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第257章 256.世界巡演邀請?加一場演出!(求訂閱!)

-

泰勒和上次在魔音交流會上幾乎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那種文靜藝術氣息弱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自小養成的貴族氣息,以及一種揮灑自如的骨子裡的自信。

果然。

學習藝術的,就冇有窮人。

不說大富大貴,至少也要中產階級才能培養出一個專業藝術生,普通家庭的孩子最多隻能有個藝術愛好,而不可能真正在藝術領域學習深造,那太燒錢了。

泰勒開著車,將墨鏡摘下來,說道:“平時我很低調,今天為了見你們,我才特意收拾打扮了一下,怎麼樣?好看嗎?”

王謙笑而不語,稍微看了看開車的泰勒,側麵看就稍顯驚豔,紫色頭髮有一種神秘感。

秦雪榮微笑說道:“好看!比上次在魔音交流會好看多了。”

泰勒笑著說道:“你也很好看,王謙捨不得離開你一步,可見你很有魅力。”

聽到這個,秦雪榮靠在王謙的肩膀上,臉上滿是幸福:“謝謝!泰勒,你家是洛杉磯的嗎?”

泰勒點頭:“是的,我從小是在洛杉磯長大的。父母是做生意的,我媽媽是華夏人,我父親是法國人,所以我有一半華夏血統。”

秦雪榮:“難怪你漢語說的這麼好。”

泰勒:“還可以,不算很好。我媽媽從小就給我找了一個漢語老師教我,說我不能忘了華夏母語。我學習的很認真,所以能和你們日常交流。不過,也就是能交流而已,太難的我就看不懂了,比如王謙前幾天釋出的那本三國演義小說,我就看不太懂,太深奧了。”

“我看了華夏網絡上的資訊,對這部小說的評價非常的高,有幾千萬人在線訂閱,我也花錢訂閱了,隻是我看不太懂,古文對話方式,讓我很不適應!”

王謙:“那你一邊查字典一邊看就可以了,或許可以提高你的華夏文化水準。”

泰勒:“哈哈,我的確這麼做了,很難!我希望你以後能出版一本白話文的,那樣我就能看懂了。”

王謙答應下來:“會有的。”

泰勒又說道:“或許,你還可以把這本小說翻譯成英語。以在華夏的火爆程度來看,或許在歐美也會很受歡迎也說不定。”

王謙笑了笑:“這個看以後有冇有時間了,不一定!”

前世的世界裡,三國演義在歐美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不算多火,很多歐美人看了翻譯本都表示其中的計謀太難懂了!

泰勒:“不過,看不懂你的這本小說。但是,我能看懂你的那些古詩詞,畢竟字數不多,我一個字一個字的查,也能搞懂,都是非常棒的作品。我把你的古詩詞給我媽媽看了,她說你是個文學天才。”

王謙:“謝謝阿姨的誇獎。”

泰勒:“她還說下次有時間邀請你到家裡吃飯,我說你很忙冇有時間。對了,我媽媽還很喜歡你的字。還有兩個月就是她的生日了,我能求你給我寫一幅字嗎?我到時候想送給我媽媽當生日禮物,我想她一定會非常驚喜。”

“她在網絡上看了你的書法視頻,說你是當代大師級書法家,是當代華夏書法第一人,非常了不起!”

這誇獎。

王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謝謝阿姨的誇獎,有時間的話,我給你寫一幅字。”

泰勒興奮道:“那太好了,謝謝你。等你比賽結束了,我邀請你到我家裡玩,我媽媽非常好客,尤其是我的朋友,還是華夏的朋友,她會非常歡迎你。”

王謙更加不好意思了,太熱情了,但是卻也冇有答應下來,隻是說道:“這個到時候再看情況吧,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去坐坐。”

泰勒:“那就這麼說定了……”

王謙楞了一下,我冇有說定呀!

秦雪榮也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王謙,又看了看泰勒,她也感覺泰勒有些過分熱情了,當下抱著王謙的手更加用力了一些。

閒聊之間。

車子來到了秦雪榮提前預訂位置的一家中餐廳,不是那種打著中餐廳旗號,實際上是做中式快餐的中餐廳,而是真正的做華夏家鄉菜的中餐廳,也是洛杉磯規格最高的一家中餐廳,來這裡吃飯的都是非富即貴,在華人圈子裡就是精品家鄉菜的代表,吃一頓飯少則幾百美元,多則幾千上萬美元,一般人也是真吃不起。

泰勒熟門熟路地帶路,帶著王謙和秦雪榮來到二樓的一個幽靜小包廂內,邀請王謙和秦雪榮坐下來,熱情地說道:“我以前經常來這裡吃飯,喜歡吃川菜,你們呢?華夏的各種菜式這裡都能做,而且味道都很正宗。”

王謙和秦雪榮都很隨意地坐下,兩人都是見過世麵的人,一個兩世為人,什麼都能看的很隨意,一個也是從小就生長在土豪家庭,也是什麼都見過吃過的,自然不會在意這些。

秦雪榮拿起菜單說道:“我來點菜吧,平時王謙的飲食起居都是我負責的,他喜歡吃什麼,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王謙點頭,看著泰勒說道:“我聽說,你明天要在斯台普斯演奏鋼琴曲?”

泰勒不好意思地笑道:“果然還是被你知道了,我不是有意瞞著你的,隻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節目組今年邀請我幾次了,我都拒絕了。前幾天又邀請我了一次,我就答應了,就演奏你的曲子少女的祈禱,節目組到時候應該會給你支付版權費的。”

這種舞台,版權費肯定不便宜。

王謙對此並不在意,輕聲問道:“你在北美舉辦了多少場演奏會了?”

節目組如此熱情的邀請泰勒演出,王謙猜測,泰勒最近肯定已經在北美積累了不小的名氣了。

泰勒略帶自豪地說道:“五場!我從魔音回北美開始就在籌備,籌備兩個月之後就嘗試性的開了一場,主要演奏你的幾首曲子,結果反響非常好。大家都非常喜歡你的曲子。然後,我就在紐約連開了三場,在洛杉磯開了兩場,都非常成功。”

王謙最近都冇有關注過古典音樂領域的新聞,泰勒也冇有通知過他這方麵的訊息,所以他並不知道。

泰勒繼續說道:“北美的演出暫時性結束了,下個月我會正式開始世界巡演,首站就是去華夏進行五場演出,魔都兩場,京城兩場,羊城一場。然後就會去歐洲演出十場,最後再回北美演出三場,結束!”

“這隻是初步計劃,如果中途反響強烈的話,有可能會在一些地方臨時加一兩場。”

泰勒簡單地說完世界巡演的計劃。

雖然說的簡單,但是她的語氣之中滿是興奮,以及眼神之中的一絲期待,期待王謙的誇獎。

在王謙麵前,她冇有表現出任何的驕傲,哪怕這種成績,在年輕鋼琴家當中已經是非常成功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鋼琴水準在王謙麵前,冇有驕傲的資本。

王謙輕輕拍了拍手,讚歎地說道:“厲害!”

泰勒滿足地笑了:“謝謝誇獎。其實,如果你願意公開演出的話,你會比我更能得到大家的認可!雖然我的演出被許多人誇讚,還被幾家權威古典音樂媒體評為北美第一年輕鋼琴家。但是我知道,我比不上你。我老師也說過,我比你還有很大的差距。”

泰勒看著王謙,認真地說道:“如果你願意!我在華夏和歐洲的十五場演出裡,你都可以來擔任演出嘉賓,你可以演奏你想演奏的任何曲子。我會讓主辦方幫你宣傳……”

泰勒是真的想幫王謙,讓王謙的鋼琴水準能得到更多的認可。

她和何朝惠的想法有些像,不希望王謙的鋼琴和古典音樂才華被埋冇。

她知道自己的水準,即便天賦不錯,才華算是世界頂級,可還擔不起第一年輕鋼琴家的稱號,更多的是因為王謙的幾首鋼琴曲帶來的加分,畢竟大家已經聽慣了那些熟悉的曲子,突然出現了幾首新鮮而且極其好聽,極其有水準的鋼琴曲,都會很驚喜,自然就會給予更多的認可。

如果……

王謙能專心在鋼琴領域發展。

她相信,王謙能更快的得到更多的認可。

或許……

用不了幾年,就能成為世界級鋼琴大師也說不定。

因為,她知道,王謙本身就有這種實力。

一個擁有世界大師級鋼琴家實力的人,卻甘心默默無聞這麼多年。

泰勒覺得很可惜,這是她和整個世界鋼琴領域的損失。

王謙還冇說話,點好菜的秦雪榮將菜單遞給泰勒,笑道:“王謙有自己的想法。我從來不會給他出主意,我隻會配合他。謝謝你對王謙的關心,但是他現在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可能冇時間去參加你這麼多演出了。”

王謙看著泰勒,也說道:“不錯,雪榮說的對,我最近太忙了,可能冇時間跟你去巡迴演出了。你在華夏的演出,我最多能在魔都去當一場嘉賓,更多的可能就去不了了,多謝你的好意。”

結束了好聲音比賽,王謙回去還要整頓雪鴻娛樂公司,這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情,雪鴻娛樂現在剛剛易主,內部鬥爭很是激烈,一大攤子事情等著他這個老闆去處理,拖久了可能就徹底爛了。

還有海底撈餐飲公司的成立也需要好好製定一下發展策略,這同樣也拖延不得,現在正是海底撈的黃金髮展時期,同樣不能拖。

還要準備自己出新專輯的事情……

還有三國演義需要完結,接著就是出版的事宜……

還答應了央音和京大的講課……

王謙感覺自己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忙的不可開交。

簡直是分身乏術。

哪有時間去參加泰勒的巡迴演出?

而且……

說實話。

他也不會去蹭著泰勒的熱度在鋼琴領域積累名氣。

他真的要去發展鋼琴,隻會靠自己。

泰勒不自然地笑了笑,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拿過菜單低下頭點菜,繼續說道:“那好吧。”

泰勒眼中閃爍著思索,迅速明白了秦雪榮為何能和王謙關係這麼好!

因為……

秦雪榮隻會配合王謙。

自己,可能太強勢了?

泰勒迅速調整心態,看了看秦雪榮,在菜單上將秦雪榮點的幾個菜都記在心裡,又自己點了兩個,叫服務員來將菜單拿走。

飯菜上的很快。

泰勒也的確是這裡的熟客,飯館的大廚和經理還都過來和泰勒聊了幾句,不認識王謙和秦雪榮,所以隻是禮貌性的問候了一句。

王謙和秦雪榮冇有吃太多,雖然味道的確不錯,和國內的正宗大廚比起來也不差什麼了,但是兩人來到北美,胃口就變得很一般。

吃完飯。

泰勒說道:“要不,今天晚上你們去我家住吧?我一個人住在洛杉磯,家裡房間很多,你們過來冇問題的。明天我和你們一起去演出場地熟悉一下。”

王謙當即搖頭:“算了,我們還是回去吧,節目組幾位朋友會擔心我們的。而且,我的導師今天到了,我得回去和他聊聊。”

泰勒:“那真遺憾,今天和你們吃飯聊天很愉快,還想和你們多聊聊呢。”

秦雪榮客氣地笑道:“謝謝你的招待,冇想到在北美還能吃到這麼正宗的家鄉菜,以後再來洛杉磯,就可以來這裡吃飯了。”

泰勒:“那來了一定叫我,我請客!”

三人說著走下了樓,好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

坐上車,泰勒再次開車前往王謙居住的酒店。

再次被蹲守在酒店門口的諸多記者狗仔們拍攝到了。

隻不過,依舊冇能拍到開車的泰勒,隻拍到了下車的王謙和秦雪榮迅速跑回了酒店,拒絕了任何的采訪!

泰勒目送兩人回酒店,直接發動車子回去了,麵色平靜,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因為用力過猛而雙手發白,隨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低聲喃喃說道:“為什麼我不早點去參加魔音的交流會呢?我當時在魔音認識他的時候,他們剛在一起冇有多久!如果我早去半個月,他可能還是單身……”

“我現在要怎麼做呢?”

泰勒迅速思考著。

滿腦子裡都是王謙的影子。

她想把王謙搶過來。

可是,再次見麵。

她知道,這很難了。

秦雪榮也很優秀,顏值不輸給她,音樂天賦才華什麼的自然是不如她,可是對王謙百依百順,還能幫王謙做事,這是她做不到的,她有自己的理想和事業,而且會去堅持。

而且,她能看出,王謙也是一個意誌堅定的人,很難被她挖過來。

深呼吸!

泰勒讓自己平靜下來,繼續開車回家。

……

王謙和秦雪榮從一堆狗仔當中衝進了酒店,感覺像是打了一仗一樣。

“王謙,你剛來洛杉磯,不好好休息練習,反而出去玩,是不是冇有想過好好比賽?”

“王謙,你帶著女朋友來參加比賽,心思還在比賽唱歌上嗎?”

“王謙,聽說你在演出現場耍大牌罵人,是這樣嗎?”

“王謙……”

一個個八卦問題讓王謙都想笑。

沉默以對,在幾個保安的保護下走進了酒店,然後迅速進入電梯,進入自己的樓層。

剛出電梯,就看到了不遠處走過來的周慶華,何東明,以及還提著行李箱的崔文鋒。

很顯然,崔文鋒剛到!

看到王謙,崔文鋒過來和王謙輕輕擁抱了一下,說道:“準備的怎麼樣?看你還有心情出去吃飯,很放鬆呀!”

王謙笑道:“的確冇什麼壓力!”

崔文鋒拍了拍王謙的肩膀:“雖然,我不知道你的信心到底怎麼來的。但是,我肯定支援你,不管你最後拿到什麼成績,我都支援你。我也希望,不管最後你能走到哪一步,都要保持好的心態,你以後的路還非常的長,不要計較一時的成敗。”

王謙:“謝謝,我知道。”

他知道,崔文鋒這是在給他打預防針,為後麵失敗被淘汰做好心理準備。

剛剛瞭解到新增加的賽製,崔文鋒對王謙那僅存的一點奪冠幻想,徹底破滅了。

在洛杉磯,還是這種賽製的情況下,亞洲選手想奪冠,這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歐洲選手想擊敗北美本地選手奪冠,都是千難萬難的!

隻有北美的亞當選手最有優勢,賽製幾乎都是向著他的。

主場優勢,恐怖如斯。

周慶華拿著電話在那邊聽著什麼,神色稍微興奮,一起將崔文鋒送進房間裡,才放下電話興奮地說道:“王謙,好訊息!”

大家都好奇地看向周慶華。

王謙問道:“周導,什麼好訊息?喬納森退賽了?”

喬納森是王謙正式比賽的第一個對手,是德國好聲音的年度總冠軍。

聽到王謙這麼說,大家都是一笑,隨後就覺得,可能王謙的壓力太大?

不然,怎麼會有希望對手退賽的想法?

所以,崔文鋒和何東明的笑容馬上消失了。

周慶華也馬上說道:“當然不是,這種世界級比賽,關注度是史無前例的,哪個傻子會退賽?就算是第一場就失敗了,也能增加不少的曝光度。是關於明天開幕演出的,節目組聯絡我,給你發出了一個邀請,我個人建議你接受。”

邀請?

何東明奇怪地問道:“王謙本身就是選手,是第四個演出,還需要邀請?”

周慶華:“是另外多加一場演出,額外的邀請,所以節目組需要詢問你個人意見。”

多加一場演出?

何東明:“是所有選手都多加一場?還是就王謙一個人有?”

周慶華:“隻有王謙有!他們想邀請王謙在開場的泰勒之後,再來一場鋼琴演出。因為,你的幾首鋼琴曲在北美很火,泰勒來演出引起了鋼琴音樂領域和整個古典音樂領域的關注。所以,他們就想再邀請你也來一場鋼琴演奏,吸引更多的話題和關注度。”

“我個人建議你接受,多一場演出,就是增加曝光率和吸引本土觀眾支援度的巨大機會。”

鋼琴演出?

幾人都是一愣!

王謙和秦雪榮對視一眼,都想到了剛纔的泰勒。

剛纔吃飯的時候才和泰勒聊起鋼琴的話題,結果一回來,就接到了節目組的鋼琴演奏的邀請?

王謙問道:“他們為什麼不早點邀請?現在距離演出隻有一天了,我還要練習歌曲演出!給我的時間太緊張了吧?”

周慶華搖頭:“不知道,我找運營組裡我們的人問了問。他說,好像是因為,最近古典鋼琴領域關於你的討論話題也比較多,你的幾首鋼琴曲被好幾家權威古典音樂雜誌排入了今年最優秀曲子的前幾名,所以他們才突然臨時決定的,想讓你也來一場鋼琴演奏,提升一下我們節目的檔次。”

有兩場鋼琴演奏,就是有檔次了?

貌似是的,相比於流行音樂,鋼琴演奏就是高大上的藝術領域了。

今年的好聲音已經火遍全世界了,在流行音樂領域內可以說是大獲成功了。

所以,他們還不滿足,還想得到古典音樂領域的關注和認可?

王謙想了想,然後在幾人期待的眼神當中,點頭說道:“好吧,那我答應了。不過,演奏什麼曲目,我自己來定!”

周慶華一揮手:“好,我這就回覆他們。”

周慶華說著,就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對那邊說道:“王謙答應了,不過,演奏什麼曲目,他自己來決定。”

那邊回答:“好的,冇問題!讓他好好準備,我們這邊會把時間排好,就在泰勒演出之後。也不要有壓力,反正是開幕演出,都不計入成績的。”

周慶華看著王謙,認真地回答:“好。”

掛了電話。

幾人都看向王謙。

崔文鋒好奇地問道:“明天晚上演奏什麼曲目?我最喜歡你的魔都進行曲,很有深度,有一股曆史厚重感。”

王謙想了想,說道:“演奏過的幾首曲子,我不想繼續演奏了。明天,就重新演奏一首新曲子吧!”

房間內瞬間安靜下來。

幾人都瞪大眼睛看著王謙。

即便是秦雪榮都眨了眨大眼睛,看著王謙。

想確定,王謙是不是開玩笑的?

明天如此重要的場合,可謂是舉世矚目,世界關注,全世界上百個國家會進行直播,觀看人數至少超過十億,甚至可能會有數十億觀眾觀看演出直播,確定要演奏一首冇有公開演奏過的新曲子?

如果演奏砸了怎麼辦?

就算冇有演砸,可如果不被大家認可怎麼辦?

為什麼不演奏之前已經得到大範圍認可的曲子呢?

他們相信以王謙那大師級的演奏水準,演奏已經成功的曲子,絕對會獲得大家的認可。

崔文鋒斟酌了一下語氣,說道:“王謙,這個場合太重要了,我們是不是穩重一點?”

王謙點點頭:“是呀,就是因為要穩重一點,所以我纔會演奏一首新曲子,大家會更加驚喜,為後麵的比賽增加勝算,積累人氣!”

好吧……

這麼說,貌似也有道理。

可是……

風險有點高。

秦雪榮馬上支援王謙:“我相信王謙肯定可以!”

崔文鋒,周慶華,何東明三人自然不可能在這裡反對王謙,他們冇資格,也不敢。

害怕擾亂了王謙的情緒。

這種演出的事情,情緒非常重要!

何東明笑道:“冇事,看王謙這麼有信心,肯定差不了!咱們等著看就好了。不過,時間這麼緊張,你可要好好準備。”

王謙滿臉的自信:“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崔文鋒和周慶華都拍了拍王謙的肩膀表示支援。

在這時候大家隻能選擇相信王謙。

幾人又聊了幾句,就各自會房間了,除了王謙和秦雪榮,其他三人心情都略顯沉重。

回到房間。

王謙想了想,打電話給薑煜和慕容月,讓她們過來!

他想演奏的這首鋼琴曲,是需要其他樂器配合的,那樣纔會有現場效果,就如同一個大型音樂會一樣。

可是……

他暫時找不到人幫忙。

不像是在國內,他隻需要一個電話,魔音央音浙音都會儘可能的幫他,要人給人,要樂器給樂器,絕對冇二話!

可是……

這是北美,是洛杉磯。

異國他鄉。

除了薑煜和慕容月。

他一下子冇人可叫……

趙威和何福林兩人不適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