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35.所有人都嫉妒了!蕭冬梅的要求!(求訂閱)

-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張紙上最後的落款,以及站在講台上的劉勝男!

諸多眼神之中有羨慕,有嫉妒,有炙熱,還有歎息!

劉勝男自己幾乎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雙手捂著自己的臉,眼淚從手上流淌而過,壓抑住心中想要衝過去撲到王謙心中的巨大沖動,因此而激動的渾身輕輕顫抖,雙肩輕輕地抖動著。

同樣在講台上的蕭冬梅,乃至是秦雪榮都很是羨慕地看著劉勝男。

但是,兩人都冇有任何的嫉妒之心。

因為,蕭冬梅從冇有嫉妒的情緒。

秦雪榮則是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王謙的一切,一幅字畫也無所謂了。

哪怕,劉勝男對王謙有心思,又如何?

王謙在她身邊!

這就足夠了。

秦雪榮微笑著。

不過,台下的秦雪鴻眼中就滿是濃濃的嫉妒了。

蘇江生和李黃江等幾個雙星的人則是麵色苦澀,唉聲歎氣的,一幅上好的作品,白白在他們麵前流過了,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就有機會,但是卻就是拿不到!

這讓他們難受的想哭!

如果不是這裡這麼多人看著,蘇江生和李黃江兩人覺得自己可能很的會哭出來。

因為李黃江酷愛書法和文學作品,蘇江生則是對王謙的作品極其喜歡和推崇,如果可以,兩人都願意拿出全部身家去換這幅作品。

可惜,他們看到王謙留下的落款的時候,就知道這幅作品和他們冇有任何緣分了。

但是,也有人興奮!

那就是浙大的一行人了。

唐河鵬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朵了,如果不是人太多,還是雙星的主場,他都要跳起來歡呼了。

劉勝男可是他的學生,是浙大走出去的!

他以後去問劉勝男借過來觀摩一下,不是小意思?

呂春湖等其他幾人也都笑嗬嗬的。

彷彿,這幅作品進入了他們的手中一樣!

不過,在他們看來,落入浙大畢業的劉勝男手中,就代表著落入了他們浙大一係的手中,以後就會成為他們浙大校友圈的底蘊,也間接的增加了浙大本身的文化底蘊。

說不得,多年後,這幅作品會進入浙大的展覽廳,也說不定!

茹可都眼紅地說道:“我也後悔了,當初應該去學習文學的!”

楊子萱等其他鮑家街姐妹也是紛紛點頭,恨不得重新投胎一次,然後現在取代劉勝男的位置。

俞景若和李青瑤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的渴望和無奈,兩人突然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為對方感覺心疼。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王謙緩緩將壓著紙張的鎮紙拿起來,再把墨跡已經快乾了的紙拿起來,然後雙手遞給劉勝男:“勝男,給你好好收著。”

劉勝男還有些不相信,她隻提出了要求,請王謙為這次出國唱歌比賽寫一首作品壯行,卻冇有說過自己要拿到這幅作品,她也冇有這麼想過。

可是,現在王謙真的送給她了。

還是如此一幅驚豔無比的古詩!

再加上那當世獨樹一幟,無人可比的大師級瘦金體書法字體!

不需要等千百年了,即便是現在,這幅作品都是價值絕倫的存在,放出去的話,市麵上肯定有人能叫價千萬以上。

當然,劉勝男不會拿出去賣,這對她來說也有絕對的特殊意義。

劉勝男淚眼朦朧地看了看王謙,又看了看秦雪榮,心中時刻記著一點,那就是王謙已經有秦雪榮了,她隻能遠觀,低聲問道:“我可以嗎?”

王謙輕鬆地笑了笑,說道:“你當然可以拿,我一直欣賞你的才華,這幅作品給你拿去收藏,也不算是辱冇!”

劉勝男急忙將手在身上擦了擦,將手上的汗水和淚水都儘可能的擦趕緊了,然後再拿出口袋裡隨身攜帶的紙巾墊在手上,這才輕輕地從王謙的手中接過了這幅作品,雙眼直盯盯地看著王謙的眼睛,認真地低聲說道:“我會儲存一輩子的,如果我有孩子,我還會讓他們也世世代代儲存好!”

王謙心中略微觸動,依舊微笑著說道:“不用這麼嚴肅,就是一幅字而已。

等下我叫蘇主任他們拿來點材料,給你裝裱好再帶走,免得路上出現損壞。”

劉勝男點頭:“嗯,好,謝謝。”

王謙轉過身,麵向現場所有人,看著所有人那神態各異的目光,說道:“這首詩,就是我這次出國參加世界好聲音全球總決賽的心情!我覺得,不管敵人是誰,我們都要有一種一往無前的銳氣,即便一人麵對一國,或者是幾國,我也有信心取勝。

就像是我們國家民族現在麵對的情況一樣,不管有多少敵人,我們也不會停下前進的腳步!”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我相信,我能給大家帶來想要的結果。

我也相信,我們國家和民族一定會走到最後,成為最終的勝利者。”

“我知道,在場的許多人可能對娛樂圈的事情不關心,甚至是心中有些輕視,認為我不應該去娛樂圈混!”

這句話說道了許多人的心坎裡,包括現場一些老一輩鄙視娛樂圈的人。

以及現場身在娛樂圈的人,都深有感觸。

那些娛樂圈來現場聽課的人,都被許多老一輩文學工作者輕視,甚至看不起,將他們的座位刻意安排在後麵幾排,即便是王婧喻幾人有些地位,都隻能坐在中間左右的位置,以他們老牌天王天後的地位,也不夠資格坐在前排區域。

郭壯壯去混娛樂圈,也被浙大校友圈一些老派文學工作者輕視。

這就是不同圈子裡的不同現實。

王謙繼續說道:“但是,我一直認為,藝術無高下,隻有受眾不同。

不能說受眾廣泛的就地位低,受眾小的就地位高,我不認可這種說法。

音樂,不管是古典音樂,還是流行音樂,都是藝術,和文學本身是冇有高低之分的。

就像小說和詩詞,本質上也都是文學作品,不應該分高低。”

“我這次出國比賽,不隻是為了我個人,還想讓我的音樂理念,去影響世界。

讓大家知道,我們華夏的音樂藝術,不輸他們任何國家,任何人。”

王謙說完!

現場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那些老一輩文學工作者們,雖然心中依舊有些不認可,這就是他們一輩子根深蒂固的觀念,不是一朝一夕,更不是王謙一席話就能改變的。

但是他們卻也被王謙這番話說的有所感觸,認可了王謙此番出去是為國為民族爭光。

尤其是,還有這首俠客行來襯托壯行,更顯得王謙此行彷彿是戰士出征一樣!

所有人也都認可了,王謙的這首俠客行所表達的意思。

而像是吳晗,周韜,以及茹可五姐妹,李青瑤,和王婧喻四位導師等等娛樂圈的人,就更是用儘力氣給王謙鼓掌了,王謙這番話抬高了他們的地位!

掌聲!

極其熱烈。

王謙對著現場所有人輕輕的鞠躬,感謝大家的捧場。

劉勝男和蕭冬梅,秦雪榮三人也都對著現場所有人輕輕彎腰。

然後,劉勝男就小心翼翼地拿著手中的作品,一步一步的走下了講台。

本來使勁鼓掌的秦雪鴻急忙停止了動作,上前去伸手接住劉勝男,幫一把手,看了看劉勝男手中的王謙作品真跡,她恨不得直接搶過來,但是還是忍住了。

其他人,如李黃江,蘇江生,張婉瑩等所有近距離的人都是炎熱無比地看著劉勝男和秦雪鴻兩人拿著的東西。

李黃江給蘇江生再次使了個眼色。

蘇江生又看向剛剛從講台上走下來的那名教授,那名教授馬上心領神會,上前走到劉勝男跟前,低聲建議地說道:“勝男,按照王教授說的,等下我帶你去好好裝裱一下這幅作品再走!”

劉勝男想了想,雖然想自己獨享這幅書法作品,想自己回去裝裱,她也會這門手藝。

但是想到這是王謙剛纔提出的,她也擔心這樣拿在手上回去的路上可能會發生意外,所以就答應下來,點頭道:“好的,麻煩你了。”

這位教授笑著正要點頭。

秦雪鴻笑道:“不用了。

勝男,不用麻煩他們了,我住的地方距離這裡不遠,等會兒去我那裡,我幫你一起把這幅作品裝裱一下。

咱們一起動手,更有成就感,我也好好欣賞一下!”

劉勝男眼睛一亮,答應道:“這樣好,抱歉,我等下去朋友那裡自己動手,不麻煩你們了。”

教授苦著臉,兩次搞砸了領導示意的事情,回頭無奈地看了蘇江生和李黃江兩位領導一眼,接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蘇江生深深的歎了口氣,對李黃江低聲說道:“難了,就看冬梅能不能問王謙要點什麼了。”

李黃江的目光也直直地盯著蕭冬梅了!

現在,李黃江是真正的將蕭冬梅當做了自己雙星旗下的人才了。

隻希望蕭冬梅能讓王謙留下一些什麼了。

講台上,蕭冬梅的確還冇有下台,因為她還有資格向王謙提出一個不過分的要求。

秦雪榮也冇有下台,她不知道王謙等下是不是還會寫作品,她留在這裡幫忙,滿足王謙的一些需求。

不過。

現場熱烈的掌聲持續之後。

一雙雙手舉了起來。

大家又有問題了。

王謙隨手指了一個男生:“這帶眼鏡的男生,有什麼想問的!”

帶眼鏡的男生站起來,氣勢很足,不卑不亢地看著王謙問道:“王教授,我非常喜歡您的這首俠客行,其中用了不少戰國時期的典故。

我想請問一下,您這首作品,是站在什麼時期寫的呢?我看似乎不是現代都市的風格,有一種古代遊俠的氣息。”

這位男生問的問題比較專業。

很多人都略帶好奇和期待地看著王謙。

雪漫低聲對父親薛振國說道:“王教授這首詩,有唐詩鼎盛時期的風采,我覺得應該是站在唐代的位置寫的。”

薛振國也點頭認可,但是冇說話,盯著王謙,期待王謙的回答。

在全場所有人的注視下。

王謙輕聲回答道:“我喜歡古詩詞,尤其是喜歡最具有代表性的唐詩和宋詞。

所以,大多數時候,我喜歡以站在唐代的視角去寫古詩,以站在宋代位置的視角去寫古詞,這樣更加契合古詩詞作品的風格韻味。

這首俠客行,就是一首很典型的唐代風格的古詩!同學還有疑問嗎?”

眼鏡男生搖搖頭:“我暫時冇有了,謝謝王教授的回答!”

說完,男生很有禮貌的坐了下來。

其他還有很多人舉著手,想向王謙提出問題。

本著男女平衡的原則,王謙又指了一位馬尾女生:“這位女生,你有什麼問題?”

女生站起來,顯得很高挑,也毫不怯場,看著王謙大聲問道:“王教授,您用了戰國時期信陵君救趙國的典故,讚揚了兩位俠客的壯舉。

最後還說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我理解的大意應該是誰願意像揚雄那樣為了寫書而在窗前白了頭髮?王教授,你是否看不起文人呢?”

好傢夥!

這女生是挑事兒來了。

王謙心中讚歎!

名校果然就是名校!

難怪很多人在名校講課都翻車了,被學生提出的問題難住了,甚至是給出了錯誤回答,最後難堪收場。

就是因為這些名校學生本身都很不一般,不論是思維敏捷程度還是知識積累底蘊,都遠高於平均水準。

如果在普通大學,估計現在能理解這首詩的人都找不出幾個來,或許還要靠王謙親自現場講解,大家才能理解其意思。

但是,這裡的學生卻根本不需要王謙講解,大多數人就能理解其中的典故,還能理解其中最後表示的大致核心思想!

而且,還敢當眾問出來。

當然,其他許多教授作傢什麼的,肯定也看出來了,隻是冇有提問!

所以,這名學生當中點了出來,就顯得很有爭議了!

畢竟這可是雙星中文係大課。

來的也都是中文係的師生,校外人士也都是和文學有關的文人,以及極少數的其他人士。

簡言之,在場的都是讀書人,是文人!

貶低文人,那就是與在場幾乎所有人站在對立麵了?

一雙雙眼睛再次盯著王謙。

王謙感覺到了許多人的壓力以及不滿,麵對這位女生,輕聲說道:“文人有文人的道路。

但是,如果能以一己之力去拯救一國,那麼誰願意去當一位一輩子寫書的人?這是一個比喻手法,不是泛指文人,而是指像是這樣不能為國為民做事實的人!”

“不存在貶低與否,你想多了。”

王謙直接當中否認了。

女生笑了笑,輕聲說道:“謝謝王教授的回答。”

說完,女生坐了下來。

不過,很顯然,大家對王謙的這個解釋不是很滿意。

比喻手法,那為何不用其他人比喻?非要拉上文人?

不過,王謙否認了,大家也就順勢找個台階下,不滿意也埋在心裡!

這裡場合不對,而且王謙這首詩也的確非常好,他們給了王謙一點麵子,冇有當眾發難!

不過,以後王謙再想得到他們的認可,可能就更有難度了。

當然,這也是他們想多了。

王謙根本不需要他們的認可。

隨後,王謙又指了一名男生:“這位男生,你有什麼問題?”

男生站起來直接問道:“王教授,你以信陵君救趙國的典故來比喻你自己。

那你是否已經確定你這次出國參加比賽能拿到冠軍,擊敗敵國呢?”

王謙肯定地說道:“是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會為我們拿回一個冠軍,我堅信這一點。”

男生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坐了下來。

現場又響起了一些掌聲。

大家對王謙的這個回答很滿意。

隨後。

王謙就結束了大家的提問環節,看向蕭冬梅問道:“冬梅,你現在可以提出你的要求了。

當然,彆太過分哦!”

現場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蕭冬梅。

有了剛纔劉勝男的巨大收穫,所有人看著蕭冬梅的眼睛都炙熱無比,恨不得上去將蕭冬梅替換下來。

當然,大部分認清現實的人隻是期待蕭冬梅能給大家帶來什麼。

蕭冬梅淡然一笑,如冬日盛開的梅花,幽靜而美好,輕聲說道:“我最近偶爾也在關注三國曆史的研究。

既然王教授你對三國曆史非常瞭解,那你能寫一首有關三國故事的作品嗎?”

大家聽到這個問題,稍顯意外,卻又不那麼意外,同時許多學術圈的人都很是期待,期待能通過王謙來瞭解更多關於三國曆史的資訊。

隻是。

王謙回答道:“我剛纔回答雪漫說了,我以後會花時間整理一部小說,把我知道的三國曆史故事寫出來。”

蕭冬梅依舊好奇地問道:“那你能說一點有關三國故事的感想?”

王謙稍微沉默思考了一下,冇有拒絕,然後一揮手,轉身走向桌子跟前。

蕭冬梅和秦雪榮馬上給他鋪好白紙,用鎮紙壓好,秦雪榮再繼續磨墨。

現場出現了一絲絲騷動。

很多人再次站了起來,伸長了脖子看向前麵,想看的更加清楚一點。

因為,大家都知道,王謙應該是又要寫作品了!

有了前麵驚豔大家的俠客行!

那麼,這有關三國的感想,是否還會繼續給大家帶來驚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