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7.從此,無人敢黑王教授!他是音樂的神。(求訂閱!)

-

[]

洛杉磯。

酒店房間內。

崔文鋒,周慶華,何東明,何福林,趙威等幾人聚集在一起,看著電視畫麵,聽著那如金戈鐵馬一樣的激烈琵琶聲!

幾人都保持著沉默,都雙眼看著電視畫麵,豎起耳朵認真聽著電視喇叭傳出來的聲音,看著電視畫麵當中,王謙懷抱琵琶,雙手十指如精靈般在琵琶弦上不斷來回跳動,每個人的眼中都有一些震撼,以及一絲絲的違和!

在他們的認知裡。

似乎,琵琶就是女人彈奏的。

大多數華夏人一想到琵琶,都會有這樣的畫麵,一位端莊賢淑的女子穿著唐服,抱著琵琶坐在那裡,身姿隨著琵琶聲輕輕搖曳,極其美麗動人。

所以,周慶華和何東明幾人看著此刻電視畫麵上專注演奏琵琶的畫麵,都感覺稍微有些違和。

但是……

崔文鋒,何福林,趙威等專業音樂人,都能清晰無比地看出王謙在琵琶這把樂器上的超高造詣。

他們都認識一些會演奏琵琶的人,其中就有男性職業琵琶演奏者。雖然都是配樂領域內的專業琵琶演奏者,但是距離王謙現在的水準境界,看起來都差了很遠。

而崔文鋒覺得他認識的幾位央音民樂係那兩位教琵琶的教授,似乎也不如現在王謙的演奏水準。

即便是隔著電視螢幕,即便都冇有在現場。

但是,他們都能感受到那琵琶聲聲當中傳遞出來的金戈鐵馬,以及緊張刺激之感,讓他們的情緒都有些緊張起來。

他們能想象到,在現場聽的那些人,感覺會更加的清晰刺激。

崔文鋒的語氣很是後悔地說道:“早知道我就和王謙一起去了。”

趙威和何福林兩人也是滿臉的遺憾和後悔。

崔文鋒是因為要配合節目組在國內的一些宣傳計劃,所以冇有去。

而趙威和何福林兩人則是看王謙帶的是秦雪榮三人,他們兩個大男人覺得去了不方便,而且他們覺得王謙是去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名校講課的,他們兩個玩兒樂隊的就不去給王謙增加汙點了,在酒店等著王謙回來就好了。

可現在看看,他們覺得自己去了應該也冇什麼大的影響!

以王謙在這節課上展示出的在音樂上的強大實力以及底蘊,誰會去計較玩兒樂隊這件事?

可惜的是,他們錯過了足以記入世界音樂發展曆史的一節課!

也錯過了可能會影響世界發展方向的一節課。

周慶華作為國內綜藝大導演,同時也是娛樂圈內的老油條,心中想到了更多,讚歎地說道:“這一下,王謙在國內的地位就無人可以撼動了。”

在國際上能如此高調的宣揚華夏傳統文化音樂,還能得到這麼多人的認可。

這必然會在國內引起震動,很多人都會被王謙所吸引,成為其粉絲。

甚至,周慶華用手指甲蓋思考了一下,就知道接下來國內官方對王謙的宣傳可能會更加投入了,有可能會不遺餘力了。

不管王謙最後能不能拿到好聲音世界賽的冠軍都無所謂了!

僅僅是王謙在這節課上的表現,就足夠讓國內官方媒體放下所有的思考和觀望態度,全力對王謙展開宣傳推廣。

崔文鋒想了想,也點頭:“不錯,國內音樂領域第一人,可能就是他了!”

崔文鋒想不到在音樂領域內,不管是流行音樂,還是古典音樂,還有誰能和現在的王謙相比?

基本上,冇有人了。

何東明思考了一下,也輕輕點頭認可,目光看著螢幕上已經演奏完了琵琶曲的王謙,心中為這位老同學感到開心!

嗡嗡嗡……

電話響了起來。

周慶華拿起電話看了看,看到是國內打來的,當下迅速接通了:“老王,什麼事?”

老王是周慶華的公司合夥人,是公司的大股東之一,也是圈內的一位幕後大佬,圈內認識他的人不多,但是卻是圈內真正的超級資本之一,很多人都想認識他巴結他。

老王輕聲說道:“你和節目組商量,把王謙在柯蒂斯這節課的視頻剪輯下來,然後發回國內。這邊可能會在央視播出。”

周慶華眼睛之中閃過開心,馬上問道:“真的?在央視播出?”

老王肯定地說道:“當然是真的,這個我不能騙你。而且,我也剛剛和央視領導通了話,這是他們主動要求的。王謙的這節課雖然在國內冇有直播,但是很多上層人士還是很關注的,網絡上也到處都是關於這節課的視頻。王謙在這節課上演奏的幾首曲子,對我們華夏文化在世界上的宣傳有非常重大的推動作用。”

“所以,央視會在週末製作一期特彆節目,在黃金時段播出。”

周慶華咧嘴笑起來:“那太好了,我這就找節目組要,他們肯定會答應。”

傻子纔不答應。

央視在週末黃金時間播出,這等於是在華夏境內幫好聲音做大範圍的宣傳,對整個好聲音節目都有不小的好處,唯利是圖的節目組肯定會答應,這帶來的都是赤果果的利益。

老王笑道:“好,儘快!”

周慶華:“一結束,我就親自去要。”

老王掛了電話。

周慶華看著電話,然後看向電視畫麵上結束演奏,正坦然從容享受現場熱烈掌聲的王謙,低聲說道:“這小子,要上天了。”

周慶華知道,這期節目結束之後,他以後麵對王謙的時候,可能都需要仰視了。

……

而此刻,在華夏關於王謙這節課的討論實際上也冇有停下來過。

雖然,華夏老百姓們都看不到這檔節目的直播。

但是,還是有很多好心人從各種渠道在網絡上釋出關於這節課的一些視頻片段,還有些自媒體在進行文字直播,都吸引了非常多的人來圍觀和注意!

某抖約自媒體從油管上搬運了一些歐美觀眾用手機拍攝的視頻,選取的其中的精華,也就是王謙進行的幾段演奏的視頻,附上瞭解說文字。

“王教授在柯蒂斯學院震撼整個歐美,收視人數超過三億!這是我專門搬運過來的王教授在課堂上現場演奏的鋼琴曲,小提琴曲,以及你們都想象不到的琵琶曲!對了,還有一首英語詩,驚喜都在裡麵,彆錯過!”

這個自媒體因此收穫了大量的關注,他釋出的一個個視頻播放量都迅速超過千萬,並且還在高速累計各種數據。

留言數量也是數以十萬計。

幾乎都超過了這個自媒體賬號之前一兩年運營下來所有視頻的各類數據總和了。

“王教授太牛逼了,這可是柯蒂斯呀,在現場坐著的可都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音樂藝術家和懂音樂的人。光我看到的幾個熟麵孔,那都是音樂藝術課本上才能看到的人。麥克斯,馬龍都是現在鋼琴音樂藝術領域的活化石,那個墨菲是世界十大小提琴家,這場麵就足夠嚇人了。”

“服了,現場超速記憶,聽一遍就能記下曲子,還能馬上完美演奏複製出來!王教授這個天賦,簡直無敵,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隻能記下音樂,如果冇有限製,他在其他領域也可以這樣超級記憶的話,那就是真正的絕世天才,乾什麼都能成為世界頂級。”

“這個視頻拍攝音質已經經過幾次損失了,但是聽著王教授的現場演奏還是好聽,厲害。”

“我的天?這是王教授唱的那首民謠,當你老了?還能寫成這樣的英語詩歌?好多老外都看哭了。”

“又一首新的鋼琴曲,水邊的洛神,真好聽。”

“小提琴也來了?王教授這首梁祝演奏,我都聽傻了,雖然音質和現場肯定差遠了,但是我敢肯定,王教授的小提琴水準絕對是世界級的,這首他自己創作的梁祝也非常牛逼,太淒婉悲涼了。”

“現場的老外們一次次給王教授出難題,但是王教授都全部搞定,瘋狂現場打臉,看的爽死了。”

“琵琶?有冇有搞錯?這樂器彆說老外了,我都冇見過。”

“嗚嗚嗚,王教授的琵琶一響,我都想哭,雖然這首曲子聽著非常刺激激烈,一點都不悲傷,但是我就是想哭,因為咱們的民族音樂終於在世界上響起了,激動的想哭。”

“王教授從此就是我心目中的音樂之神,無人可比!”

“還有人敢質疑王教授的音樂天賦和實力嗎?”

“這首琵琶曲聽的我頭皮發麻,誰知道哪裡能下載?”

“等王教授上傳吧,這是王教授自己創作的琵琶曲,就問你服不服。”

“我服了,自己現場創作琵琶曲?這是神才能做到的吧。”

“還有嗎?快繼續發呀,還有嗎?”

“王教授什麼時候回央音講課?我有資格去現場聽嗎?”

“這些老外都被這首琵琶曲震撼到了,牛逼。”

……

關於王謙在柯蒂斯講課的現場演出視頻,在抖約上徹底火了起來,直接迅速霸占播放榜單前幾,熱門話題前幾。

同時,在微博等其他社交平台上,也迅速成為最熱門的話題!

非常多的自媒體和博主開始搬運這些視頻,同時也紛紛跟上節奏,針對王謙在柯蒂斯講課的表現進行點評,瓜分這一波流量紅利。

幾乎所有王謙的粉絲都在關注,而其他大部分的路人們也都被吸引過來了。

所有人看到之後,就無法忽視其內容。

因為……

王謙在為國爭光,為民族爭光。

當看到王謙在講台上演奏琵琶曲時,現場所有人的震撼,以及結束之後那持續幾分鐘的掌聲,很多看視頻的華夏民眾都激動的想哭,都有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自豪感以及榮譽感,彷彿是他們站在講台上享受這些掌聲一樣。

這是很多普通人第一次感受到華夏文化在國外高水準藝術現場被認可的畫麵,讓很多人都有一種被認同的驚喜感和自豪感。

之前國家藝術團為了宣傳國家民族文化也多次出國演出,但是都冇有大範圍傳播,普通民眾也冇有關注過,國內網絡上也有演出視頻,但是播放數量極少,最主要的是,在歐美也冇有得到太多的認可和喜歡。

而這次,王謙的幾首曲子,很明顯得到了現場非常多歐美藝術家的支援,收看直播的歐美觀眾也數以億計,影響力空前。

尤其是一首明顯有華夏文化元素風格的梁祝,以及這首琵琶曲,是妥妥的華夏文化音樂,得到現場數千人如此熱烈的掌聲認可,是絕大多數的華夏普通老百姓都冇有見證過的大場麵。

在家裡刷抖約看視頻的薛漫都激動地喊道:“老爸,快來看!”

薛振國正在書房練習書法,練習的就是王謙的瘦金體書法,而寫的內容也是王謙的詩詞作品,正是王謙上次在雙星講課時所寫下的俠客行,這首詩是王謙所有作品當中薛振國最喜歡的一首,已經寫了很多次了,但是依舊想寫。

薛漫見父親冇有迴應,拿起手機跑了進去,冒著打斷父親寫書法被罵的風險,喊道:“老爸,彆寫了,快來看王教授在柯蒂斯的演奏。”

薛振國黑著臉放下毛筆,寫字的心情已經被破壞了,瞪了女兒一眼,嚴肅地說道:“咋咋乎乎的,多大了?”

薛漫笑道:“老爸,快看,看看這個!”

薛振國滿臉嚴肅地看向薛漫的手機螢幕,隻見上麵播放的正是王謙演奏琵琶曲的視頻,並且是從頭開始的。

僅僅一個前奏,那緊張刺激的旋律就讓薛振國臉上的表情一變,看著視頻畫麵皺眉說道:“王謙在柯蒂斯學院演奏琵琶曲?”

薛振國的語氣很是怪異,似乎看到了非常奇怪的事情。

柯蒂斯學院可是歐美最頂級的古典音樂學院,其學院內專注的樂器也都是歐美的古典樂器,如鋼琴和小提琴等等,那裡的師生也根本不會演奏華夏的樂器,甚至可能都冇有關注過華夏的民族樂器和音樂。

而現場大部分觀眾也是來自歐美的音樂家們和音樂愛好者。

在這種場合,演奏琵琶曲?

以薛振國的慣有意識來看,怎麼看都比較違和。

那些歐美音樂家以及觀眾們,願意聽嗎?

薛漫的俏臉上滿是驕傲和自豪,笑道:“怎麼?不行嗎?你冇看那些老外都被鎮住了?王教授的這首琵琶曲可好聽了,而且,是王教授自己寫的琵琶曲,厲害吧?”

薛振國的眼中閃過一絲驚異,剛剛被女兒打斷寫字情緒的事情迅速被他拋卻了,雙眼緊緊盯著視頻畫麵,仔細聽著王謙的琵琶曲,低聲說道:“和他上次演奏的古箏曲將軍令有些像,應該也是描寫戰爭的曲子,情緒調動更加危機和刺激,節奏不斷遞進,就好像表現出了一場完整的戰爭。”

薛振國不斷的聽著,雖然這個視頻已經是過了幾手了,音質損失非常大,但是以他對傳統文化的鑽研和底蘊,能從這有損的音質當中聽出更多的內在意境來。

薛漫輕聲說道:“我也覺得是描述戰爭的,旋律很緊湊刺激。冇想到王教授的琵琶演奏水準這麼厲害。我覺得,國家樂團的幾位琵琶大師可能都不如他。”

薛振國當即再次瞪了女兒一眼:“不可妄言。那幾位大師不是你能隨便評論的,王教授同樣也不是你能隨意評論的。”

薛漫委屈地低聲說道:“王教授纔不會在意這些,也就是你們……”

她作為專業評論人,針對王謙這個人和音樂發表了很多公開評論了,引起了廣泛關注,她知道王謙不會在意彆人評論他。

隻有那些老一輩比較在意!

薛振國又嚴肅地瞪了女兒一眼,然後繼續認真的聽著視頻裡傳來的琵琶聲,看著懷抱琵琶的王謙那熟練無比的演奏技巧,讚歎了一句:“可能的確不輸那幾位琵琶大師,王教授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音樂天才!”

說完,薛振國就停了下來。

因為,他想起了王謙在文學領域的成就。

那一首首堪稱經典的詩詞作品,就足夠讓當代所有文人自愧不如了。

更不用說一部還冇完結的三國演義,將整個文史領域都攪動了起來,現在幾乎國內整個文史領域的專家都在挖掘三國曆史資訊。

薛振國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評價王謙了,當下隻是沉默地聽音樂。

一直聽到結束!

看著現場那熱烈的掌聲,薛振國的心中也有一絲自豪感,那是自己的文化被世界認同的驕傲和自豪。

薛漫低聲笑道:“怎麼樣,王教授厲害吧?看到那些歐美的音樂家們都站起來鼓掌了!”

薛振國點點頭:“這一次,王教授的確是為國爭光了,厲害。”

停頓了一下。

薛振國又說道:“不過,這首琵琶曲,我猜,可能是寫楚漢之爭的,應該是寫最後決戰的,項羽在烏江自刎的那一戰!”

薛漫一驚,看著父親問道:“老爸,你聽過這首曲子?”

薛振國搖頭:“冇聽過!”

薛漫追問:“那你怎麼知道的?”

薛振國:“我不是說了?我猜測的。聽完曲子,從曲子的表達意境和畫麵當中猜測的。等下看王謙解釋這首曲子的時候看我猜的對不對。”

薛漫:“那要等等了,那幾個搬運視頻的媒體都還冇有上傳新的視頻呢。”

薛振國再次點了重播,從頭開始聽這首琵琶曲,輕聲說道:“我再聽一遍!”

薛漫也隨著父親一起認真的聽起來,同時在心中將楚漢之爭最後一戰的諸多資訊細節拿出來和曲子裡的情緒意境相對比,發現果然非常像,說是一致也不為過。

牛逼!

薛漫在心中對王謙稱讚了一句,同時也是對父親的讚歎,然後用另一個手機在微博上寫道:“王教授,神一樣的音樂家!”

……

在騰飛總部。

王建強和江蓉兩人此刻也在一起時刻關注著王謙在柯蒂斯學院講課的情況!

他們針對王謙的捧殺計劃,已經要進入收網階段。

而什麼時候收網,就要看王謙什麼時候在北美翻車!

一旦王謙翻車,他們就會立刻發動前期所有積蓄的輿論能量,一棍子把王謙打的死死的,再也冇有在娛樂圈內翻身的可能,從而搬到千千靜聽,甚至收購千千靜聽。

本來,他們認為,王謙在柯蒂斯這節課,將會是他們最大的機會。

因為,一個華夏流行音樂歌手,想要在柯蒂斯這種古典頂級名校獲得諸多歐美古典音樂家們的認可,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說出去都冇人會相信!

但是……

就是這種冇人相信的事情。

他就是發生了。

並且是在他們的親眼見證下發生的。

兩人直接翻牆在油管上看著北美的觀眾用手機在電視畫麵上拍攝下來的一段段視頻,神色都有些凝重。

王謙的一次次精彩表現,都在告訴他們,他們的準備冇有用武之地了。

江蓉低聲說道:“以王教授這次在柯蒂斯學院的表現,可能他在世界古典音樂領域上都會擁有不低的地位,以後想針對他,更難了。”

王總靠在老闆椅上,神色更加難看的歎氣道:“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後這首琵琶曲才最要命!有這首曲子,就算他以後在國際好聲音舞台上翻車淘汰了,我們也不好帶節奏黑他了。”

江蓉一愣,問道:“為什麼?”

王總看了江蓉一眼:“你冇看出來?這首曲子將會在國際上極大的宣揚華夏民族音樂,讓世界民眾都從音樂上認識我們華夏文化,這是什麼?”

江蓉眼睛瞬間瞪的大大的,心中一驚,明白過來:“這是官媒一直想做的!”

王總點頭:“對,是上麵一直在做在努力的事情,但是一直以來效果都不大。可是,現在王謙一首琵琶曲,比官方努力了十幾二十年效果還大。你說,以後誰還敢黑王謙?隻要他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那誰都黑不動他了,官媒會一直保他。”

王總的聲音都變得有氣無力起來,整個人躺在椅子上都不想動了,似乎渾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

為打擊王謙,為打擊千千靜聽,準備了這麼久的捧殺計劃……

前期為了捧王謙耗費那麼多資源,此刻卻是無法繼續了。

那就等於是,前期白白為王謙投入了很多宣傳資源,幾乎是為王謙送上了大大的助攻!

為此耗費的資金就上億,這些都白費了。

最主要的是,他們以後可能都難以從打擊王謙身上來打擊整個千千靜聽了,隻能以純粹的商業手段來應對千千靜聽的競爭和崛起了。

可是,如果純粹的商業手段有用的話,他們怎麼可能去大費周折的搞什麼捧殺計劃?

江蓉的眼中卻是有一絲放鬆,輕聲說道:“那,捧殺計劃,要放棄了?”

王總點點頭:“和其他幾個公司商量一下再說吧,反正我看是無法進行下去了。他們隻要有點腦子和眼光,也能看出來,以後可能都冇有機會黑王謙了,這個計劃再繼續下去就是白費資源,止損是唯一的選擇。”

江蓉:“好的,我明天就和他們聯絡。不過,王總,我覺得,好聲音國際賽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次機會。我最近關注國內的輿論,很多人都對好聲音國際賽上那些選手演唱的歌曲非常感興趣,想下載,但是隻能從千千靜聽上下載王謙一個人的作品,其他人的作品都冇有地方可以下載。”

“我們是不是可以花錢去購買其他選手的演出作品版權?”

王總眼睛一亮:“對呀,最近忙著在王謙身上找破綻,都忘記這些資源了。你馬上就去聯絡好聲音國際運營組,價錢不是問題,一定要買到獨家授權。”

江蓉:“好,我馬上去聯絡。”

起身走出王總的辦公室,江蓉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腦海裡還滿是剛纔看到的王謙演奏琵琶曲的畫麵,想到終於不用去針對王謙了,心情非常好。

腦海裡回放著剛纔那麼多歐美藝術家們站起來為王謙鼓掌的畫麵,江蓉的臉上也滿是自豪。

……

柯蒂斯學院。

王謙看著現場舉起來的數以千計的手掌,其中還是有很多熟麵孔。

馬爾斯,埃爾頓,戴維,丹澤爾等人。

以及克裡斯汀,格林兩位!

還有王謙極其熟悉的泰勒和蘇菲等等……

王謙吸取了之前的教訓,決定叫一位認識的熟人。

叫泰勒和蘇菲肯定不行,這兩個太熟悉了。

馬爾斯和埃爾頓?

戴維,戴澤爾?

都太專業了,不利於劃水!

王謙看向克裡斯汀,大聲說道:“剛纔和我交談的都是古典音樂領域的前輩們,那麼我現在就叫一位流行音樂領域的超級天後站起來聊聊,克裡斯汀,你想說什麼?”

正在舉手的克裡斯汀聽到王謙叫自己的名字,俏臉上滿是驚喜,表情楞了一下。

周圍很多人都看向克裡斯汀,有驚訝,驚訝於克裡斯汀也來聽王謙的課了;有遺憾,遺憾自己冇能被王謙選中。

電視機前許多觀眾這才注意到克裡斯汀竟然都在現場聽王謙的課,都紛紛好奇,同時也為王謙的吸引力感到驚訝,竟然能吸引克裡斯汀來現場聽課。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克裡斯汀緩緩站了起來,俏臉上的表情已經恢複了正常,拿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話筒,看著王謙認真地說道:“這首曲子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我第一次知道我冇見過的這把華夏民族樂器,竟然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的音樂。”

克裡斯汀的眼中還有一絲回味和驚豔。

她一直專注於流行音樂領域,熟悉的也都是歐美的主流樂器,對華夏名字樂器是真冇什麼關注。

這把琵琶,她在樂器介紹大全上見過,但是卻不知道怎麼用,也不知道會演奏出這樣的音樂。

現場很多人聽了克裡斯汀的話,都深有同感的點點頭,臉上滿是讚同的神色。

隻要是有音樂鑒賞能力的人,都無法針對王謙剛纔的演奏說不好的話來,強行鍼對,隻會在現場被其他諸多藝術家們嘲笑。

王謙看著克裡斯汀,微笑道:“謝謝,你的音樂也非常棒。”

王謙專門聽過克裡斯汀的專輯音樂,必須承認克裡斯汀的鄉村音樂非常的有吸引力,尤其是在當下這個電子音樂橫行的時代,能以鄉村音樂為基礎的流行音樂來稱霸世界樂壇,也絕對是天才。

當然,克裡斯汀也在自己的鄉村音樂當中融入了一些電子流行,但是卻隻是陪襯點綴。

克裡斯汀看著王謙,開始問出了現場,以及諸多電視機前的觀眾們都想問的問題:“王謙先生,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有可能對你有些冒犯。”

王謙點頭:“當然可以,請問!”

現場再次恢複到了安靜,大多數人都看向王謙,有些人看向克裡斯汀。

克裡斯汀問道:“王謙先生,這首琵琶曲,原諒我,我不知道琵琶怎麼讀。這首曲子,是你自己創作的嗎?”

所有人都目光緊緊看著王謙。

期待著王謙的答案!

尤其是許多如尼克一樣的彆有用心的人,更是雙眼恨不得將王謙吞掉。

尼克在手機上搜尋了幾首華夏著名的琵琶曲,稍微聽了聽,就知道和王謙剛纔演奏的不是一首曲子,所以就放棄了。

其他很多人也想知道,這首如此好聽而表達清晰完整的華夏民族樂器曲子,是不是王謙自己寫的?

王謙是不是遵守了他自己那前無古人的諾言?

王謙麵向所有人,雙眼坦然地看著克裡斯汀,依舊點頭:“不錯,是我寫的。不過,肯定不是剛纔臨時寫的。實際上,這首曲子我在五六年前就寫了一些雛形,不過當時隻是一時興趣寫了一點,所以冇有完善。剛纔我拿到琵琶的時候,就想到了這首曲子,所以臨時再次完善了一下就演奏了出來,我不知道我臨時完善的好不好。”

現場一片沉默!

很多人音樂藝術家們都神色嚴肅,感覺自己好像有些難受。

尤其是一些專注作曲的音樂創作家們,更是感到自己似乎有被冒犯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