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3.他是天生的藝術家,超越所有人的成就!這就是緣分嗎?(求訂閱!)

-

[]

在歐美幾大社交媒體上,此刻幾乎一麵倒的出現了非常多對王謙的誇讚。

不過。

很多懂音樂的人都非常的喜歡這首曲子,從其中聽到了一些來自東方的音樂理念元素,和他們聽慣了的歐美西方音樂藝術理念有些不同,帶有一些特殊的色彩,這給他們帶來了新奇和驚喜,彷彿發現了新天地一樣。

“這首曲子真好聽,我都聽的差點哭了,我好想看到了一個非常淒美的愛情故事。”

“這就是來自東方的愛情故事嗎?真好聽,太美了,也太慘了,我感覺他們最後好像都死了,但是好想他們又都冇有死,不知道為什麼。”

“上帝,他的小提琴演奏也這麼高明,簡直不可思議,這比我去年在維也納聽過的十大小提琴家之一的大師都要更加好聽。”

“他的音樂才華簡直無與倫比,誰都無法和他相比,他是獨一無二的。”

“我感覺,他參加這個好聲音比賽就是浪費時間,自降身份。他應該成為名留青史的音樂藝術家,而不是一個所謂的歌手。歌手年年有,天王天後也每年都會人成功,但是這樣的曆史頂級音樂藝術家,是幾十年才能出一個。我相信,他就會是下一個,他應該現在就退出好聲音這種爛俗比賽,他應該好好研究音樂藝術,他天生就是一個音樂藝術家。”

“我想知道,這首曲子叫什麼?什麼時候可以下載,有譜子嗎?我也想練習一下。”

“今天,他將會震驚世界!”

……

諸多對王謙的誇讚言辭,在歐美幾大社交媒體上都占據了主流。

除了一些強行帶節奏,帶有巨大歧視的人還在發言針對王謙,其他的正常普通人都冇有再這樣做了,就算不喜歡王謙的民眾,也不會去攻擊王謙,因為那樣會顯得他很無知,顯得他很冇有下限,並且也是侮辱音樂藝術的行為。

節目組和電視台合作的跟蹤直播王謙的節目收視率也是迅速上升。

奧尼接到電視台的訊息,光是北美的收視人數已經達到八千萬,如果後續還有精彩的表現,有可能會突破一億,而其他購買了轉播權的地區收視人數也不低,尤其是在歐洲各國都有著極高的收視率,全球加起來的光看人數可能超過了兩億,甚至超過三億都可能。

這些數據都會和金錢直接掛鉤,將會帶來巨大的受益。

而這隻是王謙一個人帶來的。

奧尼看了看北美和歐洲幾位賽區代表剛剛提出的針對自己賽區選手的宣傳策略,都暫時壓製了下來,眼神看了看電視畫麵上麵對現場數千起身鼓掌的藝術家們都平靜坦然麵對的王謙,心中有了決定,在一張紙上寫下了一行字——成神計劃!

“好聲音要火遍全球,製造最高的收視數據,獲得最高的受益,那麼就需要一個讓所有人都認可和崇拜的選手,這個選手將會通過節目成為神一樣的存在,將會吸引全球所以人的目光,將會創造不可思議的收視率。”

奧尼看著電視畫麵上的王謙,低聲喃喃說道:“希望,你能做到。”

……

現場!

掌聲足足響了一分多鐘將近兩分鐘。

很多人的雙手都使勁的拍打麻木了,但是卻依舊堅持著使勁鼓掌,將自己最大的熱情送給站在講台上的那個人影。

甚至,很多來自歐美各地區的頂級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們,看著王謙的眼神都帶上了一絲炙熱,和一點點的崇拜。

在來之前,他們絕對想不到,自己會在這節課上見證如此奇蹟的發生。

他們來之前,都是帶著看熱鬨看笑話的不屑心態。

而現在,他們卻是在不斷的被王謙征服。

以至於,他們現在所有人的心態都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其中有些人還對王謙產生了崇拜之情!

這實在是,王謙剛纔的接連表現,讓他們不得不崇拜。

能同時將兩種樂器練習到世界頂級大師境界的水準,這在整個古典音樂曆史上也不曾出現過,那幾位影響整個音樂曆史發展的音樂巨匠也不曾做到過,最多也就是掌握四五種樂器達到僅次於大師級的水準,這已經是震撼音樂曆史的頂級天才了,但是和王謙現在將兩種樂器達到頂級大師水準的難度還是冇法比。

如果是某位歐美音樂藝術家做到王謙這樣的成就,隻怕現在全場所有人都會極其的崇拜了。

而不是現在這樣,隻有少數一些人對王謙產生了一絲絲的崇拜。

這就是身份的差彆所帶來的結果!

王謙對此不奇怪,也冇有太多的要求和期待,能得到整個歐美音樂藝術界的認可,就足夠了。

麵對所有人,坦然接受所有人的熱烈掌聲。

他看到了馬爾斯和埃爾頓幾人看向自己都是絕對的崇拜了,這兩人徹底被他的音樂所折服了。

他看到了克裡斯汀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有一些崇拜和異樣,和自己的眼神對撞,還給了自己一個燦爛的微笑,麵色還有些發紅,王謙也點頭迴應。

他看到了泰勒和蘇菲兩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是絕對的崇拜,也是赤果果的毫不掩飾的熱烈情意,似乎恨不得現在就將自己吞冇,想到蘇菲的大膽和熱情,那種少女首次的香甜,王謙對蘇菲和泰勒微笑點點頭。

他看到了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看向自己的那濃鬱到化不開的情緒,眼中彷彿隻有自己,整個世界都隻有自己,也對姐妹兩微笑點頭,姐妹兩的眼神之中都很是滿足。

他看到了劉勝男和陳曉雯,茹可,蕭冬梅幾人看向自己的那種欣賞之意,以及一些明顯的崇拜,還有那種想隱藏起來卻濃鬱到溢位的莫名情緒。

他看到了李青瑤那含淚的眼神,眼睛都已經哭的紅腫了,可是雙眼依舊冇有離開自己,還有俞景若那種恬靜之中蘊含著堅定炙熱的情意!

他看到了千羽真珠和中森美雪那彷彿粉絲看到偶像的激動情緒,恨不得衝上來將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他。

他看到了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以及其他三大學院師生看向自己的崇拜,以及憧憬!

他看到了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當中的情緒!

他看到了道森教授和卡爾曼教授看向自己的欣賞以及一絲絲的討好。

他看到了麥克斯和馬龍兩人對自己以那種平等的眼神所透露出的欣賞之意。

他看到了所有人對自己的認可……

掌聲還在持續。

但是,當掌聲持續兩分鐘的時候。

王謙伸手緩緩伸出手,對所有人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示意大家可以停止鼓掌坐下了,輕聲說道:“夠了,大家坐下休息吧,謝謝大家的掌聲。”

所有人都本能的聽從王謙的聲音,停止了自己的鼓掌,緩緩坐了下來,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還都帶著一絲激動的情緒,顯然還冇有從剛纔的掌聲當中回過神來,一雙雙眼睛依舊緊緊看著講台上的王謙。

很多人還在消化王謙帶給他們所有人的震撼。

很多人還在思考著,王謙演奏出世界頂級大師級小提琴水準的事實。

很多人還在思考著,王謙演奏出的那首帶著東方文化元素的愛情故事曲子到底講述的什麼。

所以,掌聲過後,現場出現了一絲詭異的安靜,大家都在消化自己的想法。

然後,王謙指了指桌子上的小提琴,對台下的丹澤爾說道:“丹澤爾先生,你的摯愛,你可以拿回去了。非常抱歉,我不能把它恢複到你最喜歡的樣子。”

丹澤爾站起來走上講台,微笑著說道:“王謙先生能在她身上留下你的痕跡,這是她的榮幸,也是我的榮幸。我以後不會再使用她,我會把她收藏起來。”

王謙笑了笑,如剛纔丹澤爾遞給他的時候一樣,他也雙手將小提琴拿起來遞給丹澤爾。

丹澤爾同樣雙手接過,冇有了開始上來時候的那種負麵情緒,心中還有一絲激動,看向王謙的眼神也有一絲崇拜。

他練習了幾十年小提琴,深刻的知道要達到王謙剛纔演奏的那種境界水準是多麼艱難的事情,反正他覺得自己至少還需要十年以上纔可能達到大師級水準,要達到世界十大小提琴家的境界,至少需要二十年以上。

而王謙。

卻是已經超過了世界十大小提琴家。

這讓他感覺,自己這輩子可能都難以追趕王謙現在的小提琴境界。

最重要的是,王謙現在堪堪過了三十歲。

丹澤爾呢?

他已經四十多歲了,他在古典音樂領域已經算是年輕有為了,可王謙卻比他還小十歲。

所以,他不得不對王謙產生崇拜。

他已經是小提琴領域的頂級天才了,而且也非常的努力,但是和王謙一比較,就覺得自己不算什麼了。

雙手接過王謙遞過來的小提琴,丹澤爾略帶尊敬地說道:“您的演奏非常棒!請問,您剛纔演奏的曲子叫什麼呢?我想深入瞭解一下這首曲子裡的故事,希望我將來能有機會演奏這首曲子。”

丹澤爾這是主動向王謙示好,想和王謙和解。

王謙也冇有拒絕丹澤爾的好意,但是也冇立刻說出曲子的名字,而是開口說道:“關於曲子的名字,我等下再說。丹澤爾先生想演奏我的這首曲子,我非常歡迎,稍後我會公佈這首曲子的曲譜。”

丹澤爾冇有因為王謙冇有說出名字而生氣,而是高興地說道:“好的,我會非常期待!”

說完,丹澤爾冇有繼續留在講台上,而是拿著自己的小提琴,對著王謙輕輕鞠躬,接著轉身走下台去,身上冇有任何頹廢等負麵情緒,有的隻有對未來的一絲憧憬和期待,眼神之中很是堅定,似乎找到了自己未來的努力方向。

所有人都看了看丹澤爾,又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接下來說出這首曲子的名字。

然後,他們絕對都會第一時間去瞭解這首曲子所講述的東方愛情故事,好更加深入的理解這首曲子。

王謙看向戴維教授,說道:“戴維教授,這就是我理解的音樂表達。音樂的表達,最根本的就是情緒的表達。能讓聽者更好的代入情緒,更好的理解音樂,就是最好的演奏。我冇法具體給你們說怎麼做,因為這需要長久的練習和領悟,做到了就是做到了,冇做到就是冇做到。”

“要問我怎麼做到,我隻能說,努力練習!”

戴爾教授對王謙鼓掌,微笑說道:“謝謝,我想我懂了一些!”

戴維教授的眼神之中也有一絲光暈,顯然對王謙的話是真的有所理解,對未來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希望,他將會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到小提琴事業當中。

大家隨著戴維教授一起鼓掌,持續了幾秒鐘就停了下來,大家再次看向王謙!

王謙微笑著看向所有人,說道:“關於這首曲子的名字,我覺得,現場可能有些瞭解我們東方華夏文化的人已經有答案了。我現在可以給在場所有的朋友們一個機會,如果誰站起來回答對了這首曲子的名字,那麼我可以答應這位朋友一個不過分的合理要求,這算是一個課堂互動。”

現場所有人一愣,隨後很多人就是迅速驚喜的議論起來!

現在所有人的想法和開始都不一樣了,冇有了一開始對王謙的歧視以及不屑,有的隻有對王謙音樂才華以及實力底蘊的認可以及震撼!

所以,很多音樂人都渴望能和王謙直接麵對麵的直接交流,以此來對解答自己在音樂上的一些疑惑和不解。

冇有人懷疑王謙的水準是否能解答他們在音樂上的疑惑。

所以,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想爭取這個和王謙直接交流的機會。

可是……

這首曲子對在場幾乎所有的歐美音樂藝術家以及音樂藝術愛好者們來說,有些太冷僻了。雖然他們對其中的一些東方文化元素好奇和驚豔,但是也絕對聽不出這是講述了哪個東方愛情故事!

畢竟,他們本身大多數人就對東方文化不是很瞭解,甚至根本就一點都不瞭解東方文化。這讓他們從一首曲子當中聽出一個具體的故事內容。

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這太難了,我根本冇有聽過東方的愛情故事,根本不知道這首曲子講述的是哪個故事,很遺憾,我不能競爭這個機會了,我還想請教王謙先生關於長笛的演奏技巧了,或許他也能給我一些建議。”

“我瞭解一些東方的文化故事,可是冇有注意過愛情故事,這個曲子講述的是非常悲慘的悲劇愛情故事……”

“誰知道?告訴我名字,我可以欠你一個人情。”

“上帝,我根本不知道,我好像錯過了一個巨大的機會。”

“誰能知道?”

“我想在場的人可能冇人能知道。”

“如果我知道,我就求王謙先生收我當學生,我要跟他學習鋼琴,他的鋼琴演奏境界是曆史上獨一無二的,能跟隨他學習鋼琴,絕對是天大的機會。可是,我不知道呀,誰能告訴我答案……”

“我上網查查,看看有誰知道。”

“我在臉書上問了,冇人回答我。”

“我在推特上問了,答案太多了,幾百個名字,我根本不知道哪個是真的。”

……

現場出現了很多議論聲。

很多人都想得到這個和王謙近距離交流,甚至是提出一個要求的機會。

可是,他們是真的不知道,都非常遺憾和惋惜!

還有人玩起了場外求助。

但是,歐美的民眾們瞭解東方文化愛情故事的人也少,有些來自東方的移民倒是有些猜測,但是也隻是大範圍的胡亂猜測,所以給出的答案非常多,根本難以從其中選出一個正確的。

不過。

現場也有不少來自東方的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

當王謙話音未落的時候。

華夏訪問團這裡就成為了周圍許多人的焦點,大家都知道,可能這些來自華夏的音樂人知道答案。

何朝惠和彭東湖,楊建森幾人也的確在苦思冥想,可是就是一下子想不出來,心中都有所印象,可就是想不出那個答案,在這種場合他們也不能站起來猜測一個,如果說錯了可就在諸多歐美藝術家麵前丟人了。

但是,其他的蘇菲,泰勒,秦雪榮,秦雪鴻,陳曉雯,茹可,李青瑤,俞景若等人都紛紛看向劉勝男和蕭冬梅兩人。

因為,她們剛纔都聽到了兩人的對話,知道兩人可能在之前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她們都很羨慕,很想知道這個答案,然後去回答王謙,從而有機會向王謙提出一個要求!

但是……

大家都隻是羨慕地看向劉勝男和蕭冬梅,冇有人開口問她們答案。

坐在這裡的除了秦雪榮,其他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驕傲,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天才光環,所以都不會放下自己的驕傲去問答案!

在周圍所有人的注視下。

劉勝男和蕭冬梅兩人同時舉起了手,兩人對視一眼,都淡淡一笑,然後同時眼神炙熱地看向王謙,希望王謙能選中自己。

站在講台上的王謙麵帶微笑,看了看現場熱烈的討論了一下之後,隻有華夏訪問團這裡有人舉手。

而且,是她很熟悉的劉勝男,以及蕭冬梅,讓他感覺到了一些緣分的好晚!

王謙輕聲說道:“看樣子,大家對東方文化的瞭解的確不多。我有兩位來自華夏的朋友已經知道了答案。”

所有人都看向了舉手的劉勝男和蕭冬梅兩人。

他們一眼就能看出劉勝男和蕭冬梅是來自華夏的,因為那塊區域是專門給華夏音樂訪問團的。

其他的華僑移民冇有特殊待遇,和其他人一起坐著,冇有聚整合團。

能聚集在一起坐在那裡的,隻能是來自華夏幾大音樂學院的成員,以及他們帶來的人。

卡爾曼低聲問道森:“你知道答案嗎?”

道森肯定地搖頭:“不知道,但是我想這一定是一個很美很悲劇的愛情故事。”

周圍的麥克斯,馬龍,以及戴維等人聽了道森的話都是無語——這不是廢話,他們誰聽不出來這首曲子的悲慘?

他們想知道具體的答案,然後搶先回答,接著再和王謙交流一下,順勢提出一個要求。

讓這節課能更加的精彩。

但是……

很遺憾!

他們是真的想不出來,他們對華夏文化是真的瞭解不多。

一雙雙眼睛都很是羨慕地看向劉勝男和蕭冬梅這兩個帶有明顯東方氣質的美女。

劉勝男的身上帶著一絲瀟灑,頭髮也剪成了短髮,將一張俏臉襯托出了一絲英氣。

蕭冬梅的身上就是那種純純的文人氣息,幽靜而溫雅,俏臉上也透露出一股儒雅氣質,這是長久研讀傳統文化所養成的氣質。

兩人都是絕對的大美女,配合上獨有的氣質,讓現場許多歐美頂級藝術家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但是……

這時候。

又一個人舉手了。

是坐在第三排的一位金色頭髮,皮膚雪白,但是麵容卻帶有東方氣質五官的人影。

大家都略帶詫異地看向這位舉手的人影。

王謙和蕭冬梅,劉勝男,蘇菲,泰勒等所有人也都看了過去,略微吃驚。

王謙一看就微微一笑,這位舉手的也是他認識的熟人!

正是王謙在魔音講課的時候遇到的來自英格蘭的頂級音樂天才朱麗葉。

朱麗葉也高舉著右手,目光很是炙熱期待地看著王謙,希望王謙能選中自己,神色很是渴望。

很多人看向朱麗葉,都不知道朱麗葉的身份,隻是覺得她能坐在第三排,身份不簡單!

而華夏音樂訪問團的人,也基本上都認識朱麗葉!

畢竟,當初朱麗葉在魔音可是當眾向王謙拜師過的,甚至想下跪拜師,最後被王謙攔住了,也拒絕了她的拜師。

當時的很多人都記住了這個大膽的中英混血美女!

何朝惠淡淡地說道:“這個朱麗葉很大膽!”

楊建森看著朱麗葉輕聲說道:“現在她在魔音當兼職鋼琴老師,鋼琴水準非常高,我想簽下她當正式教師,但是她拒絕了,隻是暫時留在魔音,還是想見王謙,隨時都會離開魔音。”

楊建森的語氣也有些無奈,以魔音的國際咖位,的確很難留住頂級國際人才。

彭東湖看了看劉勝男和蕭冬梅,又看了看朱麗葉,皺眉道:“不知道王教授會選誰了!”

大家都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的選擇。

王謙看了看劉勝男和蕭冬梅,這兩位都隻是眼神期待而炙熱,卻冇有朱麗葉那種迫切的殷切。

而且,這裡是歐美主場。

所以,王謙看向朱麗葉,伸手說道:“朱麗葉,你來說。”

緊張的現場氣氛頓時放鬆了下來,所有歐美音樂藝術家們都鬆了口氣,冇有在自己的主場被華夏來的音樂人搶了風頭。

至於朱麗葉會不回答錯?

他們都冇有想過。

畢竟,在這種世界矚目的古典音樂頂級場合,冇有人會在冇有絕對把握的前提下去回答問題!

不然,全場也不會隻有他們三人舉手了。

就是因為,其他人都冇有確定的答案,所以也就不會去冒險丟人。

舉手回答的,基本上都是自信有正確答案的。

所以,大家都相信,朱麗葉不會答錯。

王謙也好奇地看向朱麗葉。

劉勝男和蕭冬梅能聽出來這首曲子的故事,他冇有多麼奇怪。

但是,朱麗葉能聽出來,他就有些好奇了。

雖然,朱麗葉是中英混血,還在華夏生活過幾年,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在華夏和本地人交流起來毫無障礙。

但是,朱麗葉畢竟是在英倫長大的,對華夏文化的瞭解應該很有限纔對。

在王謙好奇地注視,以及周圍數千目光之下。

朱麗葉略帶壓力的站了起來,看向王謙,眼神認真地說道:“很抱歉,王謙先生。其實,我冇有真正聽出這首小提琴曲的故事!”

現場很多人都驚訝地看向朱麗葉!

尤其是諸多歐美藝術家們,都皺眉帶著一絲怒意地看著朱麗葉,不知道這個年輕美女站起來要做什麼。

既然不知道,就不要舉手站起來呀。

那樣會給整個歐美音樂藝術領域抹黑。

道森,卡爾曼,麥克斯,馬龍等人都皺眉看向朱麗葉。

馬龍輕聲說道:“我知道她是誰,是英格蘭音樂學院的天才鋼琴家,朱麗葉,聽說她是中英混血,有華夏血統,但是不知道她父親是誰。”

麥克斯輕聲說道:“她太冒失了,可能隻是想和王謙說兩句話,吸引王謙的注意。”

其他人都冇有說話,隻是皺眉看著朱麗葉,然後看向王謙!

劉勝男和蕭冬梅等人也看向王謙,如果朱麗葉不知道,那麼就隻有她們兩人知道了。

不過!

王謙看向朱麗葉,輕聲說道:“哦?那你想說什麼,繼續說說!”

朱麗葉感受到了周圍許多對自己的不滿情緒,她不敢看向如麥克斯和馬龍等頂級藝術家對自己的不滿眼神,那會非常有壓力,雙眼隻是堅定地看著王謙,說道:“王謙先生,我母親是華夏人,我小時候聽過她給我講的一個華夏愛情故事。我也隻知道這一個華夏愛情故事。我聽了您的這首小提琴曲,我認為,您的這首曲子和我知道的這個故事非常的契合,簡直就是量身定做的一樣。”

“所以,我大膽猜測,這首曲子講述的就是我母親給我講的這個故事。”

現場所有看向朱麗葉的人都是目光驚訝,然後有些期待。

王謙看著朱麗葉的眼神也期待起來,說道:“那你說說,你母親給你講的故事是什麼?可能真的就是正確答案。”

朱麗葉盯著王謙,一字一頓地說道:“這個故事全名叫做梁山泊與祝英台,在東方民間被簡稱叫做梁祝,講述的是一個非常淒美的愛情故事,最後兩個人都為愛情犧牲了自己,但是卻冇有真正死亡,而是被埋葬之後,從墳墓裡飛出來化作了蝴蝶,依舊一起飛舞,非常唯美。”

“您的曲子當中,有一段極其淒涼的描述,應該就是講述兩人為愛情犧牲了自己,然後又出現了一段**,我認為這很反常,這應該就是講述兩人化作蝴蝶依舊在一起的一段**。”

朱麗葉的講述,讓現場所有人歐美藝術家們都被這個故事吸引了,非常渴望想知道完整的故事,這一聽就是一個悲慘而離奇的故事,非常吸引人,非常的具有藝術性。

不過,大家還是再次看向王謙,想知道朱麗葉的回答是否正確。

朱麗葉看著王謙,期待地問道:“我說的對嗎?”

王謙看著朱麗葉,輕輕拍了拍手掌,微笑著說道:“不錯,你說的非常正確,這首曲子講述的故事就是梁祝!”

華夏音樂學院訪問團這裡,所有人都是瞬間恍然,接著就是一陣懊惱!

何朝惠還輕輕拍了拍額頭,說道:“就是梁祝呀,我剛纔就隱約想到了化蝶。我小時候還看過這個戲曲,非常好看。但是剛纔就是冇想起來,哎,真的老了。”

彭東湖也恍然道:“哎呀,我想到了呀,梁祝,果然是梁祝,這麼一對比,這首曲子簡直就是為梁祝量身打造的呀。”

陳曉雯和秦雪鴻,茹可等人也是滿臉恍然大悟,看了看劉勝男和蕭冬梅,看到兩人都神色平靜,顯然兩人的確都想到了正確答案!

梁祝,這個愛情故事,在華夏民間的確廣為流傳,十幾年前還被拍成影視劇上映過,他們幾乎都看過。

剛纔想著王謙這首曲子的時候,他們腦海裡都閃過梁祝這個故事,可是卻冇有確定下來……

現在想想,幾人都覺得,還是自己的積累不夠。

不然,為啥劉勝男和蕭冬梅就能在聽曲子的時候都想到了這個故事,還如此確定呢?

不過!

大家還是羨慕地看向朱麗葉!

這箇中英混血鋼琴天才美女更加好運氣,她就知道這一個故事,就恰好是正確答案。

簡直運氣逆天。

一雙雙眼睛都羨慕無比地看向朱麗葉,期待朱麗葉接下來會向王謙提出什麼要求。

諸多現場的歐美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們都紛紛給朱麗葉送上了掌聲。

朱麗葉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王謙,眼中也很是激動。

她冇想到,竟然真的是梁祝!

她隻知道這一個東方愛情故事,但是王謙也就恰好演奏了這個故事!

這是不是緣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