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40.見證曆史的史詩感!怎麼可能找不出錯誤?(求訂閱!)

-

王謙的最新微博一發出,立刻就再次引發了整個社交網絡的關注!

這件事本身就已經熱度極高。

很多人都還在為此而爭論。

如賈富清,張躍等人都保持沉默之後,網絡上支援王謙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多了很多。

畢竟,王謙還是坐擁四千多萬粉絲的超級天王級歌手,是整個華夏網絡上粉絲數量最多的人。

王謙本人號召一下,支援他的人肯定還是非常多的。

比賈富清和張躍等老一輩文學作者能號召的人更多。

再加上還有劉勝男,陳曉雯這兩位頂級超一線天後級歌手,以及粉絲數量超過兩千萬的超巨咖位的天後歌手茹可和其他鮑家街四姐妹的絕對支援,號召起來的人就更多了。

所以,除了一開始賈富清發聲的時候,打壓貶低王謙的聲音瞬間高漲起來壓過了支援王謙的聲音,之後輿論聲音就再次開始反轉。

支援王謙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響亮。

隻是,諸多娛樂圈內的明星藝人,以及許多文學圈子裡的人都冇有站出來針對這件事進行表態,顯然都還是在圍觀,不太願意為了王謙去得罪賈富清這一派係的西北文學圈子。

而當大家在期待王謙晚上十二點纔會釋出作品的時候。

王謙突然提前了十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將剛剛寫出來又整理了一遍的前麵兩個章節上傳到了千千文集,還在微博上通知了大家。

很多人驚喜的同時,也是懵逼的。

王謙的微博評論區內瞬間沸騰了起來。

“哇,這才過了一個多小時,王教授就釋出了新作?取名三國演義?太倉促了吧!”

“王教授,彆著急呀,好好打磨一下,我們不催你。”

“王教授,你彆像那些網絡小說一樣寫的簡單無腦呀。”

“王教授的九草綱目還冇聽過癮呢,又寫小說了?不是說要去洛杉磯參加好聲音世界賽嗎?”

“雙星和浙大不少教授校友都支援王教授了。”

“劉勝男和陳曉雯,茹可為了支援王教授都在網絡上和人大戰呢,好刺激。”

“我馬上就上千千文集……”

“已經登錄千千文集。”

……

還在機場候機的雪漫也時刻關注著王謙和賈富清等人的動作,除了一開始下場表示對王謙的支援之後,雪漫就不曾再說過話,畢竟她的身份在文學圈圈子裡也比較敏感,薛家在京圈文化圈子也是有一些分量的,而到她這一代,已經隻剩下她一個女兒單傳。

所以,她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薛家的聲音,說一句就足夠代表個人了,如果說太多,可能會將整個薛家一係都拉入進去!

畢竟,薛家一係不隻是她們父女兩,還有薛家幾代人經營下來的人脈。薛漫的爺爺曾經就是京大的教授,還擔任過係主任以及副校長的職位,父親薛振國現在也是係副主任,將來很可能也會接任係主任的職位,甚至還能更進一步!

隻從爺爺那一代算起,到她父親薛振國在學校帶過的學生,以及同校交好的校友同學之類的,就數不勝數,更彆說她爺爺之前薛家在舊時代的關係更加盤根錯節了。

如果薛漫現在繼續代表薛家發聲,那些她爺爺和父親的學生以及好友,可能都會下場支援……

那後果就非同一般了。

因為,那樣可能會將整個京大文化圈子拉下水,和西北文化圈子形成對立。

所以,在父親明確表示保持沉默態度之後,薛漫悄悄以個人名義發聲支援了一下王謙之後,就開始沉默了,一直默默地看著事情的發展。

看到劉勝男,茹可,陳曉雯,秦雪鴻等人都毫無顧忌地下場幫王謙說話,讓她有些羨慕,她也很想堅定地表示對王謙的支援。

看到輿論上支援王謙的聲音已經成為主流,雪漫開心地笑了笑,低聲說道:“這就是人心呀,王教授已經得了人心。”

薛振國顯然也在關注這些事情,輕聲說道:“不是人心,而是時代在變化了。賈老爺子和張躍他們顯然還活在過去,還以為自己一句話就能決定彆人的命運,讓彆人不敢反駁。時代變了,他們的時代早就結束了,新的時代,大家已經不被他們所左右了。”

雪漫堅持地說道:“還是因為他們不得人心,打壓王教授的理由也太牽強了。本身這些年他們也已經名聲耗儘,現在找的理由還根本站不住腳,被彆人挖了老底就冇話說了。”

薛振國對此也保持沉默。

因為雪漫說的也是實話。

這是很多文學圈子老一輩人的現狀,很多倚老賣老的存在都經不起較真的推敲,被人挖了老底就很難收場。

叮!

王謙釋出了新的微博,雪漫馬上接到了提示,立刻點開,一眼就看到了所有的資訊,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王教授說,他已經在千千文集上釋出了一部三國小說,取名三國演義,好快!”

薛振國湊過腦袋看著雪漫的手機螢幕,皺眉說道:“這麼倉促,會不會出問題?現在那些人隻是暫時的沉默,就等著他露出破綻。一旦寫砸了,對王謙在文壇上的打擊是非同小可的。”

雪漫迅速打開了千千文集:“看看不就知道了,我相信王教授肯定不會隨便糊弄大家的,他也是一個認真嚴謹的人。”

說著。

雪漫已經在千千文集上找到了三國演義。

這是王謙名下唯一的一部小說類作品。

三國演義!

最新章節,隻有兩章,加上一個前言,算是三章。

雪漫馬上點開了前言章節,而開篇是王謙的自述:“本書是我思考將近十年放纔開始動筆的一部作品。本想再積累兩年之後再動筆,但是這次卻是身陷風波之中,不得不提前將心中所想一一表述而出。取名三國演義,就是一本演義小說。不過,小說內容是我根據小時候從爺爺那裡聽取的一些三國史實故事進行的藝術再創作,所寫之事和人物基本上都屬實,隻是我對人物和細節方麵進行了藝術創作,請大家不要較真,更不要將演義當正史來看。”

一段自述表明瞭這本小說創作的緣由。

雪漫和薛振國父女兩都知道王謙所說的這些,身陷風波就是這次賈富清等人掀起的風波了。

王謙選擇提前寫出這本三國演義來回擊對方。

如此強勢而直接的回擊,讓薛振國和雪漫都對此表示佩服。

薛振國低聲說道:“王謙身上有一股文人風骨,我很欣賞。”

雪漫淡淡地問道:“如果賈爺爺敲打老爸你,你會這樣強硬的迴應嗎?”

薛振國笑了笑,冇說話。

但是,父女兩都心照不宣。

薛振國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如此正麵的強硬迴應,而是會沉默,選擇無視。

因為是晚輩,而且代表了薛家一脈,所以薛振國不能輕易的公開表態,和賈富清正麵硬剛,那樣可能會引起賈富清一脈的文化圈子和薛家一脈的文化圈子的罵戰,最後甚至可能會引起西北文化圈子和京城文化圈子之間的罵戰,進而可能引起整個華夏文化圈子的內戰。

這種事情。

在民國時期時有發生。

那時候的文人說話都極其不客氣,理念不合當場就會開罵,有機會就麵對麵的罵,冇機會就登報罵,或者在收音機上隔空對罵。

當然,所謂罵說的是通俗語言,實際上民國時期幾位南北的文學大家之間的罵戰,都是一片片文章以及作品的問世,其中全篇冇有幾個臟字,但是卻字字誅心,互相理唸的碰撞可謂是近現代文化的巔峰代表。

建國之後,這樣的事情就幾乎不存在了。

而新時代之後,就更加不可能存在了。

所以,為了大局著想。

薛振國很清楚,如果自己身在王謙的位置上,肯定會沉默,哪怕受到了再大的委屈,也會自己一個人承受。

不可能如王謙現在這樣硬剛,在社交媒體上硬剛之後,再短時間內創作作品來回擊對方。

這種文人風骨,薛振國固然欣賞。

但是,他也擔心,王謙如此短時間內,能寫出什麼來?

一個不好!

隻怕之前王謙在文壇內積累的名聲會毀於一旦。

如此想著!

父女兩繼續看了下去。

而後麵,是一首他們兩人都非常熟悉的一首古詞作品。

正是在雙星課堂上發表的臨江仙。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儘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觀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再次看到這首詞。

不知為何,薛振國感覺到了一股看儘曆史滄桑之感,似乎一切都變得冇有意義,什麼事情最後都會被時間所吞噬,變成彆人嘴裡的笑談。

雪漫輕聲說道:“王教授果然說到做到,他說這首詞是他對三國曆史瞭解之後的感想,現在就拿出來寫在了三國演義的前言。”

薛振國冇說話,隻是盯著和麪的正文!

第一章,標題很長。

宴桃源桃園三結義,斬黃巾英雄首立功!

開篇幾句話就顯示出了磅礴的氣勢。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隻是這幾句話。

就將薛振國吸引的看了下去。

這幾句話似乎將曆史更迭都寫的透徹無比了。

雪漫也雙眼緊緊盯著螢幕上的文字,又輕聲說道:“王教授是以半古文的形式書寫的。”

薛振國點頭:“不錯,這種寫法有些難度。”

雪漫也點頭表示的確如此。

白話文已經發展了上百年,建國之後更是主推最簡單直接的白話文,這樣有利於文化的發展和傳播,有利於人人學習文字,書寫文章。

所以,幾代人下來,到現在還能寫出古文形式文章的人,已經非常少了。

這也是王謙之前發表了那篇師說的時候,引起文化圈子震盪的原因!

不過!

這裡王謙使用的半古文,半文不白的形式,能顯示出一些文化底蘊,也能讓每個人都能看得懂。

但是,這也非常有難度。

因為,這不是一篇幾百上千字的文章,而是一部小說,至少也是十萬字以上的小說,這樣長的篇幅都要保持這樣的書寫形式,對作者文化底蘊的考驗,放在當代簡直是國學文化天花板級彆的!

反正!

雪漫和薛振國父女兩都知道,現在整個華夏文壇內,都冇人能做到這一點。

那些和賈富清同輩**十歲的老一輩文人,或許在年輕巔峰時候能做到這一點,但是現在讓他們寫,他們肯定是寫不出來了,多年冇有使用過了,早就被白話文深入靈魂了,而且年紀也太大了,意識精力跟不上了。

所以,薛振國又笑了笑:“王謙這個迴應,真的太有力了。不過,書寫方式是次要的,核心還是要看書中的內容是否經得起推敲。”

雪漫冇說話,開始仔細專注地投入到書中內容當中去了。

王謙這種書寫方式,極其簡潔而有力!

簡單幾句話就能寫出很多內容,但是看書的人就需要需要一字一字的仔細讀,仔細去理解每一個詞語,每一句話。

尤其是。

王謙開篇直接進入三國時代,其中涉及到了諸多主要人物,都是現在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上千年曆史的缺失。

如,其中的十常侍,寫的極其詳細,每個人的名字都寫的清清楚楚!

薛振國低聲問道:“你在研究三國曆史,知道十常侍都是誰嗎?”

雪漫的雙眼冇有離開過手機螢幕上的文字,搖頭:“我不知道,我查過幾乎所有的三國曆史文獻,以及近代許多關於三國曆史研究的論文,大家隻知道十常侍的這個稱呼是十個宦官,也是三國最著名的宦官亂政,但是都不知道十常侍這十個人是誰。”

薛振國又問道:“那你覺得,王謙寫的這十個人名,是真是假?”

雪漫停頓了一下,抬頭看了父親一眼,皺眉說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張讓這個名字,我在一個研究三國曆史的教授論文裡見過,隻是他也不知道張讓是十常侍之一。其他幾個名字,我見過曹節和郭勝,但是也不知道他們是十常侍裡的人,資訊缺失太嚴重了。”

薛振國眼中光華一閃:“所以,王謙寫的這十個名字,最起碼不是他自己胡編的!”

雪漫點頭:“我知道的這三個,肯定不是王教授胡寫的,其他的名字,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覺得,以王教授的品行,以及這三個名字的真實性,其他的名字應該也不是王教授亂寫的,或許是有出處的。或許,王教授說的,他爺爺見過的那幾本完整的三國曆史文獻是真實存在的,可惜已經被毀了!可能,現在他的確是唯一知道完整三國曆史資訊的人!”

薛振國沉默下來,對雪漫的猜測不置可否,隻是默默地繼續看下去。

而隨後出現的幾個人名,都讓他們很是驚訝,黃巾起義的過程,讓他們感覺如醍醐灌頂一般。

他們都知道黃巾起義,也知道天公將軍張角,還知道張角有兩個兄弟,卻不知道張角的出身,也不知道張角兩個兄弟的身份和名字,更不知道黃巾起義是來自於山中的南華老仙?

這是傳說還是真的呢?

雪漫低聲說道:“有些文獻上有提過張角曾遇到閒人曾寶,然後掀起了黃巾起義,但是不知道具體細節!”

薛振國嗯了一聲,雙眼冇有離開文字。

父女兩冇有再繼續說什麼,而是專注無比地看著其中的每一個字。

似乎,其中的每一個字,都蘊含著真理!

這些文字,將他們之前知道的一些零碎的關於三國曆史的資訊,紛紛串聯了起來,讓他們看到了其中完整的曆史故事。

讓他們有一種穿越一千多年,回到那個年代,見證所有發生一切的史詩感。

……

西北!

某環境優美的彆墅小區內。

賈富清和張躍,以及其他好幾箇中年男女聚集在一起。

這裡是賈富清養老的彆墅,已經居住了十多年。

此刻。

賈富清躺在搖椅上,微微閉上眼睛,即便是冬天,手中也拿著一把木質摺扇,輕輕地在手中擊打著。

旁邊坐著賈富清以及兩位中年男子。

對麵,一箇中年女子拿著手機說道:“王謙剛纔提前發表了小說,取名三國演義!”

張躍急忙說道:“你上千千文集,把王謙的作品念給老師聽。他發表這麼倉促,可能連錯彆字都有,我們留好證據,到時候看他們還怎麼說!”

張躍在微博上被劉勝男幾人懟的無話可說,隨後沉默應對,但是這個仇就銘記在他心裡了。

有任何機會,他都會報複!

所謂小人報仇,從早到晚。

躺在椅子上的賈富清也睜開了眼睛,手中的摺扇指了指對麵的中年女子,輕聲說道:“唸吧,我們一起聽聽這位所謂當代文壇第一人是什麼水平。嗬嗬,三國曆史,他有什麼資格來補全?”

其他人都急忙附和。

“是呀,三十來歲,就敢稱文壇第一,還真敢說!”

“年輕人,無知無畏。”

“快唸吧,等下我們用他自己的作品,把他反駁的無話可說。”

中年女子迅速登上了千千文集,找到了王謙剛上傳不久的小說作品,三國演義,當即就以極高的朗誦水準讀了出來。

剛讀到前言。

張躍就不屑說道:“思考十年?嗬嗬!十年前他還在學習表演,立誌當一個戲子,會思考三國曆史?吹牛不打草稿,到處都是漏洞。”

幾人都點頭。

躺著的賈富清也說道:“我當年寫第二本小說的時候,思考五年才動筆,收集的資料就有幾十萬字,寫的時候也修修改改,幾次改稿,花費十五年才完成。這纔是真正做學問,寫作品應該有的態度。”

“老師說的對,王謙可能就是吹牛,來抬高自己!”

“王謙怎麼能與老師相比?”

“嗬嗬,王謙這輩子應該都拿不到咱們的文學大獎了,永遠也追不上老師的地位!”

幾人都對賈富清吹捧了一下。

中年女子也說了一句,然後才繼續讀了下去,正文開篇,就讓她很是驚訝,其他幾個聽著的人也都是驚訝地看向她。

本來老神在在地躺在椅子上的賈富清又再次睜開了眼睛,看向中年女子,身體也坐直了起來,皺眉問道:“半古文?”

中年女子點頭:“是的,王謙是用半古文的形式書寫的。”

幾人互相看了看,稍微沉默了一下。

張躍說道:“偶爾寫一篇短文,用這種寫法還可以。但是以這種寫法來寫長篇小說,他就是在找死!當代,冇人能做到這一點。即便是老師,現在也因為年紀大,做不到了。”

賈富清點點頭:“不錯,我老了,根本寫不了古文長篇了,思維跟不上了。這個王謙,這麼大膽,以這種形式寫長篇小說,不是無知就是無畏,繼續讀!看看他寫的三國曆史都是什麼東西。”

中年女子繼續讀下去。

房間內的幾人都以挑刺兒的心態在聽著。

“十常侍,誰知道都有誰?王謙寫的對不對?”

“不知道!我之前看過一篇文章提到了三國的宦官張讓,但是冇說過他是十常侍之一。”

“張角的兩個弟弟,叫張寶和張梁?還都有稱號?我怎麼不知道?”

“黃巾起義是因為南華老仙給了張角天書?這不是亂彈琴?南華老仙是誰?”

一邊聽著,幾人就針對其中的描寫討論了起來。

在場的兩箇中年男子都是西北某名校曆史係的招牌教授,雖然都不是專攻三國曆史的,但是對現在已經知道的三國曆史資訊也極其瞭解。

“劉備是鄭玄盧植的學生?還和公孫瓚是朋友?我完全冇聽過這方麵的資訊。”

“三兄弟的原始積累,是張飛出資!我一直以為是劉備呢,我以為他是靠著才當大哥的……”

賈富清對兩人問道:“這其中的描述,有冇有問題?”

其中一名曆史係教授回答道:“老師,其中許多細節,都是我不知道的。當然,也是現在曆史研究領域內大家都不知道的。比如,十常侍十個人的名字,比如黃巾起義的細節,比如桃園三結義的細節等等……”

“我們都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他寫的是否有問題。隻是,我個人覺得,他好像解答了我很多關於三國曆史方麵的疑惑。”

賈富清盯著對方,淡淡地問道:“所以,你信了?”

教授回答:“老師,我不信!卻也不妨礙我認為是這樣的。因為,冇有完整的曆史事實可供參考。而且,其中幾個出現的人名,以及事件經過,和我所瞭解的三國曆史資訊完全對得上。”

賈富清深呼吸一口氣息,將心中壓抑的怒意再次壓下去。

他本想以王謙的作品為突破口,來公開反駁回去,將對方說的無話可說,將王謙貶低的身敗名裂,才能以報在微博上被劉勝男幾人罵的無法還口的仇!

而經過剛纔被劉勝男,秦雪鴻,陳曉雯,茹可她們的公開反駁,無法說話之後。

賈富清和張躍都想以絕對的優勢,絕對的證據,絕對的破綻來反駁對方,讓對方無話可說。

所以……

這就需要專業人士找到極其專業的漏洞纔可以。

但是……

這位專業人士,卻是發現不了明顯的錯誤漏洞?

張躍急忙說道:“老師,咱們繼續看下去,肯定有機會。王謙的這種寫法本身就很容易出錯,我不相信他能寫一部十萬字以上的長篇,還能保持這樣的文采水準。我也不相信,他整部小說當中的所有人名和事件都不出錯。”

“我們繼續看下去,絕對有機會!”

另一個曆史係教授也說道:“不錯,老師,咱們走著瞧就好了。目前第一章,我也冇有看出很明顯的漏洞,反而他寫的一些人名和事件都和我們研究的一些曆史文獻流傳下來的隻言片語不謀而合。”

“暫時,我們隻能再找找機會!”

賈富清點點頭,繼續躺好,閉上眼睛說道:“繼續讀,繼續找。你們也好好再查查資料對照一下,咱們這是提攜晚輩,改正他的錯誤,不讓他的錯誤作品誤人子弟。”

幾人都點頭微笑符合。

“老師說的對。”

“咱們也是幫他斧正。”

“能得到老師的指點,王謙何其幸運!”

隻是……

僅有的兩章正文很快就讀完了。

但是。

他們並冇有發現什麼確切的漏洞。

文采方麵,看起來冇什麼華麗的辭藻造句,但是在場幾人都是文學圈子的大師,都能看出來這寫法背後的難度,可謂是返璞歸真,字字珠璣,幾乎冇有一句廢話,每一句都有含義,都有前後文的聯絡!

這種文字底蘊如果能保持下去,說是國學大師都不為過。

而三國史實方麵。

兩位教授也開始查詢資料對照。

一時間也冇有發現什麼漏洞!

反而……

他們查詢到的一些資料資訊,都在前兩章當中有所展現,並且還將他們知道的一些斷斷續續的資訊串聯補全了起來。

“冇了?”

讀完了!

朗誦的中年女子有些意猶未儘。

其他聽著的賈富清師徒幾人也都感覺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非常不痛快,很想一直聽下去。

不過……

這時候。

中年女子興奮地說道:“他又更新了一章!”

賈富清當即說道:“快點讀!”

張躍也說道:“快給老師讀。”

兩名教授卻是迫不及待地自己拿出手機看了起來。

……

而在網絡上,此刻大家已經再次爆炸!

就兩章,而且字數不多,所以很多人很快就讀完了。

然後……

大家就迅速開始針對看過的正文開始討論起來。

“話說,我看了一遍,冇看懂!”

“我看第二遍了,看懂了一些。王教授這種寫法,簡直大才。要看懂需要沉下心來逐字逐句地仔細讀,仔細理解其中的意思才行,要是像看網絡小說一樣一目十行,肯定什麼都看不懂。”

“看完感覺好過癮,三國曆史是這樣的嗎?有大拿出來科普一下嗎?”

“有了……已經有幾位瞭解曆史的文化自媒體開始科普了,不過把王教授的文章貶低的一無是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