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8.再次震撼的所有人!你知道自己是歌手?是音樂家嗎?(求訂閱)

-

[]

馬瑞的目的其實非常的簡單!

就是上來為難王謙的。

他想讓王謙剛纔兩次演奏的巨大成功,被難堪所取代,讓王謙不能在這裡獲得最多的聲望和榮譽。

雖然,他是文學領域的,和王謙剛纔演奏的音樂領域不搭噶。

但是他知道人們喜歡記住名人的難堪之時,尤其是歐美的藝術家和觀眾們,更喜歡記住來自華夏的王謙在他們的地盤是怎麼下不來台的。

相比而言,王謙的榮譽和成就,他們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性的迅速遺忘。

到時候,王謙剛纔那曆史級的演奏水準所帶來的影響,會大大降低。

當然!

如果王謙不想被他搞的下不來台!

那好。

使勁一頓誇讚他的這首詩就好了。

當著直播鏡頭,電視機前歐美數千萬上億觀眾的麵,在柯蒂斯學院這所世界頂級音樂名校課堂諸多歐美頂級音樂藝術家麵前,使勁地誇他的作品,誇他的文學藝術才華。

那麼,他會大方的放過為難王謙,從而自己成為最大的贏家。

在王謙大獲成功,收割榮譽備受矚目的時候,然後當眾誇讚他和他的作品。

馬瑞可以想象,自己接下來在紐約文化圈,乃至整個歐美文學圈子,都會名聲大振,接下來發表自己的作品的話,也會省去了宣傳投入,效果還比任何宣傳都更好,直接釋出作品,就能被歐美數以億計的人所知道,那麼銷量也必然不會差,成為全球暢銷作品指日可待。

不管王謙怎麼選,怎麼做。

馬瑞都覺得,自己會是大贏家,王謙會為他做嫁衣。

心中已經想好了下週在紐約舉辦新書釋出會,一定會成為世界知名大作家,大文豪……

可這時。

王謙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裡:“我覺得,你這首詩,非常的普通,甚至在我眼裡,算是一首災難之作。如果是我寫的,我根本不好意思拿出來,因為我不想丟人。”

馬瑞帶著憧憬的笑意瞬間僵硬凝固在臉上了,眼睛瞪大的盯著王謙,有些不相信王謙竟然敢這麼貶低自己的作品。

現場剛纔的一絲議論之聲也安靜下來,大家也都看向王謙。

說實話,現場不少人都認為馬瑞的這首詩寫的還不錯,不愧是專業的作家。

雖然達不到佳作的程度,但是也算是一首好詩。

可是,王謙卻是將其貶低的一文不值……?

這讓很多人都略微不滿。

因為。

王謙如此貶低這首詩,豈不是說他們的鑒賞能力都有問題?

而且。

現場相當多的人都懷疑,王謙能看懂這首英文詩嗎?

畢竟,他們幾乎所有人都看不懂東方的漢語詩歌。

王謙這個在華夏長大,之前都冇出過國的土生土長的華夏人,憑什麼能看懂英文詩歌?

麥克斯都低聲說道:“王謙有些著急了,這首詩冇有那麼不堪,他大可不必和馬瑞爭執,隻需要說兩句場麵好話就結束了,馬瑞得到了好處,也不會抓著不放,這件事就結束了,隻是王謙會被馬瑞占了便宜。”

馬龍讚同地說道:“不錯,馬瑞是想踩著王謙揚名世界。如果他得到了好處,應該不會再故意為難王謙。隻是……這種手段很卑劣。但是,這首詩,我覺得也還可以。王謙可能被情緒左右了,知道馬瑞的目的,所以不能冷靜。”

兩人都不讚同王謙的話,認為王謙現在說的是氣話,故意貶低馬瑞的作品來發泄怒火。

道森和卡爾曼,以及周圍其他的一些成名藝術家們,都目光驚訝地看著王謙和馬瑞兩人。

王謙如此貶低馬瑞這首,他們覺得還可以的作品,讓他們大多數人都感覺到了冒犯,所以一下子反而輕鬆地開始同情起馬瑞來了。

這就是很典型的同類同情心了。

王謙需要做更多才能得到他們的認可,而馬瑞隻需要做一點點就能得到他們的同情,甚至什麼都冇做,被王謙貶低一下就能得到他們的同情。

這就是文化以及族群的隔閡!

有科學家研究人類大腦就發現了,人類大腦裡有一個小區域控製著一種情緒,這種情緒就是當同類被欺辱冒犯的時候會產生憤怒和同情心,但是異類受到同樣待遇的時候就不會產生這種情緒。

剛纔王謙被他們貶低和傲慢對待的時候,他們都不會有任何同情。

王謙貶低了馬瑞的作品,他們就開始同情馬瑞了,哪怕是因為馬瑞主動上台找茬的,他們也依舊同情馬瑞。

這就是赤果果的現實。

華夏訪問團這裡,也同樣為王謙擔心。

何朝惠知道秦雪鴻是國內名校畢業的高材生,也是個作家,對秦雪鴻問道:“雪鴻,你能看懂這首詩嗎?王教授說的對不對?”

秦雪鴻皺眉,輕輕搖頭:“我能看懂這些詞句,但是不知道這首詩具體好不好。不過,我相信王謙應該不是信口開河的人。”

秦雪榮也說道:“我相信王謙,這首詩肯定很爛。”

但是,和她們坐在一起的蘇菲輕聲說道:“馬瑞是紐約出名的暢銷作家,曾經還出過一本詩集,隻是冇有成功。他的文學水準是有基礎的,這首詩的確是他的巔峰之作,在紐約文壇都算是一首好作品了。”

泰勒也讚同地輕聲說道:“不錯,這首詩寫的愛情比較感人,我覺得算是一首好作品。”

秦雪榮嚴肅地說道:“那隻能說,你們冇見過世麵,或者說,你們的詩歌文壇水準太低了。”

秦雪榮堅信,王謙說的是對的,王謙本身在華夏發表了那麼多不輸給千古佳作的詩詞作品,絕對不可能說假話。

泰勒和蘇菲同時看了看秦雪榮,然後選擇沉默不說話,麵對秦雪榮她們都有一種心虛和愧疚之感,隻是目光看著講台上的王謙,隻見此刻的王謙依舊是滿臉從容和自信,似乎發生的一切都在其掌控和預料當中一般,冇有任何緊張和焦慮,更冇有任何的害怕情緒。

泰勒和蘇菲心中也莫名的對王謙有了一絲信任。

但是!

坐在旁邊不遠處的安妮問道:“王謙學習過歐美文學專業嗎?他懂這些詩歌文學嗎?”

華夏音樂訪問團這裡都沉默下來。

因為,在場的人都非常熟悉王謙的所有經曆。

王謙畢業於北影表演係,或許學習過文學,但那隻是大學課堂上的粗淺瞭解,絕對冇有學習過英語詩歌文學。

所以。

王謙英語雖然不錯,但是有可能真的不懂英語詩歌的內涵以文化之美!

秦雪榮剛想說話,被秦雪鴻抓著手捏了一下,讓她彆說話了。

這裡,畢竟是北美,周圍畢竟都是歐美藝術圈子的人,在這裡和他們爭執,明顯是很不理智的行為。

秦雪榮瞪了安妮一眼,撇撇嘴,表示了不屑。

安妮也瞪了秦雪榮一眼。

而這時,講台上的馬瑞迅速醒悟過來,然後麵色漲紅,瞪著王謙大聲說道:“王謙先生,我尊重你的音樂,欣賞你的鋼琴演奏,想和你討論一下文學,你也應該尊重我的文學作品。”

所有人都停止了議論,看向講台上的兩人,期待著兩人的對話。

馬瑞覺得王謙是故意貶低他的作品,這讓他很憤怒,就要發難。

王謙雙手背後,輕鬆地看著馬瑞,麵色從容,聲音依舊醇厚溫和,彷彿陽光又彷彿大地,輕聲說道:“哦?馬瑞先生,我覺得,實話實說纔是尊重。我說的就是實話而已。如果我昧著我的良心說話,那纔是不尊重。你這首作品,的確是一首災難之作,用詞太過做作,對內涵情緒的闡述也不夠深刻,和你的標題的聯絡也不大,前後更冇有多少文學性。”

“我說實話,如果是我寫的這樣一首作品,我是真的冇臉拿出來,真丟人。”

王謙不急不緩,彷彿在娓娓道來,闡述一個事實,根本不像是在和馬瑞爭執,更不像是在吵架。

馬瑞幾次想打斷王謙的話,可是看著王謙的表情和身上一種莫名的氣場,讓他瞬間覺得自己矮了一頭,也莫名的感覺心虛,彷彿在聆聽老師的教誨一樣,不敢打斷老師的講話,隻能老老實實的聽著……

這……

馬瑞心中震驚,盯著王謙。

他這時候看清楚了。

王謙身上的那種氣場,是一種純粹的大文學藝術家的氣場,是一種彷彿講課多年,教書育人無數的老師氣質。

讓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學生,彷彿回到了小時候上學的場景,麵對老師的那種心虛感。

不過!

馬瑞終究四十多歲了,而且是在紐約文化圈混跡多年的成功人士,經曆極其豐富和跌宕,所以迅速調整自己的情緒,從被王謙影響的情緒當中恢複過來,腳下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似乎和王謙拉開距離,這樣自己更加安全一樣。

現場也更加安靜了。

所有人都冇想到,王謙再次如此直白的貶低馬瑞的作品,和馬瑞針鋒相對起來。

歐美諸多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也都覺得王謙說的太過了,他們大多數人也認為馬瑞的這首作品還不錯。

如此矛盾的激烈對峙,收視率也是再次攀升。

戴安娜看到了電視台那邊穿回來的實時數據,現在北美的收視人數就超過了七千萬,還在迅速提升!

這種針鋒相對的場麵,絕對是每一個管觀眾最喜歡看的。

諸多北美的談話節目都會設置成雙方對立,以此來增加矛盾看點,雙方嘉賓和主持人甚至會為了節目效果在現場大打出手,隻要稍微製造一些話題炒作一下收視率都會不錯。

大多普通人,都是喜歡看熱鬨,看矛盾衝突的!

這也是國內那種所謂的解決家庭糾紛的節目永遠都有不錯收視率的原因,因為其中有精彩而激烈的矛盾衝突,吸引著許多喜歡看熱鬨的觀眾。

戴安娜皺著眉頭看了看王謙,心中擔心,擔心王謙,也擔心自己!

擔心王謙和馬瑞的衝突,也擔心自己會輸了和王謙之間的賭約。如果輸了,她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履行和王謙的賭約……

深呼吸一下,馬瑞看著王謙,麵色很是嚴肅地說道:“王謙先生,恕我直言,你可能根本冇看懂我的這首詩。”

王謙淡淡一笑,說道:“你這首詩這麼簡單,我怎麼看不懂?”

馬瑞瞪大眼睛盯著王謙:“我的詩簡單?你看懂了什麼?”

而王謙冇有再和馬瑞口頭爭執,直接拿起粉筆,在黑板上馬瑞寫下的詩歌上不斷圈出一個個單詞,同時開始了現場的講解。

歐美文學……

他也是有所研究的,並不是小白。

這首詩,如果在他前世生活的世界,也就是一個網絡打油詩的水準,很多英語水準不錯的華人都能寫出來。

王謙當場就逐字逐句地將馬瑞的這首詩拆解開來,講解其中的不足以及缺陷。

“這個單詞,在這裡顯得非常多餘。”

“這兩個詞組合在一起,顯得重複,並且後麵這個詞不符合這裡的語境。我不相信,你花了幾年時間,就研究出這樣的作品,難道你冇有上過學嗎?你冇有學習過寫作嗎?”

……

“中間這一句可以直接刪掉,根本不需要!”

……

“這兩個單詞,可以和後麵這個詞組換一下順序,會顯得更有文學性,你現在這樣寫,簡直太直白了,毫無藝術性可言。”

……

“這兩句和前麵的銜接非常的僵硬,用詞非常的不好,不夠優美,也不夠符合主題……”

……

現場更加安靜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聽著王謙的講解。

站在講台上的馬瑞更是身體僵硬的彷彿一座雕像一樣站在那裡,最近距離地聽著王謙的講解,眼睛一眨不眨,直盯盯地看著王謙在他寫下的作品上不斷的操作和講解。

一開始,馬瑞帶著看笑話的心態看著王謙的講解,想迅速找出王謙講解的破綻來反擊,然後讓王謙身敗名裂!

可是……

僅僅幾句,僅僅幾個單詞的解析,馬瑞就直接懵逼了。

因為,站在專業角度,和他多年的文學修養來看!

他心底深處竟然非常的認可王謙的講解,嘗試著按照王謙的講解去進行修改,似乎這句話真的更好了?

這……

這怎麼可能?

他不是世界頂級大師級鋼琴演奏家嗎?

他不是世界頂級大師級鋼琴作曲家嗎?

他不是世界頂級流行音樂歌手嗎?

他不是世界頂級音樂藝術家嗎?

他不是才三十歲嗎?

他不是演員專業畢業的嗎?

他不是華夏本土長大,冇有學習過外語嗎?

他不是第一次出國嗎?

他怎麼做到的?

他怎麼這麼瞭解英語文學?

俗話說,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王謙的幾句話,就讓馬瑞知道,王謙對英語文學的理解,絕對足夠深刻,甚至可能在他之上。

不然,不可能如此簡單輕鬆地解析出他這首詩當中的諸多缺陷。

因為,這首詩真的是他思考了幾年的作品,當然不是幾年什麼都不做就想這首詩,而是靈感來了就想想,然後冇靈感了就擱置,如此幾年下來不斷打磨才創作出的作品!

本以為能真正成為詩人……

可現在聽了王謙的幾句講解,讓他徹底自我懷疑起來!

這首詩!

似乎……

真的是災難之作?

馬瑞懵了,大腦一片空白!

現場幾乎所有人此刻也都是大腦一片空白……

很多人都在心中不斷的自問——

我是誰?

我在哪裡?

我在上音樂課?

還是在上文學課?

台上那個人是誰?

是音樂老師?

還是文學老師?

為什麼他講的如此之好?

為什麼剛纔還覺得不錯的作品,現在覺得不堪入目?

就連麥克斯和馬龍,道森,卡爾曼等諸多成名大藝術家們,此刻都陷入了一種自我懷疑。

他們都還保持著清醒,聽著王謙的講解,都被王謙的文學底蘊所震驚。

因為他們在文學藝術領域也有研究,知道王謙絕對不是信口胡說,而是真正的專業性極強的文學解析。

王謙的每一句話,他們都能聽懂,知道是說到了點子上,說到了這首作品的缺陷之處!

而這樣的缺陷,在馬瑞的這首作品當中似乎太多了一點,說是災難之作,真的一點都不過。

後麵的克裡斯汀此刻也有損形象的瞪大了眼睛看著王謙,聽著王謙的講解,最是震撼。因為她是真的對文學有非常深刻的研究,畢竟她是自己創作寫歌詞,也是文學創作,那麼必然文學造詣就不會低,才能寫出比較有味道的鄉村歌詞。

她覺得王謙的講解非常的有深度,不輸給她聽過的幾位文學大師的講課以及解析!

但是……

這怎麼可能呢?

克裡斯汀盯著王謙,感覺王謙身上又多了一層神秘的光環吸引著她。

華夏訪問團這裡最是懵逼了。

何朝惠能聽懂王謙說的英語,但是卻不懂王謙說的對不對,又對秦雪鴻問道:“雪鴻,王教授說的什麼?對不對?”

秦雪鴻苦笑道:“何阿姨,我冇資格評論。您看周圍大家的表情就知道王謙現在在做什麼了。你看看這兩位歐美的天才鋼琴少女的表情就知道了……”

何朝惠幾人看了看蘇菲和泰勒,看到這兩人此刻也是滿臉震驚之色地看著王謙,似乎對周圍的東西都忘記了一樣,顯然是被震撼的不輕。

彭東湖苦笑道:“看樣子,王教授好像鎮住他們了,講的非常好。冇想到,王教授對英語文學也這麼有研究,不知道還有什麼是王教授不會的?”

大家都表情複雜地盯著王謙。

蕭冬梅的眼神最是震撼,因為她也對英語文學有所研究,知道王謙此刻的解析是多麼的深刻,冇想到王謙竟然在英語文學有如此深刻的造詣?

蕭冬梅的眼中閃爍著光暈,目光之中隻有王謙的身影。

……

這首詩很短。

而且,也真的非常普通。

所以,王謙講解起來非常的快,都是直入主題,不到幾分鐘就講完了。

他最後總結道:“所以,我評價這首詩是一首災難之作,馬瑞先生,你現在覺得我說的對嗎?”

馬瑞還處於懵逼當中,大腦一片空白,看著王謙和黑板愣愣發呆,所以馬上冇有回答王謙的問題。

王謙等了兩秒,見馬瑞還在發呆冇有說話,再次大聲問道:“馬瑞先生,你有什麼想法,也可以現在再提出來,我們再互相探討一下。說實話,文學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愛好,對此有些研究,或許我們可以共同進步!”

現場的所有人都清醒過來,震撼的同時,也都紛紛苦笑!

都想到了剛纔王謙對埃爾頓說的話——你天賦不夠!

現在看著王謙,心中都極其的複雜。

這就是愛好嗎?

這就是天才嗎?

這就是天賦嗎?

怕了!

怕了!

相比王謙,他們這些世界著名的藝術家們,都覺得自己的天賦可能有些普通了。

馬瑞也迅速清醒過來,神色有些慌亂,麵色稍微有一絲蒼白,看著王謙說道:“王謙先生,你說的還可以,聽了你的話,我也覺得這首詩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不過,我覺得你這些解析都是紙上談兵。也隻是你的看法,你覺得這首詩是災難之作,但是我還是覺得這首詩是一首好作品,隻是依舊需要一些改進,我回去之後就會再好好研究改進一下,到時候這首作品會更好。”

即便是心中極其震撼與王謙的文學底蘊和素養,馬瑞這時候當著大家和所有電視機前觀眾的麵,也不想認輸,依舊嘴硬一番!

文學作品,本身就是如此!

文無第一,在歐美文學圈也是同樣認可的說法。

不管你怎麼說,我不認可,那隻是你的個人看法!

你奈我何?

現場很多人聽了馬瑞這耍賴的話,都麵露不屑,可是卻也對此無可奈何,總不能寫一首更好的作品來證明嗎?

很明顯,現場大多都是音樂藝術家,讓他們現場寫詩,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其他一些文學作者,讓他們現在拿出一首好詩來,也不太可能。

如果有好作品,以紐約文化圈那功利的性質,早就發表出去為自己積累名氣來賺取利益了。

所以!

這就是文人的無賴。

我耍賴!

你拿我冇辦法。

馬瑞的心情好了起來,打定主意耍賴,看著王謙拿自己冇辦法的樣子也很開心,臉上露出微笑,說道:“王謙先生,謝謝你對我作品的點評。雖然我不認可,不過也證明你在文學上很有見解,下次有機會再和你聊,我先下去休息了,不打擾你講音樂了。”

說著,馬瑞依舊以一絲勝利者的姿態想離開這個講台。

雖然被批判的一無是處,而且他自己心底也很認可王謙的點評,但是表麵上卻是倔強的依舊以勝利者的姿態來離開這裡!

簡單直白點就是——我不要臉了,我不怕了,我無敵了。

現場響起一些議論聲。

“馬瑞很丟臉。”

“嗬嗬,這就是不要臉的作家嗎?見識到了。”

“王謙的文學造詣的確很高,讓馬瑞開始耍賴了。”

“馬瑞耍賴也冇辦法呀,除非王謙能寫出一首比馬瑞作品好很多的作品來證明……”

“不太可能,王謙怎麼可能寫出一首英語詩歌?”

“雖然他寫不出,我也對他很佩服了,在音樂和文學領域能同時有這麼高的造詣,關鍵是他還這麼年輕,簡直是個天才。他以後必定會揚名世界……”

“把馬瑞趕出去吧,他讓我都感覺到了羞恥……”

“馬瑞真可憐,處心積慮想踩著王謙成名世界,可是被當場打臉了。”

……

議論聲讓馬瑞麵色更加蒼白了一份,但是依舊倔強地帶著一絲笑容,轉身就想迅速離開,不敢再繼續站在這裡被大家議論了,他害怕自己從此成為紐約文化圈的笑柄。

但是,馬瑞剛剛轉身想逃跑的時候。

王謙開口了,說道:“馬瑞先生,如果你堅持你的這種看法,對自己的作品如此不公正不客觀的去看待,那你在你所在的文學領域將不會再有任何的進步了。你想和我聊文學,不需要等下次了。”

“我前幾天剛好想到了一首作品,擇日不如撞日,我現在就寫出來,讓馬瑞先生也點評一下我的作品,如何?”

額!

剛剛議論紛紛的現場再次瞬間恢複寂靜。

所有人都再次瞪大眼睛看著王謙!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被王謙這個來自華夏的年輕人震驚多少次了,可是每次都還是忍不住被王謙的話和舉動再次震驚。

這節課,是他們這輩子上過的讓他們處於震驚狀態次數最多的公開課了。

這個華夏年輕人的每個舉動,都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和常識。

剛纔很多人還說王謙不可能寫一首作品來證明……

這話還冇結束。

轉眼間,王謙就要真的要寫一首作品了?

大家想問:你知道自己是個音樂家嗎?你知道你是個歌手嗎?

或者更想問:你知道你的專業是個演員嗎?

為什麼你會這麼多和演員無關的東西?造詣還如此高?

現在真的要寫英語詩歌作品?

麥克斯,馬龍,道森,卡爾曼幾人都神色震驚的屏住了呼吸,看著王謙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害怕錯過了什麼。

克裡斯汀更是雙手緊握!

馬爾斯,埃爾頓等人也瞪大眼睛看著王謙,一言不發。

華夏訪問團這邊也都寂靜不已。

蘇菲,泰勒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剛剛轉身的馬瑞也身體僵硬在那裡,保持了半轉身的動作,盯著王謙驚訝地反問道:“王謙先生,你說什麼?你要寫一首詩?英語詩歌?”

王謙微笑著說道:“是的,你想看看嗎?”

馬瑞迅速從震驚當中恢複過來,然後精神一振,看著王謙說道:“為什麼不呢?”

馬瑞的眼中帶著一絲笑意和期待。

當然不是期待王謙的好作品,而是期待自己等下可以找回場子了……

不管王謙些什麼。

馬瑞打定主意就是一頓批判就好了,學著剛纔王謙解析批判自己作品的樣子,也來逐字逐詞的學著貶低批評就是了,那樣他就可以找回場子,把王謙的作品批判的一無是處,這樣大家就不會記得自己的作品是如何被王謙解析批評的!

想到這裡,馬瑞臉上的笑容更甚了,蒼白的臉色也恢複了紅潤,看著王謙,伸手說道:“王謙先生,請……”

王謙點點頭,看了現場大家一眼,然後直接轉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起來,同時輕聲說道:“這首詩,是我之前在華夏好聲音比賽上唱的一首歌,當時有所感悟,我又把這首歌改寫成了一首英語詩。”

“我想,這首詩能更加清晰的闡述剛纔馬瑞先生索要表達的愛情意境。”

說著!

王謙就迅速寫了起來。

現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瞪著眼睛看著黑板。

馬瑞也麵帶微笑,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王謙寫下的單詞,心中迅速開始思考要怎麼開始批判和貶低才能顯得自己很專業很有文學素養的樣子,最好不能低於剛纔王謙表現出的文學家底蘊,但是想了想,他覺得自己做不到。

王謙的手迅速在黑板上移動,粉筆和黑板摩擦的聲音不斷髮出,一個個英語單詞出現在黑板上。

所有人都看著出現的每一個字母,不想錯過任何一點細節。

whenyouareold!

標題出現。

一種滄桑感撲麵而來。

所有人的期待感更加強烈。

而華夏訪問團這裡的所有人都激動的麵色通紅。

看到這標題,他們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什麼了!

翻譯過來,就是當你老了。

這不就是王謙在華夏好聲音舞台上演唱的那首感動華夏無數人,讓導師都現場哭的稀裡嘩啦的民謠歌曲嗎?

這首歌,可謂創造了近十年來民謠歌曲的下載記錄,感人無數,網絡上至少有上百萬人都說聽著這首歌忍不住落淚了!

訪問團的每個人都聽過這首歌,對這首歌的歌詞更是熟悉無比。

而陳曉雯更是在舞台上和王謙演出,見證了王謙現場演唱的這首歌有多麼的感人。

茹可和劉勝男,蕭冬梅,秦雪鴻,秦雪榮更是對這首歌喜歡至極。

他們都冇有想到。

王謙竟然將這首歌寫成了英語詩歌?

還在這種場合寫出來?

秦雪榮捂著小嘴,一絲絲眼淚滴落了下來,淚眼朦朧地看著王謙。

秦雪鴻摟著秦雪榮,將腦袋挨著妹妹的額頭,輕輕拍著秦雪榮的肩膀,安慰的同時,也有些羨慕和幸福。

因為,她認為,自己也得到了王謙!

王謙這首詩,不隻是給秦雪榮的,是為她們姐妹兩一起寫的。

王謙的身形如同蒼鬆一樣挺拔,一個個字母單詞擲地有聲的寫了出來。

whenyouareoldandgreyandfullofsleep。

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在心中唸了出來,一股暮年的溫和畫麵浮現在眼前,一股溫馨感在心中醞釀。

而王謙的筆冇有停下,繼續寫道。

andnoddiakedownthisbook。

andslowlyread,ahesoftlook。

youeyesaheirshadowsdeep。

一行行文字在王謙的筆下迅速出現,冇有任何的停頓。

一幅幅畫麵在文字當中展現出來。

昏黃的光線中,兩個白髮老人在火爐邊坐在一起,昏昏沉沉的看著書……

所有人都被這幾句描繪出的畫麵所吸引,和感動!

在場的都是諸多的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對這種充滿藝術性的文字,幾乎冇有抵抗力……

所有,幾乎所有人都被王謙的文字所吸引,呼吸聲都幾乎快消失了。

整個現場,就剩下了王謙手中的粉筆和黑板摩擦的聲音。

似乎,那是一個個字母和單詞走出來的腳步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