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82.我師從我自己!你不行?那是你天賦太差!(求訂閱!)

-

[]

王謙走出去的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股說厚重的肅穆氣息撲麵而來。

全場!

數千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但是。

全場卻是寂靜無比。

甚至,非常的嚴肅莊重!

目光所及,絕大多數人明顯都是來自歐美的,並且年紀都不小了。

全場,基本上都冇有幾個年輕人!

畢竟,喜歡藝術的,大多都是年紀偏大的。

而藝術家當中,更是冇有年輕人,因為太年輕的不會被認可為藝術家的,藝術家是需要底蘊沉澱的,太年輕的做不到。

一雙雙眼睛投射到他身上的視線當中,都有著明顯的各種質疑,有疑問,還有不屑,以及居高臨下的俯視。

在寂靜嚴肅充滿質疑的現場。

角落裡,秦雪榮毫不遲疑地直接使勁地鼓起掌來!

不管周圍的其他人如何。

秦雪榮是絕對第一時間支援王謙的。

坐在秦雪榮旁邊的秦雪鴻也立刻用雙手拍起手來。

劉勝男,陳曉雯,蕭冬梅,茹可等幾個來自華夏的都幾乎不分先後的一起鼓掌,掌聲很突兀。

然後,何朝惠和楊建森,彭東湖等人才從這肅穆莊重的氣氛當中清醒過來,接著也迅速帶著訪問團的成員們一起給王謙送上掌聲。

不管這些歐美的藝術家們如何針對王謙,他們三大學院的人都是絕對毫無保留的支援王謙。

泰勒和蘇菲,千羽真珠,中森美雪幾人都清醒過來,急忙一起給王謙送上了掌聲。

蘇菲和泰勒對視了一眼,都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絲的慚愧。

她們為自己冇能第一時間給王謙送上掌聲而感覺到一絲絲的慚愧!

蘇菲偏著頭看了看秦雪榮,心中大致明白了,為何王謙堅定地說過,永遠都不會離開秦雪榮,哪怕是她這位法蘭西天才鋼琴玫瑰也不能取代,這個單純的華夏少女,似乎心裡除了王謙就冇有其他任何人和事物,這一點是她做不到的。

他們一小群人的掌聲在安靜的大廳內很突兀的響起。

其他諸多來自歐美的觀眾們,出於禮貌,也紛紛送上了不冷不熱的掌聲。

所以,來自全場的掌聲陸續響起,卻是帶著明顯的冷淡。

很多人鼓掌的時候,看著王謙的時候臉上都有明顯的不屑和冷漠。

比如,坐在第一排的,王謙認識的馬龍,就滿臉冷漠地看著王謙,雙手輕輕的有一下冇一下地拍著。

不過,也有少數人給王謙送上掌聲的時候有這一些熱情。

比如,王謙看到了在中間位置的克裡斯汀,就在使勁地鼓掌。

還有一些帶著濃鬱藝術家氣質的中老年人也給王謙送上了熱烈的掌聲。

迎著掌聲,王謙從後台走了出來,孑然一身,步伐沉穩地走到中間,拿起中間講台上的話筒,又走到放在那裡的一架斯坦威鋼琴旁邊伸手輕輕地隨意按下了一個琴鍵,響起一道帶著隨意的音符。

全場的掌聲逐漸停歇下來。

所有人都目光驚訝地看著王謙。

不知道王謙要做什麼。

難道開場先來演奏一首鋼琴曲嗎?

不過,有這樣想法的人都失望了。

因為,王謙隻是按了一個音符,然後就離開了鋼琴,彷彿隻是路過鋼琴一般。

一雙雙眼睛都目不轉睛地看著王謙。

很多人的臉上都已經出現了躍躍欲試的表情,似乎現在就想站起來對王謙發難!

可是,王謙出現還不到一分鐘,到現在還一句話都冇說,現在就突然發難似乎有些過於急切和明顯了,也太過於失禮了。

所以,很多懷著彆樣心思來的人都忍住了自己的衝動,但是一雙眼睛卻是時刻盯著王謙,尋找著王謙任何一絲細節上的破綻。

在角落裡坐在攝像機後麵的戴安娜很是緊張地看著王謙,情緒很是複雜,知道現在王謙幾乎麵臨著生死考驗,而且是在全世界的關注之下。看了看攝像機,戴安娜低下頭看了看手機,手機上是節目組那邊發來的訊息,讓這邊的攝製組再多增加幾台機位,因為收視率非常好,節目組需要更多角度的拍攝畫麵!

洛杉磯!

好聲音節目組再次開了一個會議。

會議室內,電視畫麵上播放的正是此刻柯蒂斯學院內王謙出現在課堂上的畫麵,主持人已經不再出現點評,全部都交給了現場直播,讓所有觀眾看到最真實的畫麵和現場,冇有吵鬨的畫外音。

奧尼興奮地說道:“這檔節目的收視非常高,現在光北美的收看人數就超過了四千萬,可能過一會兒就超過五千萬,如果後續足夠精彩,或許會達到七八千萬也說不準,這是一個天大的驚喜!”

他提議製作這檔節目,為的就是賺取王謙身上的流量和關注度,本以為能有個兩三千萬的收視人數就是驚喜了,這在北美已經算是大獲成功了,尋常時候一個高熱度的綜藝節目收視率也就這樣,大熱電視劇的收視也就能穩定在兩三千萬收視人數的樣子。

所以,跟蹤報道一個華夏選手的實時節目,能有兩三千萬的收視人數,就超出許多人的想象了。

可是……

冇想到!

現在這公開交流課剛開始,王謙剛剛出現在課堂上的時候,收視人數就超過了四千萬,幾乎是除了超級碗之外最好的收視數據檔次了。

這檔節目,可謂是大賺特賺。

節目組的其他人也都紛紛興奮不已。

收視率高,那就意味著綠油油的美元。

而且!

大多數人都不認為王謙能全身而退,到時候大概率是在北美待不下去了,奪冠?更加不可能!

現在,節目組是想儘辦法榨乾王謙身上的所有利益,其他幾個奪冠熱門選手所在的賽區也興奮起來,他們的機會又來了!

所以,北美節目組代表布希興奮地說道:“我們現在可以再擴大宣傳,儘可能的提高收視率。而且,就算他在這節課上被那些老傢夥們逼迫的跪下,我們都不能終止直播,也不能讓他直接離開北美,他必須按照合約參加後麵的比賽。”

即便王謙在課堂上被歐美的音樂藝術家們逼迫的無法脫身,布希也絕對不會讓王謙履行和戴安娜的賭約馬上離開北美,而是繼續讓王謙參加剩下的比賽!

因為,反正到那時候王謙都不可能對亞當產生任何威脅了,而諸多歐美的觀眾們還是想看王謙接下來的表演,但是卻不可能給他投票了,畢竟這節課上王謙將會丟儘顏麵,成為一個大家嘲笑的小醜!

所以,剩下的比賽繼續榨乾王謙身上的利益,然後給亞當等選手當好配角!

這才符合奪冠賽區的最大利益。

王謙給節目組帶來的利益,將會有一半被奪冠的北美賽區獲得!

是的,現在,布希又覺得亞當行了,又覺得這些錢都是自己的了!

奧尼也淡淡地說道:“不錯,理應如此!他和戴安娜隻是開玩笑而已,如果他到時候要退賽,就要支付足夠的違約金。”

奧尼站在純粹的利益立場上看,也支援布希的決定。

其他賽區的人也都紛紛點頭讚同。

隻有華夏賽區的張誌龍說道:“我說,難道你們都忘記了,現在王謙還是榜單上的第一嗎?他剛剛打破了克裡斯汀的流行歌曲單日下載記錄!”

大家聽了張誌龍的話都笑起來。

布希看向張誌龍,問道:“那又如何呢?今天過後,他會成為歐美觀眾當中最討厭的人。”

張誌龍張了張嘴,然後也麵色不好的沉默下來。

說實話,他看著電視畫麵上的王謙,也有不好的預感!

他也不看好王謙能和那麼多歐美頂級音樂藝術家們對抗,最後肯定是顏麵掃地,那麼歐美這些媒體們會放過王謙呢?

顯然不會!

落井下石,一向是娛樂媒體們最擅長的工作,到時候王謙肯定會在他們的打壓之下成為過街老鼠。

那些觀眾們自然也就會對王謙產生巨大的偏見!

到時候即便王謙還參加比賽,即便演唱的曲目依舊好聽精彩,估計也不會得到太高的成績。

因為,大家都會對王謙產生抵製情緒!

這種情緒一旦蔓延成為成見,是很難破解的。

張誌龍歎了口氣,不再說話,心中隻怪王謙太自負了!

布希以勝利者的姿態繼續說道:“可惜,這麼高收視率的節目,我們隻能做一天。我建議,明天開始,把王謙的資源等級恢複到第四,這才符合他本身的排名。把他身上多餘的資源給亞當。亞當在接下來的第一場比賽,將會是第一個出場,我們第一場正式比賽在全世界會不會一炮而紅,就看亞當了,所以我們必須給亞當足夠多的資源支援。”

布希的話也得到了反對!

因為,亞當的對手,以及同樣在第一場比賽出場的蘇菲以及其對手,三大賽區的代表都反對布希的決定,憑什麼隻把資源給亞當,而不給蘇菲等其他三位在第一場出場的選手?

一番爭執……

將王謙等人都暫時忘記了。

不過!

爭執迅速結束了。

因為,電視畫麵上,王謙站在講桌前看著現場數千人沉默了幾秒鐘之後,開口說話了。

奧尼和布希,張誌龍等人都迅速停下了說話,紛紛看向電視畫麵。

每個人,都期待著這節課將會發生什麼,將會如何結束!

每一個,看電視直播的觀眾,都有類似的強烈期待。

歐美的網絡平台上是炸鍋了,光是北美就有超過四千萬人觀看,歐美其他國家也都在進行轉播,加起來的收看人數至少也是上億的,很多人都一邊看一邊在網絡平台上討論!

尤其是,很多人都在電視畫麵上看到了熟悉的麵孔,讓他們很是興奮的參與討論起來。

“上帝,我看到了馬龍先生,冇想到馬龍先生都去了,這個華夏小子麵子真大,不管他今天的課是好還是壞,能吸引這麼多頂級藝術家到場,已經很厲害了。”

“兩年前我在法國聽過馬龍先生的一場演奏會,真的太棒了,華夏小子有什麼資格站在講台上給馬龍先生講課?”

“隻有我看到了克裡斯汀嗎?克裡斯汀都去現場了。”

“我也看到克裡斯汀了!”

“你們知道王謙的單曲打破了克裡斯汀的單曲單日下載記錄嗎?”

“那隻是他僥倖而已,他根本不配和克裡斯汀比。”

“哈哈哈,真尷尬,冇有人給他鼓掌,隻有那些華夏人給他鼓掌了,如果是我,我可能就尷尬的不敢上台了,太丟人了,他臉皮真厚,還能淡定的站在那裡。”

“我看到了麥克斯院長……”

“我看到了希爾頓先生。”

“這個華夏小子為什麼不說話?因為被這麼多大師嚇到了嗎?他不會尿褲子了吧?”

……

事實上。

很多到現場的人看到王謙走上講台過了半分鐘還冇說話,都以為王謙可能是緊張的不敢說話了。

而其實。

王謙不是不敢說話,而是不斷地在現場凝聚出足夠強大的藝術家氣場,以此來和現場這種肅穆的氣場,以及諸多藝術家們身上散發出的氣場對抗。

氣場,玄之又玄,看不見,摸不著!

但是,卻是真實存在的,一個人身居高位久了,自然而然就會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站在那裡一般人都不敢上去搭話。

這些藝術家們在音樂藝術上鑽研久了,就有一股藝術家的氣勢,而且成名多年,被許多人恭維多了,也有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此時,現場數千人當中,至少有一半都算得上是音樂藝術家,其他人當中的大多數人也都是從事音樂藝術工作的。

所以,他們聚集在一起,一起看著一個人,如果換做其他人,估計真的會被嚇尿。

而王謙則是逐漸醞釀出了強大的自身氣場,演義出了一個站在世界之巔的強大藝術家氣勢,和現場數千人對抗而不落下風!

臉上逐漸溢位一絲笑容。

王謙麵向所有人,目光純淨,聲音和煦地說道:“很感謝這麼多藝術家前輩來這裡和我聊聊音樂。這兩天,全世界都在推我,讓我有些壓力。不過還好,這節課,講的是音樂。所以,我隻是有一點壓力,卻冇有任何的擔心。”

“因為,我太熟悉音樂了。”

王謙最後一句,以極其深沉而深情的語氣說出。

彷彿,音樂是他相愛多年的戀人一樣。

現場依舊一片安靜。

王謙能看到,距離最近的第一排,高大魁梧的馬龍先生依舊錶情冷漠,以審視的目光盯著自己。

而道森教授則是神色很是平靜地看著王謙,見王謙如此自信和揮灑自如,眼神之中隻有一絲絲的期待。

克裡斯汀的眼中有一絲欣賞。

泰勒蘇菲等人則很是讚歎,她們自問她們如果站在上麵,根本冇辦法如此淡定。

王謙的這份氣場和控製能力,就讓現場大多數人自愧不如了。

隻見王謙繼續說道:“說起音樂,很多人都說,我不是科班出身,我隻是半路出家,我靠自學,所以我不能代表什麼……”

這番話引起了現場很多人的共鳴情緒。

因為,現場大多數人就是這樣想的,也是因此而看不起王謙!

學習表演的演員,冇有任何音樂院校學習經曆的王謙,憑什麼來這裡給他們講課?憑什麼自稱鋼琴之王?

王謙微微一笑,說道:“但是,我今天來,就是想用事實告訴大家。音樂,或者是所有的藝術,不是看你在哪裡學習,也不是看你跟誰學習,而是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天賦!如果有天賦,那麼,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隻看你是否用心學習了,隻要用心學習了,哪怕隻是在小區門口的音樂補習班學習,也能學成,也能獲得不輸給在場諸位的實力成就!”

這是王謙的心裡話!

他前世出身農村小山溝,小學初中上的都是鄉下小學校,軟硬體都是很一般的,全校幾十個人的那種學校。但是他中考卻能考地區前十的成績,比那些縣裡市裡諸多重點中學的尖子生考的更好,就是因為他足夠聰明,也用心學習了。

隻可惜王謙進入市裡重點高中之後,突然對學習興趣不大,反而對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有興趣,所以高考隻混了個普通大學。

王謙一直認為,有天賦,纔是最重要的,有天賦又願意用心努力地去鑽研,那麼必定會有所成就!

冇天賦,就算把你送到世界頂級名校裡的頂級大師那裡學習,就算你天天日夜不停的努力,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成就。

王謙見過那種天天除了吃飯睡覺都抱著書學習的同學,最後也隻是考了個普通學校,這就是天賦普通。

而王謙自認為不論前世還是今生,在音樂上都有很好的天賦,隻不過前世他冇有鑽研音樂,而是按需廣泛涉獵,所以冇什麼成就。但是今生,他的天賦更好,說是獨一無二都不為過,而且還真的用心在音樂上鑽研了,再加上前世的記憶!

所以,說起音樂,他是真的有發自骨子裡的自信。

可是……

這對現場諸多藝術家們來說,卻是不能接受的。

立刻!

現場就有一雙雙密密麻麻的手舉了起來。

其中不乏一些頭髮雪白,氣質沉穩,一看就有藝術家氣質的老者。

這麼多人。

迫不及待地,等王謙開口說話之後,馬上就開始抓著王謙的話頭開始提問了。

王謙對此早有預料,站在鋼琴前,麵對下麵諸多舉手的人們,微笑著說道:“這麼多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我交流,這讓我很開心。我非常願意和所有想和我交流的人一起交談,這樣會讓我們都有所收穫。”

說著,王謙隨意指著台下的一箇中年男子,說道:“那麼,就從這位先生開始吧,你有什麼想說的?”

這位身穿黑色西服,淡藍色領帶的中年白人男子站了起來,馬上旁邊就有學校專門安排的人將一支話筒遞了過來,中年男子拿過話筒,目光看著王謙大聲問道:“王謙先生,我不同意你的觀點。即便再有天賦的人,也需要經過長時間係統性的學習,才能掌握正確的知識,有了正確的基礎,才能走的更遠。”

“而你冇有經過任何係統性的學習,甚至你大學都冇有學習音樂,而是學習的表演,你的本職就是一個演員,據說你是中途自學的音樂。這根本冇有任何基礎。隻是靠自學,是不可能學成才的……”

中年男子毫不客氣地反駁王謙的話,並且將王謙貶低了一番,然後繼續說道:“在場有許多世界知名的音樂藝術家,冇有任何一個不是師出名門或者畢業於名校的。他們也有頂級天賦,但是也需要在名校和名師門下經過良好的係統性教育,才能將自己的天賦發揮出來,成為音樂家。”

最後,中年男子看著王謙認真地問道:“請問,你的音樂老師是誰?”

現場一片安靜!

很多人都略顯詫異地看了看這位中年人。

雖然,大多數人來到這裡,都是衝著王謙來的,而且都是不懷好意。

但是,能一開場就說的這麼直白,也這麼具有攻擊性,還是讓許多人都有些驚訝!

畢竟,大家都是藝術家,都是有身份有涵養的,說話還是要委婉點吧?

這位!

貌似冇有任何委婉的語氣和詞彙,全部都直白而具有攻擊性。

非常的不客氣。

大家看了看提問的中年男子,其中不少人還認識這位中年男子,然後又都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會怎麼迴應如此不客氣的質問!

秦雪榮直接低聲說道:“美國人真冇禮貌!”

秦雪鴻也搖頭說道:“他們對王謙很不滿,當然不會有禮貌,有什麼就攻擊什麼,也就是王謙有實力有涵養,才能忍得下來,我反正冇辦法。”

薑煜低聲說道:“這個男人叫埃爾頓,現在北美第二樂團紐約愛樂團的第二鋼琴演奏者,畢業於曼哈頓音樂學院,在紐約有些名氣。但是,他想當樂團首席鋼琴,還有些難度。因為,現在愛樂團的首席鋼琴是北美第一女鋼琴家艾莎,畢業於茱莉亞的鋼琴家!”

薑煜是學習古典鋼琴的,所以對現在世界上大部分比較活躍的音樂藝術家們都比較熟悉,如埃爾頓這樣的二線存在也有些印象。

慕容月說道:“所以,他就是來找茬的唄。”

劉勝男左右看了看,低聲說道:“我覺得,除了我們這裡的,其他人都是來找茬的!”

大家都比較讚同的點點頭!

這裡的氣氛,對他們,對王謙,的確是非常的不友好。

好像,每個人都是衝著他們來的一樣。

現在!

現場的氣氛更是嚴肅無比。

大家都看向王謙。

王謙站在鋼琴前,臉上溫文爾雅的笑容依舊絲毫不減,目光看著站著的中年男子問道:“先生,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中年男子略帶倨傲地說道:“我叫埃爾頓。”

王謙:“那你畢業於哪所學校?”

埃爾頓驕傲地說道:“曼哈頓音樂學院,我的老師是波什先生。”

在場的很多人顯然都認識埃爾頓,所以對他的回答都冇有什麼驚訝和羨慕的。

現場很多人都有著不輸給埃爾頓的天賦實力以及學曆出身!

不過,王謙卻是很輕鬆地聳聳肩,直白地說道:“曼哈頓音樂學院我知道,但是,很抱歉,你和你的老師波什先生我都不知道。”

現場響起一些嘩然之聲。

顯然,大家都冇想到,王謙會這麼說!

即便不知道,也不能這樣說出來吧?

這很不禮貌,也很不尊重。

埃爾頓氣憤的臉色通紅,說道:“我老師波什先生是愛樂團的首席指揮,你連他都不知道!那麼,你的老師是誰?”

王謙笑了笑,繼續說道:“很抱歉,我的確不知道您的老師波什先生。事實上,現場的幾乎所有音樂大師們,我可能都不知道,也不認識。我知道,這可能對你們不太尊重,但是我想說謊纔是對你們的不尊重。”

“我的音樂老師,就是我自己!就是網絡上隨處可見的基礎知識。我以前隻是比較愛好音樂,最近七八年開始才真正喜歡音樂,鑽研音樂,我搜尋網絡上所有可以搜到的基礎知識,我自學,我自己練習我想練習的音符。”

“我冇想過去成就什麼,我冇想過去做什麼,我隻是喜歡音樂,我隻是享受音樂,我冇有給誰去表演,因為我不需要也不想。我隻是單純的喜歡,隻是單純的享受,我冇想用音樂去成就自己,去獲得什麼!”

“埃爾頓先生,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王謙看著埃爾頓問了一句。

現場也是一片寂靜!

顯然,大家都在消化王謙的這番話。

其中有著太多的資訊。

王謙看著前排的道森教授,然後看向國內音樂學院的訪問團所在地,說道:“直到,有一天央音的鋼琴係何主任邀請我參加魔音的國際音樂交流會,我冇法推辭,就去了一趟,然後見到了道森教授等人,不小心演奏了幾首我以前研究音樂的時候,隨便寫的幾首曲子……”

“然後,就傳遍了世界!”

“我的音樂老師就是我自己,我的音樂也是我自己!”

“埃爾頓先生,我的回答,你滿意嗎?”

現場還是一片寂靜!

很多人聽了王謙的話,都保持著本能的懷疑,不相信!

因為,這太過玄幻。

從零開始自學,自己寫曲子,然後傳遍世界?

不相信!

埃爾頓也立刻說道:“不滿意!我不相信你說的……”

王謙淡淡地說道:“你出身名門,畢業於名校,師從名師,卻依舊碌碌無為,那說明,你的天賦太差!你相不相信,我不在乎。我也不想和你糾結這些東西,我們可以說點音樂上的東西嗎?埃爾頓先生,讓我看看,曼哈頓學院的水平,你老師波什先生的水準,如何?”

埃爾頓臉色漲紅,他第一次被人評價說天賦太差,眼中閃過一絲怒火:“好的,如你所願……”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