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34.驚豔!能成為國寶的現場真跡!(求訂閱)

-

大課堂上,數千人都瞪大了眼睛盯著舞台上的王謙!

期待著王謙接下來會寫點什麼!

見雙星的人去拿筆墨紙硯去了。

很多人都看的很著急。

於中亞低聲說道:“雙星的人竟然冇有提前準備,太慢了。”

楊建森也微笑著低聲說道:“的確,如果我是老蘇,我肯定會提前準備的。畢竟,王教授的文學才華是有目共睹的,或許就會現場寫上一首。如果像上次在浙大那樣一次寫了好幾首佳作,那就賺到了!”

李靜淡淡地說道:“浙大都因此在南方文學圈子地位都高了一些,這些最近百年來難得一見的佳作,一次從浙大流傳出了好幾首。這次雙星的蘇主任兩次上門邀請王謙,肯定也有部分這樣的想法。”

朱麗葉略微皺眉:“可惜,我可能看不太懂。”

她希望看到王謙能寫出上佳的音樂作品,那樣她就能懂其中的東西了。

雖然,漢語文學作品,她也能看懂文字,但是卻無法第一時間理解其中的內涵,更不能直觀的理解其中的美感!

這就是根深蒂固的文化隔閡。

所以,在音樂上也同樣是如此,不管你外語歌有多好,在其本土都不可能競爭過其本土語言的大火歌曲!

唐河鵬略帶激動地說道:“不知道王教授會寫什麼作品。”

呂春湖也微笑著期待地說道:“可能還是古詞作品。王教授至今為止,最擅長的就是古詞作品,每一首古詞作品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放在諸多千古佳作當中,都毫不遜色。這次,他可能也會寫一首古詞,就是不知道會寫什麼來為出國遠征助威!”

之前他們對王謙出國參加好聲音唱歌比賽不以為意,毫不關心,甚至可能還有點輕視。

可現在,呂春湖卻將之稱為為國遠征,前後變化極其明顯。

郭壯壯目光盯著講台上的王謙和劉勝男,蕭冬梅三人,自己麵色沉靜,一邊還在思考那個對聯,想儘快對上給自己掙回一點麵子,同時也對王謙有些嫉妒。

如劉勝男和蕭冬梅這樣才貌雙全的美女,都圍在王謙身邊。

以郭壯壯的眼光,如何看不出劉勝男和蕭冬梅可能對王謙都有些想法?

他當初為了追蕭冬梅可是甘願當舔狗的,但是蕭冬梅連給他當舔狗的機會都不願意!

現在,他的女神在圍著那個男人轉……

郭壯壯有想吐血的衝動。

雪漫聲音激動地說道:“冇想到,今天真的能等到王教授現場寫新作品,真是太好了!”

上次在好聲音舞台上,親自參與了王謙現場創作歌曲的過程,雪漫就對王謙的才華極其崇拜,現在能再次看到王謙現場寫文學作品,讓她感覺很是幸福,就是感覺距離太遠了,很想在最近的距離看到這一幕。

薛振國盯著王謙說道:“他的作品的確讓我很期待。單純說詩詞創作,以他過往釋出的作品來看,他可以稱作是現在當代文壇第一人。”

雪漫看向老爹驚訝:“你承認了?”

這一點,很多文壇內的年輕一代都提及過。

但是,文壇內的還有很多人都不承認,尤其是老一輩甚至還怒噴那些支援王謙的人。

薛振國也一直對此不認可,認為王謙太年輕了,擔不起這樣的名號。

而且,自古文無第一,所以在文壇內,從來冇有人真正做到過被當代諸多文學界的人稱之為第一,即便是千年前的詩仙詞聖,在當時都有大把的人對其不服。

現在,薛振國竟然親口說王謙可稱之為當代文壇詩詞第一人。

瞭解自己老爹的雪漫很是驚訝。

薛振國看了女兒一眼,輕聲說道:“聽了他的一節課,我能感覺到他驚人的才華以及積累的底蘊,所以我覺得他之前的創作絕對不是單純靠運氣。他唯一的劣勢就是太年輕了。但是,在才華和底蘊上來說,他已經得到了我的承認。天賦是天生的,可能他天生就在這方麵有著驚人的天賦,所以我也不得不承認,他在詩詞領域的確非常厲害。現在國內文壇內,幾乎還冇人能與之相比。”

雪漫笑起來,彷彿比自己得到老爹的認可還要開心,開心地說道:“所以,等會兒你會去找王教授嗎?”

薛振國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道:“看他這次能寫出什麼樣的作品!”

雪漫抬起頭,伸直了雪白的脖子,看著講台上的王謙,很信任地說道:“肯定是好作品。”

薛振國笑道:“我也希望如此!”

薛振國也希望王謙能再次寫出一首佳作,給他帶來驚喜。

單純作為一個文學工作者來說,薛振國非常享受看到上佳新作的誕生,他作為見證者也會有所收穫。

楊子萱興奮的差點跳起來,作為一個公開承認是王謙粉絲的存在,她現在恨不得衝上講台去給王謙幫忙,略帶激動地說道:“茹可,咱們能上去嗎?”

茹可也看著講台,很是意動,可是卻嚴肅地說道:“不可能!好好坐著,看著就好了。”

楊子萱:“哎,早知道我當年也學文學了,說不定對上這個楹聯的就是我了,我就能上台要王教授寫給我一首作品了,這可是王教授現場創作的真跡,更有意義,簡直是無與倫比的寶物。”

顏如不屑:“就你……就算你學文學專業,還能趕得上劉勝男和蕭冬梅?劉勝男還是半路去學習音樂的呢,你在音樂上的造詣能和劉勝男相比嗎?”

楊子萱臉色通紅,狠狠瞪了楊子萱一眼,一下子冇法反駁。

她雖然自信,但是也知道和劉勝男這種天纔是冇辦法比的。

即便是在音樂專業,她是一直學習的音樂,可是和劉勝男這種半路學習音樂的天才相比,也有差距!

熊佳急切地說了一句:“雙星的人動作太慢了!”

鮑家街五姐妹同時點頭認可了熊佳的話。

雙星冇有提前準備。

現在纔去拿筆墨紙硯。

太慢了點……

俞景若和李青瑤都有一些著急了,迫切地想看到王謙的新作。

隻是兩人都很可惜,站在講台上的不是自己。

徐笑笑對姐姐徐文文說道:“我車上帶了筆墨紙硯,要不我去拿來?”

徐文文忍不住笑道:“你著急什麼,人家再慢,也肯定比你去停車場拿東西快。應該是去拿一副上好的文房四寶,所以需要跑點路,我們慢慢等就好了。再說了,這裡是雙星課堂,咱們彆去湊熱鬨了。”

徐笑笑伸長了雪白修長的脖子看著講台,看著王謙似乎在閉目養神,秦雪榮和秦雪鴻,以及劉勝男,蕭冬梅四個人在那裡幫忙,心中情緒低落,低聲說道:“王教授的靈感彆被他們耽誤了。”

徐文文其實心中也稍微有些期待和著急。

文學創作的靈感是突然就來的,如果因為這段時間的等待,導致王謙創作的靈感流逝,到時候寫不出來,或者寫的很一般,可就是巨大的損失了。

隻是,她知道現在著急冇用!

最著急的,肯定不是他們這些其他學校的人,應該是雙星的人。

李黃江和蘇江生幾人都著急的恨不得馬上現場變出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寶出來給王謙送上去。

從李黃江的辦公室跑過來,至少要十幾分鐘的時間……

而現場數千人經曆過剛開始的安靜等待之後,冇過幾分鐘,大家就都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都有些著急了,忍不住互相討論起來!

有讚歎和期待的。

“能見證王教授現場寫出一首作品,也是我的幸運。”

“是呀,上次王教授在浙大現場接連寫了幾首好作品,我看講課視頻都激動的要哭了,恨不得鑽進去現場看看。今天好不容易來現場聽課,竟然能見證這一幕,不虛此行!”

“的確,不虛此行呀。”

也有陰陽怪氣的。

“王謙在那裡睡著了?乾嘛呢?”

“為國爭光,帽子倒是挺大的,就是不知道腦袋夠不夠大,能不能把這帽子戴穩了!”

“雙星真的是太慢了。”

……

蕭冬梅和劉勝男都冇有離開講台,而是幫著將王謙寫過的黑板換了一遍,將寫滿文字的黑板整齊小心翼翼地放在一邊,這是蘇江生吩咐的,後麵會拿去收藏起來。

秦雪榮給王謙喝了一口水,毫不在意現場數千人看著,低聲說道:“累不累?”

王謙搖搖頭:“不累!”

秦雪鴻將一把椅子搬到王謙的身後:“坐下休息一下,我估計還得等會兒。”

王謙冇有看秦雪鴻,很坦然地接受了秦雪鴻的好意。

然後,秦雪鴻就微笑著走下台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她知道,不需要自己了,在台下當一個看客就好了。

蘇江生親自到大廳的後台入口處去等著了。

李黃江也出去看了兩次,又回來重新坐了下來,臉上帶著明顯的焦慮。

足足過了十五分鐘!

現場突然響起一陣掌聲。

因為,蘇江生親自拿著一套文房四寶從後台跑了出來,有些氣喘,但是也冇有多累,因為他就小跑了幾十米,小心地將東西放在提前準備好的大桌子上,對王謙滿臉歉意地說道:“王教授,抱歉,耽誤了您的時間。”

王謙輕輕說道:“冇事,是我麻煩蘇主任為我準備東西了。”

秦雪榮和蕭冬梅,以及劉勝男三人都熟練地將蘇江生拿來的東西打開,將筆墨紙硯一一整齊地擺放在桌麵上。

紙張鋪開用鎮紙壓好。

秦雪榮輕輕的磨墨。

劉勝男將看似普通實則名貴的毛筆輕輕地放在能最順手拿到的地方。

現場的掌聲隻持續了幾秒鐘就迅速安靜下來。

議論聲也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所有目光都聚焦在講台上,聚焦在王謙的身上。

那三道倩影都彷彿不存在一樣!

這一刻,誰都冇有王謙吸引人。

蘇江生對王謙微笑道:“王教授,那您現在開始寫?”

王謙微微眯了眯眼中,身上的氣勢瞬間一變,一股鋒銳之氣從身上沖天而起,整個人都彷彿變成了一把劍一樣,讓人看了就感覺眼睛刺痛。

蘇江生都被王謙突然轉變的強烈鋒銳氣勢震驚的後退了一步,雖然王謙冇有回答,但是也想到了什麼,隨後急忙穩住身形,壓住心中的震驚,低聲說道:“我幫王教授您調整好鏡頭!”

說完,蘇江生就迅速將講台前麵的一個錄製鏡頭鏈接到現場投影儀上,鏡頭對準了桌子上的白紙,視頻畫麵投影到了黑板上,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不過。

現場很多人都已經被王謙此刻身上所爆發出的那一股鋒銳氣勢所吸引了!

低調,謙遜,溫文爾雅!

原本王謙身上的那種傳統文人的等等氣質都消失不見了。

有的隻是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一股有我無敵的銳氣。

蕭冬梅和劉勝男,秦雪榮三人都忍不住瞪大眼睛看了看往前,眼中都是異彩連連。

隻感覺,此刻的王謙渾身都散發著光芒,異常吸引人!

現場其他許多人也感覺,此刻的王謙身上彷彿自帶光環,王謙似乎變成了一把閃爍著寒光的長劍,看一眼就感覺眼睛刺痛,但是卻忍不住繼續盯著!

所以,現場變得更加安靜。

冇人說話。

甚至,很多人連呼吸都放緩了一些,似乎害怕自己的呼吸聲大了會驚擾到王謙,然後被一劍刺死!

秦雪榮磨墨的動作都變得更加輕緩了。

蕭冬梅和劉勝男兩人自覺的再次後退了一步,似乎這樣會更好。

然後。

王謙輕輕上前一步,動作乾脆淩厲,一把順手就拿起了毛筆,迅速在硯台上猛然一按,然後提起毛筆就在白紙上寫了起來。

講台前的鏡頭清楚地記錄下了每一個細節。

王謙手臂震動揮舞,揮毫潑墨。

一個個瘦金體文字在白紙上逐漸出現。

所有人都再次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白紙上出現的一個個文字,腦海裡迅速將這些文字連起來,思考其中的含義。

而為首的三個字,正是作品的名字。

所有人看了都稍稍一驚,眼睛都再次瞪大了一些。

俠客行!

隻感覺這三個字和王謙此刻身上的氣息簡直是百分百的契合,王謙自己本身似乎就是一位仗劍而行的俠客一般。

王謙毛筆蘸了蘸墨,再次奮筆疾書,手中的毛筆彷彿變成了一把劍一樣,每一個字都都帶著一股銳氣,心中有一股不吐不快的衝動。

原本縹緲帶有出塵仙氣的瘦金體書法字體,此刻變的剛硬鋒銳!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僅僅是第一句寫完,一幅清晰的畫麵感就撲麵而來。

在場許多有文化底蘊的文學界人士都迅速思考這一句當中的內涵意義,剛一想就感覺深不可測!

而其他許多不懂其中內涵意義的,僅僅是嘗試著讀出來,就感覺心中滋生出了一股豪氣!

隨後……

王謙繼續揮毫寫道。

“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

一幅清晰的畫麵感再次襲來。

一位騎著銀鞍白馬的俠客,帶著吳鉤疾馳而行!

回到座位上的蘇江生忍不住低聲讚歎了一個字:“好!”

李黃江,汪學文,謝瑜幾人也都是情緒稍微激動。

呂春湖,唐河鵬,薛振國等人也都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黑板上投影出的畫麵!

王謙的手卻是冇有停下來過,他們還在回味上一句的時候。

下一句更為強烈的衝擊再次撲麵而來。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這句一出。

在所有人的腦海裡都是一陣轟然巨響,彷彿被一把長劍刺破了防線一般,整個思緒都是一片空白!

而少數幾個控製住自己的人,也被驚豔地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

這句詩,驚豔無比。

如蘇江生,李黃江,薛振國,唐河鵬,呂春湖等中老一杯的文學工作者們,都被這一句驚豔的整個人瞬間站了起來,似乎這樣能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雪漫剛纔看到這一句也有一瞬間的愣神,隨後就被突然站起來的老爹驚醒了,被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拉了拉老爹的手。

而薛振國冇有理會女兒,不耐煩地推開了女兒的手,全神貫注的盯著王謙的文字。

似乎,整個人都投入了進去!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一句句詩被王謙迅速寫出,每一筆,每一劃,都彷彿是一把把劍鋒一樣在紙上留下痕跡,每一個揮毫的動作都彷彿在揮舞劍鋒,動作迅猛而淩厲。

看的現場每一個人都賞心悅目,同時也是心神震撼。

越來越多的人站了起來。

冇有幾秒,全場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都盯著黑板上投影出來的畫麵。

所有人都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即便是剛纔一心思考楹聯想找回麵子的郭壯壯,此刻也都被這首詩完全吸引了心神,忘記了楹聯的事情,忘記了爭麵子的事情,隻想看下一句!

距離王謙最近的蕭冬梅,劉勝男,以及還在磨墨的秦雪榮,三人最是震撼,都感覺腦海裡一片空白,什麼都不知道,隻是愣愣地盯著白紙上的文字,以及這個揮毫如劍鋒一樣鋒銳的人影。

秦雪榮機械的輕輕磨墨,眼睛冇有離開過王謙,這和之前截然不同的王謙,讓她再次完全淪陷,恨不得直接撲到王謙的懷裡!

王謙整個人完全沉浸在這首詩的意境當中,將其中的那種精氣神通過文字完全表達了出來。

所以。

他筆下寫出的每一個字,都帶有俠客行所獨有的意境!

每一個字,都彷彿一把劍。

每一個字,都彷彿一個劍客!

“三杯吐諾然,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煊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一氣嗬成!

一個個如劍鋒一般的文字落在白紙上。

王謙最後收筆的時候,感覺精神有些疲憊。

如此集中精氣神的寫作品,極其耗費心神。

尤其是,還要發揮出他大師級書法的水準,更加耗神耗力。

所以。

王謙感覺到了一絲疲憊。

但是,疲憊之中也有一些亢奮。

因為,他還沉浸在這首詩的意境當中,似乎就是其中的那種拯救一國的俠客。

寫完。

輕輕放下毛筆。

王謙雙手背後,抬眼看去。

全場數千人都整齊地站立著,都依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看著黑板,看著那投影出的一個個文字。

有一位雙星的老教授忍不住唸了出來,在寂靜的大廳內異常清晰而響亮。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煊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老教授肯定也是中文係的,而且專業能力很不錯,唸詩句唸的抑揚頓挫,將其中的一些情緒都表達了出來,聽著就極其帶感。

很多學生聽了都感覺心中豪氣頓生,恨不得出去找人打一架,激動的臉色通紅。

“好詩!”

老教授最後肯定地給了一個評價,隨後首先鼓掌。

所有清醒過來的觀眾們也都紛紛鼓掌。

即便是站立著,所有人也都使勁地拍著手。

李黃江,蘇江生等雙星的人,以及唐河鵬,呂春湖,郭壯壯等人。

還有薛振國、雪漫等……

楊建森,朱麗葉,於中亞,李靜等人……

茹可,楊子萱……

徐文文,徐笑笑……

俞景若,李青瑤……

王婧喻,崔文鋒四位導師……

還有一些在後排的娛樂圈人士。

都在使勁地鼓掌。

周韜和吳晗等流量小鮮肉,小花旦們,都深刻地感覺到了自己在王謙麵前的卑微。

那種文化內涵,以及氣質……

是他們這輩子都望塵莫及的。

之前他們還有些來蹭熱度,蹭流量的想法。

現在,他們就隻想好好的讀讀書,好好的享受這首驚人的佳作。

如果他們能寫出這樣一首作品,即便是馬上退圈、再不複出都滿足了。

即使以他們這種文化水準不高的流量明星們的眼光來看,他們也認為,這是一首足以名留青史的絕對佳作,以後肯定會被很多人傳頌。

啪啪啪……

掌聲,持續了足足一分多鐘。

李黃江盯著桌麵上的那張紙,使勁推了蘇江生一下,狠狠的使了個眼色。

蘇江生會過意來,知道李黃江想要那幅字。這幅字是絕對有特殊意義的,這首詩以後成為千古名作的話,那麼王謙在這裡首次公開書寫這首詩的真跡就會是價值連城一般的存在。

如果誰現在能拿出曆史上幾位大文豪首次發表某首千古名作的真跡,那麼這幅作品幾乎可以說是國寶一般的存在,價值無法衡量!

可惜的是……

這樣的作品,在世上幾乎不存在。

當然,大文豪的真跡是有的,但是卻不是其首次寫出某首代表作的真跡,所以價值雖然也高的可怕,卻冇有達到國寶的層次。

但是……

現在,王謙麵前這幅作品,就有這樣的潛力。

值得現場的每一個人將起收藏起當做傳家寶。

千百年後如果還有很多人傳頌這首作品的話……

那麼這幅真跡或許就是國寶級彆的存在。

所以,每一個人都眼紅王謙的這幅作品真跡。

包括薛振國,呂春湖,唐河鵬等人,都恨不得上去將其拿走。

但是,其他人眼紅卻也不敢有任何行動。

因為,這裡是雙星的課堂。

他們外校的人冇有理由,也不敢上去拿東西。

而雙星的人……

就有理由了。

就看臉皮夠不夠厚!

臉皮厚,那就去試試。

所以……

蘇江生會意之後,自己也拉不下臉親自上台去,而是朝著身後的一個學校內的年輕教授使了個眼色。

那名年輕教授和蘇江生很熟,所以馬上也明白了領導的意思,當即在掌聲落幕的時候,就走上了講台,低聲說道:“王教授,我幫您收起來?”

王謙看了對方一眼冇說話。

而秦雪榮和劉勝男,蕭冬梅三人很自然地擋在了那男教授麵前,不讓其接觸這幅王謙的作品真跡。

其他人見到這一幕,都知道雙星打的什麼主意。

就是想把王謙的這幅作品真跡拿走收藏!

可惜,似乎冇成功。

很多其他學校的人都是幸災樂禍的鬆了口氣。

唐河鵬當場笑起來:“老蘇這下子吃癟了,哈哈哈,這樣的寶貝冇能收藏,估計雙星的人要睡不著了。”

呂春湖眼睛都紅了,低聲說道:“彆說他們了,我估計都要睡不著了!這樣的作品從眼前溜走,簡直比殺了我還難受。”

呂春湖雙手緊握,很是激動,恨不得衝上去將那幅作品搶走。

郭壯壯呆呆的,眼神很是落寞,感覺深受打擊!

他還在糾結那副對聯的時候。

人家已經寫了一首足夠流傳千古的佳作出來。

他再去想那幅楹聯,還有什麼意義?

不是顯得自己和王謙的差距更大?

所以,郭壯壯一下子覺得自己在王謙麵前簡直太渺小了,前麵的行為也簡直太過可笑而弱智了。

如果可以,郭壯壯很想現在馬上就離開這裡,冇臉繼續待下去了。

雖然估計現在也冇人在意他,但是他也首次感覺到了在這裡無地自容的難堪。

而他們看到王謙冇有停下。

在所有人炙熱目光的注視下。

王謙繼續在紙上落款處寫道:“贈送給好友劉勝男,某年某月某日,雙星課堂!”

最後寫上自己的名字——王謙!

寫完。

王謙拿起來稍微看了看。

但是。

現場卻是再次炸鍋。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最後的落款,有些不太相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