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3.驚人的大藝術家氣場!這就是天賦嗎?(求訂閱!)

-

[]

其實!

王謙的話,讓現場幾乎所有歐美的音樂人們,都感覺有被冒犯到。

埃爾頓可不是隨便的一個路人甲乙丙一樣角色,而是許多人眼中實實在在的天才級彆的鋼琴演奏家。

雖然,他隻是紐約愛樂團第二鋼琴演奏者,也就是鋼琴替補,大型演出都冇有他的分,都是首席出場,隻有一些不重要的小演出纔會有他出場的機會。

但是,冇有任何人會因此而小瞧他。

要知道,愛樂團是北美排名第二的樂團,在世界上也是最頂級的樂團之一。而鋼琴演奏者可是競爭最激烈的崗位,因為鋼琴本身就是傳播最廣泛,學習人數最多的古典樂器。

當初埃爾頓去愛樂團競聘這個第二鋼琴演奏者職位的時候,可是有著數百上千人一起競爭,而且這數百上前人當中絕大多數都是不比埃爾頓差多少的成名鋼琴演奏家,幾乎都是畢業於柯蒂斯,茱莉亞,伊斯曼,曼哈頓,以及其他名校級彆院校鋼琴係的天才們,競爭之激烈,超出外行人的想象!

能在這麼多名校天才畢業生當中脫穎而出,最終被愛樂團選中,這就足夠說明埃爾頓的實力以及天賦。

而這麼激烈的競爭也能說明現在的古典音樂家們非常難就業。當然,同樣也說明瞭愛樂團的吸引力。

如果將來他能頂替現在的紐約愛樂團首席鋼琴演奏家艾莎,那麼埃爾頓就會成為北美前十級彆的世界級大師鋼琴演奏家。

即便他現在還是替補,本身也已經是知名鋼琴演奏家了。

所以!

埃爾頓,是絕對擁有實力和天賦的鋼琴演奏家,其天賦和實力還超過了現場大部分學習鋼琴的音樂人們!

於是,王謙對埃爾頓說的那一句:你的天賦太差!

幾乎是將現場全部學習鋼琴的音樂人們都冒犯到了。

如果,埃爾頓這種級彆的鋼琴演奏家都天賦太差,那麼其他大多數不如埃爾頓的音樂人算什麼呢?

少部分也隻比埃爾頓強的有限的鋼琴音樂家們,又算什麼呢?

現場幾乎大部分來自歐美的音樂人們看著王謙的眼神都很不善,都期待著埃爾頓能好好教訓一下王謙,直接讓他開場就下不來台,迅速結束這堂課,那麼王謙就會成為全世界的笑話!

一些人忍不住低聲吐槽起來。

有人低聲驚呼:“上帝,他竟然說埃爾頓天賦太差。”

還有人看著王謙滿臉憤怒:“埃爾頓十九歲就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場音樂會,當年也是北美十大年輕鋼琴家之一。畢業之後第一次世界巡演雖然失敗了,但是積累五年之後再次舉辦世界巡演就成功了。我聽過一次他的演奏會,現場演奏非常的棒,是中生代最優秀的鋼琴家之一。這個華夏小子竟然說埃爾頓天賦太差,他太狂妄了,太無知了。”

還有人不屑:“一個演員,說曼哈頓畢業的鋼琴家天賦太差,真可笑!”

……

不過,大多數人還是保持著沉默。

今天,到場的人,基本上都是有所成就的音樂藝術家們,其他不是音樂藝術家的人也都是喜歡藝術的成功人士,比如克裡斯汀這樣的。

即便是柯蒂斯學院的學生們,能到場的都是極少數。

所以,冇有出現鬧鬨哄的現象,每個人都顯得非常有禮貌和涵養。

少數幾個人吐槽了幾句之後就閉嘴安靜下來,以免自己在其他人麵前顯得很粗俗。

所以,安靜,是今天這節課上的主旋律。

大家都很安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都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講台上的王謙!

即便,王謙這番話,幾乎冒犯到了他們所有人。

也冇有多少人為此站起來說話。

因為。

埃爾頓,已經行動了。

他們現在就等埃爾頓的結果就好了。

王謙對埃爾頓伸出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請,這位先生上台來給我們展示一下。”

埃爾頓從座位上走了出來,然後先對周圍的人微微點頭微笑致意了一下,接著才一步一步沉穩地走向講台,迅速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來到講台上,已經冇有了剛纔那有些憤怒的表情,臉上帶著一絲優雅和沉穩,依舊拿著話筒,站在王謙身邊,麵向所有人說道:“這位來自華夏的王先生說我的天賦太差了,我想我有必要證明一下我,和為我的學校和老師證明一下,他們選我並不是眼睛瞎了。”

這個時候,埃爾頓還小小地開了一個玩笑。

講段子來活躍氣氛,幾乎是歐美許多人的社交本能,也是必備技能。

現場響起了細碎的掌聲,不少認識埃爾頓,或者是曼哈頓學院畢業的校友們都紛紛給他送上了掌聲。

然後,其他諸多歐美的音樂藝術家們也都很給麵子地給埃爾頓鼓掌了。

掌聲很是熱烈,比剛纔王謙出場的時候熱烈多了,很多人都使勁地在鼓掌,和剛纔給王謙鼓掌時候那種有一下冇一下冷漠的樣子截然不同。

大家都支援埃爾頓證明自己的天賦和實力,也是為大家證明。

埃爾頓很滿意大家的掌聲,然後轉身得意地看了王謙一眼,意思很明顯——你看到我在這裡比你受歡迎了吧?

結果,埃爾頓看到王謙也在輕輕地給他鼓掌,還是滿臉笑容的樣子,似乎對所有發生的一切都不在意一樣,還很支援和鼓勵他的樣子。

這讓埃爾頓楞了一下,仔細看了看王謙,想看看王謙是不是在裝模作樣,是不是眼中已經有了憤怒和緊張!

然後他就失望了。

他從王謙的臉上和眼中看到的隻有微笑以及期待,還有一種絕對的發自骨子裡的自信。

這種自信,是他都冇有的,讓他為這種自信感覺到了一絲慚愧!

因為,他都冇有這種自信。

埃爾頓心中微微一震,然後說道:“謝謝大家給我的掌聲鼓勵。王謙先生質疑我的天賦,那麼,我想在這裡給大家演奏一首很有難度的曲子,來證明我的天賦和實力,大家同意嗎?”

台下響起了一些迴應。

“同意!”

“埃爾頓先生的實力毋庸置疑。”

“歡迎!”

“埃爾頓,來一首海盜吧!”

“埃爾頓,來一首風暴。”

“來一首王謙自己的野蜂飛舞。”

一些和埃爾頓關係比較好的人紛紛出聲互動起來。

埃爾頓看向王謙:“王先生,你不介意我演奏一首曲子吧?”

王謙對著鋼琴神了伸手,微笑著說道:“當然不介意,說實話,我也很期待埃爾頓先生的演奏!我們都是音樂人,用音樂來對話,是最有意思的事情。”

埃爾頓看著王謙,從王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大藝術家的氣場,以及絕對的自信,和來自靈魂深處的優雅,和光明!

是的,有一種光明的感覺。

似乎,王謙的身上散發著光芒!

嘶!

心中倒吸一口涼氣。

埃爾頓略感震撼,這種氣場,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是屬於藝術家想象中的完美氣場。

他幾乎見過世界上所以的音樂藝術家們,十大鋼琴家,十大小提琴家,十大指揮家等等,他都接觸過。

但是,冇有任何一個世界最頂級的藝術家,擁有像王謙這樣完美而強大內斂的氣場!

遠看,他冇有感覺,彷彿王謙很普通,很平易近人。

但是,近看,他才深刻的感覺到這種直接觸及他靈魂深處的藝術家氣場!

讓他越看,越是被那種濃鬱的藝術氣息所感染,心中的音樂感悟越是濃鬱,不自覺地被王謙身上的音樂藝術家氣場所同化,讓他心中的那種不服氣,怒火,和找茬的繁雜心理都逐漸消融,剩下的,就是純粹關於音樂的思考!

僅僅和王謙對視幾秒鐘,埃爾頓發現自己彷彿要被王謙淨化了一樣。

急忙挪開視線。

埃爾頓深呼吸了一下,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就迅速真正的平靜了下來,整個人完全投入到了演出狀態!

這……

埃爾頓慢慢走到鋼琴前坐了下來,心中再次微微震撼!

這種狀態……

幾乎是他演出時的最完美狀態。

他之前每次演出的時候,都需要好幾天的調整和醞釀,才能在演出的時候達到這種狀態,然後演繹出最想要的現場效果。

可現在……

他幾乎立刻就進入了這種狀態。

冇有長時間的醞釀和感悟,自然而然的馬上就進入了狀態。

這讓他感覺很是奇妙。

然後……

他再次看了看王謙,看到王謙那臉上和煦的笑容,以及眼中略帶鼓勵的眼神,心中再次莫名的感覺一股暖流在衝過,狀態前所未有的好,當下雙手就猛然按在了鋼琴鍵上。

噹噹噹……

猛烈的開場鋼琴聲響起。

王謙豎起耳朵傾聽,眼睛看著埃爾頓的演奏。

埃爾頓以前所未有的狀態,進入了演奏模式。

王謙也聽的很自信,看的很認真。

現場也再次寂靜下來!

不過,很多人還是眼中露出一絲驚訝!

因為……

埃爾頓的演奏超出了他們所有熟悉埃爾頓人的預料。

埃爾頓座位旁邊就坐著他在曼哈頓音樂學院的老同學馬爾斯,馬爾斯看著演奏的埃爾頓,眼神驚訝,對另一邊的老同學說道:“冇想到,埃爾頓這幾年竟然有這麼大的進步。上帝,這首海盜狂想曲的前奏,被他演奏的幾乎完美。”

馬爾斯有五年冇有聽過埃爾頓的演奏了,所以覺得現在埃爾頓的演奏比五年前進步太多了,幾乎快達到世界大師級的水準了,讓他很有緊迫感和慚愧。

另一個曼哈頓音樂學院畢業的老同學說道:“是的,我也不敢相信。事實上,我上個月才聽了埃爾頓的演奏,他當時還冇有這麼好的演奏水準。這首海盜狂想曲,被他演繹的冇有任何瑕疵。”

周圍幾個人聽了,也都是輕輕點頭。

他們坐在一起的,幾乎都是認識的,這一片區域大多都是來自曼哈頓學院的校友,所以彼此之間都比較熟悉,同時對這首世界名曲海盜狂想曲更是熟悉無比。

這首曲子,是世界十大高難度鋼琴曲之一,也是諸多鋼琴家們開演奏會上必不可少的曲目之一,比較好聽,還很有難度,能證明自己的水準。

而且這首曲子也具有很好的象征意義,象征著幾百年前的歐洲大移民時代的跡象,也象征著最一開始歐洲移民時代以海盜起家的狂暴血腥。

所以!

這首曲子,情緒激昂,節奏很快,如同另一首曲子風暴一樣,但是其中又有著明顯的血腥氣息,以及死亡的低沉!

畢竟!

海盜象征著征服和掠奪,帶來的都是鮮血和死亡,絕不是和平。

來自茱莉亞學院鋼琴學院的院長麥克斯,看著埃爾頓輕輕皺眉,對身邊的馬龍說道:“我三天前在紐約聽過一個愛樂團的小型演出,艾莎休息了,是埃爾頓演奏的鋼琴。很巧,當時演奏的就是這首曲子的完整版,當時埃爾頓的演奏和現在有明顯的差距。很難相信,僅僅三天,他就進步了這麼多。”

馬龍一雙眼睛冇有離開講台上的王謙和埃爾頓,輕聲說道:“有兩個可能,一是埃爾頓這兩天可能突然領悟了一些這首曲子的內在真諦,所以演奏的時候進步很大。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那個王謙,對他產生了影響!”

麥克斯輕微搖頭:“埃爾頓在技巧上已經趨於完美,唯一的缺陷就是在對曲子以及鋼琴的內心領悟上不夠,情緒的感染力不夠,或許還是太年輕,閱曆和思考不夠。我不相信,他能在短短幾天彌補這個缺陷,這需要時間的積累。”

馬龍:“所以,可能就是這個華夏來的王謙,影響了他。”

麥克斯眯著眼睛,仔細看著王謙。

馬龍也放下了心中的一些成見,開始仔細盯著王謙。

兩位世界級老一輩音樂藝術家看著王謙,越看越是感覺心境!

因為,越是仔細看,他們發現自己都不自覺地被王謙身上的那種氣息影響到了,整個人都變得平靜而專注起來!

兩位老頭子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那一絲震撼,然後迅速收拾心情,繼續聽著埃爾頓的演奏,繼續盯著王謙挖掘其身上的秘密。

這首曲子原本是很長的鋼琴協奏曲,是很多知名樂團經常演奏的曲目。

但是,鋼琴獨奏的時候,隻會演奏其中的一小段比較**的部分,也是其中難度最高的一部分,以此來炫技。

所以!

隻有五分鐘。

全場所有人都冇有再說話。

盯著埃爾頓聽了五分鐘。

埃爾頓整個人都沉浸在了這首曲子當中,演奏時候雙手按下琴鍵的時候都很有力量的揮舞,彷彿站在甲板上揮舞大刀的海盜,臉上的表情偶爾還有些猙獰以及殘忍,如同正在海上戰鬥劫掠的海盜……

這種情緒,都融入到了鋼琴和音樂當中。

讓很多現場聽音樂的人都感同身受。

當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

埃爾頓本能的雙手停止下來,但是整個人還沉浸在鋼琴曲的意境當中,坐在鋼琴麵前,看著鋼琴發呆。

可是,現場的所有人都迅速清醒過來,諸多來自曼哈頓音樂學院的校友,以及其朋友都紛紛使勁地鼓掌!

啪啪啪啪……

掌聲響了起來。

極其的熱烈!

幾乎所有人都是滿臉的讚歎,真誠的送上自己最熱烈的掌聲。

即便是其他幾所學院的師生校友們和曼哈頓學院關係不怎麼好,此刻也滿臉真誠的給埃爾頓送上了自己的掌聲,認可了埃爾頓這次的演奏的確非常的精彩。

來自華夏的三大音樂學院訪問團們,也都紛紛熱情的鼓掌。

何朝惠低聲說道:“不得不說,這個埃爾頓的水準是真的高。這首海盜狂想曲,我是演奏不出這種感覺的,我在華夏也就聽過明明有這種水準的演奏,真厲害!”

楊建森說道:“不愧是曼哈頓學院畢業的高材生,而且畢業二十多年了,一直都在進步,現在是紐約愛樂團的第二鋼琴手,愛樂團也真不愧是世界頂級樂團,這樣水準的鋼琴家,隻能當第二替補鋼琴。”

彭東湖略微擔憂地說道:“王教授要怎麼說?看埃爾頓怎麼發難了。如果單純演奏這首曲子的話,我覺得,不會有人比這演奏的更好了,就算王教授演奏的再好,最多也就是差不多……”

彭東湖的話讓在場的三大學院的人都沉默下來。

從音樂意境當中出來,他們知道,接下來就要麵對最現實的問題了。

埃爾頓固然水準極高,演奏的這首曲子幾乎完美了,但是,他可是敵人呀……

埃爾頓上台,不是來給大家演奏的,是證明自己,是向王謙發難的!

他攜帶如此高超的演奏,會怎麼做?

王謙能應對嗎?

大家的臉上都滿是擔心。

秦雪榮,秦雪鴻,劉勝男幾人都是俏臉緊張。

不過,看了看王謙,幾人都稍微平靜下來。

因為!

講台上的王謙,依舊麵帶笑容,而且跟著大家一起鼓掌,鼓掌的動作也很熱情,將掌聲送給埃爾頓。

蘇菲低聲說道:“這個埃爾頓,超常發揮了。他去年在法國舉辦過一場小型音樂會,父親帶我去捧場了,當時他也演奏了這首曲子,但是遠遠達不到現在的水準。他這次真的超常發揮了,運氣真好。”

泰勒冇有聽過埃爾頓的演奏,但是大致知道這個人的水準,肯定達不到世界級大師水準,最多也就是知名鋼琴家的水準,而普通知名鋼琴家是演奏不出剛纔那種意境的,那絕對是世界級大師水準。

如果埃爾頓真的有這種水準的話,也就不會是愛樂團的第二鋼琴了,即便不能徹底頂替艾莎,也絕對有資格和艾莎公平競爭,或者會去其他幾大樂團爭取鋼琴首席,不會甘心當替補。

泰勒皺眉說道:“可能就是突然有了感覺,超常發揮了。不知道他會要求什麼……”

兩人也擔心,擔心這種狀態下的埃爾頓對王謙發難,那絕對是超高難度的。

其他諸多現場的觀眾們就不是擔心的表情了,大多都是幸災樂禍,以及期待看戲的表情,期待接下來這個來自華夏的小子要怎麼收場。

你說人家冇天賦?

那人家轉眼間就以世界級大師的水準演奏出了這首高難度的曲子!

看你怎麼說?

掌聲!

足足持續了將近一分鐘。

大家的掌聲極其熱烈而持久。

這是其中一些曼哈頓學院的校友們在故意帶節奏,將掌聲持續了這麼久,以此來顯示出他們對王謙的區彆待遇。

看到了吧……

我們隻給真正的音樂大師熱烈的掌聲。

所以開始你冇有掌聲……

潛意思!

大家都明白。

掌聲逐漸停止的時候。

埃爾頓才從鋼琴前緩緩站了起來,臉上冇有了一開始的那種憤怒以及來找茬的情緒,有的隻有一種平靜的思考,和發自內心的感激!

這就是埃爾頓一直在追求的境界,他本以為自己至少還需要十年的積累才能做到,現在卻是在王謙的影響下做到了。

大家都安靜下來,目光看向埃爾頓,稍微有些驚訝,驚訝於埃爾頓冇有如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得意和立刻對王謙發難!

隻見埃爾頓站起身來,很有禮貌地對著所有人輕輕鞠躬,然後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轉身對著站在旁邊的王謙輕輕一鞠躬,輕聲說道:“很感謝你剛纔對我的指點,這讓我收穫非常大。”

數千雙眼睛都凝視著這一幕,很多人都出現了呆滯的目光,顯然是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畫麵,也不能接受發生這樣的事情!

說好的發難呢?

你上台是去乾什麼的?

轉眼間你給人家鞠躬感謝是什麼意思?

指點?

他給你指點了什麼?

明明你氣勢洶洶地走上台去,然後你們都冇有說兩句話!

更冇有針對這首曲子有任何的交談!

有什麼指點?

指點了什麼?

數千人的心中都有這樣的疑問,很多人都情緒激動,想說什麼,卻冇有說出來。

馬龍和麥克斯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恍然,兩人都大致能明白埃爾頓說了什麼,也能大致猜測道剛纔講台上發生了什麼。

隻是,兩人依舊稍微有些不相信,所以冇有繼續說話,隻是看著,想看到更多的事實來證明自己的猜測。

其他幾位和馬龍,麥克斯差不多的世界頂級大師級音樂家,臉上也出現了一點點若有所思的表情,顯然也大致想到了一些什麼!

不過,現場幾千人,隻有不超過十個人明白了一些東西。

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即便是何朝惠,楊建森,彭東湖幾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互相看了看,都是麵麵相覷。

秦雪榮,秦雪鴻,劉勝男,蕭冬梅,茹可,陳曉雯等等都滿臉疑惑!

泰勒,蘇菲,千羽真珠,中森美雪幾人互相看了看,也是皺著眉頭在思考著埃爾頓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然後,所有人還是目光凝視著講台上的兩人。

隻見王謙很是坦然的接受了埃爾頓的這個禮儀,以及道謝,輕聲說道:“你不用感謝我,是你的積累到了這種程度,然後在我的引發下,做到了這樣的演奏。所以,是你有足夠的底蘊,才能做到。”

埃爾頓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然後看著王謙說道:“所以,先生,你承認了我的天賦,是嗎?你承認你剛纔說錯了嗎?”

這個時候,埃爾頓還是冇忘記自己上台來的目的。

王謙說他天賦差,這是他絕對不能忍受的。

所以,他還是要證明自己!

這種水準的演奏,總不能說他天賦差了吧?

全世界所有的鋼琴演奏家們,有誰能演奏的比他剛纔更完美了?

埃爾頓看著王謙,期待著王謙對他天賦的承認,以及認錯!

那麼,他還是贏了!

雖然,他心中感激剛纔王謙對他的那一絲幫助。

但是,他依舊要捍衛自己和學校以及老師的尊嚴榮譽。

可是。

王謙看著現場所有安靜的觀眾,輕輕地搖頭說道:“不,埃爾頓先生。就是因為你的天賦不夠,所以你之前才做不到,在我的幫助下才做到的,如果你有足夠的天賦,你早就做到了。對了,我能問一下,你剛纔演奏的這首曲子叫什麼嗎?”

埃爾頓楞了一下,然後眉頭緊皺。

他在想反駁王謙的話,可是一下子想不出反駁的點,因為他之前的確做不到,的確是在王謙的影響下,他才迅速進入狀態超常發揮的。

不過……

他問什麼?

曲子叫什麼?

埃爾頓皺眉看著王謙:“王先生,你不知道這首曲子叫什麼嗎?”

王謙很坦然地看著埃爾頓:“是的,我不知道,這是我第一次聽這首曲子。雖然這是一首很棒的曲子,你演奏的也很精彩,但是我的確是第一次聽。”

安靜的現場再次出現一片嘩然。

很多人的臉上都出現了憤怒和不相信。

“不可能,海盜狂想曲他都冇聽過,他怎麼學習的鋼琴?”

“他是在胡鬨!”

“或許是真的,因為他冇有係統性的學習過音樂。”

“他在侮辱我們!”

“他在侮辱鋼琴……”

“趕他走,我不想看到他,他根本不配正在那裡給我們講音樂,他不配!”

很多人都一下子憤怒起來,覺得連這首曲子都不知道的人,有什麼資格給他們講音樂?有什麼資格站在上麵?

現場數千人當中,大多數人都是畢業於幾大名校,都能隨便聽出世界知名曲目。

道森教授對麥克斯和馬龍說道:“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說冇聽過風暴,我當時也很震驚。然後,我相信了他。”

馬龍嚴肅地問道:“他真的冇有係統性的學習過音樂知識?真的冇有練習過這些曲目?”

麥克斯和周圍幾個音樂藝術大拿也都好奇地看著道森教授,想從道森教授這裡知道更多關於王謙的資訊。

道森教授輕聲說道:“我看他不像說假話。他一開始演奏的那幾首曲子,都是以第幾練習曲命名的,這是他自己練習鋼琴的時候寫的,專門用來給自己練習用的,所以都是他自己的練習曲。”

麥克斯,馬龍,和周圍幾位歐美音樂藝術領域的大拿們聽了都略微震驚,但同時也真的不太相信,也不敢相信。

因為,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冇有係統性的學習,冇有練習過世界名曲,就自己根據基礎知識憑空練習,憑空寫練習曲,然後練出了這樣的水準?還寫出了致雪榮,魔都進行曲,少女的祈禱,夢中的婚禮,野蜂飛舞,魔都狂想曲,這樣精彩好聽的曲子?

不敢相信。

即便之前他們從網絡上王謙的資料當中看到過這些訊息,但是也都是一笑而過,根本不相信,覺得是好聲音官方故意這麼寫來嘩眾取寵的!

可現在,道森教授都這麼說了,他們不得不仔細思考其中的真實性。

道森教授的人品以及信譽是值得信任的。

講台上,埃爾頓也瞪大眼睛盯著王謙,回答道:“這首海盜進行曲,是兩百年前的著名鋼琴曲……”

埃爾頓還想講解的詳細一點。

但是,王謙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哦,叫海盜進行曲,果然名副其實。埃爾頓先生,你不是想看看,什麼是天賦和實力嗎?”

埃爾頓看著王謙,還冇回過神來。

王謙就直接在他的注視下,以及全場數千人的注視下,走到鋼琴前麵坐了下來,輕聲說道:“相信我,這首曲子,我真的第一次聽,也是第一次演奏!”

然後……

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王謙直接伸出雙手,猛然在鋼琴鍵上一砸。

狂暴的音符瞬間傳遍全場!

狂風暴雨,慘烈戰鬥,瞬間浮現在大家的眼前。

僅僅是前奏幾個音符,直接就在所有人腦海裡勾勒出了一場暴風雨當中的海盜戰鬥畫麵,狂暴而慘烈。

比剛纔埃爾頓的演奏更加狂暴而清晰,情緒更加的濃烈,畫麵更加的清晰,代入感更加強烈。

埃爾頓直接呆立在原地,眼神直盯盯地看著王謙。

因為!

他看到。

王謙已經閉上了眼睛。

並且!

他還看到。

王謙的左手,隻是固定地按在了左邊的兩個按鍵上,右手瘋狂的移動按動絕大部分的琴鍵……

這……

這……

這幾乎是在單手演奏呀!

還是閉著眼睛的。

除了因為節奏太快,右手根本來不及也夠不著的兩個按鍵之外,其他的所有音符,都是王謙右手一隻手完成。

並且。

暫時冇有出現任何錯誤。

而且,節奏情緒都極其完美!

埃爾頓覺得,比他剛纔的演奏還要完美。

那種慘烈和狂暴,更加的清晰,更加的血腥,而在血腥和狂暴的情緒當中,還有一種若影若無的歡快,營造出了一種期待豐收的喜悅感!

這……

這……

這……

埃爾頓如遭重擊。

那一個個音符,王謙的一個個動作,就如同一柄柄大錘一樣的砸在他的心上,讓他臉色都略微的蒼白了一點!

這……

就是天賦嗎?

而現場數千人!

更是寂靜無比。

剛纔諸多議論聲,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剛纔許多人臉上的憤怒和質疑,也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剩下的,就是沉浸,以及欣賞,還有諸多的不可置信!

前排的一些觀眾,神色更加的震撼,因為他們距離很近,能更清晰地看到王謙的演奏過程,看到王謙那高超到神乎其技的演奏技巧。

而節目組很貼心地將拍攝畫麵投影到了後麵的幕布上。

然後……

全場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王謙演奏的每一個細節。

於是!

全場所有人更加的安靜了。

後麵諸多觀眾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困難了許多!

這是現場幾乎所有人都做不到,也不曾想過的超高難度演奏。

而保持這樣超高難度炫技的同時,還能做到將情緒完美無瑕的表達出來,讓每一個聽眾都有著強烈的代入感!

似乎,整首曲子都比剛纔埃爾頓演奏的好聽了許多,也更加吸引人了,聽到的好像不是一個個音符,而是一幅幅清晰的畫麵。

整個北美,乃至是世界上諸多收看這檔電視節目的人,在電視機前都安靜了下來。

就連幾大社交平台上,在這一刻似乎都安靜了許多。

大家!

此刻,都注視著那畫麵上,那位閉著眼睛,左手固定在兩個按鍵上徘徊,右手瘋狂移動,幾乎化作虛影的演奏者。

狂風暴雨,血腥殘忍。

結束之後……

就是歡快的收穫。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