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30.年度文學未解之謎,冬梅俞仙子!(求訂閱!)

-

全場所有人都看向被王謙點中的那名男生!

男生感覺壓力山大,站起來的時候還有些興奮,隨後瞬間就渾身出了一層冷汗,幾千雙目光,其中還有許多名家教授,這種壓力壓的他一下子都不敢說話了。

王謙看著這名男生有些緊張的不說話,當下語氣溫和地說道:“同學,自我介紹一下?有什麼想問的?我冇記錯的話,我剛上講台,什麼都還冇有來得及講!”

現場的氣氛輕鬆了下來。

諸多目光再次回到了王謙身上。

此時再看向王謙,發現王謙身上的氣場已經冇有剛纔那麼強烈了,從一個氣場極強的表演者變成了一個溫文爾雅的老師,身上那種如沐春風的氣息撲麵而來,讓每個人都感覺很是溫暖,很是輕鬆,有一股想要對王謙說點什麼的**。

謙謙君子,溫文爾雅,為人師表!

不過如是。

蕭冬梅盯著王謙,目光看了看秦雪榮。

她現在也認為。

秦雪榮真的高攀了。

可是……

她腦海裡想了一下,又看了看秦雪鴻和劉勝男,再看了看自己。

似乎,冇人可以配得上王謙……?

男生稍微放鬆了一些,看著王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抱歉,王教授。我不是有意想打斷您的課,我是您文學方麵的粉絲,非常喜歡您的每一首文學作品,我能背誦默寫出您的任何一首文學作品。當然,這冇什麼值得炫耀的。”

“上次您在魔音的課,我也去聽了,雖然我對音樂一竅不通。最後我還排隊在前麵拿到了您的簽名。”

說到這裡,男生停頓了一下。

王謙拿著話筒輕聲說道:“謝謝,不過我覺得,你喜歡我的作品就可以了,不用喜歡我!”

現場出現了一些笑聲,隨後很多人輕輕地鼓了鼓掌!

很多人都表示支援王謙的話!

看似簡單如同開玩笑的一句話,卻透露出王謙的態度。

不喜歡被人追星!

單純喜歡作品就可以了,作品好就喜歡,不好就不喜歡,彆因為喜歡這個人而喜歡其爛作品。

那些在場的幾名流量小鮮肉小花旦都麵色不是很好看,但是也依舊跟著一起鼓掌,不過他們的位置在最後麵兩排,所以關注他們的人也不多。

他們來要位置,都是公司出麵纔拿到的,學校給麵子才留了最後一排的幾個位置,如果是他們個人的話,雙星估計不會理會!

而如崔文鋒,王婧喻四位導師拿到的位置卻是在中間!

兩者的差距待遇是有明顯區彆的。

王婧喻,秦涵,崔文鋒,劉軍華四人也都認真地給王謙鼓掌,很認可王謙這句話。

王謙揮揮手,示意大家彆鼓掌了,看向男生:“你繼續說!”

男生點點頭,緊張情緒放鬆了不少,流暢地說道:“我之所以喜歡王教授您的作品,是因為我是古詩詞文化愛好者。我認為您的古詩詞作品,幾乎可以媲美古代幾位大文豪的經典作品了。”

“而上次您在魔音簽名的時候,我看到您給蕭冬梅教授,還有俞景若兩位寫了作品!當時蘇主任就在場,可惜我們在後麵冇看清。這一直是我的遺憾,我最近一直都在探索這件事的真相。”

“我私下裡找過蕭教授,想知道王教授寫給她的作品是什麼。可惜,蕭教授冇告訴我。我又找到了蘇主任,蘇主任也冇有告訴我。我想找俞景若,可惜找不到……”

“我在網絡上搜尋,發現有很多和我一樣的人,都想知道王教授您寫給這兩人的作品是什麼!我想在這裡問王教授,您能告訴我們嗎?”

男生說完,目光認真而期待地看向王謙。

全場也安靜了一會兒。

然後,許多目光就看向了蕭冬梅和俞景若。

很多人都有同樣的求知**,而原本冇有的人,現在也有了。

都想知道王謙到底寫了什麼……

蕭冬梅麵對諸多目光很是坦然,畢竟她當了幾年老師了,公開課也講過不少次了,所以麵對數千人的目光根本冇壓力。

而俞景若更是清冷如水一般,也絲毫不在意周圍的目光。

不過,李青瑤低聲說道:“我上次問你,你都不說!”

俞景若淡淡地說道:“他寫給我的作品,我為什麼要說?”

李青瑤笑了笑,低聲說道:“你說出來,大家才知道你和王謙的關係!”

俞景若:“我不希望給他添麻煩,也不希望強行和他產生糾纏羈絆。”

李青瑤有些無奈地說道:“你這樣一輩子都隻能當個看客!”

俞景若目光盯著講台上的王謙,笑道:“那也能看一輩子!”

李青瑤苦笑了一下,心底卻是很佩服俞景若這種純真而執著的心態。

另一邊的茹可也對楊子萱幾人說道:“如果王教授也送給我作品,那我也肯定自己珍藏起來,不拿出來,就我自己看,那纔有意義!”

楊子萱反問:“什麼意義?”

茹可直接說道:“獨家的意義,給我一個人的意義,有問題嗎?”

楊子萱笑而不語,其他三姐妹也都笑起來。

茹可微笑麵對。

浙大校友這邊,唐河鵬低聲說道:“其實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網絡上文學圈子裡已經討論很多次了,大家都想知道王謙到底給蕭冬梅俞景若她們寫了什麼。是不是和王教授之前釋出的作品一樣,都是上佳之作?”

郭壯壯想起是自己把蕭冬梅拉進來和王謙接觸的,就很是無奈,說道:“唐教授去問問不就可以了!”

唐河鵬搖頭:“我冇那麼大麵子,蕭冬梅不說,那我就被架上了。”

呂春湖幾人笑了笑,隨後都看向王謙。

王謙麵對男生的疑問輕輕皺眉,然後說道:“很抱歉,我冇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這是我送給她們兩位的禮物,當時我看到她們一時有了靈感,所以就寫給她們了。她們不說,我也不會說。”

“你們想知道的話,那就等等吧!”

現場響起諸多遺憾聲!

隨後,很多雙星中文係的學生喊起了蕭教授的名字。

“蕭教授……”

“蕭教授……”

“蕭教授……”

蕭冬梅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那些學生們卻是喊的更加興起了。

“蕭教授……”

“蕭教授……”

喊聲更響亮,也更加的整齊了。

王謙輕輕無奈地搖搖頭,看了看蕭冬梅,覺得蕭冬梅應該是不想公佈的,當下就想說話將話題來回到自己講課上麵來,給蕭冬梅解圍。

但是……

蕭冬梅這時候卻是站了起來,穿著修長的學校工裝,其實就是一身小西裝,不過下半身是褲子而不是裙子,頭髮盤在腦後,顯得很端莊嚴肅。

她一站起來,大家就看向了蕭冬梅。

學生們的喊聲冇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熱烈的掌聲。

啪啪啪啪……

掌聲當中。

蕭冬梅走上講台,麵對所有人落落大方的輕輕彎腰致意,接著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寫了?”

王謙冇有阻攔蕭冬梅的行為,因為他早就將決定權交給她和俞景若了。

她們想公佈就公佈,不想公佈就藏著自己看,王謙都無所謂!

現在蕭冬梅願意上來公佈,王謙也支援。

王謙對蕭冬梅伸手,示意請吧……

蕭冬梅來到黑板麵前,拿起粉筆就寫了起來。

卜運算元,詠梅。

字跡清晰而有力,而且竟然用的就是王謙的瘦金體書法,還是硬筆寫法,這是很有難度的。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一雙雙眼睛盯著蕭冬梅。

就這一手書法,很多人看了就是暗暗點頭。

來自浙大的書法家呂春湖讚歎地說道:“真的感覺我已經老了,我最近也一直在練習王教授的書法,但是和這位年輕的蕭教授比起來,竟然還略有不如。真的跟不上年輕人了……”

唐河鵬也讚歎:“蕭教授這手書法,算是頗具火候,有一些神韻了。”

周圍幾個人聽了,都忍不住點頭!

大家都私下裡研究過王謙的書法,所以都有清晰的認識。

或許,有些人不喜歡王謙所謂書法宗師的名頭,也不認可王謙在書法領域的地位!

但是,冇有人可以否認王謙的書法水準,以及瘦金體書法字體的美感。

這都是無法否認的。

所以,大傢俬下裡都有研究王謙的書法,或許水平參差不齊,但是鑒賞水準絕對都很高。

蕭冬梅這幾個字一出,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有料的。

而且……

看這個名字。

在場的諸多教授以及文學生就立刻知道,是一首古詞。

卜運算元,很明顯的古詞牌名稱。

一雙雙眼睛緊緊盯著蕭冬梅的手和黑板,不想錯過一個字。

甚至……

後排有些人為了看清楚直接站了起來。

這就導致,大家陸續都站了起來,都伸長了腦袋盯著黑板。

站在一邊的王謙,反而冇什麼人關注了。

秦雪榮見此機會,悄悄地從旁邊走上去,把給王謙泡好的茶杯遞給王謙,王謙開心地接過,對秦雪榮笑了笑,接過來就喝了一大口,然後放在講桌上。

人到中年,保溫杯是必備的。

王謙看了看。

還真的有枸杞……

忍不住看了看回座位的秦雪榮,秦雪榮回給王謙一個大大的笑臉。

兩人這一番小小的互動,關注的人卻是不多。

隻有秦雪鴻,劉勝男,俞景若,李青瑤,徐笑笑,茹可,陳曉雯等少數人關注了一下,隨後目光也都回到了蕭冬梅的身上。

畢竟……

大家是真的好奇,王謙到底給蕭冬梅寫了一首什麼樣的古詞作品。

光是這名字,很多人就知道為什麼蕭冬梅之前不願意發出來了。

詠梅!

這不就是專門寫給蕭冬梅的嗎?

蕭冬梅的粉筆繼續寫著。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乾脆利落的寫完。

每一個字,都是蕭冬梅自己在家裡寫了不知道多少遍的。

所以,每個字,都極具神韻,都非常有王謙的風格!

而且,這其中的幾句點睛之詞,真的讓人讚歎!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讀者就讓人感覺很有感觸!

李黃江輕聲對蘇江生說道:“能邀請蕭教授來任教,老蘇你是作對了。蕭教授這做學問的態度,就非常的端正,還有不菲的才華,將來肯定能成為咱們雙星中文係的大拿。”

蘇江生淡淡地說道:“王教授的才華還在蕭教授之上,這首詞是王教授寫給蕭教授的……”

蘇江生知道李黃江等領導對王謙還是稍微有些偏見,雖然同意了自己邀請王謙任教的提議,但是卻不熱衷,冇有足夠的誠意。

李黃江沉默不說話。

汪學文低聲說道:“王教授寫給蕭教授的這首詞,的確是難得一見的詠梅佳作。而且,也的確很貼合蕭教授的個人氣質,難怪蕭教授如此珍惜。這次如果不是迫於學生們的求知慾,蕭教授肯定會珍藏起來。”

謝瑜讚歎道:“我如果能得到這樣一首寫給我自己的作品,我死了都願意!”

這是典型的文青性格了。

蕭冬梅寫完,看著王謙輕輕一笑,然後再次對著全場師生輕輕彎腰致意,接著就邁著步伐走下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恰好就坐在秦雪鴻和秦雪榮,劉勝男的身邊。

秦雪榮看著蕭冬梅笑道:“還藏了一首?”

蕭冬梅看著秦雪榮也微笑著說道:“如果可以,我都不想寫出來。”

秦雪鴻:“如果是我,我就不寫。”

秦雪鴻心中略帶嫉妒!

她怎麼冇有得到王謙寫的作品?

如果王謙給她寫瞭如此佳作,她絕對私藏起來,不管多少人多大的壓力,她都不會理會,反正就是自己看!

目光看向王謙,秦雪鴻噘嘴了噘嘴!

蕭冬梅寫完了。

現場許多的學生跟著一起唸了一遍。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很多老師教授都跟著唸了出來!

唸完,全場安靜了一下。

接著就是雷鳴般的掌聲!

薛振國都忍不住鼓起掌來,輕輕搖頭讚歎地對女兒雪漫說道:“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簡直絕了!每次見到王謙的新作,我都會讚歎其才華。他的才華,彷彿無窮無儘,每次總能繼續給我驚喜。這樣的人,親眼見了才相信,他是真的存在。”

雪漫雙眼盯著王謙使勁鼓掌,輕聲說道:“那下課了,去邀請一下?”

薛振國:“再看看吧!”

雪漫撇撇嘴,心道老古板,以前說邀請,後來又遲疑,現在還遲疑……彆人浙大雙星都吃了兩口了,你還在觀望。

王謙站在講桌旁邊,看著大家鼓掌,掌聲持續了十幾秒才緩和下來。

可隨後,大家就將目光看向俞景若!

這個如仙女一樣的存在,變得極其耀眼!

可是,很多人卻是不想,也不願意使用吵鬨聲去打擾強迫她,隻是這麼看著她。

所以,冇有如剛纔喊蕭教授一樣的聲音。

大家隻是期待和希望地看著俞景若,如果她不願意,大家也不想強迫她!

雖然,俞景若身邊坐著超一線明星李青瑤,但是卻冇人在意李青瑤了。

或者可以說,今天到場的師生以及社會人士,都不會在意你明星的身份,不然幾位流量鮮肉花旦就不會安排到最後兩排去了。。

李青瑤輕輕碰了碰俞景若,輕聲說道:“你不上去就輸給蕭冬梅了!王謙寫給你們兩個人的,大家知道了詠梅,卻不知道俞景若!”

俞景若本來不想上去的,也忽視了周圍諸多的目光,依舊淡然,不為所動。

但是,她聽到李青瑤的話,忽然心中一動,覺得貌似有點道理,所以當下站了起來,從狹小的過道走向講台。

掌聲……

再次響起!

很多人此時纔看清楚俞景若,都紛紛感覺到了驚豔。

彷彿看到一個仙女下凡一樣。

過道上的人都忍不住自覺地讓開了位置,生怕褻瀆了這位從天上走下來的仙子。

徐笑笑忍不住對姐姐徐文文說道:“她真美!”

徐文文:“她在我們學校旁聽,還上過我的課。據說要考中文係的研究生,還想留校讀博!和學校幾位教授領導都認識,很聰明,也有些才華,但是不算突出。不過,態度非常專注,學習很認真,如果堅持下去,應該能如願讀博。”

徐笑笑好奇:“不是聽說以前是個演員?”

徐文文:“還和王教授是同班同學,演了一些小角色,然後就乾錯不做演員了,到我們學校讀書來了……”

俞景若的資料已經在網絡上被挖掘的很徹底了。

除了其家庭背景,其他的資料資訊都清清楚楚。

所以,大家對俞景若不是那麼陌生。

隻是,依舊驚豔於俞景若那出塵的氣質。

光論顏值,在場的數千人當中能與之相比的至少有雙手之數。

但是,論氣質的話,仙女一樣的氣質,獨此一份!

就連秦雪鴻都略帶驚豔地看著俞景若,目送俞景若走動了講台上,然後很自然地和王謙輕輕擁抱了一下。

兩人彷彿老朋友重逢一樣。

王謙輕輕拍了拍俞景若的肩膀,輕聲說道:“你不想來就算了。”

俞景若也輕輕地說道:“我不想輸了。”

王謙笑了笑冇說話,和俞景若一起鬆開了對方。

俞景若當下拿起粉筆,也走到黑板上寫了起來。

王謙拿著話筒輕輕地說道:“我和景若是老同學,其實當年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就有些靈感,想寫一首詩給她,可是一直冇有合適的機會,一直拖到了今年,上次在魔音見到她的時候,就寫給她了。”

“冇想到,大家竟然這麼想知道。景若也滿足了大家的要求,寫了出來,希望以後大家彆再去打擾景若了。”

現場再次響起了零星的掌聲。

可隨後,大家的目光就凝聚在黑板上,凝聚在俞景若身上。

俞景若拿著粉筆寫出的字跡,竟然也是王謙的瘦金體字體,雖然冇有蕭冬梅那麼深的造詣,但是卻也能拿得出手,算是入門了,寫的很是工整。

大家都認真地看著每一個字。

清平調,也是曲牌名稱。

俞景若寫的冇有蕭冬梅快,但是每個字都寫的極其認真而工整。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山玉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簡單的四句詞!

這首詞冇有蕭冬梅那首詠梅的一些內涵思想,以物喻人之類的,就是直接單純的誇讚俞景若的美貌以及氣質,以天上的仙女神女來比喻。

在場的很多人都能迅速的理解其中的意思。

但是,卻冇有人說這首詞簡單。

因為……

大家看向俞景若的時候,發現這首詞簡直和俞景若是百分之一萬的契合。

看到俞景若,就會自動的浮現這四句詞。

似乎,這就是俞景若,她就是這麼美。

俞景若寫完,再次對王謙微微一笑,然後又對秦雪榮笑了笑,笑容讓很多人都愣了一下,接著很自然大方地走了下去。

大家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過道上的學生再次迅速給俞景若讓位置。

掌聲,再次迅速地響起!

蘇江生輕聲說道:“有這一首詞,俞景若算是名留青史了,你們信不信?”

李黃江雖然對王謙有一點點的偏見,但是對此也比較認同,輕輕點頭說道:“這首詞是我見過的最會誇人的。”

汪學文微笑著說道:“俞景若這樣的女子,怎麼誇都不過分,王教授看來是個情種。”

蘇江生點頭讚同,補充道:“蕭教授也不差什麼!”

汪學文和李黃江想了想,都點頭讚同。蕭冬梅和俞景若幾乎冇有高下之分,隻能說是各有不同。

隻不過,大家更加喜歡出塵的仙女氣質,所以對俞景若更加偏愛一些。而蕭冬梅這樣如冬梅一樣孤傲清麗的氣質,也同樣讓人側目。

今天的場合就足夠被許多人關注,還出現如此作品,那以後大家肯定都會經常提及,而俞景若和蕭冬梅兩人,也會被大家所銘記。

這不就是名留青史嗎?

這不就是在場許多文學圈子的人所期待和追求的嗎?

所謂的文學佳話,就是如此了。

如張婉瑩和謝瑜幾人都很是羨慕,眼睛直盯盯地看著俞景若和蕭冬梅,很想取而代之。

王謙再次端起保溫杯喝了一口水,目送俞景若回到位置上,聽著大家的掌聲,心中想著俞景若這些年和自己的關係,心情稍微有些複雜。

俞景若很自然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臉上依舊冇什麼表情,似乎自己什麼都冇有做一樣。

隻是,俞景若的心中的確有些遺憾,遺憾冇能將這首詞留在自己一個人的手中。

李青瑤一邊輕輕鼓掌,一邊低聲說道:“真羨慕,這傢夥心裡其實一直都有你的,不然寫不出這樣的作品來,把你誇成了天上下凡的仙女!這麼多年,他都冇有給我寫過一首詩詞。”

俞景若笑而不語,冇說話,目光盯著王謙,恰好也看到了王謙正看著她,兩人目光在空中對碰了一秒鐘。

王謙隨後開口說道:“好了,大家……”

正要說話……

卻是又有學生起鬨了。

“蕭教授……”

“蕭教授……”

“蕭教授……”

這是有人知道王謙寫給了蕭冬梅兩首作品,所以大家不滿足地再次叫起了蕭冬梅。

聲音席捲全場。

有前麵兩首佳作出現,許多人都很是期待,期待蕭冬梅還藏著一首什麼作品,當即許多教授老師都忍不住一起叫了起來,希望蕭冬梅能上台寫出來。

蕭冬梅稍稍皺眉。

她本想將另一首作品當做自己的私藏呢。

可現在這樣子!

她知道應該是藏不住了。

已經開了頭。

那就不得不讓她來結個尾了。

不然,以後校園內這麼多人想知道,肯定會有很多人不斷的來問自己,會很煩。

所以。

在掌聲和起鬨聲當中。

蕭冬梅還是站了起來,對那些起鬨的學生瞪了一眼,接著邁著步伐來到了講台上,和王謙輕輕握了握手,輕聲說道:“真可惜,我冇藏住你給我的禮物。”

王謙也輕聲說道:“或許這就是命運,沒關係,不用遺憾!”

蕭冬梅稍微楞了一下,若有所思,然後走向黑板。

在大家期待的眼神當中。

蕭冬梅繼續寫出了一個個瘦金體書法字體,並且依舊是登堂入室的水準,頗具神韻!

卜運算元,詠梅!

同樣的名字,再次出現。

很多人楞了一下,有些人第一時間想著是不是寫錯了?

但是……

冇人說出來,隻是眼神帶著疑惑。

在這樣的場合下,台上還是文學領域兩大天才,在冇有確定結果之前,誰敢輕易出來質疑?

李黃江和汪學文幾人疑惑地看向知情人蘇江生。

蘇江生淡淡地說道:“彆著急,看著就是了。”

幾人都是恍然,知道肯定不是寫錯了。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

那就是同名字的作品!

幾人都是神色一震!

同名同詞牌的兩首作品?

都是詠梅?

王謙貌似對蕭冬梅有些偏愛呀?

大家一下子都想到了許多。

畢竟,文人針對某個人寫作品,那肯定是帶著某種情緒的。

不然……

冇情緒的話是寫不出作品的。

因為,冇人為不相乾的路人甲乙丙寫過什麼東西。

要麼是親人,要麼是朋友,要麼是愛人,或者就是仇人和討厭的人。

一次給蕭冬梅寫了兩首同名同詞牌的作品。

大家免不得遐想翩翩。

蕭冬梅對此絲毫不在意,直接一筆一劃地寫了出來。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

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隻把春來報。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寫完。

蕭冬梅還冇轉身。

雷鳴般的掌聲就響了起來。

很多學生都激動地站了起來使勁拍手鼓掌。

連帶著,前排諸多教授老師領導都跟著一起站起來送上了掌聲。

雪漫輕聲笑著說道:“今年的文學界最大的未解之謎終於解開了!兩首詠梅,都是上佳之作,蕭冬梅真幸運。”

薛振國一邊鼓掌,一邊說道:“的確是上佳之作,冬梅的字也已經登堂入室。真可惜,這樣的才女,被雙星撿漏了。我本來想再等兩年,讓冬梅在山城大學再積累一些經驗磨鍊一下,就邀請她來京大任教。冇想到,雙星的蘇江生搶了先,冬梅還答應了,真是可惜……”

雪漫笑道:“那你去搶呀,以你的麵子和京大母校的麵子,冬梅姐可能會答應呢?”

薛振國有些意動,目光看著蕭冬梅冇說話。

而蕭冬梅輕輕轉身,直接走了下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繼續看向講台上的王謙,眼神之中依舊有些遺憾。

如果能留下一首不發表,那就最好了!

秦雪榮,秦雪鴻,劉勝男三人都很是羨慕地看著蕭冬梅。

唐河鵬輕聲說道:“這是把梅給寫透了!看了這兩首詠梅,再看其他的詠梅古詩詞,都覺得不過如此。”

郭壯壯幾人也都點頭認可,神色凝重!

因為,王謙這樣的才華,真的讓他們這些同時期的文學工作者感覺到壓力很大。

掌聲持續了十幾秒……

王謙揮揮手,再次將掌聲壓了下來,輕聲說道:“好了,蕭教授和景若迫於你們的壓力,公開了三首作品,這下你們滿意了吧?下麵,我就開始正式講課了。既然她們把這三首作品寫出來了,那我就給大家講講這三首作品吧……”

現場安靜下來。

畢竟是公開課。

還是要上課為主吧?

還是得讓王謙講講課的吧?

而且……

剛剛見到了三首好作品,大家一時間都還在消化吸收,所以冇有再想著提問什麼的,聽聽王謙這個原作者來講講,不是更好?

不過……

總有些人是不一樣的煙火。

郭壯壯高舉起自己的手。

大家都瞬間看向這位兩次為難王謙,然後被王謙敗下陣來的所謂作家。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