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209.我被致鬱了!你有精神病嗎?(求訂閱,求支援!)

-

另一個世界的鮑家街樂隊,也是其搖滾發展曆史上不得不提的重要角色!

不隻是因為其樂隊成員都是來自央音的高材生。

更是因為,其樂隊解散之後,每個人都還在搖滾領域很活躍,主唱皮褲更是成為後來的華語樂壇搖滾一哥,被稱作占據華語搖滾半壁江山!

鮑家街的作品當中,王謙最喜歡的就是這首歌。

晚安,北京。

這首歌因為太過沉重和壓抑,甚至有點神經質的氣息,和某些不能說的原因,傳播度並不是很廣,後來也幾乎冇有歌手翻唱過這首歌。

但是,這首歌在華語樂壇內卻是被許多人專業音樂人極其推崇。

被評為鮑家街以及皮褲最經典,最有思考深度的一首歌。

茹可聽著這首歌,就彷彿感覺到一個個繩索套在自己身上,讓自己無法動彈一樣的壓抑和掙紮。

一個個樂器的伴奏也如同一個手持武器的巨人一樣在步步緊逼,讓自己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好壓抑!

好抑鬱!

好掙紮!

甚至。

茹可覺得,自己有點要發瘋的趨勢。

目光看向舞台上正在唱歌的王謙。

彷彿,在看著一個瘋子一樣。

歌聲,如同刀子一樣刺入每一個人的心中。

彷彿瘋人瘋語,卻又無法防禦,直入心靈。

“風會隨子夜的鐘聲北去。”

“帶著街上乞討的男孩。”

“帶著路旁破碎的輪胎。”

“隨子夜的鐘聲北去。”

然後,掙紮之後。

再次是一聲歎息一樣的輕緩吟唱。

“晚安,北京!”

接著,聲音再次高亢。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一段結束。

王謙在舞台上,整個人都彷彿自閉一樣的表情,讓每個看到的人都有些忍不住心中緊張和心疼。

又是一段緊張壓抑的伴奏襲來。

現場每個人聽到這裡,都忍不住緊握著雙手,顯得很是緊張,雙眼緊緊看著王謙,心中出現了諸多的負麵情緒。

這就是這首歌的主旋律。

就是讓每一個聽到的人都抑鬱,壓抑,瘋狂!

王謙,成功的做到了這一點。

冇有人說話!

也冇有人出聲。

幾乎每個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內心世界當中的壓抑瘋狂當中。

王謙的歌聲再次嘶吼而出。

“我曾在許多的夜晚失眠。”

“倒在城市夢幻的空間。”

“倒在自我虛設的洞裡。”

“在瘋狂的邊緣失眠……”

又是再次一聲輕緩的歎息。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全場依舊安靜。

即便是許多電視機前的觀眾們,此刻都是沉默不已,被這首歌壓抑的有些沉重,陷入了某種負麵情緒當中。

而此刻,舞台上,薑煜,慕容月,趙威,何福林四人來了一長段的樂器演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發揮空間。

趙威和何福林兩人更是拿出了自己的最佳狀態。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也都是神色沉重,情緒很是投入,每一下按鍵盤和揮動鼓槌,都彷彿在用儘全身的力氣,似乎隻有這樣才能掙脫枷鎖。

壓抑,是這裡的主旋律。

嘶吼的瘋人瘋語繼續襲來。

“我沉得越來越有些疲倦。”

“聽著隔壁提琴的抽泣。”

“喝著世事煮沸的肉湯。”

“越來越有些疲倦。”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這一段歌詞,是後來皮褲和鮑家街再次演唱的時候刪減的一段,因為其中所表達的情緒最是沉重。

王謙現在將其完整的唱了出來。

將這首歌的掙紮壓抑以及瘋狂乃至神經質的負麵情緒,都清晰無誤的表達了出來。

每一個字,每一個詞,每一句話,都彷彿是夢中的瘋人瘋語,蘊含的飽滿情緒將每一個聽歌人的心都填塞的滿滿噹噹。

讓其致鬱!

王謙拿著話筒杆,在舞台上來回走動,每一步都彷彿在瘋狂的邊緣試探。

而伴奏音樂越發的高亢,越發的緊張,越發的扣人心絃,如同看著懸疑恐怖片最緊張的情節一樣。

這一段。

將王謙樂隊伴奏四人的實力,完全展現了出來。

讓每一個電視機前和現場的觀眾,都能清楚地看到,王謙背後的四個人,都是不容忽視的實力派。

薑煜,慕容月兩人是音樂圈內年青一代的天才人物,即便對比陳曉雯和茹可,劉勝男等人稍有不如,但是也是僅次於她們的頂級天才人物,在央音和伯克利也是極其優秀的存在。

趙威,何福林兩人也是華語搖滾圈內的老炮兒,當年也是成名樂隊的主力樂器,後來樂隊解散他們也冇有放棄,依舊輾轉流竄於華語樂壇,給其他人當伴奏,雖然實力冇有多大的長進了,但是發揮卻是依舊穩定,經驗豐富,任何時候都能穩得住。

台下許多華語樂壇內的歌手和明星都和他們兩人合作過。

這一刻,很多人都更加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的實力。

王謙的成功,或許不隻是他一個人的功勞,還有背後這四個人的功勞。

一段段急促而沉重的音樂衝擊著每個人的心中。

王謙拿著話筒在舞台上來回走動,彷彿焦慮地無法抑製,不得不走動一樣,再次拿起話筒,輕緩地唱出:“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再次放下話筒,手握著來回踱步。

冇人知道他在乾什麼。

因為。

他在這一刻就彷彿是一個神經失常的瘋子一樣,在那裡遊蕩,在那裡述說著瘋人瘋語。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一段段壓抑緊湊的節奏推高而來。

王謙突然拿起話筒,對著天空大吼了一聲:“啊……………………”

聲音嘶啞,而帶著瘋狂的掙紮以及發泄。

全場很多人都被嚇了一跳。

俞景若突然哭了出來,捂著嘴,流著眼淚,雙眼朦朧地看著王謙,心中滿是抽搐的心疼。

她不忍看到這樣子的王謙!

李青瑤也緊握著雙手。

如果可以。

她很想現在上去給王謙一個擁抱,給她安慰,給她自己的一切,隻要能撫慰他心中的創傷就好!

可惜,她知道自己以後可能都冇有機會了。

想到這,李青瑤也流下了幾滴眼淚。

秦雪鴻和劉勝男也都是滿臉的擔憂,隻不過秦雪鴻的擔憂就寫在了臉上。

而劉勝男,則是麵色平靜,眼神之中滿是沉入和擔心。她自認為非常瞭解王謙的音樂理念,每次都能用心去體會王謙的音樂,所以此刻她也陷入了某種瘋狂的神經質當中,能切身體會王謙此刻的狀態,心中很是擔心,也有些心疼。

如果可以,劉勝男想代替王謙去承受這一切。

陳曉雯也一直沉默著,隻不過眼神之中也流露出關切。

而她身邊的姚冉則是被這一嗓子嚇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臉色有些蒼白!

她剛纔沉醉到歌聲裡了,回想起了自己過去的種種。

她是標準的北漂,能有今天,付出了很多努力和代價,每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都很焦慮和壓抑。

她感覺,這首歌彷彿唱的就是自己……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兩互相緊握著對方的手,都能感覺到對方手心之中的汗水和心中的擔心,目光一眨不眨地盯著王謙。

而王謙嘶吼出這一聲之後,彷彿將心中的諸多壓抑掙紮情緒都發泄了出來一樣。

緊隨著,薑煜和慕容月,趙威,何福林四人也再次將音樂推到了一個緊張的高峰,就如同剛纔王謙的宣泄一樣。

接著,再緩緩降低下來,從前麵一直營造的那種緊張和充滿了故事性的氛圍當中漸漸脫離出來。

王謙輕聲唱著,如同低聲呢喃:“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音樂再次緊張起來。

王謙的歌聲也緊隨而起:“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再次變得高亢嘶啞起來。

“晚安……所有孤獨的……”

嘶啞躁動的音樂中,王謙拖著長長的尾音。

“人們……”

最後以一段狂躁的音樂收尾……

薑煜和慕容月,趙威,何福林四人也都有些癲狂的演奏著自己的樂器,完全投入到了這首歌的情緒和意境當中。

當最後一段結束的時候。

全場依舊寂靜無比。

每個人都還沉浸在那種掙紮抑鬱以及有些神經的歌曲意境當中。

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些沉重,甚至有些觀眾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猙獰。

歌曲結束了。

王謙也迅速從歌曲的演繹當中恢複過來,雙手背在身後,以稍息的姿勢站在舞台中央,就這麼看著台下密密麻麻的上萬觀眾。

薑煜和慕容月,何福林,趙威四人也都從樂器旁邊走過來,站在王謙的身後,組成了一個團體,一起看著台下上萬的觀眾。

現場足足安靜了差不多將近一分鐘左右的時間!

周慶華這個節目組導演都愣神了片刻,想到了自己當年北漂的生活,隨後就迅速清醒過來,但是冇有立刻指揮節目組行動起來,而是等了一下,指揮攝像機將現場上萬人集體沉默寂靜的畫麵拍攝了下來,呈現給所有電視機前的觀眾麵前。

何東明也迅速彙報:“現在收視率繼續穩步提升,已經達到了1825,宣傳部還在行動。有希望在第三場演出的高峰期,達到20點收視!”

周慶華和其他幾位節目組領帶都笑起來。

隻要成功了,那麼現在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一分鐘時間到了的時候。

周慶華立刻拿著話筒說道:“大吉,上場,氣氛組的,起來鼓掌!”

現場立刻行動起來。

主持人大吉從後台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也勉強帶著微笑,並且迅速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心情,走到王謙身後的時候,臉上已經洋溢著激情的微笑。

然後,觀眾席當中有幾十個氣氛組的工作人員立刻站起來將使勁地鼓掌。

掌聲,驚醒了所有愣神當中的觀眾!

也讓很多清醒過來卻依舊保持沉默的觀眾開始鼓掌。

掌聲!

雷鳴般的響起。

大吉也一邊鼓掌一邊來到王謙的身邊。

王謙微微一笑,帶著薑煜和慕容月四人對著台下所有的觀眾們鞠躬致謝,然後對著話筒輕聲地說道:“謝謝,謝謝大家的掌聲。這首歌,送給所有在大城市奮鬥掙紮的朋友們。如果有成功的希望,那請你們加倍努力去爭取。可如果冇有成功的可能,隻是在那裡麻木的生活著,我建議你們可以回家!”

“我當年也是北漂的一員,雖然北漂的時間很短冇有深入的體驗,但是也從其他人身上體會到了那種麻木,掙紮,抑鬱,以及晚上失眠的巨大壓力!”

“如果能選擇更輕鬆的生活方式,那麼為什麼不去呢?”

王謙的聲音!

在掌聲之中也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大家的掌聲冇有停下,反而更加大聲了。

很多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們也都跟著一起輕輕的拍了拍手。

這話……

說到了很多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打工人的心坎裡。

在這人口千萬以上的超級大城市裡,多少人每天承受著巨大壓力,卻隻能日複一日的重複著單調而冇有希望和變化的生活工作?

成功者隻是極其稀少的,其他絕大多數人都隻是在這裡飄著,而且永遠冇有真正紮根的可能。

壓抑!

掙紮!

憂鬱!

失眠!

這就是現代許多年輕人的真實寫照。

冇點抑鬱症失眠之類的精神疾病,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打工人。

這首歌放在九十年代,大多數人可能還真冇什麼切身體會和代入感。因為那時候大家冇想過這些,還在為吃飽飯而努力,冇有更多的需求,也就不會有更多的壓力和掙紮。

可是放在新時代首次演唱這首歌,幾乎絕大多數正在社會中工作生活的人,都能真實體會到歌曲當中的那種鐘的負麵情緒。

啪啪啪啪……

掌聲還在繼續。

四位導師也都跟著一起繼續鼓掌。

休息室內的鮑家街五人也都跟著一起鼓掌。

楊子萱還讚同地說道:“我當年畢業的時候,就差點北漂了,但是看了看一位師姐的生活狀況,我果斷回家找工作了,那麼努力,那麼吃苦,也冇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我圖什麼?然後就回家當了自由職業,收入也不差,還能自由自在!”

顏如,熊佳,朱琪琪三人也都點頭,她們三人也都是一樣,當年樂隊解散之後,她們都回家鄉找工作生活了,朱琪琪還結婚生子了。

她們是有夢想,但是卻也冇有非要和自己為難,讓自己生活艱難的想法。

很多人用所謂的夢想來麻痹自己,不願意去麵對現實。

而鮑家街五人,冇有放棄夢想,也冇有放棄現實。

茹可輕聲說道:“王教授這首歌,太沉重了,也太真實了。”

幾人都點頭認可!

聽完,她們的心情都還冇緩過來。

現場的掌聲持續了足足一分鐘左右,纔在氣氛組的降溫之下緩緩停下。

主持人大吉開口說道:“這首歌讓我感覺太沉重了,我都不敢聽了。王教授,你是怎麼想到寫這樣一首如此沉重的歌曲的?”

王謙輕聲回答道:“冇什麼原因吧,就是看到很多朋友的生活狀況,然後想寫點什麼,所以就寫了。”

好吧!

簡單,隨意。

想到了,就寫了。

如果是其他人這麼說,大家可能都會覺得這丫裝逼呢。

可是,大家看到王謙這樣說,卻覺得冇裝逼,甚至還很低調,很真性情。

就是這麼優秀!

大吉尷尬地笑了笑,然後看向坐在椅子上都一臉沉重的四位導師,大聲說道:“好,現在有請四位導師給王教授這首歌曲打個分,給個評價。我想,四位導師可能都有很多話要說吧。”

四位導師都是一臉沉重思索的樣子,顯然似乎都想說點什麼。

女士優先。

依舊是王婧喻先說話。

王婧喻的臉上表情很是嚴肅,雙眼滿是回憶的滄桑之色,從這裡才能看出她是一個快要五十歲的老歌手了。

王婧喻隨後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看著王謙說道:“這是我首次從華語搖滾歌曲裡聽出瞭如此沉重的人性以及生活的思考,我自認為我是一個開朗樂觀的人。但是,聽了王謙你這首歌,我才知道,我也有很多負麵情緒,隻不過一直被我壓抑在心中,冇有爆發而已。”

“這次,聽了你這首晚安北京,直接把我致鬱了。上次聽你的因為愛情和當你老了,我哭的稀裡嘩啦的。這次聽了你的晚安北京,把我致鬱了。”

“王謙,你欠我很多!”

王婧喻看著王謙,極其認真的說著這番話,似乎,王謙真的欠她很多東西一樣。

王謙笑著說道:“好的,婧喻姐,有機會我會還的,希望你能生活的開心一點。”

王婧喻點點頭:“嗯,以後我會儘量生活的開心。謝謝你這首歌釋放了我心中壓抑多年的負麵情緒,回去我估計又要哭一場才能平息下來。”

王謙歉意道:“抱歉,我的錯。”

王婧喻擺手:“你冇錯。你這首搖滾,是我至今為止,聽過的最沉重的華語搖滾歌曲。而配樂也是我聽過的最有節奏感,最有故事性的伴奏,這音樂都能拿去懸疑片裡當背景音樂了,每一段演奏都能調動我的情緒。你的演唱也是完美,無懈可擊,尤其是情緒表達方麵,簡直是世界最頂級的水準。所以,我給你99分!”

王謙微笑:“謝謝喻姐!”

王婧喻說完,就靠在椅子上,滿臉依舊認真嚴肅,眼神情緒極其複雜,顯然她說的不假,她現在的心情的確非常的複雜。

隨後。

秦涵冇有搞怪幽默一把,而是雙手交叉放在自己麵前,支撐著自己的腦袋,雙眼略帶憂傷地看著王謙:“王謙,你看過心理醫生嗎?”

王謙搖頭:“冇有!”

秦涵認真地說道:“那我建議你一定要去看看,我懷疑你可能有些心理疾病。你在這首歌裡,寫的太沉重了,你演唱的時候也演繹的太完美了。我不能不懷疑,你可能有點精神病……”

現場響起一些笑聲。

所以,涵哥,果然還是你。

不搞事情就不是你了……

但是,秦涵卻是依舊認真地說道:“大家彆笑,我說的是真的。”

王謙也笑起來,說道:“謝謝涵哥的關心,不過我應該冇什麼問題,剛纔的狀態,隻是我的一種歌曲演繹情緒表達方式,我很好!”

秦涵依舊認真地問道:“你確定?”

王謙點頭,肯定地回答:“嗯,我確定。”

秦涵稍微鬆了口氣的樣子,然後點頭笑了笑,說道:“那就好。你這首歌,在表達和人文思考上麵,非常優秀,說是這方麵最好的作品之一都不為過。說這是一首深刻的現代詩歌都可以,你這四部分歌詞拿出來,其實就可以當做一首現代詩發表了,而且還是一首好詩!”

王謙知道,事實的確如此。

這首晚安北京的歌詞,拿去當現代詩發表,絕對也是一首上佳的現代詩歌作品。

而且,很多經典歌曲都有這種特點。

旋律朗朗上口,歌詞也如詩歌一樣優美深邃。

秦涵繼續說道:“我也挑不出什麼毛病,和婧喻一樣,給你99分。其實,我還是建議你等節目結束了,去找個資深的精神科私人醫生看看。通常,精神病人都會覺得自己冇有問題,實際上可能問題已經不小了……”

現場再次響起鬨笑聲。

王謙也笑著說道:“那麼,涵哥,你覺得自己的精神有問題嗎?”

秦涵立刻肯定地說道:“當然冇有問題!”

王謙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所以……這就是問題!”

秦涵笑起來,然後接著哈哈大笑,對著王謙使勁地拍了拍手,冇有說話。

現場到處也傳出笑聲。

大家都知道,秦涵這就是在開玩笑呢。

主持人大吉笑道:“涵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幽默,下麵華哥有什麼想說的?”

劉軍華雙手抱胸,一幅沉思著的表情,雙眼深沉地看著王謙,沉聲說道:“我想說,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太適合聽王謙的這首歌。太壓抑沉重了,而且王謙的演唱也太完美了,聽了都會代入進來,會讓大家的心情都變得沉重壓抑。”

“當然,這不是缺點,而是因為這首歌寫的太好,王謙也唱的太好。”

“所以,分數,我也給99分,無可挑剔。哪怕我一向不太喜歡搖滾,但是對這首歌,我真的非常喜歡。”

一般而言,專業音樂人,都會很喜歡這種有內涵有思考,配樂又非常有水準的歌曲作品。

王謙對劉軍華微笑:“謝謝華哥!”

劉軍華點頭不語,顯然情緒還有些沉重。

而最後的崔文鋒,則是揚起一隻手說道:“這首歌,我必須給滿分,100分!如果說,王謙的無地自容代表著華語搖滾音樂衝擊感極致的話。那麼這首歌,就代表了華語搖滾音樂對社會思考和批判的另一種極致。”

“這都是搖滾人追求的東西,即便放在我那個年代,也是不可多得的經典搖滾作品。而且,王謙的演唱,真的非常完美,將這首歌完美的演繹了出來,讓很多人都很婧喻一樣被致鬱了,我也差點被致鬱。”

“所以,這是一首致鬱搖滾!”

王謙笑道:“謝謝鋒哥!”

崔文鋒點點頭,遺憾地說道:“真可惜,你冇能早生三十年。”

王謙依舊微笑:“現在也不算晚。”

崔文鋒可惜王謙冇能出生在華語搖滾巔峰時代,那一定會成為當時搖滾人物的代表之一,甚至肯定會進一步推動華語搖滾的發展,讓當時的巔峰時代爆發出更加璀璨的光輝。

而王謙卻覺得,華語搖滾真正的巔峰,還冇到來!

因為,他不在的時候,就不是真正的巔峰。

他來了。

真正的巔峰時代,纔會到來。

崔文鋒笑了笑,不說話了。

最終的分數也出來了!

三個99分,和一個100分滿分!

王謙的專業平均分高達9925,趨近於滿分,比茹可的985如此高分還要高出075!

主持人有些激動地大聲說道:“好了,王教授的最終分數出來了。導師專業分高達9925,幾乎趨近於滿分!太不可思議了。”

王謙再次對四位導師輕輕鞠躬致謝。

這個分數,很高了。

主持人繼續說道:“現在,第二場演出,王教授的專業分已經超過了茹可,接下來我們就要看看雙方的投票情況了。有請公證處的工作人員將投票結果拿上來……”

在萬眾期待當中。

公證處的製服小姐姐小跑著上來將寫著結果的信封遞給了主持人,然後冇有立刻下去,而是輕聲說道:“我能和王教授站在一起合個影嗎?”

說完,製服小姐姐臉紅的低下頭。

主持人大吉笑著說道:“你是王教授的粉絲嗎?”

小姐姐點頭:“嗯,我是王教授的粉絲,喜歡他的每一首作品。”

王謙揮手答應道:“當然可以,過來吧!”

小姐姐立刻抬頭笑起來,麵對著現場上萬觀眾,以及十幾台攝像機,鼓起勇氣來到王謙的身邊,麵對著鏡頭做了一個爛大街的剪刀手,接著就馬上對著王謙輕輕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又對著滿場觀眾鞠躬致歉,占用了大家的時間,然後小跑著迅速下台了。

這個小插曲,讓現場的氣氛冇有那麼緊張了。

很多人都略帶羨慕地看向那位小姐姐。

在這種萬眾矚目的場合,竟然能和王謙站在一起合個影,在全國幾億觀眾麵前亮相了。

這是多少喜歡王謙的粉絲都想要的。

不過。

此刻很多人都更加期待地看向主持人大吉手中的信封!

這場的結果,並不會影響第三場演出的出現。

因為,總決賽的賽製就是需要兩勝才能獲得最終勝利。

也即是說,一勝一平,並不算結束,勝者還需要第三場繼續勝一場,纔算最終贏家。

這賽製雖然被很多人說是弱智賽製,但是卻依舊有更多的人支援。

因為,這樣可以多看一場演出!

如果按照半決賽的賽製,除非各有一勝一負,不然一勝一平就算是勝者晉級了,不會有第三場了。

而在這次總決賽裡,如果三場結束,雙方的成績是各有一勝一負以及一平,那依舊是平局,節目組還會繼續加賽第四場,而第四場就會是一場定勝負!

所以……

節目組這樣搞,就是為了提升話題性,以及增加節目時長的操作性。

當然,這樣也會很不嚴謹。

計較的人卻不多了。

因為,不論是鮑家街的演出,還是王謙王教授的演出,都是大家不可錯過的,能多一場的話,他們就不會離開電視機前。

誰不想多看一場他們的演出?

每個人都想。

包括現場這些圈內的大牌們,此刻都想演出能多持續一些時間。

不隻是圈內人士想聽王謙和鮑家街的演出,更是因為他們可以多一些蹭熱度的話題。

來現場聽歌的圈內人士,真正是來聽歌看演出的人,終究是極少數,絕大多數都是來蹭熱度,吸引人氣粉絲的。

所以,冇有人會拒絕雙方多唱幾首歌。

台下,秦雪鴻略有緊張地對劉勝男問道:“勝男,你覺得王謙得票會贏嗎?”

劉勝男點頭:“當然!這首歌,在華語搖滾領域,幾乎無可挑剔,可能在流行和傳唱度上不如王教授的無地自容,但是在深度思考上,卻又超過了無地自容,所以鋒哥說這兩首歌是兩個極端的代表作。”

“剛纔鮑家街的作品也算是非常優秀了,但是比起王教授的作品,還是略有不如。所以,她們輸了,也輸得不冤!就看第三場了!”

秦雪鴻臉上的擔憂少了許多,點頭道:“那就好!”

她對劉勝男在音樂上的理解和判斷還是很相信的。

休息室內,鮑家街的幾人也都有些緊張和期待地看著電視畫麵。

主持人大吉也有些緊張地拆開了信封。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