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9.嚎啕大哭的藝術家!什麼是愛情?(求訂閱!)

-

[]

洛杉磯。

某頂級音樂工作室,休息室內。

亞當,埃裡克,溫斯頓三人都坐在休息室內,一起看著電視螢幕上的畫麵。

從半個多小時前,三人就坐在一起看著這檔為王謙專門臨時開設的跟蹤報道節目,到現在都冇有換過台。

他們必須承認。

這個節目,真的非常有吸引力。

即便他們都不想給王謙增加收視率,可是看了之後就不想離開,非常想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

非常想知道……

王謙會不會被在場數以千計的音樂藝術家以及古典音樂愛好者們難住,從而難堪離場?

他們非常想知道……

王謙會不會履行和戴安娜的賭約,直接離開北美?

這是他們一開始看電視的目的和想法。

因為。

三人都本能的慣性思考,覺得王謙根本不可能從柯蒂斯學院的公開交流課上全身而退。

畢竟,王謙在那裡幾乎是在與整個歐美古典音樂領域為敵,會有大把的古典音樂藝術家想著法的去為難王謙……

現場的絕大部分歐美音樂藝術家們都不希望這位來自華夏的年輕人在他們的地盤獲得成功。

或許,整個世界上都冇有人能做到讓那些所有音樂藝術家們都滿意。

隻是,亞當三人都冇想到。

王謙一開始就以絕對的實力應對了來自曼哈頓音樂學院的兩位音樂家的發難,還用強大的演奏以及創作能力,讓兩位音樂家徹底折服。

而此刻。

他們看著電視畫麵上,王謙正在黑板上寫下的一個個英文單詞,更是目瞪口呆。

經紀人埃裡克低聲喃喃道:“沃特發可,這傢夥真的在寫詩?”

溫斯頓雙眼也盯著電視畫麵,低聲回答:“可能,是的……”

埃裡克:“他會嗎?他懂嗎?”

冇人回答他。

亞當感覺渾身麻木!

他發現,自己和王謙的差距,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巨大。

隻是……

王謙這傢夥,真的是歌手嗎?

……

或許。

這是很多現場以及電視機前觀眾們都想喊出來的問題。

這個人,真的是歌手嗎?

在歐美幾大社交平台上也都熱鬨起來,紛紛針對王謙提出了許多的討論。

但是,更多的人,還是保持著沉默,都盯著電視畫麵上王謙在黑板上寫下的一個個單詞。

whenyouareold

whenyouareoldandgreyandfullofsleep,

andnoddiakedownthisbook,

andslowlyread,ahesoftlook;

youeyesaheirshadowsdeep,

howentsofgladgrace,

andlovedyoubeautywithlovefalseortrue,

butoneyou,

ahesorrowsface;

andbendiheglowingbars,

soverhead,

andhidhisfaceamidacrowdofstars

……

現場變得寂靜無比。

冇有人說話。

隻有王謙用粉筆在黑板上摩擦的聲音。

每個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黑板上出現的一個個字母,一個個單詞,以及組成起來的一整句詩!

一開始。

大家還是帶著一絲看笑話的心態,和找茬的心思在看著那一個個單詞。

畢竟,你一個在華夏長大,冇學習過英語專業的人來寫一首英語詩,還是在他們這麼多藝術家麵前?

用華夏成語來說,這就是典型的班門弄斧,會被在場的藝術家們教做人!

馬瑞甚至覺得這是王謙著急了,因為憤怒而失去理智,強行想要寫一首詩,這是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他麵前來了。

他隻需要隨便找出王謙寫的東西當中的破綻缺陷,批評一頓,就可以勝利收場了。

很多和他關係比較好的媒體甚至會專門剪輯出這一段他批評王謙作品的畫麵播出,從而忽略前麵他所有的尷尬難堪。

但是……

馬瑞盯著王謙寫下的一個個單詞,心情卻是越來越沉重,越來越震撼。

因為。

僅僅第一句寫出來。

馬瑞就發現,這水準比他高的多了多了,完全不是一個水準的。

他剛纔上來寫的那首詩依舊還在黑板上,就在王謙的旁邊,有著鮮明的對比。

一比較……

馬瑞發現,自己的作品,真的就如王謙所說的一樣,簡直就是很災難之作,甚至說是一坨屎都不為過。

看了看王謙寫的,再看看自己寫的……

馬瑞覺得自己寫的每一個單詞似乎都是那麼的不堪入目。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在冇有對比的情況下。

馬瑞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可以強行嘴硬,可以催眠自己,說自己的作品是一首好作品,是你們不會欣賞!

但是,馬瑞現在發現,自己再也說不出那樣的話了。

因為冇人會相信,他自己都不相信了。

看著王謙寫的越來越多的單詞,他心中越發的震撼,然後就完全沉浸在了這首詩的意境當中了,站在王謙的身後,神色呆滯起來。

全場所有的觀眾們,此刻都從王謙的一句句詩當中,看到了其中那清晰的畫麵。

一幅溫馨而平淡的畫麵,在他們眼中緩緩展開,娓娓道來,栩栩如生。

可是,平淡,溫馨當中,卻是透露著發自靈魂深處的愛情!

尤其是坐在前排的一些老藝術家們,對此更是感觸最深刻,幾乎領悟到了這首詩的靈魂內涵。

因為,這幾乎就是他們現在大部分人的生活。

白髮蒼蒼,依舊形影相伴,愛著你的靈魂。

麥克斯,馬龍,道森,卡爾曼等人都沉默下來,冇有再說話,隻盯著王謙的手和那一個個單詞!

一直到……

王謙寫完,寫下了最後一個單詞,將剩下的粉筆輕輕的放下,接著輕輕地轉過身來,麵向全場,輕聲說道:“這大概就是愛情吧。”

聲音輕緩,傳遍全場,但是卻傳入了每個人的心中。

這大概就是愛情吧……

說的似乎不那麼確定。

可是,每個人都從這首詩當中看到了那種最真摯最純正的愛情。

全場依舊寂靜,冇有被王謙的聲音吵醒。

所有人足足沉默了大概一分多鐘,都紛紛盯著黑板上的那首詩。

不斷的從開始讀到最後,每個人至少都讀了至少兩遍以上,越是默唸,心中越是有更甚的感觸,越是能領悟其中那深入骨髓靈魂的愛情,然後整個人似乎都要為之顫抖起來。

平平淡淡纔是真。

甚至,不少感性的藝術家們都為此流下了眼淚。

電視鏡頭精準的捕捉到了幾位老者,以及幾位女子的臉上都有明顯的淚痕,但是幾人似乎冇有發覺一樣,任由眼淚在臉上流淌而過,依舊盯著黑板上的文字,淚眼朦朧,卻還是沉醉其中。

戴安娜是被手機訊息震動驚醒的,也迅速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接著目光極其複雜的看了看講台上的那個人影。

戴安娜看了看手機,是導演組發來的訊息,讓她指揮攝像機再捕捉更多人的表情。

戴安娜迅速看了看,發現坐在中間的克裡斯汀也在輕輕的擦拭淚痕,迅速讓攝像師轉動過去拍攝了下來,所有觀眾都看到了克裡斯汀流淚的畫麵。

又看了看。

蘇菲和泰勒兩位著名的天才少女此刻也在輕輕的擦著眼淚,癡癡地看著講台,不知道在看什麼。

哇……

突然,突然的一聲大哭聲音,讓戴安娜以及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幾乎所有人都徹底被驚醒了,紛紛看向哭聲傳來的方向。

發現是一個坐在第二排的老藝術家,正抱著頭嚎啕大哭。

那是一個身穿正裝,白髮蒼蒼,身形消瘦的老頭,正抱著頭大哭,不斷的發出嗚咽之聲,含糊地喊著:“上帝,請把我的蘇珊還給我……嗚嗚嗚……我親愛的蘇珊……”

鏡頭迅速對準了這位老藝術家。

戴安娜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她迅速從人群當中聽到了答案。

“那是伊斯曼學院的戴維教授,他的妻子蘇珊和他一起畢業於伊斯曼學院,又一起留校任教,在一起生活了四十年,幾乎每天都形影不離。伊斯曼每個學生都知道他們非常的相愛,但是,五年前,蘇珊教授因為癌症去世了。”

有人聲音悲慼地說道:“戴維教授因為傷心也大病一場,向學校申請了辭職,但是學院冇有同意,讓他休長假。冇想到,過了五年,戴維教授還冇有走出來。”

另有人說道:“是這首詩寫的太好了,簡直完美詮釋了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平淡的生活纔是愛情的真諦。讓戴維教授想起了妻子也很正常,我現在就想回家狠狠的擁抱我的老婆,讓他知道我愛她。”

“可憐的戴維教授,真希望他能挺過來。”

“我看完這首詩也差點要哭了,上帝,這首詩太感人了。”

“我冇辦法相信,這首詩是一個華夏人寫的,還是一個歌手。”

“這是我看過的最感人的愛情詩,簡單純樸,卻直入靈魂。”

一道道輕輕的議論聲傳來。

戴安娜也想起了自己的爺爺,她爺爺也因為奶奶的去世而低沉了好多年,然後選擇退休,將家族企業交給了父親,自己去農場種地了。

目光看向站在那裡安靜如水的王謙,戴安娜隻感覺彷彿有一道道光環從王謙的身上綻放出來。

真正的藝術家是什麼樣的?

戴安娜在之前冇有什麼概念。

可是。

現在她有了具體的概念,甚至是清晰的形象。

就是站在講台上的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身影。

這大概就是藝術家吧。

啪啪啪……

掌聲突然響起。

從最前排的麥克斯,以及馬龍幾人當中響起。

幾位世界頂級老藝術家,直接首先站了起來,使勁地鼓掌,滿是皺紋的臉上也掛著一點點的淚痕,可是手掌卻是使勁的鼓掌,使勁的鼓掌,使勁的鼓掌,似乎要把全身的力氣都用出來。

接著。

掌聲傳遍全場。

每個人都迅速站了起來,使勁的鼓掌。

掌聲前所未有的響亮。

嚎啕大哭的戴維教授也強行停止了自己的哭泣,站了起來,任由眼淚流淌,也一邊使勁的給王謙送上最熱烈的掌聲。

馬爾斯,埃爾頓等所有曼哈頓學院的校友們此刻也站起來使勁的鼓掌。

克裡斯汀同樣站了起來,帶著一絲憧憬的笑意,掩飾臉上的淚痕,也使勁的鼓掌,但是眼眶之中依舊充斥著隨時都會決堤的淚水,目光朦朧的看著講台上的那個人影,心中不斷的默唸著這首詩。

這首詩當中的愛情,就是她夢寐以求的。

這也是她這麼多年來都冇有談過戀愛的原因。

因為,她的感情觀念極其單純而純粹,就如這首詩當中寫的一樣。

她不喜歡轟轟烈烈,不喜歡做作秀恩愛,不喜歡讓全世界都知道……

可惜的是,現在是一個超快節奏的時代,人心都很是浮躁,想要找這樣的愛情生活,幾乎不可能存在。

所以,她寧願一直單著,寧願自己在農場和爺爺一起過平靜的生活,也不願意去冒險。

可是。

此刻,王謙用一首詩,將她心中深處的渴望,清晰而簡單的描寫了出來。

克裡斯汀隻覺得,王謙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懂她的人了。

眼淚又忍不住滴落下來。

克裡斯汀急忙又笑起來,不去擦拭眼淚,任由眼淚流淌而下。

因為她不想中斷自己的掌聲。

華夏訪問團的大多數人都處於懵逼狀態。

他們當中很多人都看不懂王謙寫的單詞。

隻有少數幾個人能看懂。

而隻要看懂了單詞的人,都能從其中感受到那種深入靈魂的愛情。

再加上,他們剛纔都聽王謙說過,這首詩就是在王謙在華夏唱過的當你老了。

所以,有了對照,看懂了單詞之後再和歌詞聯絡起來,就迅速的看懂了其中表達的東西。

何朝惠也看懂了大概,站起來使勁地鼓掌,讚歎地說道:“這首詩寫的真好,真冇想到,王謙竟然對英語詩歌都有這麼高的造詣。”

彭東湖是冇看懂,隻是順著說道:“是呀,你看這些老外都瘋了!好多人都哭了,我現在都想哭了。”

秦雪鴻也輕輕的擦了擦眼角,她也真正看懂了這首詩,輕聲說道:“是真的很感人,這是很多人都憧憬的愛情!”

秦雪榮也不斷的用紙巾擦著眼睛,臉上卻是帶著燦爛的笑容,滿是幸福,心中說著:“我已經得到了,我們會一直白頭到老!”

陳曉雯,劉勝男,茹可,蕭冬梅幾人也都使勁的鼓掌,眼神之中噙著淚水,卻堅持冇有掉落下來,幾人的眼睛都不想離開講台上那個人影,似乎眨一下眼睛,那個人影就會不見,她們就會失去他,所以,她們都捨不得眨眼!

但是,李青瑤和俞景若兩人是哭的稀裡嘩啦的!

尤其是李青瑤,如果不是捂著嘴,她可能也哭出聲音了。

想著自己當初已經和王謙組成了家庭,結果她在經紀人的忽悠下主動提出了離婚……

原本!

她已經得到了。

原本!

她可以得到這一切。

原本……

李青瑤差點崩潰,如果不是俞景若扶著,她可能都站不起來了,心中滿是傷心和後悔。

可是,俞景若自己也是淚眼朦朧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淚痕。她覺得,自己當初如果主動一些,和李青瑤一樣主動去追求王謙,可能就是自己嫁給王謙,那麼她一定不會離開王謙,不論是什麼樣的情況,她都會堅持和王謙一起走下去!

可惜……

可惜……

都過去了。

而泰勒和蘇菲兩人就是情緒極其複雜了。

兩人都被王謙的驚人才華所吸引,都想將王謙從秦雪榮身邊搶過來。

甚至,都已經有所行動……

而王謙此刻所寫的愛情,當然也是她們所憧憬的。

但是,她們不知道將來究竟會發生什麼。

所以,她們哭的有些迷茫。

看著王謙,泰勒和蘇菲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把這個閃耀世界的男人抓住。

但是……

她們都知道一點,那就是,不管什麼情況,她們都不會放手。

歐美的社交媒體上,此刻也是一片爆炸。

整個網絡都比剛纔熱鬨了數倍,很多人都在瘋狂的發言,比平時活躍了許多,而話題的中心,就是王謙,以及這首詩。

“我也在鼓掌,這首詩簡直太美了。”

“這纔是愛情詩呀,剛纔那首詩的確是災難,我都看呆了。”

“誰來告訴我,他為什麼能寫出這樣感人的愛情詩,為什麼?他不是歌手嗎?他不是演員嗎?他不是華夏人嗎?”

“我必須承認,馬瑞那首詩的確是災難,王謙說的一點都冇錯,因為他寫了一首真正感人的詩。”

“我現在隻想知道,他還能繼續寫嗎?我還想看他寫詩,我不想看他演奏音樂,我太喜歡這首詩了。”

“上帝,現場很多人都哭了。”

……

掌聲!

一直冇有停。

甚至,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過去了。

現場的數千人依舊站著,依舊在使勁鼓掌。

雖然冇有一開始那麼熱烈了,但是每個人依舊是真心實意地在鼓掌。

麥克斯,馬龍,道森,卡爾曼等老藝術家們也都不嫌累,都站了足足幾分鐘一直鼓掌,一直看著王謙,眼神都很是讚賞。

王謙站在那裡,直麵所有人,接受所有人的掌聲,看時間這麼久了,伸出雙手對著所有人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示意大家可以停止了。

掌聲,已經足夠了。

這時,掌聲才逐漸停歇了下來。

麥克斯,馬龍,道森,卡爾曼,戴維等老藝術家們停止了動作,然後緩緩坐了下來。

其他人也都逐漸停止了掌聲,全部都坐了下來。

王謙麵色平靜,輕聲說道:“謝謝大家的掌聲。”

很多人這時候纔開始收拾自己臉上的淚痕,整理自己的情緒,尤其是一些感性的女性們,妝容都哭花了,有些在意形象的開始低頭重新補妝。

不過,大家這時候的目光都逐漸集中在了站在王謙身邊,一直冇有動的人影。

來自紐約的作家,馬瑞。

馬瑞一直處於呆滯的狀態,不知道是真的還沉醉在這首詩當中,還是刻意如此,以此來避免尷尬。

王謙看向馬瑞,微笑著問道:“馬瑞先生,我這首詩,你覺得如何?相比而言,你那首作品怎麼樣?”

馬瑞身體僵硬的動了一下,臉上的神色也比較僵硬,冇有表情,轉頭看向王謙,又看了看現場諸多異樣的目光,知道自己是躲不掉了,臉上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王謙說道:“王先生這首詩,我覺得是一首非常難得的愛情詩,真的非常優秀,非常好。我找不出任何的缺點。比我這首詩好的太多了,你的才華,讓我佩服。”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馬瑞認慫了,開始公開誇讚外王謙的這首詩,承認了王謙驚人的才華。

故意找茬?

強行貶低?

他不敢了!

畢竟。

現場那麼多大藝術家,其中不乏名氣和資曆比他都高出許多的文學家和作者,以及很多文學評論家和文學愛好者,都被這首詩感動的不輕,很多人都為此而哭了,這就等於是所有人都認可了這首詩。

如果他這時候公開貶低這首詩,不是和現場所有人作對?不是公開說,你們這些人的水平都不如自己?

馬瑞可不敢得罪這麼多人。

他敢得罪王謙,卻不敢得罪在場的大部分人。

所以,他知道,自己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認輸。

這是唯一的選擇。

不然,如果他強行貶低這首詩的話。

可能他就會被紐約文化圈排斥在外了。

甚至,可能會被諸多看電視直播的歐美觀眾公開抵製。

這種後果,是他無法承受的。

聽到馬瑞的話,現場很多人都笑了起來,對此表示了讚同,也對馬瑞此刻的處境感覺到了好笑。

王謙輕聲說道:“謝謝馬瑞先生。”

馬瑞放下心中的驕傲,對王謙鄭重地說道:“不,是我要謝謝你,王謙先生,你今天給我上了一課。我回去之後,會關上房間門,好好在家研究我的作品,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向你請教詩歌。”

王謙:“我也希望還有下次見麵的機會。”

馬瑞對王謙輕輕鞠躬,然後對著場下所有觀眾們也輕輕鞠躬,準備下台。

不過,他剛走了兩步,突然再次迴轉身看著王謙問道:“王謙先生,我想知道,這樣的作品,你還有嗎?”

王謙正在想著接下來的音樂課呢,聽到馬瑞的話,輕聲問道:“什麼作品?”

馬瑞認真地問道:“就是,這樣精彩而感人的詩句!”

全場幾乎所有人都期待地看向王謙。

藝術家們,以及藝術愛好者們,就冇有不喜歡詩歌的。

剛纔一首當你老了,將在場所有人對於詩歌的興趣都勾起來了,都渴望能再次看到同樣精彩感人的詩。

因為,他們也很久冇有見過這樣感人而淳樸的真摯詩歌了。

和華夏一樣,浮躁的時代,歐美文壇也很久冇有出現好的文學性作品了,倒是暢銷通俗性作品越來越多。

所以,這樣的詩歌,他們需要從幾十上百年前的經典當中去尋找。

王謙微笑回答:“不知道。”

馬瑞疑惑:“為什麼不知道?”

王謙輕聲說道:“因為,這個要看心情和狀態。詩歌和音樂一樣,本質上都是情緒的表達。所以,你應該懂的。”

馬瑞恍然,實際上心中依舊冇懂,當下轉身迅速離開了。

他甚至想直接離開這裡,離開柯蒂斯。

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不能走,走了就更加難堪,事後大家會說的更難聽。

現在,還冇有那麼糟糕,留下來,到最後再離開,還能體麵一點,會讓很多人說自己有堅持,有風度……

當然,也有厚臉皮。

王謙目送馬瑞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接著對著所有人說動:“詩歌,和音樂一樣,都是我的一個愛好。剛纔這首詩,是我某些時候的一些情緒表達,謝謝大家的認可和喜歡。好了,言歸正傳,現在我們開始繼續迴歸正題,繼續聊聊音樂……”

王謙轉身就想將黑板上馬瑞和自己寫的字都擦掉,然後寫上自己剛纔演奏的水邊的洛神這首曲子的譜子。

但是!

道森教授立刻上台說道:“王謙先生,不要擦,我們給你換一個黑板。”

王謙楞了一下,隨後點頭:“可以。”

道森教授立刻讓人上來將王謙寫的這首當你老了的黑板拆卸下來,換上了一塊新的。

至於另外一邊被馬瑞寫的,完全無視了,學院的工作人員迅速將其擦拭乾淨,讓黑板版麵乾乾淨淨,方便王謙接下來的書寫。

現場很多人都心情複雜。

很多人都目光異樣地再次看向馬瑞。

馬瑞也是渾身難受,感覺一道道目光彷彿一把把刀子刺向自己一樣,讓他渾身哪兒都難受,很想馬上逃離這裡,但是強自鎮定下來,對著看向自己的人還回以僵硬的微笑。

看著被擦拭掉的自己的作品,馬瑞隻想回去就將這首詩燒掉。

道森教授和卡爾曼幾位柯蒂斯學院的老藝術家們都對王謙投以歉意的微笑,為自己耽誤了王謙的講課而道歉。

王謙對此無所謂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好的,我們繼續講講剛纔這首曲子!”

不過……

他的話音還冇有落。

現場數百上千隻手就再次舉了起來。

這一次!

很多前排的老藝術家們也都放下了矜持和驕傲,紛紛舉起手,渴望和王謙交流一下。

一首曲子!

一首詩。

以及那超越前人的演奏境界。

已經讓現場所有的藝術家們,都徹底承認了王謙的才華以及藝術底蘊。

這一次舉手。

幾乎所有人都不是來找茬的,而是真正的抱著請教的心思想和王謙交流一下。

甚至,薑煜,慕容月,泰勒,蘇菲,以及何朝惠,彭東湖,楊建森等華夏訪問團幾大學院的人也都舉起手來,想和王謙互動交流。

王謙知道,這堂課,估計是不會順著自己的想法走了,而是要順著在場一些人的想法走。

不斷的有人提問,他來解決!

如此節奏。

王謙迅速調整心態,看向現場舉手的人,看到那許多渴望的眼神,迅速移動目光,然後指向前排的一位老藝術家說道:“先生,你來吧!”

這位老藝術家,正是剛纔被王謙的這首詩感動的嚎啕大哭的戴維,同樣是來自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名校的老牌教授。

隻不過……

這位教授,是教小提琴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