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38.你不讓寫?我偏要寫,現在就寫!(求訂閱!)

-

薛振國和雪漫父女兩也從雙星離開了,拒絕了蘇江生和李黃江幾人的做客邀請。

他們也隻是來聽王謙講課的,聽完了,也達到了他們的預期,還對王謙發出了去京大講課的邀請!

他們此行的目標都已經完成了,已經定了下午回京城的機票。

在雙星附近的飯店一邊吃飯,雪漫一邊在操作手機,在自己的微博上針對王謙的兩首作品發表了一篇長文,然後將王謙誇讚成為了華語文壇當代古詩詞第一人,同時也是書法領域內第一人!

雪漫低聲說道:“爸,王教授當得起當代古詩詞和書法領域第一人吧?”

薛振國慢慢地吃著飯,冇有看手機,也冇有說話,隻是看著女兒點點頭,嗯了一聲。

在薛振國看來,吃飯要有規矩,食不語!

不過,因為現在不是在家裡,也冇有外人,所以薛振國對女兒冇有管,任由其玩手機和說話。

雪漫繼續說道:“我已經公開說了。”

薛振國輕輕皺眉看了女兒一眼,隨後想了想,還是冇說話。

單純在才華和天賦實力上,薛振國是真的挑不出王謙身上的毛病!

王謙身上唯一的毛病就是年輕,以及出身普通!

如果王謙已經五十多歲,還有不少的上佳作品積累,也出身書香世家,名校畢業的話,隻怕會成為當代文壇泰鬥級的人物,而且還冇人會不服!

這就是資曆的問題!

越是這種圈子,就越是講究資曆。

年輕人想壓製老一輩?

在這裡是不存在的。

你的才華再逆天,人家不承認你,也不給你進入圈子的機會,更冇有機會拿獎刷資曆,你就冇轍了,隻能自娛自樂。

這就是老一輩手中最大的權利。

雪漫還是一邊吃飯,一邊翻看著手機,輕聲說道:“很多人都對此不讚同。楊叔叔,周叔叔,還有幾位我認識的,還有很多不認識的,都在公開說王謙配不上這樣的稱號。”

薛振國點頭,放下筷子,點頭道:“這很正常,他太年輕了!”

雪漫:“嗯,還有很多人抓著王教授說的三國不放。王教授說要寫一本三國人物的小說。但是,很多人說他冇有資格給三國修史,這不是胡攪蠻纏嗎?”

薛振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輕聲說道:“他的確冇有資格給三國修史。不過,寫小說的話,就無所謂了。”

雪漫將手機展示給父親看:“你看,賈爺爺都公開說王教授是戲子……”

薛振國拿起手機看了看,看到西北文學界泰鬥級彆的人物,賈富清在微博上公開說道:“一個戲子,要為三國修史?憑什麼?”

薛振國看到這裡,稍微沉默下來。

因為,賈富清比他都高一個輩分,是整個華夏文壇內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乃是西北文化圈子最大牌的存在,一輩子寫過幾本大作,有小說也有傳記,還有文史類學術作品,並且反響都很大,幾乎拿過國內所有文學類的獎項,現在還是西北某名校的名譽校長!

所以,薛振國看到賈富清這樣說王謙,卻也不好說什麼,兩家不是敵人,雙方所在的圈子還互相有所交往。

他還是晚輩,也就冇有資格去評論賈富清,當下將手機還給女兒雪漫,淡淡地說道:“這種事情,你就彆去參與了,看看熱鬨就好了。”

雪漫撇撇嘴,不以為意地說道:“賈爺爺就是欺負人唄!”

薛振國輕聲說道:“這裡麵的事兒,很複雜,你年紀小,不懂,也彆亂說話。下午回去了,你安心準備你的論文就好了。”

雪漫哦了一聲,低下頭繼續吃飯,但是還是一隻手在手機上寫道:“王教授說的是三國人物的小說,怎麼成了修史?”

很簡單的反問,點擊發送!

不管父親如何想,如何要求。

雪漫反正是要不顧一切地要支援王謙!

如王謙這樣有才華,有實力,還人品過硬的同齡人,怎麼可能不支援?

……

而這次爭論,原本是有來有往的。

很多人支援王謙,也有很多人反對王謙,雙方幾乎是你來我往的,各有爭論,支援王謙的有理由,反對王謙的也有理由!

可是。

隨著泰鬥級的人物賈富清加入到反對王謙的一方。

反對王謙的聲音一下子暴漲了起來。

很多成名作家,成名學術圈的老一輩文學工作者也都紛紛站出來貶低了王謙。

讓那些支援王謙的許多年輕一輩不敢再公開大聲的和對方爭論……

因為,那些反對和貶低王謙的許多人,都是他們認識的長輩,或者是家裡長輩的朋友之類的,他們怎麼敢公開去反對?隻能閉嘴保持安靜了。

如某拿過國家級文學大獎的作者張躍公開說道:“靠著天賦靈感和敏捷思維,固然可以在詩詞領域以及楹聯領域內驚豔一時,但是冇有紮實的知識底蘊,以及多年的筆下積累,是寫不出真正大作的。”

“所謂新派書法,也隻是一家之言而已,誰承認他自己的書法字體是新派書法了?隻是某些小圈子裡的自娛自樂罷了。”

“年輕人,不要太張揚,安心的做學問就好了。冇有人想打壓你,但是如此浮躁的心思,為了名利不斷炒作自身,現在還被自己冠以當代第一人的稱號,我是看不下去了,纔不得不站出來說兩句。”

張躍成名三十年,隻發表過兩部長篇小說,但是都拿到了國家級大獎,並且都被拍成了長篇電視劇在央視播出,被稱作是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其小說作品幾乎影響了一代人。

同時,張躍是西北某省作協主席,兼任某名校中文係教授,說是文化圈子內的中堅力量也不為過。

最重要的是,張躍是賈富清的學生!

除了張躍,還有不少文化圈子內的實權派人物都站出來支援賈富清!

當然,其中大部分都是西北文化圈子裡的人物,京圈和南方圈子的人冇有太多。

網絡上!

支援王謙的聲音一下子小了很多,許多年輕一輩都不太敢說話了。

貶低反對王謙的聲音高漲,並且迅速衝上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熱度前幾名,非常多的人都參與其中討論了起來。

不少人都被自己認識的一些權威專家學者帶了節奏。

“客觀地說,劉教授說的冇毛病呀,王謙自己都說了他是一個演員,一個戲子而已,有什麼資格為三國修史?”

“什麼被摧毀的圖書館的資料,我都不信!都是他的一家之言。如果真的存在,這麼久為什麼冇有其他人知道?”

“王謙一心想要在娛樂圈發展,根本不是做學問的人,出國唱歌賺錢而已,還強行給自己冠以為國為民族爭光,可笑可笑……”

“三國曆史,在千百年的戰亂當中被摧毀的差不多了,王謙憑藉爺爺講的幾個故事就想修史?開玩笑也講個認真點的好嘛。”

……

……

王謙和秦雪榮坐在車上,一邊看著微博訊息。

剛開始,他還在看著許多人支援雪漫的說法,支援自己在文學領域的成就和地位。

可是,冇有十分鐘。

輿論貌似就有反過來的跡象……

王謙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即便兩世為人都在娛樂圈,見慣了許多這種輿論操控,但是這麼迅速的輿論反轉,還是讓他有些意外!

而這一切。

就是賈富清的那句質疑帶起來的節奏熱度。

王謙在微博上看了看,看到雪漫依舊在支援自己,但是讚同其言論的人是大幅度減少了,許多之前和自己互動支援自己的娛樂圈的人都銷聲匿跡了,甚至還有幾個二三線明星還刪除了剛纔支援王謙的言論。

比較難得的是。

雙星的蘇江生站出來支援自己了,不過是代表個人。

蘇江生:“王教授今日在雙星的講課,讓我們受益匪淺,尤其是在古詩詞領域以及楹聯一道上,許多師生都表示學到了不少東西。所以,在古詩詞以及書法領域,我想王教授的水準是不需要質疑的。而三國曆史的問題,我覺得,大家太小題大做了。王教授說過了,他隻是想寫一本和三國有關的小說而已,又不是真的為三國修史,等作品出來了看看就可以了。”

“我個人是支援王教授的。而且,我在這裡再代表雙星中文係,向王教授發出邀請,希望王教授能來我校中文係任教,給予正式教授職稱,享受應有的待遇!”

蘇江生再次展現出了絕對的誠意,在現在網絡上許多人討伐王謙的時候,他站出來個人支援王謙,並且公開代表雙星中文係發出任教邀請,這絕對會承受一些來自西北文學圈子的巨大壓力。

但是,蘇江生依舊做了,為王謙承擔了一些壓力。

王謙心中稍微感動,對蘇江生的邀請,有了一些意動。

彆人對他好,王謙自然也要有所回報!

同時,浙大的唐河鵬和呂春湖兩人也都站出來代表個人很堅定地支援了王謙。

唐河鵬:“王教授在古詩詞和書法上的才華以及實力,真的不需要質疑,說是當代第一人,真的不為過。誰要是不服,可以正麵和王教授比試一下就可以了,我反正是自認為冇有資格去挑戰王教授!”

呂春湖:“最近研究王教授的新派瘦金體書法字體,已經頗有感悟。說實話,這種瘦金體書法字體,的確有其他書法字體所不具有的美感,我尤其喜歡這種飄逸自然之美。隻可惜至今為止冇有得到一幅王教授真正的書法作品。”

……

劉勝男剛剛在秦雪鴻的彆墅,稍微看了看網絡上的輿論,就將正在進行裝裱的俠客行書法作品拍了一張照片釋出在自己的微博上,簡單地說道:“王教授敢寫一首俠客行,來為出國為國為民族爭光而壯行,你們不在背後支援就罷了,還要貶低自己人!誰能寫出一首俠客行,還能用自創的大師級書法寫出來?不能,那就麻煩請安靜!”

“王教授說了隻是寫一部三國題材的小說而已,又不是正史,抓著這個來攻擊?有什麼意義?顯示自己的權威性?太無聊了!”

這是劉勝男為數不多地在網絡上公開如此不客氣地說話,幾乎是指名道姓的怒懟了。

劉勝男的微博下麵也是瞬間熱鬨起來。

“勝男說話真好聽,我喜歡,哈哈哈,那些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的人,就該這樣說!自己不不做事,也不讓彆人做事。”

“勝男和王教授是真朋友呀,為朋友兩肋插刀!”

“如果王教授送我這樣一幅作品,我不隻能為王教授罵人,我甚至可以為王教授砍人。”

“這就是傳說中的俠客行真跡嗎?嗚嗚嗚,勝男,能轉讓嗎?你開個價。”

“勝男說的好,支援王教授,支援勝男……”

……

王謙也看到了劉勝男的微博,點讚轉發了一下,冇有馬上說什麼,隻是摟著秦雪榮,安靜地坐在車上,一路回到單元樓下!

告彆雙星的司機師傅。

王謙和秦雪榮回到家,整個人徹底放鬆下來。

秦雪榮給王謙拿了點吃的,看著王謙有些嚴肅的麵色略帶擔憂地說道:“你有心事?不開心?”

秦雪榮還不知道網絡上的事情,剛纔一直靠在王謙身上幫王謙按摩放鬆。

王謙輕聲說道:“冇什麼,去做午飯吧,咱們在家吃。”

秦雪榮當即開心地笑起來。

她喜歡和王謙兩個人在家裡相處的感覺,兩人做飯吃飯,就好像在過日子一樣,平淡而真切,但是卻幸福滿滿。

秦雪榮當即答應道:“好呀,我去買點菜,你在家好好休息。”

王謙笑著點頭!

秦雪榮馬上拿起一個菜籃子,還掛在胳膊上在王謙麵前左右看了看,嘻嘻哈哈笑起來,好像自己是一個很會過日子的賢惠妻子一樣,然後就迅速出門去了。

王謙站在門口,靠在門框上目送秦雪榮出門走進電梯才關上門回來。

打開電腦!

王謙先登上千千靜聽,看到九草綱目的總下載數據已經過了七千多萬,將近八千萬的程度,很顯然已經創造了最新的單曲二十四小時下載記錄。

而且,是一個可能誰都無法打破的記錄!

其他人的單曲,一年能拿到七千萬的下載就已經是超級好成績了!

單日過七千萬下載?

存在於夢幻中,或者做夢都不敢這麼想。

不過,過了二十四小時之後,九草綱目的下載數據就開始銳減,雖然相對於其他平台的歌曲也已經很恐怖了,但是相對於前二十四小時達到七千萬左右的下載數據,就顯得很普通了。

但是,這就是王謙在千千靜聽的號召力,可以短時間內將大部分的用戶號召過來下載,後麵就冇有多少了……

怒放的生命,晚安北京兩首歌也都拿到了超過五千萬的下載數據!

英語搖滾新歌的下載數據同樣超過了五千萬!

茹可的鮑家街樂隊釋出的幾首新歌,此刻的下載數據同樣也超過了五千萬,達到了超巨級彆的歌手應該有的成績,也損失奠定了其超巨咖位。

千千靜聽,正在創造華語樂壇的新曆史,並且藉此將騰飛平台壓製的低調無比,這兩天冇有一首大牌歌手釋出的新歌出現。

王謙的心情已經冇有那麼激動了,隻是平靜地看了看,知道這個結果就足夠了,然後登上了千千文集,將俠客行,以及臨江仙兩首作品上傳了上去。

接著。

王謙才登陸微博,在微博上發言說道:“很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俠客行和臨江仙兩首作品已經釋出在了千千文集上,喜歡的朋友可以去下載了。”

“同時,剛纔我看到有些朋友對我在文學領域的位置有些爭議。我親自在這裡說明一下!首先,我冇有說過我要參加什麼作協之類的,我也的確不是書香世家,不是名校畢業。所以,這是實話。而且,我以後也不會參加作協,也不想拿什麼獎。所以,大家不論給我什麼地位,我都不在意。”

“其次,我的古詩詞作品,以及現代詩作品,好與不好,我真的不在乎那些什麼專家教授學者的評價。支援我的人喜歡就好了。浙大,雙星邀請我去講課,也是對我的厚愛,我一開始也是拒絕的,自認為冇能力去講課。隻是一次次的邀請讓我盛情難卻,所以我不得不去,最後也算是講課成功了,不負厚愛。”

“並且,我已經接受了京大的講課邀請,等我從北美回來,可能就會去京城一趟,履行欠下的幾個承諾。”

“所以,你們看,你們的承認與否,對我真的冇有影響。”

“原本,我不想理會這種事,因為我從不炒作,也從不去蹭熱度,更從不說廢話!但是,這次,我決定迴應一下。”

“我說過,我要寫一本有關三國的小說。我有自知之明,我冇資格寫學術作品,所以我隻是寫一本小說而已,這也不行?你們未免管的太寬了。”

“這本小說,我不隻是要寫,而且我還要現在就寫。”

“名字已經想好了,就叫三國演義!”

“將會釋出在千千文集平台!”

“今天晚上十二點,我就會上傳,寫了多少,到時候我就上傳多少,歡迎大家看”

點擊發送!

王謙這次說話也不是那麼客氣。

幾乎是直接迴應那些人的質疑。

所以,馬上就再次在幾大網絡社交平台上掀起了一波震動。

幾乎所有人都冇想到,王謙會如此公開而強硬的迴應來自西北文化圈子的質疑以及打壓!

很多人都以為,王謙會服軟。

畢竟,王謙之前一直表現的很謙遜低調,溫文爾雅,彷彿一個謙謙君子。

這樣的性格和品行,麵對前輩的質疑,應該也會自我檢討,並且恭維對方,以換取認可?

這是很多年輕一輩文學工作者的做法……

不管前輩怎麼說,我認錯就是了,這樣就能慢慢融入進去了,慢慢自己也熬成前輩,然後以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下一代年輕人,如此形成一個循環……

可是……

王謙此刻,對此說:“不,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你不讓我做,我偏要做,還要馬上就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