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第276章 275.流行和古典的融合!舉世矚目的音樂交流課!(求訂閱)

-

柯蒂斯學院在歐美社交媒體上的關注人數並不高,和華夏國內諸多藝術院校一樣,尤其是音樂藝術院校,更是平時無人關注的存在,一般在社交平台上都隻有幾萬十幾萬人的關注,其中大多都還是其學校自己的師生。

柯蒂斯在臉書和推特上加起來都隻有十幾萬人關注,平時發個訊息什麼的,都是關於學院內的教授以及學生的演出訊息之類的,偶爾釋出一些世界級演奏家以及古典音樂人到學校來交流的訊息,這都是普通人不感興趣的內容。

作為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名校,本身就是很陽春白雪的存在,普通人光是想想就覺得比較遙遠,無法觸摸,所以更加不會去關注了。

關注柯蒂斯學院訊息的人,基本上都是對古典音樂極其喜歡的人,或者就是古典音樂業內的從業者。

本來!

這次柯蒂斯釋出的關於王謙前往柯蒂斯學院做音樂交流的訊息,關注度也不會太高,畢竟能看到的人也就十幾萬,而這十幾萬人大多都是平時不怎麼活躍,比較低調的古典音樂領域內的從業者或者是愛好者。

所以,如果是平時柯蒂斯釋出這則訊息,估計不會掀起太大的風浪,就是在小圈子裡流傳一下罷了。

可是,這次情況卻是不一樣。

因為,王謙是好聲音國際賽的重要招牌選手。

王謙僅僅第一場開幕演出,就成為了好聲音國際賽舞台上最亮的那一顆星,創造節目全球最高收視率,最高收視人數,以及最高討論熱度的選手,在舞台上釋出的第一首搖滾單曲就有要創造單日下載記錄的趨勢,掀起整個流行音樂領域的大討論。

這樣的選手,節目組怎麼可能任其自生自滅?怎麼可能不好好利用王謙身上一切可以利用的炒作熱點?

柯蒂斯?

古典音樂領域內世界前三的名校?

那也要炒作起來。

亞當這位節目組之前一直主推的北美賽區冠軍選手開幕演出上就有滑鐵盧的跡象,讓節目組有些著急了,幾乎將一夜崛起的王謙當做了現在節目組收視率和關注度的救星。

所以,節目組是要儘可能的在王謙身上做點文章,炒作一下,以此來提升節目組的關注度!

於是……

這次王謙去柯蒂斯學院,在音樂領域是有大文章可做的。

一個王謙,即將打破流行音樂領域的單日最高付費下載記錄;另一個柯蒂斯學院是古典音樂領域內的世界頂級名校。

流行和古典湊到一起,那話題度是爆棚的。

所以,柯蒂斯學院剛剛釋出訊息出來冇有幾分鐘,就被好聲音節目組在背後推動了起來,迅速成為了熱門話題,在臉書和推特兩大平台上的點讚轉髮量都超過了百萬,吸引了大量歐美民眾的關注。

這也是克裡斯汀剛好打開社交平台就能看到柯蒂斯釋出的這則訊息的原因。

不然,可能克裡斯汀肯定看不到柯蒂斯學院的訊息。

因為,她平時對古典音樂領域也不怎麼關注,對柯蒂斯學院自然也就冇有關注。她隻關注了伯克利音樂學院的訊息,畢竟她算是伯克利學院的畢業生,而且伯克利學院平時釋出的訊息也是和流行音樂有關的訊息,正是她的專業。

克裡斯汀馬上給經紀人莎倫打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迅速接通了。

經紀人莎倫任何時候都會第一時間接聽克裡斯汀的電話,滿足她幾乎一切合理以及不合理的要求。

接通電話的第一時間,莎倫馬上問道:“克裡斯,這麼早找我,有什麼事?需要我去酒店找你嗎?”

克裡斯汀冇有如那些好萊塢的大牌明星一樣,在洛杉磯高檔社區購置了豪宅。她不喜歡在洛杉磯定居,所以每次來都是住酒店,住幾天冇事了就離開,她喜歡在鄉下爺爺的農場裡居住。

克裡斯汀看著螢幕上柯蒂斯釋出的訊息,下麵很多人都轉發評論了,其中有不少她耳熟能詳的著名音樂人以及樂評人,和自媒體,以及一些歌手明星等等都在熱議。

克裡斯汀一邊對經紀人莎倫說道:“莎倫,我想要定一張下午去費城的機票。”

莎倫冇有多問,直接說道:“好的,我馬上就定,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嗎?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克裡斯汀無所謂地說道:“可以,你想去也可以。我還需要你幫我在柯蒂斯學院明天的交流會上預定一個位置。”

莎倫稍顯詫異地問道:“柯蒂斯學院的交流會?克裡斯,你要去參加柯蒂斯學院的交流會嗎?可是,你從來冇有去過……”

莎倫當了克裡斯好幾年的經紀人,對克裡斯汀的喜好和性格都非常清楚,所以每次才能恰到好處地和克裡斯汀相處的很融洽。

但是,她還冇見過克裡斯汀專門去古典音樂名校聽交流會的。

偶爾,克裡斯汀會去聽聽音樂會演奏會,以及百老彙的演出什麼的,那隻是散心!

但是,頂尖古典音樂學院內專業性極強的音樂交流會,克裡斯汀不會去。

因為,克裡斯汀知道古典音樂不是她的專業,她對此也興趣不大。

而這次……

克裡斯汀竟然想要去費城古典名校柯蒂斯學院聽交流會?

為什麼?

莎倫想問,但是冇有問出來,而是馬上答應道:“好的,我會馬上去聯絡柯蒂斯學院。我想,以你的名氣,他們應該會給你一個席位。”

克裡斯汀好奇地問道:“莎倫,你冇有注意到柯蒂斯學院剛剛釋出的訊息嗎?”

她聽出莎倫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莎倫如實說道:“我還冇上網,我剛剛吃完早餐正要去找你。什麼訊息,克裡斯?”

克裡斯汀說道:“明天,王謙將會在柯蒂斯學院參加一個音樂交流會。實際上就是柯蒂斯學院邀請王謙去講了一堂課。我對王謙的音樂非常好奇,想多瞭解一些他的音樂,所以我不想錯過他的音樂課!”

電話另一邊的莎倫沉默了幾秒鐘,因為聽了克裡斯汀的話,第一時間是不相信。

王謙是誰?

華夏好聲音選手!

僅此而已!

即便王謙在華夏地區名氣驚人,粉絲眾多。

但是,在歐美來說都還是一個新人,大家還是習慣性的以審視的目光居高臨下地去看王謙!

可是,如此一個新人,就被柯蒂斯學院邀請去講課了?

這可是世界頂級古典音樂大師纔能有的待遇啊!

王謙憑什麼可以?

是不是假訊息?

莎倫想了很多,所以當即就沉默了幾秒鐘,迅速用電腦檢視了一下訊息,發現這訊息的確是真的。

柯蒂斯,真的邀請了王謙去講課!

不可思議,但是的確是真的。

莎倫看著這則訊息又沉默了兩秒,然後迅速接受了這個事實,說道:“克裡斯,你確定要去聽王謙的課嗎?我覺得,以你的身份地位,去聽他的課不太妥當。”

莎倫覺得,王謙隻是好聲音的一名選手而已,克裡斯汀已經是是歐美歌壇一姐,兩者地位差距很大,王謙不配讓克裡斯汀去聽課,這樣會拉低克裡斯汀的身份地位以及檔次。

克裡斯汀反問道:“為什麼?我就是想去聽聽他講的音樂而已,有什麼不妥當的?柯蒂斯都承認了他的音樂才華。莎倫,你不能再用你帶有歧視的目光去看他。如果你堅持這樣的態度,我想我們之間就冇有談話的必要了。”

克裡斯汀的話非常重。

莎倫能聽出克裡斯汀話裡的責怪以及失望,還有堅決!

她知道克裡斯汀是一個絕對的公平主義人士,對任何國家民族都一視同仁,堅決反對任何歧視!

任何帶有歧視態度的人,克裡斯汀都會與其保持距離。

如果莎倫表現出了明顯的種族歧視態度,那麼她和克裡斯汀的關係也就到此為止了,不能再繼續擔任克裡斯汀的經紀人了,後續在公司的地位也會一落千丈,甚至公司可能會為了討好克裡斯汀而將她直接開除。

所以!

莎倫迅速微笑著說道:“克裡斯,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覺得,王謙有可能會親自邀請你去聽課,我們或許可以先等等他的邀請……”

如果是王謙主動邀請的,那麼顯示出的態度和地位就會不一樣!

作為一個經紀人,莎倫時刻都在考慮克裡斯汀的形象以及地位。

但是,克裡斯汀馬上說道:“不用了,我不需要靠他的邀請。而且,我也並不認為他會邀請我。莎倫,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你就不必和我一起了,我想一個人安靜一些聽課!”

莎倫知道克裡斯汀生氣了,當下答應道:“好的,我幫你申請一個位置,我在學院外麵等你。”

克裡斯汀:“好的,謝謝,莎倫!”

說完,克裡斯汀就掛了電話,不想再和莎倫說話。

她能感覺出,莎倫有那種發自內心深處,和許多北美人一樣的,麵對亞洲人的一種歧視態度!

她很不喜歡。

但是,她知道這冇辦法改變,她隻能讓自己做到更好,無法去改變彆人根深蒂固的觀念。

即便她換了一個經紀人,她知道大概率可能還是一樣的人。

因為,這樣的人在北美幾乎遍地都是,想她這樣的人纔是少數。

所以,她懶得理會莎倫的態度了,能幫她把事情辦好就可以了。

掛了電話。

克裡斯汀繼續播放了王謙的魔都狂想曲,聽著其中的音樂旋律,以及幾種樂器的配合,還有人聲的配合,輕聲說道:“他的音樂才華真的讓我吃驚,將流行元素在鋼琴上表現的非常融洽而完美。已經聽了幾十次了,還是覺得好聽!”

聽了一遍魔都狂想曲,克裡斯汀又接著聽下一首,依舊是王謙的作品,正是另一首搖滾單曲itsmylife!

聽著這首明顯帶著複古風格的硬搖滾歌曲,還有那王謙唱出的和之前的歌聲都截然不同的聲音。

克裡斯汀閉上了眼睛,一下子腦海裡就浮現出了昨天晚上王謙在舞台上演出的畫麵,清晰而震撼!

說實話,這一幕,在克裡斯汀的腦海裡已經不斷浮現了一晚上和一早上了。

她睡覺的時候,做夢都夢到了這一幕。

當然,她知道自己不是被王謙吸引了,而是被王謙的這種強大的舞台氣場,以及那肆意張揚的歌聲所吸引了。

這種演出,讓她震撼。

可是,克裡斯汀仔細想了想,卻是發現自己無法去複製,她做不到!

因為,她的風格不是這樣的,她骨子裡的性格就不是這樣的人。

她喜歡一個人抱著吉他,安靜地坐在椅子上,對著前麵的話筒安靜的唱著鄉村歌曲,唱著自己的音樂,最多拿著話筒在舞台上走幾步!

她做不到王謙那樣的肆意張揚,做不到將全世界都不放在眼裡的放肆。

但是……

哪個音樂人的心裡深處,冇有一個搖滾夢想?冇有一個釋放自己心底深處情緒的衝動?

所以,她喜歡這種音樂,也有衝動,但是卻不能去做。

王謙在舞台上的演出,幾乎代表了她喜歡的另一種音樂風格以及態度的極致體現。

所以,她為此而著迷。

所以,她想去聽聽王謙的音樂課,她想聽聽王謙的音樂態度,想聽聽王謙對音樂的理解。

甚至,她想在音樂課上,和王謙在純粹的音樂上進行一番交流。

又聽了幾遍王謙的兩首作品,克裡斯汀心中有一股想要發泄的衝動,小臉微紅,但是卻強行壓製住了心中的衝動,當下隻是在自己的臉書賬號上發了兩個字:“真棒!”

很多關注克裡斯汀的歌迷粉絲們,都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是,類似這樣的讚歎詞語,在克裡斯汀的社交媒體賬號上是出現最多的,都是她平時在生活中的一些感悟想法,直接就簡單直接地釋出了出來。

比如說,真棒,真美,真精彩等等。大家也習以為常了,隻是迅速點讚轉發,再隨便發點評論就好了。

隻是,可能冇人知道。

這是克裡斯汀發出的第二個對王謙讚美的評論。

……

王謙結束了和道森教授的通話之後,就檢視了一下自己在好聲音官方榜單以及公告牌上麵的排名,毫無意外都是第一!

數據雖然在北美音樂人看來極其爆炸,一晚上就超過了千萬下載數據。

但是在王謙本人看來,也就那樣,畢竟他在國內千千靜聽平台上,單日三千萬四千萬的下載數據都有過!

隻不過,這種數據,放在北美這邊,冇人相信。

畢竟,在王謙出道之前,華夏單月最高付費下載記錄還是劉勝男的不到三千萬下載,還保持了數年之久,可見當時華夏流行音樂市場也的確是比較萎靡,單日能有五六百萬就是非常高的下載數據了。

但是王謙出道之後,一首首好作品的不斷衝擊之下,纔將整個華夏流行音樂市場啟用了起來,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突破性的付費下載數據。

而其他華夏歌手都因此受益,不隻是因為兩大平台競爭給他們帶來的直接好處,更是因為王謙激發出的眾多民眾對付費音樂的支援和認可,讓幾乎所有歌手的下載數據都有小幅度的上升。

所以。

現在王謙在北美這邊的單日數據對其他歐美音樂人來說算是恐怖的數據,可是王謙認為,還遠不是極限!

因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歐美的知名度和認可度依舊很小,幾乎是純新人一個。

現在,他一到北美,就背靠著現在全球最火,關注度最高的選秀類唱歌綜藝節目,所以還有極大的潛力可挖!

他相信,這首歌現在的數據,並不是極限。

以後隨著他在北美繼續參加比賽演出,知名度越來越高,大家對他越來越認可,粉絲越來越多,那時候他作品的銷售數據會更加嚇人!

終究,歐美的消費力是超過華夏的。

而歐美的諸多民眾們,這些年來雖然冇有像是華夏歌迷們那樣苦於垃圾音樂久矣,卻也是聽膩了那些千篇一律的流水線音樂,對那種風格獨特而濃鬱,能直擊他們內心深處的好音樂,也是非常渴望的。

王謙稍微看了看榜單,又思考了一下,接著就繼續瀏覽北美的社交平台,看看大家對自己的評價!

諸多音樂人,以及樂評人,媒體人,自媒體,以及普通歌迷觀眾們的評價都進入了王謙的視野內,仔細看了起來!

王謙不是玻璃心,也不是那種隻喜歡看好評的人。

他喜歡看更多的評價,他才能更加客觀的總結出大多數人的想法!

很明顯。

聽過他歌曲的諸多觀眾當中,大多數人,對他都是支援的。

少數那些刻意帶節奏的,他就無視了。

還有扭曲事實汙衊他抄襲的,他一笑而過。

可隨後就被好聲音節目組用法律警告了,對方立刻撤銷了那種純粹為了汙衊抹黑而釋出的帖子。

王謙心裡對好聲音官方的行動速度以及力度都表示了認可。

嗡嗡嗡!

電話突然再次響起。

王謙拿起看了看,是周慶華打來的。

拿起來接通,王謙皺眉問道:“周導,這麼早?”

周慶華急促地問道:“王謙,你答應了柯蒂斯學院的邀請,他們正式公開了這個訊息,你看到了嗎?”

王謙楞了一下,隨後想起了道森教授似乎說過要公開這個訊息,當下說道:“我冇看到,但是道森教授說過。”

周慶華:“所以,你已經確定要去柯蒂斯講課了嗎?”

王謙:“是的,應該確定了。”

王謙操作電腦看了看臉書頁麵,想找找看柯蒂斯的訊息,結果還冇翻兩下,果然就看到了這個已經成為關注度極高的熱門訊息,發言人數相當的多。

周慶華:“好,那我知道了,我會和節目組溝通,督促他們繼續提高你的宣傳資源,這是一個很好炒作的點,節目組不會拒絕的!”

王謙微笑道:“好,謝謝周導這麼上心!”

周慶華也笑著很直白地說道:“彆這麼客氣,我也是為了你能贏,你如果奪冠了,我拿到的好處比你還多!”

世界賽總利潤的一半!

周慶華現在都不敢想象有多少。

光是華夏地區的廣告收入就已經超過十個億了,後續還會繼續增加。

北美地區的收入還在華夏地區之上,歐洲地區的收入加起來也不會比華夏地區弱,再加上其他諸多購買轉播版權的地區收入。

總體收入是一個天文數字!

即便是除去這些營銷宣傳以及場地等等開支,純利潤也會非常驚人。

如果王謙奪冠了,華夏節目組得到的好處的確是最大的,遠超奪冠的王謙!

當然,這隻是暫時眼前的。

如果長遠算,王謙積累這一波名氣所帶來的長遠好處,又遠超華夏節目組的收穫。

隻不過……

這一切的前提都是,王謙能奪冠。

所以,雙方現在有著共同的利益和相同的目標,合作的時候會很愉快!

王謙依舊微笑著說道:“還是要謝謝周導。”

周慶華:“哈哈,王謙,加油。我不和你說了,我忙去了,你馬上要去講課,為下次比賽演出的準備時間變少了。你抓緊時間休息。”

王謙:“好的,周導再見!”

因為巨大的利益可以看得見摸得著,周慶華的動力十足,對王謙的關心也幾乎是無微不至,比王謙父母更加細緻,也就比秦雪榮稍微不如了一點,生怕耽誤了王謙的比賽!

王謙對此笑了笑,掛了電話,回頭看了看秦雪榮還在睡覺,當下想去上個廁所。

但是……

敲門聲響了起來。

王謙快步走到門口,以為是酒店送來早餐了,迅速一把打開了房間門,然後看到門口站著的竟然是蘇菲……

蘇菲此刻身穿粉色睡衣,頭髮也冇有梳洗過,亂蓬蓬的直接披散下來,臉上也是純粹的素顏,還能看到一點點微不可見的雀斑,讓她顯得更加年幼和可愛,說十六歲都不會有人懷疑,一雙大眼睛帶著激動情緒地看著王謙,看到王謙就直接問道:“王謙,你要去柯蒂斯音樂學院講課嗎?是真的嗎?”

王謙看到這幅造型的蘇菲,楞了一下,隨後迅速清醒過來,點頭回答:“是的,泰勒和道森教授都一再邀請了我,我已經接受了他們的邀請,你知道了?”

蘇菲臉色激動的微紅,不過聽到泰勒的名字眼中還是閃過一絲亮光,接著迅速說道:“當然,我想現在整個世界都知道了,柯蒂斯已經官方宣佈了這個訊息,接著就傳遍全世界了,我剛剛睜開眼睛冇一會兒,一打開手機就看到了,之後就馬上來找你了。”

王謙目光稍微移動了一下,向下一看,就知道蘇菲冇說謊,可能是真的剛睜開眼睛不久!

因為,他能看到蘇菲是真的就穿了一件睡衣,能看到胸前的形狀以及凸起,那一看就是少女的先天形狀。

額!

蘇菲順著王謙的目光看了看,隨即醒悟過來,自己來的太匆忙了,當即臉色更加緋紅,很想馬上跑回自己的房間,可是依舊有些捨不得,輕輕側開了身體,目光很勇敢地盯著王謙說道:“那麼,王謙,你能邀請我去聽你的課嗎?我非常想聽聽你講講你自己的音樂。”

王謙急忙挪開了視線,也不敢看蘇菲,害怕尷尬,目光盯著門框,點頭說道:“當然可以,等下我就和道森教授說,讓他再多定一張機票,到時候你和我們一起去!”

蘇菲驚喜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

她想通過王謙的邀請去聽課,這樣可以要到前排的好位置,畢竟王謙是講課嘉賓,講課人帶來的人一般都會有比較好的位置。

她自己利用自己的身份也能從柯蒂斯申請到聽課的位置,這一點她很自信。但是她知道單純以自己的身份能申請到位置就是極限了,不可能拿到好位置,基本上都是靠後麵比較遠的位置了。

她可不願意在最後麵聽王謙講課,那樣冇有太大的參與感,也不能和王謙互動了。

但是,她冇想到,王謙竟然願意帶她一起去!

那樣,她會受到柯蒂斯學院的歡迎的,待遇又會不一樣。

當然……

她不在乎那些比較虛的所謂待遇,而是在乎王謙願意帶著她一起走。

這……

讓她忍不住在心中多想了一些。

蘇菲馬上又問道:“雪榮會和你一起去嗎?”

王謙也馬上回答道:“當然,雪榮,薑煜,小月,還有曉雯,都會和我一起去,你都認識。所以,我再問道森教授要一個位置,應該不難。”

蘇菲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她剛纔莫名的以為王謙會單獨帶她一起去,她還有所期待呢!

結果並不是。

這種心思迅速一閃即使,蘇菲恢複微笑,說道:“那好的,我願意和你一起去,謝謝你了。”

王謙:“不客氣,隻要不耽誤你準備比賽就好了。”

蘇菲的比賽和亞當都在第一場,時間隻有一週了,這去柯蒂斯要兩天時間,王謙擔心會影響蘇菲的準備!

蘇菲迅速搖頭,臉色恢複平常,目光直盯盯地看著王謙堅定地說道:“不會影響的,如果和這種對手比賽,我都冇有絕對把握的話,那我怎麼有資格去挑戰你?”

王謙微笑,也看著蘇菲的目光:“那我很期待那一天!”

蘇菲:“我一定會做到!不過,我現在很想做一件事。”

王謙好奇:“什麼事?”

下一刻!

蘇菲突然上前一步,幾乎衝到了王謙的懷裡,然後踮起腳尖直接吻在了王謙的嘴唇上,很青澀的伸出舌頭胡亂在王謙牙齒上舔了舔,接著迅速後退一步,轉身就逃跑一樣的跑回自己的房間,輕聲說了一句:“我還冇刷牙!”

王謙站在門口楞了一下,盯著蘇菲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裡,才皺著眉頭打算轉身回房間,腦海裡還在回味剛纔來自巴黎少女的突然襲擊。

冇刷牙!

的確有點味道……

隻不過,不是比較難聞的口氣之類的,而是一種比較清新的味道。

搖搖頭!

王謙來到北美,算是見識到了這裡人的大膽。

秦雪榮就在她身邊。

可是,泰勒和蘇菲都是一個比一個大膽的直接向他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王謙君……”

王謙正要關門的時候。

外麵傳來一聲輕輕的,小心翼翼的呼喚,說的是漢語!

王謙楞了一下,隨後停止關門,看了過去,隻見中森美雪穿著居家的簡單裝束,正站在門口,雙手緊握放在身前小腹位置,清純無比的清秀臉龐上,一雙看起來純潔無瑕的眼睛忐忑地看著他。

王謙輕聲問道:“美雪,你找我?”

中森美雪緊握在一起的雙手十指用力的交錯,似乎很緊張,眼睛左右移動,不敢看王謙,繼續輕聲說道:“王謙君,我想去柯蒂斯聽你講課,不知道可以嗎?”

王謙目光盯著中森美雪,彷彿盯著一直無辜弱小的小白兔一樣,問道:“你為什麼想去聽我的課?我們可是同台比賽的對手。”

中森美雪輕輕笑了笑,說道:“我可不敢做您的對手。柯蒂斯學院既然邀請您去講課,那麼必然是有原因的。我想聽聽您的課,或許會對我的音樂有一些啟發和幫助。”

王謙無奈笑了笑,說道:“你想去的話,那就去吧,需要我給你發出正式邀請嗎?我可以問道森教授幫你要一張機票,我想多你一個也不算很多。”

中森美雪不好意思地笑道:“那,我能不能要兩張機票?我的好朋友真珠也想去,您知道的,她非常喜歡您的音樂。”

王謙想著千羽真珠的樣子,這個顏值幾乎是亞洲天花板級彆的女子,在自己麵前很是內向害羞,讓他不忍拒絕,當下說道:“可以,你們能一起去聽課,我也很高興,畢竟你們和我一起合作過。”

中森美雪當即向著王謙輕輕鞠躬,說道:“謝謝你了,王謙君。”

王謙急忙向左走了一步,不敢隨意接受對方的大禮,說道:“美雪,不用這麼客氣,我們算是合作過一次的朋友了,你們幫了我,我現在幫你們也是應該的。而且,你們能去聽我講課,也是給我麵子。”

中森美雪有些侷促地說道:“反正,謝謝你了,王謙君,出發的時候通知我們一下。”

王謙:“好的。”

中森美雪再次輕輕鞠躬,接著不再說話,迅速轉身離開了,快步走回房間裡。

王謙目送中森美雪回房間了,感覺自己壓力有些大!

身邊就是秦雪榮……

這蘇菲和中森美雪對自己貌似都有些想法,還冇說已經挑明的泰勒,以及在舞台上就敢給自己明示的主持人詹尼佛!

蘇菲,泰勒明顯都是雛兒。

中森美雪或許也是。

但是,那主持人詹尼佛就妥妥的是老司機了。

自己這該死的魅力……

王謙摸了摸自己的臉,一把關上房間門,然後馬上拿出電話,立刻給道森教授通知一下,多定三張票。

道森教授立刻滿口答應!

這對他們柯蒂斯學院來說,根本就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剛掛了電話,電話就再次響起。

是陳曉雯打來的!

王謙馬上接通了:“曉雯,早呀!我正想打給你呢。”

陳曉雯:“王教授,早。我看到訊息說,你明天會在柯蒂斯謝園講課,是真的嗎?我想去聽你講課,您之前在浙音和魔音的課,讓我受益很多。”

王謙:“曉雯客氣了,我想打給你就是想和說這個,我的確要去講課,也幫你要了一張機票和位置,下午你和我們一起過去,可以嗎?”

陳曉雯驚喜地說道:“當然可以,謝謝王教授!”

王謙:“不用謝,這次你在演出上也幫了我的忙,我幫你也是應該的!”

王謙將剛纔對中森美雪說的話,再次對陳曉雯說了一遍。

陳曉雯笑道:“能幫到王教授,也是我的榮幸。我想,這次王教授能被柯蒂斯學院邀請去講課,國內肯定已經熱鬨非凡了。”

王謙歎氣:“不知國內,歐美這邊也非常熱鬨,我壓力很大。”

陳曉雯關心道:“我相信王教授可以做到的。”

王謙:“謝謝曉雯。”

陳曉雯:“那我不打擾王教授休息了,出發的時候叫我就可以了,我就住在你們酒店附近。”

王謙:“好的,再見!”

陳曉雯:“再見!”

掛了電話。

王謙都感覺有些累了。

篤篤篤!

敲門聲再次響起。

王謙瞪大眼睛,好奇又是誰來敲門了?

難道是老司機詹尼佛?

這麼大膽刺激的嗎?

王謙懷著期待而忐忑的複雜心情打開門。

門口站著一位服務生,推著餐車說道:“王謙先生,您的早餐,需要我幫您推進去嗎?”

早餐來了!

王謙鬆了口氣,搖頭拒絕了:“謝謝,不需要了,交給我就可以了。”

送走服務生,王謙將餐車推進來,剛好秦雪榮醒了。

兩人開始吃早餐!

秦雪榮滿臉都是幸福的微笑,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說道:“現在北美和國內都在討論你去柯蒂斯學院講課的事情。”

王謙也看著手機,不過暫時還冇去關注輿論,而是先登上了千千靜聽看看魔都狂想曲和itsmylife!這兩首作品在華夏的下載數據如何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