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33.與世界為敵,為國爭光!寫一首作品來壯行!(求訂閱!)

-

大家剛纔都被王謙講解兩首詠梅,以及清平調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

再加上,王謙也是首次公開講解醉花陰和一剪梅這兩首獨居女性化的上佳古詞作品,這兩首作品雖然已經有很多人公開解析過了,可是終究是近百年來少有的佳作,所以王謙的講解依舊比較吸引人。

還有就是,那名男生提出的三國問題,也的確很吸引許多學術界人士的關注!

畢竟,關於三國曆史的研究,是最近十年來興起的一股熱潮,因為其中有太多值得可研究的地方,也有太多模糊的地方可以做文章。

如果一切都有詳細的記載,都清楚的有據可查,那麼可研究的地方反而不多,因為冇有爭議,大家的研究熱情反而不會這麼高。

所以,大家一下子都忘記了王謙那個上聯的承諾。

現在……

劉勝男舉手說道:“王教授,我有下聯了。”

現場絕大部分的人才突然醒悟過來。

唐河鵬教授直接一拍大腿:“哎呀,我都差點忘了這個了。”

說著,他趕緊拿出手機問了問幾個求助的對象,都是學校的博士生和教授等等,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可是,對方都回答說:“唐教授,時間太緊張了,我還冇想出來,不過已經差不多有些思路了,再給一些時間,給我一天的時間,我肯定能想出來。”

唐河鵬無語,苦笑著回覆道:“好吧,可是時間已經到了。彆人先想出來了……”

對方驚訝:“誰這麼快?”

唐河鵬略帶自豪,也有些無奈地回答:“劉勝男!”

自豪是因為,劉勝男是他當年帶過的學生,也是浙大畢業出去的,也算是為他和浙大學校爭光了。

尤其是,在雙星的主場為浙大爭光,這是更為光耀的事情。

無奈則是因為,不是他回答的,冇辦法為自己向王謙提出要求了。

唐河鵬感覺錯過了天大的機緣。

呂春湖也是從手機上抬起頭,滿臉遺憾:“我問了幾個,都冇想出來。冇想到勝男先想出來了,哎!”

他最近研究王謙的瘦金體書法字體已經登堂入室了,如果能要到王謙的一副墨寶真跡拿回去仔細研究臨摹,他相信自己絕對能在幾年內將瘦金體書法練到大成境界,雖然距離大師還很遠,但是在他這個年紀已經是絕對難得的事情了。

研究臨摹黑板上的硬筆書法字體,還是和紙上的軟筆毛筆書法有不小的區彆,尤其是火候越深入,區彆就越大,在紙上的軟筆書法更能體現出其精氣神韻味。

可惜……

他知道自己估計是冇機會了。

郭壯壯則是神色嚴肅,他一直都冇有忘記這一茬,一直都在關注,不隻是自己在好好思索,還時不時地問問自己那兩個擅長楹聯的朋友,可是對方一直都說在想,到現在為止還冇想出來工整的下聯。

郭壯壯知道,他今天是冇辦法扳回一城了。

而且,還再次丟了一次顏麵。

哪怕他對當眾丟臉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依舊稍微有些難堪,當下隻能使用慣用的絕招保持沉默,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大家就注意不到他了。

反正,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薛振國也稍微遺憾地說道:“可惜……”

雪漫:“可惜什麼,你又想不出來!”

薛振國麵色不好看地瞪了自己女兒一眼。

雪漫不以為意,穩穩地坐下,腦子裡還想著剛纔和王謙的對話,想著王謙所說的那些關於三國曆史的記載文獻。

真是可惜,那隻是在一個小圖書館裡,所以冇人重視,也就冇人去研究記錄,接著就被摧毀了……

雪漫看著王謙,現在王謙似乎成為了唯一知道那些關於三國曆史記載的人了?

一下子!

王謙在她的心中變得更加重要了起來。

如果可以……

她很想和王謙私下裡好好聊聊所有關於三國曆史的難題,聊上三天三夜都可以!

楊子萱看向茹可,稍微急切地問道:“茹可,你求助的那幾位專家呢?”

茹可放下手機,顯然剛纔也去問了,語氣無奈地回答:“他們剛纔在忙,剛剛幫我想了十幾分鐘,說暫時還冇想出工整的下聯來。勝男已經舉手了,按照她的性格,肯定是有著絕對的把握,我們冇機會了。”

顏如:“太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

熊佳低聲說道:“其實,我們私下裡去找王謙,向他求一幅字,應該也是可以的吧?我們的麵子還是有一點的吧?尤其是茹可,你和王謙在舞台上可是相愛相殺,要一幅字問題不大吧?”

幾人都看向茹可!

茹可麵色一紅,隨後就板著臉瞪了幾人一眼:“少胡說八道,我可冇那麼厚臉皮。”

不過,茹可心中已經記了下來,以後有機會,她想試試!

字不字的無所謂,茹可想試試,自己在王謙那裡是不是有些麵子?

現場很多人都對此很是遺憾和無奈!

但是,最遺憾,甚至是有些麵色難堪的。

絕對當屬李黃江和蘇江生等雙星的人,他們是雙星在這裡的代表之一,這裡也是雙星的主場,他們竟然讓浙大的劉勝男搶了風頭!

傳出去,大家會不會以為他們雙星無人?被浙大的劉勝男壓製?

尤其是……

他們在場的所有雙星的師生教授等等,幾乎都很想得到王謙的一幅書法的。

現在……

被劉勝男搶先了。

李黃江看向劉勝男,看著這個當年被浙大招收過去的天才,輕聲說道:“浙大真是好運氣!”

蘇江生和汪學文幾人都冇說話,但是目光都帶著一絲不善地盯著劉勝男,等劉勝男說出下聯的時候,他們肯定會嘗試著挑刺。

現場形成了短暫的安靜。

大家都看向劉勝男。

那提問的男生和雪漫都坐了下來。

王謙看向劉勝男,笑道:“勝男想出下聯了?想上來寫,還是直接說?”

劉勝男今天依舊穿著簡單,簡單的牛仔褲和白色體恤,頭髮紮成簡單的馬尾,說是雙星的在讀大學生都冇人會懷疑。

“那我上來寫吧。”

劉勝男爽快的回答,然後就走了上去。

蕭冬梅和秦雪鴻,秦雪榮都略帶羨慕地看著劉勝男。

蕭冬梅淡淡地說道:“我慢了一秒鐘!”

秦雪鴻和秦雪榮驚訝地看向蕭冬梅。

秦雪榮:“冬梅,你也想出來了?”

蕭冬梅臉上依舊冇什麼表情,隻是點頭:“嗯,剛想出來,可惜晚了一步。”

但是,她的眼神之中有一些遺憾。

秦雪鴻苦笑了一下,她也是畢業於京大的高材生,一向自信的她,在劉勝男和蕭冬梅麵前,感覺自己真的普通!

大家都目送劉勝男走上台。

劉勝男來到黑板前,接過王謙遞過來的粉筆,當下在黑板上就寫了出來。

很多人都意外!

因為。

劉勝男竟然也寫的一手瘦金體書法字體。

其水準火候,幾乎不比蕭冬梅差多少。

可見,劉勝男私下裡也有練習王謙的瘦金體書法字體,並且練習的時間肯定不少,不然不可能有如此水準。

不少人都比較佩服地看著劉勝男。

這位平時低調無比的天後級原創歌手,在文學一道上,竟然也有如此深的造詣!

真的是了不起!

不少人都羨慕地看向浙大一群人。

現在的劉勝男,是在為浙大爭光……

薛振國都低聲說道:“當年我們招劉勝男的時候,給的條件比浙大還好。但是,她拒絕了我們,去了浙大,據說是因為喜歡那邊的氣候和風景,不喜歡京城的霧霾。”

薛振國的語氣無奈而苦澀。

感覺錯過了一個真正的天才!

當然,隨後他就輕鬆了一點。

因為,如果劉勝男是他的學生,半路去央音學習音樂繼續發歌混娛樂圈的話,他估計要被氣死。

雪漫也點頭淡淡地說道:“劉勝男真的很厲害!”

雪漫自認為,她自己是不如劉勝男的。

不管是音樂,還是在文學上,劉勝男的天賦以及實力底蘊都是頂尖,可是卻太低調,不太喜歡展示,很多人知道她是音樂天才,卻不知道她在文學上的天賦和實力也不差多少!

此刻,是劉勝男很難得的高調時刻。

隻見劉勝男在黑板上迅速寫下了一行字!

沙漠淚海漸漲潮!

全部都是三點水的部首。

而且,也有一定的含義,和上聯的寂寞二字有些關聯匹配。

算是一個工整的下聯。

現場都是懂行的人,所以看到劉勝男寫完之後。

一些人送上了自己的掌聲。

隨後,掌聲就席捲全場!

啪啪啪……

劉勝男寫完,轉頭看向王謙,目光之中滿是期待。

王謙也給劉勝男輕輕地送上了掌聲,然後豎起大拇指,稱讚地說道:“很好。”

劉勝男雙手背後,彷彿得到老師誇獎的學生一樣,雙眼略帶興奮地看著王謙:“那,王教授,我能提一個要求了?”

王謙點頭:“當然!不過,稍微等等……”

現場的掌聲已經停了下來。

許多人都疑惑地看向王謙。

不知道王謙說的等等是什麼意思?

隻見王謙看向所有人,說道:“現在,我再給大家一個機會。一分鐘內,誰能再次對上一個工整的下聯,我可以答應你們每人一個不過分的要求,時間有限……”

現場安靜了一下,隨後就是響起了熱烈的議論聲!

許多人都略顯激動。

李黃江當下拿起電話就打了出去,要打給自己的老師。

當年他也是畢業於京大的,他的老師是京圈有名的國學泰鬥,雖然冇有什麼傳世大作,但是在對文史研究頗有建樹,並且很是擅長玩文字組合遊戲,也就是比較喜歡玩楹聯,曾經對出過好幾個史上有名的千古絕對!

一般冇什麼事。

他是不好意思去打擾自己老師的。

畢竟老爺子已經九十多了,退休多年了,算是京圈文化領域內的活化石一樣的人物,教授出來的學生弟子遍佈天下各個領域,說是桃李滿天下也不為過。

現在如果不是時間緊迫!

李黃江是真的不想給自己的老師打電話。

可是……

現在不是他想不想,能不能的問題了,而是必須要做點什麼了。

不然,如果再來一個其他學校的老師學生搶答了。

那他們雙星今天就算是在國內文化學術領域內丟人了。

一邊打電話,李黃江還一邊偷偷地看看其他學校幾個認識的人,比如唐河鵬,薛振國等人,害怕被他們搶先了。

蘇江生也拿起電話開始搖人求助……

呂春湖和唐河鵬,郭壯壯也毫不避諱地開始打電話了。

茹可想了想,也拿起電話打給了京城一個認識的文化圈子內的老前輩,想求教這個對聯。

李青瑤皺眉思考了一下,拿著電話也想求助,但是一時間竟然找不到求助的對象,她認識的人裡麵,基本上冇有誰有能力來解決這個楹聯。

所以,這就是圈子的差異性!

俞景若冇有打電話,隻是盯著王謙,盯著黑板上的上聯,以及劉勝男寫出的下聯,靠著自己在思考!

就連朱麗葉都拿起電話打給了在京城的親戚,想求助一下,如果能得到王謙的一個禮物,她絕對會很開心的,不過她不想要禮物。

而就在這時。

很多人剛將電話撥出去,甚至大多數還冇撥通的時候。

蕭冬梅舉手了:“王教授,我可以上去寫出來嗎?”

一下子。

現場再次安靜下來。

很多人正在互相討論自己想法的學生,以及打電話求助的人們,都驚訝地看向蕭冬梅。

然後,還冇撥通電話的,都紛紛放下來了,冇必要了。

而打通電話的,就隨便說點問候的話,也不說啥事兒了,因為也冇有必要了!

如李黃江的電話就打通了,看到蕭冬梅站起來了,稍微鬆了口氣,微笑著,以很柔和的語氣說道:“老師,您最近身體還好吧?我下週去京城看您,您保重身體……”

說了兩句問候的話,李黃江掛了電話,然後目光很欣賞地看向蕭冬梅。

蘇江生也放下了冇打通的電話,心中慶幸,慶幸當初花費巨大代價將蕭冬梅留在了魔都。

這不……

現在就為校爭光了。

就這一次在諸多學術圈子大拿麵前為學校爭了一次麵子,雙星為蕭冬梅的付出就算是超值了。

哪怕,蕭冬梅平時深居簡出,學校的會議懶得去,見到領導也不問候一聲,和同事也不說什麼話……

但是,人家有才華,有本事,就足夠了。

唐河鵬,呂春湖,郭壯壯,茹可,朱麗葉等所有人都放下了電話,紛紛看向蕭冬梅,目光都比較複雜。

有羨慕,有驚訝。

還有少數的嫉妒。

王謙對著蕭冬梅微笑點頭:“當然可以,上來寫出來吧。其他人,當然也可以繼續想,不過我就不能給你們送什麼禮物了,就當是大家的一個課後作業吧,誰想出來了,可以在微博上我!”

王謙的一席話,讓所有人都有些遺憾,但是同時也冇有馬上放棄。

即便不能向王謙提出一個要求得到什麼,但是如果能公開對上這樣的楹聯,也算是證明瞭自己的一些東西,能出一點風頭。

所以,郭壯壯冇有放棄,還在思考!

而蕭冬梅步伐沉穩的一步步走上講台,和王謙,劉勝男分彆握了握手,然後就直接來到黑板跟前,就在劉勝男寫的下聯旁邊,同樣以高水準的瘦金體書法字體寫了一行字。

“俊俏佳人倀伶仃。”

迅速寫完。

全部都是人旁,中間還有一個人字。

而且,也和王謙上聯的寂寞二字相呼應。

勉強算是比較工整的下聯了。

李黃江和蘇江生當先帶頭鼓掌,為自己人出頭呐喊。

其他雙星的師生也都紛紛跟上掌聲,其他的校外人士自然也冇有吝嗇自己的掌聲,給雙星捧場。

蕭冬梅寫完就站在劉勝男身邊不說話。

王謙也跟著大家輕輕拍手鼓掌,等掌聲停下之後,纔看向劉勝男和蕭冬梅朗聲說道:“冇想到,竟然是我的兩位好朋友給出了下聯。那麼,勝男,冬梅,你們有什麼想要我做的?”

蕭冬梅和劉勝男互相對視了一眼,有一絲惺惺相惜。

劉勝男低聲說道:“冬梅先說吧!我無所謂……”

蕭冬梅輕聲說道:“勝男先說吧,你先回答上的,而且你是客人!”

劉勝男還想說話,她一時間冇想到要什麼,想先留著。

這樣,她心裡會一直有個念想。

可是,王謙說道:“勝男,你先說吧,都是朋友,就彆這麼客氣。”

大家再次給劉勝男和蕭冬梅兩人送上了掌聲,不過迅速就沉寂下去,一雙雙眼睛都看向王謙和劉勝男,以及蕭冬梅三人,期待劉勝男想要什麼。

蘇江生對李黃江低聲說道:“冬梅這是把咱們雙星當家了,所以說劉勝男是客人。”

李黃江笑道:“不錯,年底多給蕭教授一點績效獎勵。”

蘇江生:“學校不是要買一批車嗎?給她留一輛。”

李黃江楞了一下,這批車是給領導以及資曆比較老的教授準備的。

可是。

他想了想,點頭答應了:“可以,給蕭教授留一輛。他把雙星當家,我們也要把她當一家人。”

張婉瑩和謝瑜幾人聽了都想笑,可還是忍住了。

李黃江又低聲說道:“能不能讓蕭教授幫我要一幅王教授的字?算我欠她一個天大的人情!”

蘇江生皺眉:“李校長,這話,我真不敢說。而且,現在這個場合,怎麼說?”

李黃江臉色無奈,隨後不再說話。

他知道自己是有點迫切了。

但是,他也是真的很想要一幅王謙的字。

不管是自己收藏,還是下次去京城送給老師,都是絕對有麵子的事情。

要說現在華夏書法領域內什麼最受關注?

毫無疑問,就是王謙的瘦金體書法了!

很多中青年一代喜歡書法的人都在學習這種書法字體。

但是,王謙這位開宗立派的大師級書法家的真跡,在市麵上卻極少。

所以,李黃江如果能得到一副王謙的書法真跡,在書法領域內絕對是讓大家刮目相看的,甚至很多喜歡的人會刻意來討好他。

但是,李黃江知道自己估計是拿不到了。

他還冇那麼厚臉皮去強行問蕭冬梅要。

而且他知道,如果他敢開口,蕭冬梅就敢拒絕。

講台上。

劉勝男還是先開口說道:“王教授,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王謙楞了一下,隨口說道:“你問!”

全場都安靜下來,所有眼睛都看向講台上的三個人。

劉勝男問道:“這次,你將會代表我們華夏賽區去北美參加全球好聲音唱歌比賽,你有信心拿到最終的冠軍嗎?”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王謙自己看著劉勝男也是再次楞了一下。

因為,他和其他人都冇想到劉勝男會問這個問題。

畢竟,這裡是雙星的課堂上,在場的也都是名校師生,甚至是學術界的大拿,講的都是專業和比較嚴肅的話題。

冇人會去在意王謙娛樂圈的身份,也冇有幾個學術界的專家教授會在意王謙去參加什麼好聲音的唱歌比賽。

他們隻會在意王謙是不是又發表了什麼好的詩詞作品,是不是又寫了什麼書法大作。

這個課堂,比較肅穆。

所以,大家以為劉勝男也會問一些文學和學術上的東西。

冇想到。

她會問王謙這個問題。

不少老一輩的教授學者都輕輕皺眉,對此有些不喜,覺得那些娛樂圈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是糟粕。

李黃江和蘇江生幾人都是輕笑著搖頭,顯然對此也很不認可,但是劉勝男某種意義上代表了浙大的顏麵,所以他們是笑著的,覺得劉勝男這是給浙大丟顏麵了。

但是,唐河鵬,呂春湖幾人對此卻不在意。

當年劉勝男拒絕留在浙大讀博,而是去央音考音樂領域的博士生,對他們就是一次不小的打擊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已經不在意這些了,反而接受了劉勝男的選擇和身份,並且藉此來宣傳浙大支援學生的興趣發展。

而王謙也迅速回答道:“我當然有信心拿到最終的冠軍,我說過,如果冠軍是一個,那麼隻能是我!”

王謙的話擲地有聲,嚴肅認真,彷彿說的就是最終的結果。

劉勝男微笑:“不管彆人是不是相信,我是相信你的。那麼,王教授,我想問問,你對即將參加的世界賽有什麼想法?可否將這些想法用文學作品表達出來,寫一首現代詩或者古詩詞,來為你即將出國比賽壯行?”

全場再次安靜!

很多老牌專家學者剛纔還在笑劉勝男問娛樂圈的事,卻冇想到劉勝男轉眼間就再次回到了文學創作上。

將出國比賽的心情,以文學作品表達出來?

這個……

可以有!

而且,必須有。

隨即!

熱烈的掌聲響起來。

尤其是茹可五姐妹,都用儘力氣鼓掌,她們最希望王謙能在世界賽上拿到好成績,那也是對她們的認可!

李青瑤,俞景若,以及王婧喻,崔文鋒,劉軍華,秦涵四位導師也都用力鼓掌,支援王謙!

秦雪鴻和秦雪榮一邊鼓掌,一邊看著王謙,如果王謙需要幫忙,她們會第一時間上去。

王謙看著劉勝男笑了笑,冇想到對方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

說實話……

說起這個話題。

他心中也是有些情緒的。

走出國門,為國爭光!

誰會冇點期待和激動的情緒?

背後可是十幾億人的支援!

麵對的可是歐美諸多看不起、甚至是打壓華夏民族的國家。

雙方最近幾年的形勢越發的緊張。

這種時候。

十幾億人都是無腦支援王謙去世界上贏得勝利!

王謙,自然也很想給大家帶來一場場勝利,擊敗一個個看不慣的敵人,拿到最終的冠軍,來樹立大家的民族信心,以及自豪感!

王謙心中情緒激盪,感覺自己揹負了一種使命感,當即對著秦雪榮一揮手。

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立刻站了起來。

秦雪榮對蘇江生說道:“蘇主任,麻煩你拿來一套上好的筆墨紙硯!”

蘇江生麵色激動的通紅。

他們所有人最期待的環節終於來了。

李黃江馬上說道:“我書房裡有一套珍藏的,我讓人送來!”

全場的掌聲逐漸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神色期待而緊張地看著前麵。

而此刻。

王謙卻是在深呼吸,輕輕眯著眼睛,在醞釀自己心中的情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