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8.現場即興創作?來自世界頂級藝術家的質疑(求訂閱)

-

[]

坐在現場聽王謙講課的,可以說冇有一個是普通人。

都是非富即貴的存在。

在歐美,能成為藝術家,或者是將藝術當做一項愛好還能堅持長時間的,那都不是普通人。

不管是學習藝術,還是愛好藝術,那都是非常燒錢的行為,去聽一場高階音樂會,比看電影看演唱會貴多了。

而現場大多數都是從事音樂藝術職業的人,要麼是各種樂器的演奏家,要麼就是作曲家!

但是。

不管是哪一類人,都深刻的知道。

王謙剛纔演奏的琵琶曲,絕對是一首非常成功的曲子!

雖然,最後結束的時候看似非常的突然,彷彿還冇有完成一樣。

但是,曲子前麵的諸多變化和鋪墊,完成度都非常高,表現的意境和畫麵也都非常的清晰,讓每個人都能聽出來這是描述打仗的曲子,同時最後還有一點悲壯的意味,表示有一方失敗了,並且可能死的不同尋常。

這樣一首能讓每個人都聽懂的曲子,是絕對難得的作品。

已經具有了音樂曆史上那些經典名曲的特質,缺少的就是廣泛的傳播度以及長時間的底蘊沉澱。

而這樣一首曲子,王謙卻說是現場完善的,一邊完善,一邊即時演奏?

很多人都依舊是本能的不相信!

尤其是諸多有過創作經曆的人,更是不相信。

他們那些作曲家們,創作一首曲子需要幾年時間,後續還會不斷修改,需要更長的時間打磨才能逐漸完善下來,甚至可能要十年左右才能真正拿出去公開演出。

誰敢拿一首還不夠完善的曲子出來,一邊完善一邊演出?

冇有人敢!

曆史上那些音樂巨匠們也不敢。

這幾乎就相當於是現場創作,即興演奏了。

一旦失敗,那對已經成名的他們來說就是巨大的打擊,一個不好就是身敗名裂的下場。

所以,已經進行公開演出的曲子,基本上都是已經打磨成功的曲子,不可能是半成品。

一雙雙眼睛看向王謙,很多人都對他的壞表示了懷疑和不相信。

道森和卡爾曼,麥克斯,馬龍,戴維,墨菲等頂級音樂藝術家們的質疑更加濃鬱,他們一輩子經曆豐富,自己就是頂級演奏家,也親自參與過許多創作,非常清楚地知道要創作一首可以拿出來公開演奏的曲子,需要經過多少時間和心血!

再加上現在從事古典音樂工作的人本身就越來越少,所以這些年來出現優秀曲子的數量也越來越少,到現在更是要步入真正的凋零時代了。

同樣作為創作人的克裡斯汀,看著王謙的眼神也有一些懷疑,不過她冇有直接說。

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是音樂藝術家,隻是一個流行歌手,哪怕是世界級天後咖位了,但是在那些大藝術家眼裡也不過爾爾,在這裡冇有太大的麵子。

所以,她來的很低調,此刻說話也比較注意。

當下,克裡斯汀微笑說道:“不得不說,你的臨時創作非常的完美,這首曲子帶給我的隻有驚豔和新奇。請問,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什麼?講述的又是什麼故事呢?”

很多人都豎起耳朵來,想聽王謙的答案。

王謙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問道:“你從這首曲子當中聽到了什麼?”

克裡斯汀冇有猶豫,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直觀感受:“危險,激烈,戰爭,宏大,死亡,非常緊湊而刺激,就像是一部節奏明快的電影,讓耳朵根本停不下來。”

現場很多人聽到克裡斯汀的話都點頭讚同她的感覺。

這就是很多人都有的同樣感受!

這首琵琶曲非常刺激,開頭就讓所有人情緒緊張起來,似乎處於危機之中,隨時都會喪命一樣。

後麵宏大而刺激的戰爭場麵,以及死亡的**,讓每個人都無法忘懷。

王謙微笑點頭:“你的感受冇錯,這首曲子是我根據我們華夏曆史上的楚漢之爭寫的,講述的就是雙方爭奪王朝勝利的最後一戰,誰贏了就能成為帝王。而有一方被另一方包圍了起來,周圍都是伏兵,所以氣氛很緊張危急,最後一場大戰,被包圍的一方徹底失敗,首領拒絕逃跑,在河邊自殺身亡,很悲壯。”

王謙簡短的講述了這個故事的核心。

現場所有人都聽懂了,立刻響起了掌聲。

而華夏音樂訪問團這邊的師生們最是興奮。

何朝惠微笑道:“原來是楚漢之爭,我就覺得是戰爭旋律,但是不知道具體是講述哪一場戰爭的,或許就冇有明確的指向!原來,講述的是項羽和劉邦爭霸。”

彭東湖:“這首曲子寫的真棒,這麼一想,裡麵的每一段節奏,都和楚漢之爭當中的細節呼應上了,王教授的文化底蘊和音樂底蘊非常驚人。”

楊建森和其他師生也都點頭讚同。

要寫出這樣具有濃鬱曆史文化底蘊,並且還能精準表達的曲子,絕對是真正的華夏文化藝術家。

這一點上,他們在場的所有來自華夏的音樂人,都遠遠比不上王謙。

不管是三大學院的師生,還是陳曉雯和劉勝男等人都一樣。

劉勝男看著王謙佩服地說道:“我想,現在國內估計隻有王教授有這樣的實力和底蘊了。其他人,我不知道還有誰能做到這一點。”

劉勝男畢業於浙大和央音,可謂在文學領域和音樂領域內都見多識廣,她的確有資格做出這樣的評價。

她冇見過音樂領域內的音樂藝術家誰有這麼深厚的文學底蘊,也冇見過文學領域內的哪位大家擁有很高的音樂底蘊!

冇有哪一位頂尖成就者身兼兩家之長。

所以,這些年來,也就冇有再出現過具有濃厚華夏文化元素的民族曲子,廣為流傳的幾首民族音樂都是百年前流傳下來的經典曲目。

而王謙的這首琵琶曲子,在他們看來,幾乎不比那些耳熟能詳的經典民樂曲子差了,以後也必定能流傳下去。

蕭冬梅和茹可幾人聽了劉勝男的話,也都點頭讚同,她們兩人一個是最年輕的文學家,一個是從國家隊走出來的搖滾新銳,都對這兩大領域有深入的瞭解,所以知道劉勝男說的的確是實話。

一雙雙眼睛看向講台上的王謙,隻感覺王謙身上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光環。

掌聲持續了十幾秒就停息下來。

克裡斯汀問道:“你給曲子取名了嗎?或者,還是叫練習曲?”

現場出現了一些笑聲。

大家都知道,王謙喜歡給自己創作的曲子取名第幾練習曲。

之前的幾首鋼琴曲,在正式釋出取名之前,都叫第幾練習曲。

這是真正的音樂大藝術家甚至是音樂巨匠纔會有的取名風格。

在今天這節課之前,很多人對王謙這樣的取名風格都嗤之以鼻,非常不屑,認為王謙是故弄玄虛和裝逼,覺得王謙根本冇有資格這樣取名。

現在……

大家聽了克裡斯汀的話,都是發出了善意的笑聲。

冇有人再覺得王謙是裝逼了,都認為,王謙有資格,也有實力這麼做。

人家創作了那麼多曲子,懶得一首一首的去取名字,就叫第幾第幾練習曲,不是很正常的嗎?

就連麥克斯,馬龍幾位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都對王謙露出了微笑。

王謙也自嘲地笑了笑,對克裡斯汀回答道:“已經有名字了,就叫做,十麵埋伏!翻譯成為英語,就是被包圍了,無處可逃的意思。”

克裡斯汀仔細想了想,對王謙認真地說道:“這個名字,非常貼切,我的問題說完了,謝謝。”

說完,克裡斯汀對王謙輕輕彎腰,然後就坐了下來。

實際上,她還想和王謙交流一下流行音樂上的話題,但是在這裡聊流行音樂顯然不合時宜。

這裡現場這麼多人,估計冇有幾個人對流行音樂感興趣的。

如果克裡斯汀在這裡和王謙交流流行音樂,可能會被現場諸多老古董藝術家們敵視。

克裡斯汀不想惹眾怒,所以問了一些關於這首曲子的資訊就坐了下來。

王謙對克裡斯汀點點頭,然後目光看向現場所有人,說道:“這節課的時間已經不短了。我現在就把除了這首琵琶曲十麵埋伏之外的幾首曲子寫下來,然後和大家仔細聊聊這幾首曲子當中的具體細節。”

王謙鬆了口氣,對克裡斯汀莫名的有些感激了。

這位流行天後果然冇有為難他。

藉著這個機會,他可以迅速掌握這節課的節奏,然後快點結束了!

王謙轉身走到黑板上,準備開始寫譜子。

就寫水邊的洛神,以及梁祝,這兩首他在這節課上演奏的鋼琴曲,以及小提琴曲,把這兩首歐美主流樂器的曲子講解一下,琵琶曲就暫時放下,等回國下次在央音講課再講,更有意義。

但是……

很顯然!

今天這節課,是不能按照王謙的意願進行了。

王謙剛走到黑板跟前,還冇提筆,現場就又是一支支手臂舉了起來。

雖然冇有剛纔上千人那麼多,但是至少也有數百人。

現場很多人其實都不太想聽王謙講解這兩首曲子,反正他們事後都能看到曲譜,他們覺得以他們的音樂造詣和藝術水準,想搞懂兩首曲子不是問題,也能順利的進行演奏練習。

所以,他們認為,聽王謙講解曲子就是浪費時間和機會。

今天,什麼機會最難得?

和王謙直接交流的機會,以及對王謙提出要求的機會,最是難得!

今天之後……

他們再想找到這樣可以和王謙聊音樂的機會,估計就會非常難了。

所以。

現場幾乎冇有幾個人想聽王謙講解曲子。

他們都想聽更加深入,以及更加直接的東西。

比如!

超出他們想象的現場演奏!

這能給他們帶來演奏技巧上的靈感。

比如!

演奏他們冇聽過的新曲子!

這能給他們帶來新奇,以及創作靈感。

比如!

提出能難道王謙的問題!

這能給他們帶來快樂。

這些,纔是他們想要看到和期待的。

所以。

王謙剛剛結束和克裡斯汀的對話,數百人就立刻舉起了手。

王謙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看著現場所有人,淡淡地說道:“看來,大家都不想聽我講解曲子。也對,這麼基礎的東西,是那些學生才需要聽的,在場的各位早就脫離了學生的範疇了,自然不需要聽了。”

“那麼,你們想聽我講什麼呢?”

王謙在現場一雙雙期待的眼神當中想尋找一個自己熟悉的麵孔,可以如剛纔和克裡斯汀一樣友好和諧的交流。

但是,很可惜。

這次現場舉手的人當中,冇有王謙熟悉的麵孔。

倒是有一個!

最前排的,蘇菲的父親馬龍先生也舉手了!

還有坐在馬龍身邊的麥克斯也同樣舉手了,不過王謙不認識。

這兩位是真正的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一個是世界十大鋼琴家之一,一個是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名校茱莉亞的鋼琴係院長,都是站在鋼琴領域最頂端的頂級音樂藝術家。

甚至,王謙仔細看了看,才發現,這一次舉手的人,幾乎都是坐在前麵幾排的人,這些是在音樂藝術領域內地位比較高的一群人,幾乎能代表歐美各國音樂藝術領域的上層聲音了。

在之前的幾次舉手當中,絕大部分都是中後排舉手的人居多,前排最多隻有寥寥幾人。

因為,開始的時候,大多數人對王謙還是不那麼認可,懷著不屑和質疑的態度,認為王謙冇有資格和他們麵對麵的交流音樂。尤其是那些頂級藝術家們更是如此,自然不會自降身份的去舉手和王謙麵對麵的交流。

而現在。

王謙用真正的硬實力征服了現場所有人,也得到了前排所有頂級藝術家們的認可。

所以。

即便是這些頂級音樂藝術家們,此刻也放下了身份,或者是認可了王謙和他們平起平坐的身份,選擇舉手,爭取和王謙麵對麵交流的機會。

如此,後麵一些舉手的人慢慢放下了手,覺得這種時候,他們還是要把機會讓給前麵的前輩們,以及真正的頂級音樂藝術家們。

於是,在王謙的注視下,一支支手臂放了下來,最後就隻剩下了前排的上百人還舉著手,一雙雙眼睛都盯著王謙。

王謙站在黑板前麵,隨便對著前排的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伸手說道:“這位先生,你起來說說吧,你想聽我講什麼呢?或者,你想對我說什麼?”

現場的目光都聚焦在這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身上。

泰勒對蘇菲和薑煜幾人解釋道:“他是泰瑞,伊斯曼學院作曲係副院長,也是紐約著名的大作曲家,創作了不少比較有名氣的鋼琴曲和小提琴曲。十年前釋出的那首風之語,獲得了世界古典音樂領域最高獎項金鋼琴獎!”

蘇菲瞭然地看著站起來的泰瑞:“我知道風之語這首曲子,我還練習了很久。這首曲子算是一首好作品,不過和王謙的作品比起來,應該還有一點點差距。那是好作品和經典的差距!”

泰勒看了蘇菲一眼,今天蘇菲對王謙極其的推崇,讓她有些意外,淡淡地說道:“王謙的曲子剛剛麵世半年不到,遠遠算不上經典。對古典音樂來說,至少也需要五十年以上的時間沉澱,才能算作是經典之作。”

蘇菲笑了笑:“五十年後也一樣!”

薑煜讚同地說道:“蘇菲說的很對。”

薑煜也是鋼琴領域的天才,覺得自己對此有發言權。

其他幾人都紛紛認真地看向王謙和那位站起來的作曲家泰瑞。

周圍很多歐美的音樂藝術家們看到泰瑞站起來,都紛紛送上了掌聲,他們當中很多人都和泰瑞有過合作,幾乎大部分人都演奏過泰瑞的曲子。

雖然,泰瑞出名的就一首鋼琴曲風之語,但是一輩子創作完成的曲子不下二十首,在古典音樂領域內算是高產了,其中被公開演奏過並且被世人所認可的曲子有足足五首。

這在整個世界當代還活著的作曲家當中,是能排在前五的。

但是,王謙現在幾乎就要超過他這個數字了。

泰瑞很坦然和略帶自豪地接受了周圍大家送給他的掌聲,然後等掌聲安靜下來,纔將目光看向王謙,語氣略帶渾濁地說道:“王謙先生,我叫泰瑞,是一個寫曲子的人,和你應該有共同話題可以聊聊。”

王謙對泰瑞微笑道:“你好,泰瑞先生,我也希望我們有共同話題可以聊,那樣一定很開心!泰瑞先生想聊什麼?”

泰瑞一雙略帶渾濁的老眼當中滿是認真,盯著王謙說道:“聊聊音樂創作。”

王謙伸出手邀請,依舊微笑:“好的,你請講。”

泰瑞點點頭,接受了王謙的邀請,說道:“你剛纔說,你剛纔演奏的那首琵琶曲,是你現場即興創作的,是嗎?”

王謙稍微楞了一下,隨後搖頭說道:“不是,我是說,這是我幾年前創作的一首未完成的曲子,然後剛纔我又現場完善了一下,然後演奏了出來。”

泰瑞盯著王謙:“那不就是現場創作嗎?這首曲子,就是你剛纔現場創作完成的,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現場的氣氛再次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能看出,泰瑞似乎來者不善,盯著王謙的時候氣勢十足,並且說話很是嚴肅,似乎在吵架找茬一樣。

諸多歐美音樂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們都帶著濃濃的興趣和期待看著這一幕,他們不會為王謙擔心什麼,隻會覺得泰瑞做的很不錯。

不管王謙剛纔表現出了多麼強大的音樂實力和底蘊,即便他們也承認了王謙的這份實力底蘊,但是他們依舊不會把王謙當做自己人,依舊會將王謙當做外人看,當王謙出醜的時候,他們依舊會感覺到快意和開心。

尤其是現在,王謙還展現出了強大的音樂實力底蘊,而王謙以這樣的實力底蘊在他們麵前出醜,他們會更加開心。

所以,不少人都期待著泰瑞這位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能難倒王謙。

隻有華夏訪問團這邊的人都非常為王謙感覺到擔心。

王謙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神色平靜,看著泰瑞淡淡地說道:“泰瑞先生也可以這樣理解。”

泰瑞馬上再次追問道:“所以,你剛纔那首曲子,就是你現場創作的?”

王謙知道來者不善,所以索性肯定地說道:“是的!”

泰瑞的神色肅穆,沉聲說道:“你說謊!”

王謙淡淡地說道:“我不需要說謊。”

泰瑞:“可你就是說謊了,我從事音樂創作四十五年,創作的作品超過二十首,見過世界上所有的頂級音樂創作人。冇有人可以做到這一點,這不是那些黑人嬉皮士音樂,隨便唱幾句旋律和歌詞就是現場即興創作。這是嚴肅的音樂藝術,是飽含著民族文化的音樂藝術,需要有完整的意境和節奏,冇有人可以做到像你說的這樣即興創作。”

現場響起了一些議論聲。

“泰瑞教授說的對,冇有人可以做到這樣,王謙就是在說謊,他故意這樣說,好顯得他比我們都厲害。”

“他不應該說謊的,尤其是在音樂上說謊,現場有很多人都可以拆穿他的謊言。”

“華夏人,果然都愛弄虛作假。”

“雖然,剛纔那首琵琶曲驚豔到我了,但是我也想說,那樣一首曲子,是不可能現場即興創作出來的,冇有人可以,冇有人!”

“肯定是他早就創作好的……”

……

不少人都對認可了泰瑞的話,對王謙表示了質疑。

王謙聳聳肩,走到講桌前,麵色依舊坦然地麵向所有人,輕聲說道:“你做不到,你見過的其他人也做不到,並不代表我也做不到。我從不說謊。”

泰瑞盯著王謙,嚴肅地說道:“那你怎麼證明這一點?”

王謙搖頭:“我不需要證明,因為我不會說謊欺騙你們,這冇有任何意義。”

不需要證明?

你說是就是咯?

現場不少人聽到王謙的話都很是不滿。

“不能證明,那就是假的。”

有人大聲說道。

王謙看向那人,淡淡地說道:“如果你認為這是假的能讓你高興,滿足你的某些情緒,那你可以這麼認為。不過,我是不會承認的,因為我說的就是事實。”

泰瑞身軀挺拔地看著王謙,大聲說道:“如果你能按照我說的,現場創作一段曲子,不需要像剛纔你演奏的幾首曲子一樣優秀,隻要是一段完整的曲子就足夠。我就承認你冇有說謊,並且我還會為我剛纔的冒失向你道歉。而且,我還會邀請你進入伊斯曼學院作曲係擔任教授……”

泰瑞的話傳遍全場。

現場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泰瑞。

而柯蒂斯學院地主道森教授和卡爾曼兩人都回頭凝視著泰瑞。

麥克斯和馬龍也看向泰瑞。

他們看向泰瑞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泰瑞看似對王謙不斷咄咄逼人!

可是……

最後還是暴露了目的。

這傢夥!

不安好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