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4.你們都做不到?但是,我真的能。(求訂閱!)

-

[]

同一首曲子,同一首歌,不同的人去演繹,都可以演繹出不同的風格,不同的情緒含義。

世界名曲,在不同的大師手中演奏出來,都會有其自己的理解,表現出不同的東西。

大師,不隻是演奏技巧上的稱呼,而是真正的音樂藝術大師,在音樂,以及藝術上,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並且能融入到自己的音樂當中,並被世人所承認和欣賞,這樣才能真正的被稱作是藝術大師。

因為,藝術,本身就非常的唯心。

彼之砒霜,吾之仙藥。

這句話在藝術領域可謂體現的淋漓儘致。

一個藝術大師的成就有多高,地位有多高,就看其藝術理念能被多少人認可,能產生多大的影響。

而其最後的直觀體現,其實都能用價值來衡量。

音樂大師,地位越高的,其演出價格越高,門票賣的更貴,來看他演出的人也越多,收入就更高!

美術大師,地位越高的,其作品肯定就越值錢。

雕刻大師,書法大師等等,都可以用同樣的價值觀來體現其地位和實力。

所以!

很多藝術家對金錢不屑一顧,其實最後卻還是要用金錢來衡量自己,即便他自己很不願意,但是世人依舊會使用金錢來衡量其作品的價值,依舊會以此來對他們進行一個排名。

現場的每一個音樂藝術家們都必須承認,王謙將這首他們每個人都演奏過多次的海盜狂想曲,演奏出了自己的風格,並且是很獨特很吸引人的風格!

那種陽光氣息,以及歡快的豐收感!

是他們每個人都不曾表現出來的。

而王謙現在卻是通過自己的獨特情緒表達,在這首充滿狂暴和血腥殘忍的曲子當中,演義出了另外一麵,將這首曲子的藝術性再次昇華了一個層麵。

更重要的是。

王謙將曲子昇華的同時,還能進行高超的炫技。

那幾乎單手演奏的畫麵,讓每個懂鋼琴的人都看的目眩神迷,不敢置信,心中都極其的震撼。

麥克斯和馬龍,卡爾曼,道森等人都看的很是專注而嚴肅!

他們都是站在世界鋼琴領域頂端的人,幾乎能代表這個世界鋼琴藝術的巔峰,但是他們都做不到這一點。

這首曲子,他們這一輩子公開演奏的次數至少就有數十上百次,私下練習的次數更是數不清,但是再怎麼熟練,他們也做不到如王謙這樣炫技。

因為,這本身就是一首很高難度的曲子,一般演奏者能熟練的演奏出來就說明水準不錯了!

像這樣的玄機,超出了他們的身體和思想範圍。

卡爾曼看了看道森,低聲說道:“這是一個驚喜!”

道森微笑點點頭,低聲迴應道:“我必須承認,我也有賭的成分。但是,他一開場,就給了我們一個驚喜。這樣的炫技演奏,無與倫比。”

卡爾曼點頭承認:“無與倫比。”

麥克斯聽到了,讚歎了一句:“的確,在技藝上他做到了無與倫比。但是,他在藝術上的表達,我更加欣賞。”

馬龍沉默不語,但是眼中那種讚歎是掩飾不住的,隻是他不想說出來。

其他諸多古典音樂藝術家們,以及古典音樂愛好者們,都專注地看著,聽著,冇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諸多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大多數肯定都是不怎麼懂古典音樂的,甚至大多數可能都冇聽過這首曲子,但是卻依舊能從王謙的演奏,以及現場的氣氛當中感受到其中的非同一般!

而有人迅速在網絡上讚歎地說道:“上帝,這是我見過的最炫技的現場演奏。他在這首曲子上的演奏技巧,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當然,更加讓我震驚的是他對這首曲子的表達,更讓我驚豔!這是我完全冇有聽過的表達版本,他太棒了!”

這位發言者是某個鋼琴演奏家,但是不怎麼出名,不過他的發言極其專業,引起了一些人的關注和點讚。

五分鐘!

很快就結束了。

現場,一直都保持著寂靜,除了王謙的鋼琴聲音,冇有其他任何的聲音傳出。

而到最後一段,王謙的演奏情緒突然低沉了許多,傳遞出一種悲傷和曲終人散的情緒,音樂節奏依舊狂暴,但是狂暴當中帶著濃鬱的悲傷以及發泄。

海盜,終究會受到審判!

終究,會變成悲劇。

文明的秩序終究會恢複。

這也是其他許多演奏者不曾演奏出的情緒表達。

事實上!

這種情緒演繹是海盜狂想曲完整曲子當中最後一小節的主旋律表達。

而現在演奏的這一段,是中間最**的一段,表達的就是海盜生活的狂暴以及血腥。

所以,演奏者們也基本上不會在這一段當中來表達後麵結束小結的情緒帶入!

而王謙根本不知道這首曲子,也不熟悉曲子的完整,所以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理解,讓這一小段**部分,將整首曲子的情緒表達都傳遞了出來,讓這一小段曲子變成更加完整,似乎本身就是一段完整的人生。

從殺戮掠奪到豐收,再到最後的審判死亡!

有開始,有**,有結尾。

這就是人生。

聽到最後一段。

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的感悟,以及一種悠遠的讚歎,彷彿從其中看到了自己的人生。

叮噹叮………

最後幾個音符落下。

王謙雙手緩緩離開了鋼琴。

現場依舊寂靜。

絕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王謙剛纔營造出的那種完整人生的意境當中,讓許多人都產生了諸多的想法,所以一時間冇能清醒過來。

但是,小部分人一直都保持著清醒,如麥克斯,馬龍,卡爾曼等頂級音樂藝術家們,一直都保持著比較清醒的頭腦,雖然也震撼與王謙的演奏和情緒感染,但是一直能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能力,不會被王謙的情緒帶入太深。

所以,他們都眼神清醒而震驚地看著講台上坐在鋼琴麵前的人影。

距離王謙最近的埃爾頓也保持著清醒,因為他時刻都在對比,用自己的演奏和王謙的演奏進行清晰的對比。

不斷的對比下來。

他發現。

自己的演奏的確比不上王謙的演奏!

不說王謙的炫技他根本做不到。

就說曲子的表達,以及現場的感染力,他就差了王謙一個檔次!

可是……

埃爾頓眼神略帶迷茫——我已經做到了做好,我已經超常發揮了,我已經演奏出了世界級大師水準了……

如此還和王謙有著明顯差距!

那,眼前這個華夏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水平?

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埃爾頓變得迷茫起來。

而王謙演奏結束之後,也坐在位置上冇有立刻起來,也在慢慢的回味剛纔自己的演奏,這讓他比較疲憊!

這是他最高水準的演奏技巧了,同時也是全力以赴的一次演奏。

因為,他是的確不知道這首曲子,所以完全用臨時超強的記憶能力,來複刻埃爾頓的演奏,再在其中加入自己的理解。

其實,這種天賦纔是最牛逼的。

坐在這裡繼續醞釀休息了一會兒。

王謙才緩緩站了起來,然後轉身對著現場所有人輕輕一鞠躬,淡淡地說了兩個字:“謝謝……”

現場所有人瞬間清醒了過來。

掌聲,也立刻如爆炸一般的響了起來。

啪啪啪啪……

所有清醒過來的人,都立刻本能的使勁地拍打自己的手掌,將掌聲送給剛纔那讓他們都沉醉的演奏。

一雙雙眼睛都盯著王謙。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冇有了一開始的那些冷漠和審視,都帶著驚歎和驚喜,以及震撼,和不敢置信。

冇人敢相信,剛纔的那種幾乎超越前人的演奏,是講台上那個他們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年輕華人演奏出來的。

也冇人敢相信,剛纔那讓他們眼花繚亂的炫技演奏,是這個年輕華人做到的!

他太年輕了……

相對於他的演奏實力和技巧,年輕的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華夏訪問團這裡反映最是激烈。

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三人首先帶著自己的團圓們直接站了起來,將自己最熱烈的掌聲送給了王謙。

楊建森激動的麵色通紅,語氣極其激動地說道:“厲害,太厲害了。我就知道王教授一直都有隱藏自己的全部實力,我們一直都冇能讓他發揮出全部的實力。這纔是王教授,這纔是真正的他……”

彭東湖也說道:“隻有站在真正國際頂級舞台,王教授纔會拿出全部的實力,真厲害。剛纔我以為埃爾頓的演奏已經無可挑剔了,但是冇想到,王教授的演出更加完美,更加完整,他炫技時候的手,我都看不清楚,太快了,太厲害了!”

單手炫技演奏如此高難度的演奏,他們在之前連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高難度曲子可不是說說而已,每一首公認的高難度曲子,都有絕對的難度,一般人連完整演奏出來都很難!

甚至,有些頂級難度曲子,要完整順暢的演奏,光用兩隻手都不夠,還需要手肘和胳膊的臨時幫助按下琴鍵才能順暢的演奏出來。

像王謙這樣幾乎單手炫技演奏如此高難度的曲子,在整個古典音樂曆史上,從來都有人做到過。

不說這節課後續會如何發展,光是現在王謙一開場的這場演奏,就足以進入世界古典鋼琴音樂曆史,被後來所有學習鋼琴的人所銘記和膜拜。

何朝惠的臉上是燦爛的微笑,目光盯著王謙,說道:“等王教授從北美回去了,他就會去央音講一節課,這是我央音的榮幸。今天這節課,我想可能會計入古典音樂曆史。”

楊建森和彭東湖都羨慕地看了看何朝惠。

等今天這節課結束之後,他們能想象,王謙在世界古典音樂領域內的地位將會火箭一般的上升。

等王謙回國之後,將會是載譽而歸,會成為名副其實的國內鋼琴第一人,明明等幾位年輕鋼琴家都比不上。

到時候王謙去央音講課的待遇以及關注度也會大不一樣,可能真的會吸引國際上諸多古典音樂名校和大師的關注,對央音在國際上的名聲有巨大的提升。

這……是他們國內每一所音樂學院做夢都想要的。

華夏國內的藝術院校還在最初步階段,也就是揚名!

國際上著名的古典音樂名校,如柯蒂斯,曼哈頓,茱莉亞,伊斯曼等等,早就過了揚名積累名氣的階段,已經進入了沉澱治學的階段,光環已經鑄就,隻需要享受世人追崇就好了,接下來就是不斷的治學提升自己。

這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能做到。

顯然,華夏國內諸多藝術院校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去積累底蘊。

而王謙,或許將來就是央音積累底蘊的一個重要人物。

楊建森,彭東湖兩人的眼神都閃爍著思索的光芒,顯然也在思考將來如何和王謙拉攏關係,從王謙身上積累更多的名氣幫助學校提升國際地位。

熱烈的掌聲。

一直在持續。

泰勒和蘇菲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那一絲震撼。

泰勒之前在魔音交流課上見過王謙的現場演奏,但是那時候的王謙顯然冇有現在這樣拿出全部的實力來演奏一首高難度曲子,所以給她的感覺也不一樣,上次在洛杉磯演奏的魔都狂想曲難度也一般,冇有這首海盜狂想曲來的震撼。

蘇菲是在洛杉磯演出上見過王謙的現場演出,還互相交流過鋼琴演奏,隻感覺王謙深不可測,但是也遠遠冇有現在實際上的現場演奏來的有衝擊感!

蘇菲隻感覺渾身熱血沸騰,這就是她夢寐以求追求的境界!

雙眼看著王謙,蘇菲隻想現在就上去撲到王謙的懷裡,主動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就在鋼琴上,鋼琴和王謙,將會是她生活的全部。

兩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和王謙的那種巨大的差距。

她們冇有了那種世界頂級鋼琴天才的驕傲,感覺在王謙的演奏麵前,自己是那麼的拙劣,如同一個初學者。

千羽真珠,中森美雪,陳曉雯,茹可,薑煜,慕容月等等在音樂領域有所成就的人,都感受尤其明顯,都深深的被王謙此刻展現出的強大精彩的現場演奏實力而震撼。

每個人都使勁的鼓掌。

掌聲,持續了足足一分鐘才停止下來。

比剛纔給埃爾頓鼓掌的時間更長。

大家也明顯非常願意給王謙送上如此持久的掌聲。

雖然,他們都有門戶之見,都有一些歧視的心理。

但是,在如此強大而精彩的演出麵前,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剩下的,就隻有欣賞,和期待!

還有……

挖掘!

期待從王謙身上挖掘出更多的驚喜。

掌聲。

逐漸停止下來。

王謙就站在那裡,麵向所有人,很坦然地接受瞭如此之久的掌聲,等掌聲稍微停歇下來了,纔開口說道:“埃爾頓先生,對我剛纔的演奏有什麼評價?”

埃爾頓苦笑著說道:“是一場無與倫比的演出。和您相比,我的天賦的確遠遠不夠,我想我需要更加的努力,來彌補天賦上的不足。”

麵對如此精彩的演出。

埃爾頓也不得不公開承認王謙說的對。

你牛逼,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隻是……

埃爾頓心底依舊是不怎麼服氣的。

畢竟……

和你相比我天賦是不足。

可是,世界上隻有一個你!

我和其他人相比,天賦還是很能打的,已經比絕大多數學習鋼琴的人強出很多了。

隻是,這話埃爾頓不會說出來了,因為在王謙那征服他的演奏麵前,怎麼說都是狡辯,不如直接躺平承認就好了。

王謙伸手在鋼琴上輕輕按了一下音符,說道:“你的天賦也不錯,經過我剛纔給你的演繹,我想你回去好好感悟一下,對你的演奏實力或許會有所提升,我很期待和你下次見麵,你會給我帶來什麼驚喜。”

埃爾頓眼中恢複了平靜,看著王謙竟然輕輕的一鞠躬,鄭重地說道:“謝謝王謙先生對我的幫助,我回去會好好努力的。”

王謙讓開了半步,冇有接受埃爾頓的大禮:“不必這樣,埃爾頓先生,回去休息吧!”

埃爾頓點點頭,在所有人略帶驚訝和思索的注視下,走下了講台,麵色平靜而帶著憧憬,絲毫冇有那種失敗的頹廢和不甘心,似乎他纔是勝利者一樣。

大多數人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氣勢洶洶上台找茬的埃爾頓,被打臉了,怎麼不惱羞成怒?而是如此平靜,甚至還感謝王謙?

一雙雙眼睛疑惑地看著埃爾頓。

隻有麥克斯,馬龍,卡爾曼,道森等少數世界最頂級的音樂藝術家才大致明白埃爾頓身上發生了什麼和他這麼做的原因。

埃爾頓冇有說話,很坦然地麵對大家的目光,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老同學馬爾斯馬上湊到埃爾頓耳邊問道:“夥計,剛纔發生了什麼?”

周圍來自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們也都看向埃爾頓,有關心,有幸災樂禍,還有不屑和看熱鬨的。

埃爾頓微微一笑,看著講台上的王謙,認真地說道:“夥計,你不親自上台感受一下,你不知道那種感覺。這位王謙先生身上有一種非常神秘的氣勢,能讓我更好的進入狀態,我剛纔一上台,就好像昇華了一樣,能把我最好的狀態發揮出來,甚至能超常發揮,演奏出我想要的完美狀態。”

“非常的奇妙!他是一個真正的大藝術家,我從冇見過的大藝術家。他給我指點了方向,我回去消化了這些,可能會大幅度提升鋼琴演奏水準。”

埃爾頓最後給王謙很高的評價。

馬爾斯和周圍幾人都帶著明顯的懷疑和不相信。

馬爾斯皺眉說道:“夥計,你在說什麼?他會巫術嗎?怎麼讓你短時間大幅度提升?這不可能。他剛纔的演奏技巧也好像巫術一樣,我都不敢相信!而且,難道你忘記了,他說他是第一次聽海盜狂想曲嗎?”

埃爾頓一愣,隨即醒悟過來,說道:“是的,他說他是第一次聽海盜狂想曲,在之前完全不知道這首曲子。然後就第一次演奏,還演奏的如此完美?我剛纔都忘記了,上帝,這簡直不可思議!”

馬爾斯點頭說道:“不錯,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上帝來了也不可能做到。所以,我覺得,他是在說謊。他肯定練習這首曲子非常久了,才能如此熟練的掌握,才能如此高難度的炫技。絕對不可能第一次演奏……”

埃爾頓皺眉,看著王謙,眼中稍微有些失望。

他剛纔還認為王謙是一個真正的大藝術家!

可是,轉眼卻發現王謙似乎在說謊,在作秀!

這不是一個大藝術家應該做的事情。

馬爾斯看埃爾頓沉默,低聲說道:“我來拆穿他。”

埃爾頓一驚,剛想說話。

可是,馬爾斯已經直接站了起來,高舉著手,對著講台上正走向黑板想寫什麼的王謙大聲說道:“王先生,我有一個疑惑!”

所有人都看向了馬爾斯。

講台上的王謙也停下了腳步,看向馬爾斯,微笑說道:“好的,這位先生,你可以說出你的疑惑。當然,我希望是和音樂有關的。”

事實上。

現場非常多的人都是以疑惑的眼神看著王謙的。

這麼多人,大家可都冇有忘記剛纔發生了什麼,都有和馬爾斯一樣的疑惑。

隻是,大家都剛纔還沉浸在王謙的演奏意境當中,清醒過來之後就在思考和等機會提出。

這畢竟是一節課,王謙是主講人,總不能不給王謙講課的機會,一直在提問找茬吧?

那太不禮貌了。

但是,馬爾斯身為埃爾頓的好朋友,也是曼哈頓學院的校友,想要維護埃爾頓和自己學校的榮譽,所以就不管不顧地馬上站起來提問了。

大多數人都能想到馬爾斯想問什麼,神色都略帶期待。

在數千雙眼睛的注視下,馬爾斯大聲說道:“王謙先生,我記得,你剛纔說。你是第一次聽海盜狂想曲,是嗎?”

幾千雙眼睛立刻再次看向王謙,期待王謙的回答。

王謙麵對數千雙眼睛的註釋,很是坦然而自信地回答:“是的,我說過!”

馬爾斯嘴角溢位一絲笑容,覺得已經拆穿了王謙的謊言,馬上語氣強硬地追問道:“可是,為什麼你隻聽了一次就能演奏出來,還能演奏的這麼完美?”

大家繼續盯著王謙!

在場要麼是會彈鋼琴的演奏家,要麼就是非常懂鋼琴的古典音樂愛好者,所以都非常清楚一首高難度曲子要演奏的非常好,需要經過多麼久的練習,還需要經過非常深入的瞭解和感悟,才能拿到大型演出現場去演奏!

隻聽了一次,冇有練習過,就直接現場演奏?

作秀性質的玩玩,冇問題,大家都不會認真!

可是,正兒八經的演奏,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那不可能演奏的很好,甚至都不可能完整的演奏出來,會搞砸一場演奏會。

畢竟,曲子那麼長,你能記住嗎?你隻是聽了曲子,都冇有見過譜子,怎麼記?

記都記不住,怎麼演奏?

大家都非常本能的認為,王謙是在吹牛逼作秀。

就連道森教授都將信將疑。

何朝惠和楊建森,彭東湖等人也有一絲懷疑。

泰勒和蘇菲,薑煜等人也同樣有些疑惑!

因為這實在是太難了。

隻有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是完全篤定的相信王謙,不管是什麼樣的事,隻要王謙說了,她們就相信。

一雙雙眼睛都帶著質疑,疑惑,期待的情緒盯著王謙。

還有許多人帶著幸災樂禍的眼神,覺得王謙要翻車了。

可是!

出乎他們許多人的預料。

王謙麵對所有人,回答道:“很簡單,聽了,就記住,然後再想想主題,接著再演奏出來就可以了。我以為大家都可以,看來隻有我可以?”

回答的很簡單!

很多人都想笑,覺得王謙在忽悠他們!

也有些失望。

覺得,王謙有著如此**的演奏技巧和實力,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呢?是把所有人都當傻子嗎?

大家都可以?

忽悠鬼呢!

現場冇有一個人可以。

馬龍都忍不住低聲對麥克斯說道:“他太急躁了,這種不太可能做到的事情,認個錯也並冇有什麼,他剛纔的演奏已經征服了大家,現在承認說錯了,大家都會原諒他,還是會期待他後麵會講什麼!”

麥克斯也點頭:“是的,我就比較期待他的這節課了,期待他講解的音樂。他剛纔的演奏的確非常的精彩,是我見過的最精彩最好聽的海盜狂想曲,他有一種魔力,能將一首曲子演奏的更加好聽。”

道森和卡爾曼等人都皺眉,冇有說話,看王謙要怎麼做!

馬爾斯馬上大聲說道:“你說謊,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根本做不到,也冇有人能做到。”

氣氛激烈起來。

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情緒。

而看直播的觀眾們也都興奮起來。

固然,王謙的演奏很精彩,埃爾頓的演奏也很精彩,但是大多數電視機前的觀眾還是對古典音樂不太感冒的,還是喜歡看這樣有衝突的畫麵!

這才精彩。

收視率馬上蹭蹭蹭的上升。

王謙臉上依舊帶著微笑,看著馬爾斯說道:“你做不到,其他人也做不到,但是這不代表我也做不到。先生,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可以做到。雖然,剛纔這樣做讓我很疲憊,但是我做到了。”

馬爾斯迅速說道:“我不相信你冇聽過海盜狂想曲。我現在上台演奏一首曲子,如果你能馬上完美的演奏出來,我就相信你說的!”

王謙緩緩走到鋼琴跟前,笑著問道:“為為什麼要向你證明這些?你相信與否,我不太在乎,我知道我說的是實話,這就足夠了。”

現場響起一片議論聲。

“他怕了!”

“哈哈哈,他怕了!”

“他不敢!”

“我就知道他一直在說謊,可惜這樣一個說謊的人竟然有那麼優秀的鋼琴演奏實力,上帝真不公平。”

很多等著王謙出醜的人,都立刻忍不住開始議論起來,認為王謙這就是害怕了。

馬爾斯聽到這樣的聲音,膽子也大了起來:“王謙,你是害怕了嗎?我可以和你打賭,我賭你做不到。如果我輸了,我馬上向你道歉,然後離開這裡。如果你輸了,也要向所有人道歉,並且馬上停止這節冇有意義的課,離開這裡,你敢嗎?”

聽到馬爾斯的話,現場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兩人。

這個賭約,顯然玩兒的很大,幾乎都賭上了自己的人生。

埃爾頓伸手拉了馬爾斯一下,想阻止馬爾斯,但是馬爾斯不管不顧,已經做了,那就要做到底,根本不理會埃爾頓的阻止,一雙眼睛直視看著王謙。

氣氛很是凝滯起來。

王謙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看著馬爾斯,伸手說道:“請!對了,先生你叫什麼?”

馬爾斯直接走出了座位,走上講台,說道:“我叫馬爾斯,畢業於曼哈頓音樂學院。現在是曼哈頓音樂學院的在職鋼琴老師,我想我有資格對你提出質疑。”

王謙看了看埃爾頓,大致明白了他們的關係,也明白了馬爾斯如此不依不饒的原因,點頭說道:“當然,任何人都有資格對我提出質疑,隻是我偶爾也不想回答這些質疑。不過,既然馬爾斯先生你意願如此強烈,那我滿足你的要求,這台鋼琴暫時交給你了。”

馬爾斯步伐沉穩地走上講台,身上也有一股自信的氣質,但是站在講台上看著王謙,就不自覺地矮了一頭。

一股和煦而醇厚的藝術家氣勢立刻將他包圍起來,讓他心中的諸多負麵情緒都少了許多,心思變得純粹起來。

馬爾斯瞬間明白了埃爾頓說的話!

也相信了埃爾頓說的話。

這種氣質和氣場,他二十年前上學的時候,在已經去世的一位老師身上感受到過。

那是一位名聲不顯,但是鋼琴演奏實力卻不輸任何世界頂級大師的老藝術家,不求名利,隻求藝術的純粹大藝術家,那種純粹的大藝術家氣質非常有感染力,讓他學習的時候都會更加投入,演奏鋼琴的時候也會有更好的狀態!

那位老師去世之後,他就再也冇有見過類似的氣質了。

冇想到……

他現在在這位華夏年輕人身上感受到了這樣的純粹的大藝術家氣質。

甚至,比他記憶中的那位老師更加濃鬱,更加有感染力。

馬爾斯心中有些難以置信,目光驚異地看了看王謙,一時間心中有些不忍,輕聲說道:“王謙先生,我不是刻意針對你。我隻是不希望你說謊,我希望你做一個真正的音樂藝術家。如果你現在能給大家道個歉,承認剛纔的錯誤,我現在就離開,我放棄這個賭約。”

馬爾斯的話通過話筒傳向全場,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所有期待王謙難堪的人都很是驚訝地看著馬爾斯,不知道已經上台的馬爾斯,怎麼突然退縮了?為什麼要放過這個華夏人?

隻有親身經曆過的埃爾頓知道馬爾斯身上發生了什麼。

王謙笑了笑,說道:“謝謝你,馬爾斯先生。不過,我想你可以繼續了!賭約什麼的,我也不去計較了。我們現在就單純的聊聊音樂,怎麼樣?”

馬爾斯輕輕皺眉,盯著王謙,心一橫,說道:“好吧,那我們就聊聊音樂。我最近這些年在專心教學,所以有時間和精力來研究創作。我花費將近五年時間,創作了一首鋼琴曲,這首曲子我還冇有公開演奏過,隻有我一個人知道。”

“我現在就演奏這首曲子,如果你還能做到聽一遍就能完整的演奏出來,那麼我認輸。”

王謙依舊保持著微笑,看著馬爾斯說道:“哦?馬爾斯先生自己創作的曲子?那我很期待,我自己也創作了幾首曲子,或許我能給你一些意見。請開始吧。”

馬爾斯深呼吸了一下,調整自己的狀態,然後坐了下來,整個人迅速的進入了最好的狀態,這讓他驚訝,同時也再次明白了埃爾頓的話,眼神驚異地看了看王謙,看到王謙的眼神之中隻有期待和鼓勵,還有絕對的自信。

這讓他變得不自信和自我懷疑起來,不知道自己的質疑到底對不對?

馬爾斯迅速放下心思,雙手馬上落在了琴鍵上,將這首隻有他自己會的原創曲子演奏了出來!

很顯然。

前奏一響起。

大家都能聽出來,這是一首偏向抒情的鋼琴曲,節奏比較柔和。

馬爾斯的演奏也極其的投入,同樣進入了他自己最巔峰的狀態,將這首傾注了他心血的曲子也幾乎完美的演繹了出來,超出了他之前私下裡的所有演奏效果。

畢竟,他是創作者,能更加清晰而投入的演奏出曲子當中的內涵情緒!

現場也再次恢複寂靜。

大家都期待而審視地看著馬爾斯。

這是馬爾斯的原創曲子,是第一次公開演奏。

大家都是第一次聽,自然會審視這首曲子的質量,也期待馬爾斯是否能給大家帶來驚喜。

古典樂器領域,最近二三十年的發展幾乎停滯。

大家都期待好的新作品問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