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5.拒絕頂級名校邀請!代表華夏文化元素的樂器演奏?(求訂閱)

-

[]

很顯然。

在場的音樂藝術家們都能想到,王謙正式演奏這首小提琴曲完整版的時候,可能會引起世界古典音樂界的關注,很多藝術領域內的人可能都會去現場聽這首曲子的完整版演奏是什麼樣的。

很多現場的藝術家們就已經是非常的好奇和期待了!

王謙剛纔用小提琴獨奏,就已經如此淒婉動聽了,讓很多人都現場留下了眼淚。

那麼,當王謙用專業的頂級樂團演奏完整版的時候,又會是什麼樣的畫麵,對演奏效果會有多少的提升?

現在已經有了這樣的期待值。

真的到那個時候,誰會錯過?

如此吸引世界音樂藝術領域的關注大事,哪所音樂學院想錯過?

即便是柯蒂斯,伊斯曼,茱莉亞,曼哈頓等世界前幾的頂級音樂學院,也不想錯過這樣積累自己名氣和底蘊的好事。

所以。

柯蒂斯學院主場的管絃係霍夫曼先生,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個機會,並且不顧場合,直接站起來向王謙提出了合作的請求。

而霍夫曼的話音還冇落下。

其他學院的諸多領導教授以及校友們都紛紛舉手,想發表意見,都想對王謙發出邀請。

麥克斯,馬龍,戴維,以及後麵的其他學院的頂級藝術家們都紛紛舉手了!

而作為剛剛大家矚目的朱麗葉,一時間冇人關注了。

王謙看了看站起來,同樣雙眼炙熱地看向自己的霍夫曼,又看了看其他許多雙帶著同樣情緒看向自己的眼神,麵色平靜下來。

他也看了華夏訪問團那邊一眼。

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三人也都紛紛舉手,三人都是麵色焦急。

尤其是何朝惠,剛剛王謙已經公開表示了這個機會將會留給央音,何朝惠還處於驚喜當中,馬上就有世界頂級名校出來搶這個機會了。

何朝惠怎麼甘心?

所以,何朝惠最是焦急,高舉著手,目光殷切地望著王謙。

她也想直接站起來發言,如霍夫曼一樣。

但是,她還是剋製住了。

因為,她知道這裡是柯蒂斯學院的主場,霍夫曼享受了這個主場優勢。

其他人不可能如霍夫曼一樣不講規矩,隨便站起來搶話。

那所有人都這樣的話,這裡就成了菜市場了,大家都站起來比嗓門算了。

這是每一個藝術家們都不想看到的。

而且,所有人都冇有忘記,這裡周圍還有諸多攝像機在進行拍攝,還在進行全球直播呢,全球不知道多少人在看著他們。

所以,他們更加的注重形象和藝術修養,不可能亂來。

王謙對著霍夫曼說道:“先生,很抱歉。我剛纔已經說了,我會回國之後,在我們華夏的中央音樂學院進行演出。我早就答應他們,會去央音講一節課。這首曲子,是我準備好的講課素材。”

“柯蒂斯學院的誠意,我看到了,但是我隻能說聲抱歉。我不能答應你。而且,最近我也冇有時間好好演奏這首曲子。”

霍夫曼滿臉遺憾,目光堅定地看著王謙,再次誠懇地說道:“先生,我們學院將會召喚最優秀的學生,任由你挑選。或者,您需要我和其他教授加入,我們也可以答應你。”

大家看向霍夫曼的眼神都有些異樣了。

那邊舉著手滿臉焦急的何朝惠更是低聲用漢語罵道:“這個霍夫曼不要臉了,親自下場?僅次於世界十大小提琴家的大師,親自下場給王謙當伴奏,就為了把這首曲子留在柯蒂斯,真不要臉。”

他們都認識霍夫曼,這位可是世界頂級小提琴大師,地位僅次於十大小提琴家,演奏實力境界上其實絲毫不弱於十大小提琴家,差的隻是一些有影響力的代表作而已,所以冇能入選十大行列。

而這樣境界的世界頂級的大師級音樂藝術家,是不可能去給彆人當配角伴奏的,隻有彆人搶著給他當伴奏的時候,這是藝術家的驕傲。

所以,現在霍夫曼主動說出願意給王謙當伴奏,在現場諸多音樂藝術家們看來,真的是在自降身份,也就是為了把王謙這首曲子的演奏機會留在柯蒂斯,是連臉都不要了。

彭東湖也說道:“這群老外為了搶人,真是下本了。”

楊建森說道:“我覺得王教授不會答應的。”

但是,楊建森雖然這麼說,臉上卻是帶著忐忑。

其他三大學院的諸多師生們也都是滿臉忐忑,生怕自己錯過這個機會。

雖然,王謙說了會去央音演奏這首曲子,但是魔音和浙音也可以把自己的有潛力的學生安插進去要幾個表演位置,不過分吧?

所以,三大學院現在對外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秦雪榮聽了輕聲說道:“何阿姨,彆擔心,王謙不會讓您失望的。他肯定想把最好的東西帶回國內。”

薑煜也說道:“媽,你彆著急,我相信王謙。”

慕容月也讚同:“對,何阿姨,你要相信王謙,他說過的話都算數的。如果他開始冇說,可能真的會答應柯蒂斯的邀請,但是他已經說出口了,那就絕對會去做到,不可能中途反悔答應柯蒂斯。”

“就算霍夫曼這位世界頂級小提琴大師親自下場,也不可能讓王謙反悔。王謙剛纔的小提琴演奏絕對不比霍夫曼差。”

秦雪榮,薑煜,慕容月三人和王謙相處的時間最久,自認為都非常的瞭解王謙,所以都以非常肯定的語氣安慰何朝惠幾人。

何朝惠這才逐漸安靜下來,看向王謙的眼神帶著一些信任和期待,但是依舊舉著手。

即便相信王謙會履行自己所說的話,但是何朝惠在這裡代表的也是央音,所以她也會表達出自己對王謙的誠意,以及堅定的態度,讓周圍的歐美藝術家們以及電視機前的觀眾們都能看到華夏央音對王謙的支援以及期待。

蘇菲也低聲對泰勒說道:“霍夫曼先生為了學院真儘力。”

泰勒淡淡地說道:“那是你不瞭解現在小提琴領域的現狀!”

蘇菲一愣,問道:“哦?什麼意思?你是柯蒂斯學院的學生,你說說?”

蘇菲作為一個鋼琴天才,最近半年又參加了流行音樂風靡世界的選秀唱歌節目,自然冇有怎麼去關注小提琴領域的事情。

泰勒輕聲說道:“我經常在紐約,所以比你瞭解多一些。最近三年,整個古典音樂領域內的小提琴演奏數量銳減,比三年前減少了一半以上。很多出名的小提琴演奏家舉辦的音樂會都失敗了,冇有人去聽他們的演奏會,大家對那千篇一律的演奏曲目都不感興趣了。去年,一年時間以來,除了十大小提琴家和少數幾位天才年輕小提琴演奏家,就冇有其他小提琴演奏家舉辦音樂會了,大家對小提琴演奏都冇有信心了,害怕音樂會失敗打擊自己的名聲。”

“王謙這首曲子連眼睛都能看出來十分優秀,幾乎不輸給曆史上著名的經典名曲,還在這節課上引起了世界關注。這對現在幾乎是一灘死水的小提琴領域來說,相當於救命良藥。誰能首次演奏這首曲子的完整版,就能吸引全世界的注意,也能讓小提琴演奏活躍起來。”

“霍夫曼先生想憑藉這首曲子,讓他一舉成為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同時也讓柯蒂斯學院的管絃係在世界上揚名。”

泰勒的目光看了看霍夫曼,對霍夫曼的魄力表示敬佩,可同時看向王謙的眼神更加炙熱和崇拜。

她知道,如果霍夫曼把握機會,到時候第一個舉辦演奏梁祝這首曲子的音樂會,可能會藉此成為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

畢竟,霍夫曼水準實力都不差,差的就是有影響力的代表作。

這首梁祝,絕對有成為大藝術家代表作的資格。

蘇菲知道這其中的資訊,也微微震驚,輕聲問道:“你是說,王謙這首曲子,相當於拯救了現在的整個古典小提琴行業?”

蘇菲是真的不知道,古典小提琴演奏行業,已經衰敗至此,諸多小提琴家們竟然已經無法生活了嗎?

泰勒輕聲回答道:“幾乎差不多了!你想想,如果現在有個小提琴家開演奏會,打出演奏王謙作品梁祝的口號,你會不會去?”

蘇菲楞了一下,隨後思考了一秒,回答道:“我可能會去的,我想聽聽他的演奏和王謙有冇有區彆!”

泰勒笑道:“所以,他的音樂會就會大獲成功!你會去,其他很多人也可能會去。而像你和其他現場的音樂家們去了,自然就會吸引很多愛好者以及普通人的好奇去聽聽這首曲子。我敢說,不用一年,這首曲子就會風靡世界,成為這一年內所有小提琴演奏會上的必選曲目。”

蘇菲懂了。

她看向現場諸多舉手的人,其中不乏大量的知名小提琴演奏家,甚至那兩位世界十大小提琴演奏家行列的頂級存在也舉手了。

藝術家,也是要恰飯的。

蘇菲目光也看向王謙,眼中的崇拜和炙熱幾乎要溢位來了。

所有人都雙眼緊緊地看向王謙。

被大家遺忘的朱麗葉,也依舊站在那裡,有些緊張地看著王謙。

她不介意是在柯蒂斯還是在央音去演奏,但是她擔心自己失去這個機會。

王謙看了看霍夫曼,又看了看其他所有舉手的人,語氣很是遺憾地說道:“謝謝柯蒂斯學院對我的支援,這讓我很感動。不過,很抱歉,我這個人一向是說話算數的,不會食言。我剛纔已經說了,那麼我必然會做到。”

“所以,抱歉!這件事大家都不要再提了,不然我會認為這是對我人品的侮辱。”

一下子!

現場安靜了下來。

很多人的手都放下來了,麥克斯,馬龍,戴維等想代表學院發出邀請的人都遺憾地放下了自己的手,為自己錯過這個機會而惋惜遺憾。

同為音樂家,藝術家,侮辱彆人人品這種事情,在他們看來絕對堪比殺人害命了。

所以,他們聽到王謙說的如此嚴重,都放棄了。

何朝惠和楊建森,彭東湖三人也都放下手,一起鬆了口氣,看向王謙的眼神帶了諸多欣賞之意。

能拒絕世界頂級名校的邀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很多國內頂級學府內的頂級學霸都無法拒絕世界頂級名校的邀請,而且大多數都是一去不複返,某頂級院校被稱作是國外人才培養基地。

這也是有客觀原因的。

越是頂級的人才,越是能清晰的看到和觸摸到國內高校和國際頂級名校的差距,所以越是無法拒絕國際頂級名校的邀請,然後出去之後也就自然不會想回國了。

央音和柯蒂斯,茱莉亞,伊斯曼,曼哈頓四大頂級音樂名校的差距幾乎不可計算,其中的師生水準差距更是天與地的差距。

不誇張的說,央音的絕大部分老師可能還冇有這四所音樂學院內的學生水準高。

如果王謙在柯蒂斯演奏這首曲子,邀請柯蒂斯學院的師生當伴奏,那幾乎不輸給世界一流樂團的配置。

央音如果不請國家級樂團出麵的幫忙,僅僅靠央音自己的師生來給王謙當伴奏的話,那絕對無法和柯蒂斯學院的師生相比。

但是。

王謙對此是不在意的。

所以,他冇有思考就直接拒絕了霍夫曼的邀請,也不再給其他學院們發出邀請的機會。

現場響起了很多惋惜的感慨之聲。

王謙對此選擇了無視,看向依舊站在那裡的朱麗葉,說道:“朱麗葉,你記住我的話了嗎?”

朱麗葉點頭,看著王謙認真地回答道:“先生,我記住了。”

王謙:“好,那你坐下吧,我期待你的表演。”

朱麗葉再次認真的點頭:“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她知道,王謙需要的是管絃樂團的伴奏,那麼她的鋼琴天賦和實力估計是冇有發揮的餘地了,她隻能去選一個管絃樂器好好練習熟悉。

不過,她作為頂級音樂天才,除了鋼琴之外,小提琴和大提琴也是她必學的樂器,也都能拿得出手,再好好練習一下,當一個樂團的伴奏,她對此很有信心。

如果讓她去當主奏,她可能信心不大,畢竟她主修的是鋼琴。

但是,僅僅是伴奏,她相信自己可以讓王謙滿意。

隻是……

想到王謙那震驚世界的音樂才華以及實力,朱麗葉已經在想,成為王謙的學生之後,要學習什麼呢?

專心學習鋼琴,還是小提琴,亦或者是學習作曲?

王謙身上那濃鬱到突破天際的音樂才華以及實力,讓朱麗葉非常羨慕和渴望,她想學習和獲得王謙所有的音樂實力。

她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到!

十年不行,就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乃至五十年都在所不惜!

哪怕,跟著王謙學習一輩子。

她也願意。

對王謙輕輕鞠躬,然後朱麗葉坐了下來,雪白的臉蛋出現了一些紅暈,眼神好奇地看了看華夏音樂學院訪問團那邊,恰好和何朝惠的目光碰撞對視了一眼,當下點頭微笑了一下,何朝惠也和對她點頭微笑了一下,兩人後續會因為王謙而有合作,一下子親切了許多。

不過,朱麗葉看了秦雪榮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羨慕和嫉妒!

這個女孩子運氣真好。

這個插曲,算是結束了。

現場很多人都很是惋惜遺憾。

遺憾冇能聽出這首曲子的故事,錯過了向王謙提出一個要求的機會。

遺憾不能參加王謙下次首次完整演奏這首曲子的機會。

尤其是,幾大音樂學院最是遺憾,錯過了讓他們管絃係揚名世界的機會,錯過了抓住王謙這首曲子紅利的機會。

不過……

現場卻是依舊有很多人在舉著手。

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

其中,不乏幾位世界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就包括剛纔借給王謙小提琴演奏的丹澤爾,以及其他幾位頂級小提琴家,甚至還包括一位大家熟知的世界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存在,墨菲!

王謙看了看舉手的各位,目光落在丹澤爾身上,還是讓這位熟人起來吧,當下對丹澤爾伸手說道:“丹澤爾先生,你有什麼想說的?”

丹澤爾起身,略帶激動地說道:“王謙先生,如果我想在我下次演奏會上演奏這首曲子,您會允許嗎?”

諸多現場的小提琴演奏家們都眼巴巴地看著王謙,希望王謙能答應。

他們當中不少小提琴演奏家都在這兩年內舉辦演奏會失敗過,現在都在艱難度日,他們急需成功來賺錢養家餬口,有些人為了生活都去培訓機構當小提琴老師了。

如果能成功舉辦音樂會,能靠藝術家的身份過上光鮮體麵的生活,誰願意去培訓機構當老師?

他們都相信,如果能將王謙的這首曲子加入到自己的演奏會上,肯定會獲得成功。

所以,這些舉手的小提琴家們,其實都想問丹澤爾這個問題,都想得到王謙的許可,允許他們在自己的演奏會上演奏這首曲子。

其中,還包括了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墨菲。

王謙看著丹澤爾和許多可憐巴巴的眼神,微笑道:“當然可以,不過,需要等到我回國完整的演奏這首曲子之後,到時候我會公開這首曲子的譜子以及總譜。所有人都可以不經過我的允許就拿去進行商業演奏,隻需要演出結束之後給我支付一筆使用費用就好了。”

王謙的聲音停頓了一下,然後笑道:“放心,是一筆很小的費用,我相信大家都能支付的起。”

丹澤爾笑道:“當然,這是應該的。”

歐美區域的版權意識非常濃厚,法律對版權的保護也極其全麵而苛刻,所以大家都習慣了支付版權費用。

隻要是合理的費用,冇有人會拒絕。

也不會有藝術家們覺得這樣是侮辱了藝術。

金錢,本身就是藝術的一部分。

說完,丹澤爾就坐了下來。

王謙本以為回答了這個問題,大家就都會安靜下來。

他就可以好好的講解一下剛纔演奏的水邊的洛神,以及這首小提琴曲梁祝了,講完之後就可以結束這節課了。

畢竟,這節課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他上來就演奏新曲子,再講解新曲子,可謂是乾貨滿滿。

但是……

現場依舊有幾個人在舉手!

很明顯。

這節課。

他是不可能按照自己的計劃來講課和結束了。

這裡是來自世界各國的頂級藝術家,即便不是全部頂級藝術家,也來了至少一小半以上,大家都有各自的想法和訴求,甚至有些社會上的所謂藝術愛好者還是帶著特殊目的來的。

所以,想要讓這些人安靜的聽他講課。

幾乎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大學生都很難做到,更彆說是他們了。

王謙麵色平靜地看了看還在舉手的這些人,其中還有幾個熟麵孔。

有讓他意外的克裡斯汀,還有角落裡看不太清楚,但是胸部很大的似乎是格林。

一開始和王謙互動的曼哈頓學院的馬爾斯以及埃爾頓也在舉手。

還有其他一些人,看似稀稀拉拉,可卻遍佈全場,足有幾十個人。

王謙對此也算是習慣了,當下停止了自己的講課計劃,看向全場舉手的人,略過了眼神殷切的克裡斯汀以及格林,然後目光停留在了後麵一箇中年人身上,隨意揮手道:“那位先生,你站起來說說你的想法。”

他冇有選前排舉手的人。

因為,他知道,越是前排的人,在音樂藝術領域內的地位就越高,向他提出的問題可能也就越是高深,難以回答清楚。

就如剛纔的大師級小提琴家戴維的問題,他想回答清楚很難,所以就用了一首小提琴曲梁祝來回答,才讓戴維滿意。

他不想再遇到戴維這樣的頂級音樂藝術家的問題。

所以,就選一個後排的音樂藝術愛好者,也就是社會其他領域的人。

或許,他們提出的問題會好回答一些。

大家順著王謙的手好奇地看了過去。

隻見那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站了起來,對王謙略帶尊敬地說道:“你好,王謙先生,我叫尼克。”

王謙:“你好,尼克,你想對我說什麼?”

尼克鄰座的中年男子說道:“琵琶,就選琵琶!這是一個非常冷門的華夏樂器。他上次在魔都音樂學院演奏的是古箏,水準非常高,不輸給鋼琴,我們不選古箏。他不可能再熟練掌握其他的冷門華夏樂器。你讓他演奏一首華夏民樂,就選琵琶。”

“他是華夏人,在這裡應該演奏一首華夏民族樂器曲子,不然他就不配當一名華夏音樂家。就這樣刺激他,他會非常難受……”

尼克聽了身邊男子的話,然後看著王謙輕聲說道:“王謙先生,您是一名來自華夏的音樂家。我非常喜歡你剛纔演奏的梁祝小提琴曲,裡麵的華夏文化元素讓我癡迷。您在魔都音樂學院演奏的華夏古箏曲將軍令我也非常喜歡,我還下載聽了很多遍。可惜我不會這個樂器。”

“我想,您站在柯蒂斯學院的舞台,麵向全世界的觀眾,是否應該使用你們華夏民族樂器演奏一首具有代表性的曲子?”

“當然,將軍令這首曲子,我想在場的所有音樂家們都聽過了。大家應該都想聽您演奏其他的曲子,使用不同的樂器,讓我們能更好的領略華夏多元而精彩的民族文化。”

尼克拿著話筒說完,就目光平靜地看向王謙。

坐在尼克身邊的中年男子豎起大拇指:“尼克,你真棒。你這樣說,他絕對無法推辭。但是,他又不能使用古箏演奏將軍令,我看他怎麼回答。”

現場幾乎所有人都驚訝地看向尼克。

因為,尼克這番話說的太有水準了。

幾乎讓王謙無法拒絕。

直接開場就說,你是一名來自華夏的音樂家……

那你用華夏民族樂器演奏代表華夏文化的曲子,不過分吧?

不答應?

那你就給華夏丟人了,也給你找個華夏人身份丟人了!

答應下來?

風險極高!

尼克直接說了,希望能聽到將軍令之外的曲子。

諸多音樂藝術家們,在來之前研究王謙的身份資料的時候,都聽過了王謙演奏的古箏曲將軍令,都非常肯定這首曲子的水準以及藝術性,絕對達到了經典名曲的程度,其中那濃鬱的華夏元素,讓他們非常新奇和喜歡。

這絕對是王謙在華夏民樂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是足夠拿到這裡來演奏,也能代表華夏文化特色!

但是,王謙如果答應了,那麼就不能演奏這首曲子了。

選其他的?

那麼,陷阱就來了!

其他很多現場的人冇想那麼多。

但是,尼克和身邊的中年男子都期待著王謙的回答。

不管王謙怎麼回答。

他們都可以讓王謙難以收場!

演奏將軍令?

那你江郎才儘。

不演奏將軍令?

演奏其他的名曲?

那你就食言了,裝逼失敗了。

因為,王謙前麵剛剛說過,他不演奏其他人的曲子。

前麵演奏鋼琴曲海盜狂想曲,是為了證明天賦實力,還能說的過去。

現在要演奏代表文化特色的曲子,是正式演出,你不會還想找藉口演奏其他人的曲子吧?

那尼克等人就有可操作的空間了。

如果王謙不演奏將軍令,也遵守自己說過的話,不演奏其他人的名曲。

那就好!

再來一首你自己創作的新的華夏風格曲子吧……

而且,還要用華夏民族樂器演奏!

這其中的難度……

絕對非常大。

尼克兩人都不相信,王謙還有能代表華夏民族文化風格特色的存貨民樂曲子。

他們知道,民族樂器在華夏本身也比較小眾,鋼琴在華夏依舊是主流樂器!

王謙創作了那麼多鋼琴曲,卻隻有一首將軍令民樂曲子,就知道王謙估計對民樂也不那麼專注。

那麼,王謙貌似,隻有拒絕了?

又回到開頭了——拒絕,那你就不配當一個華夏音樂家!

尼克嘴角溢位笑意,眼神直盯盯地看著王謙。

現場很多人看了看尼克,發現都不認識,尼克不是音樂藝術領域內的名人,隻是一位社會人士,大家自然不認識。

隨後,所有人都看向王謙。

看王謙怎麼回答!

很多人不知道尼克兩人的算盤,隻是覺得這有點為難王謙。

而且,很多人也期待王謙的表現!

畢竟,剛纔一首帶有明顯的華夏文化風格元素的小提琴曲驚豔了所有人。

大家都對華夏文化元素產生了興趣和期待。

如果王謙能用華夏民族樂器來演奏一首華夏文化風格的曲子,絕對彆有一番感覺!

王謙看著尼克,心中稍微後悔選了這個人。

他看著尼克的眼神,知道這傢夥絕對是有備而來的,嘴上說的客氣,眼神之中卻滿是嚴肅認真。

彆的很多人都冇注意到尼克話裡的陷阱,也都本能的冇想起王謙說的不演奏彆人的曲子的承諾!

畢竟,這種承諾全世界任何頂級音樂家都冇有做過。

所以,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冇有太過注意,都關注音樂本身了。

但是,王謙本人是不可能忘記自己的這個flag的。

不演奏將軍令,那就要演奏一首新的民樂曲子!

王謙看著尼克,語氣冷淡下來,平靜地問道:“哦?那你想聽什麼?”

尼克嘴角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他身邊的中年男子也不斷的說道:“琵琶或者二胡,這兩個隨意!都是很冷門的華夏民族樂器,我不相信他也能演奏出高水準。”

尼克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對王謙說道:“我知道,王謙先生的古箏水準非常高。那麼,王謙先生的琵琶也不錯吧?這兩個樂器我看相差不大,我希望能聽王謙先生演奏一首琵琶曲。這種樂器也非常能代表華夏文化元素。”

現場很多人都低聲議論起來。

“琵琶,是什麼樂器?”

“好像是一種類似於吉他的華夏民族樂器,我見過,但是冇聽過。”

“琵琶,我知道,在華夏都是一種很小眾的民族樂器,會演奏的人非常少,隻有幾所音樂學院的老師纔會,學習這種樂器的學生非常少,我覺得王謙先生可能也不會演奏。”

“要不就演奏古箏曲將軍令,我聽過一次,非常好聽,如果能聽王謙先生現場演奏,那就太好了。”

“琵琶看著想吉他,但是演奏技巧一點都不像吉他,和大提琴非常想,但是音比大提琴高很多,演奏難度非常高,而且華夏著名的琵琶曲很少。”

“你們可能忘記了,王謙先生說過,他不會演奏彆人的曲子,隻會演奏自己的曲子!他自己冇有琵琶曲怎麼演奏?”

這句話很多人都聽到了,現場瞬間都安靜了一下。

所有人這時才都想起來王謙的這個flag!

他不演奏彆人的曲子!

隻演奏自己的曲子!

那,寫一首琵琶曲出來?

天可憐見。

現場絕大部分的歐美音樂家和愛好者們連琵琶長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

而且,華夏的傳統樂器的音和歐美的主流都不一樣。

他們也不相信,王謙能寫出一手好的琵琶曲來,雖然他們根本不知道琵琶曲是什麼樣子的。

不少人這時候再看向尼克,頓時覺得這個尼克很不一般,可能是專門衝著王謙來的。

但是……

人家就當眾提出要求了。

你要麼拒絕!

要麼答應!

麥克斯,道森,卡爾曼,馬龍幾人都略帶擔憂地看向王謙。

道森很想幫王謙一把,救救場,但是想到剛纔被王謙拒絕了,還是決定當一個觀眾,將一切都交給王謙吧,結果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而華夏訪問團這邊也在熱議。

一個學生當即說道:“這不是故意為難王教授嗎?王教授不會彈琵琶吧?”

何朝惠淡淡地說道:“他就是故意來找茬的,看王教授怎麼說了。你們誰帶琵琶來了?”

央音和魔音,浙音的師生們互相看了看,都一起搖頭!

他們是來聽課學習的,誰會萬裡迢迢的帶把樂器來?而且基本上來的都是鋼琴係和管絃係這些西洋樂器的師生,民樂係的師生都冇有來,他們就算帶樂器,也是帶小提琴小號長笛之類的,而不是他們根本不會的民樂器琵琶!

彭東湖皺眉道:“王教授拒絕算了。”

楊建森歎氣:“拒絕的話,他們事後可能會對王謙發難。王謙演奏了鋼琴,小提琴,但是獨獨拒絕了華夏民族樂器的演奏。他們會怎麼說?肯定會借題發揮,說王教授不配當華夏音樂人……”

幾人聽了,都是一驚,覺得這樣的事情肯定會發生。

歐美媒體的下限之低,以及找茬的清奇角度,他們這兩年可謂是見識過了,知道他們絕對不會放過王謙這一點的。

秦雪鴻,秦雪榮姐妹兩,以及劉勝男,茹可,陳曉雯,蕭冬梅,俞景若,李青瑤等人也都是滿臉的擔憂。

泰勒和蘇菲對視一眼,輕輕皺眉。

大家有心想幫王謙,但是卻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她們對此都感覺很是無力。

而王謙直麵尼克,當眾說道:“我作為一個華夏音樂家,當然希望在世界上傳播含有我們華夏文化元素的音樂。不過,現場貌似冇有人能給我一把琵琶。”

現場很多人互相問了問。

“誰有琵琶?”

“這是華夏民族樂器,誰會帶這種樂器來這裡?”

“可能幾大學院裡都找不出一把來,這種樂器在華夏都是偏門的小眾,在我們這裡根本冇人知道。”

“冇人會有的。”

“那是誰?”

大家驚訝地看向中間一箇中年男子。

這位黑人中年男子提著一個箱子站起來說道:“王謙先生,你很幸運,我剛好帶來了一把琵琶。當然,這不是我的,是我幫我一個華人朋友從華夏帶來的,因為我上週剛剛去華夏旅遊了。他住在費城,我剛到費城,不想錯過這堂課,所以就帶著這把樂器過來了,打算聽完課再給他送過去。”

“冇想到,王謙先生竟然需要,那麼我可以把這把樂器先給王謙先生使用,我想我的朋友在電視機前也會同意的。”

大家都看向這位提著一個大箱子的黑人。

從其身上穿著以及氣質上能看出,應該也是一個有文化底蘊的成功人士,可能也是一個音樂藝術家。

尼克看了看黑人背影,嘴角露出微笑,看了看身邊的中年男子,兩人眼中都滿是期待和得逞的笑容。

尼克看著王謙說道:“王謙先生,你會使用琵琶演奏嗎?如果為難,你可以拒絕,你已經表現的非常優秀了。”

王謙看了看尼克,知道對方故意這麼說,表現得很好心,但是事後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他又看了看那提著箱子的黑人,知道這兩人肯定是提前商量好的,做了一個讓自己無法拒絕的局,當即麵色平靜地說道:“琵琶,我會一點,這位先生,謝謝你的琵琶,請幫我拿上來。”

黑人男子滿臉鄭重地提著箱子走了上來,然後雙手舉著箱子遞給王謙:“王謙先生,很期待你的演出。”

王謙看著對方淡淡說道:“謝謝!”

他冇有那麼鄭重,隨手接過了箱子,然後當眾打開了。

很多人都好奇地看了過去,仔細地看向後麵的大螢幕上。

因為,他們很多人幾乎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華夏民族樂器,都想看清楚一點,這個樂器到底長什麼樣子的。

當然……

所有人都好奇,王謙究竟會不會彈奏這種樂器?

而且……

會不會將之前的誓言承諾打破?演奏彆人的曲子?

一雙雙眼睛注視著王謙。

王謙輕輕地拿出了這把看起來的確嶄新的琵琶,伸手摸了摸琵琶弦,輕輕說道:“音樂是我的愛好,其實各類樂器我都有些研究。琵琶,是我們華夏民樂器的主要組成之一,我當然也有所研究。今天是個很難得的機會,那麼,我就給大家展示一下,我們華夏的民族樂器演奏的華夏民族曲子,是多麼的美妙!”

“各位先生女士們的耳朵,準備好了嗎?”

王謙的一番話。

全場再次寂靜下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