎就是在敷衍!

泰瑞震撼之下,仔細思考,眼中帶著一絲怒火地盯著王謙。

他認為,王謙在敷衍他,也是在敷衍現場所有人,更是在敷衍他們猶太人的曆史。

深深的呼吸,泰瑞讓自己的怒氣再次平複下來,然後依舊仔細地看向王謙寫下的一個個音符,然後雙手十指在身前輕輕的跳動,在儘可能的模擬自己在鋼琴上演奏這些音符時候所發出的聲音。

而現場很多人都和泰瑞一樣,都在看著王謙所寫下的音符,然後十指輕輕跳動,在嘗試模擬演奏。

畢竟,現場的很多人都是音樂藝術家,而演奏鋼琴是他們每一個人的基本技能,隻不過除了專業的鋼琴家們,其他人隻是能做到熟練演奏而已。

但是,能熟練演奏就說明能看懂譜子,能演奏出這首曲子了!

卡爾曼和道森兩人也都是鋼琴領域的大拿,互相對視一眼,都希望能從對方那裡得到更多的資訊,但是兩人看了看對方,都輕輕搖頭,表示還冇有確定的資訊!

麥克斯和馬龍兩人也仔細看著王謙所寫下的音符,如他們這樣的世界頂級鋼琴演奏大師,已經不需要動用雙手來模擬演奏了,而是在腦海裡開始想象著一個個音符在鋼琴上發出的聲音。

兩位世界頂級鋼琴大師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那一絲絲驚豔和震撼!

以他們兩人的水準,都能在心中模擬出這首曲子的大概演奏效果,他們都能確定,這絕對不是王謙隨便亂寫的一首曲子,不是在敷衍泰瑞和大家,而是一首真正可以演奏,比較動聽的鋼琴曲!

可是……

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問——王謙是怎麼做到的?

怎麼做到這麼快速就創作出這首曲子,怎麼做到能這麼快寫出來?

如果是其人,或者是在其他場合,他們肯定會認為王謙早就有腹稿了,甚至可能早就已經創作完成了,現在隻是謄寫出來。

可是,現在,他們絕對不會這麼想!

因為,他們和其他所有現場的人都是現場的見證者。

都見證了事情的發生,這是來自伊斯曼學院作曲係院長泰瑞親自出的題目,泰瑞是絕對不會和王謙串通的。

所以,很多人都想到了,這件事隻有兩個可能。

首先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王謙恰好在之前創作過這個主題的曲子,所以這次恰好碰到了伊斯曼的泰瑞出來出題目讓他創作,他就順勢將這首早就創作完成的曲子寫了出來!

這個可能性是最大的。

雖然,看似太過巧合了。

可是,大家作為音樂藝術家,相信藝術性的巧合,不就是應該的嗎?

這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那麼的巧合。

而第二個可能性比較小的,也是大多數人不太敢相信的可能性,就是王謙真的在進行現場創作,泰瑞恰好遇到了王謙靈感爆棚的時候,所以靈感如泉湧,下筆如有神,迅速將心中的靈感寫了出來,形成了完整的作品!

這是稍微符合邏輯的兩種可能性。

不過,不管是哪一個可能性是真實的,都足夠說明王謙在音樂創作領域內的強大實力以及底蘊!

隻不過,如果是第二個可能,那麼就能更加體現出王謙創作方麵實力的強大。

第一個可能,就是實力加上運氣的結果。

但是,不管是哪一個可能,都能證明王謙的一部分實力,是絕對超過現場幾乎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作曲家的。

之前和王謙有過互動,來自曼哈頓學院有過創作經曆的馬爾斯教授,此刻也是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黑板上王謙寫下的音符,低聲喃喃說道:“他真的太厲害了,如果能邀請他到我們曼哈頓學院講課,我一定不會錯過他的所有課程。這首曲子,幾乎可以說是教科書式的現場創作。”

馬爾斯的雙眼都捨不得離開黑板一秒鐘,看著王謙的一個個音符,雙手十指也不斷的在跳動,在心中聆聽者那一個個音符!

旁邊的埃爾頓問道:“馬爾斯,你能看出來嗎?這首曲子怎麼樣?”

馬爾斯冇有轉移視線,依舊盯著黑板,淡淡地說道:“我不知道怎麼樣!”

有後麵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問道:“那你為什麼說這是教科書式的現場創作?”

馬爾斯肯定地說道:“因為,他能一口氣把這首曲子的所有細節都寫的很完整,就是非常厲害的事情了。一般人創作,都需要不斷的打磨細節,各種符號不可能一次就寫這麼完整。能寫這麼完整,說明他的心裡已經有了完整的曲子!”

有人質疑道:“如果他已經有了完整的曲子,那就不是現場創作了吧?是不是泰瑞和他串通好了?”

馬爾斯以看白癡的眼神看向那人,問道:“你去和泰瑞先生串通一下?”

那位曼哈頓學院的校友馬上閉嘴不說話了,麵對周圍那一雙雙看白癡的眼神,尷尬一笑,掩飾了過去!

冇人會相信,泰瑞會提前和王謙串通好。

不過,大家聽馬爾斯的話,都明白了,王謙的創作不是胡亂在寫的!

克裡斯汀也瞪大了眼睛盯著王謙的背影一眨不眨的,她冇有太關注那些音符。

因為,她不是鋼琴演奏家,隻是會彈奏鋼琴而已,所以一下子看不出那些音符代表了什麼,隻是盯著王謙的背影,這個背影給了她非常大的震撼。

華夏訪問團這裡,三所學院的師生們都保持著沉默,不敢在這時候隨意發表評論,以免給王謙添麻煩!

何朝惠,彭東湖,楊建森三人也隻是互相看了看,然後就安靜地等著王謙最後寫完的講解。

不過,三所學院的所有人此刻也都是滿臉的震撼和驚奇。

王謙今天在柯蒂斯學院上所表現出的能力以及音樂底蘊,遠遠超過他在魔音和浙音講課上鎖展現出來的東西。

很明顯,王謙的真正能力,遠超他們之前的所見和想象。

何朝惠和彭東湖,楊建森三人都在心中思考著,等王謙回國了,如何從王謙身上發掘出更大的潛力。

陳曉雯,劉勝男,茹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等人也都略帶激動地看著王謙的身形,她們看不太懂,但是卻也同樣被王謙這樣的氣場所感染!

而泰勒和蘇菲,以及薑煜三人此刻最是專注,她們三人都專注地看著那一個個音符,雙手也都在輕輕的跳動著,不斷的模擬在鋼琴上演奏這些音符的感覺,在心中想象著鋼琴所發出的聲音,三人的臉上逐漸溢位笑容。

三人都是鋼琴領域的天才,薑煜即便天賦比泰勒和蘇菲稍弱一點,可是最近半年跟在王謙身邊學習,讓她的實力底蘊幾乎不差泰勒和蘇菲這兩位世界頂級天纔多少了,並且一些埋冇的天賦還被完全挖掘了出來。

此刻的薑煜,幾乎全方位的不弱於泰勒和蘇菲兩人,缺少的隻是一些揚名世界的機會。

三人此刻跟著王謙的音符走,在心中都逐漸聽出了這首曲子的輪廓,所以臉上都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因為隻是在心中模擬,所以三人不敢確定自己的感受是否完美,但是僅僅在心中模擬聽了一下,三人就知道這首曲子的完整性非常不錯,而且應該比較好聽,算是一首流行鋼琴曲!

在這種場合,在這種命題現場創作,能完整的創作出一首曲子,就絕對算是非常厲害了,現場冇有任何人還有臉去質疑什麼……

而此刻歐美各國收看這檔直播節目的人也越來越多,收視率繼續攀升。

關注度再次暴漲!

非常多的人聽說了王謙在進行現場創作,都迅速跑來收看現場直播了,不想錯過如此精彩的音樂藝術畫麵。

各大社交平台上關於王謙和泰瑞之間的討論再次多了起來,幾乎快要刷屏了。

在最近一年來,歐美民眾們第一次如此關注同一件事情,以及同一個人。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他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現場創作一首命題鋼琴曲?這是真的嗎?確定不是開玩笑?他在黑板上寫什麼呢?”

“誰能告訴我,他在黑板上寫的是一首曲子嗎?”

“這麼快,不會是胡亂寫的吧?讓我抄寫東西,我都寫不了這麼快的速度,他就像是影印機一樣快。”

“他不需要思考嗎?”

“泰瑞先生是我非常喜歡的一位作曲家,他的風之語我非常喜歡。不過,風之語比王謙最近半年釋出的幾首曲子,其實還有一些差距,我更加喜歡致雪榮和少女的祈禱這兩首曲子。”

“他竟然拒絕了泰瑞先生的邀請,他對伊斯曼學院的名字根本一無所知……”

“他會後悔……”

……

各類評論出現在歐美幾大社交平台上,很多人都對王謙拒絕伊斯曼表示了不解和不滿,同樣對王謙現在這麼快速的寫曲譜也表示了不解。

不過……

時間過的很快!

因為,王謙寫的很快。

所以,冇有多久。

王謙就將黑板再次寫滿。

道森教授馬上指揮工作人員再次拿來了兩塊黑板。

王謙冇有寫完,隻是再寫了一塊,終於放鬆下來,放下了手中的筆,不過卻是依舊背對著大家,雙眼仔細看著自己寫下的一行行音符,似乎在確認自己寫的是否正確,同時發出聲音輕聲說道:“這首曲子,是我剛剛和泰瑞先生對話時產生的靈感。我就迅速寫了出來,說實話,我對猶太人的曆史事件瞭解的不多,也就知道那麼幾個,就以我知道的其中一個當做了曲子背景。”

“再以流行音樂模式作為基礎,這樣更能表現出積極向上的風格。現在,我來給大家演奏一遍。”

說著,王謙再在一行行音符當中新增了幾個符號,接著轉過身,看著安靜無比的數千人,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因為是臨時創作,所以如果有什麼不好的,希望大家見諒,我隻能做到如此了。”

說完,王謙對著所有人輕輕一鞠躬,然後兩步來到鋼琴前坐了下來。

泰瑞,卡爾曼,道森,麥克斯,馬龍,戴維,丹澤爾,墨菲等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仔細看著坐下來的王謙。

他們還在心中消化剛纔王謙所說的話!

所有人都抓住了這番話當中的重點……

那就是。

這首曲子,真的是王謙剛剛產生的靈感,然後臨時現場創作……

雖然,這是很多人剛纔想到的其中一個可能性。

但是,當王謙確定這是事實的時候。

所有人依舊隻感覺心中滿是不可思議和驚奇。

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這種事情。

如果不是發生在眼前,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或許,以後他們再將今天這件事向其他人提及的時候,那些人都不會相信,隻會當做是傳奇故事來聽。

所有人想到這裡,都有一種見證傳奇誕生的曆史參與感。

一股莫名的驕傲和榮譽竟然在這些大藝術家們的心中滋生。

再次看向王謙的時候。

所有人的目光都變了!

變得鄭重。

變得彷彿在瞻仰某種偉大的存在。

叮……當……

而這時。

王謙雙手突然按在了鋼琴上,閉上了雙眼,滿臉都是一股激動的情緒,似乎什麼夢想即將實現一般,伴隨著那突然激昂無比的音樂衝擊而出,所有人都瞬間就被感染了。

一個個音符在鋼琴上流淌而出,在許多人的眼前突然變成了一幅幅逐漸清晰起來的畫麵!

一群衣衫襤褸的男男女女,走在一片崎嶇的道路上,每個人的狀態都不好,麵黃肌瘦的樣子,很多人還帶著傷,可是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嚮往和激動,都在奮力的前進,似乎自己的生活即將發生美好的事情。

現場很多聽著音樂的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絲笑容,和激動的情緒。

一雙雙看向王謙的眼神之中,再次充斥著震撼和驚喜。

很顯然。

僅僅是王謙開始演奏的這一段,就讓很多人都驚喜無比。

這不是一首隨意敷衍的曲子。

一聽,就非常好聽。

而且,曲子的意境清晰。

表述完整!

演奏實力境界更是高明無比,能讓每個人都清晰的感受到曲子當中所要表達的東西。

一種積極向上的情緒,在每個人的心中醞釀。

一下子,最近他們遇到的所有困難似乎都變得不值一提了。

而王謙,依舊投入在演奏當中。

曲子的表達更加的清晰。

卡爾曼低聲對道森說道:“他的鋼琴演奏境界,簡直無與倫比。我現在可以確定,他的鋼琴演奏境界,已經超過了現在所有活著的鋼琴家,也超過了所有死去的鋼琴家。”

之前聽王謙的鋼琴演奏,卡爾曼還不是那麼確定這種演奏境界到底是不是王謙今天手感爆棚的原因,現在他可以確定,這就是王謙的真實實力,不是一時狀態好的超常發揮!

而這種真實的鋼琴演奏境界,已經超過了當代所有活著的鋼琴演奏家,也幾乎超過了曆史上所有的鋼琴演奏家。

旁邊的馬龍聽到了卡爾曼的話都冇有出聲反駁,因為他知道這是事實。

道森輕輕點頭,臉色也略微帶著激動的紅暈,他也是猶太人,聽著這首曲子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但是卻又想笑。

那是見證了他們的民族先輩們的苦難的想哭,也是見證了他們的先輩們用儘一切力氣去脫離苦難追求美好生活的激動和祝福微笑。

麥克斯深呼吸一口氣息,他也同樣是一個猶太人,此刻突然感性的擦了擦眼角,然後對卡爾曼說道:“卡爾曼,等會兒結束了,我能和他單獨聊聊嗎?”

卡爾曼警惕地看了看麥克斯,隨後輕聲說道:“這是他的自由,如果他願意,你當然可以和他聊聊。不過,麥克斯,我希望你說話注意一點。”

麥克斯點頭,鄭重地說道:“當然,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他值得我們所有人的尊重。”

卡爾曼不再說話,目光一直冇有離開演奏這首曲子的王謙。

馬龍皺了皺眉,看了看麥克斯和卡爾曼,隨後又看了看王謙,再次回頭看了看女兒蘇菲,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

不遠處的泰瑞此刻已經閉上了雙眼,在仔細地聽著王謙的曲子,滿臉的享受,腦海裡細細地看著由音符構成的一幅幅清晰畫麵,嘴角帶著微笑。

這……

就是他想要的曲子!

可是,他思考了十幾年都冇有創作完成,寫的草稿都有幾百頁了,最終都冇有一個成品出來。

年紀大了,精力跟不上了,他都已經放棄了。

而在這裡。

來自華夏的王謙,僅僅用了幾分鐘,就給他帶來了答案!

再次睜開雙眼,泰瑞的眼神當中是一種勢在必得的堅定,看著王謙,彷彿看著一件世界僅此一件的絕世珍寶一樣,必須要搶到手。

後麵的馬爾斯和埃爾頓已經激動的雙手顫抖,盯著王謙,滿臉通紅。

克裡斯汀也很是震撼地看著坐在那裡,閉著雙眼,完全投入演奏鋼琴的王謙,有了一種想跟著王謙學習音樂的衝動。

王謙再次重新整理了她對音樂人的理解。

原來!

一個音樂人,可以做到這種境界,這種程度。

和王謙相比,克裡斯汀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剛剛走出幼兒園的小學生一樣的稚嫩,不管是對音樂的瞭解還是對樂器的理解掌握,都幾乎不值一提!

深呼吸了一下!

克裡斯汀讓自己平靜下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去給王謙當學生的。

不是她礙於身份不能去,而是她知道,王謙絕對不可能收下她。

看著王謙的眼神很是遺憾和渴望,再次看了看朱麗葉的背影,克裡斯汀的眼神出現了一絲羨慕。

論對音樂的追求和渴望,克裡斯汀認為自己不輸給朱麗葉!

噹噹……

噹噹……

噹噹……

音樂!

還在蔓延!

華夏訪問團的所有人也都沉默著仔細聆聽。

薑煜,泰勒和蘇菲三人情緒最是激動,她們非常喜歡王謙演奏的這首曲子。

不過,最讓她們震撼的,依舊是王謙在現場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創作出這樣好聽的一首曲子!

所有在電視機前看著這一幕的歐美觀眾們,此刻也都保持著沉默,瞪大眼睛看著電視畫麵上演奏鋼琴的那個人影。

而這首曲子並不長。

三四分鐘就演奏結束。

當鋼琴聲音結束的時候。

王謙依舊坐在那裡,依舊雙眼微微閉上,似乎還沉浸在鋼琴的意境當中。

現場也依舊保持著沉默的寂靜。

不是大家都被這首曲子所吸引沉入其中冇能醒來,其實大部分人都非常清醒,因為他們一直都在仔細聽曲子,進行自己的判斷。

隻是,大家此刻看著王謙雖然停止了演奏,卻雙手依舊冇有離開鋼琴,也冇有睜開眼睛。

所以,所有人都保持著沉默,冇有出聲去打擾王謙這位真正的音樂藝術家。

這是對王謙的尊重。

足足過了三十多秒。

王謙才緩緩睜開眼睛,雙手緩緩離開鋼琴,站起身來,麵向所有人,輕輕鞠躬,淡淡地說道:“謝謝大家欣賞,倉促所作,大家包涵。”

轟……

彷彿在平靜的水麵上丟下一顆巨石一樣。

現場立刻沸騰起來。

掌聲。

雷鳴般的掌聲潮水般的衝向王謙。

冇有人帶頭。

冇有人帶節奏。

幾乎所有人都是一起站了起來,本能的將自己最熱烈的掌聲送給王謙。

即便是之前給王謙找過麻煩的紐約作家,以及讓王謙演奏琵琶的尼克等人,此刻都是滿臉佩服的給王謙送上掌聲。

不管是多麼彆有用心的人,這時候,都不得不被王謙所展現出的絕對超過現場所有人一個段位的音樂底蘊以及實力所征服。

冇有人還有質疑。

冇有人還有歧視。

冇有人還高高在上。

冇有人還帶著傲慢。

有的,隻有熱烈的掌聲。

和一雙雙激動的眼神,以及許多佩服的表情。

泰瑞,卡爾曼,道森,麥克斯,馬龍,戴維,墨菲等大藝術家們都用了前所未有的力氣在鼓掌。

朱麗葉激動的滿臉通紅,看著王謙的眼神滿是激動,想到自己將要跟隨這樣一位大藝術家學習,就激動的想要尖叫。

華夏訪問團的師生們鼓掌最是用力,幾乎要把手都打爛了一樣。

秦雪鴻此刻雙眼看著王謙,隻想快點結束,她不管身份了,不管其他所有了,她隻想撲到王謙的懷裡。

秦雪榮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一邊鼓掌,一邊滿是幸福。

泰勒和蘇菲兩人對視一眼,看向對方都帶著敵意!

兩人都知道對方所想,都冇有把秦雪榮當做敵人,都把彼此當做了自己得到王謙的最大競爭對手。

這樣的王謙,她們心中打定了主意,不管任何時候,都不會放手,哪怕和對方一起共享,她們也願意!

曆史上那些巨匠級音樂家都有這樣的事蹟流傳下來,這並不是汙點,而是很美好的愛情故事。

掌聲……

足足持續了兩三分鐘。

王謙雙手背後,稍微放鬆了下來,享受這樣的現場掌聲。

這是他應該得到的。

不過。

足夠了。

王謙輕輕伸手,再次對所有人都做了一個下壓停止的動作。

所有人都聽從了王謙的指揮,給予王謙最高的尊重。

幾乎大部分都立刻停止了鼓掌,但是一雙雙眼睛看向王謙的時候依舊帶著些許激動。

王謙見大家都坐下了,掌聲也徹底停止了,目光看了看泰瑞,輕聲說道:“這首曲子,大家覺得怎麼樣?”

“精彩!”

“非常棒!”

“非常好聽。”

“非常精彩……”

一個個讚歎詞從現場各處發出。

泰瑞冇有說話,但是也豎起了大拇指,眼神帶著一絲期待,期待王謙能和他繼續對話,問他是否滿意,他就可以順勢給出自己的高評價,然後再次對王謙發出邀請……

劇本都寫好了。

但是。

王謙卻冇有任何動作,甚至都冇有再看泰瑞一眼,隻是看向大家繼續說道:“謝謝大家的的認可。我始終認為,音樂是一種欣賞的藝術,也是一種表達的藝術。我們需要找到一種最能表達清楚,也最能被大家所欣賞的方式來進行音樂創作。”

“這就是我的創作理念。這首曲子,是我想到了一個故事,也就是猶太人當初從埃及逃離的故事所創作的,想表現古老的猶太人們對於自由和美好聲音的嚮往,並且為此而努力。”

說著,王謙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了曲子名稱——出埃及記。

一行因為單詞出現。

啪啪啪啪……

熱烈的掌聲再次出現。

並且。

很多人都主動站起身來給予王謙掌聲。

泰瑞,道森,卡爾曼等人紛紛站起來,將掌聲給王謙,也給這首曲子。

其他人也都被動的站了起來,再次鼓掌。

王謙淡淡一笑,冇有說話,隻是享受這掌聲。

而這一刻,收視率再次提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