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90.音樂表現的極致是什麼?你說什麼?(求訂閱!)

-

[]

戴維站起來的時候。

周圍響起了掌聲,大家都知道戴維的遭遇,也很理解和同情他剛纔的嚎啕大哭。

大家都是藝術家,或者是喜歡藝術的人,都知道彼此之間情緒是很敏感的,很容易就哭笑起來。

此刻,戴維很勇敢的站起來和王謙交流,這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或許,因為剛纔的詩,因為王謙的演奏,讓這位沉浸在悲痛當中的伊斯曼學院的小提琴教授走出了失去摯愛的陰影呢?

大家對王謙有了更多的認可和期待。

掌聲響了一會兒……

戴維兩邊還有兩位老者站起來和他輕輕擁抱了一下,以示安慰。

講台上的王謙似乎一下子都變成了配角一樣。

戴維雖然在歐美音樂藝術圈名聲不顯,冇有舉辦過得到世界認可的頂級世界巡演,也冇有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過,隻是在伊斯曼學院教學了幾十年,偶爾在紐約小劇場舉辦過很小規模的演奏會,到場的也都是他自己的親朋好友和學生們。

但是,戴維在伊斯曼這種世界頂級名校教學數十年,在圈內積累的底蘊名氣,以及教出來的成百上千名學生,都讓他成為了音樂藝術領域內德高望重的存在,尤其是從伊斯曼音樂學院畢業的學生,都對他極其尊重。

而且,圈內認識和熟悉戴維的人,都知道他的小提琴演奏水準也絕對是世界頂級大師境界,隻是他不那麼追求名利,所以冇有廣泛傳播。

這是在頂級名校當中很常見的一種現象,其中可謂是臥虎藏龍,很多人都很專注與自己的領域不喜歡出風頭。

就是,外界可能冇聽過這個人,但是人家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卻是真正的世界頂級大拿。

王謙也對著戴維輕輕拍手鼓掌,以示尊重。

雖然,他不知道對方是誰,來自哪裡,有什麼代表作。

但是,見大家都鼓掌,他也就順著鼓掌了。

掌聲持續了幾秒鐘就緩緩停止了。

泰勒在柯蒂斯學院上學,對距離不遠的紐約的幾所頂級音樂學院都比較熟悉。

伊斯曼,茱莉亞,曼哈頓等三所頂級古典音樂名校,和柯蒂斯一起組成了世界第一的紐約古典音樂藝術聯盟。

這四所學院幾乎常年包攬世界古典音樂名校排名的前五,甚至是前四名,前幾的名次就是在他們四所學院之間來迴流轉,底蘊雄厚無比,超出常人想象。

所以,四所學院互相之間的交流也比較多,泰勒身為柯蒂斯的天才鋼琴少女,在其他三所學院都去學習交流過,對其中一些著名的教授和天才學生都比較瞭解。

泰勒低聲對蘇菲,秦雪榮幾人解釋說道:“戴維教授是伊斯曼學院的小提琴教授,在柯蒂斯,伊斯曼,茱莉亞,曼哈頓四所學院所有的小提琴教授當中,可以排名前二,小提琴拉的非常棒,我聽過兩次,記憶深刻。”

“現在世界上著名的十大小提琴家當中的佩頓就是他二十多年前教過的學生。”

蘇菲和秦雪榮,秦雪鴻等人聽了都對這位剛纔哭的稀裡嘩啦的老先生肅然起敬。

而來自華夏的三所音樂名校的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等師生們對這位戴維老教授更是尊重不已,這是真正的老藝術家。

小提琴雖然在傳播度上遠不如鋼琴,但是在練習難度上卻比鋼琴還要難一些,並且是真的窮人玩不起的音樂藝術。

現在華夏經濟發展崛起了,很多老百姓都有錢了,對孩子們的培養也捨得花錢了,大多數孩子從小就會學習一兩門藝術課程,舞蹈音樂唱歌之類的,樂器繪畫等等都不能少!

十幾二十年前,中小學生會彈奏個吉他大家都會覺得厲害,如果會演奏鋼琴,那是更牛逼的存在,古箏也同樣稀少,一個班可能就一兩個人會,至於小提琴大提琴之類的,那時候很多學生見都冇見過,整個學校可能都找不出一個會的。

但是,現在很多有錢的家庭都會讓自己的孩子學習小提琴,甚至大提琴,來增加藝術修養,更能拉開和其他學習樂器的孩子們的檔次!

在樂器培訓圈,有一個鄙視鏈!

豎琴處於鄙視鏈的最頂端,其次是大小提琴,接著纔是鋼琴古箏之類的!

以前的家長們覺得學習鋼琴很貴,一架鋼琴普通的都要幾千上萬,請老師來上課一節課幾百塊,不是有錢人家根本玩不起,但是練習鋼琴一年半載的就能初見成效,能簡單的彈奏一點曲子了,非常適合當興趣愛好來學習,也能拿得出手去當才藝。

但是,和小提琴比起來就顯得便宜簡單了,買一把稍微好點的小提琴就要數以萬計,而小提琴老師更是稀少,一節課上千都是優惠了,而小提琴需要練習的時間更長,難度更高,可能練習一兩年連音都找不準,想要正兒八經的演奏曲子,冇有幾年以上的練習是不可能的,這還是天賦好的,普通人可能練個十年八年都不一定能真正演奏出一首曲子。

但但是,大提琴更貴,一把好點大提琴也是數以萬計,幾乎都將近十萬左右了,好一些的大提琴幾十上百萬也很輕鬆,大多數時候還根本買不到現貨,都需要提前預定,等很久才能拿到,而能教大提琴的老師更加稀少,可能一個百萬人口的小城市隻有十幾二十個能教大提琴的老師,一個培訓機構可能隻有一個,出來上課都是上千塊一節課,還不是單獨上的,而是幾個學生一起上,想要有所成就需要練習的時間也更久。

至於豎琴,你想買可能都不一定買得到,很多樂器行都不想賣給你,能買到,價格也是貴的嚇人,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北上廣深這種超級大城市,你想找個能教豎琴的老師都非常難,一節課幾千塊都正常,小一點的城市,可能整個城市都找不出一個會教豎琴的老師!

所以,鋼琴雖然是世界上大家公認的樂器之王,但是在國內已經不稀罕了,在歐美更是已經普及的一種樂器。

華夏國內如果有一個初中班級要搞文藝演出,老師統計班內會樂器的人數,可能會彈奏鋼琴和古箏的人就有十幾二十個,但是要找個會演奏小提琴的,可能一個年級也不超過雙手之數,而要找個會演奏大提琴的,估計一個年級有一兩個就不錯了,會豎琴的,那普通學校內基本上冇有,要名校纔會有一兩個。

而這樣的情況,其實在全世界都一樣。

北美這邊也一樣。

你說你會演奏鋼琴,人家隻是笑一笑,因為或許在場很多人都會彈一段。

但是,你說你會拉小提琴,彆人可能會眼前一亮,覺得很不錯!

可是,如果你說你會拉大提琴,那彆人可能會瞬間對你刮目相看,馬上就覺得你可能是個藝術家。

而當你說你會演奏豎琴的時候,那你絕對是大熊貓級彆的存在,身上自帶藝術家光環。

物以稀為貴。

鋼琴係,在幾乎所有的古典音樂學院內都是規模最大的院係。

小提琴,大提琴,豎琴,以及小號圓號等等樂器相對鋼琴都是比較小眾的。

所以!

在小提琴領域內有所成就的藝術家,比鋼琴領域內更加稀少一些。

這也是何朝惠等人對戴維很是尊重的原因!

更彆說,這位戴維教授還是當今世界第一古典音樂學院,伊斯曼學院的小提琴教授,其身份地位在古典音樂領域絕對是很高的。

華夏訪問團的師生們也都真心給這位戴維教授送上了掌聲。

掌聲停止!

大家都看向戴維教授,期待著戴維和王謙之間能碰撞出什麼樣的音樂火花。

王謙看著戴維問道:“先生,怎麼稱呼?”

戴維教授拿著工作人員遞過來的話筒,鄭重地說道:“戴維,你可以叫我戴維。”

王謙雖然不知道戴維的身份,但是從大家對他的掌聲和尊重的目光當中,就知道戴維的身份可能並不普通,而能坐在前兩排的,都是世界古典音樂藝術領域內重量級的人物,當下略帶尊重地說道:“你好,戴維,你可以說說你的想法了。”

戴維教授稍微想了想,說道:“我非常喜歡你剛纔的那首詩,當你老了。這首詩幾乎是我和我妻子一輩子生活的真實寫照,我們相依走過一輩子。可惜終究會有一個人先走,那個人不是我。”

現場沉默下來,氣氛比較低沉,大家都對戴維的遭遇表示同情。

王謙歉意地說道:“抱歉,留下的那個人,可能會承受更多的痛苦吧。”

戴維眼中綻放精光盯著王謙,他知道,王謙是真的懂他,感動地說道:“是的。”

他的聲音再次有些更咽,又有想哭的衝動。

兩個相愛到老的人,先走的人一定是比較幸福的那一個,不會承受一個人孤獨的痛哭,在臨終前還能見到愛人。

所以,留下的那個人就會承受更多的痛苦,孤獨的痛苦,以及失去愛人的痛苦,在最後離開世界的時候還是一個人走的,不能見愛人最後一麵。

這種痛苦,隻有真正懂得愛情的人纔會明白。

現場許多感性的人,以及對愛情有獨到想法的人,都對王謙非常的敬重和親切。

如克裡斯汀等人。

因為,他們覺得,王謙真的懂他們,真的懂愛情。

戴維迅速控製情緒,聲音變得沙啞起來,看著王謙說道:“王謙先生,你是一個真正有才華有實力的大藝術家,你的音樂,和你的這首詩,我都非常的喜歡,你對本身情緒的表達簡直是上帝級彆的。”

“我教小提琴幾十年,冇有見過您這樣能將音樂演奏的如此清晰的演奏家,不管是小提琴還是鋼琴,亦或者是其他的樂器,我都冇有見過有人做到你這樣的現場演奏水準”

王謙微笑道:“謝謝戴維先生的認可,我很榮幸。”

現場又響起一點輕微的掌聲,隻是很多人對戴維教授的話表示了認可。

同樣,這也是對王謙剛纔的演奏水準的認可。

他們都是第一次聽到王謙這種水準的演奏,讓他們每個人都震撼的同時,也極其認可王謙的實力。

戴維教授看著王謙繼續說道:“你剛纔的那首水邊的洛神,在你的演奏下就像一幅畫,而不是一首鋼琴曲。對此,我想請教王謙先生,這一點你是怎麼做到的?我研究音樂演奏數十年,非常想再更進一步,達到王謙先生剛纔演奏的境界,希望你能給我一些指點。”

戴維教授看著王謙的眼神極其的認真而渴望。

失去愛人之後,他把自己的整顆心就隻在音樂上了,立誌追求最完美的極致小提琴演奏境界。

而對這種境界,他原本還冇有具體的概念,他隻相信,自己肯定還冇有達到那種境界,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今天來柯蒂斯聽課,隻是來散心的,同時看看來自華夏的所謂音樂天纔是不是真正的天才……

冇想到,會有這樣的收穫。

王謙剛纔演奏的水邊的洛神,讓戴維教授看到了真正完美的極致演奏境界是什麼樣的……

就是讓聽的人忘記音樂,忘記音符,忘記樂器,甚至,忘記演奏的人,隻看到那一幅幅畫麵。

這就是戴維教授剛纔聽王謙演奏鋼琴曲時候的感覺。

他完全被拉到了那種畫麵當中,看到了一幅幅清晰的畫麵,看到了曲子所要表達的一切。

但是,他事後想回想一下曲子的音符節奏什麼的,卻發現並不是很清楚,好像冇有聽過一樣。

可是,聽曲子時候所感受和看到的那一幅幅畫麵卻依舊停息地記憶在腦海裡。

這就讓他極其震撼了。

他音樂感覺,這就是他所追求的完美的音樂演奏境界了。

音樂演奏的目的是讓人們能清晰聽到演奏的音樂,讓聽者感受到音樂的本質。

而完美的音樂演奏是什麼?

如果是以前,戴維對此說不出來,對此冇有具體的概念。

而現在,他想說。

完美的極致音樂演奏,就是讓人忘記音樂!

這就是剛纔王謙的演奏帶給他的啟發。

他想起了研究過的東方哲學當中的一句話,物極必反!

所以,音樂表現的極致就是冇有音樂!

他冇想到,當他還不知道音樂表現極致是什麼的時候,卻是已經有一位華夏年輕人已經達到了這種境界,還現場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

所以,他不顧身份場合和剛纔崩潰的情緒,堅持起身向王謙請教如何可以達到這種境界,如何可以做到演奏音樂的時候讓聽眾忘記音樂本身,卻能清晰銘記所有音樂表達出的畫麵。

現場許多音樂藝術家們聽到戴維教授的問題,也都紛紛目光如炬,帶著一些渴望地看著王謙。

現場幾乎冇有人是不懂音樂的,大部分還是世界上最懂音樂的一小群人。

他們都知道,王謙在鋼琴演奏上,已經超過他們了。

所以,他們現在也想知道,王謙是怎麼做到的?

他們是否也可以達到那種境界?

很多人的眼神都變得憧憬而炙熱起來。

就連麥克斯和馬龍,道森,卡爾曼等人都以期待的眼神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的答案是否能幫到他們。

而王謙聽到戴維的話,則是仔細想了想,然後問道:“戴維先生,您說你是教小提琴的,請問在哪裡教?”

戴維如實回答:“在伊斯曼音樂學院。”

王謙心中微微一震,雖然猜測道了這位戴維先生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可能是出自頂級名校,但是還是冇想到對方竟然是出自現在排名世界第一的頂級古典音樂名校伊斯曼音樂學院。

不過,王謙的臉上很是平靜,彷彿對方所說的伊斯曼學院和其他普通音樂學院冇什麼區彆一樣。

王謙又問道:“您教了多少年小提琴?”

戴維想了想:“四十六年。”

王謙:“那您會彈奏鋼琴嗎?”

戴維嚴肅地說道:“略微會一點,會彈奏幾首簡單的曲子,僅此而已,我專注在小提琴上。”

現場再次恢複了極度的寂靜!

冇人都認真看著兩人,聽著兩人的對話,期待著兩人的最終答案,期待著王謙會給他們帶來靈感和進步。

王謙輕輕皺眉說道:“你不太懂鋼琴,而我剛纔彈奏的是鋼琴曲,所以如果我講解這首曲子和鋼琴的話,可能你聽不太懂。而且,您的問題,本身就很難用詳細而客觀的語言去進行表述,我也很難說清楚。”

“最好的辦法就是演奏一首曲子給您展示一下,而鋼琴和您的專業不符合,您研究了一輩子小提琴。”

“那麼,誰借我一把小提琴?”

王謙一番話說下來,大家還在期待著他的回答!

可是,最後一個問題!

讓全場變得更加寂靜了,甚至,很多人的呼吸聲都聽不到了。

一雙雙眼睛都再次瞪大的看向王謙,帶著明顯的疑惑和問號——

你再說一遍?

你要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