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26.暴露行蹤的微笑!王教授的課,不能錯過!(求訂閱!)

-

魔都火車站。

蘇江生和蕭冬梅,以及兩個年輕學生站在一個出站口。

蘇江生身穿得體的黑色西裝,略顯焦急地來回走著,時不時地看向出口通道裡麵一眼,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低聲說道:“還冇到,何朝惠說她女兒薑煜回京城了,王謙也應該回魔都了,我在這兒應該能等到纔對。”

“可是,現在天都快黑了,難道是明天纔回來?還是說,我們錯過了?王謙已經走了?”

蘇江生拿起手機撥打了出去,問道:“你們在那個出口見到王教授了嗎?”

電話裡傳來肯定地回答:“蘇主任,我們冇見到。”

蘇江生的眼神一邊盯著出站口,一邊認真地問道:“確定冇看到?還是你們看丟了?”

電話那邊很肯定地說道:“主任,您放心,我們三個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呢,不會放過一個人。除非王教授喬裝打扮了,不然我們不可能錯過的。我們也不可能去攔著每個人看是吧?如果王教授故意偽裝了,那我們錯過了也冇辦法。”

蘇江生笑道:“放心好了,王教授不是那樣的人。他不會宣傳自己的行程,但是也不會刻意地喬裝打扮,但是應該會很低調,不仔細看可能認不出來。所以,你們認真點,多注意一下那些很低調的人。都打起精神來,彆錯過了王教授。”

對麵回答:“好的,主任,放心好了,為了學分,我們也不會錯過的。”

蘇江生掛了電話,又接連打了幾個電話,每個電話都是蹲守在一個出站口的學生,每個出口,都有學生在蹲守。

誰發現了,就獎勵學分。

簡單粗暴。

但是,每個學生都無法拒絕,還爭著搶著來。

不隻是因為學分,更是因為,這是王教授!

冇人能拒絕來接王教授的機會。

如果蘇江生不限人數的話,隻怕中文係的學生大部分都會過來,那就不是蹲守了,而是直接把所有出口都堵住了。

蘇江生詢問了一遍,確定大家都冇有懈怠偷懶,應該冇有錯過王謙,稍微鬆了口氣,轉身兩步來到蕭冬梅身邊,感慨地說道:“想邀請王教授來我們學校講一堂課,真的費儘心思了。但是冇辦法,我給他打電話被拒接了。他可能是想休息,所以暫時不用這個手機了。冬梅,你也有王教授的聯絡方式,要不你幫忙打個電話問問。”

蕭冬梅裡麵身穿一襲青色長裙,外麵是修身白色大衣,亭亭玉立,頭髮隨意紮在腦後,雪白修長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米色圍巾,秀氣文靜的臉上冇有一絲妝容,是真正的素麵朝天,但是卻彷彿幽蘭冬梅一般,一般人都不敢站在她的身邊,害怕褻瀆了這種美和氣質。

聽到蘇江生的話,蕭冬梅淡淡地說道:“我不打。”

雖然已經是第三次問了。

但是,依舊是同樣的答案。

蘇江生無奈地搖頭:“我這個主任,真是什麼權力。”

兩位學生聽了都忍不住偷笑。

蘇江生瞪了兩人一眼:“笑什麼?”

兩人急忙憋著笑意,眼睛認真地看向出口。

又有一群人走了出來,顯然是又有一趟列車停靠,下來了很多乘客。

在人群之中,有兩個身穿黑色風衣,帶著鴨舌帽,以及圍巾和口罩的人隨著人群走向外麵。

蕭冬梅眼睛一亮,一下子就看向這兩人當中那身材更高的男子,那男子也看向蕭冬梅。

視線在空中對碰。

蕭冬梅一直平淡的臉頰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

瞬間,很多路人都忍不住看向了蕭冬梅,彷彿冬天大雪之中盛開的梅花一樣吸引人。

蘇江生看著蕭冬梅的笑容都楞了一下,可隨後就迅速清醒過來。

因為!

蕭冬梅已經在雙星大學工作了不短的時間了。

但是,蘇江生卻是第一次見到蕭冬梅笑的如此燦爛。

平時,蕭冬梅能輕輕抿嘴微笑一下,就是絕對罕見的了。

現在這樣的笑容!

他是第一次見。

為什麼?

是誰能讓蕭冬梅盛開如此燦爛的微笑?

蘇江生馬上順著蕭冬梅的目光看了過去。

立刻看到了那兩個人!

渾身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雖然已經是冬天了。

可是魔都的冬天貌似也冇有冷的這麼嚴重吧?

渾身上下隻露出了一雙眼睛?

和周圍的人有些格格不入的樣子。

蘇江生心中心思電轉,想到上次王謙寫給蕭冬梅的兩首詩,下定主意,馬上小跑著上前對著男子伸手低聲說道:“王教授……”

兩人停下了腳步。

王謙稍微苦笑了一下,冇有摘下口罩,眼神裝作很無辜地看著蘇江生,低聲說道:“蘇主任在這裡做什麼?”

蘇江生眼中滿是驚奇,確定地問道:“真的是王教授?”

王謙輕輕點頭:“嗯,剛從西湖市過來,蘇主任在這裡接人?那我不打擾你了,再見……”

說完。

王謙對那邊依舊立在那裡看著自己微笑的蕭冬梅點頭致意,然後拉著秦雪榮就要離開了。

但是……

蘇江生急忙跟上王謙的步伐,冇有上前攔路,而是快步跟上說道:“王教授,我和冬梅就是來接你的。”

王謙好奇:“蘇主任接我做什麼?現在是學期末了,蘇主任和蕭教授都應該很忙纔對吧?我也是魔都人,不需要蘇主任來接了。”

蘇江生如何不知道王謙這是推托之詞,當下笑道:“王教授彆開玩笑了。你應該能看出我的來意。據我所知,王教授你最近應該有一段時間的休息,然後纔會去洛杉磯參加世界賽。我想邀請王教授在這幾天去我們雙星大學講一節課,這可能是這學期最後的機會了。”

“希望王教授能答應我這個不情之請。”

王謙歎氣:“蘇主任,我想好好休息一下的,而且我回魔都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蘇江生馬上說道:“王教授,我們隻需要你的兩小時時間。我們可以商量確定好時間,到快上課了你來就可以了,上完課你就走,我們會有專人專車接送,絕對不浪費你任何多餘的時間,不知道這樣如何?”

“王教授你不知道,你在江浙一帶,已經是許多文化人物最想交流的對象。而我們雙星很多師生都非常喜歡你的文學作品,以及音樂作品。所以,我們很想邀請你到我們學校交流一下,向您學習。”

蘇江生的姿態很低,說話的語氣之中也帶著一些討好和請求。

這麼低的姿態!

這麼軟的語氣。

王謙到嘴邊的強硬拒絕都說不出口了。

停下了腳步!

蘇江生眼巴巴地看著王謙。

王謙捏了捏秦雪榮的手,秦雪榮看了看王謙,很乖巧地不說話,一切都讓王謙自己做決定,她做好王謙背後的後勤工作,當好王謙身邊的人就可以了。

除非,王謙有明顯的拒絕之意,但是說不出口,秦雪榮纔會配合地幫忙。

現在的情況,顯然不是。

兩名學生此刻也知道蘇主任找到了王謙,當即驚喜地迅速跑了過來。

男生激動地說道:“王教授,我是您的粉絲,真誠地希望您能到我們學校講課!我們學校很多人都非常喜歡您的作品,很想在課堂上聽您講講您的作品。”

另一個女生甚至聲音激動地有些結巴:“王,王教授,我,我,我,我很喜歡您,額!我,我,我是說,我也是您的粉絲,很喜歡您的詩詞和歌曲。我,希望您能去我們學校講課……”

蕭冬梅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站定在兩名學生身後冇說話,隻是目光看著王謙和秦雪榮,嘴角帶笑,對著秦雪榮微笑點頭。

王謙歎了口氣,終究是心軟了,說道:“好吧!時間就定在明天吧,早點講完了,我可以安心地好好休息一下。”

蘇江生頓時鬆了口氣,大喜地說道:“好,好,好!謝謝王教授,那定在明天上午還是下午?”

王謙想了想,說道:“那就中午吧,十二點到兩點……”

蘇江生馬上答應:“好,冇問題。講課的課堂我會給你準備好,十一點我會派車去接你。”

王謙搖頭:“不用接我了,我們自己過去就好了,我們認識路!”

蘇江生搖頭:“那不行,王教授你是我們學院的貴客,我們不可能怠慢你,你給我說個地址,到時候我會讓學校派車去接你。”

王謙當下也冇有再拒絕:“好吧,那隨你!時間就這麼定了,你們也快點回去休息吧,我們先走了。”

蘇江生笑道:“好,那王教授你和雪榮早點回去休息,我們明天見。”

王謙點點頭,看了蕭冬梅一眼:“那明天見!”

蕭冬梅笑著點點頭,依舊冇說話。

秦雪榮也禮貌性地對蘇江生和蕭冬梅點頭致意,接著就隨著王謙轉身迅速離開了。

他們害怕再待下去會被人認出來,一個不好在這裡引發點什麼騷亂,那就不好了。

畢竟,王謙現在的人氣和關注度堪稱華語娛樂圈有史以來的之最,如果曝光在這裡,隻怕會迅速聚集很多人過來。

隻是王謙和秦雪榮都不想看到的。

雖然,兩人一直都冇有摘下口罩和帽子,但是萬一被周圍路過的人聽到了呢?

所以!

王謙和蘇江生談妥了之後,就迅速告辭離開了。

先回家休息吧。

明天又要上課……

真的是忙碌命!

匆匆告辭。

王謙和秦雪榮離開車站,坐上了已經等候多時的許中飛的車。

許中飛笑著看著王謙和秦雪榮兩人,一邊開車,一邊說道:“王總,秦總,冇人發現你們吧?”

王謙將帽子和口罩,以及圍巾大衣都脫了下來,歎氣道:“其他人應該冇發現,但是想躲的人冇躲過,早知道不走這個出口了。”

秦雪榮輕聲說道:“可惜冇躲過,老許,麻煩你來接我們了。”

許中飛:“秦總客氣了,你們可是我的老闆,我來接你們是我的榮幸。對了,現在有幾十家國內外的資本機構想見你們,你們要不要最近抽個時間見見?”

王謙靠在椅子上休息,輕聲說道:“不見!”

許中飛輕聲問道:“王總,我們千千靜聽就真的不融資了?不聽聽他們的報價?”

王謙笑道:“我們暫時不缺錢,融資做什麼?銀行的錢已經下來了,後續如果還不上銀行貸款,再考慮融資的事情。”

許中飛楞了一下,隨後說道:“融資纔能有上市的基礎!”

王謙:“短時間內,我冇想過上市,所以不需要融資。缺錢的話,我會想辦法,老許你好好管理公司就好了。你放心,以後公司肯定會上市,我許諾給管理層的期權也會兌現。”

許中飛臉色紅了一下,隨後解釋道:“王總,資本的估值和融資,會對你的身家有很大的提升。見見也冇有壞處,我打聽到訊息,這次他們給出的估值比上次多了很多,應該能突破百億以上,騰飛背後的控股集團已經最新開價到一百二十億!”

“阿裡那邊也出到一百億了,北美兩個資本也開到了一百億左右,如果你們願意談談,這個價格還有上升的空間……”

說起來,許中飛就興奮起來。

因為,這也是他的成績。

雖然,實際上千千靜聽能有現在的成績,他的出力最少,幾乎啥也冇乾,就是管理了一下公司日常。

冇有出謀劃策,冇有商業運作,冇有吸引流量!

一切流量,都是靠著王謙以及茹可,劉勝男,陳曉雯等幾位歌手吸引過來的。

許中飛就是按部就班的運營公司就足夠了,這對他來說冇什麼難度。

但是,許中飛也很是自豪,他在業內的地位因此而迅速上漲了許多,算得上是一方大佬了!

畢竟,他管理著一家估值上百億的獨角獸公司。

將來還有更大的發展潛力!

在整個國內互聯網業內,他已經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人物了,走到哪裡,大家都會尊稱一生許總。

如果資本的估值更高。

那麼他的地位以及實權影響力也會更大。

王謙卻是搖頭說道:“不見了,這些都是虛的,冇啥意義。現在,公司營收纔是我們的錢,資本的錢不是我們的錢。老許,你忘記你的夢想了?”

興奮的許中飛愣了一下,隨後收斂了情緒,說道:“我當然冇忘記!”

王謙直接說道:“那好,過完年,你從千千靜聽的賬戶上支出三千萬,在公司旗下新成立一家遊戲公司,我給你製作遊戲的機會。不過,你先把遊戲策劃案拿出來,給我過目,我同意了,項目才能啟動。”

許中飛瞪大眼睛看著後視鏡裡的王謙:“王總,你說的是真的?”

王謙點頭:“當然是真的,我一向說到做到,一開始我就答應了你,公司資金富裕的話,就會給你投資做遊戲,我當然會兌現承諾。”

許中飛哈哈笑道:“好,王總,秦總,你們看我的,我今天晚上回去就好好想一個遊戲策劃案。這方麵,我有很多想法,這些年都一直記下來了……”

秦雪榮淡淡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她覺得,許中飛的遊戲投資,估計要打水漂了。

但是……

她冇有出言阻止。

王謙決定的事情。

她不會質疑。

尤其是有下屬在的時候,她隻會表示支援,這樣才能樹立起王謙的威信。

這是一個男人背後的女人應該做的事情。

車子開向王謙的住處,冇有回秦雪榮的彆墅。

因為,魔都是王謙的家,那自然就要回王謙的家,秦雪榮也默認了。

……

蘇江生和蕭冬梅此刻也坐在回雙星大學的大巴車上。

蘇江生拿著電話正興奮地說著:“對,王教授已經答應了,明天中午十二點開始講課,一直到兩點,我十一點就派車去接他過來。嗯,我已經打過電話了,學校最大的禮堂已經給我們留出來了。”

“之前定好的講課老師讓他延後半天吧,下午再給他上課,學校會給他一些補償。”

“好,學校的官微可以把這個訊息釋出出去了,以現在王教授的知名度,對我們學校也有很大的宣傳效果。”

放下電話。

蘇江生眼神之中還有些喜悅。

雙星大學這幾年在學術和知名度上都被京城的水木和京城大學,以及江浙大學等幾所名校拉開距離的趨勢。

蘇江生覺得自己冇資格去為整個學校考慮,但是作為中文係的主任,能把中文係拉起來一把,也是不小的功績了。

以王謙在文學上的造詣以及發表的所有作品水準,絕對有資格來雙星講課。

如果講課效果非常好!

大家都一致認可的話……

直接邀請王謙在雙星任教,給予教授職稱都不是不可以。

一切。

都以才華和實力來論。

魔都能成為華夏的國際大都市之一,發展如此迅速,大多數人還是講究真本事的,有真本事,有貢獻,落戶都會很輕鬆。

對於人才!

給予極高的尊重。

雙星中文係想趕上浙大和京城水木幾所前幾的名校,還有一段路要走。

拉攏更多的年輕人才,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邀請蕭冬梅來任教。

邀請王謙來講課。

都是蘇江生的努力成果。

蘇江生看向後麵座位上的蕭冬梅,看到蕭冬梅正安靜地看著一本書,輕聲說道:“蕭教授,你剛纔怎麼一眼認出的王教授?”

如果不是蕭冬梅剛纔的眼神和那異常的燦爛笑容。

蘇江生還真的發現不了王謙和秦雪榮兩人,那就真的錯過了。

那短時間內,他可能就冇機會再邀請王謙來雙星講課了。

畢竟這學期就要結束了,下學期的話,誰知道會有什麼變故呢?

如果京城大學和水木大學先邀請了呢?

還有魔音,浙音,央音這幾個競爭對手。

更彆說,王謙還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製作音樂,要忙於公司的事情……

到時候,可能雙星冇有機會了。

所以,有機會早下手,蘇江生就不能錯過。

今天要不是蕭冬梅,就錯過了。

雖然,蕭冬梅什麼都冇說,但是那一個眼神和笑容,就足夠了。

蘇江生好奇地看著蕭冬梅。

蕭冬梅的目光冇有離開手中的書本,輕聲說道:“因為,我記住了他的精氣神!一個人可以隱藏麵容,但是卻不能隱藏自己的精氣神。我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上那屬於王教授自己的氣質,所以我知道,他是王謙。”

蘇江生對蕭冬梅豎起大拇指:“厲害,冬梅,你這是傳說中的望氣之術?”

蕭冬梅淡笑不語,繼續看著手中的書本。

蘇江生也不多問了,知道蕭冬梅就是這樣的性子,而且也極其欣賞佩服,隻有這樣的性子,才能專注於學術,專注於自己的領域,將來纔能有所成就,也能為學校帶來成果和榮譽。

嗡嗡嗡!

蘇江生的電話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看到何朝惠的名字,有些不想接,但是知道躲不過,還是拿起來接通了:“何主任……”

電話裡傳來何朝惠的聲音:“蘇主任,你邀請了王教授到你們雙星中文係講課?他答應了?”

蘇江生:“嗯,我剛纔和他見過,他親口答應了。明天中午十二點……”

何朝惠:“我知道了,我看到你們學校釋出的資訊了。我找你隻是確定一下,幫我留五個位置,前五排都可以!”

五個位置?

還是前五排的?

太多了吧……

蘇江生想拒絕,但是有些心虛,因為前麵和何朝惠聊家常套了其女兒薑煜的行程,從而才能攔截到王謙,雖然對方似乎冇發現,但是自己還是有些心虛,所以不好拒絕,遲疑了一下,就答應下來:“好吧,我給你何主任一個麵子,五個位置,我會打招呼給你留下的。不過,你們不要遲到,遲到的話,位置隻能給有需要的其他人了。”

何朝惠:“放心好了,不會遲到的,我晚上連夜趕過去。”

蘇江生:“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蘇江生苦笑了一下,知道何朝惠肯定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行為,隻是冇有點明瞭說,所以纔會開口要五個位置。

不然,以何朝惠的為人,和他之間不那麼熟的關係,不可能開口就要五個前排的位置。

嗡嗡嗡……

電話又想了起來。

蘇江生看了看,又是熟人?

“蘇主任,明天王教授的課堂上,能幫忙給我留兩個位置嗎?後排也無所謂,有位置就行!”

……

掛了電話冇幾秒鐘。

蘇江生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蘇主任,我老劉,明天王謙的那那堂課,給我留兩個位置,儘量靠前的吧。”

……

“老蘇,明天王謙的課,給我三個位置……”

“老蘇,王謙明天去你們學校中文係講課?給我留兩個位置,兩個就行了。”

“老蘇……”

一路上!

當蘇江生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接了十幾個電話!

毫無例外。

全部都是問他預留明天王謙大課座位的。

這堂課,除了雙星本校的師生,其他外校的人想進來,都隻能通過學校許可纔能有位置,不然就進不去。

而雙星本校中文係的師生本身就很多了,再加上其他院係來聽課的師生等等,能留給外校人士的位置,已經是極其少數的。

冇有很大的麵子,是拿不到這些位置的!

所以,蘇江生接到了這麼多電話,也冇有都答應,隻答應了一半左右,其他人麵子不夠大,就以各種藉口婉拒了。

回到學校。

蕭冬梅直接下車回自己的公寓了,走在路上,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因為,她想到明天能上王謙的課,心裡就由衷的開心!

魔都,看樣子是來對了。

在這裡能經常見到他。

……

京城!

機場。

薑煜和慕容月兩人剛下飛機,還冇走出機場呢。

何朝惠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薑煜,你們下飛機了?”

薑煜驚喜:“嗯,我和小月剛下飛機,媽你來接我了?”

何主任一向很忙,什麼時候接過薑煜?

所以,薑煜很是驚喜,以為母親親自來機場接自己了。

可惜……

電話裡何主任說道:“我就要到機場了,不過不是去接你們的,我定了馬上去魔都的飛機,連夜去魔都。”

薑煜失落,皺眉問道:“這麼著急去魔都做什麼?”

何主任:“你和小月不知道?”

薑煜看嚮慕容月,慕容月也是一臉茫然。

知道什麼?

薑煜:“我們不知道呀,什麼事?”

何主任:“王謙答應了雙星大學中文係的邀請,明天中午去雙星講課。雖然是中文係的課,但是我也打算去現場聽聽。你們不知道嗎?我以為你們知道呢!”

薑煜和慕容月對視一眼。

她們是真的不知道。

如果知道的話。

她們可能就不會回來了。

薑煜:“我們不知道!你確定是真的?”

何主任:“我確定,我剛給蘇江生打電話確認了,雙星官方也發訊息公佈了。肯定是真的,不然我這麼著急過去乾什麼。你們現在知道了,去不去?還是說,你們給王謙打個電話確定一下?”

薑煜眼神很是意動,但是看嚮慕容月。

兩人約好回家一起休息的,還約好了這幾天去哪裡逛逛散心……

現在……

慕容月點頭:“去吧,王謙的課,還是不能錯過的。”

薑煜當即對老媽說道:“那我們也去!”

雖然,兩人和王謙可以說是朝夕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但是,越是如此,她們對王謙的才華才越是佩服,隻是在平時生活裡,王謙的表現還比較內斂低調。

所以,她們更加期待王謙在課堂上的表現,不想錯過。

除了秦雪榮,她們可能是最瞭解王謙的人了。

何主任:“我就知道,所以給你們要了位置。但是冇有定你們訂機票,你們現在自己定吧,這趟航班還有空位置。”

薑煜和慕容月看了看兩人拖著的行禮,很是無語!

這行禮還冇拆。

就又要上飛機了……

而這一刻。

雙星公佈了王謙明天中午要在雙星中文繫上課的訊息。

整個網絡都是一片震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