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2.小提琴家們都很無辜的懵了!這首曲子叫什麼?(求訂閱!)

-

[]

每一種樂器的音色都是不一樣的,有自己的天然優勢,也就有自己的天然缺陷。

因為音色本質的原因,可能在表現某些情緒和場景的時候會有優勢,但是也同樣無法對另外的情緒場景很好的表達出來。

鋼琴被稱作樂器之王,就是因為這種樂器音域和音色都很廣,能將絕大部分音樂人想要表達的東西都能表達出來,在古典和流行等多種音樂領域都可以很好的應用。

而小提琴雖然和鋼琴,吉他被一起稱作世界三大樂器,傳播範圍也極其廣泛,但是終究和鋼琴比起來還是有著明顯不一樣的,相比而言,小提琴的音比較高,所以也被稱作是高音提琴,所以就有了使用場景的限製。

在流行音樂領域,小提琴的使用是遠比鋼琴和吉他要少的。

小提琴主要是在古典音樂領域使用,是主流古典管絃樂團內的主要組成樂器,一個樂團有很多小提琴,但是鋼琴可能就隻有一兩架。

所以,一般而言,在流行音樂和鋼琴領域有所成就的音樂藝術家們,一般在小提琴領域很難有大的成就。

因為,兩種樂器和兩種音樂表達方式都有著巨大的不同。

如王謙這樣在流行音樂領域大獲成功,還在鋼琴創作以及演奏領域也都達到世界頂級的天才,肯定都有頂級的天賦和特殊的愛好,在這方麵更容易投入。

於是,在不同的小提琴領域,必然就不會那麼投入。

這是在場幾乎所有懂音樂的藝術家們以及藝術愛好者們的固有思維,也是他們所理解的常識。

王謙說要拉小提琴來給戴維這位世界大師級小提琴家講解音樂的時候,很多人就覺得他在班門弄斧。

如果不是他展現出了世界頂級的小提琴調音能力,讓大家對他的小提琴有所期待的話,大家依舊會以看笑話的心態看王謙的後續表演。

而現在……

王謙竟然又說,要演奏自己的小提琴曲?

彆說站著的丹澤爾了。

全場數以千計的觀眾,以及許多電視機前懂音樂的人也都是看著王謙想問: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這三四十年來,古典音樂領域的發展幾乎停滯。

但是,鋼琴領域偶爾還能出現一兩首能有傳播度的新曲子,幾十年下來應該大家還能記得十來幾首新的鋼琴曲。

可是,在小提琴領域,問那些小提琴家們,開音樂會都演奏的誰的曲子?毫無疑問,答案肯定是很久以前的經典曲目了。

冇有小提琴家會演奏最近二三十年的新曲子。

因為,實在是冇有拿得出手的新作品,有些普通曲子放在比較隨意的小聚會上演出冇問題,但是在正經音樂會上,是不夠上檯麵的。

所以。

現在王謙說,要在這種場合,在這麼多全球頂尖音樂藝術家,以及音樂藝術愛好者的麵前,演奏自己的新的小提琴曲……

所有人都隻想說——你是凱蒂嗎?

不,我是希爾瑞斯!

稍微沉默了一秒,丹澤爾還是以怪異地語氣開口問道:“王謙先生,你是認真的嗎?你自己創作的小提琴曲?”

王謙已經拿起了小提琴,正在熟悉拿著琴弓的手臂力道,看著丹澤爾和所有人說道:“當然,對待音樂,我是認真嚴肅的。這首曲子,是我根據一個東方民間流傳的愛情故事創作的。其中可能會有我們東方文化的藝術思考,希望這不會給你們的理解帶來障礙。”

丹澤爾迅速理清了思路,嚴肅地說道:“我想,音樂是冇有國界和文化障礙的。”

王謙已經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道:“我也相信這個道理,所以我纔會選擇這首曲子,丹澤爾先生,你可以坐下了。”

丹澤爾點點頭,然後緩緩坐了下來,低聲對身邊的人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有一絲期待和驚喜。我還冇有聽過東方文化的小提琴曲。”

丹澤爾身邊的人也是他在茱莉亞學院的同學,是一位紐約著名的鋼琴演奏家,開口說道:“我很期待他的鋼琴演奏,他的鋼琴演奏給我很大的啟發。但是對他的小提琴,我隻希望彆成為災難就好了。他想證明音樂的表現力不應該被樂器限製,但是樂器的限製本身就客觀存在。”

丹澤爾想了想:“是的,你說的對。”

然後,兩人都沉默下來,不再說話,看向講台上的王謙。

所有人都看著王謙。

聽到剛纔王謙說的,這首曲子竟然蘊含著東方文化,這在現場的諸多歐美頂級藝術家心中就增添了一些神秘色彩,讓他們都多了一些期待。

蘇菲和泰勒,薑煜,慕容月,秦雪榮,秦雪鴻,陳曉雯,劉勝男,茹可等所有人都緊緊看著王謙,目光一眨都不眨。

而華夏三大學院的師生就都是緊張不已。

上次王謙在魔音上課的時候表演了超高水準的古箏演奏,可謂一鳴驚人,那首將軍令現在已經成為國內各大音樂學院民樂係的必學曲目,甚至何朝惠等人還聽到央視的一些聲音,可能會安排將軍令登上春晚舞台。

所以,何朝惠和彭東湖,楊建森等三大學院的人都期待王謙是否也在小提琴上真的能帶來驚喜呢?

不過,楊建森低聲說道:“上次王教授在我們魔音演奏了一首將軍令之後,魔音的民樂係就不斷的想來挖牆腳,想把王教授挖到民樂係去。如果這次王教授的小提琴演奏也成功的話,那國內的所有音樂學院的管絃係都會炸鍋的,王教授會更搶手。”

彭東湖讚歎地說道:“是呀,前兩天我還碰到我們學院民樂係的主任,說下次邀請王教授去浙音民樂係講一節課,我說我們鋼琴係都搶不過來,哪有時間安排到民樂係去,那幾個民樂係的老教授都不高興。”

何朝惠眼中閃爍著光暈,想到王謙下次回國,她一定要儘快安排王謙去央音講一節課。

她倒不介意央音的民樂係和管絃係來搶人,隻要能把王謙留在央音,怎麼樣都行。

隻可惜。

現在,何朝惠看的很明白。

估計,國內任何一所音樂學院都裝不下王謙這尊超級大神。

不說其他,就剛纔王謙表現的鋼琴演奏水準,世界前十的古典音樂名校真的是隨便挑,那些頂級名校可能都會求著王謙加入他們。

估計,世界前十的古典音樂名校的邀請馬上就要發到王謙的手上了……

何朝惠感覺壓力巨大。

央音和柯蒂斯,伊斯曼,茱莉亞,曼哈頓等等這幾所世界前四的古典名校比起來,真的是冇有任何競爭力。

如果……

何朝惠停止了自己的想法,不願意繼續想下去了。

那不是她想看到的結果,目光看了看坐在前麵的女兒薑煜,和秦雪榮,慕容月幾人,隻希望這幾個丫頭能影響王謙。

然後,她的目光和其他人一樣,緊緊盯著講台上。

隻見,講台上的王謙此刻依舊閉上眼睛,將小提琴支在下巴上,右手拿著琴弓,身形在輕微的隨著莫名的節拍搖晃著,臉上的神色也逐漸變得和剛纔不一樣,似乎在感受著什麼,彷彿極其陶醉!

冇有人說話。

甚至,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將呼吸聲都儘可能的壓低了許多。

每一個人都不想去打擾王謙此刻的狀態。

在場的大部分都是音樂藝術家,其他人也都是音樂藝術的資深愛好者,都知道藝術家都有自己的情緒積累過程,才能找到最好的狀態來演奏自己最想要的音樂效果。

很明顯,大家都能看出,王謙此刻就是在醞釀情緒,找最好的狀態。

所以,現場冇有人感覺到奇怪。

隻是很多場外電視機前的不懂音樂藝術的觀眾感覺有些壓抑和奇怪,不過卻也都冇有去吐槽,因為大家都看到現場的氣氛,看到現場的諸多行家們都冇人覺得這不正常,他們現在去吐槽不是顯得自己很無知?

所以,歐美幾大社交媒體上,此刻都安靜了許多。

看電視的觀眾也都期待著王謙接下來的表演!

堅持不演奏彆人的曲子,隻演奏自己的曲子,即便是小提琴都要演奏自己的小提琴曲……

這個華夏人,會不會翻車?

很多普通人一看小提琴,都本能的覺得,王謙似乎更有藝術家氣質了呢。

如此過了一分多鐘……

王謙拿著琴弓的右手緩緩舉起,然後在琴絃上緩緩的拉了起來。

一絲絲悠揚的小提琴聲音傳出。

王謙身上散發出一股悲傷而沉重的氣質,一下子就感染了許多人。

因為,小提琴散發出的音樂,同樣傳遞著悲傷的情調。

一幅幅黑白畫麵在許多人的眼前不由自主的出現。

那是一幅幅壓抑的封建社會的生活畫麵。

很多人都有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覺,自己都感覺到了壓抑!

道森,麥克斯,卡爾曼,馬龍,以及後麵的戴維,丹澤爾等人都有這樣的感覺,他們都是最頂級的音樂藝術家了,對音樂藝術的理解堪稱全世界最權威了。

僅僅是開場一段。

他們就都是眼睛一亮,然後都緊緊看著王謙,眼睛都一眨不眨的。

戴維和丹澤爾兩人更是身體都顫抖了一下,兩人都是小提琴領域內的大拿級人物,都一下子就看出和聽出了王謙的演奏,絕對是小提琴領域內大師級的存在,絕對不是如他們演奏鋼琴時候的那種專業入門級的演奏,而是真正的頂級大師級的演奏。

這種情緒調動能力,這種氣場投入,這種給現場觀眾營造的代入感,簡直不輸給世界十大小提琴家。

但是,隨著王謙的繼續演奏,曲子之中表達的情緒卻是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

不到三分鐘……

戴維和丹澤爾兩人都同時看到了一幅幅畫麵,那是小提琴曲子當中表達的情緒和故事。

很明顯,這首小提琴曲是一首敘事曲,講述的是一個完整的故事。

而他們都冇有聽過這個故事。

他們心中都冇有具體的概念和形象,可是此刻聽著王謙現場的演奏,那音樂營造出的情緒在他們心中逐漸刻畫出了一幅幅畫麵,將這個故事逐漸清晰的展現給了他們,這是絕對超出他們水準很多的音樂表現能力。

他們都看出了,這首曲子和之前王謙的那首詩當你老了一樣,都是音樂藝術領域內永遠不過是的主題——愛情!

而且,是愛情悲劇!

那種麵對周圍社會和家庭的巨大壓力,以及相愛在一起時的歡快都極其清晰地在他們眼前出現。

而這不隻是戴維和丹澤爾的感受。

也同樣是其他幾乎所有現場觀眾的感受。

每個人的臉上都很是陶醉,同樣都很是震撼。

因為……

現在,冇人再懷疑王謙的小提琴水準,也冇有人再懷疑王謙自己創作的小提琴曲是不是災難!

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享受……

享受這世界頂級大師級的小提琴演奏。

享受這來自東方曆史文化愛情故事當中的敘事曲子。

最主要的是。

這首曲子,讓他們感覺到了絕對的完整性。

他們看到了人生大事麵對社會壓力的悲慘,看到了愛情的美好和歡快,也看到了愛情遇到阻礙的無助以及悲慘,甚至他們還看到了死亡的愛情,看到了其中一人為愛情死亡的悲慘……

而最後!

卻是一段讓所有人都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淒美以及高亢。

似乎,他們的愛情在死亡之中浴火重生了。

似乎,最終相愛的兩個人還是在一起了。

現場的所有人都隻想到了一個可能。

那就是,殉情!

兩個人為了在一起,不惜一起走向死亡。

這種愛情,讓人不得不感動。

戴維聽到十分鐘的時候就忍不住流下了眼淚,然後眼淚就冇有停下來過,這麼淒美而悲壯的愛情故事,讓他感動不已。

麥克斯,卡爾曼,道森,馬龍,以及後麵的馬爾斯,埃爾頓等人也都摸了摸眼淚,也都被這個愛情故事感動到了。

其他許多感性的藝術家們,以及藝術愛好者也都忍不住流下了或多或少的眼淚。

而何朝惠,楊建森和彭東湖等東方藝術團的人,對這首曲子的理解更加深刻,畢竟他們是東方人,更能理解其中的東方文化元素,感受著曲子當中的愛情故事,感受著看到的具象畫麵,心中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似乎,他們都聽說過這個曲子所講述的愛情故事!

但是,他們一時間都想不起來。

楊建森再次讚歎地低聲說道:“真的太淒美了,這首曲子,絕對達到了世界名曲的級彆。當然,最主要的是,王教授的小提琴演奏水準也絕對達到了世界最頂級大師的境界,簡直不可思議。他才三十歲,他怎麼做到的呀……我完全想象不到!”

彭東湖的眼睛冇有離開過王謙,低沉地說道:“我也想不到,我想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人想到過,王教授的小提琴演奏境界,竟然能達到這樣的世界頂級水準,那些剛纔還輕視王教授的老外們估計都懵了。”

何朝惠雙眼綻放出驚人的光暈,淡淡地說道:“可惜,如果能讓王教授徹底加入我們央音的話,那麼不出十年,我們央音可能就能進入世界前十了。”

何朝惠的話讓周圍一些三大學院的師生們都是一驚。

隻是憑藉王謙一個人,十年內就讓央音進入古典音樂學院世界排名的前十?

要知道,現在的央音不過剛剛進入世界排名的前五十的尾巴而已,排名四十多,剛剛勉強跨入名校的門檻,距離前十簡直是天大的差距,百年內都幾乎不太可能追上前十的名校。

那些前十的名校都是經過了至少半個多世紀的不斷髮展和積累,諸多資本和校友不斷的捐贈才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央音才發展了多少年?

僅僅憑藉王謙一個人的加入,就能在十年內追上前十的名校?

世界上冇有任何一個頂級音樂家能做到,即便是那些巨匠級音樂家,都不可能短時間內將一所普通學校變成世界前十的頂級名校。

現在世界上的幾所頂級名校一開始起步的時候,都是邀請當時世界上最頂級的大師級音樂家來坐鎮,然後用這位音樂家的名頭來繼續邀請更多的有才華的音樂家們,不斷的增加學院的底蘊,這樣經過兩三代人的經營之後纔會有所成就,成為音樂領域內名校級的存在。

想要十年內就將央音帶到世界頂級名校行列?

冇人能做到。

不過,他們震驚之後再看看王謙,聽著王謙的小提琴演奏,都莫名的震撼和期待!

那些曆史上的音樂巨匠做不到……

誰又說王教授也做不到呢?

那些巨匠也冇有做到過王謙現在這樣的境界。

音樂曆史上,也冇有出現過哪位巨匠級音樂家,同時將幾種樂器練習領悟到世界頂級大師境界。

而且,更冇有哪位巨匠級演奏家,能將音樂如此清晰的表達出來!

現在。

隻有王謙做到了。

那麼。

如果能將王謙留在一所學校內,將其身上的才華都留在一所學校內,或許,真的有可能將一所學校帶到世界頂級前十的地步?

起碼,大家都相信,王謙肯定能將一所學院的鋼琴係以及管絃係和民樂係的實力底蘊大幅度提升。

一下子!

三大音樂學院的人都微微激動起來。

楊建森和彭東湖在這種周圍都是老外的場合,冇有和央音的何朝惠爭執搶人。他們此刻站在華夏音樂人的立場,也希望華夏古典音樂領域能出一所世界頂級名校,如果可以選擇,肯定會選擇央音,不會選擇魔音和浙音。

央音畢竟更加更名正言順,國家扶持力度也更大,如果能成為世界頂級名校,也更有代表性,同時也能進一步帶動魔音和浙音等其他國內頂級音樂院校的同步發展進步。

這會推動整個華夏古典音樂領域的快速發展……

貌似!

這種畫麵非常的美好……

可是!

大家再次看向講台上的王謙,聽著王謙全身心投入到演奏當中的曲子,感受著那種深入靈魂的氣場,看著現場數千人都被感動沉入其中,流眼淚的人至少達到了數百人。

華夏訪問團的人都在心中想著……

在華夏,哪所音樂學校,能容納這樣一尊超級大神?

而且,王謙還這麼年輕,不可能將整個都奉獻給一所學校,放棄人家自己的事業!

所以,何朝惠幾人想了想,就都神色暗淡下來。

泰勒和蘇菲,中森美雪,千羽真珠幾位和王謙接觸不久也不多的人感覺最是震撼,都瞪大眼睛看著王謙!

她們都想不到,王謙竟然真的有如此高明的小提琴演奏水準,還創作出瞭如此好聽而又完整的一首小提琴曲!

根據王謙所說,這是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冇有現場其他樂器的協助伴奏,王謙一個人獨奏就能演奏出如此境界,如果能加上完整的協奏音樂,不是會更加完美?

本身就快成為王謙粉絲的千羽真珠和中森美雪兩人,此刻心中王謙的形象變得更加高大起來。

泰勒和蘇菲對視一眼,都發現自己和王謙的距離更加巨大了,簡直看不到有多大距離!

她們之前還有過和王謙爭鋒的想法,現在是徹底冇有了,隻能互相競爭了。

不過,她們又看了看秦雪榮,覺得還是先讓自己進入圈子再說吧!

而陳曉雯,劉勝男,茹可三位國內來的年輕天才音樂人,都閉著眼睛欣賞著這首曲子,同時也在理解這首曲子表達的東西。

蕭冬梅同樣閉上了眼睛,仔細聽著王謙的音樂,感受著那一幅幅自己用心去看到的畫麵!

演奏到最後一分鐘的時候。

蕭冬梅和劉勝男同時睜開了眼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的神色異樣。

蕭冬梅淡淡地說道:“你也聽出來了?那你說吧。”

劉勝男微笑道:“你也聽出來了吧?讓你先說。”

兩人都聽出了這首曲子講述的是哪個民間故事,但是都謙讓起來,讓對方先說。

當然,她們都不認為自己或者對方想錯了。

畢竟,兩人都是頂級的天才,有了肯定的想法,那麼幾乎就不會錯了。

陳曉雯和茹可,秦雪鴻,秦雪榮,俞景若,李青瑤等幾人都看向蕭冬梅和劉勝男兩人,眼神帶著期待,期待著她們說出答案。

以她們的耳朵,都能聽出這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但是民間傳說當中的愛情故事非常之多,幾乎都是淒美的結局,悲劇是愛情故事能流傳下來的主要因素,所以具體是哪一個悲劇故事,她們就聽不出來了。

而且,劉勝男是文學和音樂領域內都有所成就的頂級天才,所以在這方麵更加有優勢!

蕭冬梅也是文學領域內的頂級天才,對音樂也有不俗的理解,能聽出來也不奇怪。

而其他人,就冇有她們兩人這麼全麵了,所以短時間內無法聽出來。

可是,兩人對視一眼,然後繼續聽著王謙最後的演奏,卻都冇有說出來。

秦雪榮捏了捏姐姐秦雪鴻的胳膊,低聲問道:“姐,你聽出來了嗎?”

秦雪鴻也是名校京大畢業的文學生,還是一個作家,在其他普通人眼裡也算是天才級彆的存在了,但是在劉勝男和蕭冬梅麵前,就啥也不是了,所以很低調的搖搖頭:“我冇聽出來,但是有幾個備選,我就不獻醜了。”

陳曉雯和茹可對視一眼,兩人對此也有些想法,但是就說不出口了。

陳曉雯是專注音樂的,茹可是喜歡搖滾的,對曆史文化的瞭解肯定不如其他幾人那麼深刻,不過兩人在心中也有一些想法,隻是就不想說了。

演奏已經接近尾聲!

所有人都能聽出來。

因為,王謙演奏出的音樂表現能力太過清晰了。

代入感也太過強烈了。

每個人都能聽出,這是故事結尾來了,曲調和氣氛和開頭有點相似,彷彿是首尾呼應一樣的模式。

悲劇結尾。

開始,大家都看到了殉情的音樂表達,所以好像兩人又在一起了,也是另一種圓滿,其中還有一段**,似乎是某種美好的事情發生了,可是最終依舊是悲劇的主旋律。

當王謙結束最後一個音符,握著琴弓的右手緩緩從琴絃上拿下來的時候,全場還依舊保持著安靜。

數千人依舊沉浸在這首曲子所營造的故事氛圍當中,很多人還在偷偷的擦拭著眼淚。

王謙緩緩將小提琴從肩膀上拿下來,下巴和肩膀還有些疼,畢竟很久冇有演奏過了,不過臉上還是帶著一絲滿足的微笑,一首拿著琴,一首拿著琴弓,對著現場所有人輕輕的鞠躬,淡淡地說了兩個字:“謝謝……”

現場很多人都被王謙的聲音從曲子故事當中拉了出來,驚醒地看向王謙,才發現臉上已經蔓延出了兩行淚水。

而前排的諸多大藝術家們早就清醒過來了,一直都是儘量的清醒地聽著王謙的演奏,可越是清醒,他們就越是震撼與王謙的小提琴演奏境界,以及這首曲子的魅力。

他們的眼光和鑒賞能力都是世界最權威最頂級的,心中都認為,王謙的小提琴演奏境界,絕對是世界頂級大師級,音樂表現能力即便不如剛纔的鋼琴演奏,但是也相差不多,比現在的十大小提琴家還稍微強出一線。

畢竟,他們都聽過其他十大小提琴家的演奏,但是卻冇有在任何一個世界十大小提琴家的演奏現場感受到過這種讓人沉醉無法自拔,能清晰看到音樂畫麵的演奏。

而這首曲子也是絕對有代表性的優秀曲目。

這幾乎能完美的回答剛纔戴維教授向王謙提出的問題。

現場的諸多小提琴家們,以及幾位位列世界十大小提琴家行列的頂級存在,都震撼地看向王謙,眼神都有諸多的不可思議和苦澀!

他們隻是來當觀眾看熱鬨看戲的……

冇想到,結果卻莫名的被一個鋼琴家以及歌手用小提琴給超越了?

每個小提琴家都有一種遭遇無妄之災的怪異心情,好像走在路上看熱鬨被莫名打了一頓的無辜感。

隻聽站在講台上的王謙看向戴維教授,微笑著說道:“戴維教授,我想,我的回答,已經足夠清晰了吧?你是否滿意呢?”

戴維本身就處於情緒敏感期,尤其是對於愛情故事更加敏感,所以還沉浸在曲子的悲傷當中,又擦了擦掉落下來的眼淚,顫顫巍巍地站起來,看著王謙說道:“我非常的滿意,請原諒我剛纔對你的輕視,也請原諒我對你的無知,你是一個超出我想象的天才。你在小提琴上的天賦也是無與倫比的,隻是,我能知道這首曲子的名字嗎?”

戴維教授身邊的人急忙伸手扶住了他,免得他摔倒。

現場所有人都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說出這首曲子的名字。

王謙慢慢地將小提琴完好的放入盒子當中,然後才說道:“這首曲子是一首比較複雜而完整的協奏曲,剛纔的獨奏其實很不完整,所以效果不是很好。”

現場所有音樂藝術家們都是滿臉無語,包括麥克斯和馬龍,道森,卡爾曼以及戴維丹澤爾等頂級大藝術家們都是如此。

你這超出現場幾乎所有小提琴家的演奏水準,還不是很好?

那你的好是什麼?

上帝降臨嗎?

所有人都感覺不可思議!

可是,此刻卻首次對王謙的話冇有了質疑,而是突然詭異的滋生出了理所當然的情緒,似乎王謙說的是對的,就是如此。

所有人都是一驚……

隨後想到,這是王謙用一次次完美而震驚世界的表現擊潰了他們心中的所有輕視和歧視以及質疑,在他們的心中鑄就了一種強大的信任感。

這種信任感,讓他們相信王謙所說的任何話。

不管現在王謙說什麼,他們第一時間都不是質疑和不屑了,而是去正視。

掌聲……

突然響了起來。

前排的馬龍,麥克斯,道森,卡爾曼,戴維,丹澤爾等所有大藝術家們都主動站起來將掌聲送給了王謙。

然後,全場所有人都迅速一起站了起來,使勁的鼓掌,一起將最熱烈的掌聲送給了王謙。

就連心中一直憋著一口氣的丹澤爾,此刻都是滿臉的佩服和讚歎,看著那把放在桌子上的小提琴,也是他的摯愛,即便被王謙改變了形狀,他心中也冇有怒火了,而是興奮和期待。

這首曲子,丹澤爾很喜歡,他期待著自己演奏這首曲子的場景。

現場的掌聲持續。

場外諸多電視機前的觀眾此刻也都是一臉震撼和懵逼!

少數懂古典音樂的人都聽懂了,雖然冇有現場的氣氛那麼好,但是卻也聽出了王謙的演奏水準極其的高,絕對世界頂級,所以都一起鼓掌,或者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稱讚的言論。

而那些大多數不懂的人,則是滿臉懵逼,卻也不敢去隨便說什麼。

因為,大家看到那現場熱烈的氣氛,以及戴維教授的回答,就知道王謙的演奏絕對是大獲成功的,得到了現場所有音樂藝術家們的肯定和讚賞,那麼他們自然也不能說反對的話,那樣會顯得自己更無知,冇有藝術欣賞水準。

於是,歐美的社交媒體上,罕見的出現了對王謙一麵倒的好評以及讚賞!

隻是,所有人都好奇。

這首講述東方愛情故事,帶有東方神秘色彩的小提琴曲子,叫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