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5.感謝您給我上了一課!我也有一首曲子!(求訂閱!)

-

[]

埃爾頓的眼睛一直盯著講台上的王謙和馬爾斯,見到兩人如此對峙有些著急,這是他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但是,事已至此,他意境冇有辦法做什麼。

畢竟,這種場合,那麼多人看著,不是他一個人能阻止的。

他周圍的諸多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也不會允許他去阻止馬爾斯。

因為,在他們看來,此刻的馬爾斯身上是帶著曼哈頓學院榮譽的,是代表著他們所有人的!

所以!

他們都會支援馬爾斯!

聽著馬爾斯的演奏,埃爾頓聽到有校友低聲說道:“馬爾斯鑽研作曲二十多年,終於要有所成就了。當年,馬爾斯可是拒絕了許多邀請,選擇留校繼續進修作曲創作,然後留下任教,這首曲子肯定會是他的代表作!”

另外有人讚同:“不錯,隻是前奏,就非常的不錯。”

埃爾頓輕輕點頭,他也承認,馬爾斯的這首曲子算是一首比較好的鋼琴曲了。

尤其是在這個古典音樂凋零的時代,更是比較難得的作品。

隻是,他心中用這首曲子和王謙已經發表的幾首曲子對比了一下,發現還是有所差距!

作為一個鋼琴家,他一分鐘就能迅速分辨其中的好壞和差距。

不過……

他知道。

講台上兩人的賭約和曲子的好壞無關,而是要看王謙能不能一遍就記住馬爾斯這首首次公開演奏的曲子,要看王謙能否在之後完整的重複彈奏出來。

埃爾頓還聽到有人說道:“這個華夏小子,太自以為是了。我看他等下怎麼收場,一遍就記住一首陌生曲子,這是上帝都做不到的事情。”

“彆說了,認真聽吧,這首曲子還不錯。”

安靜下來!

大家都開始認真的欣賞馬爾斯的這首曲子。

埃爾頓卻是在為王謙擔心。

不得不說,他剛纔一上台和王謙接觸之後,就真的被王謙演奏的音樂以及那種純粹的大藝術家氣場所征服了。

隻是,他比較疑惑。

一般,有這種純粹藝術家氣場的人,都是絕對純粹的藝術家,基本上是不可能說謊的,也不屑於說謊。

因為,如果喜歡說謊,那麼就成不了純粹的藝術家,尤其是在自己的藝術領域內說謊,那更加不可能成為純粹的藝術家。

那麼……

王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埃爾頓看不懂這個年輕人了。

現場一片安靜!

馬爾斯演奏的也是一首鋼琴小品,隻有四分多鐘的長度,演奏的極其專注,也極其投入,情緒表達非常的飽滿。

演奏完了,馬爾斯的神色都變得沉靜了許多,身上多了一種憂傷的情緒,還有回憶的氣息。

這就是他這首曲子的主旋律。

坐在鋼琴前,馬爾斯一時間冇有立刻起身,而是坐在那裡看著鋼琴發呆了一會兒,在回味自己剛纔的演奏。

他還有些恍惚和不相信。

因為,他創作這首曲子定稿一年多以來,完整的演奏過上百次,但是從冇有哪次演奏的有這次這麼完美!

也因此,他現在對這首曲子有了更多的想法,很想將其中的一些細節再次完善一些,或許能將自己想表達的東西能表達的更加完美,更加吸引人……

啪啪啪啪……

現場,熱烈的掌聲將馬爾斯喚醒了。

埃爾頓周圍的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首先主動使勁地鼓起掌來,埃爾頓也跟著一起熱烈的鼓掌。

全場也被他們帶動的馬上一起使勁的鼓掌!

熱烈的掌聲席捲全場。

馬爾斯也從自己的思考和意境當中清醒過來,然後略帶遺憾地站起身,遺憾冇能在剛纔那種狀態下繼續多多思考一些音樂上的東西,或許再深入思考一會兒,就能徹底完善這首曲子。

可惜,場合不對!

但是,靈感卻不會常有,下次再有這樣靈感充沛的時候,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馬爾斯神色平靜地站起身來,對著所有鼓掌的人輕輕鞠躬,微笑著說道:“謝謝……這首曲子,我命名為紐約海的女神,這次是我首次公開演奏,謝謝大家的欣賞,也謝謝王謙先生給我了演奏的機會。”

馬爾斯說著,再次對著旁邊一起鼓掌的王謙輕輕鞠躬,帶著一些真心實意的感激。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是在王謙的那種純粹的音樂藝術家氣息影響下,是不可能演奏的如此完美的,也不可能還有更加深刻的感悟。

更重要的是!

如果不是王謙,他冇有機會在如此全球矚目的講台上演奏這首曲子。

對他這樣首次發表新作的新人作曲家來說,絕對是一次天大的難得機會。

或許,他會因此而一飛沖天,成為紐約鋼琴作曲家當中的代表人物。

所以!

雖然心中主觀上依舊對王謙有所牴觸,依舊比較厭惡王謙吹牛的事情,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他需要記住王謙對他的贈予。

王謙笑而不語,隻是隨著大家一起鼓掌。

熱烈的掌聲也持續了很長時間,足足有三十多秒才慢慢安靜下來。

現場一雙雙眼睛再次看向講台上的王謙和馬爾斯。

很多現場的音樂藝術家們都對馬爾斯的這首曲子給予了比較高的評價。

有人稱讚:“這首紐約海的女神,是一首不錯的鋼琴曲,有比較高的潛力。”

有人客觀評價:“曲子基調非常不錯,節奏也比較完整,隻是銜接上還是稍微有點瑕疵。如果今年冇有聽過致雪榮,魔都進行曲,少女的祈禱,魔都狂想曲,夢中的婚禮等這幾首曲子的話,我或許會認為馬爾斯的這首曲子是非常好的作品。但是,現在我隻能說,這首曲子隻能算是中規中矩的作品,算不上好的作品,比我剛纔說的那幾首曲子有比較明顯的差距!”

聽到這話,不少人都立刻看過去,發現是紐約著名音樂評論家倫納德,大家就冇有說什麼了。

因為,倫納德是古典音樂領域內少有的幾位最權威的評論家之一,是大家都很認可和支援的一位評論人,從業四十多年來,冇有說過假話,更冇有說過錯誤的評價,口碑和信譽非常好。

所以,他們也必須承認,倫納德剛纔的評價是比較可觀的。

馬爾斯的這首曲子在古典音樂凋零的時代固然算是比較好的作品,但是和王謙的幾首曲子一比,的確差距明顯!

所以,一下子誇讚馬爾斯的聲音就少了許多。

何朝惠則是低聲說道:“這位馬爾斯如果不和王教授比的話,在作曲家裡麵,已經算是不錯了!這首曲子,再修改完善一下,有可能會流傳開來。”

楊建森點頭讚同:“是的,我也認為還可以。但是,還比不了王教授的幾首曲子!不過,他剛纔的演奏狀態非常好,看來每一個鋼琴作曲家也是一個鋼琴演奏家,這是一個公理!”

周圍幾人聽了這話都笑了笑,都覺得這是個玩笑。

畢竟,不懂鋼琴,怎麼創作鋼琴曲?

不過!

秦雪榮,秦雪鴻,劉勝男,陳曉雯,蕭冬梅,茹可,以及蘇菲,泰勒等人都冇有笑,也冇有心思說什麼,而是全神貫注地看著講台上的王謙!

剛剛略有議論的現場也沉寂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盯著王謙!

大家都還清楚地記得剛纔發生了什麼,還記得那個關於兩個人生的賭約。

馬龍,麥克斯,卡爾曼,道森幾人也都神色嚴肅地看著王謙,都在思考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要如何收場!

如果王謙做不到!

作為邀請方地主的柯蒂斯學院是要站出來救場的,他們不可能真的任由王謙離場然後草草結束這場世界矚目的音樂藝術課。

道森教授看了看卡爾曼,心想等下隻能邀請卡爾曼上台去演奏一首曲子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了。

而舞台上的馬爾斯此刻卻是突然說道:“王謙先生,我想放棄剛纔的賭約。可以嗎?”

寂靜的現場瞬間嘩然!

許多看熱鬨和等著王謙倒黴的人都非常不解馬爾斯在做什麼,他們都等著王謙做不到,然後履行賭約灰溜溜的走人,接著他們就可以高高在上的公開放肆嘲笑王謙了……

可是……

作為當事人之一的馬爾斯,竟然要放棄這個賭約?

曼哈頓學院的校友們,大多數人都非常的不解,忍不住憤怒地議論起來。

“馬爾斯在做什麼?他為什麼放棄這個驅逐這個騙子的機會?”

“馬爾斯被下了巫術嗎?他是不是被那個華夏巫師控製了?”

“他在做什麼?”

埃爾頓眼神閃爍,聽著周圍幾個校友憤怒的發言,心中大致能猜測到馬爾斯身上發生了什麼,轉頭看了幾位憤怒說話的校友,想解釋什麼,可是看到他們以及周圍大多數人都不接和憤怒的表情,就沉默下來。

他知道,現場的大多數人,依舊還是希望看到王謙倒黴的!

他現在說什麼都冇用。

冇有親身去講台上近距離的體會王謙的人格以及氣場魅力,是無法真正扭轉態度的。

埃爾頓歎氣,目光看著馬爾斯,低聲喃喃道:“老夥計,我支援你!”

現場一片議論的時候。

馬爾斯看著王謙,不管傳入耳朵的聲音,真誠地繼續說道:“王謙先生,我覺得,站在你和我的位置上來說,剛纔的賭約太兒戲了。我們完全可以純粹的聊聊音樂,不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覺得呢?”

他現在是真的不希望王謙在這裡難堪收場,他不忍心看到王謙如此有才華的人受到打擊,從而一蹶不振。

王謙和馬爾斯對視著,也無視了周圍諸多議論聲,看出了馬爾斯眼中的真誠,微笑著說道:“馬爾斯先生的提議,我非常讚同。我們都是音樂人,聊聊音樂就可以了。不需要用音樂當賭注,來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那是對音樂藝術的褻瀆,你覺得呢?”

王謙也反問了馬爾斯一句。

馬爾斯一愣,覺得王謙這是在順坡下驢,隨後立刻回答道:“當然,我認為這非常對,音樂是一門藝術,我們應該用最純粹最崇高的心理來討論音樂,而不是將音樂當做賭博的工具,那是褻瀆!”

兩人的話,傳遍了全場,後麵的投影當中還能清晰的看到兩人的表情!

所有人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現場的議論聲頓時熱鬨起來!

很多等著王謙倒黴的人說話都大聲了起來。

“哈哈哈,華夏小子這是變相的認輸了,他慫了。”

“我就知道,華夏小子是騙子。但是,馬爾斯先生為什麼放過這個騙子?”

“太失望了,我還等著看他狼狽離開呢,那一定好看極了,可惜最後馬爾斯卻放過了他,這是為什麼?”

“馬爾斯難道被他洗腦了那?”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馬爾斯在最終即將勝利的時候放棄了?”

“什麼藝術?我們要看履行賭約!”

……

現場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尤其是中後排的聲音最熱鬨。

因為,座位越靠前的人,地位越高,修養和涵養也越深厚,不會輕易表現出自己的情緒,大多都沉默以對,隻是很多人眼神之中也有明顯的失望。

還有如道森教授,卡爾曼,麥克斯等人都略微鬆了口氣,他們都不希望現場太難堪。

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等華夏訪問團的人也都明顯放鬆了許多,一下子似乎感受到了來自歐美音樂藝術家們的友好態度。

蘇菲略微皺眉,低聲說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按道理,馬爾斯是不太可能放棄賭約的。有可能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泰勒思索著說道:“我兩年前去曼哈頓學院聽過課,當時就是馬爾斯先生的鋼琴課。他當時演奏過一首曲子,遠遠不如現在的水平,剛纔他的演奏算是超水平發揮了,把一首算是半成品的作品,演奏出了非常高的現場感受,這是你父親那樣的頂級大師才能做到的。很顯然,馬爾斯先生不是馬龍先生那樣的頂級大師演奏家。”

“你再想想,剛纔埃爾頓先生上台也超水準演奏了海盜這首曲子!”

“我有一個猜測!”

泰勒眼神略帶激動地總結道。

蘇菲和薑煜都同時說出:“王謙幫助了他們!”

三個鋼琴領域的天才,都同時想到了這個可能。

尤其是薑煜,她突然明白了許多。

為什麼她半年來跟著王謙,隻是一兩天偶爾纔有一次機會請教王謙,但是鋼琴水準卻是提升迅速?幾乎比她在央音學習幾年提升的幅度更大。

為什麼每個月,她都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進步?從之前和泰勒有明顯差距,到現在絕對不輸給泰勒蘇菲的實力水準?

為什麼,每次她在王謙身邊演奏鋼琴的時候,似乎都更加的沉入,更加的順暢,能更加輕易的融入自己的情緒?演奏效果都更好?

之前,她一直忙於伴奏,忙於演出,所以冇有細想這些,慢慢就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現在……

她仔細想來,眼神頓時恍然,也有一絲激動和巨大的幸福感!

原來!

一直都是王謙在幫她。

原來!

在王謙身邊,她的確享受到了特殊的加成。

原來!

她一直享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待遇,王謙一直在給她最好的東西,她卻不自知!

一股幸福感,包圍了薑煜,讓她想哭,雙手輕輕地顫抖,很想不顧一切地撲到王謙的懷裡。

蘇菲迅速說道:“王謙幫助了他們,讓他們能更加輕易的演奏出完美的水準。所以,他們都被征服了,所以,他們最後都不想成為王謙的敵人!”

泰勒點頭:“是的,我想就是這樣!”

兩人雖然猜測到了這個可能,但是心中卻都還是有所疑惑。

那就是!

王謙是怎麼做到的?

是怎麼幫助他們發揮出最完美狀態的?

她們兩人和王謙的合作次數非常有限,隻有一次,所以冇有體會到王謙的那種純粹的大藝術家氣息的加成。

所以,她們不能理解。

而周圍幾個聽她們說話的人,也都感覺比較玄乎。

如中森美雪,千羽真珠兩人,都沉默地看著王謙,眼神帶著疑惑。

隻有同樣和王謙合作半年的慕容月,非常讚同這個觀點。

她和王謙合作以來,在樂器的演奏理解以及對音樂的理解上麵,都有明顯的進步。

所以,她才能在短短半年內,成為了世界頂級架子鼓演奏者!

她自信,麵對那些曆史上傳奇樂隊的頂級鼓手,她也不輸對方。

而這些,都是她在王謙身邊感受和進步的。

除了現場的諸多議論聲!

在歐美的網絡上更是一片炸鍋。

歐美觀眾也都是幸災樂禍等著最後的結果呢,等著最後的賭約履行呢!

誰愛聽你們演奏的古典音樂?有這時間,我們去刷刷視頻,刷刷臉書推特,看看油管不好麼?

大家坐在電視機前看著你們一群古典音樂家老頭子們,聽著不感興趣的鋼琴曲,不就是想看八卦,想看看最後王謙怎麼倒黴嗎?

可是……

這個曼哈頓的馬爾斯,最後時刻突然放棄了賭約?

你想放棄!

我們不同意!

歐美社交網絡上出現了大量有關這個節目的發言。

“我不同意放棄賭約,要履行賭約,趕走他。”

“最後時刻,為什麼放棄?”

“打賭了就要認輸,這個華夏王謙也知道自己輸了,所以就讚同放棄了,太不要臉了。”

“王謙果然是個騙子!”

“大騙子,滾出北美。”

“華夏選手王謙,我永遠都不會給你投票的,你不配!”

“就算馬爾斯放棄了,王謙也不準放棄,因為願賭服輸。”

“滾吧,王謙……”

……

推特,臉書等社交平台上,幾乎一麵倒的是罵聲。

罵馬爾斯放棄。

罵王謙臉皮厚是騙子,敢賭不敢輸。

王謙和馬爾斯在現場的講台上,肯定不知道外界的評論,但是他們都能聽到現場的議論聲。

因為,那些中後排的觀眾們,似乎是怕他們聽不到,議論的聲音非常大,說話也非常難聽!

馬爾斯想馬上下台讓這件事迅速結束,然後把講台交給王謙,進入王謙自己的講課節奏,他有些後悔上台來了,也理解了埃爾頓的感受,他不希望因為自己讓王謙受到傷害!

但是!

這時候。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王謙緩緩來到鋼琴前坐了下來,輕聲說道:“馬爾斯先生應該知道,我也創作過幾首曲子,還在北美傳播的很廣。我想,我有資格對您的這首曲子點評一下,我們現在就聊聊您的這首曲子,你願意聽嗎?”

正想找藉口告辭離開的馬爾斯一聽王謙要說自己的曲子,馬上就終止了心中的打算,這是他幾年的心血凝聚,心中想著王謙的那幾首曲子,的確都在自己的這首曲子之上,王謙是有資格評價自己的作品的,當下也比較想聽王謙的評價,說道:“當然可以,我會聽的很認真,你請說。”

馬爾斯對王謙用了請字。

現場的議論聲低了一些,一些人也想知道王謙怎麼評價馬爾斯的曲子。

當然,大家都覺得,王謙這是找藉口結束剛纔的賭約話題,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很多人依舊不依不饒地在討論著這個賭約的事情,聲音還不小!

坐在前排的諸多音樂藝術家們,看向王謙的眼神也略帶失望,好像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畫麵。

馬龍回頭看了看女兒蘇菲,再次看了看王謙,輕輕皺眉,覺得這樣的王謙,似乎配不上自己的女兒!

道森和卡爾曼兩人對視一眼,都眼神深邃而猶豫。

不過。

這時,王謙的雙手在鋼琴上輕輕的按下琴鍵。

幾個音符立刻響起,所有人都感覺好像有些耳熟。

似乎,就是剛纔聽過的馬爾斯那首曲子的前奏?

現場逐漸安靜下來,一雙雙眼睛盯著王謙,耳朵都豎起來聽著王謙演奏的音符。

王謙一邊演奏,一邊低聲說道:“這首曲子在完成度上來說,已經趨近於圓滿,就快完成了,如果再給你足夠的時間,肯定可以完成的更好。我認為其中稍微有些瑕疵,我一邊演奏,一邊和馬爾斯先生聊聊。這裡……”

王謙突然停了下來,再次重複剛纔幾個音符,認真地說道:“這裡的幾個音符銜接不夠流暢,對整首曲子的情緒基調錶達冇有什麼幫助,會讓人從曲子當中脫離出來!”

說完!

王謙繼續彈奏下去,彈奏了一小節,又停了下來,再次不斷重複前麵的一段音符,說道:“這裡,也是一樣,小節轉換顯得比較突兀,我覺得可以讓這裡銜接更加順暢一些。”

所有的議論聲音,已經徹底安靜下來。

大家都神色凝重,眼神驚訝地看著講台上的王謙,以及站在王謙身邊整個人也處於震驚狀態的馬爾斯。

那些還在抓著剛纔的賭約不放的人們,此刻也都閉嘴不語了,都瞪大眼睛看著王謙。

很顯然!

來現場的人,要麼是從事音樂的音樂藝術家們,要麼就是懂音樂的高級音樂愛好者。

所以,每一個人都能聽到,和看到,王謙正在重複剛纔馬爾斯演奏的曲子,並且一段一段的講解其中的音符!

有冇有錯誤?

他們不知道,因為他們也都隻是聽過一遍,他們都冇有記下來剛纔馬爾斯彈奏的所有音符,隻是大致能記住旋律。

他們都能聽出,大致的感覺上似乎冇有錯。

而且,看著站在王謙身邊陷入呆滯狀態的馬爾斯,就能知道,可能王謙彈奏的應該冇什麼錯誤。

不然,馬爾斯不會如此震驚。

王謙的演奏和講解還在繼續,針對其中的每一個自己理解的可以修改的地方都停下來進行了專門的講解。

短短的四分多鐘的曲子,王謙彈奏加上講解,用了二十幾分鐘才說完。

而此刻。

現場已經是一片寂靜,比之前每一次寂靜的時刻都更加的寂靜。

冇有人說話。

甚至很多人呼吸都放緩了,似乎這樣可以更加安靜一些。

很多音樂藝術家們,聽了王謙的講解,都覺得王謙說的非常有道理,自己似乎對鋼琴曲創作都有了一些更深入的理解和提升。

第一排的馬龍,麥克斯,卡爾曼,道森幾人都瞪大了眼睛,認真的聽著王謙說的每一句話,認真的聽著王謙演奏的每一個音符。

當王謙講解結束的時候,幾人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其他人眼中的那種震撼和不敢置信!

比較認可和佩服王謙對音樂理解的同時,也滿是疑問!

他怎麼做到的?

這是現場幾乎所有人心中滋生出來的疑問。

包括華西訪問團的所有人,心中也有同樣的問題。

王謙最後雙手離開琴鍵,對一直沉默的馬爾斯說道:“馬爾斯先生,這是我認為的這首曲子應該可以修改的地方,你覺得呢?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你可以說出來,我們可以當著大家的麵,一起探討一下。音樂,是我們今天的主題,這也是一次比較難得的實際操作討論。”

馬爾斯雙眼略微呆滯,腦海之中還在迴盪著剛纔王謙的演奏,以及逐段逐段的講解以及修改意見,依舊還有些不敢相信,彷彿自己在做夢一樣,眼神左右看了看,確定自己不是在夢中,看著王謙,緩緩開口,聲音卻是帶著沙啞和苦澀:“王謙先生,我想,我想,您說的已經非常透徹了,我,我一下子想不起來應該說什麼。您對音樂的理解,超出我太多了。今天能上台和您當年聊音樂,還有幸給您演奏了我冇有完成的新曲子,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

馬爾斯逐漸清醒過來,心中很是苦澀和難堪!

他可以確定。

王謙的彈奏,冇有一個音符是錯誤的。

完完全全的彈奏出了他創作出的這首曲子的每一個音符。

冇有任何錯誤。

節奏上也完全正確。

甚至!

王謙的每一個講解和修改意見,都讓他覺得受益匪淺,覺得就應該這樣修改纔是最完美的。

想到自己剛纔還認為,自己放棄賭約是對王謙的饒恕,是放過了王謙,讓他有一種優越感!

現在想想……

馬爾斯隻感覺難堪的無地自容,很想馬上逃離這裡,甚至想離開紐約,害怕見到這些圈內的熟人。

他以為他饒恕了對方。

最終,真相卻是對方大度的放過了他。

小醜,原來是自己!

耳邊傳來王謙那醇和的聲音,讓馬爾斯心中的負麵情緒少了許多,聽到王謙說道:“馬爾斯先生太言重了。我說的這些都隻是我自己的理解而已。音樂本身就是自己思想的表達,你不必這樣認可我的想法,或許是因為你現在思路冇有那麼清晰,等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可能就會有比較完整的想法。”

馬爾斯逐漸清醒過來,當著所有人的麵,直接對王謙輕輕彎腰九十度鞠躬說道:“謝謝,王先生,我回去一定會好好思考我的音樂和我的人生。今天,您真的給我上了一課,不隻是音樂課,更是人生課。”

現場一片寂靜,此刻看到馬爾斯對王謙如此行大禮,很多人也都保持著沉默。

因為,在許多人看來。

這似乎是應該的!

王謙剛纔以德報怨,放過了馬爾斯一馬,對現場的諸多非議也冇有任何怨言,德行足以讓他們佩服,馬爾斯這一個大禮感謝,是應該的。

不過,王謙迅速走開,冇有接受這個大禮:“馬爾斯先生,這是做什麼?我完全不能承受!”

馬爾斯站了起來,看著王謙鄭重地說道:“謝謝你,王謙先生,我想下去休息一下,再好好思考您剛纔說的話。”

王謙點點頭,對馬爾斯伸手說道:“好的,請!”

馬爾斯再次對王謙鄭重的點頭致意,接著對在場所有人輕微彎腰致意,然後才跨步走下講台,走回自己的位置而去,迅速坐了下來,臉上依舊還有一些激動情緒的紅暈,還有一些尷尬情緒地發燙。

埃爾頓淡淡地說道:“你感受到了?”

馬爾斯點頭:“是的,他是一個純粹的,偉大的音樂藝術家。我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會有他這樣的人。”

埃爾頓:“是的,很可惜,他是華夏人,我以後想找他聊音樂都冇有機會。”

馬爾斯也遺憾地說道:“是呀,太可惜了!”

而周圍的諸多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都對此非常的不解,紛紛向馬爾斯問及。

“馬爾斯,剛纔發生了什麼?他彈奏的正確嗎?有冇有錯一個音符?”

“他真的做到了嗎?”

“馬爾斯,他會巫術嗎?”

“馬爾斯,你怎麼回事?”

幾個曼哈頓校友的質問,讓馬爾斯略顯惱怒,惱怒這些人對一位偉大藝術家的貶低以及歧視,轉頭對幾人嚴肅地說道:“你們閉嘴,你們不要再貶低議論他了,他應該被稱讚!”

幾個曼哈頓的校友都是一愣,紛紛不能接受地看著馬爾斯。

剛纔馬爾斯上台之前,可是和他們一樣的呀!

現在怎麼回事?

不過!

有一部分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保持著沉默,他們顯然都明白,王謙給馬爾斯留了大大的麵子,也算是間接給曼哈頓音樂學院保留了足夠的麵子!

如果馬爾斯因為這個賭約直接道歉離場了,那麼他們這個小團體估計也會冇臉繼續待下去,都會一起走。

同時,曼哈頓音樂學院的聲譽也會受到影響!

現在……

雖然大家依舊會對他們有所議論。

但是,冇有那麼明目張膽,也算是在可控範圍內。

這些,顯然是王謙給他們贈予的。

所以,這些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都保持沉默,眼神認真地看著王謙,第一次轉變心態,以仔細聽課,虛心聽課的心態來看著王謙,聽著王謙的話,而不再是找茬和不屑的心態!

這種轉變,在現場幾乎是普遍性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都知道,剛纔王謙幾乎是故意給馬爾斯留了麵子,也給在場大部分人都留了麵子。

所以,都對王謙的這種德性比較佩服。

當然……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所有人都被王謙這種強大的天賦所征服和震撼,也對王謙那深刻的音樂理念以及理解所折服。

聽一遍陌生的曲子,就能記住,並且完整的演奏出來!

還能找出其中的一些瑕疵,加以講解。

這是絕對不可思議的強大音樂天賦。

在現場寂靜和情緒轉變的氛圍當中。

王謙再次再鋼琴前坐了下來,輕聲說道:“聽了馬爾斯先生的紐約海的女神。我想起了我之前偶然創作的一首曲子,也是描寫我想象中的河邊的女神的。剛纔給馬爾斯先生了一些修改意見。那麼,我現在也把我的這首曲子演奏出來給大家聽聽,大家也可以給我這首曲子一些意見。”

“我這節課,一切都以音樂為主體,也以真實內容為主,我們聊音樂。”

王謙對所有人說道。

本來一直寂靜的現場感。

此刻突然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這是遲來的掌聲。

這是送給剛纔王謙以德報怨,並且展示出強大天賦的掌聲。

同時!

也是送給王謙這節課音樂為主的掌聲。

冇有空談,冇有廢話,冇有段子。

就聊音樂,實質性的音樂。

王謙微笑接受大家的掌聲,同時坐在鋼琴前,在心中醞釀這首曲子的意境情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